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在LOFTER

7758.3万浏览    62435参与
总共一万句
要相信,有的路,是脚去走。有的...

要相信,有的路,是脚去走。有的路,要心去走。活着就是好好感受。

要相信,有的路,是脚去走。有的路,要心去走。活着就是好好感受。

辞

  一无所有,为你停留。

  一无所有,为你停留。

🐷滾滾-

跟姊姊弟弟在一起 挺開心的🥳


今晚回京 可能是最后一次回了

-

跟姊姊弟弟在一起 挺開心的🥳


今晚回京 可能是最后一次回了

-

风墟

如何整合内心的冲突和混乱,构建稳固的人格?

我们首先要意识到的一点是:每个人的人格都是即完整,又分裂的。

人内心的冲突,其实并不是来自于人格不同部分的矛盾和斗争,而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使用正确的方法、去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协调组织”。


囿于词语的限制,我们看到“人格整合”这样的词语时,其实联想到的意向,往往是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融合”,好似要将两个完全对立的部分合二为一。


但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在努力学习的同时又肆意放纵呢?


所以,人格的整合,不等于人格的“融合”。


人格的整合就好比你作为一个将军,将原本意见不和的各个部门给协调组织在一起,使他们不会...

我们首先要意识到的一点是:每个人的人格都是即完整,又分裂的。

人内心的冲突,其实并不是来自于人格不同部分的矛盾和斗争,而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使用正确的方法、去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协调组织”。

 

囿于词语的限制,我们看到“人格整合”这样的词语时,其实联想到的意向,往往是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融合”,好似要将两个完全对立的部分合二为一。

 

但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在努力学习的同时又肆意放纵呢?

 

所以,人格的整合,不等于人格的“融合”。

 

人格的整合就好比你作为一个将军,将原本意见不和的各个部门给协调组织在一起,使他们不会内讧,使他们能够对你“令出即行”,而不是你要把手下的十万人揉在一起变成一个巨人。

 

对于内在冲突的第二个常见的错误、同时也是导致内在冲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很多人在面对内心两个冲突的时候,他马上跳下了裁判席,加入了赛场上,试图把两个比赛选手都干掉,或者帮着其中一个消灭另一个。

 

譬如你现在和一个男生谈恋爱,此人貌比潘安,但是花心风骚,你内心就有两种愿望不断的相互斗争,甲方强调:这么帅的小哥哥你要是放跑了这辈子都很难遇到了!

乙方强调:长得再帅又有个锤子用?天天给老娘戴绿帽子!你要是还有点血气,就赶紧把这个货给踹了!

 

那些人格不稳定、内心混乱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时,他马上就慌了,他不知道怎么办。

 

他想尽快平息这种内在的冲突,这时候,这种迫切的想要平息冲突的愿望令他只能不理智的依靠本能行事。

 

人依靠本能行事的时候会怎么样呢?

 

很显然:会“粗暴”

 

你粗暴的想要马上把这种冲突给消灭,于是你要么想尽快从两种选择中确定一个,要么想赶紧把这两种想法赶紧清理掉,让他们消失。

 

但是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这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面对两个不确定的选择,你怎么也没办法下定决心选择其中一个,不管你怎么分析利弊,都会有无数个理由再把你扯回去,你可能纠结了一星期,仍旧没办法下定决心。

 

你想让两种冲突消失,这更不可能。

“白熊效应”告诉我们:你越想让自己“不要”想什么,那种想法只会在你的认知中变得更为明显。

 

所以你在慌乱中采取的做法都是无用的。

 

那么,为什么你会在遇到内心的冲突时,无法采取正确的方法处理呢?

 

本质上是因为在你的认知中有一块严重的缺失,这块缺失就是:“不确定”的状态本来就是人生中正常的一部分,它并非特殊的、也非病态的,而是再正常不过了。

 

还是那个例子,你现在无法下定决心、怎么处理和这个花心貌美男子的关系,那是因为生活中的确还没有出现,足以令你下定决心的因素呀!

