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成龙历险记

295.2万浏览    7110参与
野原向日葵

(十四)圣主X小玉:圣女无情

  “神都。”她唤他的名字,喃喃道,“我真的要嫁给你了吗?”

        “怎么了,你难道不想嫁?”圣主一把揽过小玉如柳一样的腰肢,戏谑道。

        “你再说什么啊?!”小玉娇嗔的拍了圣主一下,让他别再继续开自己的玩笑,随后正色,“神都,我和你说,我的家世其实...”

        圣主又捏住小玉脸庞的那两块软肉,打断......

  “神都。”她唤他的名字,喃喃道,“我真的要嫁给你了吗?”

        “怎么了,你难道不想嫁?”圣主一把揽过小玉如柳一样的腰肢,戏谑道。

        “你再说什么啊?!”小玉娇嗔的拍了圣主一下,让他别再继续开自己的玩笑,随后正色,“神都,我和你说,我的家世其实...”

        圣主又捏住小玉脸庞的那两块软肉,打断了小玉的话,他最近越发喜欢捏她的脸了,说是这脸颊上的肉是自己一口一口的给小玉喂出来的,是独属于他的。

        他不想和她讨论她心忧的那些问题,其实他早就意识道她得身份其实并不简单,上次刺杀时为了见她自己用了羊的符咒,但是却被一股外力挡在外面,那种力量是他最讨厌的,与自己相斥的魔法。

        而且帝后婚礼,也是要纳采的,需由皇室下聘礼到新嫁娘的娘家,让娘家人同意这门婚事,他派一路人携彩礼到磐月黎,却发现陈家一整个家族早就分散开,他们家的一个分支家族里曾经确实有个年岁合适的女儿,但是那家人说自己的女儿很早之前就生了一场大病,已经去世很久了。

        他的心仪之人确实不简单,但是他不想和她去计较这些,只要等到小玉嫁给自己,她就只会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的妻子,林王朝的皇后。

        他会把自己漫长的生命分给她,让她共享他的生命,他甚至想让在地狱里的兄弟姐妹知道她的存在。

        一切本来都会如他和小玉幻想的一样,但却是世事无常。

        帝后的大婚本就繁琐。

        就算除去小玉家世问题的纳采礼和一部分大征礼,那还有册立礼、奉迎礼、合卺礼、庆贺礼和赐宴。

        皇后的妆奁分为“内办”与“外办”两种方式。

        内办由皇宫的织造部负责,主要为冠帽鞋袜,珠宝首饰之类的,而外办则是衣物等纺织品和木器、铺垫、门帘幔帐等。

        外办交给了距离玺都不远的百塰、锦珩等这样制造业一流的大城市。

        最后再由婚礼当天由巨龙护送到玺都。

        帝后大婚则是重头戏。

        小玉穿着圣主在玉都楼时送给她的那件大衫霞帔,一头青丝全部挽进那十二龙九凤凤冠中,上面的凤凰口里颉着的珠翠晃动发出些轻微的响动,听起来很是悦耳,淡扫蛾眉薄粉敷面,面似桃花,樱桃小嘴用胭脂稍微点缀,衬得人更有喜色。

        八人齐抬,前后共有四条巨龙护送的流云锦缎的轿子早就在宫门外候着了。

        她乘坐的轿子得循着路线绕到皇宫的正门再从正门走至圣主身边,这是意味着明媒正娶的意思。

        看着轿子到皇宫正门停下,旁边的侍女替她掀开花轿的轿帘,另一人携小玉的手扶着她缓缓从轿梯上走下来。

       她一抬头,就看见那个和她一样穿着红袍的人儿,她魂牵梦萦的人。

       小玉嘴角扬起明艳的笑,脚下好像生风,快步向圣主走去。

       就在她快要走到圣主跟前的时候,一身怒吼从她的身后传来。

       “站住!”

