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兴

175.6万浏览    1442参与
吊

【我兴】越界 番外三 (我×继父莲)

 

 

糖
“哥哥你看,这是节目里爷爷给我...

“哥哥你看,这是节目里爷爷给我的糖   是一只龙呦~”

他刚刚录完节目,在会酒店的路上给我视频炫耀他的糖 一只小手抓住竹签 摇啊摇。糖画很大  衬得小手越发可爱“是不是比去年的糖葫芦还要好呀,这个是可以吃滴” 

 开车的助理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操碎了心“老板,你不要嘚瑟啦!快点吃吧车上开着空调一会要化了”

他乖乖地哦了一声,低头开始吃糖  小白牙咬碎的糖碎有的落在了衣服上  有的沾在了嘴唇边边 。他一时有些忙不过来  就伸出小舌头...

“哥哥你看,这是节目里爷爷给我的糖   是一只龙呦~”

他刚刚录完节目,在会酒店的路上给我视频炫耀他的糖 一只小手抓住竹签 摇啊摇。糖画很大  衬得小手越发可爱“是不是比去年的糖葫芦还要好呀,这个是可以吃滴” 

 开车的助理从后视镜里看了看他,操碎了心“老板,你不要嘚瑟啦!快点吃吧车上开着空调一会要化了”

他乖乖地哦了一声,低头开始吃糖  小白牙咬碎的糖碎有的落在了衣服上  有的沾在了嘴唇边边 。他一时有些忙不过来  就伸出小舌头舔舔粘在嘴边的糖碎 舔的嘴唇都亮晶晶的

我看着屏幕,吞了吞口水 想知道撒了糖碎的甜点会不会更可口

温晟

今天也是暗恋贵族小王子的一天

今天也是暗恋贵族小王子的一天

濛濛低花垂

《卧底》终于完结了,撒花🌸

《卧底》终于完结了,撒花🌸

濛濛低花垂

卧底(五)被屏蔽了,希望这个不要再屏蔽了

卧底(五)被屏蔽了,希望这个不要再屏蔽了

舞间万里

宝贝

好紧张!锁文之后的第一次尝试,赶在三月的尾巴把文更上!

一个阅人无数到处沾花惹草的小狐狸,招惹上专治各种不服的看门狗的故事

正文

用的别的🔗,你们试试,看看o不ok,md好紧张TAT


好紧张!锁文之后的第一次尝试,赶在三月的尾巴把文更上!

一个阅人无数到处沾花惹草的小狐狸,招惹上专治各种不服的看门狗的故事

正文

用的别的🔗,你们试试,看看o不ok,md好紧张TAT


yesterday love
要是黄金瞳出第二部 让冯权做主...

要是黄金瞳出第二部 让冯权做主角行吗

超爱权权的

画的不太像  凑合凑合

要是黄金瞳出第二部 让冯权做主角行吗

超爱权权的

画的不太像  凑合凑合

吊

【我兴】恃宠而骄的典范 54

 

[图片]

 

·莲星·

Sacred

避雷:

⚠️⚠️⚠️双xing,不喜勿入

⚠️⚠️⚠️神父梗(没有不尊重这一职业)

⚠️⚠️⚠️3p


人不好色那算人吗 


我太难了 


避雷:

⚠️⚠️⚠️双xing,不喜勿入

⚠️⚠️⚠️神父梗(没有不尊重这一职业)

⚠️⚠️⚠️3p


人不好色那算人吗 


我太难了 


R.FC

玉门案

#废话连篇,瞎编乱造


安迪是训练基地新来的大狗,不太纯的阿拉斯加,站起来比一个成年男人都高,几个分部的新人里只有宋元洲有遛他的本钱。宋元洲生的高大,十四岁就已经有一米八了,升旗仪式的时候像根杆一样,在还没抽条的少男少女里甚是扎眼。他用狗绳套住安迪,沿着车道往小广场上走。他们一点半才结束训练赛,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在那里玩滑板。他也没敢往那里凑,滑板少年的同伴在花坛上翘着腿坐,烟头的光亮被路灯映的不是那么明显。玩滑板的小哥明显的炫技,在台阶上闪转腾挪,滑轮剐蹭石头发出细碎的声响。


但安迪没他想的那么多,跳着就扑向花坛边坐着的抽烟的男人,把对方...

