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去

654浏览    61参与
南介子

看小说,耽美的。

才看了五章,作者写了四次受“奶凶奶凶的”,

评论一片嚎可爱的。

我,去。

没眼看。

[图片]


看小说,耽美的。

才看了五章,作者写了四次受“奶凶奶凶的”,

评论一片嚎可爱的。

我,去。

没眼看。


轩墨生活在北极圈
《关于阿米娅要●凯尔希,反被凯...

《关于阿米娅要●凯尔希,反被凯尔希摁墙上打这件事(虽然最后还是得逞了)》


《关于阿米娅要●凯尔希,反被凯尔希摁墙上打这件事(虽然最后还是得逞了)》


雪苏苏苏苏

《关于坐出租车的时候看见司机的车钥匙挂件是绫华这件事》

《关于坐出租车的时候看见司机的车钥匙挂件是绫华这件事》

产粮画家

老福特你的审核真的很怪唉😅😅😅

老福特你的审核真的很怪唉😅😅😅

长白野人

二次元就是要画初音未来!

二次元就是要画初音未来!

微型集成电路片
各位看个乐子罢,全是学校里按印...

各位看个乐子罢,全是学校里按印象画的一堆冷门曲(sterelogue和课忆大概不算罢)可能下次见到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有两首吴丽芳独占和一堆以吴丽芳曲绘为参考的曲拟

各位看个乐子罢,全是学校里按印象画的一堆冷门曲(sterelogue和课忆大概不算罢)可能下次见到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有两首吴丽芳独占和一堆以吴丽芳曲绘为参考的曲拟

貓不吃魚
我草 勁爆縱連嗎這是

我草

勁爆縱連嗎這是

我草

勁爆縱連嗎這是

写不出来哼哼哼啊啊啊啊啊

一次争吵

小两口吵架婆(使)婆(君)急

人物属于历史,ooc由官方和我对半分(?)

使君性格捏造注意,小媳妇阮籍注意(真的很小媳妇)

没有吵架原因过程只知道嵇康没有追妻火葬场(不是)

2000+,看得乐呵就行,我ooc得比那谁的大招都花里胡哨(。。)


嵇康和阮籍吵架了。

据前线记者佛印报道,两名当事人一开始只是愉快交谈,当记者偷偷埋第二个瓜时忽然开始争吵,这次吵架以一只飞出来的琴和嵇康的夺门而出收尾。

使君赶来时苏轼正在挖阮籍家后院的地,佛印头上顶着个大包在一边面壁思过。“先生。”使君用零术幻化出一把铲子递给苏轼:“摔坏的琴在哪?”

还没等苏轼说话,佛印就兴冲冲的拉着使君的袖子往...

小两口吵架婆(使)婆(君)急

人物属于历史,ooc由官方和我对半分(?)

使君性格捏造注意,小媳妇阮籍注意(真的很小媳妇)

没有吵架原因过程只知道嵇康没有追妻火葬场(不是)

2000+,看得乐呵就行,我ooc得比那谁的大招都花里胡哨(。。)



嵇康和阮籍吵架了。

据前线记者佛印报道,两名当事人一开始只是愉快交谈,当记者偷偷埋第二个瓜时忽然开始争吵,这次吵架以一只飞出来的琴和嵇康的夺门而出收尾。

使君赶来时苏轼正在挖阮籍家后院的地,佛印头上顶着个大包在一边面壁思过。“先生。”使君用零术幻化出一把铲子递给苏轼:“摔坏的琴在哪?”

还没等苏轼说话,佛印就兴冲冲的拉着使君的袖子往一边跑:“苏老饕我带使君先去找!”苏轼拿着把铲子愣了一会,长叹一声继续挖土,好尽快找到他的两个大西瓜。

阮籍家后院有一片竹林,那是使君特地为名士栽下的,就像潘岳家四周的桃花一样。嵇康和阮籍对于这片竹林很是满意,经常在林子里喝得大醉,弹琴长啸。

而那张无辜的琴正是落在了这里,撞在石头上摔了个粉碎,佛印看着那惨不忍睹的古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是嵇康的琴,我觉得,应该是阮籍把它扔出来的。”佛印坚定的下了结论,双手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没想到阮籍手劲这么大……安息吧古琴,下辈子寻个好人家。”