        少女嘴角的笑意僵住了,就算过了几年,她也忘不了这个声音——那是林凛,洛佩身边的大法师,知道这个计划不多的几个人之一,也是当年灌她绝情散的主谋。

        “圣女,哦不,应该叫你皇后陛下,可多亏你几个月来的筹划,让圣主花了那么多的忍者和龙士兵去百塰、锦珩、绵洛这几个地方去运送你的妆奁,不然我们还真找不到像如今日警卫这般松懈的皇宫。”

        话闭,只听见一群人在后面笑起来,笑容里尽是讽刺。

        圣主的统治本就暴虐,他的铁血手段几乎都是靠黑影忍者和龙士兵的压制,真心服侍的人几乎没有;而法师的地位在民众心里的地位很高,所有的民众都把他们当成救世主,他们没人阻止直接轻而易举的进入皇宫其实并不奇怪。

        小玉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冻住一样,她不敢去看圣主的脸,只能堪堪回过头去瞧那些站在后面的法师们。

        他们皆是身着白衣,但是这对于小玉来说,那些人真是侮辱了白色。

       “老师!你们把他怎么了?!”她瞪圆了眼睛,洛佩依旧是穿着那身墨绿色的上衣,在那抹白里面十分显眼。

        他整个人像是失了丝线控制的人偶一样,手、脚、头都无力的下垂着,只能靠他身边的两个人拖着身体向前行走,他墨色的流云鞋鞋头上沾满了泥土,看来已经被拖着走了好一段路程了。

        “你说洛佩大人啊,他居然劝阻我们采用其他计划,可是帝后大婚这样松懈的守备几百年也难得一见,我们怎么能放弃这样的机会?我们只是采用了点小手段罢了。”林凛恶笑,说话间透露出一股傲意,好像迷昏了洛佩是一件不得了的事。

        小玉被气得咬牙切齿,一双杏目中充斥着怒火,像是要将林凛吞灭一般。

        她刚想要发作,却发现一双手按住了她得肩,安慰似的拍了拍,似乎在告诉小玉自己就是她的依靠“你们很有胆量嘛,不仅闯入我的皇宫,还让我的妻子恼怒。没有你们拖着的那个人,你们很难对付我。”

        “是吗?圣主陛下?”林凛双手结印,两手间化出了一道暗黑色的阵法,那阵法打在了洛佩的额间,就在那法术在洛佩身上显现出来的瞬间,一股气场从洛佩身上爆了出来。

        他全身的肌肉力量紧绷,每踏出一步都能在地上激起一阵烟尘,看起来恐怖异常。

        但若仔细的朝他的眼睛看去,只会发现他的眼睛全是空洞,显然是被人控制的模样。

        洛佩身上的卷轴从他的袋子里飘了出来,散出金光环绕在他的身边,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天国乐章

第一世

“做掉他”

“是!统帅”

第二世

“做掉他”

“滚”

《如何将下属变成敌人,从入门到入土》


第一世

“做掉他”

“是!统帅”

第二世

“做掉他”

“滚”

《如何将下属变成敌人,从入门到入土》


江水西流去

[西玉]棋手188

     飞机平稳地前进,乘务员为大家送来飞机餐。因为飞机隶属于13区,自然不会像商业航空公司准备花样繁多的餐饮。

        13区的飞机上只有军粮,不过财大气粗的13区就算是粗糙的军粮也是顶尖的。虽然口感可能不怎么样,但营养和热量绝对足够。

        小玉不是挑剔的孩子,食物什么的,好吃当然不错,味道差强人意也没关系。何况她们现在正在执行任务,小玉更不会在乎这些事情。......

     飞机平稳地前进,乘务员为大家送来飞机餐。因为飞机隶属于13区,自然不会像商业航空公司准备花样繁多的餐饮。

        13区的飞机上只有军粮,不过财大气粗的13区就算是粗糙的军粮也是顶尖的。虽然口感可能不怎么样,但营养和热量绝对足够。

        小玉不是挑剔的孩子,食物什么的,好吃当然不错,味道差强人意也没关系。何况她们现在正在执行任务,小玉更不会在乎这些事情。

        但西木就不一样了。

        他看着面前的饼干午餐肉,实在有些难以下咽。

        这也是他不喜欢跟着老爹成龙到处去找魔法动物的原因之一。

        每次出发不仅舟车劳顿,还不能吃到想要的食物。如果在古董店,特鲁会换着花样准备各种美食,譬如拉面、饺子、秋刀鱼,还经常烤曲奇小饼干。特鲁长得五大三粗,但厨艺超群,不做魔法师自己去开餐厅都没问题。有时候布莱克警长都会来古董店蹭饭。

        然而在汽车或者飞机上,西木就吃不到特鲁做的饭了。如果是去法国意大利这些美食文化深厚的国家倒还好,但是英国…

        西木上次看见仰望星空派的时候,表情和派里的鱼一个样—

        这倒菜是从圣主的餐桌上偷来的吗?

