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805浏览    89参与
Azureblue vodka

[似有似无的置顶]

★这里是Uchus,可以叫我尤卡斯或者犹格

很高兴认识你们


★自设厨(真的有好多自设)


★墙头比较多,就不列出来了,基本画的就是自己的推(爬墙很快)


★比较咕,画的不怎么好请见谅

谢谢你看到这里♡


★扩列的话可以私信!

★这里是Uchus,可以叫我尤卡斯或者犹格

很高兴认识你们


★自设厨(真的有好多自设)


★墙头比较多,就不列出来了,基本画的就是自己的推(爬墙很快)


★比较咕,画的不怎么好请见谅

谢谢你看到这里♡


★扩列的话可以私信!

冰冻辣味糖

我饿,我恨我是冷圈洁癖人,但冷圈粮真的好好磕,但我真的好饿,因为我是洁癖人

我饿,我恨我是冷圈洁癖人,但冷圈粮真的好好磕,但我真的好饿,因为我是洁癖人

宅腐双修
粉毛美人,教你做事 吸烟有害健...

粉毛美人,教你做事

吸烟有害健康,但他好帅啊啊

粉毛美人,教你做事

吸烟有害健康,但他好帅啊啊

宅腐双修

兄长大人

别抛下我好吗?

乖乖听话

我会保护你的。

设定是小哭包弟弟和掌权者大哥。弟弟因为有些自闭,所以喜欢女装来保护自己,哥哥就是那种比较大佬类型的,经常会很忙,然后就没有时间照顾弟弟。

然后弟弟就哭卿卿的找大哥。

兄长大人

别抛下我好吗?

乖乖听话

我会保护你的。

设定是小哭包弟弟和掌权者大哥。弟弟因为有些自闭,所以喜欢女装来保护自己,哥哥就是那种比较大佬类型的,经常会很忙,然后就没有时间照顾弟弟。

然后弟弟就哭卿卿的找大哥。

记夜

如果0.5没有重生……

1.非常非常……短(

2.自娱自乐哈

开始!


踏仙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他还是墨燃,墨微雨,十五六岁最天真不过的他,用一颗 心 彻底地爱着一个人。踏仙君却又成了旁观者,他只得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热忱一丝一缕消失。

掌权死生之巅、称霸修真界的是墨微雨么?

……是他。是踏仙君。

从此人间再无墨微雨,唯有踏仙君。

梦醒。

梦里似乎少了些什么,他浑然不知。踏仙君心里的美好只剩了一人。

眼前浑沌,他冷眼以对。

浑沌中黑影闪过。

“本座这样的人,又怎会上的了天堂?不必再费神了。”

“确是如此。不过你可知,有一已亡人穷尽一生爱着你,护了你?”...

1.非常非常……短(

2.自娱自乐哈

开始!




踏仙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的他还是墨燃,墨微雨,十五六岁最天真不过的他,用一颗 心 彻底地爱着一个人。踏仙君却又成了旁观者,他只得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热忱一丝一缕消失。

掌权死生之巅、称霸修真界的是墨微雨么?

……是他。是踏仙君。

从此人间再无墨微雨,唯有踏仙君。

梦醒。

梦里似乎少了些什么,他浑然不知。踏仙君心里的美好只剩了一人。

眼前浑沌,他冷眼以对。

浑沌中黑影闪过。

“本座这样的人,又怎会上的了天堂?不必再费神了。”

“确是如此。不过你可知,有一已亡人穷尽一生爱着你,护了你?”

曾染尽血污的手颤抖着。从他成为踏仙君时起从未有过的狼狈。

喜形于色道:“是谁?可是本座的……可是师昧?”

师昧那样温柔的人,看到他如今这般模样,该会很失望罢。

眼前的人……眼前之鬼却笑了笑,似是嘲讽,似是同情的摇头。

“不,不是他。”

“他骗了你一世,你居然丝毫未觉么?”

“他从未爱过你。”

“不可能!”

哀莫大于心死。

踏仙君眼底泛红。

“……不可能。”喃喃道。

“你想知道是谁么?”

