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成都

25.2万浏览    27.1万参与
小橡皮

flag

虽然脸疼但还是要有个计划。

去年的计划今年一项都没有完成,这没关系,今年我再来展望展望明年。

现在是19年的12月本月正在闹离婚,等把婚离了后便准备先去做个纹身,再拉个双眼皮,能把近视手术做了也不错,之后我想现在广元的景区坐讲解,等时机成熟了再考个导游证在广元市内带团,等妹妹大点了我再带省外的旅游团。

当然这个想法还不成熟我还得先去了解讲解,毕竟我现在一遍带娃一遍做这些也不方便,我还得等家里这边稳定了再考虑这些,所以先规划规划,俗话说的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呵呵!

虽然脸疼但还是要有个计划。

去年的计划今年一项都没有完成,这没关系,今年我再来展望展望明年。

现在是19年的12月本月正在闹离婚,等把婚离了后便准备先去做个纹身,再拉个双眼皮,能把近视手术做了也不错,之后我想现在广元的景区坐讲解,等时机成熟了再考个导游证在广元市内带团,等妹妹大点了我再带省外的旅游团。

当然这个想法还不成熟我还得先去了解讲解,毕竟我现在一遍带娃一遍做这些也不方便,我还得等家里这边稳定了再考虑这些,所以先规划规划,俗话说的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呵呵!


Crowphale.

【临近期末】

临近期末,隔天更文。

见谅。

1月13日考完过后恢复日更。

临近期末,隔天更文。

见谅。

1月13日考完过后恢复日更。

『有生之年』

本该是因醉氧而难抵困倦的夜晚,却失眠了。

难道是因为之前养成天天吸氧的好习惯的缘故?

不,一定是因为内心的忐忑和不安。

忐忑明天要见到好多熟悉的陌生人,不安……不安要见到她,要跟她请求帮助,要跟她工作数日。

她,一个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我喜欢,却感觉她并不喜欢我的人。并不喜欢我!

本该是因醉氧而难抵困倦的夜晚,却失眠了。

难道是因为之前养成天天吸氧的好习惯的缘故?

不,一定是因为内心的忐忑和不安。

忐忑明天要见到好多熟悉的陌生人,不安……不安要见到她,要跟她请求帮助,要跟她工作数日。

她,一个这么多年,唯一一个我喜欢,却感觉她并不喜欢我的人。并不喜欢我!

高考数学在线

🎉神一般的操作!!两节数列的课程帮助同学在小测验中快速得了10几分。虽有一些运气成分,不过正也说明我们的题型梳理,方法技巧总结得体系全面,只要认真学习掌握,就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提分效果。🤓

🎉神一般的操作!!两节数列的课程帮助同学在小测验中快速得了10几分。虽有一些运气成分,不过正也说明我们的题型梳理,方法技巧总结得体系全面,只要认真学习掌握,就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提分效果。🤓

丫头
生日快乐,施小丫

生日快乐,施小丫

生日快乐,施小丫

-RoyKarry

学弟不和我晚安聊天

我就不会早睡……

我是个废物_(:τ」∠)_

学弟不和我晚安聊天

我就不会早睡……

我是个废物_(:τ」∠)_


梁秋日

爱你很荒唐,切不知道我身受重伤,你觉得那样好那就都随你意,愿你安好,我不再主动打扰

爱你很荒唐,切不知道我身受重伤,你觉得那样好那就都随你意,愿你安好,我不再主动打扰


cyan
那是一抹秋天平行的光影呀~

那是一抹秋天平行的光影呀~

那是一抹秋天平行的光影呀~

墨染冰芯

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呵呵

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呵呵

西府海棠

一个故事

我突然很想说说我的故事。


以前在贴吧里也开过,只是总是会删掉。


现在我可能抒情会更多一点,因为我已经记不到很多事了,我只能尽力去回忆。


但和他聊天时的心情,每一个心态的转变,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是网恋,还是比我小一岁远在上海的人,又是一厢情愿。


这三个,任何一个拿出来都会惹出很多麻烦,我三个都占了。


所以一直没有人祝福。


我是初二的时候在贴吧和他遇见的,当时兴勾关系,他有一个cp,按辈分我还得叫他声叔叔。


最开始没有想往这方面发展,只是觉得这个人很有才华读了很多书,自己也能写些东西,于是我每天晚上都会看他们在群上聊天。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