        一想到仰望星空里死不瞑目的鱼,西木就没胃口。然而现在他们又要去英国了。上次他们去的苏格兰,而现在他们要去的是连苏格兰都嫌弃他们餐桌的英格兰。

        简直…前途灰暗啊。

        成龙没有动自己的那份,正拿着地图忙着和特鲁研究魔法马可能出现的地点。

        老爹的魔法虽然确定马符咒的魔力在英格兰,但英格兰地势辽阔。在这里找一匹特定的马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必须提前确定一些疑似地点。

        特鲁嘴里念着魔咒,到提着河豚在地图上转圈。随着魔力的弥漫,地图上自行出现了几个红圈,圈住了几个城市。

        成龙松了一口气,虽然红圈圈住的范围仍然很大,但相比于像无头苍蝇一样傻找,有明确的目标已经好狠多了。

        “龙叔,马会不会在赛马场?”小玉手指着圈住萨福克郡的红圈问。

        请把会不会去掉。

        西木暗搓搓的笑,凭小玉对魔法天然的亲和力和感知力,小玉说在这里,就一定在这里。

        成龙看着小玉指着的地名。他不是地理学家,对英国的地名比较陌生,他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萨福克郡的纽马克特镇有个历史悠久的赛马场。

         但是小玉是怎么知道的?

​        小玉看出成龙的疑惑,手一摊,一本小册子被晃得哗哗作响,“当然是旅游手册啊。”

唐墨sama

还是私设

先说好,除了德玉几乎没有雷的cp,欢迎来唠

我的八大cp都是亲情,谁在我面前舞爱情向我顺着网线爬过来刀人

我永远喜欢幼年和成年的性格反差

我流水火是亲姐弟(对),巴莎是个很负责任的姐姐,小时候因为圣主胆子很小总被人欺负,还是个爱哭鬼,巴莎就总是替圣主出头

不过到了一定年龄圣主就莫名的不喜欢巴莎,觉得巴莎太小看自己了,想脱离来自姐姐的保护(简称叛逆期),巴莎也因为圣主越大越不讲信用和家里其他人一样一起疏远圣主,不过圣主貌似并不care,反而从小时候单纯胆小还爱哭的小火龙崽变成了现在野心大的恶魔,可能弟大不中留吧(不是)

现在的巴莎:圣主是谁啊,我弟弟是西木和地魁

圣主:?

先说好,除了德玉几乎没有雷的cp,欢迎来唠

我的八大cp都是亲情,谁在我面前舞爱情向我顺着网线爬过来刀人

我永远喜欢幼年和成年的性格反差

我流水火是亲姐弟(对),巴莎是个很负责任的姐姐,小时候因为圣主胆子很小总被人欺负,还是个爱哭鬼,巴莎就总是替圣主出头

不过到了一定年龄圣主就莫名的不喜欢巴莎,觉得巴莎太小看自己了,想脱离来自姐姐的保护(简称叛逆期),巴莎也因为圣主越大越不讲信用和家里其他人一样一起疏远圣主,不过圣主貌似并不care,反而从小时候单纯胆小还爱哭的小火龙崽变成了现在野心大的恶魔,可能弟大不中留吧(不是)

现在的巴莎:圣主是谁啊,我弟弟是西木和地魁

圣主:?

我不想写文

我穿越进了成龙历险记的世界里,还打破了第四面墙?(时间长图)

第一幕的时间线长图,以后每发一幕都会发长图。

图中的 第四 就是文中的"我"。

"我"就叫第四面。

中间一条是镜头主线。其余的都是平行世界待抓取的支线。

下面是我的图。

[图片]



第一幕的时间线长图,以后每发一幕都会发长图。

图中的 第四 就是文中的"我"。

"我"就叫第四面。

中间一条是镜头主线。其余的都是平行世界待抓取的支线。

下面是我的图。


小猪说动漫
成龙历险记搞笑倒放,“黑化”老爹妄图统治世界!
成龙历险记搞笑倒放,“黑化”老爹妄图统治世界!
小猪说动漫
成龙历险记搞笑倒放,“黑化”老爹妄图统治世界!
成龙历险记搞笑倒放,“黑化”老爹妄图统治世界!
seledes

正在努力改画风ing

“困了的话就先睡吧,早上在学也不是不行对吧DJ?”

