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在写什么玩意

114浏览    12参与
Lisa

【Fate/go 加莫】平安夜

——————————————————— 

注意:

1.现代paro,cp加莫,双咕哒姐弟向

2.有作者自设(藤原里沙)出没

3.ooc注意!!

———————————————————

冬天的白昼总是很快。

接近五点,月亮便和太阳一起出现,悬挂在遥远的天空。

今天是平安夜,迦勒底高中的各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期。

学校难得提前下课。叽叽喳喳的学生们成群结队地出去聚会,或是回家里开派对。

加拉哈德站在走廊,等待着自己的妹妹玛修。

“圣诞快乐,哥哥。”

刚出门的玛修给了他一个微笑。

“圣诞快乐。”他和玛修走下楼梯。

“圣诞快乐,玛修!”一旁的伊丽莎白突然...

——————————————————— 

注意:

1.现代paro,cp加莫,双咕哒姐弟向

2.有作者自设(藤原里沙)出没

3.ooc注意!!

———————————————————

冬天的白昼总是很快。

接近五点,月亮便和太阳一起出现,悬挂在遥远的天空。

今天是平安夜,迦勒底高中的各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期。

学校难得提前下课。叽叽喳喳的学生们成群结队地出去聚会,或是回家里开派对。

加拉哈德站在走廊,等待着自己的妹妹玛修。

“圣诞快乐,哥哥。”

刚出门的玛修给了他一个微笑。

“圣诞快乐。”他和玛修走下楼梯。

“圣诞快乐,玛修!”一旁的伊丽莎白突然扑了上来。“有兴趣参加女子聚会吗?小刑,玉藻前和清姬都在等着!”

“啊,我……”玛修犹豫地看着加拉哈德。

“去吧,我会和兰斯洛特解释的。”

看着两个女孩走远,加拉哈德不由得陷入思索。现在该回家吗?虽然不是太爱凑热闹的人,但是现在回去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哟加拉哈德!不介意今晚一起吃饭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立香正拉着藤丸从楼上出现了。

“抱歉学长,老姐总是这样咳咳咳……”

被捆着脖子的藤丸边道歉边不断地咳嗽。

他顿时满脸黑线。“抱歉,和你们吃恐怕我会被迫承包所有的账单。”

“作为邀请者,我当然不会这么厚脸皮!今晚我可是带足了钱来享受的。”

不仅是我们,莫德雷德也要求你来哦!

橙发的恶魔露出了獠牙,又补了这么一句。加拉哈德摊开双手,以示屈服。


“好久没有吃这么饱了!”

立香拿着碳酸饮料不停地打饱嗝。“藤丸,帮我拿着,我去看看那边的商品。”话音刚落,她就把东西交给像驴子一样的弟弟。

“压榨老弟的恶魔。”

被甩开远远的莫德雷德和加拉哈德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这次果然也只有立香一个人在暴吃。

“我们也去逛吧。”

他们跨入摄影区,莫德雷德买下了她深爱的相机。来到美术专区,在加拉哈德挑选水彩纸时,她按下了快门。

“效果不错。”她朝加拉哈德做了个鬼脸。

照片上的男孩浅浅地笑着,那是平时不轻易外露的情绪。

“什么时候拍的……?”他有些耳根发红。

“就在刚刚。你啊,明明一张好脸,笑笑多好啊。”她不停地摆弄着相机。

“我平时也有笑啊。”

“我每次都没看见。”

两人一言一语地继续着没有方向的对话。

“去那边看看吧。”

加拉哈德提起满满两袋纸和颜料。要不是今天立香良心觉醒自掏腰包,他绝对买不了这么多。

“正好,我也想去。”

左拐,两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件如何?”服装店内,莫德雷德将一件大衣拿起。

“你要穿男士衣服?”加拉哈德不解地看着。

“当然是给你的,笨蛋。这个也一起穿上。”莫德雷德再把衬衣塞进他的怀里。“打折就多买点。”她把加拉哈德推进了试衣间。

“怎么样……”他出来后,有些害羞地别过头。

莫德雷德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没错,还有这个。”她又把一副镜框推到他的双眼前。“和玛修一样啦,哈哈!”

