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在故宫修文物

8432浏览    168参与
Angie_橘子

或许大家有空填个问卷?

很短很短,不到一分钟。谢谢大家啦。https://www.wjx.cn/jq/53443285.aspx

或许大家有空填个问卷?

很短很短,不到一分钟。谢谢大家啦。https://www.wjx.cn/jq/53443285.aspx

旗袍川

【站在十四看十三】一刻即永恒·三记紫禁

继续 十三岁沙雕产物 我又写了故宫。

这是寒假作业。原题《就在那一刻》 后来觉得原题太不正经 又加上我是写了三次故宫 直接 三记紫禁。

站在十四看十三 我觉得是个永远看不完的东西。


一直想买一本《我在故宫修文物》,终于,在过年,我圆梦了。裸脊锁线装订的书,拿到手里有股历史的厚重感。然而,书中内容,又把我带回故宫,那个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每天清晨,甬道内会有自行车轮与石板摩擦的声音。宫猫在摹画室的第四进小院踱步,鸟儿叽叽喳喳开始了新一天的歌唱,故宫文物修复的匠人们,准备开工。钟表,铜器,裱画,摹画,木器,漆器,都要...

继续 十三岁沙雕产物 我又写了故宫。

这是寒假作业。原题《就在那一刻》 后来觉得原题太不正经 又加上我是写了三次故宫 直接 三记紫禁。

站在十四看十三 我觉得是个永远看不完的东西。


一直想买一本《我在故宫修文物》,终于,在过年,我圆梦了。裸脊锁线装订的书,拿到手里有股历史的厚重感。然而,书中内容,又把我带回故宫,那个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每天清晨,甬道内会有自行车轮与石板摩擦的声音。宫猫在摹画室的第四进小院踱步,鸟儿叽叽喳喳开始了新一天的歌唱,故宫文物修复的匠人们,准备开工。钟表,铜器,裱画,摹画,木器,漆器,都要修复,都不好修复。钟表上千个零件,错零点几毫米都可能导致最后整体罢工;青铜器上百的碎片,有一片位置不对都拼不起来;修复太和殿龙椅的鱼鳔胶,一刻不停地砸,一天下来也顶多半斤。文物修复的过程,只能拼耐心。但每件成功修复的文物,沾染的,都是人手的温度和心的高洁。

宫墙内是匠人们“择一事,终一生”的牢固信仰,那宫墙外就是花花世界。举个例子,21世纪的中国,收藏行业空前繁荣,每个民间钟表展览会,仿佛都成了收藏家炫耀的场合。他们重视那些高价收入的藏品带来的附加值,而埋没文物本身的闪光。相反,故宫的手艺人们,他们超脱了物质层面,专注于工艺所有价值。在尘土飞杨,万众创业,极度速食的时代,网络暴力地推送一堆无意义的创业成功的案例。而人心,在这场“暴力”中,对长久不变的东西的兴趣已经消失。人心现正稀缺的,正是长久的东西。现在,那种厚重的细腻,已经叩响了人心的大门,只等来人打开这扇门了。

就在那一刻,发现宫墙内外区别的那一刻,了解故宫内匠人们平和耐心地修复文物的那一刻,我震惊了。震惊于故宫竟还有这样不忘初心的手工艺人,震惊于现在社会发展之迅速,人们关注层面之浅。那一刻,我深深为这种“故宫文化”折腰。它太有魅力,令人抗拒不了。

故宫也好,紫禁也罢,她这七十二万平方米,及宫墙内那百余年的手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永恒。原来这世上,真有如此厚重的东西。

下午五点,故宫的匠人们收工。那一刻,整个宫殿群仿佛披了历史的厚重感,在北京城中心,闪闪发光。而当宫门落锁的那一刻,锁住的,不是七十二万平方米,是年代,是历史,是百余年传承的手艺,是初心。