“嗯”

关于俄罗斯的des再教身为美国人的dj俄语这件事,哈哈哈

不拒绝同梦的,但是最好不贴脸,请忽略我平板上面的裂痕🌚💦(我买DJ的棉花娃娃了,很期待)

正在努力改画风ing

“困了的话就先睡吧,早上在学也不是不行对吧DJ?”

“嗯”

关于俄罗斯的des再教身为美国人的dj俄语这件事,哈哈哈

不拒绝同梦的,但是最好不贴脸,请忽略我平板上面的裂痕🌚💦(我买DJ的棉花娃娃了,很期待)

我不想写文

我穿越进了成龙历险记的世界里,还打破了第四面墙?(正文第一幕)

一个关于打破第四面墙的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做剧中人,到底谁才是剧中人。

(我没瞎打tag,埋了很多伏笔,放心大胆的看吧。)

———————————————————————

第一幕:ep22


     我是一个想自杀的三流业余小说家。我叫…

  算了,不重要。

  

  但是死后我穿进了成龙历险记的世界里。我不想当什么主角,我只想见西木一面。因为我是一个西木厨子。

  我想我应该去找主角团,看看事情的进展。

  

  我来的正是时候,我用一句话就抓住了小玉的心神:“t女郎。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打败恶魔?”她仿佛找到了知音:“...

一个关于打破第四面墙的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做剧中人,到底谁才是剧中人。

(我没瞎打tag,埋了很多伏笔,放心大胆的看吧。)

———————————————————————

第一幕:ep22


     我是一个想自杀的三流业余小说家。我叫…

  算了,不重要。

  

  但是死后我穿进了成龙历险记的世界里。我不想当什么主角,我只想见西木一面。因为我是一个西木厨子。

  我想我应该去找主角团,看看事情的进展。

  

  我来的正是时候,我用一句话就抓住了小玉的心神:“t女郎。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打败恶魔?”她仿佛找到了知音:“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我悄悄附在她耳边说:“我还知道你未来会做什么。邀请我参加天空恶魔的封印我就告诉你。”

  

  熟悉的球场,当然熟悉了,这集我看了至少不止十遍。我和小玉平分了五瓶汽水,这次他应该不会被留下尾巴。

  激动,第一次近距离的见他,我好喜欢他。

  果然他安全的走了,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会去旧金山的最高处,也就是那座工厂。

  我拜别了主角团,哼着小歌去那边找他。

  

  他果然静静的坐在上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西木。”本来我想自己上去,但是奈何没有成龙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高了,我爬不上去。“是你,不愧是成龙的人,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来了。”他俯冲下来抓住了我。

  肩膀痛,我不想被他这么抓,我更想去他怀里。

  他抓住我飞起了高空:“成龙呢,只有你一个人?别说谎,要么我让你插翅都飞不出去。”

  “我不是他们的人,我喜欢你,我想跟着你。”好,非常直白,我都佩服我自己。

  他把我扔在工厂顶:“你有什么用,我留你做什么?还有,你一点魔法没有,你个菜逼怎么找到我的?”

  我有什么用……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的出现改变了时间线,让我的预知白给。

  我怎么找到他的?因为他喜欢高处,这是他的人设。

  人设。

  人设!我醍醐灌顶,这是剧,而且这是一个动画片,人物其实大多数时候并没有什么很强的逻辑。但是我不一样,我是外面来的。

  比如恶魔们不知为何,执着于他们的宫殿,比如为什么他们不杀掉主角团,因为这是动画片,见不得血。比如成龙诡异的身体素质——他简直跟超人一样。还比如小玉的走楼梯神技——竟然能快过西木。

  只有我能发现不对,他们自己不行。如果我点出来,他们会崩溃变成乱码吗?就像那些穿破第四面墙的恐怖游戏,我有些害怕的想。

  我好像发现自己的金手指了,一个穿越者应该有的金手指。

  