“是谁都不是本座爱的人,知不知道有个屁用。”

“那你,就再去那梦里好好寻寻罢。”

 

“仙君仙君,我看你好久了,你怎么都不理理我?”

“反正就是你了。”

“因为他看起来最温柔、最好说话呀。”

白猫儿在金色的暖阳里,侧脸专注而温柔。

……

“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

“是我薄你,死生不怨。”

“对不起啊,墨燃。是师父的错……”

白猫儿眼里的光散了,合上眼,海棠飞落。

方才那梦里少了他,而今这梦里全是他。

一颦一笑,一坐一卧。

甚至辗转承欢。

“你让我看这些作甚?找死!”

……等一下。

 

“你想知道是谁么?”

“那你,就再去那梦里好好寻寻罢。”

那鬼的意思,怕是梦里有这位爱他的人罢。

可这梦里……

“没错。”

“就是他,你的师尊。”

“他爱你,护你,你却伤的他最深。”

“踏仙君,墨微雨,你该入地狱。”

“可他费尽心力,让你能走上轮回的路。”

“代价是,他魂飞魄散。”

 

“他那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喜欢这件事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言。

梦里,他进门,楚晚宁掐灭了熏香。

梦里,他堕落。楚晚宁燃了魂魄。

是梦。

不是梦。

 

“人间很好。我不要你殉我。”

 

 

-end-

二哈应该是19年年末看的第一遍。

作为一个看小说基本只看一遍的人……没错我一年多没看过了。

现在写个东西(?)还是因为二哈出实体书了,就买回来过过眼瘾。

然后……看到0.5就想把这玩意儿炖了。

我想炖了0.5和我想看车一点儿都不矛盾。

后来一想我打不过他。算了,虐虐他得了。

自娱自乐的产物而且烂尾,别太当真哈~

灰鸽

等了几天🐧智终于收到了💙

毛绒绒的真的很好rua

刚好和鲨鲨凑一对诶

谢谢@R 妈咪

孩子收到后感动哭了呜呜呜呜

(语无伦次的repo)


等了几天🐧智终于收到了💙

毛绒绒的真的很好rua

刚好和鲨鲨凑一对诶

谢谢@R 妈咪

孩子收到后感动哭了呜呜呜呜

(语无伦次的repo)


方雪啖

看了很多太太对路辰法师的解析,在沃乱变德效应下(总之就是连坐),现代路辰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觉得动机不纯(褒义),他真的满嘴情话,我一开始以为是天然撩,结果发现,嘿呀,有套路的,可以看出路辰追女主真的很认真,比如晨与昏这张卡,竟然连游乐场的机械设备都清清楚楚,我直呼好家伙,还有家门口刚好路过送零食,绝了,对我这种民以食为天的人,路辰简直可以当我的第二个男妈妈(?)

看了很多太太对路辰法师的解析,在沃乱变德效应下(总之就是连坐),现代路辰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觉得动机不纯(褒义),他真的满嘴情话,我一开始以为是天然撩,结果发现,嘿呀,有套路的,可以看出路辰追女主真的很认真,比如晨与昏这张卡,竟然连游乐场的机械设备都清清楚楚,我直呼好家伙,还有家门口刚好路过送零食,绝了,对我这种民以食为天的人,路辰简直可以当我的第二个男妈妈(?)

Deefonia

我回来了!

上大学了,估计有更多时间更新了,我尽量不低产……

特别杂食。

上大学了,估计有更多时间更新了,我尽量不低产……

特别杂食。

陈晦

寻找自由:关于pb的一些看法

球球,不要再屏了好不好。

我好累啊,之前的文章反复修改,词汇一再斟酌,好多好多东西都存在我这里,出不去啊。

是什么时候文学创作(或许我不配这么称呼我写的东西)变得这么“严苛”了啊?

你不让我们的文章歌颂爱情,因为孩童和青少年不被应该接触这些,以免教给他们不好的认知。

你不让我们的文章描绘性|爱,因为担心有人看了萌生邪念,不利于价值观的培养。所以一再的严筛细选,不放过哪怕一丁点的沾边字眼。

你不让我们的文章揭露事实,因为你要宣扬正能量,带给大家正面的东西,所以即使是事实,你也要屏蔽,因为它是负面的,它太过黑暗。

接|吻拥|抱裸|露是色|情,流|血打架受伤是血|腥,如果接|吻时伸|舌|...

