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成年人

7228浏览    197参与
龙小七
心里藏着疲惫委屈又尽力讨好生活,成人世界大概就是边崩溃边自愈
心里藏着疲惫委屈又尽力讨好生活,成人世界大概就是边崩溃边自愈
暖暖

地震被爆屏了,如果那一刻是永别!你还计较让你不开心的人和事吗?昨晚大地温柔的晃动了一下,只是提醒你善待身边人,珍惜现在。

地震被爆屏了,如果那一刻是永别!你还计较让你不开心的人和事吗?昨晚大地温柔的晃动了一下,只是提醒你善待身边人,珍惜现在。

邶风
就是说想要菩萨们退点香香的东西...

就是说想要菩萨们退点香香的东西给我,孩子非常想吃肉,SB小红书封了我的贴几十次只能来老福特了😭😭😭😭😭😭😭😭😭

就是说想要菩萨们退点香香的东西给我,孩子非常想吃肉,SB小红书封了我的贴几十次只能来老福特了😭😭😭😭😭😭😭😭😭

暖暖

所有无能为力的事

我都在慢慢接受

我好像不想这样

又好像不能这样

真TM累


所有无能为力的事

我都在慢慢接受

我好像不想这样

又好像不能这样

真TM累


Kristen
「终于,我还是长大为不动声色的...

「终于,我还是长大为不动声色的成年人」

世界终结前一天   预言说 毁灭的毁灭,

太阳照样地机械   地绽开又凋谢,

天使卡一条线 吹口哨 是宣告再见,

白衣裳沾了些  不稀白洁 再重蹈一遍,

生命的墨迹,是透明泪滴,

谁祈祷着雨 应援在哪里,

世界终结前一天 谁还再说 爱就要间隔离别,

余晖就快要熄灭 黑覆盖这世界,

蚂蚁排一条线 铃铛响后太多再见,

碾碎的地平线 是谁在说 不踟蹰往前...

「终于,我还是长大为不动声色的成年人」

世界终结前一天   预言说 毁灭的毁灭,

太阳照样地机械   地绽开又凋谢,

天使卡一条线 吹口哨 是宣告再见,

白衣裳沾了些  不稀白洁 再重蹈一遍,

生命的墨迹,是透明泪滴,

谁祈祷着雨 应援在哪里,

世界终结前一天 谁还再说 爱就要间隔离别,

余晖就快要熄灭 黑覆盖这世界,

蚂蚁排一条线 铃铛响后太多再见,

碾碎的地平线 是谁在说 不踟蹰往前,

生命的墨迹,是透明泪滴,

未来来不及 就承载到底,

谁祈祷着雨 应援在哪里。


梗姐姐
成年人的心酸,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成年人的心酸,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毒舌扒爷
孤独的最高等级是一个人做手术被这个女孩子整“破防”了。。。在异地工作,独自带着行李去医院做开颅手术!
孤独的最高等级是一个人做手术被这个女孩子整“破防”了。。。在异地工作,独自带着行李去医院做开颅手术!
爱耍酷的帆(超清动漫)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
暖暖

老鼠从来不认为自己吃的东西是偷的

苍蝇也不觉得自己脏

蝙蝠也不认为自己有毒

思想不在同一个高度上

没有必要互相征服

你不信佛

寺庙里从来不缺上香的人

人 生而不同

三观不合是人之常情

人到中年

应该学会谨言慎行

不随意评判别人

少操闲心

莫说闲话

做好分内之事

克制自己纠正别人的欲望

成年人只能筛选

不能教育

伴侣 朋友 皆如此


老鼠从来不认为自己吃的东西是偷的

苍蝇也不觉得自己脏

蝙蝠也不认为自己有毒

思想不在同一个高度上

没有必要互相征服

你不信佛

寺庙里从来不缺上香的人

人 生而不同

三观不合是人之常情

人到中年

应该学会谨言慎行

不随意评判别人

少操闲心

莫说闲话

做好分内之事

克制自己纠正别人的欲望

成年人只能筛选

不能教育

伴侣 朋友 皆如此





阿瑜.