我突然很想说说我的故事。


以前在贴吧里也开过,只是总是会删掉。


现在我可能抒情会更多一点,因为我已经记不到很多事了,我只能尽力去回忆。


但和他聊天时的心情,每一个心态的转变,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是网恋,还是比我小一岁远在上海的人,又是一厢情愿。


这三个,任何一个拿出来都会惹出很多麻烦,我三个都占了。


所以一直没有人祝福。


我是初二的时候在贴吧和他遇见的,当时兴勾关系,他有一个cp,按辈分我还得叫他声叔叔。


最开始没有想往这方面发展,只是觉得这个人很有才华读了很多书,自己也能写些东西,于是我每天晚上都会看他们在群上聊天。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的交集就多了起来,后来他和他cp分分合合,我只猜到了些,但并没有插手。


我有几次找他要qq,他一直不给,说不想让我看,我也就算了,他不愿意我也不难为他。


那段时间我在研究佛家,又从来没谈过恋爱,就跟他说我干脆皈依佛门算了。


然后他每次都会跟我说,“你若皈依,我便退隐。”


有的时候这句话也会被我反过来拿去怼他。


后来他跟我说,他不玩儿贴吧了,他要退圈了,我也没说什么。


只是约了个时间,星期六晚上八点半,我提前了两分钟给他发了一段话,后面有一首诗,但是我托朋友写的。


我匆匆忙忙地退出来不敢看他的回复,想着就这样好了,但后来我没忍住还是登上去了。


“啧,我可是很准时的。”


“我会找到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五月。


一两个月后有一天我在qq群上找到了他,我没想加他,他不想我也不去难为他,但我当时在那个页面犹豫了很久,最后一个手抖点到视屏通话了,我马上关掉了,但他还是主动加了我。


那段时间我圈名是幽月,所以他的第一句话是,“阿月,你找我?”


我说:“没,我点错了。”


他:“那就好,可吓死我了。”


然后后来我们就又聊上了,每天都会聊,然后我闺蜜也加了他。


后来7.18,他生日,我想给他寄礼物,我闺蜜便帮我要到了地址。


我让班级第一帮我带写了一首诗,因为她的字好看,而那首诗本来也是我让她帮忙写的。


我送了他一个船的模型,我闺蜜送了一个笔筒,也不知道现在他丢没有。


那是我第一次送人礼物。


后来暑假我们聊得更欢了,有的时候可以从早上聊到晚上。


但临近开学,我突然脑抽。


初三了,不是初一初二,没有那么多时间玩了。


这个时候,他像是变成我的累赘了。


他会拖着我的步伐。


所以我做了一件,我现在都非常后悔的事。


而这件事,将我们的关系一刀剪短,无论后面再怎么努力,也只是狗尾续貂。


仿佛走入了死局。

阿脇

不平等爱情 改文【宫脇咲良✘李知恩】上

<上>

——李氏——

一楼大厅里站著几个要乘坐电梯到各自楼层上班的李氏员工们,其中包括在李氏研发部工作的宫脇咲良...


低著头的她不知道在想什麽,上班时间已经临近,眼看那一小撮的人就要迟到,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似乎只有宫脇咲良没有在管迟到不迟到,而是自顾自的想别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阵高跟鞋的的声音响起,周围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恭恭敬敬的对来人弯了弯腰...


【李总早安...】众人打完招呼之后就大气不敢喘的站在一边。


毕竟他们现在是“临近迟到的人”...

要是被李总裁这个黑面神记住了,那或许以后在李氏就升迁无望了...

听到周围响起的声音,宫脇咲良把头抬起,...

<上>







——李氏——



一楼大厅里站著几个要乘坐电梯到各自楼层上班的李氏员工们,其中包括在李氏研发部工作的宫脇咲良...


低著头的她不知道在想什麽,上班时间已经临近,眼看那一小撮的人就要迟到,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似乎只有宫脇咲良没有在管迟到不迟到,而是自顾自的想别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阵高跟鞋的的声音响起,周围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恭恭敬敬的对来人弯了弯腰...


【李总早安...】众人打完招呼之后就大气不敢喘的站在一边。


毕竟他们现在是“临近迟到的人”...

要是被李总裁这个黑面神记住了,那或许以后在李氏就升迁无望了...