球球,不要再屏了好不好。

我好累啊,之前的文章反复修改,词汇一再斟酌,好多好多东西都存在我这里,出不去啊。

是什么时候文学创作(或许我不配这么称呼我写的东西)变得这么“严苛”了啊?

你不让我们的文章歌颂爱情,因为孩童和青少年不被应该接触这些,以免教给他们不好的认知。

你不让我们的文章描绘性|爱,因为担心有人看了萌生邪念,不利于价值观的培养。所以一再的严筛细选,不放过哪怕一丁点的沾边字眼。

你不让我们的文章揭露事实,因为你要宣扬正能量,带给大家正面的东西,所以即使是事实,你也要屏蔽,因为它是负面的,它太过黑暗。

接|吻拥|抱裸|露是色|情,流|血打架受伤是血|腥,如果接|吻时伸|舌|头,拥|抱时有皮|肤|裸|露那更是罪大恶极。

一味地避免,就能杜绝么?

你让孩子们认为世界是多么的良善与美好啊,是那么光明与和谐啊,以至于他们在面临那些邪恶和黑暗时毫无准备,只能像羔羊一般任人宰割,更加痛苦。

你让他们在光明下前行,将丑恶事实抹去隐藏,给予他们你认为的保护。他们生来是一张白纸,你小心翼翼地让白纸干干净净不染纤尘,然而它只会脏的更加轻易。你让一张张没有见识过瑰丽与暗淡的白纸来创造繁华甚至保卫祖国,让人怎么能指望,怎么能相信?

你把那些不同定义为无意义而隐藏,你把不同于你认为的美好的美好定义为不美好而禁止,你把所有的争议所有的黑暗所有的所有都藏在无人的角落,这样下去我们还能看见什么?我们还能创造什么?

没有黑暗,哪来的光明?

你把所有的阴暗都藏起,高声赞颂着光明。你把所有的争议都禁止,呐喊着“我们是一致的,我们是自由的,我们是开|放的。”

若批判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孩子们需要接触现实以确保他们不做只说大话的空想家,确保他们不做活在温室里的花朵和听妈妈话的乖宝宝,确保他们能拥有更多的同理心和辨别是非的能力而不是只纸上谈兵却遇事无措。他们需要看到那些不同来保证他们不是只会一味地铲除异己。我们是自由的公民而不是高塔的囚|徒,人人有发言权和追求自由的权利。

当大家可以坦然面对生理课而不是面红耳赤或不甚在意或怯懦逃避或大肆嘲笑,当大家可以欣然接受LGBT而不是异样眼光厌恶排斥……当大家可以正视接受自己的欲望,当大家有足够的同理心,当大家不再党同伐异,当大家不再过度保护,当大家可以直面黑暗而不被同化……

当那一天到来,我或许会放心且无所留恋地在这片我所热爱的自由的土地上长眠。

夏岚

这章不是文!

嗯,这章绝对没文!


我们周一考试,考完我就码字。默默说一句我们15号放假,15号再更文。(草稿写完了弹幕没加)


话说我文怎么写着写着,感觉文风越发魔幻了呢?中二之魂在熊熊燃烧?我怎么记得我好像把它灭了来着……


好神奇的样子……(〟-_・)ン?


----------------------------下面是本人的碎碎念


副科成绩出来了,我很庆幸我没死在学校……成绩嘛……有点进步?


这两天卷子真多……


周二数学老师表示:


这是最后一张卷子了!好好做!


我们:‼(•'╻'• ۶)۶


……周三数学课


老师:...


嗯,这章绝对没文!


我们周一考试,考完我就码字。默默说一句我们15号放假,15号再更文。(草稿写完了弹幕没加)


话说我文怎么写着写着,感觉文风越发魔幻了呢?中二之魂在熊熊燃烧?我怎么记得我好像把它灭了来着……


好神奇的样子……(〟-_・)ン?