大历史,小工匠;择一事,终一生。

宫门的影子越来越长。今夜,宫墙外的许多人会如平日般睡去,而这一刻,我,宫猫,鸟儿,宫殿群,以及传承百年的手艺,还有那颗初心,我们一起坐在角楼看日落,在夜色中等到新的一天。

就在那一刻,我又对故宫,心生些新的品味。

YSYH

今夕,我叫你师傅。

最近看完了《我在故宫修文物》 作为一名资深做梦党有一个脑洞


💫

💫

  故宫里的橘猫最近跑没影了。钟表组的井师傅找不到一直在喂的那只号称“御猫”其实懒得没影的橘猫了。

  橘猫通灵性的很,就喜欢去钟表组办公的小院子溜达。因为钟表组的井师傅可温柔啦!架着眼镜,气质绝佳。撸她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力度比别的铲屎官轻很多。

  橘猫在的时候,就喜欢赖在钟表组的院子里晒太阳,对着正在修表的井师傅时不时来一句慵懒的“喵”。

  前不久,北京下大雨。

  一级懒猫老橘睡着睡着就已经被锁在了七层大门后头淋着大雨。

  她瘫了一天还没吃饭就被迫四处奔逃...

最近看完了《我在故宫修文物》 作为一名资深做梦党有一个脑洞



💫

💫

  故宫里的橘猫最近跑没影了。钟表组的井师傅找不到一直在喂的那只号称“御猫”其实懒得没影的橘猫了。

  橘猫通灵性的很,就喜欢去钟表组办公的小院子溜达。因为钟表组的井师傅可温柔啦!架着眼镜,气质绝佳。撸她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力度比别的铲屎官轻很多。

  橘猫在的时候,就喜欢赖在钟表组的院子里晒太阳,对着正在修表的井师傅时不时来一句慵懒的“喵”。

  前不久,北京下大雨。

  一级懒猫老橘睡着睡着就已经被锁在了七层大门后头淋着大雨。

  她瘫了一天还没吃饭就被迫四处奔逃,那绝对是她御猫生涯中的一次滑铁卢。

  门“吱呀”的一声又一声吓得老橘猫毛竖起。

  别人都说!故宫晚上闹鬼啊!

  喵喵喵!老橘:我可是御猫!在怕什么?嘤!御猫也怕妖魔鬼怪啊!

  小院子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井师傅披着风衣打着一把黑色的打伞一抬眼就看向老橘常趴的那个地方。

  老橘热泪盈眶的跳进井师傅的怀里。觉得井师傅的怀抱比那些小改改的怀抱还温暖啊。

 


“橘猫走了?”井师傅问徒弟。

小蒋点头一边看着井师傅浇花一边说:“那只懒猫啊也不知道躲到那个地方去了。不说这个了,听说咱们钟表组最近来了个小姑娘。”

“……”

“师傅!您别那么冷漠嘛!我们钟表组自成立以来就没有女丁啊!”

井师傅微微叹了口气收了洒水壶起身:“怕是坐不住。”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一个扎着双马尾笑起来有酒窝的穿着橘色连衣裙的女孩推门进来:“井师傅!我来报道了!”


马尔福的领带🐍

我觉得开🌟。终于去故宫了!


🧡

我觉得开🌟。终于去故宫了!


🧡

伽蓝梦寻

无风自鸣

我是一座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我和哥哥一起出生在英国最好的钟表作坊。我们是当时大不列颠王国能做出的最大的钟,所以我们生来就是送给中国皇帝的礼物。我一直很向往去中国的生活,但哥哥不这么想,他一直自诩是英国的绅士,对中国皇帝能得到自己表示非常不屑。

我们被封在箱子里,随船漂泊了半年。开始的时候,哥哥每天都要喋喋不休地吐槽粗鲁的水手、颠簸的旅程和无比潮湿的空气。在我们都奄奄一息快被锈蚀掉的时候,终于,我们被搬上了中国的土地。

那个时候,中国还不叫中国,叫清朝,清朝的天空还很蓝。中国话的发音很奇怪,还有一种官方但很少有人用的叫满语。那时候皇帝叫爱新觉罗·弘历,他是一个很英俊的男子,和我见到的...

