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635.8万浏览    22403参与
刘学习

  “盒子打开了,挺简单的。”

  是表白的涵洞,是深思熟虑的爱

  “盒子打开了,挺简单的。”

  是表白的涵洞,是深思熟虑的爱

甲乙丙丁.

[自习]那我喘给你听

撞梗致歉

周自珩X夏习清

  

  

——

  

    

  

  

  

  

  

  

  

  

   周自珩新接了一部电影,依然是有关弱势群体题材的,距离开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因为最近天气的变幻莫测,所以每天拍戏时间都很紧张,戏份紧凑在一起


  

  他总是拎着晚上那一点空隙给夏习清发信


  

[道德标兵]:在干嘛呢,视频视频


  

[小玫瑰]:你最近不是很忙吗?早点睡吧......

撞梗致歉

周自珩X夏习清

  

  

——

  

    

  

  

  

  

  

  

  

  

   周自珩新接了一部电影,依然是有关弱势群体题材的,距离开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因为最近天气的变幻莫测,所以每天拍戏时间都很紧张,戏份紧凑在一起



 

  

  他总是拎着晚上那一点空隙给夏习清发信




  

[道德标兵]:在干嘛呢,视频视频



  

[小玫瑰]:你最近不是很忙吗?早点睡吧



  

[道德标兵]:不!大哭.jpg



  

[道德标兵]: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大哭.jpg



  

[小玫瑰]:......


 

  

  

   夏习清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在跟大学生谈恋爱还是小学生谈恋爱了,怎么越来越幼稚了



  

  

  

  他只能无奈叹了口气,还是播了视频过去,虽然存着点小小的私心



 

  

  

   对面不出所料在看到弹出的视频邀请立马就接了,周自珩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裹着浴衣出现在视频框里




  

  

    周自珩隔着屏幕亲了亲夏习清,低哑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对面“我好想你啊...”



 

  

  

   夏习清挑了挑眉,说话的时候用他惯用的方法拉长了尾音“多想啊”



 

  

  

   没等周自珩回话,他又接着抛出话“是想着我睡不着觉,还是想着我每晚偷偷自慰啊”夏习清用轻佻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对面的人好像是被戳中了心思一样,红着脸,半天不说一句话


 

 

  

  夏习清笑了笑“既然做不了,那我喘给你听吧~好不好,自珩?”



 

  

   周自珩好像被蛊惑了一般,咽了下口水,呆呆的点着头“好...”



 

  

   “我把摄像头关了哦,我要借助点外力呢”夏习清魅惑的声音回荡着,还没开始就已经把周自珩的魂给勾走了



  

  

  周自珩听着对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能想象到夏习清是怎么给自己脱衣服的




  

  过了不久淫荡的声音在周自珩耳边响着




  

  “哈啊....嗯....自珩..”

  

  

  “呜...”



  

  

  

  周自珩要疯了,这种听得到却碰不到的感觉,让他没办法忍受,浑浑噩噩的通话了一小时,被夏习清以早点休息明天要拍戏的理由强行挂掉了



 

  

  

   周自珩自暴自弃的倒在床上,一只手臂遮住眼睛




  

  

  “怎么还睡得着啊...”



 

  

  

   他打开夏习清的聊天界面,强忍着欲望打着字



  

  

[道德标兵]:我爱你,等我回来





[小玫瑰]:好

  

  

  

  

  

......

彩蛋是习清哥哥挂了视频的视角

YOYO

“只有游戏结束,输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你才会了解真相。”

“只有游戏结束,输得干干净净的时候你才会了解真相。”

YOYO
“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嫌犯。”

“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嫌犯。”

“你永远是我心里的嫌犯。”

Liquor.

拥有一朵玫瑰需要勇气和耐心

但我仍然想要拥抱那朵玫瑰

拥有一朵玫瑰需要勇气和耐心

但我仍然想要拥抱那朵玫瑰

null

偶然拍到的小玫瑰配小彩虹!

xqgg我可以!!!

偶然拍到的小玫瑰配小彩虹!

xqgg我可以!!!

