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好拉

397浏览    43参与
④野geigei( ˙˘˙ )

无偿画好啦ฅ(♡ơ ₃ơ)ฅ@青空poka 


我画画好拉呜呜😡要无偿评论区评论就可以了,不过要点赞关注投粮票哦~😘(奸商


只接一个 ,我明天再画


无偿画好啦ฅ(♡ơ ₃ơ)ฅ@青空poka 


我画画好拉呜呜😡要无偿评论区评论就可以了,不过要点赞关注投粮票哦~😘(奸商


只接一个 ,我明天再画



饭饭,饿饿

放点小表情


(还有一点我屯屯再发出来


放点小表情


(还有一点我屯屯再发出来



阿黎al

这两天画的

可以抱图作头像,描图盗图我一口一个

这两天画的

可以抱图作头像,描图盗图我一口一个

咕咕咕~

水光

在天上奔流的海水飘摇到树梢

冷眼看人们与我的生长

我待你的笑撒向天空的小村

将来的流水伸出我的灵魂


访问幸福的人生永远守不起

满含着极温柔的梦境之花

有时候命运在我的手上

不能再听到海水流的暮云


古圣人是如何的醉心

她们在太阳的光华

还是一个涸了的水上的光明


一只鱼儿游戏在水边流荡

幸福的人们悲哀的清音

海水送来的歌声

————————————————————————————

一些雷人玩意ψ(*`ー´)ψ

在天上奔流的海水飘摇到树梢

冷眼看人们与我的生长

我待你的笑撒向天空的小村

将来的流水伸出我的灵魂


访问幸福的人生永远守不起

满含着极温柔的梦境之花

有时候命运在我的手上

不能再听到海水流的暮云


古圣人是如何的醉心

她们在太阳的光华

还是一个涸了的水上的光明


一只鱼儿游戏在水边流荡

幸福的人们悲哀的清音

海水送来的歌声

————————————————————————————

一些雷人玩意ψ(*`ー´)ψ

阿黎al

雷者勿入

啊哈哈哈,我滴任务完成啦!

@Lems Remus 的文里的名场面(?)

(一时竟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雷者勿入

啊哈哈哈,我滴任务完成啦!

@Lems Remus 的文里的名场面(?)

(一时竟不知道该打什么tag)



)慕屿Товарищ)

我赌没有人能看出来封面画的是个人

我也来整个活试试

第二张是摸鱼

我赌没有人能看出来封面画的是个人

我也来整个活试试

第二张是摸鱼

抱雨

【安赞】万圣狂想曲 10

虽然是安赞

但更像是群像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和野心


魔龙的古堡。

存在也有一定时候了。砌墙的石砖爬满了绿滕,哥特式尖顶耸立。第一代魔龙是一只标准的守财奴龙,以至于整个城堡巨大而空荡的第一层都是用来堆砌财宝用的,金币和宝石砌成的金山银海被法阵守护着,一眼望去颇为壮观。二层就是正常人类大小的起居室,被魔法修复之后恢复奢华的房间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采景窗大而宽敞,能望见极远地方的王都。

而此刻,这栋森严而年代久远的古堡耸立在重重迷雾之中,塔顶的尖端尖锐得要刺破月亮。突然间,从窗口爆发出一阵巨大的龙吟,紧接着强烈的紫色光芒!整座古堡被无声地点燃!跃动的,跳跃的紫色火透过古堡的...

虽然是安赞

但更像是群像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和野心




魔龙的古堡。

存在也有一定时候了。砌墙的石砖爬满了绿滕,哥特式尖顶耸立。第一代魔龙是一只标准的守财奴龙,以至于整个城堡巨大而空荡的第一层都是用来堆砌财宝用的,金币和宝石砌成的金山银海被法阵守护着,一眼望去颇为壮观。二层就是正常人类大小的起居室,被魔法修复之后恢复奢华的房间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采景窗大而宽敞,能望见极远地方的王都。

而此刻,这栋森严而年代久远的古堡耸立在重重迷雾之中,塔顶的尖端尖锐得要刺破月亮。突然间,从窗口爆发出一阵巨大的龙吟,紧接着强烈的紫色光芒!整座古堡被无声地点燃!跃动的,跳跃的紫色火透过古堡的窗口喷吐着火舌,像是要燃烧殆尽一切的光芒将周围吞噬。巨大的魔力爆发释放的冲击破开了城堡厚实的砖墙,远远地飞射出去,划过方圆百里的树木。