  我附上食指在嘴边:“嘘,不可说。你不会后悔留下我的。西木。”西木拽起了我:“我给你三天时间证明你的能力,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死路个der,一个动画片你能杀人我不姓…算了,不重要。而且他好可爱。

  然后他没再管我,绕着工厂顶转圈,我托腮看他转圈,也好可爱,他小声嘟囔着:“圣主怎么还没来。”按照剧本的定律,这是个 flag 。

  圣主一定下一秒就会从下面爬上来。于是我说:“他已经到了。”

  

  “你好呀,西木弟弟。”圣主的声音响起来。

  

  我猜的果然没错,在剧本中,这应该叫剧情的紧凑和巧合。我们刚说完话,他一定就会出现。西木眯着眼睛看了我一会,似乎是被我的技能震惊到了。

  一个动画片,人物设定不会太复杂,比如老爹从头到尾都会有那句口头禅「还有一件事。」所以说,我能猜到一些角色的刻板台词,尤其是,我还是一个小说家,简直就是专业对口。

  比如圣主接下来会说什么,我就能猜得到。

  所以我和圣主同时开口:

  “成龙的人,成龙是不是在附近,那个该死的成龙。”

  我们的话一模一样。

  

  现在圣主也被我震惊到了,圣主问我:“小鬼,你会预知?”我当然不会,但我只打算跟我的好大儿说。

  我没理圣主,揽住了西木,小声说:“宝贝,我的技能从来都不是预知,到底是什么。你猜猜?”果然死过一次,人都通透了。换做以前我绝对说不出这么脑子有病的话。

  我觉得他会恼羞成怒甩开我,但是他没有,依旧让我揽着他。奇怪,难道是他出场太少,导致我对角色人设的把控出了问题?

  非常有可能,毕竟我生前写同人的时候,只有主角人设把握的不错,西木的设早已ooc不知道哪去了。

  

  西木理解了我的意思,支开了圣主:“她确实会预知,那你呢,你没有其他事了吗?”圣主看了我一眼:“我打算先想办法寻找巴莎门的所在地。”然后转身离开了。

  

  圣主走后,西木终于有些态度好的问我:“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我摇了摇头,我自己都没捋顺呢:“带我去个地方,抱我,不许抓我。”

  他又抓着我走了,很好,不愧是他。

  我指挥他来了一个商场,让他随机抓了个人。然后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

  我跟他说:“来,杀了她。”

  “不,脏手。”他拒绝我了。

  他一定会拒绝我的,动画片不能杀人,他会以一个勉强符合逻辑的合理的理由拒绝杀人。

  我拿起刀,打算一刀捅死那个人。纸片人而已,我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然后我心灵神至的想到了什么。动画片不能杀人,如果西木不会阻止我,那,谁来阻止我。

  “西木,快走。”

  

  西木抓住我直接往上飞,一道爆破声响起,小玉的声音响起来了:“那个姐姐,西木抓走了那个姐姐。”

  

  我们两个回到了工厂顶部。他轻轻把我放下,谢天谢地,至少不是给我扔下来。他真是越来越可爱了,我好喜欢他。

  “所以你的能力就是逃跑?”西木一脸奇怪的看着我。

  而这时其实我有些明白了,然后又揽过了他:“宝贝,我的能力不可说,但是你可以叫它,因果律。”

  

  说着,我翻身往工厂下一跃:“芜湖~西木,不许接我。”

  一个超大的泡沫纸箱滑出来,把我接住。

  工人追出来,跟我抱怨道:“工厂的装货的纸箱又滑出来了。真麻烦,我就说主管应该把这边重修,也不至于我们天天来追纸箱。”

  工人走后,西木把我捞回了工厂顶,他终于舍得抱我了。

  我好喜欢

  比较输入的éduªŒè¯ç å’Œå®žé™… çŸæˆçš„验证çæ˜¯å&比较输入的éduªŒè¯ç å’Œå®žé™… 怀çŸæˆçš„验证çæ˜¯å&比较输åLi¥çš„éduªŒè¯ç å’Œå®žé™… çŸæˆçš„验è

  磕他和小玉的cp。

  不对,

  对!!我是cp厨子。

  ………………………

  

  我头好晕,所以我直接坐下了:“看到我的能力了吗,西木,要不要相信我。”

  他蹲在我面前:“为什么要帮我,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我不知道,我把这段经历看做一场开了金手指的游戏。

  为什么要帮他?我也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

  见我不说话,他又问我:“难道真的是因为喜欢我这种蠢理由?”

