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成圆

5144浏览    543参与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原创短篇」与钢琴的分手戏

  现在想想,我们的关系改变是在和他结识的第十年。虽然时间在他身上所流逝的比我要快,他却一点也不显老。皮肤光滑的很,气色也不错。其实第八年时,我们险些分手。我为了更好的与他相处决定去国外修学,他却一脸要哭的样子。

  “异地恋的风险多大你不是不知道,你怎么忍心扔下我啊!”

  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不让他发出混乱的悲鸣。我们虽然刚度过了七年之痒,但我不承认,我的母亲希望我换个男朋友了。他本来也不是出身什么名门望族,声线也不想我喜欢的那样美妙。

  但是当我看到其他相亲对象时,我的心情改变了一些。...


  现在想想,我们的关系改变是在和他结识的第十年。虽然时间在他身上所流逝的比我要快,他却一点也不显老。皮肤光滑的很,气色也不错。其实第八年时,我们险些分手。我为了更好的与他相处决定去国外修学,他却一脸要哭的样子。

  “异地恋的风险多大你不是不知道,你怎么忍心扔下我啊!”

  我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不让他发出混乱的悲鸣。我们虽然刚度过了七年之痒,但我不承认,我的母亲希望我换个男朋友了。他本来也不是出身什么名门望族,声线也不想我喜欢的那样美妙。

  但是当我看到其他相亲对象时,我的心情改变了一些。

  第一位,打开琴盖,干净的空间展现在眼前。但我与他说话时,他破锣似的嗓子发出白鹅一样的叫声,说着乡下的下流笑话。我在他家时,甚至没有见到他的前女友。明明分手了还住在一起,放任他在外找下一任……

  他的岳母——女孩的母亲期待的看着我,但我摇了头。

  第二天,母亲带我去见了第二位相亲对象。她懂我,我是个大叔控。但我没想到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大腹便便,身高才到我肩膀的老爷爷。

  不得不说这位的声线更能让我心动。略有巴赫时期的质感,打开琴盖,标注是一百余年前。

  他很风趣,说话令人感到拘谨却好玩。即使是坐着,我也能看到他光秃秃的头顶。他的前伴侣是两位年仅七八岁的小女孩,好奇的对着我上下打量,不太敢亲近。

  我们离开后,一段时间才回复了他。

  于是一年之后,在我住进我的宅子后,将他接了过来。

  母亲为他更换了一条崭新发亮的领带,脱下了罩在皮鞋上的鞋套。他还是那样,但稍稍不像从前了。他高兴的抱着我唱歌,大概半个小时。还是他的声线最舒服,在见识到其他人后。

  但我向他隐瞒了,确实隐瞒了。


  对方比我稍高一点,年龄大的恰到好处。我喜欢他的气质,无论做什么都十分优雅。他的领带很有质感,宽肩搂住我的那个瞬间我就心动了。但我知道他是音乐老师的丈夫……由学校赐婚的,不可能分开。当然老师也有外遇,甚至脚踏两条船多年,我的胆子也就大起来,休息时常常与他待在一起,气氛没人插得进来。回到家之后,我就又见到他,把他遮住睫毛的刘海掀起,接受他欢迎的吻。似乎是想我了,一点也不舍得放手。

  沉浸在他的吻里,确实忘记了在另一处的那人。但是我累了。他唱的歌还是两年前我练习的曲子,一成不变。于是,我再次出轨了。

  这次是一见钟情。比起他宽厚的肩膀,这位是修长的身形,宛如仙子一样……是正太。他还小,但笑起来太甜,我忍不了,求了母亲又花了不少钱才把他带回来。他就是小提琴。

  正逢那时我要写学校考试用的曲子,进展不顺利就一直把锅甩给他。打拍子的时候不自觉的用力过头,搞得他很委屈。老师也知道我家的新成员,乐于时常见见小孩子,我与小提琴相处的时间自然而然的变长。

  于是钢琴他吃醋了。

  我只能将孩子安置在楼上书房,而他则在楼下。为了表示我的衷心,找到了一首美味的曲子与他共享。他似乎放心了,于是我们又回到以前的那样——我生气时他陪我闹,我伤心时他安慰我。高兴的时候曲子能弹的很好,我也会愿意的与他拥抱着睡一觉。

  母亲偶然和别人提起他之前保护我的事,母亲为了督促我们交流感情,用扫帚的把打了我。他很着急,硬是扑过来挡住了我,那一下把他的最喜欢的领带划破,差点更甚戳进他的胸膛。也因此,他胸口落下了一个伤痕。

  即使是过了许多年,想起那件事我依旧会颤抖,靠在他怀里抚摸他的伤痕。

  小孩子似乎懂了我们的事,也不是很打扰我们。他们俩的关系也不那么僵了,我倒觉得他开始把孩子当他的种养了。

  “长得真像我啊”