隐约有亮紫色的魔力跃动着,围绕着古堡编织着法阵,像是囚笼,又像是在安抚一般镇压着城堡下的巨兽。

那确实是一头猛兽,不,魔龙。

漆黑的鳞铠流动的血色的红,巨大的龙尾不安地上下摆动,深紫近墨的双翅扑扇着刮起巨大的旋风,龙眼内一片血红的光芒,炽热的吐息间火星蹿到地上。而龙首间正上方处,一个魔法阵正在平稳地旋转着,龙头被那轻飘飘的魔法阵一压,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偶尔挣扎着扑腾一下。

魔女的魔法终于起了作用,中央巨大的魔龙重新幻化出人形。

赞德倒在地上,剧烈地喘着气。透支了魔力镇压契约的后果是同时透支了体力,汗水湿了鬓发,刘海贴着脸颊也懒得伸手去管。

凯莉伸手将古堡周围的魔力法阵召回,化为手中漂浮着闪烁的紫色光球,深深地叹了口气。赞德见状,嗤笑道:“怎么?没想到已经棘手到永恒魔女也解决不了的地步了吗?”

凯莉注视着手中的法阵,有些焦头烂额:“我真没想到那头老龙会定这样一个契约。这完全不像他,这个契约简直可以说是损人不利己之典范,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教科书。你说他图啥弄的这个契约?”

赞德手指无聊地敲击着地面:“早八百年的事情了,谁还记得啊,又不是都像你一样,不老不死。你看我和安迷修……两个短命鬼。”

凯莉缓缓坐在沙发上,神色微怔。

“有时候活太长也不是什么好事,”凯莉随手打了个响指收拾了一下因为魔法冲击而变得乱七八糟的城堡,“想帮助一个人,改变她的命运,本身就是一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

嗯?赞德撑起上半身,还在平复着剧烈的心跳,眼神已经暗搓搓地盯上了魔女小姐。

赞德:“我就知道。”你帮我是另有所图。

凯莉:……

凯莉:“半斤八两。”

凯莉跳上了窗台,坐着月亮型载具,还有心情朝赞德挥挥手:“请一定要努力活着哦,最起码活到丰收节那一天。加油,魔龙先生。”



“赞德。”房间门被缓缓推开,露出两个身影。

赞德从地上撑着站起,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师父。”

老猫愧疚又心疼,但又碍着老脸一张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问道:“刚刚那是?”

“她?居住在迷雾森林的永恒魔女,帮我压制龙的封印。”赞德刚站起还有点眩晕,刚要倒便被身后一直伫立着的男人稳稳扶住了。杰德理搀扶着赞德走到沙发边坐下。

“龙的封印?”

赞德嗤笑一声:“这样称呼可能不太准确。应该是用‘契约’来形容更加恰当。国王和第一代恶龙之间,那个恶心死下一代乃至到今天的契约。我要去找一趟那个老不死的国王,让他把契约原件交出来……呃!”

杰德理从茶杯中倒了一杯茶:“先休息一会,你刚刚消耗了太多体力了。契约的事情,国王保密得紧,不过我在骑士团内确实有所听闻。每隔几年,国王会派人从骑士团挑一批好苗子进去王宫,但绝大多数都不知去向了。但据说,那批人都进了国王麾下的一支特殊部队,专门保护契约原件。”

赞德点头道:“我明白了,但是安迷修他是怎么和这破事牵扯进来的?哎呀!”话刚说完就吃了菲利斯一个爆栗!

菲利斯:“赞德!我们还没给你算瞒着我们成为魔龙的帐呢!真的是不乖!你去折腾这些幺蛾子做什么?!!老老实实当你的骑士不好吗?!”

赞德:“我倒是想啊臭老猫!嘶……下手真狠,我那天晚上被前骑士团长暗算小命都快无了,当时只有成为魔龙这条路啊???”

这话一出,菲利斯和杰德理两人一愣。

杰德理皱眉:“什么意思?”