是婉不是碗

当原耽众人回顾自己人生的“精彩”时刻『1.1』

必看   序章 

前文…先让我慢慢码吧”

阅读顺序全凭我抽签

全文无脑产物,欢迎捉虫

人物归原作者,ooc算我的

全文片段是阅读 

原文』〔三次元的弹幕〕[所有原世界的弹幕]弹幕里的人物加粗就是本人(一些叭叭/一些非正文补充

本文3.8k+,属于割肉自食,不喜左上角谢谢配合


        正文            ...

必看   序章 

前文…先让我慢慢码吧”

阅读顺序全凭我抽签

全文无脑产物,欢迎捉虫

人物归原作者,ooc算我的

全文片段是阅读 

原文』〔三次元的弹幕〕[所有原世界的弹幕]弹幕里的人物加粗就是本人(一些叭叭/一些非正文补充

本文3.8k+,属于割肉自食,不喜左上角谢谢配合


        正文                              



“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908有些兴奋的搓搓手,转头看向127

瞳孔里的亮光透露出他迫不及待想要八卦的心

127的嘴角微微上扬:“可以了”

许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他的语气里不再像之前一样冷冰冰,反而带了些许温度


得到了同意的908不再抑制自己激动的心

他真的很激动,激动到差点当着这么多人面来个360°托马斯回旋

‖这么多帅哥!这么多CP!还都是真的!!!简直就是CP男孩d 的天堂啊!!!

                                     908如实想‖



观众席——


“你们看这个白色手机……”

是的,祁醉又准备给大家讲他和于炀的爱情故事了

就在祁醉准备往下讲下去的时候,被夹在人群的贺朝突然说到:“不好意思,不扫码”

“……”

一瞬间,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蒋丞扭头跟顾飞对视了一眼,看见对方跟自己一样,脸上挂着一张“憋笑”专用脸

两人心道:……完了

几秒后,两人开始狂笑不止,连带着身旁还有些懵的盛望和许盛一起笑了起来

几秒后,空间内近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他们在笑什么]

[同问,刚进来就看见一堆帅哥美女笑成一团]

〔前面的,跟着笑就对了〕

[同意,你们不会想知道的]

〔哈哈哈哈哈哈猫丞丞和兔飞飞日常狂笑〕


908也有些不明所以,一边憋笑一边拍拍身边的池小池问到:“他们在笑什么?”

池小池强忍笑意的答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好想笑”


对此江警花表示:笑点在哪?


经历了这一场闹剧,空间内的气氛稍稍放松了些,当然无限流组和刑警组除外


127见气氛缓和了些,便道:“接下来我们要开始阅读书目了”

“嗯嗯,第一轮我们随机转转盘选取书本类型、书目和阅读片段”908开口接到,“在阅读书本简介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被记录在那本书里”

“那第一轮谁先转转盘呢?”纪慎语问到

908想了想,笑嘻嘻的答到“嘻嘻,真是个好问题呢,只可惜我也不知道呢”

众人“……”他怎么突然这么欠

地上组“……”好熟悉的感觉

白·滑不溜湫·若·幸运·遥

“……”你大爷的908!


“不好意思”127微微欠身,“他经常这样,爱模仿别人说话的语气,还望大家多多包涵”

“没事没事,这样还挺可爱的”夏习清歪头,轻轻一笑


[只有我好奇,908刚刚模仿的是谁吗?]

[楼上的加一]

[+1]

[这题我会,是fl ……fox! ]

〔前面的是想打fly 吗〕

[为什么是fly ?飞?]

[其实是苍蝇啦!**小姐姐取得外号]


“程秀,黎大哥,你们看的清弹幕上发的是什么吗”温小辉尝试了许久,甚至把顾青裴的眼镜都借来了也还是看不清

李程秀轻轻摇了摇头

黎朔道“大屏上的弹幕太靠上,而且字体偏小,恐怕得坐着第一排才能勉强看清”

“啊,那怎么办”温小辉有些失望,“要不我去问问127吧!”


