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成濑领

27831浏览    446参与
🐟お山の猫🌸
我愛的領大人啊;;;;

我愛的領大人啊;;;;

我愛的領大人啊;;;;

樱井大毛菌
重温了魔王还是好爱领大人( p...

重温了魔王还是好爱领大人( p′︵‵。)

摸个物理意义上的送信小天使

重温了魔王还是好爱领大人( p′︵‵。)

摸个物理意义上的送信小天使

大野七海

雨后故事(有车 成濑领✖️榎本径)

   雨后的空气潮湿黏腻,说是雨停也不能说是雨停,淅淅沥沥的雨还在往脚边耳边砸下来。

     成濑领走出居酒屋,闻着外面空气的味道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一些,眯着眼往外走。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脑袋里全是刚刚喝酒时邻桌两个大叔的话:

    “听说左边那条街上有好多小姐呢”

    “不止有小姐哦…我上次看到有几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小哥也在那里站着呢”...


   雨后的空气潮湿黏腻,说是雨停也不能说是雨停,淅淅沥沥的雨还在往脚边耳边砸下来。

     成濑领走出居酒屋,闻着外面空气的味道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一些,眯着眼往外走。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脑袋里全是刚刚喝酒时邻桌两个大叔的话:

    “听说左边那条街上有好多小姐呢”

    “不止有小姐哦…我上次看到有几个长得特别可爱的小哥也在那里站着呢”

    “不会吧,确定不是附近牛郎店的牛郎吗?”

    “不知道,但是听说有一个新来的小哥特别可爱,好多有钱的女人去找他要联系方式他都没给呢”

    “啊 都这样了还不给吗…怎么没有有钱女人找我,我也可以”

    “你?算了吧,还是喝酒吧。”

     ……

     本来是打算直接找个出租车回家的,可是成濑领走到路口的时候突然方向一拐,慢慢走进了那两个大叔口中的街道。

     一路上看到了不少女人,有些胆子大的,直接开口:“小哥,第一次吗,你这么帅我可以便宜一些哦。”

     成濑领没有想到这些女人会这么主动,张嘴低声笑到:“不好意思,我是‘那边’的哦”

    “啊啊,那就打扰了。”女人撇了撇嘴略表遗憾。

     往里走,看到了几个牛郎打扮的人,看着倒不像是出来卖的,反而更像是牛郎店出来拉客的。他抬抬脚,继续往更深的地方走。

     差不多快要走到最深处,成濑领停下来了。

     他看到了一个人,在路灯下站着,身形很瘦,个子也不算高,穿了一件普通的针织背心和衬衫,手里拿了一个像是锁的东西摆来摆去。那人低着头,侧面的脸圆乎乎的在灯光下打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头发斜着翘出去,嘴里也在小声的嘟囔些听不清的话。

     成濑领朝他走过去,距离两三步路时候停下,有些玩味的看着他。

     那人好像感觉到成濑领在看他,猛的一抬头,眼里一闪而过的敌意和惊讶,然后意识到了什么,神色被紧张代替。

     成濑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对方先开口,“你是来找我的吗”

     “什么?”成濑领下意识脱口而出,但说出口就意识到了什么东西,再看看这个人现在的样子,就有些别的心思生了出来。“这位先生,请您能再说清楚些吗,我有些不太明白。”

     那人看了他一眼,调整了一下呼吸,对成濑领讲出来:“你是来找我睡觉的吗。”

     成濑领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意料到对方会先开口,嘴角不自觉的噙着一点笑意,“是啊,开个价吧。”

    “一万日元一晚。”那人利落开口,但声音还有点可以察觉到的发抖。

    “可以,但是我选地方。”成濑领看着他的脸答到,明明长得很可爱的一个人,说出口的话,整个人的氛围都和这张脸不符。

     明显是没有预料到成濑领会答应,那人噎了一下,直愣愣的盯着成濑领看,一时忘记回答。

    “不行吗?”成濑领看着他反问。

   “当然可以。”那人回答道,拿着锁的手背在后面轻轻颤。

       …………

     走在路上,成濑领看着他的侧脸,那人低头一边玩着手里的锁,一边慢慢走路,并不开口说话,也不问成濑领要带着他往哪去。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如果不方便说的话那就…”

    “榎本径,我叫榎本径。”

    “榎本先生,你很可爱。”

    “…谢谢。”

波niu鱼🐟
——“我能做成濑先生的天使吗?...