听到周围响起的声音,宫脇咲良把头抬起,正好对上李知恩的双眸...


李知恩将视线往下移,看了看宫脇咲良胸前挂著的工作证...

冷哼了一声...

【看来李氏是钱太多,白白养了一个研发部,一群废物,还敢明目张胆的迟到...】李知恩声音不大,但是大家都听到了她的话,最近李知恩对於研发部的研发进度被敌对公司赶超很是上火,甚至想要裁掉整个研发部,重新大换血,而宫脇咲良正是研发部中的一员,她是被研发部经理高薪聘请回来,突破研发瓶颈的关键人物...


宫脇咲良没有对李知恩的讽刺做出回应,只是恭敬的对著李知恩保持微微鞠躬的姿势...


说完了自己要说的话,李知恩没有再看这些人一眼,径直走到总裁专用电梯,李知恩的助理也连忙跟上,还同情的看了一眼宫脇咲良...


当事人宫脇咲良却好像不在意的样子,至少脸上没有那种被大boss当众讽刺之后的窘迫表情...

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是却在李氏公司传开,大家都知道那个待人和善又很漂亮的孩子,所以八卦的同时也很同情,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不满,但是也暗暗在心里咒骂了李知恩几声,很正常嘛,大多数的下属都会对自己的老板有怨言,况且还是李知恩这种冷血无情,说炒就炒的老板...





============凌晨时分============





——公寓——



李知恩身为公司总裁,除了要工作一整天之外,还要出去各种场合应酬,一天下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疲惫不堪...


【你回来了...桌子上有宵夜,我帮你热一下...】宫脇咲良从沙发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不饿...】李知恩没有理会宫脇咲良,冷著脸进入房间...


宫脇咲良看著李知恩的背影,脸上依然是淡淡的表情,就像今天在公司被李知恩讽刺的那样,没有一丝波澜,表面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



——房间内——



等到宫脇咲良忙完手头上的琐事进入房间,李知恩已经洗好澡,靠在床上看著书...


【今天不是已经让你早一个小时出门吗,为什麽还会遇到】李知恩声音冷冷的响起...


这样冷冷的声音,比起破口大骂还要让人害怕...

李知恩最不想的就是在公司遇到宫脇咲良,即使没有人看出她们的关系,可是小心谨慎的李知恩还是不想露出半点马脚被人抓到...


【有些事情要办,所以晚了...】宫脇咲良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在李知恩身边...


【下次不要这样了...】李知恩语气有些放缓,可是听起来还是冷冰冰的样子...


【嗯...】应允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的传出,一直以来,宫脇咲良的睡姿都很奇怪,不管是开了暖气的房子,还是炎热的夏天,她总是侧著身子,双手抱在胸前,将脚踡缩起来,像个还在妈妈肚子里的小baby那样,踡缩著睡觉...




看到宫脇咲良似乎要睡了,李知恩便将书合上,关灯睡下...


辗转了几次,又感觉身边的人似乎也没睡著,李知恩幽幽的开了口...


【我们这样在一起多久了?】李知恩的声音不大,却让宫脇咲良的身体轻轻一颤...


【7年...】宫脇咲良背对著李知恩,踡缩的姿势越来越紧,好像这样自己抱住自己,她就不再害怕...


【居然这麽久了...】李知恩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


她还记得,那年她19岁,被初恋狠狠的背叛,也在那时,遇到了18岁的宫脇咲良,而被狠狠伤害的李知恩性情大变,不再笑得温和,永远都是冷冷的脸,身体里的恶魔因子也被彻底激发,那个温暖而善良的李知恩,从此不见踪影...

不知道该说宫脇咲良幸还是不幸,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李知恩,那天李知恩哭著请求宫脇咲良带她离开,离开那个男人和自己好朋友在树下接吻的场面,虽然宫脇咲良只是碰巧路过,根本不认识李知恩,可是却鬼使神差的牵著李知恩的手,带著李知恩离开,当时的宫脇咲良没想到从此以后...



便是万劫不复...


那天晚上,李知恩发了疯的求宫脇咲良要她,因为自己始终守著贞洁,所以那个人才会把持不住和自己的好朋友出轨,所以,李知恩才会放纵的请求这个碰巧路过,却陪了她一天的女生把自己的第一次夺走...