〔黎大哥说什么!?他们看不清弹幕!?〕

[好像是的]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放飞自我了!?〕

〔好像是的……习清哥哥看我!

我可以1,我可以0,我可以为了习清哥哥不消停!〕

[前面的xxj 警告]

〔我不管!傅文夺你老婆是我的了!〕

[陌陌明明是我的!!!]

[望仔看我!!!我爱你!!!]


在弹幕得知正主貌似看不见弹幕的时候变炸开了锅,一时间,众攻头上好像都戴上了一顶若有若无的“淼淼女王同款”帽子


“还是我去吧”洛羿的脸有些黑,“我们还不能确定这里是否真正安全,还是我去吧”

语闭又瞟了黎朔一眼,黎朔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

“抱歉啊黎大哥,洛羿又瞎吃醋了”

“没事的小辉”黎朔笑笑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邵群和洛羿的眼刀,并且已经对此免疫

邵群在几人身后瞪了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表弟


几人没东没西的扯了几句,便听到

127轻拍了话筒两下:“大家现在手边应该都有部ipad和一部手机吧?手机和ipad 背后都刻有大家的名字,大家先看看有没有拿错,如果拿错了要还给原主”

大家纷纷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那错

“呼,没有就好”127轻轻出了口气,“接下来这几天,大家可以用手里的ipad 观看阅读内容,弹幕等

也可以用手机阅读文案,照相,聊天,发布弹幕等”


[127说什么?!他们以后不仅可以看见弹幕还可以发弹幕了!]

[前面的好像是这样的]

〔……〕

〔你们说他们能看见之前的吗〕

[不知道啊,应该不能吧……]


“好了那接下来谁里转关于‘题材’的转盘呢?”908问到

“这是第一次转,给我们谁都会不公平,不然就你来转吧”方觉夏看向908,提议道,“好吗?”

“我可以啊”夏习清一只胳膊亲昵的搂住方觉夏的脖子,让后转头看向其他人,问到 “你们呢”

“成啊/必须行”温小辉和池小池异口同声的道

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没问题


[jxgg 好聪明啊!!!]

〔jxgg 看看我!jxgg 好棒!!!〕

裴听颂:不愧是我的觉夏哥哥〕

[啊啊啊快给我助听器!!!我要聋了!!!]

〔听觉szd !!!〕

[听觉szd!!!]

[听觉szd !!!]

〔xqgg 我爱你!!!〕


“真的吗真的吗?”908一脸不可置信的问到,“真的我转吗”

“嗯,真的。快去吧,大家要等不及了”127强忍着想要揉一揉这颗在自己眼前不停蹦哒的小脑袋的想法,装作淡定的道

908搓搓手,笑眯眯的走到转盘旁边,做了个深呼吸,让后手用力一转

转盘开始疯狂的转圈

半分钟后,转盘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迹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908用了多大劲啊]

〔我快笑死了,你们看俞哥的表情〕

〔盛望:这玩意怎么还不停〕

夏习清:同问,我能手动干预吗〕

[望仔和xqgg 急了,我也急了]

908:我也急!!!〕

〔要停了!要停了!〕


众人默默叹了口气,终于……

转盘停了,停在了“娱乐圈组”


〔我是不是该疑惑,为什么没有停在无限流组〕

〔同问是***和**不够非吗〕

〔会不会是***?!〕

〔他应该带不动两个人……吧?〕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可能是保密系统?〕

[救!我的好奇心要忍不住了!!!]

[908:不,你忍的住]

〔酒吧!你快去转转盘!再晚点我就要拿刀了!!!〕

〔笑死,酒吧是什么鬼称呼〕

[908:我谢谢你……提醒我去转转盘]


127看了看弹幕,又看了看气的脸红的908笑了笑,走道908旁边,贴着他的耳朵轻声道:“你快去转转盘,记得小点力,不然又要等好久”

(表面很淡定,实际内心疯狂MMP ,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啊!!!)


台下,卫言梓温小辉池小池夏习清等人表示:

               磕死我了!!!