加拉哈德看了看,并没有想象中的呆板,反而多出了一丝书卷气。他的双眼和女人一样漂亮。金色的眼瞳,眼睫毛长而翘,另一只则被银白的头发覆盖。一身黑色的大衣,白色衬衫和深蓝牛仔裤。衣架子般的身材正很好地驾驭这些衣服。

“圣诞快乐,这是礼物啦。”她笑嘻嘻地看着他。“那么,按照每年的约定,我的圣诞礼物呢?你可还没有送。”

加拉哈德轻轻地笑了。“是的,你想要什么呢?”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吧。”女孩碧绿的眼瞳闪过一丝狡黠:“新的杂志,steam打折的游戏。噢,顺便把里沙要的专辑也一起买来吧,这点没问题的吧?耍盾的。”她叫出了许久未闻的外号。

“没有,只是下个月要去打更久的工了。”

“什么时候了还在想着打工。”莫德雷德翻笑着拍了拍他:“以你的能力,老板绝对不会亏待你。再说了,你这张脸,哪个女人不会被你迷住?你可是一个店的活招牌,去到哪别人也就爱到哪了。”

“你把我想得太厉害了。”加拉哈德无奈地笑了笑,“前几天我还被斥责过呢。”

“什么嘛,毕竟我们也是从小就在一起玩的人,你的水平,我还是知道的。”

快去买东西,今晚我可还没有吃饱!

莫德雷德拉住加拉哈德的手,重新跑回热闹的商店。

今晚的她也很耀眼。

他抑制不住地微笑起来。

随后回以那只白皙的手,更大的力道。


外面正在下雪。

白色的雪花,被铃铛与彩灯环抱的圣诞树,漆黑的夜空。

让人忍不住祈祷,空中会有圣诞老人和满载礼物的雪橇一瞬而过。

外面的广场上,金色的时钟不断奔跑。

滴滴答答,宣告着一年的结束。

以及,

“I wish you marry Christmas……”

不断响起的,属于圣诞节的颂歌。

end. 

———————————————————

彩蛋:

另一边的两姐弟:

立香:没想到……一逛到羽毛球区你就这么起劲……真是让我小看你了。

藤丸:姐,你到了人偶区不也是一脸放光!而且途中你还和里沙学姐聊了一会。我只不过买的东西有点多而已!今天是平安夜,不会被斥责的啦。

立香:十一点了,赶紧回家准备好袜子吧,也不知道圣诞老人会给我们些什么呢?

藤丸:哈哈,圣诞老人多半是罗曼医生假扮的吧……

立香:说不定是达芬奇也没差噢!

———————————————————

感谢阅读我拙劣的文字,

最后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花卷今天也在呐喊想要白鹰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被抛弃的东西沉默着

慢慢积着灰尘

吧嗒

没有了

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被抛弃的东西沉默着

慢慢积着灰尘

吧嗒

没有了

八十一

【安雷/R】今天男朋友长出了猫耳朵

看这个标题就知道我写的是什么pa了吧,我绝对是最晚写这个的吧(哭辽)

我太菜了,不会写车

就是来丢丢人的不要在意(。)

去睡觉了


1.

雷狮发现自己长出了耳朵。

清醒了一下后去照了浴室的镜子,发现还是猫耳。然后就更加清醒了。

然后雷狮不太相信地将右手伸向自己头上的那一对黑色耳朵,指尖碰到的时候还抖了抖……真的啊?


2.

然后安迷修在校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顶着猫耳进来的雷狮,哦,还包括那根黑色的尾巴。

卡米尔在进校门之前问过了雷狮,要不要遮一遮那对显眼的耳朵和尾巴。雷狮没有说话,他今天早上就已经尝试用头巾挡过了,但是每一次耳朵都会从头巾的边缘的地方冒出来...

看这个标题就知道我写的是什么pa了吧,我绝对是最晚写这个的吧(哭辽)

我太菜了,不会写车

就是来丢丢人的不要在意(。)

去睡觉了



1.

雷狮发现自己长出了耳朵。

清醒了一下后去照了浴室的镜子,发现还是猫耳。然后就更加清醒了。

然后雷狮不太相信地将右手伸向自己头上的那一对黑色耳朵,指尖碰到的时候还抖了抖……真的啊?

 

2.

然后安迷修在校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顶着猫耳进来的雷狮,哦,还包括那根黑色的尾巴。

卡米尔在进校门之前问过了雷狮,要不要遮一遮那对显眼的耳朵和尾巴。雷狮没有说话,他今天早上就已经尝试用头巾挡过了,但是每一次耳朵都会从头巾的边缘的地方冒出来,然后连头巾都扎不稳了。更别说身后都不知道怎么藏的尾巴了。

雷狮瞟了一眼站在校门口的安迷修,安迷修又一次打量了一遍雷狮的身后和脑袋,默默把记号笔的笔盖打开了来。

“雷狮,校园里不允许身着奇装异服。”

雷狮冷哼一声,身后的尾巴不禁上下绕了绕。他走到安迷修面前,头上那对毛茸茸的耳朵抬起来,露出耳朵内侧乳白色的毛。

“风纪委员大可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假的。”

其实雷狮没有等安迷修做出举动就走进了学校。所以也没有看见安迷修有些期待的眼神和微红的耳尖。

 

3.