  我喜欢他?什么时候的事?

  对,我想起来了,我喜欢他,我是写乙女的西木厨子。一定是跳楼让我有些脑袋懵了。

  所以我靠近他说:“对,我喜欢你,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他神色晦暗的盯着我:“你脑子有病吧。”

  我直接略过了他的话,他只是一个纸片人,我有金手指,我现在只想快点搞完成龙他们。

  所以跟他分析道:“你想统治世界,首要的任务是搞定成龙他们。”

  他非常不屑:“那还用你说?”

  在剧外他是我的好大儿,但是现在我想给他一拳。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怎么搞定,你有方法吗?要么你自己来,我走?”

  他熄了声:“没有,我连他们在哪都不知道。”

  对,这样才可爱点。

  不对!!!!

  连_他_们_在_哪_都_不_知_道。

  “西木,走。”

  

  “妖魔鬼怪快离开。”老爹熟悉的声音响起来,还好我反应迅速,让西木捞起我就跑。

  flag不能乱立,太吓人了。

  

  

  他已经彻底相信我了,他抱着我往上飞,凑近我说:“我答应跟你谈恋爱,你用因果律砸死他们。”

  我想说,好大儿,妈妈还没有这个能力。这玩意只是看着炫酷,逃命最好使。

  

  他往外飞出去好远,然后把我放下,问我:“现在怎么办。”

  “西木,带上圣主,去xx。”xx是离旧金山最远的地方,虽然这是动画,也是有基本的人设和逻辑在的。成龙不会让小玉玩符咒,他们一定会坐飞机过来。

  西木摊手:“圣主呢,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试试我的因果律吧。”

  我抱住他:“不是要跟我恋爱吗?”然后凑上去打算亲他。他被我这突然的话题转换搞得有些呆住。

  正当我快要亲到他的时候,黑手帮三人组和圣主出现了。

  “西木弟弟,这么短时间就交了女朋友。”

  第一次接吻必打断。

  我放开西木,向他眼神示意:“你看,这不就来了。”

  他现在不仅是震惊了,还是迷惑:“你这到底是什么离谱的能力。”

  我不造啊。我自己也没捋清楚呢。

  

  然后他又想了想问我:“如果你不亲我,他们不还是会在附近吗?所以你亲我到底有什么用?”

  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行的,这是一个剧本,镜头在哪?在西木身上还是主角团身上?

  我的猜想是,每个人都有好几种不同的时间线,现在圣主不知因为什么游荡在我们附近,而别的时间线,圣主或许待在家里,或许在别的地方。

  我亲了西木,剧本需要人来打断我们,就会抓取游荡在我们附近的圣主的时间线,以我亲西木这个节点重合,成为同一条时间线。

  为什么不是主角来打断我,因为我们刚才碰到了主角,主角肯定是没有我们快,从碰到主角这个事实开始,衍生出无数条支线,主角或者回家,或者来追我们。

  如果我们在这里等一下,留出足够时间给主角过来。然后再建立一个节点,剧本就会抓取主角来抓我们的时间线和我们重合。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谁是主线,剧本根据谁的时间线在合并。

  是根据优先级吗?这集的主角是西木,主线在或许就西木身上,其他支线在根据西木合并。

  

  节点的建立方式是,打破规则和立flag。比如我要杀人,但是动画片不允许,这就是一个节点。比如第一次接吻必打断这是一个flag,这也是一个节点。

  

  他的和小玉的优先级,也就是这集的主角和本剧的主角,到底谁高,我要验证一下。

  

  “西木,我们在这里等一下。”

  一会儿过后。

  我算了一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

  “时间到了。”

  圣主问我:“你们等什么,等成龙来抓你们吗?”