“咳,”908有些心虚的咳了一声,“那我继续转,接下来是哪几位幸运观众呢”

说着,手在转盘边不轻不重的用了点力

很快转盘便不再转圈,而是停了下来,指针停在了写有“《我只喜欢你的人设》”的范围


裴听颂笑到:“这个名字很娱乐圈”

闻言,附近的丁汉白也笑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再笑啥)


周自珩和夏习清:背后发凉jpg …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上来就要看**CP甜度爆表的恋爱故事吗〕

[救命,这算是台前幕后所有糖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是不是还能顺便帮我们辨别真假糖啊!!!]

〔sos ,我真的不淡定了!!!〕


“真不错,看样子是挑个一对甜的”908愉快的摇了摇头,“我们是先看简介,还是先选片段?”

“先看简介吧”

“行啊,反正不知道主角也白搭”

“那我们就先看简介,行吗?”127不冷不热的问到

“行啊,反正看什么都是看”


『骨子里又酷又A、风流浪荡的夏习清,靠着一张天使脸骗过了所有人,偏偏在爱豆面前暴露本性,初见即翻车

夏习清:我很喜欢你

周自珩:莫挨老子.jpg

然而发布会观众席上三秒即过的美貌,让他以周自珩粉丝身份C位出道,和偶像一起上热搜,上真人秀,上…… 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但和夏习清想的不一样啊

原以为钓的是娱乐圈绝世Alpha,扒了人设才知道是个纯情傲娇小学鸡

原以为拿的是我睡爱豆的剧本,最后成了爱豆睡我

刺激【点烟

夏习清:不是最讨厌我吗?抱住不撒手是怎么回事?

周自珩:真香

天使面孔又A又浪受 VS 总攻硬件纯情天使攻

排雷

受过去是风流top,因为回避依恋性人格,无法与人建立正常恋爱关系无情史,无前任【有经验】,无反攻,前期性格表里不一,恃才傲物,其实内心自卑

攻受人设都超级无敌杰克苏,全文尬苏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的文艺复兴 

立意:爱让人重获新生』



周自珩“……”

夏习清“……”

原来真的是我们俩啊

“啊啊啊‘你是我的文艺复兴’救命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卫言梓又一次体会到了磕CP的快乐,忍不住的轻声尖叫

温小辉八卦的眯起眼,拍拍前面略微有些尴尬的周自珩问到:“你们有没有CP名啊,叫什么啊”

周自珩闹闹头,眨了眨眼回道:“有,叫自习”

“好家伙,听着就好学霸啊”温小辉感叹道

“是吧,我也觉得”夏习清接话道,“其实也就周自珩学习好点,我是美术生,所以主科就没那么好啦”说完,朝温小辉挑了挑眉

接着又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哦对,光记得八卦了,我叫温小辉,这个是洛羿,我老公”说完,又指了指身后的洛羿,洛羿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习清哥哥!看看我!我可以1!我可以0!我可以为了习清哥哥不消停!〕

周自珩:?!你再说一遍〕

夏习清:。〕

〔我怎么感觉上面俩对话有点眼熟……〕

〔同上!〕

〔我想起来了!**和**分开之前的微信名!〕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127:“好了,接下来请大家打开平板,密码是各位在原世界的手机密码。大家打开平板后点开投票界面,每人可以投自己感兴趣的三个片段”

“那我们俩……?”周自珩问道

“可以和大家一起投”



END.              