 

假如说,有一天你俩出去爬山,突然蹦出一个变形钢驴,声称要从你二人中选择一个进行蹂躏,让你俩自己决定吧。

此男子毅然挺身,二话不说的保护了你,从此成为了医院肛肠科的常客。

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恐怕你就会更明确地倾向于要和这个男子厮守终身了。

 

但倘若此人二话不说,一招大慈大悲千叶掌将你劈翻在地,把你献给野驴从而保全自身,那毫无疑问,你被揍晕的那一秒,就已经决定和此人恩断义绝了。

 

例子举的很夸张,但是为了说明,我们做出的决定是由具体的现实因素决定的,在很多事情还未发生,你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时,你就的确没办法做出决定。

 

“不确定”这个状态其实是再正常不过了,这时候你所谓的内心冲突,其实根本不是冲突,而只是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进行胡乱的猜测而已。

 

就好比你连敌人有多少在哪里还不知道,就在那纠结:我是摆七星龙门阵干死对方好呢?还是施展大陨石召唤术干死对方好呢?

 

但如果你发现敌方只有一个人,而此人是实力恐怖如陈佩斯的萧炎呢?

 

那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七星龙门阵和大陨石召唤术都是辣鸡,你最好的做法其实是跪下磕头向对方认个干爹。

 

此时有人又会有疑问了:你说的比唱的好听,但如果说我现在面临着一个时间紧迫的选择,同时信息又不足,比如说我明天就要决定考公务员还是考研,但是我现在一团糟,根本想不清楚要报哪个,这可是决定我人生的大事啊!你说我该怎么办?

 

如果有这样的疑问产生,就说明你没有理解另一条生活常识:有的事就是没办法。

 

这事没办法解决,这事你不可能做出一个好的选择。

 

这就是答案。

 

期望控制生活中的一切,这是一种错误的幻想。

 

这种错误的幻想来自于你的人格不成熟,缺乏灵活性。

 

缺乏灵活性,导致了你认为某一个重大的选择就会决定你的一生,你认为自己选择了考公务员,以后就只能一辈子做公务员。

你从来没想过如果做公务员不满意,也可以跳出来做点别的这种选项。

 

缺乏心理灵活性的人,会紧紧地将自己限制在乏味、枯燥、固化的人生中,正是由于他对于自己人生的这种固化的期望,所以只会令他做出更为固化的选项,由此导致了他整个人生的压抑和枯燥无味。

 

这种情况下的内心冲突,另一方面也是源自于此人缺乏对自我的接纳。

 

什么叫自我接纳?

 

今天我们就把这个事一句话讲清楚了,接纳自我就六个字:等一等,抻一抻。

 

我们的心理有一个特性,就是:所有的想法、欲望和信念,如果你正视它,那么用不了多久它就会消失。

 

譬如不管你有多强的性欲也好、烟瘾也好,如果你正视这种欲望,你就会感觉到这种欲望慢慢地就变淡了。

 

这并非多么稀奇的事情,而只是很多事物都固有的属性。没有人可以保持二十四小时的愤怒,也没有人可以保持24小时的勃起。

 

但是,如果你对自己的想法和欲望不是持正视和接受的态度,而是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恐惧和焦虑、迫切的想要让这种想法消失,这反而会令这种想法不断地持续保持下去。

 

还是以你是个将军为例:你手下的李云龙和诸葛亮两个人吵架,他俩一抬杠,你赶紧劝架:“李云龙你不要再开腔了!”“诸葛村夫你闭嘴!”

 

这俩人牛啊,肯定都不服你,李云龙反问你:“将军,你怎么就不敢跟皇帝干一下呢?”

你说:“云龙啊!那皇帝可是四海之主,我们怎么能干他呢?我看你还是要多学习一个,提升下你的姿势水平!”

李云龙不屑:“学习?学个屁!二营长、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拉来!明儿个我就造反!”