宫脇咲良惊讶的看著李知恩,不知如何是好,怎麼会有人要提出这种请求,虽然自己的性向是喜欢同性,虽然自己第一眼看到李知恩就被吸引...


终於在李知恩不断的青涩的诱惑之下,宫脇咲良拿到了李知恩的第一次...


而第二天醒来的李知恩完全变了一个人,似乎把自己被背叛的怒火撒在宫脇咲良身上,就这麽时而松时而紧的将宫脇咲良玩弄在鼓掌之上,一过就是7年...


她们从来没有说明彼此的关系,却这麽纠缠不清的同居在一起,开始李知恩以为,宫脇咲良会受不了离开,可是,没想到她一直一直都在,就这麽和自己在一起7年...


【到底是什麽...可以让你在我身边待这麼久...】李知恩侧过身子,看著宫脇咲良的背影...


【...】宫脇咲良默不作声,只是心脏越来越紧,像是要停止跳动一样...


【我累了...想要安定下来,最近认识了一个人,她和我同岁,是个律师,叫刘仁娜...】李知恩虽然没有多喜欢刘仁娜,但是却觉得常常温暖微笑的刘仁娜能让自己安定下来,那种自己渴望已久的安定...


虽然身体尽量克制,可是依然在发抖,不管自己踡缩得再紧,也还是害怕得发抖...


李知恩从背后抱住了在瑟瑟发抖的宫脇咲良...


宫脇咲良一直隐忍的眼泪,就在李知恩触碰到自己的那一刻,控制不住的落下...


【虽然这样,还是谢谢你,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待了7年,只是...我真的想要脱离这种生活,看到你,我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一幕,那对背叛我的人,所以...】李知恩将脸埋进宫脇咲良的后颈,喃喃的说着...


这时,宫脇咲良突然挣脱了李知恩的怀抱,转过身,疯狂的亲吻著李知恩...


虽然会有些许疼痛,可是李知恩没有制止宫脇咲良,就当做是最后的补偿吧...

双手主动的退掉彼此身上的衣服,任由宫脇咲良一点也不温柔的肆虐...





============第二天===============





等到李知恩醒来,已经是下午,身为总裁,不去上班也没有人敢多说什麽...


李知恩艰难的扭了扭身体,昨晚被宫脇咲良一直折腾到早上,可想而知,此刻自己身上一定布满宫脇咲良留下的痕迹...

起床穿上浴衣...

只需要扫一眼,就知道,这个家少了一个人...

虽然宫脇咲良的东西不多,或许搬进来的时候,宫脇咲良就准备好随时要走,所以只有一个行李箱...


即使这麼少的东西,李知恩也感觉得到,宫脇咲良走了...

走进衣帽间,拉开柜门,如果是平时,这里一定会挂著几件白衬衫...


因为李知恩说过,耀眼的宫脇咲良,即使没有打扮,简单的白衬衫也可以很闪耀...


所以,宫脇咲良常常会简单的扎起马尾,然后白衬衫配牛仔裤,一个乾乾净净的孩子...


李知恩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有关宫脇咲良的事,她安慰自己,7年不算短,所以自己只是一时没有适应,空了一半的衣柜...


找好自己等下出门要穿的衣服,李知恩慌忙的把衣柜门拉好,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慌什麽,只是不想再看那个衣柜一眼...



——浴室——



结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是让自己看起来焕然一新,而李知恩所谓焕然一新的方式是舒舒服服的泡一个澡,将自己洗得乾乾净净,最好能把关於这段感情的记忆也洗掉,如果可以的话...


李知恩又发呆了,甚至想不起自己前一秒想要干的事...


起身离开浴缸,将身子冲乾净...

随意套了件衣服,不经意的看到了镜子前,排放整齐的一对牙刷,蓝色的是宫脇咲良的,粉色的是自己的...


李知恩烦躁的一把抓过宫脇咲良没带走的牙刷,往垃圾桶一扔,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浴室...

她好像心情很不好,莫名的烦躁,明明很想生气,可是却不知道为什麽生气,要生谁的气...

不,她打死也不承认,宫脇咲良的离开,对她开始产生影响...





=====================================





李知恩试图让自己从奇怪的情绪里面抽离...

她约了刘仁娜...