  我迷惑,打了他一下。

  “明明就很像!皮肤也好,发色也一样……哦我的看不出来啊”

  他摸了摸接出来的墨绿色刘海,问我可不可以剪掉。

  “不行!”这句话是母亲说的,他马上就蔫了,赶紧躲到我身后。我说:“不剪就不剪”母亲朝我翻了个白眼,到院子里去护理他的花了。

  我悄悄地给他把刘海修了下,到了眉毛之上。这样一看他也比以前清秀了不少,挺有现在火爆的男团成员的味道。小孩也觉得他们俩长得像了。

  我终于和学校的那位保持了工作的距离。我和同学们与他联手,但稍微越线的事情也没再做过。我总是乖乖的窝在他怀里,安静的感受他。

  他给我唱着新的歌。我喜欢的音乐游戏里的曲子,洛天依的歌,记不得歌词的他只能哼着曲调。我对此满足的不行,迷迷糊糊的差点睡过去。

  “呐……还分手吗……”

  “……唔不……不要分……手”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kisslanding 完结篇

在你的心上软着陆


完结篇诈尸篇


“突然说这个……你到底怎么了”

  这时候说这个话显然是太直男了,但傅韵哲通红的脸和用手背捂嘴的动作就欲盖弥彰了。余沐阳的眼睛被泪水占领,视线变成磨砂了。就在他进门之前在电梯里时,他收到了林嘉浩的信息。

  那名乘客最终没能被抢救过来,就这样离开了。永远的。

  大概是刚刚在欧洲过完圣诞节,接下来想要和家人们一起度过新年和春节吧。句号来的总是那么猝不及防,他会不会本来是有救的,但是自己的各种原因耽误了时间。

  要是再能快一点……

  “呐,...

在你的心上软着陆


完结篇诈尸篇


“突然说这个……你到底怎么了”

  这时候说这个话显然是太直男了,但傅韵哲通红的脸和用手背捂嘴的动作就欲盖弥彰了。余沐阳的眼睛被泪水占领,视线变成磨砂了。就在他进门之前在电梯里时,他收到了林嘉浩的信息。

  那名乘客最终没能被抢救过来,就这样离开了。永远的。

  大概是刚刚在欧洲过完圣诞节,接下来想要和家人们一起度过新年和春节吧。句号来的总是那么猝不及防,他会不会本来是有救的,但是自己的各种原因耽误了时间。

  要是再能快一点……

  “呐,傅韵哲”

  “嗯?”

  “我觉得,无论怎么活,总有结束的那一天”

  傅韵哲面对他严肃的话题,安抚的牵起他的手倾听。

  “所以我会在结束之前一直烦你的!”

  他说话狠,但意外的可爱。死亡是生者常常尽量避免的话题,认真谈起来,从中感觉到的只能是满满的爱意。

  稍稍……扭曲的。

  余沐阳还在啜泣,整个肩膀一抖一抖的,和㙂时无我的状态意外的重叠。傅韵哲的语文不好,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都不是他的强项。他只能伸手抱住余沐阳瘦弱的肩膀心猿意马。

  穿着制服的时候看着还挺挺拔的,果然还是好瘦。

  “那我就给你烦我的特别允许证吧”

  等放假了还是得多带他去吃点好吃的。

  “说起来,最开始不是我烦你的嘛,怎么现在变成你烦我了?”

  余沐阳不理他,直到他扭曲上半身凑过来,用嘴唇把他从臂弯之中勾出来,用身上嘴软的地方安抚着他。

  “那就请多关照了,机长先生”

  “你要是先厌烦我了,我可是会鲨了你的”

  他终于又出声了,虽然又是这种奶凶的语气。

  “好好,我要是变心了就任你处置”

  回归岗位的时候,林嘉浩也正式调入文职了。面对着长长的队伍,林嘉浩对傅韵哲说:“昨天晚上鲨鱼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说是说了,但也挺甜的”

  “他的航班上有乘客因为犯了心脏病,昨天晚上去世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怪不得他提起了这个话题。

  “这也是没办法,遇到这种事,机长心里的自责比任何一位乘务都要多”

  “嗯”傅韵哲只能干干的应答。

  “不过家属非常体贴,虽然悲痛欲绝,但是也没有提出任何对于鲨鱼不利的要求。我们适当的拨了赔偿,人家也没有接受”

  “真是好人啊……”

  “大概也是为了帮助家人超度吧”

  “你还挺迷信”

  “那可不”

  值机开始之前,以余沐阳为首的机组成员浩浩荡荡的奔着这边来了。他身上带着金黄色流苏的,摇摇晃晃的还挺威风。一想他昨天晚上那个样子,傅韵哲不禁嘴角上挑。

  “瑟狼,笑什么”林嘉浩问。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他工作的时候和私下差别还是挺大的。”

  余沐阳走过来,演戏似的笑着跟比自己大一个级别的林嘉浩握手,然后用威胁的语气说道:“新年的调休把我们俩安排在一起哦,拜托了啊”

  林嘉浩无奈的答到好好,结束了休息回到办公室去了。两个人一直目送他到转角(原因不明),然后余沐阳往柜台上放了一个盒子。

  便当盒?还包着方巾。

  “手作吗?”