#废话连篇,瞎编乱造










安迪是训练基地新来的大狗,不太纯的阿拉斯加,站起来比一个成年男人都高,几个分部的新人里只有宋元洲有遛他的本钱。宋元洲生的高大,十四岁就已经有一米八了,升旗仪式的时候像根杆一样,在还没抽条的少男少女里甚是扎眼。他用狗绳套住安迪,沿着车道往小广场上走。他们一点半才结束训练赛,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在那里玩滑板。他也没敢往那里凑,滑板少年的同伴在花坛上翘着腿坐,烟头的光亮被路灯映的不是那么明显。玩滑板的小哥明显的炫技,在台阶上闪转腾挪,滑轮剐蹭石头发出细碎的声响。

 

但安迪没他想的那么多,跳着就扑向花坛边坐着的抽烟的男人,把对方吓得细细的叫了一声,扔开了烟头。宋元洲还不到十七岁,尽管身高足够,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应对大狗的突然发力。扣住绳索的指骨关节发出低响,宋元洲不小心放开手,安迪就把男人扑到在背后小灌木丛里。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他几个箭步冲过去,挡开放弃滑板冲过来的男孩,想把安迪拽开。可大狗扒着男人的脸猛舔,直到男人不由自主的轻笑起来,揉着它的后脖子叫它乖狗狗。他迎着光打量男人的脸,鸭舌帽掉落,卷发乱糟糟的堆在头顶。灯光笼着他的脸,像笼着一块玉。宋元洲见过的玉不少,各式各色,他老家附近就是玉石市场。眼前的男人像尊玉像,冰肌玉骨,有市无价。

 

张艺兴。他在心里喊了他的名字。

 

他来魔都快半年了,平时也跟着队伍跑跑商业活动,这是他第一次见明星。宋元洲嘴巴开开合合,却被旁边的男孩抓住了领子,质问他为什么不把狗拴好。倒是张艺兴抱着安迪,安慰他说没事。他穿着印有队伍logo的外套,常看电竞比赛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男孩挑着眉毛报出队名,宋元洲愣愣的点头。张艺兴却抱着狗懵懵的看他们,他不看比赛,这方面什么也不知道。

 

“你是哪个分部,还是二队的?”男孩比他矮半头,却是很有气势。

 

宋元洲也有脾气,不想有问必答,可一边的张艺兴揉着安迪笑着看他们,身后带着微光。宋元洲也不看提问者,只是盯着张艺兴,“我是二队的。”安迪被揉的有些不耐,开始在男人怀里乱拱,他走过去帮忙安抚,又紧紧补充道,“我还没满十七岁,等我到十七岁就能提上一队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拿眼偷偷看张艺兴,对方也不知道懂没懂,只是笑着问他,“你还不到十七岁就这么高了。真好。”

 

那之后大半年,他包揽了遛狗的活,他总是按照遇见张艺兴的那个时间段出门,却再也没有见过他。那个花坛边上有的时候会有人,喝醉了酒高歌的男人,拥吻的男女,可好像再也不会有张艺兴了。花坛里的小灌木绿了又黄。步入十七岁的那个夜里下了雨,训练室里只有他和一队的两个前辈,他又开了一局rank,排位时间太长,他用手机偷偷看张艺兴的视频。他骗了张艺兴。一队并不缺人。没人在意他已经满了十七岁。即便是被提上一队,他也会在替补席间一个赛季一个赛季的熬过去。选手的生日还是得记住,晚饭为他加了餐,几个有超级账号的前辈送了他一堆皮肤,打了好几遍生日快乐。他跟奶奶通了视频电话,背景是病房的一片白色。接着他找出了认识的一个小队伍经理的电话,是他随着二队打城市赛时收到的名片。他不想再耗下去了。

 

