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依然这样爱你

2浏览   
南风

〔我依然这样爱你〕张副官x易清

❗️❗️❗️一级警报❗️❗️❗️

此文只是我的意难平❗️❗️❗️

勿上升❗️❗️❗️较真人士请勿食用🚫


                                         ...

❗️❗️❗️一级警报❗️❗️❗️

此文只是我的意难平❗️❗️❗️

勿上升❗️❗️❗️较真人士请勿食用🚫


                                                       


     今天,他要走了……


去前线……


   战争来了,身为长沙布防官的副官,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的信仰:


         “毕生追寻佛爷的步伐”


     我早就预感到了,也是,何须预感,本就不是“局中人”。

自从嫁给他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数着倒计时,把每一天都当自己与他在一起的最后一天。

    就这样,兢兢战战的过着日子,亲手送他走。

我不是没想过改变结局,可我知道,我很清楚的知道,他是只海东青,自己拦不住,况且我也不会拦。

     可我没想到,新月被送回后,他把我也送去了北平。

也罢,也罢,就让他安心吧。

     只是默默做了桂花糖,悄悄塞在了他的衣袋里。我看着月亮想着:他最喜欢桂花糕了,可惜桂花糕保存时间短,想必桂花糖也是极爱的吧……我想着想着突然笑了,他敢说不喜欢,要是嫌弃的话,我就再也不见他了。

    月光下,眼角折射的泪光格外刺眼。

                                                       


     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前方来报的时候,我正在教小桃练字。听着下人的回答,我忙扔下毛笔,快步往大堂走,直到到了大堂,却慢了下来,踌躇着,不敢接过那封信,因为我害怕,害怕这信里是他受伤的内容,更怕,怕他马革裹尸……

   我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尹新月替我接过信,她拉起我的手,把信放在我手里,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以示安慰。

  于是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打开了这封信,我快速看完信的内容。然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他没事。

   我带着劫后余生的心情回到了房间,看着还在练字的小桃,走了过去,拿起毛笔写了一封信……

                                                       

    这场仗打了已经一年了,看不到结局,只是我的身体自从张曰山受伤那一次越来越差,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突然有一天,我想吃桂花糕了,却怎么也不肯听新月她们的话,非要自己亲自来。

   小葵不放心,就在我身旁看着,本来小桃也要来的,我把她留在了我房间练字。

    也许是因为桂花糕,或许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一点点希翼。我的状态很好,最起码撑到了糕点做熟。

     再一次的昏迷,在失去意识前:张曰山,我想你了……

     我躺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我浑浑噩噩的躺着,梦见了张曰山,梦见了我们的初识,想起了现实生活中的父母,又看见了我们的婚礼……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躺着,两个月后,我突然清醒了,张曰山的家书来了,小桃拿出了上个月的家书,我对她笑了笑,开始读信,看着信里他说自己一切安好,且说自己很喜欢我做的桂花糕还有桂花糖……

       他发现了也没有发现……

   片刻的清明,换来的是更久的卧床不起。

就这样,在新月的帮助下,我又活了半年,只是大都在房间休息。

   我知道自己快了,于是在一天晚上强撑着起来打开窗户,看着月亮,就这么看着,直到小桃问了一句:夫人,你怎么哭了。这才发觉原来我已满面泪痕。

  “小桃,你说……”我没能说完后半句话:你说他什么时候回来接我……

                                                       

   心口的抽痛,一阵阵从我嘴角涌出的鲜血刺痛着在场人的眼睛,新月更是泣不成声,只能紧紧抓着我的手。

  我努力的说话,只是一张嘴就会涌出鲜血来,我努力拉了拉新月抓着我的手,示意她过来。


    “不…不要…告…告诉他…答…答应我”

   我执着的看着新月,鲜血还在往出涌。她哭着点了点头,又怕我看不见,又重重点头。

   我释然的笑了,看着在后面站着的红了眼眶的小桃,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新月只看着我嘴唇在小幅度的蠕动着,血液还在往出涌。小桃转了过去擦眼泪,我知道她看懂了我的意思。