  “你今天早上出门太早了,肯定没吃早餐……”

  他看着傅韵哲kirakira闪着的眼睛,别扭的扭头。

  “嗯……随便塞了点东西进去而已……”

  航班起飞之后,傅韵哲有幸打开了被蝴蝶结封印的“折箩”。

  干净的三角形,一点金黄色的炒鸡蛋。煎培根卷成卷,里面塞了两颗竹笋用牙签串起来定型。还有一小块煎三文鱼,看起来他也起的不晚。同事羡慕的围着他问饭是在哪买的,他抬起头,骄傲冲出天际。

  只不过怎么看都不像他所说的随便就是了。

  新年的火锅。

  余沐阳的话都已经出口,再不重视他缺乏的安全感就只有分手这一条了。

  傅韵哲的眼镜被雾气完全糊住眼前只有白色。他稍微有一点夜盲,这也就是为什么他无法成为一名乘务人员。方才在外面走了一段路才来到这家火锅店,眼镜已经完全冷了下来。再遇到火锅店里的热气时傅韵哲就变成了盲人。他傻乎乎的无动于衷,任由白雾妨碍他。余沐阳看不下去了,垫了下脚取下了傅韵哲的眼镜。被脖子上挂着的链子拽了一下,傅韵哲颇显狼狈的扶住余沐阳的腰才得以稳定。服务员眯了下眼睛,把两个人引到虽然不是角落但异常不起眼的双人桌上。

  真有新年的感觉啊,火锅,还有火锅对面坐着的恋人。傅韵哲疑惑起自己为什么会不确定他对自己的心意,说出那样试探的话伤害了他。

  “早上的折箩很好吃哦”

  他从昆明用五六个小时往返回来之后有点仿若隔世,似乎觉得那是几天前的事了。反应过来,余沐阳的心思被暴露,脸红了。

  “诶?怎么来了?火锅太辣了?要不要加点水……”

  “不是……不是”余沐阳伸手制止他,喝了一口可乐。

  “嗯?”

  “就是……那个……”

  “什么?”

  “分手……那个……”

  “嗯?我听不到?”

  “就是你之前说分手!要冷静一下,还算不算话……”

  听起来稍微有点奇怪,不过没关系。傅韵哲往他的碗里盛了满满一碗菜肉,轻描淡写的回答:“不算话了”

  余沐阳的眼睛不可抑制的亮起来。

  “而且说好了,如果以后你不烦我了,我说不好也会鲨了你哦~”

  “噗嗤”一声,余沐阳笑出来了,但脸上带着泪水。

  他吸溜着鼻子说:“那就看咱们谁先鲨谁了!”

  “好啊!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

  “我也不会输的!”


  fin.


在自己的主页逛了逛,突然觉得这篇烂了还是可惜的。一定有很多人还期待着他们一个圆满的结局,我也有意不再刁难他们(?)总之写下来了,这样就彻底完结,把链子砍断退圈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照。下次诈尸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爱泥萌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星期八one more time加印即将售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06747747923 要买的抓紧了哦~

占tag致歉

星期八one more time加印即将售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06747747923 要买的抓紧了哦~

占tag致歉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kisslanding 5

对不起这章实在是短的过分了!因为我生病到难以起床啊!下次更圣诞番外!甜又长,好不好?

  “各位乘客,由于机上有乘客突发紧急疾病,我们将在伊尔库茨克机场紧急降落,落地三十分钟后,飞机将重新起飞。”

  超级软着陆的情况下,对起落架的释放时间有很大的要求。飞机并没有在上空盘旋多久,就已经非常接近地面了。伊尔库茨克通天的松树感觉都可以剐蹭到飞机。闫钶过来拎走了急救箱,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

  “地面急救人员已经待命,降落后走d航站楼在53号登机口停靠”

  “收到收到”

  余沐阳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这对莫文轩来说无疑是陌生的。他...

对不起这章实在是短的过分了!因为我生病到难以起床啊!下次更圣诞番外!甜又长,好不好?