宋元洲的出场倒是挺璨然的,年末不大的杯赛,各个队伍练兵的场合,他居然靠着不再时兴的单带战术,带着队伍打入了四强。经理给他发了个特别大的红包,他分出一半来转给了姑姑,作为奶奶的医药费。老东家找他去基地吃饭,他们煮了火锅,一波又一波人吃到特别晚。他们还喝了酒,他在沙发上浅睡一会儿,睁开眼才五点,天还黑梭梭的,他捞了件羽绒服去遛安迪。安迪还认得他,又蹦又跳的,到了通往小广场的路口又开始撒欢儿,像之前那个晚上一样。他心里有了预感,不敢松手,任由安迪把自己拽着往那边跑,果然又在小花坛那里看到了张艺兴。隔着很远张艺兴就被这边的脚步声吸引了,他抬头就看见肥大的阿拉斯加扯着男孩往自己身上扑过来,提前摆好了姿势,把自己埋进大狗厚软的皮毛里。

 

“哥哥。”宋元洲小声喊他。他的个子很高却也瘦削,寸头长久不打理,乱糟糟的刘海垂下来遮住英气的眉目,真真像极了安迪。张艺兴心里软了一下,拍拍空出来的花坛边沿,让他坐下。

 

“这么早起的么。”张艺兴本意是想夸夸他,没想过这一行的作息同他一样是翻过来的。

 

宋元洲没有拆穿他,“我转会了,回来看看,住一晚上。”

 

“哦哦。”张艺兴干巴巴的应和几声,只顾着撸狗,也不知道回什么。

 

他们抬着头看星星,大城市的夜空没什么好期待,也就是将就将就。安迪也很懂事,在他们两个之间摇摆,舔舔这个又舔舔那个。

 

“我新写了一首歌。”张艺兴抱着安迪看他,兴许是忍不了这份寂静了,“你要不要听听看。”

 

他喜出望外,摊着手索要想象中的耳机,张艺兴尴尬的笑笑,酒窝塌在右边脸颊上,“在脑子里写的,我给你哼吧。”他的声音本就纤细莹润,像江南一带春末夏初的雨一样。又是一段轻巧的旋律,打了好几转,像道水流转进了宋元洲心底。他的目光太过炽热,灼烧得男人不好意思的停下来看他。对方弯着眼睛看他,眉梢都挂着柔态,他还没开口,宋元洲就把安迪拖出他的怀里扑上来,把他压在花坛冰冷的石料上。大狗在旁边急的转圈,上来拨弄他们两个,还发出呜呜的哀叫。张艺兴没想过这种情况,呆呆地看一会儿宋元洲,又看一会儿将要落幕的夜空。

 

男孩把脸埋进他裸露的脖颈处,那鼻子蹭那处软嫩,热气忽上来又凝结成小水珠,像山麓常现的地形雨,滋润出一片生意。张艺兴痒得挣扎,又没了力气。他连男孩的名字都不知道,上了一只阿拉斯加的套,被蛊惑着坐在和男孩坐在一起。不过现在看来,被蛊惑的不止他一个人而已。

 

 三十那天晚上宋元洲拿手机看完了张艺兴的节目,画质模糊,他单凭感觉认出了张艺兴。奶奶也早早睡过去,他拿着白日来探病的叔伯留下的半包哈德门上了通往顶楼的电梯,医院最上面几层还在翻修,打开门全是凌乱的白漆和木屑,全是难闻的甲醛味。他逛荡着走到走廊尽头,烟花从小县城的各处炸开,把夜幕堆满。廉价的卷烟呛得他眼泪直流,最后胡乱摁灭了捂着脸哭。年前的比赛成绩并不好,战术被摸透了,资历老的几个队员看不惯他,说卖就卖。他从来都不是多话的人,站在经理面前半天不吭一声。当天就有消息流出来,他私下联系转会。老东家没有追责,但不免有盯着不放的。工资一次被扣了三个月,回家的火车都是买的坐票。他坐了两天,屁股都麻了,看着外面的城市变旷野。那天晚上像个梦,他把张艺兴压在花坛上亲,凑上来捣乱的安迪挨了他一巴掌。他拿虎牙去撕咬张艺兴下唇上的细沟,不过也止步于此。他亲完后也不撤开身子,只会愣愣的望着张艺兴,跟他说,“哥哥,我叫宋元洲。”张艺兴无奈的拿手臂遮住眼,不回他。他不管不顾的重复自己的名字,直到张艺兴闷闷道“我知道了”。

 