【原创】城市.

下雪了。


很冷,围巾和针织帽在大街上涌动,一座城里有很多穿风衣的人。


雪压在灯牌上,“心理诊所”四个字忽明忽灭。


穿着灰色呢子大衣的人推开诊所的玻璃门,暖气扑过来时他忍不住打了个颤。


四周都是白里夹杂点蓝,前台的人领着他到医生门前的时候他还在想这身白大褂真的白得很晃眼。


他推开门走进去还是看到一件差不多的白大褂。


那医生对着他笑,眼皮都不眨一下,嘴角的弧度是早就格式化了。


他坐下来,皮椅软得有点过分让他一瞬间有陷下去的错觉,恍惚间又想自己居然真的来了。


然后他听到面前的白大褂说——


“不用紧张,就当是普通的聊聊天。”


他想他是不紧张的...

下雪了。


很冷,围巾和针织帽在大街上涌动,一座城里有很多穿风衣的人。


雪压在灯牌上,“心理诊所”四个字忽明忽灭。


穿着灰色呢子大衣的人推开诊所的玻璃门,暖气扑过来时他忍不住打了个颤。


四周都是白里夹杂点蓝,前台的人领着他到医生门前的时候他还在想这身白大褂真的白得很晃眼。


他推开门走进去还是看到一件差不多的白大褂。


那医生对着他笑,眼皮都不眨一下,嘴角的弧度是早就格式化了。


他坐下来,皮椅软得有点过分让他一瞬间有陷下去的错觉,恍惚间又想自己居然真的来了。


然后他听到面前的白大褂说——


“不用紧张,就当是普通的聊聊天。”


他想他是不紧张的,因为来的路上看到路边摊上的烤红薯他还在琢磨着待会买个当夜宵。


这天聊的有些乏,也许是因为暖气太足了,烘得他暖乎乎想睡觉了,于是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眨了眨酸涩的眼睛跟医生说了几句抱歉,白大褂笑起来说没事没事。


“平时睡得少吗?看您有点乏。”


“也还好,看工作吧。”


终于捱过了这半个小时,走出办公室的门他隐约听到前台和谁在说“换灯牌”什么的。


等到又推开玻璃门走出门,冷风一刮他才清醒了一些,踩着软塌塌的白又走回去。


满世界都是白,连那短路的灯牌也是。


他是真心实意觉得这个冬天太冷了。这雪下过后他好像看不清路了,什么都是白茫茫一片。


直到路边摊的炭火在他眼里烧起来,他捧着发烫的烤红薯还未咬下去在心里祈祷它是甜的。


烤红薯是甜的,分辨不出哪家服装店放的《富士山下》,要不是这风刮得他眼睛疼他估计会停下来听完。


手机不太合时宜地响起来,他要腾出一只捧着烤红薯的手来打电话。


“妈。”


“今年过年回来嘛,那个王叔叔带着女儿来咱家吃饭嘞!我看照片好俊一姑娘!”


“妈,我今年回不去,工作忙不开。”


“诶呦又是遭这样子撒……”


电话那头的妇女操着成都口音又讲了许多,他走两步应一声,等到他妈又提起那个王叔叔的女儿,他刚好到地铁站。


“妈我还有事,先挂了,明天打给你。”


“好好好。”


这个点了,地铁上的人少了许多,他找个空位坐下来闭着眼睛休息。


一直是半梦不梦的,等到到站的广播响起来他才睁开眼,下了车脑子里除了短路的灯牌什么都没有。


想不起来梦里是什么了。


回家倒在床上盯了会天花板他才迷迷糊糊闭上眼睛,这回的梦倒是很清楚。


是大半夜抱着朋友喝酒,嘴里胡乱地讲颠三倒四地骂,讲那公司草率的裁员,讲上司坐在他对面笑嘻嘻地讲抱歉抱歉。


他问被裁员的理由,上司转着金戒指哗啦啦讲了好多,但他还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在裁员通知下来之前主动辞职了。