  “各位乘客,由于机上有乘客突发紧急疾病,我们将在伊尔库茨克机场紧急降落,落地三十分钟后,飞机将重新起飞。”

  超级软着陆的情况下,对起落架的释放时间有很大的要求。飞机并没有在上空盘旋多久,就已经非常接近地面了。伊尔库茨克通天的松树感觉都可以剐蹭到飞机。闫钶过来拎走了急救箱,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

  “地面急救人员已经待命,降落后走d航站楼在53号登机口停靠”

  “收到收到”

  余沐阳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这对莫文轩来说无疑是陌生的。他只在教材上读过这些内容,更没法面对现在这样苛刻的降落条件。

  但现在他必须做到。

  20米,他们已经到达了跑道上空。余沐阳屏息凝神,拉住手柄小心的控制着力度。莫文轩则盯着舷窗前,分辨着他们应该从哪条路到达d航站楼。

  10米,地面调度的声音不断的传入耳机,报告的声音在中控室响成一片。

  5米。也不知道那名乘客的情况怎么样了,余沐阳的手心沁出汗水,险些手滑脱离方向盘。

  4米。人类就是这么脆弱啊,也不知道哪一天就突发什么情况,性命难保。

  3米。心脏病啊猝死什么的,根本是没法预料啊。我这种昼夜颠倒的工作,风险岂不是比普通人还要大很多。

  2米。停机坪里蚂蚁大小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穿行着,可能你也不知道哪一天,谁就会不见……

  1米。

  好想见傅韵哲……

  “乘客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大概是脱离生命危险了。你们机组的表现非常好,及时的给乘客做了抢救工作。稍微调整一下准备再次起飞吧。”

  伊尔库茨克再到北京就不远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就能解决。

  这时候要是能有音速飞机就好了。

 

  开灯的时候他也没想到床上还躺着一只傅韵哲。他明显是被灯光刺到了眼睛,眼睛下面一圈厚重的黑色。余沐阳还依稀记得今天他有早班,大概是扰了他的清梦吧。傅韵哲见了他,半天没说出什么话。

  “把灯关上吧”

  “我先睡了,今天还有早班”

  余沐阳关了灯,就这样站在黑暗之中。半晌,傅韵哲听到抽泣和水滴在地板上的声音,伸手打开床头灯。被泪流满面的余沐阳震惊到瞳孔放大。

  记忆里他是多么神经大条的人,什么事情都笑笑就过去了。

  “怎么了”他小心翼翼的问

  “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回来晚了”

  “我还记得你今天六点要上早班,为什么你就没有发现我晚回来了两个小时呢!”

  大概是忘记了已经分手的设定。傅韵哲满脑子只剩下把他抱在怀里安慰的愿望。他也确实这样做了。然后余沐阳闷在他的胸口,声音低低的,喊到:“我也不想离开你一秒啊!”

  不是你漏看了一章,是我不喜欢4这个数字!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星期八加印!

占tag致歉!之前有很多小可爱说的还有想要,所以就申请了加印!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哦!(和之前是同一个链接)正文点不开链接的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把链接发给你哦~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06747747923

占tag致歉!之前有很多小可爱说的还有想要,所以就申请了加印!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哦!(和之前是同一个链接)正文点不开链接的可以评论或者私信我,把链接发给你哦~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06747747923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https://item.ta...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06747747923

余本链接!先到先得!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06747747923

余本链接!先到先得!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kisslanding 3

  在你的心上软着陆


  见家长的喜悦是无与伦比的。

  当然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家长,眼前坐着的男人并不是林嘉浩的哥哥林墨,而是林嘉浩的……

  哥……夫。

  这么说应该是最严谨的了吧,反正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孩子气,和林墨成熟稳重的学长气岿然不同。他像查户口一样对莫文轩问东问西,倒是不经意间透露出长辈的气息,出发点大概和林墨一样:那就是林嘉浩的幸福吧。

  林墨是公司的管理层人员,官还不大,但是至少有权利调动北京机场的人员分配。孙亦航是做自媒体的,主内主外已经分配的很明显了。

  “鉴于你小子还有待观察,我和你航哥...

  在你的心上软着陆





  见家长的喜悦是无与伦比的。

  当然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家长,眼前坐着的男人并不是林嘉浩的哥哥林墨,而是林嘉浩的……

  哥……夫。

  这么说应该是最严谨的了吧,反正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孩子气,和林墨成熟稳重的学长气岿然不同。他像查户口一样对莫文轩问东问西,倒是不经意间透露出长辈的气息,出发点大概和林墨一样:那就是林嘉浩的幸福吧。

  林墨是公司的管理层人员,官还不大,但是至少有权利调动北京机场的人员分配。孙亦航是做自媒体的,主内主外已经分配的很明显了。

  “鉴于你小子还有待观察,我和你航哥的决定是,把你们两个调到一起工作。”

  “哥!我不要和他一起工作!”