当下的社会藏不住秘密,他的家庭背景也被扒个干干净净:早早跑路的母亲,无期徒刑的父亲,卧病在床的奶奶。糟透了。他那天晚上硬要张艺兴记住自己的名字,不是为了让他看这些的。他想张艺兴能看到的是某个采访里被称作少年天才的自己,那篇报道里的宋元洲有能改变战局的能力,意气风发,前途无量。可现在张艺兴能搜到的是自己私下联系队伍,违反合同跑路。他最恨这个了。他好不容易打理好自己,走进电梯里按下按键,电梯启动时发出一声低响,他成了被吞进鲸腹的皮诺曹。

 

比赛打到四月,队伍的成绩不见起色,矛盾愈加严重。老板改了计策,也不想着赢了,提上个次级联赛的打野跟他配合。新打野比他大好几岁,刚开始他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还在次级联赛混战,直到对方找上门来要他配合。

 

“配合什么。”宋元洲不是傻子,有些该不该的传闻和规矩他也都明白。

 

男人冲他咧着嘴笑,露出一口黄牙。

 

他不敢再找经理,收拾好东西跑了老东家一趟。开门的前辈还很诧异,给他找了零食吃。宋元洲把录音拿给他听,“帮帮我,我不想打假赛。”

 

联盟的调查结果很快出来,队伍把新打野推出来挨了罚,俱乐部扣了一大笔钱。他被压了合约,再也上不了场。这件丑闻闹得沸沸扬扬,他的脖颈上被泼了杯开水,连着下巴一块儿,起了水泡。晚上睡觉的时候只敢侧着身睡,梦里翻身不注意,压破了水泡,再醒的时候枕巾上就是一滩脓水。这种情况下再见到张艺兴,就跟做梦一样。经理把他叫到办公室,自己走出去。包的严严实实的男人拉下口罩,颊边酒窝明晃晃的。他下意识捂住脖子,也不管疼不疼了,转头就想跑。

 

“元洲。”这是张艺兴第一次叫他,特别温柔。“元洲。”

 

他手放在把手上,捂着脸开始哭。张艺兴从皮椅边跑过来,挡住门不让他走。他的兜帽也掉下来,头毛炸开,他伸手扒开宋元洲的手,给他擦眼泪。宋元洲脖子上的水泡都裂开了,又开始流水。他急的去推张艺兴的手,鼻涕也顾不得擦,只知道说“脏”。

 

张艺兴费力的把他按在自己的肩膀上,“我都知道了。”

 

他抽着鼻子克制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哭,像安迪一样把整个身子压在他身上。

 

“你想回去上学么?”张艺兴问他,“还是要继续打比赛。”

 

他又回了老东家,安安分分的训练、坐替补席、遛安迪。第一次见张艺兴时在旁边的小周也老来看他,他跟张艺兴有音乐合作关系,张艺兴来的那几次也都是来找他。小周刚开始也给他带了几次药涂脖子,“艺兴哥是怕你再误入歧途。”他不敢吭声,连问张艺兴什么时候再来也不敢。六月中旬张艺兴从美国回来,他遛狗的时候又碰上了。张艺兴坐在原处等他,天气太热,他也只是粗粗的揉揉安迪,不要抱它了。他怯怯的站在一边,倒是惹得张艺兴笑起来,“亲我的时候胆子还挺大。”他把一边的几个纸盒推给宋元洲,“不能多吃,给基地的孩子们分一分。”宋元洲慢慢的坐下来看,发现是酒心巧克力,印着外文。他小声道谢,偷偷拿眼看张艺兴。小区里全是粗壮的梧桐和杨树,蝉挣着腹腔竭力的嘶鸣,宋元洲的眼泪又没忍住,在张艺兴看不见的一侧乱滚。

 



 Fin.

killerwhale

SCP-107

*内含SCP情节

*低h 双性

*脑洞扩写 文笔渣


 


注明:这 

*内含SCP情节

*低h 双性

*脑洞扩写 文笔渣


 


注明:这 

暗杀高手阿绵

回去吧我的小姐,不用担心还有明天。因为您永远有一张未婚妻的脸。

回去吧我的小姐,不用担心还有明天。因为您永远有一张未婚妻的脸。

阿芙洛狄忒

我找到了可以搞到蓮的方法!