----------------------------下面是本人的碎碎念




副科成绩出来了,我很庆幸我没死在学校……成绩嘛……有点进步?


这两天卷子真多……


周二数学老师表示:


这是最后一张卷子了!好好做!


我们:‼(•'╻'• ۶)۶


……周三数学课


老师:这是期末前最后一张卷了!认真仔细点!


我们:Σ( ° △ °|||)︴


……周四数学课


老师:这真的是最后一张卷子了!下次你在见到它就是下周一期末考了!


我们:(´-﹏-`;)


……周五数学课


我们:老师卷呢?我们的最后一张卷呢?快拿来!早死晚死都得死还不如早点死


老师:今天真没了。自己看卷吧,研究研究题……此处省略一堆字。


----------------------------






枫火榭吟

我被困住了


被这个名为「社会」的牢笼困住了


被他人不认同的目光和话语刺穿了琵琶骨


但是钥匙就在我身上


而锁在我面前


————————


我是有机会解脱的


但是我没有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离开这个该/死/的牢笼呢?


————————


因为我仍然有爱着的事物啊


我喜欢的演员


我已追过、正在追和还没追的剧/小说/同人……


我磕的cp


……


————————


那些你们不屑的、鄙夷的、认为其根本没有意义的事物


那是我在这里坚持下去的动力!


那是我的信仰!


————————


我爱的cp...

我被困住了


被这个名为「社会」的牢笼困住了


被他人不认同的目光和话语刺穿了琵琶骨


但是钥匙就在我身上


而锁在我面前


————————


我是有机会解脱的


但是我没有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离开这个该/死/的牢笼呢?


————————


因为我仍然有爱着的事物啊


我喜欢的演员


我已追过、正在追和还没追的剧/小说/同人……


我磕的cp


……


————————


那些你们不屑的、鄙夷的、认为其根本没有意义的事物


那是我在这里坚持下去的动力!


那是我的信仰!


————————


我爱的cp还没HE


我追的同人文还没完结


我的脑洞和世界观还没完整的写下来


我绝不会逃离这枷锁


哪怕我的信仰为你所唾弃,


我也不会放弃!



(对不起,文笔不好,语言不通,夹带私货)


(不喜勿喷)



Y

有个京组的脑洞:

小皇帝,还是公子哥(王爷)的时候外出打猎,然后有人暗杀,马受惊一下子撒开提子一顿猛冲(?)小皇帝没办法只好把马杀了,结果完全不知道被马带到了哪里,四周都是野草长老高。

然后一支箭擦着他脸射中了身后的兔子。

“欸!吓死我了这儿怎么还有位爷呢?”(不会北京腔总之就那么个意思)

小皇帝一抬头一眼万年。

滚爷就发现了小皇帝,带去了游牧民族那里。

  小皇帝发了信号但找他费工夫所以就干脆在那儿呆着了大概一个来月吧。中间应该会有滚爷拉着小皇帝躺草原上指天空和他吹牛皮瞎扯淡,应该也还会有暗杀人马来啥的,滚爷牛皮跳(?)了好几下全over了。总之就是培养了感情...

有个京组的脑洞:

小皇帝,还是公子哥(王爷)的时候外出打猎,然后有人暗杀,马受惊一下子撒开提子一顿猛冲(?)小皇帝没办法只好把马杀了,结果完全不知道被马带到了哪里,四周都是野草长老高。

然后一支箭擦着他脸射中了身后的兔子。

“欸!吓死我了这儿怎么还有位爷呢?”(不会北京腔总之就那么个意思)

小皇帝一抬头一眼万年。

滚爷就发现了小皇帝,带去了游牧民族那里。

  小皇帝发了信号但找他费工夫所以就干脆在那儿呆着了大概一个来月吧。中间应该会有滚爷拉着小皇帝躺草原上指天空和他吹牛皮瞎扯淡,应该也还会有暗杀人马来啥的,滚爷牛皮跳(?)了好几下全over了。总之就是培养了感情,小皇帝就被滚爷帅得很dokidoki(开拓眼界了)