沙发小到他想蜷都蜷不起来,想摸手机看时间,手在桌子上胡乱拍,“啪”的一声手机摔地上了。


网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


他没头没脑地哭起来,一切都荒唐。


他的人生他的事业他的一切,都像这座下雪的城市一样——


白茫茫一片。


大过年的他也不想回家。懒得买高铁票懒得收拾行李,不想听他妈讲什么王叔叔的女儿,也不想看见那些拉着他查户口的七大姑八大姨。


于是在家里抱了三天的电脑和外卖,找U盘的时候从客厅沙发底下摸出了白里夹蓝的名片。


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去拨名片上的号码,出乎意料地被秒接了。


心理医生过年也不回家啊。


他把自己倒腾干净,披上围巾出了门。


诊所离他家不远,一趟地铁十分钟的事。


等他看到这家白里夹蓝的诊所时还有点恍惚,他知道这其实没什么意义。


抑郁的从来都不是他。


他把烤红薯吃完了又觉得肚子空空,转角就看到一家麻辣烫。


装修得很喜庆,大红灯笼和繁体字的对联,怎么看都热闹。


讲真虽然他妈是成都人,他却一点也没学到吃辣的本领,但他还是进去了。


进门就是浓骨汤的味,笼着暖色的光再看不到外面的白。


秉承着麻辣烫不辣就没有灵魂的原则,他没有点清汤而点了正常辣。


已经足够把他呛出眼泪来了。


他拿纸巾擦鼻涕,又贪恋那口热乎乎的骨汤,作势要把汤底也喝光的。


电话又打进来,他还是腾出一只手接电话。


刚才那医生叫他得空了可以再去一次。


他又是吸吸鼻子含糊地说好。


那医生显然愣了一下 。


他笑起来跟医生讲他在吃麻辣烫,很辣。


这座城市他从大学毕业待到现在,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


东边是闹市是高楼是水泥和钢筋的森林,西边是老屋是烟囱是老旧但嘈杂的菜市场。


甭管东边西边下了雪都得是一模一样的白,白得扎眼,铺在所有白天在东边奔波晚上坐着公交车回西边的人眼里。


所有人都在逃亡。


所有人都说快乐。


抑郁的是这座城市。

树洞里的M殿
从什么时候开始,“快乐”好像变得不太容易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快乐”好像变得不太容易了
梗姐姐
“愿我们都能自愈,内心的不快乐”
“愿我们都能自愈,内心的不快乐”
wuli7T.

董辰.

以前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现在你是我的盖世英雄。


每次都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总会及时出现,

从最开始的感激到感动到爱上,

我觉得你比我的家人还要心疼我。

给我穿衣穿鞋就不说了,

尿检的尿杯都是你给我端,

妈妈看见还说你不能叫人家给你端尿,

我说他自己要给我端的。

妈妈说你就不怕人家嫌弃你?

我很骄傲的说他从来都不会嫌弃我。

可我之前还嫌弃你,

现在再也不会啦。

真的。


以前确实不懂事,

现在也只能说好一点点,

或者我没谈过比我大6岁成熟大叔型,

以前谈过的对象,

他们给我撑起的保护伞跟你给我撑起的保护伞不同,

他们是圈养,

而你是放养。

我不习惯...

以前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现在你是我的盖世英雄。


每次都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总会及时出现,

从最开始的感激到感动到爱上,

我觉得你比我的家人还要心疼我。

给我穿衣穿鞋就不说了,

尿检的尿杯都是你给我端,

妈妈看见还说你不能叫人家给你端尿,

我说他自己要给我端的。

妈妈说你就不怕人家嫌弃你?