 

诸葛亮:“我原以为你身为人格之主,来到我二将面前,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你说:“我说粗鄙之语?我说粗鄙之语?WDNMD!今天我就叫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粗鄙!我……”

诸葛亮将你打断:“无知贼子!你枉活二十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会躺刷微博,坐点外卖!一条断脊社畜,还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然后你就“噗”的一口血倒下了,

 

然后你就“噗”的一口血倒下了,

 

然后你就“噗”的一口血倒下了。

 

不要下阵去和你自己的想法作斗争,这是幼稚孩童的做法。

成熟的做法就是抻一抻。

 

你任李云龙和诸葛亮对骂,你就在那坐着,不说话,不表态,就摆出大佬的态度在那抻着。

 

你放心,你最多抻五分钟,这两货就心虚了,他们会意识到在你面前失态了,甚至可能会上来和你请罪。

 

你要是想玩,就可以再抻一会儿,说不定这俩货会更害怕,就向你跪下磕头请罪了。

 

不要以为上面这个例子很夸张很无厘头,我们始终要明白:人的“自性”(the self)就像一家公司,即完整又分裂,你怎么管理一家公司,你就要怎么用同样的道理管理你自己的人格。

 

一切的想法和冲突本质上都是纸老虎,只要你别着急回应他,等一等,抻一抻,它马上就会露馅。

 

但因为很多人不理解这个逻辑,所以他们总是习惯一发现冲突就马上下场和自己干一仗,而导致他们甚至从未发现:原来你是不需要和自己战斗的,只要再等一等,冲突自己就会消失。

 

虽然我已经尽我所能的做了详尽的解释,但仍旧有很多人,会打心底是不相信,内心的冲突只要等一等就能消失的。

这也很正常,因为你还没有对你的人格冲突“脱敏”,所以会对其过于重视,也属正常。

 

接纳自我,就是在你人格的任何部分、任何碎片呈现时,给它一个呈现的空间,就让它放松而充分的呈现出来就行了。

 

“等一等”,就是在为人格碎片提供这样的一个空间。

 

但是你允许它存在,给它提供彰显自身的空间,不代表你就要认同这个想法,也不代表这个想法就是真的。

 

自控力的本质就是这种接纳但不认同自己想法的能力。

 

“认为自己的想法都是真实的”,这也是一种十分普遍的错觉。

 

譬如说,有个人,他的脑袋里有一天,突然冒出了“我要从楼上跳下去”这么一个想法,然后他一觉察到这个想法马上就慌了:怎么办?我要从楼上跳下去了!我要死了!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人就是错误的将自己的想法当成了是真实的,而没有意识到那只是一个想法而已。

 

你有“我要从楼上跳下去”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你要从楼上跳下去这件事是真实的,也不意味着你就真的会这样做。

 

这就好比你想“今晚我要和菜虚鲲共赴巫山”,这个想法是真实的,但并不意味着今晚你真的要和一只虚鲲一起去爬山。

 

你只是有一个想法而已,但如果你对某一个想法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或焦虑这种情绪,这个想法才会持续的困扰你。

 

我们会被内心的冲突、会被自己的想法所困扰,在技术层面的原因其实完全是因为我们不清楚怎样才是正确的面对方法,所以只会依靠本能、和自己一些理所当然的想法去处理。

 

正确的处理方法,第一个步骤就是“等一等”。

 

给这些冲突以一个释放和彰显的空间,等它释放到高峰,然后自然地跌落。

 

第二个步骤,就是对你内心所有的冲突和想法,保持觉知,接受它的存在,但不一定要认同它。

 

观察你的想法,但始终要记得这篇文章提醒你的:“所有的想法只是想法而已,并不代表它们是真实的存在、也不代表它们一定会发生。”

 

第三个步骤,确定对这种冲突的处理方法。

 

如果一种内心的冲突,是由于信息不足或别的原因导致的、本来就没有办法做决定的情况的话,那你就要回忆起我前面所说的:不确定本来就是生活的常态,你现在的确就是没办法决定这件事的。

 

如果你仔细的观察,发现其实这件事是可以分析清楚的、发现你可以衡量出利弊,那么,你当然就要选择那么更有利的做法。

 

这时候如果那些与此相对的想法仍然在叫嚣,你只需要继续保持对他们的觉知:我听到了,但我不会按你们说的去做。

然后不需刻意的理会那些想法即可。

 

关于这个处理方法,其实最核心的地方在于第一个步骤,也就是“等一等”。

 

为什么它如此关键呢?