回到教室的雷狮被班里各种奇妙的视线注视着,有些难受,有些烦躁。

他可不是被家养的小乖猫啊。

 

4.

雷狮想要大声的讲话,还想出去上个厕所。但是为什么这么想,就是个问题了。

是周围的温度升高了吗?

头在发热,但是却不晕。雷狮的呼吸都重了几分,好像有一滴汗从额头上滑下来了,顺着流进了衣领里面。耳朵和脸颊像被蒸熟了一样,看着是红的,摸上去是烫的。

隔壁桌的同学看雷狮这样难受,刚想举手,雷狮唰的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

老师还没来得及看清他脸上的红色,雷狮就匆匆地离开教室了。单单甩下一句:“发烧,回家。”

但是那到底是不是发烧呢?

 

5.

外面的天气更加热,太阳像是快要把雷狮煎熟,还要在铁板上翻滚好几次一样。

雷狮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闷在桑拿房里,但是又不对,比那还要难受。

几乎是踉踉跄跄地走进自己的家,还在客厅的时候就倒在沙发上,意识模模糊糊地摸到沙发上的空调遥控器,点了“开”的按钮后又默默地睡去了。

这个梦雷狮做的很不好,猫尾巴在沙发上不停地拍来拍去,发出不算清脆的声音。头上的耳朵也耷拉着。雷狮翻了个身,即使开了空调也依旧觉得好热…

后来意识比较清醒的时候雷狮听见了敲门的声音,打开门的时候先看见了棕色的发丝。

“雷狮…你没事吗?”

 

6.

是安迷修。

雷狮在门后面,没有露出眼睛,但是头上的耳朵先进入了安迷修的眼帘。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呢。安迷修这么想。

“你来干什么。”

声音有些沙哑。从门缝里传来的凉气让安迷修吓了一跳。

“你同班同学和我说你发烧,我放学买了退烧药来找你…”

安迷修把门推开,真实感觉到室内的低温之后不禁抖了抖。再看向雷狮,他戴着的头巾已经摘下,所以现在那对黑色的猫耳更加显眼了。校服衬衫的领口打开,明明室内温度那么低,却还能看见锁骨处的汗水。

红色的耳朵被黑发藏起来了,脸颊旁边的头发也因为汗水黏在脸上,几乎满脸都是通红的。尾巴没有精神地垂着,耳朵也耷拉着。

雷狮呼吸都沉重了些,艰难地从嘴里憋出几个字。

“不用…”

安迷修扶了扶自己的额头:“我是你男朋友,雷狮。”

听完的雷狮啧了一声,慢慢地把安迷修往里带。坐在了沙发上。

 

7.

安迷修摸了摸雷狮的额头,真的很烫。

雷狮不愿意盖被子,安迷修正打算给他敷毛巾,又一次瞟见了雷狮拍打着沙发的尾巴。

是真货啊…

这时候就不得不说了,安迷修是猫派,看见猫耳朵和猫尾巴真的毫无抵抗力。于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抓着雷狮的尾巴尖了。而且手指还在接着往上移,一直等到安迷修摸到尾巴根的时候雷狮才一把阻止了。

“不知道猫的尾巴根很敏感的吗”


巴拉拉能量传送

上面点不开点我

这个是套娃。

 

9.

第二天的时候雷狮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脑袋,叹了口气。

“还是有耳朵可爱一点啊…”

然后雷狮就不开心了,他拉过安迷修的领带,以咄咄逼人的语气和安迷修说:“那你昨天身上的气味是怎么回事啊”

然后安迷修就想起,在去给雷狮买药之前还喂食了几只路边的小猫。

好了,接下来要怎么解释好呢

老鹅的长睫毛

【百日李杜/day68】胡言乱语

有个诗人,写了大概一千多首诗吧,没人看,见过的甚至当废纸揩屁股。

其实他的诗写的很好,会让人有种感同身受的悲愤,只是现实已经够苦了,谁还乐意听点诗还要听这种无病呻吟啊?简直有病。

但他很倔,心系苍生胸怀天下,就是要写忧国忧民的诗,什么?你说要写点高兴的?必然也是先扬后抑。

路人:有病。

          

        

这也和他的经历有关,他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官僚世家,正统的儒家教育以及游学时的经...