求生欲:以下都是我瞎编的,没人认真吧。


正题:

一:你发现自己有音乐天赋,然后一直努力,直到拿下格莱美。(决定性的一条)


二:得到格莱美后你就有钱了,而且出名。所以搞到蓮的联系方式应该很简单吧?。


三:让自己幽默点给他讲笑话,让他觉得跟你在一起开心。答应教他音乐。百般对他好。

(你长的特别帅的话就可以跳过这条)


四:你是男的。


安慰:


你如果不是男的,就只能当老婆了。

当然当老婆也不错。但付出那么多努力就当个老婆岂不是很亏?(除非你有条件变个性,那我也无话可说)


所以学音乐的赶紧加油!(滑稽)



求生欲:以下都是我瞎编的,没人认真吧。


正题:

一:你发现自己有音乐天赋,然后一直努力,直到拿下格莱美。(决定性的一条)


二:得到格莱美后你就有钱了,而且出名。所以搞到蓮的联系方式应该很简单吧?。


三:让自己幽默点给他讲笑话,让他觉得跟你在一起开心。答应教他音乐。百般对他好。

(你长的特别帅的话就可以跳过这条)


四:你是男的。


安慰:


你如果不是男的,就只能当老婆了。

当然当老婆也不错。但付出那么多努力就当个老婆岂不是很亏?(除非你有条件变个性,那我也无话可说)


所以学音乐的赶紧加油!(滑稽)





甜黏xi

Neue Liebe in alten Gebäuden

(下) 


备用: 

(下) 


备用: 

橘子扣扣糖

乡土搞莲合集 养猪大亨✖️小莲(二)

村里来了个漂亮小莲

痴汉脑洞🕳️欢迎品尝

[图片]

“这是山上下来的土匪来打劫的吗?”这是张小莲此时心中所想,也是他呆住的原因。

爷爷的声音把两人的思绪拉回,“罗勇勇,你咋过来了,有啥事儿吗?”

叫罗勇勇的男人马上整理了表情,刚毅的脸上露出不怎么相符的笑容说到:“张主任,是这样,我要去县城里新进一批猪仔,三辆大车过去,要来您这里登记一下。”

张小莲的爷爷学历高,年轻的时候当老师,年纪大了去了街道办,现在回到乡下老家,又被推荐选举当了村里的主任,得处理村里好些事务。

“这样啊,行,待会儿我就去记在单子上,你们路上小心点儿啊。”

“行,谢谢张主任。”

罗勇勇说完还不肯走,望着不...

村里来了个漂亮小莲

痴汉脑洞🕳️欢迎品尝

“这是山上下来的土匪来打劫的吗?”这是张小莲此时心中所想,也是他呆住的原因。

爷爷的声音把两人的思绪拉回,“罗勇勇,你咋过来了,有啥事儿吗?”

叫罗勇勇的男人马上整理了表情,刚毅的脸上露出不怎么相符的笑容说到:“张主任,是这样,我要去县城里新进一批猪仔,三辆大车过去,要来您这里登记一下。”

张小莲的爷爷学历高,年轻的时候当老师,年纪大了去了街道办,现在回到乡下老家,又被推荐选举当了村里的主任,得处理村里好些事务。

“这样啊,行,待会儿我就去记在单子上,你们路上小心点儿啊。”

“行,谢谢张主任。”

罗勇勇说完还不肯走,望着不知啥时候躲到奶奶身后去的张小莲问到,“张主任,这小孩儿是?”

“哦,这是我的孙子,放暑假来这儿玩儿的,第一次过来。”

这边爷爷的话刚说完,张小莲不满的声音就响起了,“说谁小孩儿呢?我16了,马上就成年了,说小孩儿看不起谁呢?”张小莲喜欢人拿小孩儿的宠法来宠他惯他,但是不喜欢人家当着他面喊他小孩儿,硬生生矮人一截儿的感觉,张小莲越长大越心高气傲的,受不了这种感觉。

爷爷马上诶了一声止住张小莲还想往下的话,对张小莲说:“不许没礼貌,人家也没说你什么,叫哥哥。”

张小莲没理儿,不情不愿干巴巴地喊了一声哥哥,给罗勇勇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儿跑到屋里去了。