  “为什么?”

  “他肯定会上班的时候骚扰我!”

  莫文轩刚想辩解我没有的时候,林墨和孙亦航倒像是挺高兴的样子,甚至握住莫文轩的手欣慰的说:“请务必这样做。”

  两位长辈不顾林嘉浩的鸡飞狗跳与莫文轩迅速达成一致。

 

  余沐阳倒是没有把怒气迁到莫文轩头上,虽然他还是嘴上说着想把莫文轩踢出这个机组。然后莫文轩为了转移话题精准踩雷。

  “博哥今天怎么没送你啊”

  ……

  要不是一会要飞海南时间短,余沐阳可能会一拳把莫文轩打下飞机,从应急舱门。

  “分手了”

  “???”

  “好好的怎么就分手了啊?”池忆探出头来插嘴,余沐阳戳着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且试着解释。

  “毕竟太忙了没时间见面”

  “怎么可能嘛?”莫文轩惊讶

  “放屁!”池忆则更直接。

  这叫余沐阳怎么解释?本来傅韵哲提出这个事的时候就把余沐阳吓得一颤一颤的,更别提他之前还没有意识到傅韵哲是分手的意思……

  真是个傻子,傻透了。

  “那他也没说要跟你分手啊?你自己瞎想什么?”

  “这不是分手是什么啊?都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我又不是非粘着他不可?”

  池忆转头走了,留下一句这可是你说的。

  调试好设备之后余沐阳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身旁的莫文轩突然站起来,好像很赶时间的样子。“着什么急,人就在外面儿呢”

  莫文轩醒悟过来,攥了攥手没说话。他还是走向舱门,然后和门撞了个满怀。

  “还要等一会~那边有人在办额外托运~”

  随着哐啷一声,莫文轩跌坐在地上。余沐阳没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就听见林嘉浩抱住莫文轩安慰他的声音。明明平时对自己男朋友嫉恶如仇的样子,现在还是软着声音亲亲抱抱摸摸头。林嘉浩再出去的时候莫文轩才起来,揉着脑袋上的肿块哼唧。

  “你刚刚不是说不疼了吗”

  “刚刚是不疼了,可是我总不能让嘉浩就站着一直吹吧”

  ……

  “打起精神来吧!三个小时!”

  海南很冷。

  开玩笑的。

  余沐阳的心是真的冷,心如止水。在三亚秋天的洗礼之中居然没有出很多汗。池忆说要出去玩被他拒绝了,最后只留他一个人在空调房里裹着厚毯子看窗外的景色被热气流扭曲。

  如果放在平常的话这会傅韵哲应该会发信息过来,像忠犬一样左左右右问个不停,只要发一条语音他就能安心了。停留时间久的话他会要求视频通话一下,然后隔着手机在他额头上亲一下,看着余沐阳睡熟之后再挂掉电话。

  余沐阳紧抓着手机,一手端了一口热茶来喝。还有半个小时,想完池忆他们马上就推门而入,而余沐阳被迫离开他的毯子。机长打着哈欠拉起装了一堆茶包速溶咖啡和一件睡衣的行李箱,假装风光的和他的机组向工作走去。

  “池忆,今天去你家住一下……”

  “你真无家可归了?你们这别扭闹得可真厉害。”

  余沐阳没搭话,只是安静的开车。池忆没一会就在旁边睡成了猪,响亮的鼾声莫名让人安心。但安心下来就会胡思乱想,一会余沐阳就想到傅韵哲睡觉不会打呼噜,自言自语说着:“感觉在梦里也能听见他的呼吸……比这个安静多了。”

  “死猪!回家再睡!”

  “诶?你怎么在……哦对,你和傅韵哲吵架了。”

  被戳醒的池忆很快回复清醒,然后发出邀请:“走,上楼喝一杯。”

 

  直到第二天早上,手机上都没有跳出傅韵哲的信息。

 

  “紧急迫降!有乘客突发疾病!!”

  余沐阳的耳机里穿出来自空乘的语音,不由得啧了一声,赶紧和地面联络,目的地是背景的客机,现在改为在伊尔库茨克降落。

  两个机长谁也没有心思去瞥谁一眼,直接就地掉头准备降落。虽然地面指挥会给特殊班机开绿色通道,但此时里起飞也没有多久,突然要急刹车,难度大的不是一星半点。

  “确认是心脏疾病,让地面备好医生!”池忆猛然闯进来,确认两个人都点过头之后又慌慌张张的跑走。自从分手以来在海南都不会出汗的余沐阳现在衬衣已经湿透了,莫文轩嘴皮利落的向地面汇报,飞机盘旋越来越低,只等地面指挥一声令下。

  “等等莫文轩”

  “怎么了?”