       “小桃…接下…来…就…就麻烦你了”


  我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看见了他的笑脸,努力隔空描绘着他的脸庞,无声的说着:张曰山,我等不到你了……

  渐渐意识失去,你再支撑不住了,你的手重重的摔在床上,慢慢的阖上了眼:张曰山,如果还能再见你,我要先喜欢上你……

                                                       

〔谁还在听着天气台

   你脸上阴晴,谁能明白

  雨已经停了,树还在

     左右来回,摇摆

  谁离开了地面,想飞的更遥远

     说向往大海

  谁翅膀没张开,却追的很无奈

      只能留下来

  等到四季轮转,候鸟回来

      天空已空了很久

  等风来〕

                                   ——《天空之外》

                                                       

  “这仗打了六年了,终于打完了”

  “是啊,终于完了”张曰山看着天上的月亮心里也默念着:终于能见你了,阿清。看着被云朵遮住的月亮喃喃自语:阿清,我好想你……

                                                       

 

     下了火车,张曰山站在佛爷身后,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夫人,四处看着:她没来吗……

     感觉到了低气压的尹新月慌张的看了看副官又向了前方,眸子里满是不忍,红了眼眶。

    她没有解释,只是拉着张启山的袖子往出走,她害怕,怕看见副官的眼睛,怕他知道阿清

   不在了

   张曰山还是忍不住问了:夫人,阿清是在家里做桂花糕吗?他努力把话说的更加委婉。

    尹新月没看他:对,她不仅做了桂花糕还有、还有桂花糖。忍不住的哽咽。

   可能是被回家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张曰山并没有察觉出尹新月的不正常,可张启山发现了,他疑惑的看着情绪不正常的尹新月。可尹新月没有看他。

    一到了尹家府邸,他就冲了进去进了大堂,拉住了一个下人。待那下人转过来,他才发现是小葵忙问她:小葵,阿清呢,还在厨房吗?快,帮我叫她出来,算了算了,还是我去找她吧。

   说完,张曰山就继续往里走,却发现小葵没有跟上来,他疑惑的出声:小葵?快走啊,愣着干什么?

   小葵转了过来,看着张副官藏不住的喜悦,渐渐红了眼眶,眼泪坠了下来。

   张曰山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小葵,阿清是不是……

他没能说出口,他想问她是不是出事了……

看着小葵的眼泪坠的更厉害了,他猛然拽住小葵,摇着她的肩膀:告诉我,她、她怎么了……

  小葵挣脱开了他,像是发泄,大吼着:她不在了,她走了,她再也回不来了!!!吼完就蹲在了地上放声大哭。

   张曰山晃了晃,精神有些模糊,晃了晃头。不可能,她一直再给我回家书啊,不可能不可能。他这么想着,一把拉起来小葵:不可能,她明明、明明每月都会给我寄信的……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想起来,在他离开那年,她开始教小桃练字……

    “带我去、去……看看她”张曰山哽咽着。

小葵擦了擦眼泪,打着哭嗝,领着路。

     去她墓地的路。

                                                       

  他在墓地里呆了三天了,就坐在她的碑前,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上面的字  :    

          “张曰山亡妻易清之墓”

   你怎么这么狠心……

  带着小桃练字,让她临摹你的字迹,让她、让她装你给我回信……

  可是你为什么又这么好……

   病中给我做桂花糕,在我衣袋里偷偷塞桂花糖……

   这样好的你,让我怎么恨你。你还真是霸道,就这么违约,我还不能怪你……张曰山破涕为笑:你还真是一点没变。

       只是那笑,嘴角是抿着的。

                                                       


    “一晃都过去40年了,阿清啊,佛爷不在了”

张曰山如同一只无助的小兽,埋首与膝间。

    “阿清啊,九爷也走了”

“阿清啊,八爷也走了”

……

    “阿清,他们都走了……”

……

  “阿清啊……”

                                                       

    

〔这是第一次

     让我见识爱情

  可以慷慨又自私

    你是我的关键词

  你藏在歌词

     代表的意思

   是专有名词〕


                                      ——《关键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