其实朝哥和老畜生的那个梗是之前看过的一篇文里写的,但我现在找不到那篇了,如果有人知道的话麻烦评论区告知我一下(鞠躬)

之前的一些还没有赶完,包括本篇阅读体的一些规则和私设,后期会慢慢补(也许吧)

文中出现的人会很多,所以不可能每一个都写到,想看什么可以评论说,别问“为什么×××的戏份为什么这么少”“为什么有×××,没有×××”之类的,人物出场全凭我的印象,想起来了写,没想起来就再说,别在评论区问,很烦

最后,ooc 致歉


束白

要原图吱声(私我)

要原图吱声(私我)

潇潇荷下雨

  考生们跟着商队来到宫殿见到了历史上有名的拉美西斯二世,古埃及在他手上达到了巅峰,却也因此在后来快速衰落。

  他们见到的拉美西斯二世已经很老了,正是他去世的那一年,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死了,不过看着还挺精神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迟暮之感。

  拉美西斯二世威严地打量了一会考生,才缓缓说道:“有劳远道而来的客人了,找人的事不急,请客人们先去换身衣服,稍后会有宴会为大家接风洗尘的。”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奴隶引他们去不同的房间换衣服。

  俗话说,入乡随俗,他们都要换上除了重点部位什么也遮不住的古埃及服饰,清凉是真的清凉,但也是够“奔放”的。

  谢俞拿着衣服,完全不想换,只有一个问题,...

  考生们跟着商队来到宫殿见到了历史上有名的拉美西斯二世,古埃及在他手上达到了巅峰,却也因此在后来快速衰落。

  他们见到的拉美西斯二世已经很老了,正是他去世的那一年,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死了,不过看着还挺精神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迟暮之感。

  拉美西斯二世威严地打量了一会考生,才缓缓说道:“有劳远道而来的客人了,找人的事不急,请客人们先去换身衣服,稍后会有宴会为大家接风洗尘的。”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奴隶引他们去不同的房间换衣服。

  俗话说,入乡随俗,他们都要换上除了重点部位什么也遮不住的古埃及服饰,清凉是真的清凉,但也是够“奔放”的。

  谢俞拿着衣服,完全不想换,只有一个问题,现在他去搞死题目关禁闭是不是就不用换了?

  “哎,老谢,你换完了吗?”贺朝走了过来,已经换好了,嗯,怎么说呢,还挺像那么回事,少年人独有的青涩而又不失健壮的身材展示得淋漓尽致。

  贺朝看谢俞冷着一张脸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忍不住逗他,“小朋友,要不我陪你把那个姓拉的搞死?”

  拉美西斯二世:……你才姓拉,你全家都姓拉!

  谢俞看他不正经的样子,也懒得纠结衣服的问题了,把人赶出去,换好了衣服。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换好衣服,宴会还没开始,考生们可以自由活动一段时间。

  考生们三三两两地聚一起,讨论着题目要求。

  “你们有没有觉得很怪?”蒋丞皱眉思索,问道。

  顾飞:“怎么了?”

  “如果我没记错,拉美西斯二世只活了九十多岁,刚才我问了那些……奴隶,这个王已经91了。按理说,快要死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健康有精神?”蒋丞分析道。

  许盛:……说好的没学过古埃及历史的呢?学霸现在都喜欢伪装了吗?你没记错?请问你有什么不记得?

  “还有,他并没有真心想让我们找人。”江停观察心理这一方面很细致,下了结论,“明显的敷衍。”

  “难道失踪人口跟他有关?”盛望猜测说。

  “贼喊捉贼?”周自珩也陷入思考。

  夏习清还在研究这些建筑风格,被周自珩的声音拉了回来,才将注意力转移到题目上。

  “或许又是一种仪式,需要很多人。”夏习清随口猜测道。

  “那那些人是被关起来了,还是已经……”严峫话没有说完,但答案不言而喻,这么长时间的失踪,人估计是活不了了。

  江添也说出自己的猜测,“这么多失踪的人,没有统一的特点,那么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考生也可以。”这个猜测的结果就是拉美西斯二世会对他们下手,就很危险。

  这么一瞬下来,顾飞灵光一闪,“拉美西斯二世是不是靠那些失踪人口的生命来延续自己的生命?”

  这个猜测很玄幻,在系统里却很正常,反正一个设定,也不需要科学依据。

  历史上的拉美西斯二世可能只是单纯的寿命长,系统这样歪曲历史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需要拘泥于“正常”可能。

  宴会要开始了,那些奴隶侍从引着他们来到一处大型宫殿,拉美西斯二世坐在主位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落座,考生们心底揣揣不安。哦,当然不包括秦究游惑他们。

  贺朝直接剥了个香蕉给谢俞,“小朋友要吗?”