我是一座铜镀金乡村音乐水法钟,我和哥哥一起出生在英国最好的钟表作坊。我们是当时大不列颠王国能做出的最大的钟,所以我们生来就是送给中国皇帝的礼物。我一直很向往去中国的生活,但哥哥不这么想,他一直自诩是英国的绅士,对中国皇帝能得到自己表示非常不屑。

我们被封在箱子里,随船漂泊了半年。开始的时候,哥哥每天都要喋喋不休地吐槽粗鲁的水手、颠簸的旅程和无比潮湿的空气。在我们都奄奄一息快被锈蚀掉的时候,终于,我们被搬上了中国的土地。

那个时候,中国还不叫中国,叫清朝,清朝的天空还很蓝。中国话的发音很奇怪,还有一种官方但很少有人用的叫满语。那时候皇帝叫爱新觉罗·弘历,他是一个很英俊的男子,和我见到的所有英国工匠都不同,他的眼睛里有光,那种生而为君、傲立于天地的光。我和哥哥被上满了弦,我们自豪地展示着来自大不列颠的荣光。弘历很喜欢我们,我们被安排在了养心殿,作为弘历的报时钟而存在着。作为一只钟,我知道自己有提醒时间的功能,但是,我对时间没有概念,我不知道时间竟然这样快,快到我还没有看够弘历就老了。

我们看着他从青丝到白头,看着他平叛、赈灾、治水、修书,看着一道道圣旨从这里发出,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看他笑、看他怒、看他偶尔赖床不起在床上用早膳。而现在的他不再一直坐在案前批文,更多的时间是看着我们或者天空出神。记得有一次,他禀退了左右,捧着一杯香茶对着我们喃喃自语:老了老了,真是比不得当年了,真放心不下啊,永琰还不到火候,我不在他怎么震得住那些朝臣。有时,也想就住在这钟里,住在这阡陌之间,远离那些俗事…… 乾隆60年,永琰终于得到了弘历的认可,继承了大统。弘历虽然成了太上皇,却没有搬出养心殿。这是我唯一欣慰的,只要他不离开这里,我就可以再多陪他一日,再多守他一天。

在那个年代,弘历已经算很长寿,但是人终有寿数尽了的一天,他终究还是死了。我一生都无法忘怀,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卡壳。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秒,我一下子失了所有力气,一秒都跳不动了。从那以后,人们不再叫他太上皇,而称呼他先帝。我被送去钟表师傅那里去修,他用尽浑身解数也没把我修好。我的所有零件都完好,可我就是不走。那工匠以“感先帝之蒙荫,哀先帝之薨逝” 为名将我存进了做钟处,哥哥也被连累开始一同沉睡。


等我再次醒来时,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是一个小男孩唤醒了我,他看起来也就2岁,跟随他的太监给哥哥上了弦,叮叮咚咚,他笑得很开心。他的眉目和弘历有些许的相似,眼里的光和弘历一模一样,不过他还是和弘历不太一样,他眼里除了光还有丝丝落寞与凄凉,别问我是怎么从一个2岁小孩的眼里看出凄凉的。他不顾太监的劝阻给我也上了弦,我在太监的惊诧和小男孩惊喜而得意的目光中响了起来。是的,我根本就没坏。

我们被重新搬回了养心殿,那里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几件大型的家具还在,还多了一个黄色的帘子。以前经常聊天的书柜告诉我,现在已经是200多年后了,那个小孩叫溥仪,是新的皇上。我惊讶于这么小的皇上的同时,也明白了他眼里的落寞与凄凉。

溥仪的长大比弘历的变老要快得多。小孩子总是三分钟热度,他很快就不喜欢我们了,继而爱上了更加新奇的西洋玩意儿。十几岁的溥仪非常喜欢在太和殿广场骑自行车,有次我和自行车聊天,自行车说只有在自由飞驰的时候,他眼里的光才会盖过落寞与凄凉。但是,自那以后,溥仪再也没有骑过自行车。他离开了紫禁城,再也不能回来了。