 

因为等的意义,是令你的想法和冲突获得释放,释放了之后,它们就会变得很无力了,这时候,你的意志才能够得以贯彻。

 

如果你内心的冲突没有释放,你就急于告诉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就是无法确定的,所以我现在怎么想也没用。”

这样是没有用的,因为你内心的冲突仍在斗争呢,它们并不会听你的。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一句道理,有的人听了后能够为其所用,有的人听了后半点用处没有,其实就是在于,你人格的各个部分,是否处于愿意接受你指令的状态里。

 

如果两种冲突在僵持,无论你下达什么样的指令都是没用的。

 

但你等两种冲突斗累了,或者它们过了高峰开始回落了之后,这时候你再说话,它们就愿意听了。

当然,已经回落的人格碎片是无力的,它即便是想反对你,也没有那个能量了。

 

就像你的手下在吵架,你任他们吵去,他们吵翻天你也不管。等这俩人吵累了、吵倦了、无话可说了的时候,他们就会来求着让你做主。

 

这时你掌握了主动权,淡淡的说道:“此事依我看,目前信息不足,无法下定论,大家就不用再管了。


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这时候,当然是没人敢反对的。

 

但如果真有哪个人格部分敢反对,那你就——



🐷滾滾-
#求助篇# 我有个人问题 想听...

#求助篇#

我有个人问题 想听听陌生人的意见.

我是13年读大学去的北京 

在北京 快7年了.

家人要求回到广东发展

我有个姐姐34岁了 前12年都背井离乡 直到今年才回到自己的家乡

她告诉我-她回家后遇到的种种困难

北漂 我深知 买不起北京的房子 也没有北京户口 我是个想靠自己努力的人 并不想异想天开的嫁个北京人 

我到底应不应该回到广东重新开始?


-

#求助篇#

我有个人问题 想听听陌生人的意见.

我是13年读大学去的北京 

在北京 快7年了.

家人要求回到广东发展

我有个姐姐34岁了 前12年都背井离乡 直到今年才回到自己的家乡

她告诉我-她回家后遇到的种种困难

北漂 我深知 买不起北京的房子 也没有北京户口 我是个想靠自己努力的人 并不想异想天开的嫁个北京人 

我到底应不应该回到广东重新开始?


-

辞

梦魇提线

  混沌之中初次会面,是心悸的微笑和血染的提线。

  混沌之中初次会面,是心悸的微笑和血染的提线。

一梦_Meng
《美少女集中营》 ✨第二位:海...

《美少女集中营》


✨第二位:海伦娜

——明艳照人的女孩🧚🏻‍♀️

大大的眼睛如同水晶葡萄,喜欢带着面纱在外行走,身份很神秘😼

《美少女集中营》


✨第二位:海伦娜

——明艳照人的女孩🧚🏻‍♀️

大大的眼睛如同水晶葡萄,喜欢带着面纱在外行走,身份很神秘😼

辞

遇过

  宇宙潮汐,生生不息,时空交叠间错过你。

  宇宙潮汐,生生不息,时空交叠间错过你。

水至清

大黄仁义

 王翠琴

“娜娜,快点儿,走到大黄前面来。”阿英端着脸盆,一边拉着大黄狗往前走,一边喊。身后跟着四岁的女儿。

大黄狗比娜娜高出一头。

走到门口,阿英熟练地把大黄拴在门口的香椿树下。

邻居担心地问:“这么大的狗不会咬到这么小的孩子吧?毕竟孩子什么都不懂啊!”