有个诗人,写了大概一千多首诗吧,没人看,见过的甚至当废纸揩屁股。

其实他的诗写的很好,会让人有种感同身受的悲愤,只是现实已经够苦了,谁还乐意听点诗还要听这种无病呻吟啊?简直有病。

但他很倔,心系苍生胸怀天下,就是要写忧国忧民的诗,什么?你说要写点高兴的?必然也是先扬后抑。

路人:有病。

          

        

这也和他的经历有关,他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官僚世家,正统的儒家教育以及游学时的经历让他有了开阔的视野和心胸,以及后来奸相当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更觉得自己要写现实主义的诗,他要揭露社会的黑暗,批判现实。

可现在是奸相当道诶?搁现在就是怼国务院,还是总理级别的,于是他就被贬官,“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生活还很难过。

可他还是要批判现实。

路人:有病吃药。

这个人叫杜子美。

        

        

虽然主流审美里没人欣赏他,但还是有人看好他的。这个人很有名,在皇帝面前挂过好,甚至让高官给他脱过靴子,恣肆张扬,却又恣肆张扬得理所应当。

与之相对,他的诗写的是浪漫主义,浪漫到什么地步?穷尽当世所有人的想象都无法想到他会那样写,嚣张牛批得不行。

     

他很欣赏杜子美,写诗就是要坚持自我,而且人家写的很好,胸怀开阔,端方大气。

他第一次见到杜子美的诗还是包酒壶的纸看到的,当时他刚喝完酒,随意扫了一眼。

“……草。”

平时头一回爆了粗口。

这个人叫李太白。

        

          

在一个春光正好的日子里他们二人相遇,李太白在郊外采风,杜子美在杨柳堤岸上捧着卷书看,阳光从树缝倾斜而下,他的睫毛在脸颊上了留下两道长长的阴影。

李太白倒吸一口凉气。

他心想,这人简直浑身上下都是灵感。

简而言之,好看得让他想写诗。

他正打算搭讪,杜子美抬头。

杜子美:“!!!”

             

         

杜子美是李太白的死忠粉,每次出诗集他省吃俭用冲书市买它个十七八本,留几本收藏几本翻阅另外几本送人卖安利,读后感写的是长长长的一整卷纸。

他还是李太白驻长安粉丝后援会会长。

他有远远见过一次李太白,好像这世间所有的光辉都集结于他一身。

         

            

郎情妾意(不是)情投意合(好像也不对),两个人就勾搭上了(什么鬼形容)。

勾搭到什么程度,分别后李太白就写“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用现在的话说,这叫茶不思饭不想,做什么都没意思了。还有什么“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让西南流去的江水带着自己的思念,追上杜子美好做一番倾诉。

特别是下面这首,意图昭然若揭。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大意就是现在离我们分别还能剩几天呢,我们已经把长安的小吃摊特色景点都转了好多遍了。下次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但杜子美不知道这是李太白对他有意思,他以为这是夸他俩的知交之深,跟偶像做知己诶!简直要嗨到不能自已,遂写下“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李太白听到就乐了,当即八百里南下追人,月下当面对峙。

杜子美:“……啊?”

很懵逼。

这是真不知道,就算他是李太白驻长安粉丝后援会会长也不知道偶像其实想草粉啊。

于是他问,你说欣赏我那诗其实是想泡我?

李太白挠脸,说怎么可能,诗和人怎么能沦为一谈,我觉得你是真写的好。

然后又说,我也是真觉得你好看。

杜子美细想,红着脸点点头,成。

就上了贼船。

——

李诗选自《沙丘城下寄杜甫》《郡东石门送杜二甫》,真尼玛gay,gay得一批,明明是情.投 .意.合啊!!情投意合!!!啥单相思,不存在的。

还有一首有争议的,不过我还是贴上:

戏赠杜甫

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搁cp滤镜里这就是嘘寒问暖了……告诉杜不要因为写诗伤了身体,而且一见面就看出来人瘦没瘦……

李杜 is rio

镜生虚幻

不知道在写什么,可能是心里的不平吧

打个预警

* 逻辑不怎么严密,纠错口气稍微好一点,一起友好探讨A4剧情。(你这也太晚了吧)
* 对A4有严重阴影的人请绕道,免得内心不适。
* 有盾冬cp向言论发表,不适者右上/左上离开。

――――――正文分割线――――――

【史蒂夫·罗杰斯还会回归吗?】《复联4》编剧Markus:“可能吧。我觉得我所做的就是,史蒂夫做了全职爸爸,而Peggy去神盾局上班。我不知道那期间还有没有其他冒险故事。” ​

复联4穿越乌龙事件#《复仇者联盟4》美国队长的结局,导演和编剧在采访中,给

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导演表示,片尾的美国队长去了另一个平行宇宙和卡特共度一生,最终回到原来的...