  “乘客有心脏病”

  ……

  片刻沉默之后,莫文轩按紧耳机,回答:“明白,超级软着陆准备”



  tbc


明天考数学 o(*≧▽≦)ツ ~ ┴┴

mmp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沙雕又潦草的小条
只是为了磕罢了
之前突然想到的梗
安抚一下直到考试结束前你们的情绪,12月18号考试结束之后你们就可以迎来kisslanding两张正文一张番外,还有新坑!

还有不那么潦草的条漫

沙雕又潦草的小条
只是为了磕罢了
之前突然想到的梗
安抚一下直到考试结束前你们的情绪,12月18号考试结束之后你们就可以迎来kisslanding两张正文一张番外,还有新坑!

还有不那么潦草的条漫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众生皆黑巧克力,而你是草莓白巧克力味

(这是什么屁话)
随笔日记截修,抱图吱——

众生皆黑巧克力,而你是草莓白巧克力味









(这是什么屁话)
随笔日记截修,抱图吱——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太美好了呜呜呜
我和拉普兰德都好了

太美好了呜呜呜
我和拉普兰德都好了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欢迎来到加帕里音乐社

全员向 兽化预警(明日方舟的那种兽化)just to cheer myself up 的短打,欢迎来到加帕里(兽娘)公园衍生  ?


start


  每天最后一个醒的不一定是林墨,虽然他经常错过早饭时间,但今天明显就是个个例。今天没有被门框卡到角,静悄悄的出现在餐桌上喝着牛奶。傅韵哲出现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墙根的发财树呢,洗漱之后戴上隐形眼镜回来才发现是林墨。

  “咦!吓我一跳!”

  “能被鹿吓着也是辛苦你了。”

  傅韵哲花白的长尾巴摇了摇表示并不介意林墨的调侃,雪豹出身的傅韵哲此时坐在餐桌前喝牛奶,这个场景实在有点诡异。

  还...

全员向 兽化预警(明日方舟的那种兽化)just to cheer myself up 的短打,欢迎来到加帕里(兽娘)公园衍生  ?


start


  每天最后一个醒的不一定是林墨,虽然他经常错过早饭时间,但今天明显就是个个例。今天没有被门框卡到角,静悄悄的出现在餐桌上喝着牛奶。傅韵哲出现的时候还以为他是墙根的发财树呢,洗漱之后戴上隐形眼镜回来才发现是林墨。

  “咦!吓我一跳!”

  “能被鹿吓着也是辛苦你了。”

  傅韵哲花白的长尾巴摇了摇表示并不介意林墨的调侃,雪豹出身的傅韵哲此时坐在餐桌前喝牛奶,这个场景实在有点诡异。

  还有人梳了辫子。

  ???

  两个人一齐转过头去才看清跌跌撞撞走出来的是个什么东西,看发色当然知道是池忆,但他的两个长长的耳朵不见了。那玩意平时都是他拿来当披肩似的,毕竟垂耳兔的耳朵很好使。

  啊,打结了。

  池忆本人似乎并不在意,忽略了两个人的目光径直奔着厕所去了。

  “亲爱的你不睡会了吗……”

  “托你的福,不然我今天可能六点就起了”

  “对不起啊……亲爱的……”

  傅韵哲向屋里瞅了瞅,皱了下眉。

  “你怎么一到这会就这么兴奋~”傅韵哲回头正好看见孙亦航伸出舌头舔林墨的鹿耳,林墨也回敬似的捻了下孙亦航的角尖。孙亦航傻子似的笑了,盘旋的角上方的耳朵高兴的抖了抖。

  “啊——谁把我耳朵打结了!!!”

  “枕头——”

  傅韵哲被吓了一跳,直到听见余沐阳说话他才知道余沐阳来了。来不及问你什么时候来的,余沐阳揪住了他的耳朵。

  “看的很开心啊你……”

  “哪有~这不是在等你吗”傅韵哲讨好的把尾巴缠到余沐阳的腰上,脸一个劲的蹭才使得人消了气。两个人腻歪完了一阵子才发现莫文轩出现在了餐桌上。熊的圆耳朵摇的倒像兔子一样勤快,今天也在祈求林墨允许把林嘉浩嫁给他。

  “我觉得你可以继续睡觉去了”林嘉浩擦试着树叉(其实是角)上的水珠如是说。


 


大概莫得后续……

arknights玩嗨了的产物……

那黄锐大概是刀客塔吧……

周四福利(?)我要上学了——然而我上两天又休息了——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有的时候,阅读顺序真的会影响观...