  好,圣主把flag立起来了,不用我自己来了。

  我从黑手帮手里拿过盘古宝盒,向西木喊:“西木,走。”

  西木很听话的抓起我和圣主就往外跑。下面传来成龙的声音:“奇怪,怎么又被他跑了。”

  

  原来是这样,在西木这集里,他的优先级比主角高。只要让这集永远不结局,那时间线永远跟着西木合并。

  怎么才能让这集不结束。

  巴莎。下集的主角是她。

  只要不让她出来就行。

  

  我朝西木眨眨眼:“去xx吧。”

  他的速度真的很快,半小时我们就到了xx。主角们现在有两条时间线能走,一是处理黑手帮,二是来追我们,但是来追我们,他们一定是会坐飞机,至少需要一天才能找到我们。

  西木把我们放下,圣主拍拍我的肩膀:“不错呀小鬼,很强的预知魔法,要么你算一算巴莎的门在哪?”

  我边说边向西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们在这里有一天的时间想对策。”

  西木向圣主说:"去给我们找个住处。"

  

  见圣主转身打电话,他凑过来:“说吧,有什么事?”

  “不能让巴莎出来。”

  “理由。”

  “是我不可说的因果律。”

  “我明白了。”

  

  我拿出手中的盘古宝盒,西木扬了扬眉毛:“扔掉它?”

  “不行。”我摇摇头。

  该死的动画片,如果扔掉这玩意,这玩意会以诡异的理由回到主角手上。就算扔到海底,主角也会在下水道捡到它。

  放起来也不行,主角也会以奇怪的姿势的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他。

  只能我一直拿着它,或者在镜头下毁掉它,让毁掉它直接成为既定事实。

  镜头在西木这里。


第一幕闭幕

未完待续……


———————————————————————

再次强调,tag没瞎打,放心吧。主视角不一定就是主角。不是乙女,甚至没很多感情线。

恶玉
哎嘿,是超小一只布莱克警长!

哎嘿,是超小一只布莱克警长!

哎嘿,是超小一只布莱克警长!

奶酪陷阱

社会你玉姐(十八)

小玉弃权导至剩余人,正好就剩四个了,两两一组刚刚好。

“罗天大醮,四强赛开试,选手入,张楚岚对冯宝宝”

“选手入,张灵玉对王并”

两场比赛同时开始

两人决定去看王并的比赛,对手不行就简单插个手

不过……隔壁怎么闹哄哄的?结束了?

“听着好像是一堆人在打那个叫张楚岚的。”西木静心听了听

小玉想起了那个人“哦,就是那个守宫砂吧,可能运气太好吧。”没怎么看他的比赛,但一路进到四强赛应该挺厉害的,真是被人针对了?

西木正把着的观众席边缘硬生生被捏碎了一块

“你这是心情不好?”小玉疑惑,是因为魔气泄露的事情吗?

“没有,应该是这里的木板太脆了。”

———————————

一团火焰...

小玉弃权导至剩余人,正好就剩四个了,两两一组刚刚好。

“罗天大醮,四强赛开试,选手入,张楚岚对冯宝宝”

“选手入,张灵玉对王并”

两场比赛同时开始

两人决定去看王并的比赛,对手不行就简单插个手

不过……隔壁怎么闹哄哄的?结束了?

“听着好像是一堆人在打那个叫张楚岚的。”西木静心听了听

小玉想起了那个人“哦,就是那个守宫砂吧,可能运气太好吧。”没怎么看他的比赛,但一路进到四强赛应该挺厉害的,真是被人针对了?

西木正把着的观众席边缘硬生生被捏碎了一块

“你这是心情不好?”小玉疑惑,是因为魔气泄露的事情吗?

“没有,应该是这里的木板太脆了。”

———————————

一团火焰悄然出现只在圣主雕像的牢房里,原本放着圣主雕像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了。

火焰类似嘴的地方咧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

不知道是王并弱还是灵玉真人太强,这场比赛连两分钟都没有坚持就以王并惨倒在地上结束了。

“哈~接下来就是决赛了,不知道能不能有点看头,也就之前阿青和王也那场不错。”小玉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比赛属实是有些无聊了,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打都不用打。

西木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阿青?”

“就是诸葛青啊。”小玉没有觉得什么,毕竟整个诸葛家都是这么叫的。

“看来你和他很熟悉啊,我记得你之前不是和成龙在一起吗?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小玉把自己为什么会回到中国的事大概的说了一下。

也包括自己有了未婚夫这件事

就那个在诸葛青比赛的时候哇哇哭的?

西木愣住“那个爱哭的小鬼?你觉得他怎么样?”