  贺朝没有刻意压低声调,拉美西斯二世看了过来,脸色很不好看。

  “这位客人好像不太懂规矩。”拉美西斯面色不虞,作为帝王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气氛一时紧张起来,贺朝却没有丝毫被影响,敷衍地回答:“哦,那你多体谅。”

  其他考生:好家伙,这家伙好勇,考试还能这么随便?

  拉美西斯二世阴狠地盯着贺朝和谢俞看了一会,还没说什么,旁边又传来一丝动静,他寻声看过去,只见秦究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游惑,还优雅地擦擦手,连头都没抬,过了半天才仿佛刚接收到王座上的人的目光,漫不经心地点头:“啊,你继续。”好像他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等待臣子的回话。

  拉美西斯二世:……

  继续什么?你让我怎么继续?要不这个位置你来? 

  

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不知道为啥会那么长。。。


————————————————————  

  需要光。所以有了门。

  

  夏习清抱着周自珩迅速坠入梦境。羽绒被子把沐浴露的香味烘成软绵绵的糖果色,安抚着夏习清的神经。

  

  关灯,拉窗帘,缩进厚实的被子。一点光都不留。

  

  夏习清甚至真的做了梦。

  

  

  Ⅰ.

  不怎么好,也不怎么坏。

  

  还是那间贴着蓝色墙纸的屋子,黑的纯粹,一点光都不给。只不过夏习清并没有在梦里变小罢了。

  

  他活动了下手腕,...

        #不知道为啥会那么长。。。


————————————————————  

  需要光。所以有了门。

  

  夏习清抱着周自珩迅速坠入梦境。羽绒被子把沐浴露的香味烘成软绵绵的糖果色,安抚着夏习清的神经。

  

  关灯,拉窗帘,缩进厚实的被子。一点光都不留。

  

  夏习清甚至真的做了梦。

  

  

  Ⅰ.

  不怎么好,也不怎么坏。

  

  还是那间贴着蓝色墙纸的屋子,黑的纯粹,一点光都不给。只不过夏习清并没有在梦里变小罢了。

  

  他活动了下手腕,发现右手被手铐严严实实的锁在床头的铁栅栏上,胸口闷的发麻。

  

  跟周自珩在一起后,他好像对黑暗少了些病态的恐惧。

  

  “钥匙。我需要解开手铐的钥匙。”他甚至可以较为冷静的思考,触摸着身下冰冷的地板,企图找到任何一点线索。

  

  没有。什么都没有。

  

  右手被手铐拉的越发疼痛,左手也开始作妖一样的抽痛发麻,胸口处传来憋气太久而产生的撕心裂肺的痛感。

  

  难受死了。

  

  “有人吗?周自珩?周自珩你在吗……”夏习清开始慌不择路的求救,尾音变了调。

  

  敲门声,推拉声,双足踏过木制楼梯的声音。

  

  “有人吗?”

  

  “有人!快帮帮我,求你……”夏习清急切的呼喊着,不注意带出一点哭腔。

  

  门被推开一条缝,接着裂的更大。走廊里昏黄的灯光挤了一点进来。

  

  “你是谁?”

  

  来人是个小孩子,板着严肃的脸意外有些可爱。并没有解释的自觉性,他只是拽住夏习清的左手将他往卧室门外拖。

  

  “你不应该呆在这里。”小孩说。

  

  “我出不去。”夏习清给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铐。“有钥匙吗?”他迫不及待的问。

  

  小孩奇怪的暼了他一眼。“你打不开?这种玩具我一只手就能掰断。”

  

  “我打不开。”

  

  小孩下一秒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给你掰开。”

  

  “好了。谢谢小帅哥。”夏习清甩甩手腕,心情好了一些。回头看看不知何时悄悄关上的门,又开始沮丧。

  

  小孩像是看透了他。

  

  “这个门……这个门我也可以一只手掰开啊。我再帮帮你好不好?”