打个预警

* 逻辑不怎么严密,纠错口气稍微好一点,一起友好探讨A4剧情。(你这也太晚了吧)
* 对A4有严重阴影的人请绕道,免得内心不适。
* 有盾冬cp向言论发表,不适者右上/左上离开。

――――――正文分割线――――――

【史蒂夫·罗杰斯还会回归吗?】《复联4》编剧Markus:“可能吧。我觉得我所做的就是,史蒂夫做了全职爸爸,而Peggy去神盾局上班。我不知道那期间还有没有其他冒险故事。” ​

复联4穿越乌龙事件#《复仇者联盟4》美国队长的结局,导演和编剧在采访中,给

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导演表示,片尾的美国队长去了另一个平行宇宙和卡特共度一生,最终回到原来的宇宙,将盾牌交给了猎鹰。

编剧则解释道,美队穿越回了本宇宙的过去和卡特共度一生,并没有创造新的时间支线。

换言之,卡特的丈夫从一开始就是2023年穿越回来的美国队长。

这也是多年来,漫威一直隐瞒卡特丈夫身份的原因。

注①②

这两段采访一看就是矛盾的,编剧和导演各执一词,很明显各自对于这个剧本都有不同的理解。

首先是导演的平行时空Peggy,我感觉这个理论还过的去,就是美队丢下战后无人领导的复联跑去跳舞有点令人心塞。

但是,这个世界是否存在Steve这个人呢,要是存在,他与这个世界的Peggy是否有关联,是否与mcu主世界里盾佩关系与经历基本一致,Steve是不是在某种方面绿了自己等一系列无解的问题。有人说:这个平行世界没有Steve,上述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Steve,没有那一只舞的约定,这个舞就不合理好吗!Steve什么都没说,突然跑去和Peggy跳舞,求这种情况下Peggy内心懵逼程度,而且Peggy还在那等他。

为了让这个逻辑暂时合理,所以这个世界有Steve,还和Peggy有约定。Steve你在绿你自己好吗!(不同世界或同一世界不同时期差别较大的一个人,我个人一般认为是不同的人)

似乎导演的逻辑说不通,那我们来看看编剧的逻辑吧\^O^/

这段话的槽点比导演的还多😥

首先,美队回去和同一世界的Peggy结了婚,成为了全职爸爸,这话说出来不仅粉丝要嘲你,Peggy见到这个Steve也不会开心的吧。(没看过电视剧,有时间看了之后再回来改)

顺便,Steve回去真的从各个方面感觉都说不通

还有就是Peggy有丈夫,莎朗不是摆设。

如果跳了舞就回来,只是圆了遗憾而已,我想粉丝都会接受的,既圆了盾佩的遗憾,又照顾到了盾的其他cp,不好吗?你要回去也行,铺垫好,不要搞这一大堆不符合人设,不符合逻辑的事情。

作为盾冬粉,我再说两句:

A4盾是个骗子,陪你到世界尽头,只是他自己的尽头而已,他丢下了Bucky一个人在未来。Bucky一个人在七十年后,在这个不接受他的时代,别人觉得他不配接盾,不配在英雄榜上流下姓名的日子里,成为了过时之人(注③)。Steve留在过去之后,不再有人记得那个布鲁克林的Bucky,他只是冬兵,白狼,真正的他被污垢埋葬,不再有人念想他的光荣牺牲。

有人在布鲁克林跳舞,有人在西伯利亚受苦。

从此以后,再无人识得那个斜戴军帽的漂亮少年。注④

队长总会为了巴基丢盾,只是这次,他丢掉的是最早保护过他的盾牌——巴基。注⑤

注①②:直接摘自微博,以前摘的,不知道最近导演和编剧有没有改口

注③:灵感主要来源于AV51485066 (盾冬cp向)过时之人以及最近的心塞

注④⑤:直接摘的AV51485066 的热门评论区(对,还是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