“不会不会。”阿英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它的岁数比娜娜还大呢。陪着娜娜从小玩到大的。从没出过差错。

邻居插着口袋,半信半疑地走开了。

全文看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Mof6bH26Ox7FOqNFBDJbA

大黄仁义

 王翠琴

“娜娜,快点儿,走到大黄前面来。”阿英端着脸盆,一边拉着大黄狗往前走,一边喊。身后跟着四岁的女儿。

大黄狗比娜娜高出一头。

走到门口,阿英熟练地把大黄拴在门口的香椿树下。

邻居担心地问:“这么大的狗不会咬到这么小的孩子吧?毕竟孩子什么都不懂啊!”

“不会不会。”阿英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它的岁数比娜娜还大呢。陪着娜娜从小玩到大的。从没出过差错。

邻居插着口袋,半信半疑地走开了。

全文看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Mof6bH26Ox7FOqNFBDJbA

总共一万句
没有清醒的头脑,再快的脚步也会...

没有清醒的头脑,再快的脚步也会走歪;没有谨慎的步伐,再平的道路也会跌倒。

没有清醒的头脑,再快的脚步也会走歪;没有谨慎的步伐,再平的道路也会跌倒。

茶杯中的浓咖啡

“想买水果干嘛在这里买,等回纽约再买不一样的。”
“完了,你都开始说这里不是纽约了。”

身处在人流涌动的街道上,周围充斥着的是由无数繁体字组成的各类商贩。字里行间散发出90年代的中国气息,可夹杂在这些中间的各式“网红”奶茶店又好像在告诉你现在的确是2019年。你开始回想这里到底是哪里,周围水果店老板的叫卖声和不停循环播放花旗参广告的大喇叭干扰着你的思绪。于是你捂住耳朵,睁开眼睛,却看到主业是卖花的新华书店和知名炸鸡店品牌挤在了一起。停下来买根老武汉风味的精武鸭脖吧,转身走进新世纪参茸行替年迈的父母挑选着各式补品,再看看自己犹豫了好几天却一直无从下手的韩系日抛美瞳。等做完这一切之后准备搭乘地铁回到只...

“想买水果干嘛在这里买,等回纽约再买不一样的。”
“完了,你都开始说这里不是纽约了。”

身处在人流涌动的街道上,周围充斥着的是由无数繁体字组成的各类商贩。字里行间散发出90年代的中国气息,可夹杂在这些中间的各式“网红”奶茶店又好像在告诉你现在的确是2019年。你开始回想这里到底是哪里,周围水果店老板的叫卖声和不停循环播放花旗参广告的大喇叭干扰着你的思绪。于是你捂住耳朵,睁开眼睛,却看到主业是卖花的新华书店和知名炸鸡店品牌挤在了一起。停下来买根老武汉风味的精武鸭脖吧,转身走进新世纪参茸行替年迈的父母挑选着各式补品,再看看自己犹豫了好几天却一直无从下手的韩系日抛美瞳。等做完这一切之后准备搭乘地铁回到只属于自己的那片不足50平的天地,看到通往地底的隧道上挂着写有New York City Transit的广告牌,你才意识到。

这里是纽约,这里是法拉盛。

@茶杯中的浓咖啡

风墟

被“圈养”的愤怒。

我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如果给一头大象,从小就给它的双脚间绑上一根很细的链子,那么哪怕这只大象长大了之后,它的力量完全足以轻而易举的撕开那条细细的脚链时,它也不会这样做。


因为在大象还很小、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时,那条细细的脚链不断束缚着它,以至于这种“无法挣脱”的束缚就成为了这头大象人格的组成部分。


并非是大象成年后的力量不足以撕开脚链,而是它人格中一部分的设定就是“永远不要试图挣脱脚链”。


然后有意思的地方就来啦:当我们的某种习惯、某种信念被固化了之后,它就会获得“无因性”的特权。


什么叫“无因性”?...