有的时候,阅读顺序真的会影响观看体验呢……

有的时候,阅读顺序真的会影响观看体验呢……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鱼夫”?还...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鱼夫”?还是说你承认你在下面?我比较认可前者……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鱼夫”?还是说你承认你在下面?我比较认可前者……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kiss landing 2

在你的心上软着陆

  不知道傅韵哲怎么样了,现在的余沐阳也没空去分心想他。这一路的气流很多,余沐阳一点放松的时间都没有,一直苦苦盯着前面的状况和雷达。莫文轩也是一样的疲惫,一直在念叨着想林嘉浩想林嘉浩,就跟魔怔了似的。

  旅程才到一半。

  耳机里不断传来地面的实时消息,余沐阳按了服务按钮,大喊一句:“池忆!我的咖啡呢!”

  一会闫钶跑了进来,给余沐阳和莫文轩一人递了一杯咖啡,抱怨道:“你要是再这么喊,以后就没人坐咱们的经济舱和头等舱了!能不能为公司着想着想!!!”

  “反正又听不见……”莫文轩说。闫珂隐忍着没有袭击驾驶员,转头...

在你的心上软着陆

  不知道傅韵哲怎么样了,现在的余沐阳也没空去分心想他。这一路的气流很多,余沐阳一点放松的时间都没有,一直苦苦盯着前面的状况和雷达。莫文轩也是一样的疲惫,一直在念叨着想林嘉浩想林嘉浩,就跟魔怔了似的。

  旅程才到一半。

  耳机里不断传来地面的实时消息,余沐阳按了服务按钮,大喊一句:“池忆!我的咖啡呢!”

  一会闫钶跑了进来,给余沐阳和莫文轩一人递了一杯咖啡,抱怨道:“你要是再这么喊,以后就没人坐咱们的经济舱和头等舱了!能不能为公司着想着想!!!”

  “反正又听不见……”莫文轩说。闫珂隐忍着没有袭击驾驶员,转头走了出去。

  驾驶室里的两个人,和单身汉几乎没有区别。

  长期没有约会,长期由于工作而奔忙于各地之间,长期没有X生活……

  连自给自足的时间都没有,你说说这是忙到什么程度?

  “鲨鱼哥,我想辞职”莫文轩猛地说,余沐阳没有转头,问道:“你是说你不想活了?”“没,之前嘉浩他哥一直说要我们去他那里住的。他哥虽然也和恋人同住吧,但至少房子很大,四个大男人也住的很宽敞。”

  余沐阳要素察觉:“四个大男人?哦……有其兄必有其弟咯?”

  莫文轩啧了一下,一句骂人的话卡在嗓子眼里千回百转许久之后他说:“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

  “我也觉得这样的日子挺麻木的。明明是我喜欢上傅韵哲了,现在没空见他的也是我”

  “那是博哥追的你行吗,就他那攻势是个人都沦陷了吧?反而是我,好不容易在培训班的时候甜甜蜜蜜的谈了两个月,结果没能分到一起工作!!”莫文轩颇有些咬牙切齿,说。

  “分到一起了”余沐阳反驳。

  “没有!”

  “确实分到一起了”

  ……

  “好像是啊……”

  两个人又陷入了无边的沉默,专心致志的驾驶。地面传来拐弯的指示,他们要稍微拐一个小弯才能进入莫斯科机场跑道的路线。

  熟悉即是无聊。飞机落地的时候从客舱里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那是毛子的传统,这手是给机组人员拍的。

 

  “别睡了,起来嗨”下午五点,池忆摇醒了余沐阳。彼时他们俩正在公司的宿舍,因为通宵精神高度紧张让余沐阳疲惫的不行,池忆亦是如此。两个人出了谢列梅捷沃机场倒头就睡,后排的闫珂和申义晟已经睡成了一团,大巴车上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平稳呼吸。

  余沐阳的第一反应是去摸手机,他暂时无视了池忆的旅行攻略报告,点开微信。

  果然。

  余沐阳把手机举给池忆看,随即池忆停下了报告。

  “现在五点半”余沐阳说。

  池忆以闪电一般的速度飞扑上床拒绝再做过多的交流。因为计划有变。莫斯科时间两个半小时后,他们要开一架五百人的客机回北京。

  好累。

  余沐阳的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他随手在手机上按了个逗号,发送之后就陷入了昏睡。

  聊天记录里,在余沐阳的逗号之前是来自于此机组其他成员的各式各样的符号。

  大致翻译就是:收到,我已累死。

  余沐阳回到他和傅韵哲在机场边上租的屋子。老旧的校区但物业还算好,房子很大但租金却只有两千一个月。这对于月入两万的两个人来说不是什么问题,重点是上班方便。余沐阳拖着他疲惫的躯体打开门,冲了个澡之后马上与床榻亲密接触。

  说起来,他和傅韵哲好像是同一期进国航培训班……

  余沐阳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傅韵哲也躺在边上,正抱着他睡的安稳。余沐阳稍微动动就惊醒了他,他迷迷糊糊的就开始了自主道歉:“对不起宝贝……我平时每次都会洗了澡再睡的,可一旦有你在床上的话这张床就显得更加诱人了……”傅韵哲翻过身来整个把他圈住,余沐阳这才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汗味。

  “亲我一下可以吗”

  “嗯?”