我很骄傲的说他从来都不会嫌弃我。

可我之前还嫌弃你,

现在再也不会啦。

真的。


以前确实不懂事,

现在也只能说好一点点,

或者我没谈过比我大6岁成熟大叔型,

以前谈过的对象,

他们给我撑起的保护伞跟你给我撑起的保护伞不同,

他们是圈养,

而你是放养。

我不习惯,

我总是会胡思乱想。


可是,

直到我自己经历一些事,

我才发现,

一个人能真的能忙到上厕所都没时间,

一个人能真的累到手机都不想玩,

一个人能真的下班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睡觉,

我慢慢的能理解到你所说的累。


我要是不自己作进厂里上班,

我估计这辈子我都不会彻底的体谅你。


当时,

我不理解为什么你总是不能及时回我消息,

我不理解为什么每天要求你给我打10分钟电话你都办不到,

我不理解为什么你一个月只能陪我短暂的几天,

就像小孩子一样不理解工作为什么就那么重要,

重要到比我还要重要,

当时的我想,

既然工作对你那么重要,

那你为什么还要找女朋友?

既然工作对你那么重要,

那你就跟工作过一辈子去吧。

所以我选择了分手。


可当我自己经历那10天的厂里生活后,

我才体会到你的不容易。

我是干苦力,

一天10多个小时不是费眼就是费腰费肩膀费颈椎,

而你是动脑费心,

你每天都需要跟不同的牛鬼蛇神打交道,

你应酬的时间从来不固定,

最早也得0点最晚凌晨4点多,

而早上最早9点多最晚11点就要起床奔波,

你的累跟我的累不一样,

我吃了苦受了气身体不舒服,

我可以选择离职回家养病,

可你却不能,

你比我年长几岁,

你吃过的苦比我吃过的苦还要多,

我可以依靠你,

可你背后却无人可靠,

你也不会依靠任何人。

你要强,

却不会强势的要求我做这做那,

你只希望我身体健康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

生活上的难处通通交给你就好,

我做个自由自在娇贵的小公主就好。


就像当初和好你知道我出来上班,

你就叫我回家,

我说我不,

我要坚持,

本打算上到过年的,

没想到我的身体发出警告,

只能申请离职去医院打针了。

那天我也没想到你会下来医院陪我跑上跑下的,

因为当时你还在应酬,

那晚你出现在医院走廊的时候,

我第一次看见一个人身上带着光芒,

我的盖世英雄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

我顾不上医院的甲乙丙丁,

顾不上妈妈还在我旁边,

我奔向你紧紧的抱住你向你撒娇,

听着你的心脏跳动的声音和你安慰我的声音,

我感觉到了安全和被爱。


我需要的爱不再是甜言蜜语空口说大话,

我有眼睛我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有心脏我能感受到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

你以前总说我像个小孩子却没要求我成长,

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人人都说我像小孩。

我出来上班以后我才知道,

是的,

我很幼稚。

我的想法我的阅历我的做事都跟成年人格格不入。

我并不想这样,

我总是偷偷跑出去吃苦受累,

体验一下生活的酸甜苦辣,

我受不住了再次缩回你的羽翼之下,

我在你的怀里愤恨的诉说这世界不公平,

你心疼的抚平我的眉摸摸我的头揉揉我的发,

温柔的跟我说着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习惯就好了。

我说我不习惯,我习惯不了,我讨厌成年人的生存法则,我不想成长了。

你轻轻的笑着说那就不成长了,一切有我在呢。

我说好,便在你怀里开心的打滚。


有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

有人爱着的感觉真好,

那个人是你真好。


挣钱多的男人不顾家也是真的,

所以我慢慢学着独立。

反正我累了病了你在就可以啦~


对了,

还有还有,

我做了一件我不以为的事,

他都会夸我,夸我厉害。

就像进厂没几天就要我去考试,

满分100,80分及格,我考了95.5分,

他就夸我好厉害来着。

我很喜欢他夸我。


(看到这的小伙伴麻烦给我点个赞,我想给他看。我想骄傲的跟他说:宝宝,你看,我给你写的情书火啦~我厉不厉害?)



树洞里的M殿
从什么时候开始,“快乐”好像变得不太容易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快乐”好像变得不太容易了
面小仙

成年人都说过的慌,不信你没说过!

成年人都说过的慌,不信你没说过!

弹钢琴的余鱼
成年人的世界好难啊…emo了…
成年人的世界好难啊…emo了…
面小仙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面面:别拦我,今天我必辞职......(快拉着我一点啊)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间

面面:别拦我,今天我必辞职......(快拉着我一点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