  “我和您讲啊,那太和殿的柱子都是琉璃的balbala……您还别说那京城里头我的射击技术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嘿……其实,您就在这儿住着呗,挺好的,我有空也带你去太和殿寻寻刺激啊……”

  应该是在这段时间就亲了一下子吧,嗯。滚爷害羞就成天躲着小皇帝。

  再就被找到了,小皇帝回京城临走时问滚爷愿不愿意助他夺江山,滚爷没说啥一开始不知道他是王爷只当是哪家的落魄公子哥被震撼到了。心跳的飞快,一直想到后半夜最后才下定决心一箭书信射向小皇帝的帐篷,打算明早上一起走。

  哪知道小皇帝早就启程了,那只箭射进了野草里头滚爷找的时候被他一脚踩断了。

  “嘿,这怎么走的这么快呀……真是……”

  过了个把月小皇帝夺权,天下易主,滚爷去了京城但一路上经济受限只好在一家小客栈做活,和驴子睡一块儿(好感故事里应该有)到登基日那天去看了小皇帝。

  小皇帝察觉到什么,在回头面向底下百姓的时候看到了滚爷,但滚爷看到他回头就转身走了他看到的只有那条辫子。

  点到为止,再没相见

Sapphire

每天都在“啊我想看的书好多完全看不完”和“学生的第一要务是学习而且快考试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想着玩”之间反复蹦迪_(:з」∠)_

每天都在“啊我想看的书好多完全看不完”和“学生的第一要务是学习而且快考试了你能不能不要总想着玩”之间反复蹦迪_(:з」∠)_

酌酒喜欢威廉和杰克

【裘前】今天我的脑斧会给我带来什么

我又来放沙雕脑洞了,在不同的脑洞星球左右横跳是我没错了。写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我有说过我喜欢写剧本是因为动作描写什么的太麻烦了嘛,如果以前没有,那好现在也没有哈哈哈)好哒废话不多说,正片开始:


酌酒:好哒我现在是旁白,没有为什么,因为旁白君写作业写疯了不想来,我给整上替补了。咳,所以说无敌可爱的威廉现在在森林附近的菜园里……


威廉:一个萝卜,两个萝卜,二个萝卜,三个萝卜……十八个萝卜,十九只脑斧,二十个……

老虎(抬眼):嗷~

威廉(后知后觉):wait,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脑斧? !

老虎:嗷呜(你是什么啊,怎么看起来很好吃)

威廉(思索):书上...

我又来放沙雕脑洞了,在不同的脑洞星球左右横跳是我没错了。写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我有说过我喜欢写剧本是因为动作描写什么的太麻烦了嘛,如果以前没有,那好现在也没有哈哈哈)好哒废话不多说,正片开始:


酌酒:好哒我现在是旁白,没有为什么,因为旁白君写作业写疯了不想来,我给整上替补了。咳,所以说无敌可爱的威廉现在在森林附近的菜园里……


威廉:一个萝卜,两个萝卜,二个萝卜,三个萝卜……十八个萝卜,十九只脑斧,二十个……

老虎(抬眼):嗷~

威廉(后知后觉):wait,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脑斧? !

老虎:嗷呜(你是什么啊,怎么看起来很好吃)

威廉(思索):书上说脑斧是不吃萝卜的吧,那问题不大好吗哈哈哈

老虎:嗷嗷(啥子萝卜,你说的是这个嘛)



酌酒(莫得感情):于是乎脑斧呸,老虎在威廉惊愕的目光下,用灵活可爱的小爪子娴熟(?)地刨出一只萝卜,乖巧地用嘴叼起



威廉:不会吧……你别……

老虎:嗷(哎嘿小爷先走了)

威廉(差点口吐芬芳):站住小贼 ! 靠这辈子再也不看书了,书上都是骗人玩意儿 !


酌酒:经过一番曲折的你追我赶,一人一虎终于在森林深处停下来。不对,应该是老虎终于停下来了



威廉(喘气):呼……靠……我说大兄弟你图啥?你整得,想吃萝卜直说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啊喂(?)