可是,自己在不经意间,竟然脱口而出,叫了宫脇咲良的名字,她竟然对着刘仁娜,喊出了

“宫脇咲良”这个名字!

7年的习惯真的好可怕...

像是怕刘仁娜看出什麽,心虚的李知恩借口提前结束约会...





================公寓==================





回到了那间公寓,摆设还是那样的摆设,可是比起昨晚,好像不一样了...


啊,对了...


昨晚自己回来的时候,宫脇咲良还坐在沙发上等自己,可是现在,没有了...


李知恩有些疲惫的关好门,回到房间,让自己重重的摔在软绵绵的床上...


怎麽会这麽巧,自己竟然扑到宫脇咲良平时睡的位置上,面朝下,脸还埋在宫脇咲良的枕头上...

最奇怪的是,眼泪顷刻间就打湿了枕头...


李知恩一个翻身,面朝上的躺着,眼泪依然没有停止...


【李知恩...你到底在哭什麽...】李知恩学会了自己和自己对话,就在宫脇咲良离开的第一个晚上...


不管怎麽疲惫,却无法入睡,摸索的打开床头的柜子,她想要找安眠药,她记得在床头的柜子里有一瓶安眠药,但愿没有过期...

一阵翻找,让李知恩眉头紧皱...


因为安眠药没有找到,却发现了别的东西...大大小小五六罐药罐,摆在抽屉的最里面,如果不仔细翻找,根本很难发现,而这些药,都只有一个功效,那就是治疗抑郁症的精神类药物,

很显然,这不属於她,那就是宫脇咲良的...

她依稀记得,曾经看见过宫脇咲良吃药,不经意的随口一问,宫脇咲良只是笑了笑,说是定期体检,医生开的维他命..


很好,



宫脇咲良骗了她,宫脇咲良竟然骗了她...

紧紧的握著药罐,李知恩双眼通红,除了生气,还有疑问,为什麽那个温暖的孩子会有抑郁症...


不是常常都对著自己微笑吗...


这麼乐观的孩子,居然会是抑郁症...

不对,仔细想想,宫脇咲良已经很久没有像刚刚认识的那样,开朗的笑了,最近的表情只是淡淡的,不管是开心或难过,都只是淡淡的表情...


【李知恩...好像是你害了她】





==============李氏,研发部================





李知恩的高跟鞋踩在地面,发出声响,让人不得不转头看,来者何人...


【李总!】众人连忙停下手中的工作,向李知恩打招呼...


【我想...找你们研发部的宫脇咲良】李知恩对著离她最近的人说道...


【咲良?可是她昨天已经辞职了,部门经理都没有同意,她说走就走,连私人物品也没有拿走...】虽然不知道发生什麽事,小职员还是不敢隐瞒的说出口...


听到这个回答,李知恩眉头紧皱,不理会众人打量的眼光,转身离开了研发部...





===============公寓================





李知恩拿著电话,两眼无神的看著前方...

刚刚打电话给宫脇咲良,可是却是号码没有使用的提示音...


【所以...是找不到了吗...呵...】李知恩绝望的放下电话,在一起的7年,她对宫脇咲良知之甚少,只知道宫脇咲良的家人都在国外,为了自己,宫脇咲良7年来都没有离开中国,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而李知恩却理所应当的样子,从来不问宫脇咲良有没有想家,为什麽不回去看看家人...


不知道宫脇咲良的朋友有哪些,在一起之前住在哪里,李知恩一点也不知道...


【没关系,我只是习惯了而已,才不是什麽重要的人,会忘记她的,一定会…】李知恩喃喃自语的说著,像女王一样的李知恩,不管什麽时候,都不会承认自己的软弱,可是这样的喃喃自语,现在看来却是那麽可笑…





====================================





两个人生活久了,变成了一个人,有严重赖床症的李知恩,现在只能依靠闹钟和自己的毅力从床上爬起来,不会有个人温柔的替还没完全清醒的自己穿衣服,甚至把自己抱进浴室…



走进浴室,没有了挤好牙膏的牙刷在等著她…

走到餐厅,空荡荡的餐桌,都在提醒李知恩,

「真的,李知恩,你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打算让刘仁娜住进来,填补宫脇咲良的空缺,似乎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