——“我能做成濑先生的天使吗?”


——“嗯。”


——“我能做成濑先生的天使吗?”


——“嗯。”


洛川🌸

想弄成明信片交换的↑ 

画完魔王压感笔就坏了没来得及再画个山,悲伤到变形(´;∀;`) p3是之前山的存货 

重新买了笔再画)

评论和小窗我吧🙏🏻‼️

想弄成明信片交换的↑ 

画完魔王压感笔就坏了没来得及再画个山,悲伤到变形(´;∀;`) p3是之前山的存货 

重新买了笔再画)

评论和小窗我吧🙏🏻‼️

水濑零太
关于某一日 永不败落的故事

关于某一日 永不败落的故事

关于某一日 永不败落的故事

羊鲸

找一部古早漫画TT


占tag致歉TT


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有没有人看过一个芹成的漫画……内容大概是直人约了领出来喝酒然后喝醉了说领是他很好的朋友……然后我就没有看到了TT


我现在只能找到这张图但是我想要的是他的上一张……TT有人见到过或者存过图可以救救孩子吗TTTTTT万分感谢🙏🏻

打其他家标的原因是想广撒网🙏🏻非常抱歉,本质发bo目的不是嗑西皮是想找一张图TT谢谢大家

找一部古早漫画TT


占tag致歉TT


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有没有人看过一个芹成的漫画……内容大概是直人约了领出来喝酒然后喝醉了说领是他很好的朋友……然后我就没有看到了TT


我现在只能找到这张图但是我想要的是他的上一张……TT有人见到过或者存过图可以救救孩子吗TTTTTT万分感谢🙏🏻

打其他家标的原因是想广撒网🙏🏻非常抱歉,本质发bo目的不是嗑西皮是想找一张图TT谢谢大家

金枪鱼小姐

梦与雪 (三)成濑领×绀野伊织

                        一

    晨光微熹,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影子随着光的脚步而来,在床脚前停止移动。

    今天是周末,我洗漱完毕,坐在床边发呆。我看着这个狭小温馨的房间被阳光浸染,心头也涌上一种幸福感。

     佳...

                        一

    晨光微熹,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影子随着光的脚步而来,在床脚前停止移动。

    今天是周末,我洗漱完毕,坐在床边发呆。我看着这个狭小温馨的房间被阳光浸染,心头也涌上一种幸福感。

     佳奈一大早便出门了。说是有重要的人约了她出去见面,神色严肃,我只答了一声“知道了”。我端着碗筷准备进厨房,突然听见门铃声,便立刻将碗筷放在桌子上,跑去门边。我听见英雄的声音:“伊织姐姐!”我一把打开门,英雄站在门口。如今的英雄已经比我高出一个头还多些了,穿着白色的衬衫,用那双与他哥哥如出一辙的澄澈眸子看着我,说道:“伊织姐姐,你今天有空吗?” 我下意识回道:“有啊。怎么了?” 英雄笑着,露出了一颗小虎牙,我恍惚间想起友雄也有这么一颗虎牙。他说:“伊织姐姐可以来我家吗?我有些题目不会做。我哥哥他正在做家务,我要先写完作业才能被哥哥允许去帮他。” 我见他一双清澈眸子紧紧盯着我,期待之情都从其中漫了出来。我顿了顿,才说:“可以是可以……但是姐姐还得先把碗洗完才可以……”

    英雄笑得更灿烂了,那是克制却发自内心的笑容,有着少年特有的纯净。似乎认定了我已经默许,便欢快地说道:“谢谢伊织姐姐。”然后便步伐飞快地溜进了对门。

    我只好默默拉上门,迅速抱起碗筷奔进厨房,仔细清洗起来。

                     二

    待我清洗完毕,便收拾起自己的课本作业,还有草稿纸和笔袋。我想,我应该会待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的。         