  “可以亲亲我吗?”

  傅韵哲精神的点了点头,捧着余沐阳的脸蜻蜓点水的在他的唇上附了一会。余沐阳把头埋进他怀里,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点的时候吧……亲爱的你怎么早回来了”

  “那也没差多久……临时改时间了”余沐阳扭了扭身子,回抱傅韵哲。“三天调休,有足够的时间和你腻歪了”

  傅韵哲则叹了口气,把他压在床上缠绵亲吻。“不够,一直和你呆在一起才好呢”

  听起来像小孩子的童话。

  我要一直和谁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很久远的事情了。

  余沐阳搂上他的脖子,闭着眼回应。

  已经十一点了,照说这个时候怎么着也应该起床了。和爱人一起吃一顿早点,然后在家做一整天也好还是出去玩也好。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亲的太舒服了,余沐阳亲着亲着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两点。余沐阳揉着眼睛起来的时候正在哀嚎因为睡多儿头疼,而起身之后傅韵哲又不在旁边所以心情并不好。余沐阳刷完牙洗完脸看见傅韵哲坐在客厅的餐桌旁,换上居家服之后,余沐阳嚷嚷着他要辞职。

  “辞不辞职的改天再说吧,先吃饭”傅韵哲推了一盒皮蛋瘦肉粥到余沐阳面前,趴在桌上静静的看着他喝粥。

  “你别看了,都多大的人了……”大概是有点害羞了,余沐阳推了下趴着的傅韵哲。“好好”傅韵哲嘴上答应着,可是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动窝。

  余沐阳就由着他去了。

  “林墨让林嘉浩辞职了”傅韵哲突然说。

  ?余沐阳迷茫抬头,看见傅韵哲坚毅的点头。

  “林墨说是觉得莫文轩是个好孩子,肯定会一辈子对林嘉浩负责,他放心……”傅韵哲深吸一口气:“所以莫文轩可能要升职了。”

  莫文轩是要晋升了,可是在他升职之前余沐阳可能就先气死了。莫文轩比他小一届,却要先自己一步去做教练了吗!过分!

  面前的粥碗空空的,余沐阳忘了问傅韵哲他有没有吃早饭。傅韵哲的话打断了他的好打算。

  “亲爱的,你累吗”

  余沐阳听了一怔,随即点点头。

  “想不想做文职人员?”

  ……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

  “那如果我转行做文职呢?咱们俩是不是就有时间呆在一起了?”

  “没有”余沐阳回答的斩钉截铁。“从我自己的角度上来看,文职和地勤的工作量没差”

  余沐阳收拾桌上的垃圾捆上塑料袋,洗了手之后往沙发上一摊,窝进傅韵哲怀里。

  傅韵哲轻轻呼出一口气,努力不让余沐阳发现自己的奇怪。

  “亲爱的,你觉不觉得……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

 

本篇主旨:小虐怡情,你以为每天看起来嬉皮笑脸的人就不会累了吗?

(沉迷一方以至于放了更新的屑写手,用蓝手狠狠的打我吧

主线留一个小小的悬念,下一章去走一下轩浩场合康康,顺便康康林墨和航哥是怎么平衡婚后生活的。(点名富裕!还不学习学习!拿出小本本!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鸡!三更半夜两个小孩又跑出去偷偷亲嘴儿了吧!

鸡!三更半夜两个小孩又跑出去偷偷亲嘴儿了吧!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心里想着:今天要更新kissl...

心里想着:今天要更新kisslanding啦……不然改名了读者都不知道

事实上兴致勃勃的去画了手书……

心里想着:今天要更新kisslanding啦……不然改名了读者都不知道

事实上兴致勃勃的去画了手书……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傅韵哲,真好使(真好画)第一张...

傅韵哲,真好使(真好画)
第一张傅韵哲意外的崩了

傅韵哲,真好使(真好画)
第一张傅韵哲意外的崩了

尹苏酥-时差党接无限约稿
草,一不留神就写成这些了好羞耻

草,一不留神就写成这些了
好羞耻

草,一不留神就写成这些了
好羞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