“从小就这样,脾气傲得很,到底是叫了,还是乖,你别和他一般见识。”爷爷大笑着对罗勇勇说。

“不会不会,挺乖的。”罗勇勇也笑着说。

罗勇勇走后,太阳眼看着要斜着落山了,奶奶起身去张罗晚饭,做了酸菜鱼,酸菜和汤料炒香再倒水熬开,鱼片薄薄的,用芡粉和着佐料腌好了放进酸菜汤里煮,汤鲜鱼嫩,又凉拌了个黄瓜炒了个番茄鸡蛋,荤素搭配。

一家人坐着吃饭,奶奶说起罗勇勇来,“这罗勇勇真能干,听说是读到高三就不读了,自己搞产业,短短两三年,你看他的养殖场,做得多大,外地人都来买他的猪。”

“可不是嘛,确实能干,肯吃苦,看着长得凶,为人可好了,又老实,还带着乡里的贫困户一起干,一起致富,是个好娃,小莲,人家比你没大几岁的,要多向人哥哥学习呀。”爷爷边说边夹了一块鱼肉到张小莲碗里。

张小莲不喜欢吃鱼,戳了戳鱼肉,噘着嘴不满道:“他长得像个土匪一样,吓人,我才不要学他呢。”

爷爷奶奶只能无奈地笑笑,奶奶拿筷子头敲了一下张小莲的碗,让张小莲多吃鱼肉多吃饭,看看人罗勇勇哥哥长得多高多壮,再看看自己的细胳膊腿,张小莲把鱼肉晾在一边,只刨饭,一边心里对罗勇勇翻白眼,最后还是多喝了两碗鱼汤,为了长身体。

张小莲第二天出门玩儿,看到刚送走大车的罗勇勇站在路边,罗勇勇回头也看到了自己,对自己笑了笑走过来,张小莲怎么看这笑都觉得犯怵,特别像电视里的坏蛋山匪要砍人之前对刀下人的蔑笑。但是他现在掉头也不是,那显得他多怂啊,往前走他又不太敢,他就立在原地拿鞋底搓着公路上的细石子,看一下地上又抬起头看罗勇勇,罗勇勇离他越来越近,张小莲的心突突地跳,想到自己昨天对这人张牙舞爪的,这人是不是要报复他打他一顿呀。又转念一想,敢打他,他告诉爷爷奶奶去,到时候让他跪下来哭着道歉也不原谅他,哼!

这边张小莲在脑子里上演了几出大戏,罗勇勇已经走到他跟前来了。

“张主任的孙子是吧,出来玩儿吗?昨天不好意思呀,以后不那么叫你了,其实我也不比你大多少岁。”罗勇勇笑着说。凑近了看,这匪气的人笑起来倒没有那么奇怪吓人了,反而憨憨的,脸上的刚硬线条都被柔化了。

“算了,不跟你计较。”张小莲轻哼一声撇嘴说。他看清楚了这男人透着憨气的笑,刚刚的那些怂劲儿跑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不像昨天那样喊你,总得知道你的名字吧。”

“张小莲。”

“小莲,很好听的名字,我叫罗勇勇,你可以喊我哥哥的。”

“谁要喊,我不喊,凭什么喊你哥。”

张小莲现在知道了男人不像外表那样凶悍,那股娇劲儿就上来了,又是噘嘴又是小白眼儿的,结果看得男人嘴边的笑意更深了。

“那边有个棚子看到了吗,里面有好多香瓜,都熟了,很甜,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摘?”男人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张小莲。

张小莲本来就无聊,沿着家走到公路上也没遇到好玩儿的,这会儿听到摘香瓜,他兴趣一下子起来了,他就吃过香瓜,从来不知道香瓜是怎么结的,确实想去看看,自己摘,听着就好玩儿。

但他还是要面子不肯表现得欣然前往,撅着嘴嗫嚅到:“摘什么香瓜,又不是没吃过,能有多甜呀...”

“你去摘了就知道了,这里结的香瓜又香又甜,棚子外都能闻到香味。”

张小莲馋劲儿也上来了,更心动了,他转过去不冷不热地甩出走吧两个字,大佬一样走在前面,软乎乎的头发被阳光照得发亮,两只小白胳膊横气着甩,看得男人心里发痒。

莲莲的扇贝

甜甜

[图片]    我20那年,捡到了一个弃婴,随我姓,取名张小莲。

    小莲从小乖巧可爱,他知道自己跟别的小同学不一样,但也不会像其他普通的小朋友一样去追问关于自己妈妈的问题。

    小莲五岁的时候,我想过给他找一位母亲,可当我把这个话题稍稍带起时,小莲便捂着自己的小脸蛋嚎啕大哭,哭得我心疼的厉害。从此我便歇了为小莲找母亲的念头。而有了小莲以后,我也没再碰过一个女人。

    小莲一天天的长大,我看着,心里头除了自豪,也多了点...