「这个家的另一个位置,从一开始就是属於宫脇咲良」…







================一个星期后================





——李氏,总裁办公室——



李知恩正在低头看著手里的文件,最近的一段时间,李知恩像是发疯了一样,每天都是工作工作工作,推掉了刘仁娜的邀约,甚至住进了办公室里的休息间,到了这个时候,骄傲的女王大人依然不肯承认,自己受到宫脇咲良离开的影响,即使是对自己,也不会承认…

“咔嚓”

办公室的门突然无预警的打开,埋头工作的李知恩抬起头…

【曹柔理,你要我说多少次,进我办公室…】李知恩冷冷的开口,话还没说完,就被进门的人打断…

【我们之间还需要做敲门这麽见外的事情吗~】不怕死的曹柔理,仗著自己是李知恩从小到大的朋友…



【说吧,什麽事…】李知恩似乎也拿这个朋友一点办法也没有,都是她平时把曹柔理惯坏的…

【正好路过你们公司,上来看看你,顺便约今晚一起用餐,给你介绍一个人~】曹柔理说著,似乎有点小害羞,因为要介绍的那个人,是自己刚刚确定关系的另一半…


恋爱中的女人都有一个通病,谈起自己的另一半,都会有点小害羞,是幸福的小害羞…


【又谈恋爱了吗】李知恩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天知道她已经认识了多少由曹柔理介绍认识的人,这个好朋友,每次一有新的恋人,就会迫不及待的介绍给自己认识,然后又不知道什麽原因,最后都闪电分手…


【什麽叫又!这次我是认真的!】曹柔理对於自己好友的一脸鄙夷,非常不满,虽然自己的爱情的确来得快去得也更快…


【曹柔理,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八万九千次了,麻烦你下次看准一点,不要还没稳定就带出来给我看,你那些所谓的另一半,快要比我这辈子认识的人还要多了!】李知恩扶了扶额头,真想把曹柔理的脑子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麽!


【呀呀呀,这次真的是真的!我不管,今晚早点下班,来老地方,敢不出现,我就把你童年洗澡的照片发到你们公司的官网上!哼~】曹柔理伸手弹了弹李知恩的额头,然后昂首挺胸,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出了李知恩的办公室,她可是有把柄的人,才不怕李知恩~


【呀!】李知恩真的觉得一失足成千古恨,居然让曹柔理得到了那种照片,虽然是小时候,但是也会让以冰山著称的李女王跳脚…





=================================





——xx餐厅——



无可奈何,李知恩还是出现在约好的餐厅…

【椰奶你来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崔叡娜,我的阿娜答~】曹柔理因为害羞而小脸变得通红…


李知恩看到曹柔理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李总你好,常常听到柔里有提起你,我是崔叡娜,可以叫我椰奶…】崔叡娜主动朝李知恩伸出了手…


【你好,叫我知恩就可以了…】李知恩在商场打拼多年,练就了一身客套的绝技…


【好的,知恩,那我们入座吧,柔里已经点餐了,都是你爱吃的…】崔叡娜对著李知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知恩点点头,坐在了那对小情侣的对面…

【太开心了,今天的聚餐有自己喜欢的人和最好的朋友~】曹柔理兴奋得几乎要手舞足蹈…


【那就好好在一起,椰奶看起来很不错…】李知恩也不吝啬的当面夸奖崔叡娜,这是她对於崔叡娜的第一印象…


【哈哈,谢谢知恩的好话,不过柔里会常常抱怨我不够高呢,真是气死人了~】崔叡娜轻轻刮了一下曹柔理的鼻子…


【哼~那是因为人家看惯了完美身高差,所以才会抱怨啊~】曹柔理不服气的捏了捏崔叡娜的脸…


【什麽完美身高差…】李知恩不经意的应声,实在受不了这对小情侣在自己面前的打情骂俏…


【就是你和那个小朋友啊,站在一起好配,虽然瘦瘦高高的,但是给人的感觉是个可以保护你的人…】曹柔理觉得实在是可惜,李知恩居然和那样的宫脇咲良分开了…




听到曹柔理的话,李知恩一怔,刻意不去想起的人,又毫无预警的溜进自己的脑海中…



【仁娜…仁娜也差不多那麽高…】李知恩不知道自己在慌什麽,居然还把刘仁娜搬出来…


【那个感觉不一样!我就喜欢那种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小年下,那麽温柔,还很努力的想要保护姊姊的样子~】曹柔理花痴的样子,就差眼睛没有冒出大大的爱心了…