还记得那天,一群太监宫女急急忙忙闯入养心殿,抢夺着各种小摆件,嘴里还不停的嚷嚷着:“快跑啊,要出大事了。”溥仪的父亲载沣也来到养心殿,他还穿着上朝的补服,顶戴花翎一样不少。见此慌乱场面气就不打一处来,但他也无心训斥他们,忙不迭的问溥仪在哪,然而并没有人理他。慌乱之间有个小太监撞到我,我一下子摔到地上,哗啦一声响,我摔了一地,晕了过去。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我,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大清朝真的完了。”所有人都哭成一团,手下抢夺得却依然不手软。最后,是一个小宫女将我所有的零件收进了我的箱子里,是以躲过了死去的命运。从此我再也没有醒来过。哥哥说载沣走的时候将他的三眼花翎扔在了御花园的假山旁,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的悲痛与绝望。他说他突然懂了为什么弘历死的时候我停了,因为我碎了的时候,他也停了。


100多年来,我一直都有意识却无法做出回应,有人给我修过,但一直没有成功。哥哥一直在跟我讲话,他说人们的辫子都没了;紫禁城不叫紫禁城,改叫故宫博物院了;我们要去远门了,去上海,后来又去南京。路上到处都在打仗,死了很多人。他不明白,他们长得都差不多为什么要打起来,也有很多人为了我们献出了生命。我们终于回家了,接我们的人是一直在紫禁城里的老师傅,他说别的工匠走的走、死的死,只有他还在。听说溥仪回来过一次,只不过他是买门票进来的。

我在故宫大库里沉睡,一晃又是数十载,直到一双纤长精细的手再次把我捧出来。他的眼里有着和弘历、溥仪甚至制造我的工匠父亲都不一样的光,那么平和,那么温润,像极了弘历经常把玩的玉件。他的手指轻抚过我的身体,时而皱眉,时而微笑。

“师傅,就是他了么?”

“嗯,这个破损太严重了,这么大一对钟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不能让他继续蒙尘了。”

从那天起,我和哥哥过上了朝八晚五的生活,我们被搬到西三所的钟表室去了。钟表室很明亮,也很温暖。闭上眼睛,那阳光仿佛能穿越古今,常言道:明月千里寄相思。而日光更能让我想起了弘历,想起他眉目间的坚毅,想起他如日中天的样子。

为了参加故宫的文物修复成果展,他选中了我们。我跟哥哥说一定是我们与他有缘,哥哥表示非常不屑。他们很快搞定了我们的修复方案,哥哥还好一点,我的零件由于长时间没有咬合在一起,加之南迁时搬运的冲撞,磨损得十分厉害了。师傅们开会的时候我又可以看到他了,那个双手纤长如玉将我捧出来的那个人。他们说他是宫廷钟表修复师。我能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和我遇到过的所有人的不一样。在我的工匠父亲眼中,我是任务,是作品之一;在弘历溥仪眼中,我是玩物;在南迁的工人眼中,我是文物,很重要,很宝贵,也很冰冷;只有在他眼中,我像一个需要被哄的小乞丐。也是,我这一身又是锈又是土,和小乞丐也差不多。

他们的第一步就是拆掉小乞丐们,让我们洗澡,即使科技十分发达的今天,这里依然沿用最古老的方法——用煤油来清洗。一到清洗的环节,整个钟表室飘散的都是煤油味。我们都是文物,每一个零件都非常脆弱,只能用手洗。手上一沾煤油味,好几天都洗不掉,我自己闻了都想吐,他们却像闻不到一样。从外壳到铜轴,每一件都被细细摸索。