    我20那年,捡到了一个弃婴,随我姓,取名张小莲。

    小莲从小乖巧可爱,他知道自己跟别的小同学不一样,但也不会像其他普通的小朋友一样去追问关于自己妈妈的问题。

    小莲五岁的时候,我想过给他找一位母亲,可当我把这个话题稍稍带起时,小莲便捂着自己的小脸蛋嚎啕大哭,哭得我心疼的厉害。从此我便歇了为小莲找母亲的念头。而有了小莲以后,我也没再碰过一个女人。

    小莲一天天的长大,我看着,心里头除了自豪,也多了点别的心思。

    “张老师,这么急着走呀?”浓妆艳抹的中年主任扭着臀往我身边靠过来,我收拾着自己的资料,回了句接孩子便匆匆离开了。

    这主任肯定又是想给我介绍她侄女,要是早几年还好,只是现在……

    来到另一栋教学楼的拐角处,我藏在之前找的一个不易被察觉到的地方,等候着一对小情侣。小情侣来了便紧紧拥吻,好像丝毫不在意周围是否有人。那个被肌肉壮汉抱起来紧紧吻住的,是我的宝贝,张小莲。

    16岁的张小莲已经成为了一个风姿卓越的小美人,不难想象,再过几年,他该是如何的娇艳迷人。

    我直直地盯着小莲,不愿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那玫瑰般的肉唇、粉色的关节、泛红的脸蛋在我的脑海翻腾,听着那隐隐约约从喉咙中溢出的软糯嗓音,汗水顺着暴起的青筋,顺流而下,欲望的血液在胸腔翻滚,往下体聚集。

    确认他们离开后,我立刻到附近的卫生间处理完,便赶到校门口, 把一脸忧愁的小莲接回家。

    不知从何时起,我对小莲有了难以言说的心思,这种像背德一般的罪恶与快感时常令我痛苦不堪,更令我难受的是小莲若即若离的态度。每当我想不管不顾的去捅破那层窗户时,小莲总会用他那令人心生邪念的双眼望着我,满眼纯真地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顿时我那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立刻化为乌有。

    “莲莲,爸爸对你好吗?”我紧紧地抱住小莲,问着如同往常一般的问题。

    “爸爸是这个世界上对莲莲最好的人。”小莲回抱我,一只手安慰地摸了摸我的后脑勺。

    “那莲莲最喜欢爸爸了是不是?”

    这次小莲没有想平时一样回答我,他停顿一下,说:“我第一喜欢爸爸,第二喜欢未来的老公。”

    我心中一凉,小莲知道了我那隐秘的心思。

    小莲是在劝我,是在告诫我,我不该对他产生那样的心思。

    一个快四十的老男人的眼泪夺眶而出,小莲没有说什么,只是抱我抱得更紧。小莲抚摸着我的脸,用指尖将我的泪水划去。

    我知道的,他永远都不可能属于我,这是我一直无法接受的事实。

    十年后,小莲成了妖艳的大美人,引得无数青年才俊追捧,小莲则在里面选了一位稳重老实的高中老师。

    我带着穿婚纱的小莲,步入礼堂,将我一辈子爱着宠着的宝贝,托付给另一位陌生男人。让他去陪着我的小莲,我的宝贝,我的神,渡过剩下的时光,给他他所需要的爱情。

    而我,给予我的小莲最纯净的亲情。愿你幸福安康,我的小红莲。


作者:首次发文,我也不晓得自己写了什么,而原版因为不小心退出页面没保存,就没了,这是重新编辑的。如有雷同,算你抄袭。😒

POKEMONLAY

等你下课

第一次发表有、忐忑

是好久之前的脑洞 文笔很糟糕……

未填之坑  无力开🚗

未成黏

  ————
[图片]

第一次发表有、忐忑

是好久之前的脑洞 文笔很糟糕……

未填之坑  无力开🚗

未成黏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