我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如果给一头大象,从小就给它的双脚间绑上一根很细的链子,那么哪怕这只大象长大了之后,它的力量完全足以轻而易举的撕开那条细细的脚链时,它也不会这样做。

 

因为在大象还很小、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时,那条细细的脚链不断束缚着它,以至于这种“无法挣脱”的束缚就成为了这头大象人格的组成部分。

 

并非是大象成年后的力量不足以撕开脚链,而是它人格中一部分的设定就是“永远不要试图挣脱脚链”。

 

然后有意思的地方就来啦:当我们的某种习惯、某种信念被固化了之后,它就会获得“无因性”的特权。

 

什么叫“无因性”?

 

举几个例子:

 

生存,这是本能,是不需要因由的。没有人会说,我是为了实现把奥特曼一掌劈翻在地这个目的,所以才需要生存的。

生存不需要任何理由。

 

围绕着生存这个第一本能,吃饭和睡觉,也成为了我们的不需要理由的本能。

你可能会说,我们是为了生存所以才需要吃饭睡觉,生存就是吃和睡的理由。

但是对于每一个当事人来说,当你吃饭睡觉的时候,你不需要先思考“我是为了生存所以要吃这块蛋糕”然后再动刀叉,而是你的身体本能在你饿了的时候,自然就会去做这件事。

 

“生存”只是逻辑上吃和睡的理由,但当它成为了一种无意识的习惯时,它就不需要理由了。

 

由此,就带来了两个方面的启发:

 

第一,当一个信念由于不断地重复而成为了我们的习惯时,它就获得了“无因性”,即不需要什么原因和理由,就可以持续存在,甚至是成为我们人格的一个组成要素。

 

我记得李玫瑾老师谈到过,父母给孩子从小到大说的最多的那几句话,就会成为这个孩子的“信念”。

 

这种信念,就是具备“无因性”的。

 

不管父母说的这句话有没有道理,不管这句话在逻辑上是否成立,仅仅是因为不断地重复灌输,这个信念就会成为孩子的认知当中一条不可违逆、无法反驳的金科玉律。

 

比如有些父母喜欢给孩子说:“你一定要争口气!”

 

“你一定要争口气”这句话就包含了三层意思:第一、你现在还不如别人;第二、你要不断的努力。第三、你要不断的和别人比较。

 

这样一句简单的不断重复的话语,就会给一个孩子带来可能伴随一生的自卑和自我压迫。

 

因为“你一定要争口气”这句话埋藏在他的潜意识里不断起作用,他就会持续的感到自己现在不行、感到内在施加给自己的压力。

 

有些父母重复给孩子说:“妈妈爱你。”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个孩子会持续的感受到有人在不断地爱着她,同时他还会知道自己始终有一个依靠和归处、那就是自己的妈妈。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其背后的原因就是在于:父母给孩子灌输的任何信念都是具有“无因性”的,那些信念就是你人格的组成部分,那些信念就是你。

不管是好的信念还是坏的信念,只要重复的给一个人灌输并且深入其潜意识,那么这个信念就会像后台程序一样不断地在你的潜意识里运作着。

 

带给我们的第二个启发是:认知只能调整认知,认知无法调整信念。

 

譬如说吧,你刚升了中层领导,但是和下属相处的不太好。我告诉你说:你作为领导,不要对下属太苛刻了,太苛刻了会激起他们的逆反心理的。

 

你听到这句话之后,通常很快就能够明白、而且也的确很快就能够做到宽容的对待你的下属。

 

但如果我告诉你:你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日常生活中放松的去生活不仅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坏处,反而会让你更轻松、更有活力。

 

倘若你从小父母给你灌输了这样一种信念:“努力才能进步”。

那么你听了这句话之后,通常也是很快就能够明白的,而且是真的能够很明白,但多数时候,你基本做不到,你没办法做到对自己不苛刻。

 

背后的原因在于:让你调整对待下属的方式,这只是日常生活中很平常的一件事情,这件事只停留在你的“认知层面”上。

 

但是“努力才能进步”,这已经成为了你潜意识中的一种信念,信念就意味着“无因性”,它不需要什么原因就存在于那里。

它就像你身体的一个器官,器官不会因为它是对的就存在、因为它的错的就消失,你试图用认知告诉自己:我的鼻子长得再翘一些就会更好看,难道你的鼻子会因为你认知的调整就发生变化吗?