【什麽啊,原来你喜欢小年下!那我怎麽办!】崔叡娜装作一副要哭的样子…


【呀,崔叡娜,你演技很烂你知不知道,我只是喜欢知恩和小年下站在一起的感觉~】曹柔理一个白眼飞给崔叡娜…



整个晚上,都是听崔叡娜和曹柔理在甜蜜的斗嘴,李知恩的心似乎被什麽打乱了,显得那麽心不在焉…





——公寓——





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这个属於她和宫脇咲良的公寓,似乎积攒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以前都是宫脇咲良在收拾家里,所以根本不用请钟点工来打扫,宫脇咲良走了之后,这里当然会变成一副萧条的景象…


李知恩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牛奶,这是宫脇咲良之前买好放在冰箱里的,她总是说喝牛奶比喝汽水好…


【笨蛋,牛奶明明很难喝…】



李知恩笑了笑,刚想离开, 却不经意的看到地上似乎有一张背面朝下,躺在地上的纸张,看来是贴在冰箱的门上,掉落的,一直都没有回来,所以没有发现,捡起纸张,刚刚看了几眼,李知恩的眼眶却止不住的泛红,然后眼泪便一颗颗滚落…


那张纸上面的内容是宫脇咲良写的,告诉李知恩一些生活琐碎的事情,可是却是这样的琐事,让李知恩哭得不能自已。


比如医药箱摆在电视墙旁边的柜组上,比如李知恩最喜欢的麦片粥要怎麽制作,如果工作太晚,饿了就可以简单的弄一弄,填饱肚子…


总之李知恩常常用到的东西,放在哪里,宫脇咲良都事无巨细的写了满满一页,还不忘提醒李知恩,用完了要放回原位,不然下次要用找不到了怎麽办…


李知恩靠著冰箱,慢慢的滑落,坐在地上,双手抱著膝盖,埋头痛哭,好吧,她承认,她想宫脇咲良了,很想很想…


等到哭累了,李知恩才慢慢起身,手里依然拿著那张宫脇咲良写给她的纸张,找出电话…

没有几秒,电话那头就接通了…


李知恩直接了当的和下属说自己要找人,一个叫宫脇咲良的人…


虽然宫脇咲良在李氏工作,可是留下的资料也没有多少,中国的地址是这间公寓,而电话也是之前用的电话,不过,李知恩还是通过这些资料了解到,宫脇咲良的家人是移民到了澳洲…


没有找到宫脇咲良的出境记录,那说明她还在中国,

李知恩吩咐下属在中国查找的同时也要派人去澳洲,从宫脇咲良家人那里打听宫脇咲良的下落,或许宫脇咲良换了新的联系方式,会和她家人说…





》》》》》》》》》》》上集更新完毕,待续《《《《《《《《《《《《


liangchan521

微凉

成都,微凉。

时至枫叶落下的日子,不久前夏日的蝉鸣还依然回荡在耳畔,这是我就算忙碌时也一直陪伴着的音乐。

自然是美的,我从来都相信的,不仅是美的,更是暖心的。

一个夏天又过去了,离别的钟声即将敲响。我害怕那分离的日子,却又隐隐期待着。

期待长大,期待有自己的生活。

封闭空间的外面,是一个处处美好却又处处藏着黑暗的世界。

不怕黑暗,只怕永远孤独一人。

心凉凉的,又是轻盈又忐忑的。

还有很多事,很多人没有去经历,没有去遇见。

成都,微凉。


“别着凉了啊。”微微笑着。

成都,微凉。

时至枫叶落下的日子,不久前夏日的蝉鸣还依然回荡在耳畔,这是我就算忙碌时也一直陪伴着的音乐。

自然是美的,我从来都相信的,不仅是美的,更是暖心的。

一个夏天又过去了,离别的钟声即将敲响。我害怕那分离的日子,却又隐隐期待着。

期待长大,期待有自己的生活。

封闭空间的外面,是一个处处美好却又处处藏着黑暗的世界。

不怕黑暗,只怕永远孤独一人。

心凉凉的,又是轻盈又忐忑的。

还有很多事,很多人没有去经历,没有去遇见。

成都,微凉。


“别着凉了啊。”微微笑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