老虎(把萝卜吐出来,推到威廉脚边,一脸乖巧):嗷(好嘞下次一定)

威廉:……?靠……遇上你算我倒霉,你走吧,我现在没心情打你(回头离开)

老虎:嗷嗷嗷(你走吧,爷批准了)



酌酒:不一会儿,威廉回来了



威廉:走哪条路回去啊

老虎(打个哈欠):嗷嗷嗷(爷给你带路)

威廉(大喜):这虎子有灵性居然听得懂人话

老虎(不屑):嗷呜(怎么感觉在讽刺我)


酌酒:于是老虎又在威廉惊讶的目光下把他叼上背


威廉:靠我骑老虎了,我可以吹一年


酌酒:老虎背着威廉跨过山河大海,穿过人山人海……咳不对,然后威廉成功在它背上睡着了,反正一个世纪过去了威廉觉得自己还没回到菜园子先睡为敬


老虎:嗷嗷嗷(我回来了,我带来好东西)

裘克(声音传出房子):你是人贩子嘛,每次都会带个人回来

老虎:嗷呜(哪有,上次不是带来了母老虎嘛)

裘克(慢慢走出来):烦死了,不长脑子的东西,每次帮你处理掉这些人很麻烦啊,这次不管是谁我都给……

老虎:……嗷(真的假的,我明明精心为你挑选对象,我很伤心)

裘克:woc……这不是男的嘛,还是你对本大爷的性别♂有什么误解

老虎:嗷(啊凑合吧)

裘克:似乎也还行……(目光停留在威廉的胸和屁股上)


酌酒:于是威廉一觉醒来就归裘克所有了


威廉:???我应该说我不干净了嘛??





裘克:于是我们就在一起了,好哒晚安宝贝

小威廉:晚安,父亲(满足)

小裘克:??好随意哦?

裘克:你也觉得我们命中注定?

小裘克:不,是你瞎编的故事挺随意的

威廉(走来):讲什么呢?

裘克:讲……

小裘克:哦一个人贩子和脑斧的辣鸡故事

威廉:???


玛丽苏.绿虫

关于医院

个人想法/并没有针对任何人


医院真的是一个最能体现“执念”的地方

有的人愿意散尽家产换自己爱人健康的身体,而有些人为了省钱,对于吃药抠抠索索,甚至放弃治疗

这其中有太多的难言之隐和力不从心交织在一起

犹如一团乱麻不知道该从哪里去找那根线头

不存在谁对谁错,大家都为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为了心中的执念做出了选择

有些人以“生”为执念,不惜一切代价从死神镰刀下爬出来——“医生哪种方案最好用哪种,痛苦和钱都不是问题。”

有些人以“家人”为执念,心中满满的都是自己至亲至爱,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为家里人精打细算——“为了家人,我得坚持”“是不是这个药太贵了,这个手术是不是太贵了,这个仪器...

个人想法/并没有针对任何人


医院真的是一个最能体现“执念”的地方

有的人愿意散尽家产换自己爱人健康的身体,而有些人为了省钱,对于吃药抠抠索索,甚至放弃治疗

这其中有太多的难言之隐和力不从心交织在一起

犹如一团乱麻不知道该从哪里去找那根线头

不存在谁对谁错,大家都为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为了心中的执念做出了选择

有些人以“生”为执念,不惜一切代价从死神镰刀下爬出来——“医生哪种方案最好用哪种,痛苦和钱都不是问题。”

有些人以“家人”为执念,心中满满的都是自己至亲至爱,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为家里人精打细算——“为了家人,我得坚持”“是不是这个药太贵了,这个手术是不是太贵了,这个仪器是不是太贵了?剩下这点钱可以让阿囡有更好的环境长大。”

有些人以“贪婪”为执念,不想付出或者只付出一点点就想有回报,得不到回报,心中的贪婪得不到满足,只好化作拳头和口舌爆发出去。

亦有人怀着“体谅”,带着“感激”,这些截然不同的灵魂在医院这个十字路口汇合,碰撞出了这么个有光有影的微缩人间。


灼餮arson

呃呃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生之年跟喜欢的老师互关啦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呃呃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生之年跟喜欢的老师互关啦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染缸

这不是爱丽丝的童话,那里没有广阔森林

这不是爱丽丝的童话,那里没有广阔森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