  

  下一秒,他们站在阳光下。

  

  “等等我。你等等我好不好?”小孩扒住夏习清的手。“你等我长大就没事了。”

  

  “好啊。”夏习清看着小朋友一点点消失,扬起一边嘴角。“我等着你。周自珩。”

  

  尾音太轻。像透过门的光。

  

  

  Ⅱ.

  小孩消失了,夏习清也就没了在梦里赖下去的意义。

  

  右手手腕被周自珩紧紧抓在宽大的掌心里,显得很有安全感。

  

  “自珩……”夏习清突然就有些委屈。头埋在周自珩的胸口,消化着梦里未落下的泪。

  

  “醒了?今天怎么这么早。”是周自珩的声音,通过胸腔传到夏习清耳膜里的声波极富有安抚的力量。

  

  “我又梦到你了。”夏习清堪堪斟酌着词句,“我梦到……哎算了。我胸口疼。”

  

  “宝贝。”一个低沉的,被逗乐的声音响起。“如果你在睡觉的时候可以把头从被子里拿出来,你会舒服的多。”

  

  他说的对。

  

  所以夏习清在跟着周自珩下楼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

  

  “自珩。谢谢你。”

  

  

  Ⅲ.

  再怎么不待见夏昀凯这个爹,夏习清这个最大股东的身份也是毋庸置疑的。

  

  吃完早饭,周自珩去上课,夏习清步行着去公司签署一份文件。

  

  人群蓦的模糊起来。夏习清混在其中只听到了零星几句。

  

  “听说了吗?今天晚上有流星雨。”

  

  “小夏总慢走。”前台的接待小姐为他开门,礼貌之余还显得面红耳赤。

  

  有时候时间真的走的很快。跟周自珩待在一起的时间总是长不过各奔东西,认真画画时甚至可以通宵不睡。没想到只是关于商务文件的事就让夏习清忙了一天。

  

  西边的火红色明晃晃的显示着黄昏的事实。夏习清走出大楼时还特意看了眼微信,十分钟之前周自珩发来了信息。

  

  [习清,我今天还有些事,不过你一定不要回你的公寓。在我的房子里等我回来~]

  

  什么啊。夏习清按灭手机屏幕,完美的混入汹涌的人流。

  

  耳畔依然模糊不清。夏习清只听到了零星几句。

  

  “……流星雨……今晚……看……许个愿吧……”

  

  

  Ⅳ.

  整个客厅灰暗一片,但玄关处摆放整齐的鞋昭示着屋子原本的主人已经在门内等候。

  

  “自珩?”夏习清摸索着开关。“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开灯?”

  

  没有点亮。灯泡被人卸下来了。

  

  “自珩?”夏习清向屋内摸索着,忽然想起清晨十分的梦。“自珩你在吗?你别……”

  

  话没说完,已然又染上了哭腔。

  

  “小先生。如果你能转过身来那再好不过。我在你身后的吧台这里,要跟我碰个杯吗?”

  

  “自珩?”夏习清猛然回头,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

  

  周自珩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打开了琉璃台上的台灯。

  

  “抱歉……我好像差点把你弄哭。”周自珩将酒杯递给夏习清,重新端起一只烛台。“我请你喝酒。不要不开心好吗?”

  

  大地之心。用烛台的火苗烤一下,就可以看到美丽的红色翻涌起来。

  

  “你会调酒?大明星。”夏习清简直不可思议。

  

  “以前不会。现在会了。”

  

  

  Ⅴ.

  “愿意跟我来一场稍微浪漫一点的约会吗?”

  

  看着夏习清啜完杯子里的酒,周自珩才开口。

  

  “什么?”