经过一番拆卸、清洗,陆陆续续拆出来了一千多个零件。大大小小的摆了好几张桌子。我隐约记得我的工匠父亲用了数十张纸才将我描绘完全,可他拆的时候居然一张图都没画。看他的眼神似乎是习以为常。若是一般人,我定会奚落他一番。我们可是当年工艺最复杂的钟表,我们身上有许多动物,每一只都有着不同的运动方式。虽然后来我也见过许多精巧的,却也觉得只有自己才是最优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身上有一股魔力,能让人很安心,很沉醉,想一直沉浸其中,流连忘返。我相信他。

正式的大修开始了。整个钟表室整日整日都是一种很凝固的气氛,这里基本不会有客人来,他与徒弟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许是约定好了互不打扰,亦或是心意相通不需要言语的过分修饰。每天就只有秒针的嘀嗒声和锉刀来回摩擦的金属声。凡人看来,如此日复一日枯燥极了,连时光都不忍打扰这里。只有日升月落间才能知晓如此又过了一天。

但是,凡事总有但是,活着才会精彩。但是在我看来,每天钟表室里都像炸开了锅一样。钟表室大多都是康乾盛世保存相对完好的钟表,有的需要清洗维修,有的只需要保养维护,大多都能运转自如,且基本都是自鸣钟。故宫的馆藏非常丰富,各个国家的都有,英国、法国、瑞士的多些,也有些是广州、苏州产的,还有些是做钟处自己做的。不管是哪里的自鸣钟,我们都有一大特点,那就是性格极其欢脱,像我哥哥这种严谨认真的英国绅士,在自鸣钟一族实属反常。这种性格说好听了叫活泼,说不好听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非常八卦。从康乾盛世的家长里短到当今社会的科技人文,从诗词歌赋当年明月到人生哲理唯心主义,天南海北无话不谈,而且钟不会口渴也不会累更不用每天睡觉……当然我们钟表还有一支,那性格不只是欢脱了,那得是跳脱,他们的名字叫闹钟。凡人和闹钟的斗智斗勇,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停止过……

凡人认识中的谧静和钟表世界的聒噪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所以我每天都渴望快点修好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更不要提我们家绅士先生,如果他有青筋这种东西的话恐怕早就爆断了。我觉得他的大发条断了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打扰凡人世界静谧的是一群扛着黑色圆筒的小哥。后来我知道那黑色的玩意儿叫摄像机,拍纪录片用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哥们开始和他一同朝八晚五,形影不离。刚开始他非常地不习惯,一直被人盯着的感觉,好像没有亏心事也要被盯出亏心事了。有次他徒弟悄悄地跟他抱怨说被人盯得,手都开始抖了。不过老师傅就是老师傅,他很快适应了这一生活方式。有时候在午休的时候也会和小哥们一起聊聊天,他不是一个很健谈的人,更多的时候是扮演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他捧着香茶的样子,很像年轻时的弘历,还没有那么多戾气,还是京城最明朗的青年。倒是徒弟和小哥们年龄相仿,很快和他们打成一片。嗯,我觉得他钟修多了越来越像钟,很欢脱。

从隆冬到初春再到盛夏,从落雪到飘絮再到烈日,他们清洗我的身体,修补缺失的齿轮,替换新的发条,固定各种细碎的零件。我看着自己和哥哥一点一点变回原来的样子。有时天黑了以后。我会依稀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几百年前我还在英国的时候,那时我们的工匠父亲也像现在一样,一点一点的造就我们,让我们焕发出生命力。他在修我的时候我也在观察他,恍惚间,我甚至觉得他知道我的存在,因为他看我的眼神实在不像在看一件死物,更像在和我对话。有时候我会觉得他在问我,这个零件是装在哪的,那个齿轮补得大小合不合适,第一次见弘历是什么样子的,我的工匠父亲又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铸就了我们。我甚至会下意识的回答他。他当然听不到,回应我的只有哥哥的嘲笑声。一开始我还会恼羞成怒,故意让齿轮不咬合,杠杆接不上。他也不着急,出去溜一圈,晒晒太阳逗逗御猫,回来很快就能发现我的小心机,然后温柔的笑笑。后来我发现无论什么问题,他总有解决的办法。整个人不紧不慢的却也有条不紊,好像世界尽在他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终于哥哥的修复工作即将进入尾声,而我也修复的七七八八。他给哥哥上了一点发条,调好时间,大家都屏息等待着,钟声响起,音乐声如期到来,大家悬着的一口气也都松了下来。我有多久没有听到过哥哥的声音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在几百年漫长的岁月里,只有哥哥陪我走下来,也将一直陪我走下去。