使君无视了佛印的碎碎念,她施展灵术,将损坏的古琴复原。双手抚琴,使君感受到了来自古物的强烈情绪。

“是叔夜扔的。”使君没头没尾的道了一声,抱起古琴匆匆往回赶,佛印怔了一下,赶紧迈开腿跟上使君。

阮籍没有点蜡,屋内被酒气充斥,浓郁得几乎熏醉人。使君打了个响指,火光立刻在白烛上摇曳,照亮了室内。

在这里应该是发生过更为激烈的争执,书柜倒在地上,几张写满字的纸张早已被打碎的酒坛浸湿。阮籍赤脚站在一摊酒水里,一丝丝红色不断在水里扩散,似乎是被陶片划伤了哪处。

“嗣宗!”使君急忙把修好的古琴塞到佛印怀里,大步走过去拉住阮籍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凉的吓人。

“潮生……”阮籍抬起头,一双狭长青眼泛着水光。他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声音却是颤抖的,就如同做错事的孩童一般。

“叔夜不愿同我一起了。”

使君抬起的手又垂了下去,她的身子晃了几晃,终于是撑着没有坐在满地狼藉中。

阮籍突然低声呜咽起来,使君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沉默着听啜泣在不大的房间里小声的响。


嵇康坐在桃源居的客厅里,对于他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

他只是一味的喝酒,斟酒,喝酒。从下午到深夜,他一直坐在独酌酒桌前。

李白提着白瓷细颈长酒瓶摇摇晃晃的来到酒桌旁,自顾自的席地而坐开始喝酒,嵇康什么也没说,他醉得不轻,连来客是谁都不知道,只见到一个白衣瘦长的人坐在了一旁。

“像是年少时的阮籍。”嵇康忽然有了这个念头,他虽然没有见过他的好友的年少气盛,但这应该也差不了哪去。

往日这青莲居士见酒桌有人,就自然的席地而坐,可今天李白径直走到了嵇康面前,他屈指敲了敲桌面,告诉他一个事。

“阮嗣宗失踪了。”李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使君叫我喊你,找一找嗣宗。”

嵇康乐了,他醉醺醺的打了个酒嗝,冲李白举起酒杯:“太白兄,我要是想去找他,我会坐到现在?”

李白没说话,他把酒瓶放到桌子上就离开了,嵇康醉晕过去前,他发现这酒瓶并不是李白的那宝贝酒囊,工艺倒挺像是他那时期,就是里面的酒比他平日喝的更烈。

嵇康把玩着酒瓶,借烛光一看,心里顿时了然:这是阮籍的酒瓶。他顺手搁在桌子边安全的地方,胳膊肘一滑便沉沉睡去。


嵇康是被人推醒的。

他最最讨厌的就是就是醉酒被人喊醒,听声音也不想是他的好友,于是他垮着个批脸睁开了朦胧醉眼。使君正眼泪汪汪的猛摇他的胳膊。

“求你了。”她哽咽着,如小兽般悲鸣:“求你去找找嗣宗吧,他不见了。”


忘川很久都没有下过如此大的雨了。嵇康出来的太匆忙,连木屐陷入泥泞没拔出来也顾不上,他赤着脚在雨里奔跑,任由雨水打湿头发,一缕一缕贴在脸上。雨水顺着发丝,流进眼里、嘴里,嵇康很快就只能看见模糊一片。

“嗣宗!!!!!”嵇康深吸一口气,怒吼着加快了步伐,向竹林深处跑去。他很快就停下脚步,拂去脸上的雨水——也许还有别的什么液体,进到嘴里是咸的。这下嵇康看清楚了,横穿竹林的溪水边,他的嗣宗正伏在岸边呜咽。

嵇康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也许是刚刚跑的太快,踩到了什么锋利物件,雨水活着泥土黏在脚上是蛰痛的。但嵇康并不在乎,他垫着脚来到阮籍身边,伏下身将早被淋了个透彻的泪人拢在怀里。“嗣宗,嗣宗……”嵇康紧紧的抱着阮籍,后者脸色苍白,浑身发抖,似乎隐隐染了风寒。只见阮籍抿着嘴无声的落泪,目光哀恸又真挚,看得嵇康心里是乱糟糟的难过。

“我错了,嗣宗,是我意气用事了。”嵇康连忙将出门时使君塞的披风给阮籍裹上,打横抱起他的恋人:“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先回家。”


雨势不见减小,嵇康莫名感觉怀里的人格外的温顺,像是初生的婴孩一样。阮籍将头靠在嵇康的胸前,垂着目光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事。嵇康抱着阮籍快步走向家中。

到了屋子,嵇康先是将阮籍安置在床上,转头去烧柴煮水倒热茶,趁着空闲回头一看,阮籍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椅子上。“欸,嗣宗,你刚受凉,怎么……”“被子会湿的。”阮籍虚弱的咳了两声,站起来走到了嵇康身旁:“烧柴要先放些干草……”