    于是我出了房门,站在友雄家门口,正准备敲门,却听见一阵声音从里面传来,响了一阵,清晰但不刺耳,我猜可能是友雄和英雄走动时的声音或者是谁碰倒了什么。于是并不放在心上,按起了门铃。然后提高声音说道:“是我,伊织!” 话音一落,门就开了。友雄就站在面前,我讶异于他动作之迅速。但看着他的脸,我竟然说不出一句哪怕寒暄的话来。我们俩盯着对方看了片刻,竟然都没有出声。然后我偏过头去,不再看他,这才缓缓开口道:“英雄让我来辅导他写作业。打扰了……”

    我感觉到我声音失去了常态,有些颤抖,便小心翼翼地转过脸来,抬起眼看他。他面色微红,神色柔和,但我看出了他有几分尴尬,右手仍旧握着门把手。见我看他,这才回道:“进来吧。”

    他让开路,我弯了弯身子,说了一句:“打扰了。”脱掉鞋子,走了进去。

    英雄这才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了我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却在瞬间转移到我身旁的友雄那边,透着一股挪揄他的意味。

    可他也在下一秒收敛神情,再次将眼神移转到我身上。露出温和的笑容,道:“伊织姐姐,一会儿我的同学要过来,你不介意多辅导一个人吧?”

    我悄悄看了一眼友雄,然后对着英雄道:“不介意。”

    也不知道那时候我随着英雄走进房间时,友雄是怎样的神情?

                    三

    英雄的房间不大但很整洁,我半跪在英雄对面,我将我的东西摆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英雄起身离开,说是要去接他的同学。 

    他的那位同学总是半低着头,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双手紧握,挨在英雄身旁,一副羞怯的样子。我友好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绀野伊织,初次见面。”

    他这才抬起头来,眼睛紧紧盯着我,这才开口道:“初次见面,我叫山野真。”话音一落便又低下头去,不再看我。我想,这个孩子真是内向。

    英雄道:“山野,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温柔的姐姐。她也算是我们的学姐,曾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听了英雄的话,他终于又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双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我想,他还是太紧张了。我应该表现得更为友好点,以此来缓解他的紧张。于是我笑了笑,我见山野紧绷的神色柔和下来,知道我的所作所为起了效用,便开始辅导他们。

   

   

金枪鱼小姐

梦与雪(一)成濑领×绀野伊织

                 一

             (女主视角篇)

    真中友雄是我的同班同学。他有一个乖巧的善解人意的弟弟和一个温柔可亲的母亲。

    我家正好住在他家隔壁。他家家境不是很好,但生活很温馨。三个人的家总是在夜晚亮着温暖...

                 一

             (女主视角篇)

    真中友雄是我的同班同学。他有一个乖巧的善解人意的弟弟和一个温柔可亲的母亲。

    我家正好住在他家隔壁。他家家境不是很好,但生活很温馨。三个人的家总是在夜晚亮着温暖的光芒。

    我和我的朋友佳奈一起住。我们俩居住的房子不大,却足够我和她愉快地生活了。

    我总是在他身后踱步,尤其是最开始不曾熟悉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尴尬,因为他也察觉到了我和他走在一条路上。

    街道被夕阳浸染成了昏黄与微微艳红交织的颜色,他穿着制服,侧过身来,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夕阳照在他的脸上,似乎他整个人都在发光,对着我说道:“绀野同学,我们一起走吧。”

    我受宠若惊,只觉得他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了。可由于太过震惊,所以只好愣愣地点点头,低声说了一句:“好的。”

    这便是我们关系的开端。

    此后在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回家的道路上,我们俩也大多是结伴同行的。有时候他和他弟弟英雄一起回家,瞧见我和佳奈,便友好地打招呼,和我们一起走。

    他总是很温柔。我见过他路过花店时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小叠钱交给店员,并从店员手中接过了一束洁白的百合花。他垂下眼帘,眼神温柔,他轻轻嗅了嗅花,花香芬芳,他面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随即他踏出步子,走出花店,面上是比平时更为柔和的神情。他瞧见了站在花店外的我。露出了微微惊讶的神情,但随即便笑了,大步向我走来,说道:“伊织。”

    我回道:“友雄,你来买花啊?”