八个月之后,他用那纤长精细的手也给我上了发条,叮叮咚咚,一如我第一次见到弘历,我自豪地展示着自己,也享受着他发自内心的骄傲与自豪。我知道分别的时候到了。我不是修的第一座钟,也不会是最后一座。和我们一起蒙在大库里的钟有那么多,他一辈子都修不完。八个月对于我来说非常的短暂,对于他却算长了,他曾对着摄像机说:“看到一座破旧的钟,能在我面前恢复活灵活现,心里特舒坦。” 他让我们生出曾经的光彩,作为回报,我们也用身体记录世事的变迁,传播文化,警示世人,彰显威严。

现在我和哥哥住在神武门的展馆内,那是溥仪离开紫禁城的地方。很多人来看我们,也有很多同伴觉@得关起来被参观如同坟墓。他偶尔会来看看我们,但我再也不能展示给他看了,一层玻璃罩如同万水千山。哥哥说,人的寿命太短,总要和他分开,我们只能做好我们自己,履行我们的使命,他必不会和弘历溥仪一样,他会给予更多同伴生命,他会平安喜乐,幸福安康……


D SONG
我期望看见一个坚强的我。 但是...

我期望看见一个坚强的我。


但是我更期望看到一个坚强的你。

我期望看见一个坚强的我。


但是我更期望看到一个坚强的你。

Chris' life journal

今天有些累,晚上回到家里,几乎没有说话,瘫坐在沙发上,没办法集中精力继续加班。

今天真不容易啊。

上午因为不知道实际的情况,不敢问复查的情况,一上午都在焦虑中度过,午休中迷糊睡着,醒来脑里翻来覆去还是这个事情。终究在跟朋友聊了硬着头皮打了个电话。得知复查没有什么问题,已经在点滴中。心中松下了一块大石头。

活着才是重要的。只要能用药治疗下去,就有希望。

今天还有另外一件事,同组的同事已经确定要离职,时间不会太久。在公司的处境越来越艰难,还是要及早准备。

今天有些累,晚上回到家里,几乎没有说话,瘫坐在沙发上,没办法集中精力继续加班。

今天真不容易啊。

上午因为不知道实际的情况,不敢问复查的情况,一上午都在焦虑中度过,午休中迷糊睡着,醒来脑里翻来覆去还是这个事情。终究在跟朋友聊了硬着头皮打了个电话。得知复查没有什么问题,已经在点滴中。心中松下了一块大石头。

活着才是重要的。只要能用药治疗下去,就有希望。

今天还有另外一件事,同组的同事已经确定要离职,时间不会太久。在公司的处境越来越艰难,还是要及早准备。

LIBERTé

五月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五月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Hua葡萄
翻开就放不下的一本书。择一事,...

翻开就放不下的一本书。择一事,终一生。里面有一段话很值得我们学习:“这是个自我的时代,许多人略有所悟就自立门户,展现“我”的聪明及努力,而王有亮的态度里有种笨拙的老实、老实的谦逊,这种风格里有传统文化的气息,隐隐让人想起一个在当下已经“过时”的词——“尊师重道”。“尤其在过去的民间社会,不读书,不进学校,自由从师学习百工技艺为专业的人,终其一生而“尊师重道”的精神和行为,比起读过书,受过教育的人,更胜一筹。”@