  

  周自珩和夏习清的楼层已然已经是最顶层,附带阁楼的所属权和天台的使用权。

  

  周自珩为他打开了通往灯火通明的门。

  

  “十,九,八……”周自珩还在默念着什么。

  

  “三,二,一……”

  

  外太空陨落的行星,偶尔有还未焚烧殆尽的,几天之后也会引起地球人的叹为观止。

  

  可笑又迷信。

  

  “许个愿吧。”

  

  可说话的人是周自珩。

  

  “我……我想假设它们只属于我,然后把他们送给你。”

  

  “假设成立。”夏习清突然就笑起来。“我接受。自珩,谢谢你。”

  

  谢谢你给我开门。

  

  

  Ⅵ.

  “自珩?”

  

  良久之后,夏习清出声,唤出爱人的名字。

  

  在宇宙之下,在浪漫之间。

  

  “以后,为我开门好吗?”

  

  只为我一个人。

  

  “forever.”

  

  永远为你一个人。

  

  

  ————————————————————

  

  住在顶楼是私设。

  

  PS:或许可以浅浅的评论一下子?         

  (›´ω`‹ )

  

初瑶(尼玛别拍了)

世外桃源『2』

ooc预警

果然还是大晚上有灵感。


正文:

夏习清怼了怼周自珩的胳膊:“珩珩,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人。”

周自珩朝夏习清说的地方看去,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

他拉着夏习清的手往前走,他还挺好奇这次的嘉宾是谁。

走上前,入目是有些许剑拔弩张的沈向霆和江寻,二人都怀疑是对方搞的鬼。

一旁站着乖乖巧巧的顾妄言和老老实实的顾未。

“你们好,我叫夏习清。”

夏习清先反应过来和几个打招呼。

周自珩认真的打量四人,没在圈内见过。

顾未憨憨挠头:“既然都是嘉宾,那还是不要把关系闹这么僵吧。”

顾妄言配合点头,嫣然一个乖小孩。

两个上一秒剑拔弩张的人,瞬间老实的呆在自家老婆身边。...

ooc预警

果然还是大晚上有灵感。



正文:

夏习清怼了怼周自珩的胳膊:“珩珩,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人。”

周自珩朝夏习清说的地方看去,隐隐约约有几个人影。

他拉着夏习清的手往前走,他还挺好奇这次的嘉宾是谁。

走上前,入目是有些许剑拔弩张的沈向霆和江寻,二人都怀疑是对方搞的鬼。

一旁站着乖乖巧巧的顾妄言和老老实实的顾未。

“你们好,我叫夏习清。”

夏习清先反应过来和几个打招呼。

周自珩认真的打量四人,没在圈内见过。

顾未憨憨挠头:“既然都是嘉宾,那还是不要把关系闹这么僵吧。”

顾妄言配合点头,嫣然一个乖小孩。

两个上一秒剑拔弩张的人,瞬间老实的呆在自家老婆身边。

顾未低头看一眼任务卡:


和队友一起生存一天吧

(奖励:一小篮鱼)


夏习清严肃起来:“目前我们相互都并不熟悉,实在无法合作。”

江寻:“这一天的生存也并没有明确要求我们6人一起,所以是可以分开的。”

顾妄言抢在沈向霆前面率先说:“我觉得可以。”

他们在这里讨论时,弹幕已经炸开了锅:

【竟然是平行世界!】

【我说我怎么没见过其他四位嘉宾】

【他们还没有察觉对面的不对劲吗?】

【就是因为察觉了才不会合作的吧】

【我猜也是】




唔,短小的一篇,马上就要开学了(′へ`、 )

出棠

  有且只有一朵玫瑰源属于他——《闯入一片盛开的夏》

  有且只有一朵玫瑰源属于他——《闯入一片盛开的夏》

懒的取
  脑海里的习清哥哥

  脑海里的习清哥哥

  脑海里的习清哥哥

白雪纷飞
  有没有姐妹帮忙看看这个是高...

  有没有姐妹帮忙看看这个是高仿还是正版的

  有没有姐妹帮忙看看这个是高仿还是正版的

审核我爱你

  有我喜欢你的信息素,我只喜欢你的人设,be狂魔求生系统,可爱过敏原全文补()有人要吗

  有我喜欢你的信息素,我只喜欢你的人设,be狂魔求生系统,可爱过敏原全文补()有人要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