    他说:“今天是我母亲的生日。她最喜欢的就是百合花了。可是平时她总是连买花的钱也省下来给我和英雄。我攒了一阵子的零花钱,今天总算是可以买到这束百合花给母亲了。她一定会露出开心的笑容的。”

    他与我并肩站着。我手上提着装满蔬菜和调味料的购物袋,他捧着一大束百合花。此刻他正瞧着我,眉眼如画,眼神温柔。我开口道:“这样啊。那今天我可以去你们家帮忙么?”

    我转过脸去,不再看他。我慢慢向前走去,他紧随着我,回答道:“当然可以啊。今天的晚饭我和英雄准备在她回来之前准备好。但是我和英雄在料理这方面也不是太擅长啊。”

    我觉着他格外可爱,笑了,说道:“佳奈和我也算料理能力出色,今天我也买了很多料理要用的食物和作料,就算是给伯母的生日礼物了。”

    他没有推辞。大抵是知道我们之间无需推辞。

    我和佳奈不管怎样,也算是离家在外的,他们家就在隔壁,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们也总算是羡慕的。我和佳奈总是喜欢和他们待在一起。一家三口都是温柔可亲的人。可总是这么串门我们心里也总觉着不太妥当,于是想找些机会回报他们。他们也心知肚明。一来二去,也算是形成了一种默契了。

    不知怎么地,我感觉我的心情格外欢快起来了,心中充满愉快的感觉,似乎是在往上飘,好像天边的云霞都向我拥来。

    我不知道友雄那时候可感受到了我的这份异常的心情。

                   二

    友雄和我毕业之后,我们两个人考入了同一所高校。只是,不再是同班同学。他在4班,我在3班。这样一来,我们俩就在一层楼了。也就是这样,我们和英雄便不在一个学校了。

    友雄还是和我一起回家。只是变成了他在走廊等我回去或是在班门口倚靠着墙壁看书等我。那时候正值春季,樱花开得正盛。风吹来,粉色的樱花瓣便落在走廊或是窗台上。那时,课程已经结束,剩下的便是社团活动。而今天我和他都没有社团活动。也许对他来说,更为重要的是照顾母亲和弟弟。所以有时候我比他更着急,更赶时间。那日,太阳的光芒洒满了有着光洁地板的走廊,凉风袭来,吹动他白色的制服衣角和额前细细的碎发。樱花瓣随着风落进来,有几片接连落在了他脚边。我收拾好包,站在桌子旁,看他低头在门口倚靠着墙壁看书。

    我心口忽然涌上一股奇异的感觉。然后从胸口蔓延开去,将全身都洗涤了一遍。

    我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令我心惊的想法。我抬眼悄悄看了他一眼,他正好抬起眼来,正好侧过脸来瞧我。我怕被他瞧穿心思,便立刻低下头来避开他的目光。毕竟那目光清澈温柔,让我觉得能一眼看穿我旖旎的小心思。

    我拉过包,走到门口,仍旧低着头道:“我们走吧。”然后不等他动作便兀自向前走去。我听见他赶来的脚步声。我没有走的很快,只是心跳得很快,我感觉自己的脚马上就要脱离控制,然后我的身子就将失去平衡了……然而,并没有。我只是感觉到脸烧得很,今天又似乎比前几日热了许多。

    可是后来我竟然越走越快,心里突然害怕友雄追上我来,我怕他瞧见我异样的神色。怕他发现我旖旎的小心思。我不知这恐惧从何而来,只是无端地恐惧。

    谁知等到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竟然一把拉住了我的左手。

    我立刻停下了准备下楼的脚步。我感觉时间都停滞了一秒。待那一秒过后,便是不知从何而来的慌张。从他手心传过来的温度此刻能够感觉到它正绵绵不断地从掌心涌向我来。

    我没敢回头,也没敢开口。我听见友雄语气怪异地说:“伊织,你为什么走这么快?你这样走,一会下楼很容易失去平衡的……”他最后的尾音有种意犹未尽的意味。只是,却没有其他内容了。

   

   

Kirin

本来觉得阿智太难画了所以试试看魔王,结果有点上头了干脆画了个魔王坐椅子。

嗯…可能以后画cp图都是魔王智了()


魔王制作发表会上的发呆智也太可爱了吧。

本来觉得阿智太难画了所以试试看魔王,结果有点上头了干脆画了个魔王坐椅子。

嗯…可能以后画cp图都是魔王智了()


魔王制作发表会上的发呆智也太可爱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