翻开就放不下的一本书。择一事,终一生。里面有一段话很值得我们学习:“这是个自我的时代,许多人略有所悟就自立门户,展现“我”的聪明及努力,而王有亮的态度里有种笨拙的老实、老实的谦逊,这种风格里有传统文化的气息,隐隐让人想起一个在当下已经“过时”的词——“尊师重道”。“尤其在过去的民间社会,不读书,不进学校,自由从师学习百工技艺为专业的人,终其一生而“尊师重道”的精神和行为,比起读过书,受过教育的人,更胜一筹。”@

灵灵灵

我在故宫修文物
第二次看了,作为一个不怎么喜欢纪录片的人(看惯了综艺,多半觉得乏味),我倒是觉得这部大电影真的很对胃口。用纪录片的手法但却充满了情节性故事性。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就是拍的文物修缮工作者们的普通的一天,也不似其他片子那样大肆宣扬家国情怀。但就是这份普通真实还原了他们的生活工作,用最普通的镜头阐述他们对于这份工作的热爱!还有那些御猫们,感觉每一个画面都是拍摄者对故宫充满了“宠溺”的心情拍的哈哈哈哈,真实的温暖感人……

我在故宫修文物
第二次看了,作为一个不怎么喜欢纪录片的人(看惯了综艺,多半觉得乏味),我倒是觉得这部大电影真的很对胃口。用纪录片的手法但却充满了情节性故事性。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就是拍的文物修缮工作者们的普通的一天,也不似其他片子那样大肆宣扬家国情怀。但就是这份普通真实还原了他们的生活工作,用最普通的镜头阐述他们对于这份工作的热爱!还有那些御猫们,感觉每一个画面都是拍摄者对故宫充满了“宠溺”的心情拍的哈哈哈哈,真实的温暖感人……

无糖豆奶拿铁
故宫日记 #说晚安还是早安还是...

故宫日记

#说晚安还是早安
还是这令人心动的光。

故宫日记

#说晚安还是早安
还是这令人心动的光。

咬一口苏

记 看 我在故宫修文物有感

看完《我在故宫修文物》,被震撼到,我佩服那些对文物无时无刻充满热情的老师傅们,他们不骄不躁,没有所谓名利,所谓的被万人所知了解并敬仰的追求。他们有的一生都在故宫工作,用自己的双手以及常人少有的耐性在故宫修了一辈子的文物,记者问“师傅你们不枯燥嘛?常年坐在这小平房里,日复一日得修着这些文物。”我记得有一个老师傅让我印象深刻,修复钟表的王津师傅说,“都是这样,总有一个过程,首先你得喜欢你手里这物件,没有兴趣很快就会枯燥了。像有些老师傅说的,如果坐不住了,就出去院子里走一走,回来继续做,肯定好的多。”说完他很平淡的笑了笑。物件是死的,但在他们的手中,我看见的是一件件有活力的存在于故宫历史长河中崭新的...

看完《我在故宫修文物》,被震撼到,我佩服那些对文物无时无刻充满热情的老师傅们,他们不骄不躁,没有所谓名利,所谓的被万人所知了解并敬仰的追求。他们有的一生都在故宫工作,用自己的双手以及常人少有的耐性在故宫修了一辈子的文物,记者问“师傅你们不枯燥嘛?常年坐在这小平房里,日复一日得修着这些文物。”我记得有一个老师傅让我印象深刻,修复钟表的王津师傅说,“都是这样,总有一个过程,首先你得喜欢你手里这物件,没有兴趣很快就会枯燥了。像有些老师傅说的,如果坐不住了,就出去院子里走一走,回来继续做,肯定好的多。”说完他很平淡的笑了笑。物件是死的,但在他们的手中,我看见的是一件件有活力的存在于故宫历史长河中崭新的物件。

自然也有来自外界的诱惑,高级的有好环境的写字楼啊,可以用年薪来形容的好工作,以及舒服闲适的好生活。但是他们会觉得在那些地方,肯定有在故宫这小平房体会见解不到的人或事。这些事情也不会忘记,每次想起来总是有一番体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