“……”小玉思索了一下“他的胆子甚至还不如帕克,动不动就哭。”

西木松了口气,看来小玉并不喜欢这个叫诸葛白的。

嗯?我为什么要松口气?真是奇怪……














唐墨sama

约的咒西

私人稿件,已开放使用权,盗图二卖的给我20

约的咒西

私人稿件,已开放使用权,盗图二卖的给我20

野原向日葵

(二)西木X小玉:天光云影录

        这道声音吸引着他侧目看去,只见殿门外的阳光像是刀剑一般的砍进来,而那身着红裳的少女逆了光影,从殿门外飞一般的扑进了国主的怀中,恍若一只欢快的小鸟。

        而就在她进门的那瞬,西木捕捉到了身边发出的嗡鸣。

        那是刀剑出鞘时钢铁滑动剑鞘内壁而产生的震动。
      ......

        这道声音吸引着他侧目看去,只见殿门外的阳光像是刀剑一般的砍进来,而那身着红裳的少女逆了光影,从殿门外飞一般的扑进了国主的怀中,恍若一只欢快的小鸟。

        而就在她进门的那瞬,西木捕捉到了身边发出的嗡鸣。

        那是刀剑出鞘时钢铁滑动剑鞘内壁而产生的震动。
       

        黑色的亮斑悄无声息的探到了他的周围,一身黑衣的忍者从那些黑色的轮廓中冒出身体,手中的刀剑搭在了他的颈脖上,在上面划出了一道极细的血丝,那血液慢慢聚集,最后化作血滴落到了那柄剑面上。
     

         “公主的侍卫似乎对外人不太友好呢。”西木依旧坐在原位,带着一脸笑意温和的道,似乎此时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人不是他一般。

          国主这时才想起殿上似乎还有一人。

          “小玉,这是新来的国师。他叫...”

         “西木。”看国主有些迟疑,或许是一时间记不得他的名字,他便自主的接过了这个话题。“微臣叩见公主殿下。”
       

         他依旧是笑,用手中的玉佩格挡开了忍者手中剑,朝她远远的行了一个礼。

        公主殿下有黑影护身。

        这就是他同国主所说的话。

         而这也是陈国需要一位大法师承担国师之位的原因。

        小玉这才从国主的怀里钻了出来,朝西木上下打量着,长着三撇刘海温润如玉的美少年。

        “你和上一位国师不一样。”小玉琥珀一般的眼睛透出一丝狡黠的笑。

         “什么?”

         “他的三撇胡子长在两腮和下巴上,你的是长在头上。”说罢,她朝西木的发梢上比划了起来,随后捧腹大笑。

        除了容貌打扮,她一点也不像是个公主。

        西木潜入陈国的这几天,天子近旁,对这位最小的公主的传言有些耳闻。她是陈国王后所出的嫡女,也是王后和国主唯一的孩子。两人相爱相守多年,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个孩子,尽管是个女孩,也是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至于公主能控制黑影忍者的事情,坊间并无传言。

           西木猜想,这一定是皇宫的秘辛。

         “小玉。”国主拉住女儿的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额头,虽说语气里含着嗔怪,但面目上并无怒意。“快站好,见过国师。以后就由西木来教导你了。”
      

         “您确定要这么做吗?”小玉抬头望向自己的父亲,娇嗔道,小鹿般的眸子扑闪着,琥珀色的双瞳好似盛满了明媚的阳光,可怜巴巴的神色从浓密的睫毛后探了出来,尽显小女儿的娇憨之态。“陆先生以前会打女儿的手呢。”
        

          说罢,她将细腻白嫩的手心伸到国主跟前。
       

          “当然。”国主闭上眼睛别过头去,轻咳了几声,差点就着这小家伙的道了。
         

         这一幕被一旁的西木看在眼中,陈国国主的确将这位公主殿下保护得极好,就算拥有这样强大得恶魔之气,她也从没想过利用这些黑影兵团的士兵做些伤人之事。
       

         她口中的陆先生便是上一任国师,黑影兵团是护主,但他竟然还能教训小玉,说明这些忍者也是知道哪些是该为主人效力所作的事,哪些又该暂且旁观。

       有意识啊...可真有意思。
     

        西木在心中暗叹一声。
    

        这样好的东西他一定要想尽办法将它夺过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