于是莫名其妙的,嵇康成了坐在那里被照顾的人,阮籍脱了被雨水浸湿的衣衫,披上嵇康宽大的长袍,挽了袖子去热水做饭。嵇康有些恍惚,沉默了半晌后讪讪开口:“对不起,嗣宗,我不该与你吵架。”

阮籍像是没听见般,继续在灶前忙碌,嵇康等了一会,还是没收到回音,刚想再开口时,他的恋人略显嘶哑的声音轻飘飘的飞进他耳里:“叔夜,你说,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嵇康一愣,开口便答:“在忘川啊?……”他猛然间回味过来阮籍话里有话,不由得朗笑大笑。

阮籍端着一碟热食走了过来,微笑如常:“既然如此,便将前尘往事全抛了吧。”

最后的计程车

我向往自由 我要和五条悟谈恋爱 我真是 日了狗了 我打不破次元壁我去

我向往自由 我要和五条悟谈恋爱 我真是 日了狗了 我打不破次元壁我去

论慷慨楼

又TM更新了??越来越丑

又TM更新了??越来越丑

牵着小周看星星ɔ:

强.奸 <5>

┅┅┅┅┅┅┅


16岁的王一博斜挎着书包慢慢走出校门,在路上随便找了家餐厅吃饭。


距离考上高中和从补习班毕业也就这几个月的时间,其中他经历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让他对性爱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谁叫他男女的滋味都尝过了呢。


女人是再找就能体验,可是“男人”就没那么容易了,更何况是送上门来的?在考试的压力下,和男人的另类体验就变成他抒压的方式,而且食髓知味。


但在考上高中后这种行为应该也要结束了,可是不知为何,他老是想到那个男人,于是他开始有了等待的行为。


经过了几次的经验,他发现男人都是在10点多到11点出现,下手的对象是刚发育的男孩,地点在人少且有阴暗处的大楼...



┅┅┅┅┅┅┅


16岁的王一博斜挎着书包慢慢走出校门,在路上随便找了家餐厅吃饭。


距离考上高中和从补习班毕业也就这几个月的时间,其中他经历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让他对性爱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谁叫他男女的滋味都尝过了呢。


女人是再找就能体验,可是“男人”就没那么容易了,更何况是送上门来的?在考试的压力下,和男人的另类体验就变成他抒压的方式,而且食髓知味。


但在考上高中后这种行为应该也要结束了,可是不知为何,他老是想到那个男人,于是他开始有了等待的行为。


经过了几次的经验,他发现男人都是在10点多到11点出现,下手的对象是刚发育的男孩,地点在人少且有阴暗处的大楼附近。


几次他按捺不住的想去找他,找到他时却发现那个男人根本无视于他,或许是不敢承认他做过的丑事。

可是几次后他就发现对方双眼无神,好像根本没看到他,有时他也会悄悄跟在男人后面,看着他成功或失败的袭击落单男孩。



握了握拳头,王一博也是最近才发觉到,当他想起那个男人时心里会有又酸又涩的感觉,然后更进一步的察觉,也许那就是嫉妒的滋味,于是,他下了一个决定…



能不能请大家给我个小❤❤

拜托拜托


牵着小周看星星ɔ:

糟心呀!气死个人!!

军队少校博X新手总裁战


*王一博自己作妖把战战作没了,后期追战火葬场


 *肖战打小便在心里种下喜欢一博的小树苗,可惜被伤透,看着以前自己深爱的人来请求自己的原谅,哼—,渣男,滚

    ——————


     王一博风尘仆仆从军队赶回帝都


     本该灯火通明的别墅此时黑得跟鬼屋一样。

     竹马20年哥们儿10年恋爱7年分手2年的某战不仅不接他的电话,还TM...


军队少校博X新手总裁战


*王一博自己作妖把战战作没了,后期追战火葬场


 *肖战打小便在心里种下喜欢一博的小树苗,可惜被伤透,看着以前自己深爱的人来请求自己的原谅,哼—,渣男,滚

    ——————


     王一博风尘仆仆从军队赶回帝都


     本该灯火通明的别墅此时黑得跟鬼屋一样。

     竹马20年哥们儿10年恋爱7年分手2年的某战不仅不接他的电话,还TM地当着他的面干了当红小花旦,干了别的雏,还tmd玩起了3P……

          叔可忍,博不可忍。

         虽然说好分手各打各的炮,但王一博还

是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未完待续】

妖仙不知所措

这根本、、 简直、、 完全、、、 我去。

这根本、、 简直、、 完全、、、 我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