 

不会的。

 

所以,认知调整不了信念。信念不再只是存在于你意识之中的虚幻之物,而是已经成为如同你器官的实在之物。

你大脑的神经回路已经在千万次的重复中被固化成了那样的路径,就如同你从小就不断的练习劈叉,那么只要你两腿一分一下子就会滑到地上一样。

 

我们的认知会不断的变化,加上认知对于信念的反思功能,再加上我们过去一直没有认识到信念的“无因性”,所以许多人都会有一种“认知可以改变信念”的错觉。

 

譬如一个人了解了很多心理学知识,他知道要去爱自己、要去接纳自己。

然而因为他的信念中就是不接纳自己、不爱自己的,所以认知和信念持续不断的产生冲突,而且这种冲突又无法解决,所以反而在原本的痛苦之上附加了更多的冲突和痛苦。

 

再加上我们自身心理的“内循环”,和外部环境的“外循环”,二者的相互作用,会令你陷入旧有信念不断轮回的循环之中。

 

然而最为吊诡的在于,虽然“信念”的本质是“无因性”的,它的存在于产生只是因为不断地重复和强化,然而由于我们的大脑解释的能力太强了,所以每一个信念的存在,又一定在你的认知中伴随着很多的对它合理化的解释。

 

比如一个秉持“努力才能进步”信念的人,他一定也有很多理由来证明这个信念:比如人只有努力才能够获得更好,进步才意味着我的人生是有价值的,我努力是为了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等等。

 

又由于一件事物总有多种理解的视角,所以他的这些解释又无法称之为是错的、也无法反驳。

 

一个人相信自己是辣鸡的信念、和一个人相信自己是天才的信念,都是无法反驳的。

 

无法反驳并不是因为这二人的信念都是正确的,而只是因为我们对于一件事物的不同解释都是合理的,这些解释、本来就是无法反驳的。

 

人要努力的度过一生,和人要放松的度过一生,这两种相互对立的观点并没有哪个是对、哪个是错的,你秉持任何一种观点,总能找到无数支撑这个观点的理由。

 

你需要彻底的理解清楚这一点:观点是没有对错的,给观点施加对错的评判才是错的。

 

有人可能会说:如果有个人提出“我要把全人类灭绝”这样的观点,难道这样的观点也不是错的吗?

 

当然不是错的。

 

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来指责这个观点是错的,但是对于秉持这个观点的当事人来说:这种对错的评价根本无所谓。

 

对于观点而言,“对错”的评价本质上是“不重要”的。

 

一个人相信自己是个辣鸡,十万个人对他说你错了!你不是辣鸡!你是个人,你既不辣,也不是鸡,怎么可能是辣鸡呢?这很显然,你就是错了!

 

但是对这个人来说,他并不会在乎那十万个人说的是什么,他坚信自己是辣鸡,他就是这样坚信的,逻辑上和道德上的对错评判于他无有影响。

 

倘若你理解了这些,就会发现,试图用认知去调整信念,其实是驴头不对马嘴的。

 

你没办法用认知将固有的信念直接消除,你充其量可以做到的只是用认知去建立一些新的信念。这也是我在《内心平静之道》里所强调的,“直接建立新赛道”的意义。

 

谈完这些必要的前提和铺垫,我们再来讨论“愤怒”这个主题。

 

愤怒的本质其实很简单,就是对他者的攻击欲。

 

而愤怒的成因,归纳来讲有两个:其一,是因为我们的需求没有被满足。其二,是因为我们的边界被侵犯了。

 

愤怒是人的一种本能,你注意去观察,哪怕只是婴儿,如果它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比如他想玩什么玩具却始终得不到,他就会用大哭、四肢乱甩、甚至伤害自己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边界被侵犯”通常可以等同于边界被压迫。

比如说你上学的时候你的同桌很强势,课桌本来是对半分的,但如果对方总是毫不顾忌你,肆意的把他的手放在你的课桌上,这就是在侵犯你的边界。这时你就会产生愤怒。

 

如果一个人是在会不断的压迫你的边界、剥削你的需求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那么这个人就会形成这种无法将自己的愤怒释放的模式固化下来,人格模式的固化,同我们前面所讲的“信念”一样,它们都一样的具备着“无因性”,都只是因为不断的重复而形成的习惯。

 

而且,通常任何人格模式的形成都伴随着很多很多与其“配套”的信念,比如一个不能释放自己愤怒的人,往往也有着:“我要做一个好人”、“生气了就会挨打”、“没人会爱我”等等这些配套的信念。

 

因为“我要做一个好人”,如果我释放自己的愤怒,这会极大的损害我对自己形象的期待和满意度,所以我就不能生气;

因为“没人会爱我”,如果我向我的伴侣生气的话他就会抛弃我,我就没人爱了,所以我要一直对他忍耐;

 

这些不同的信念与经验,构成了将你的愤怒牢牢锁住的一个囚笼,当你愤怒时你会感到自己的愤怒怎么都撒不出去,而是非常自然、非常流畅的就拐了回来,要么拐回来捅向你自己、要么不断地在这个囚笼里绕圈子。

 

愤怒被压抑后,通常会转化成两种情绪,其一、是自我攻击,也就是拐回来捅向了你自己;

其二、是广泛性焦虑,也就是不断的在自己内在的心理模式里绕圈子。

 

愤怒压抑后会转化为自我攻击,这个我们通常能够理解,但为什么它会转化为广泛性的焦虑呢?

 

其原因在于,当我们愤怒时,这时候你是知道自己是在对谁愤怒的;

但如果这种愤怒没有得到释放,而是不断的在你内心里打转的时候,过不了多久,你理智上把这事忘了,但是内心的愤怒还在,但这时你不知道自己的愤怒是指向谁的,这种愤怒没有明确的指向,所以,它就会“泛化”,它就会弥漫到你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和感受中。

于是,泛化的愤怒,就变成了泛化的焦虑。

 

有过广泛性焦虑体验的人可以回想一下,当你的广泛性焦虑发作时,其实那时的状态和人愤怒时的身体状态是差不多的,都是呼吸急促、全身紧张、肾上腺素激素分泌、身体发抖。

 

但是因为你不具备对自身愤怒的识别能力,所以当你的愤怒累积到极点爆发时,你压根就没想到自己那时候其实是愤怒极了,反而会对此感到恐惧,觉得自己突然不正常了、失控了。

 

你没有失控、你只是愤怒到了极点,憋炸了而已。

 

这种情况之下,你的愤怒就如同被驯化、被圈养的动物一样,失去了凶性,你会理所当然的认为,那道“栅栏”是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被逾越的。

 

“不能逾越那道栅栏”这个信念是如此的根深蒂固,以至于它就变得如此的不显眼,如此的理所当然。

 

所以哪怕你心有委屈和愤怒,你仍旧不自觉的在思考的是怎么在那道栅栏里面将这些愤怒给释放出去——就好比有些人不断在循环思考着:我怎样才能既不伤害别人,又能够让自己的愤怒释放出去呢?

 

而这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你要释放自己的凶性,就必然要越出围困你的栅栏;你要释放愤怒,就必然要接受这种愤怒“可能”会伤害到别人。

 

现在你回想一下你从小至今的所有的人际关系,如果你发现,你对于你的父母、亲戚、朋友、同事、恋人等所有人,都有一种“委屈自己、成全他人”、“不该得罪别人”等等这类会“圈养你的愤怒”的想法与感受时,就说明你就是身处“栅栏”之中的那只小绵羊。

 

但同时你也要意识到,其实所谓的栅栏根本不存在。

那只是你自己一直“认为”是实有的东西,你在用你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束缚你自己,正如很多人一直害怕着自己想象出来的恐惧。

 

怎样让你们更好的理解这一点呢?

 

我想到一个绝妙而简洁的方法,但是剩下的篇幅太少,写不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