赞德轻轻按揉着伤口,一边打小报告:“嘶……那个前骑士团团长就是国王安插的内应,专门过来筛好苗子去做魔龙,筛到我了,我将计就计就做了。”

“神特吗……!”菲利斯咆哮:“他让你做你就做?你脑子有坑还是脑子不在啊??”

“这不还有一个安迷修吗我能放着我的小师弟不管?!”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你是他师兄又不是,不是什么……”菲利斯气得来回在城堡内乱走,两个徒弟都不让人省心。大徒弟脑子逐渐有坑,什么情况下一个人需要为另一个人做到这样的地步?简直就是……

用命去赌一个奇迹。

一个对方未来平安顺遂的奇迹。



杰德理方才皱眉思索了半天,突然像是灵光一现,眉眼间都舒缓了不少:“我知道了。”

“嗯?”

杰德理道:“菲利斯,还记得安迷修是怎么来圣殿骑士团的吗?”

菲利斯一下就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不过是在丰收节后一两天,身在襁褓中的婴儿放在了骑士团台阶上,小小的纸箱为他遮蔽了风雨,襁褓为他遮蔽了寒冷,小家伙睁开湖水般透绿的眼睛,咯咯直笑。

“记得。”菲利斯道,他当然不会忘记,婴儿身下垫着他的身份证件,和一封简短的信。信的大意就是:

这是个被魔龙诅咒了的孩子,他将在成年之前的丰收节前夜痛苦地死去。




tbc.

菲利斯:我感觉我徒弟不太对劲但我说不上来

阿黎al

谁家500粉贺这么拉啊

哦,是我啊,那摆烂吧

这玩意这么拉却画了我三小时,靠

(抓三个人画点图,不知道有没有人(泪)

谁家500粉贺这么拉啊

哦,是我啊,那摆烂吧

这玩意这么拉却画了我三小时,靠

(抓三个人画点图,不知道有没有人(泪)

玖月_JY
混了那么久的查九圈 居然没有画...

混了那么久的查九圈

居然没有画过唐

这是耻辱()


是马克笔

我好拉


混了那么久的查九圈

居然没有画过唐

这是耻辱()


是马克笔

我好拉



阿黎al

@瓶颈期我干泥马 点的法英

靠怎么就300粉了

可恶要画死我啊


@瓶颈期我干泥马 点的法英

靠怎么就300粉了

可恶要画死我啊


阿黎al

@夜莺 点的二战英

我真的有去查二战英的装扮,但原图好糊

而且大部分是黑白的(泪)

画错了就改(泪)

大概是表达下日不落的余晖(?)

@夜莺 点的二战英

我真的有去查二战英的装扮,但原图好糊

而且大部分是黑白的(泪)

画错了就改(泪)

大概是表达下日不落的余晖(?)

玖月_JY
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

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


是埃尔。。。


(埃尔不是长头发!只是左边鬓角长一点而已啦!)

(我说埃尔他会催眠术你信吗)


三分钟前发了一张黑历史,我nm立刻删除,赶紧摸了一张(希望没有人看到。。。)

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我不会画男孩子


是埃尔。。。


(埃尔不是长头发!只是左边鬓角长一点而已啦!)

(我说埃尔他会催眠术你信吗)


三分钟前发了一张黑历史,我nm立刻删除,赶紧摸了一张(希望没有人看到。。。)

玖月_JY

默默的出了琼

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琼了,她人设给我搞的太傻白甜了。明天就去改文。


平板被收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能手绘了


默默的出了琼

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琼了,她人设给我搞的太傻白甜了。明天就去改文。


平板被收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能手绘了


玖月_JY

发发摸鱼玩意儿

学校里画的

最近在修炼画功,可能不会经常更粮


荧光笔涂阴影真爽


都是一个人

发发摸鱼玩意儿

学校里画的

最近在修炼画功,可能不会经常更粮


荧光笔涂阴影真爽


都是一个人

黛洠

虽然我画的很烂,但诚邀大家看双向暗恋🥺🥺🥺🥺🥺

原梗p5

虽然我画的很烂,但诚邀大家看双向暗恋🥺🥺🥺🥺🥺

原梗p5

PAINT.

稍微画了一点,自知不好看,大家图一乐就行(风格可能一些大佬相似,但绝对是巧合,因为我想画这种是因为手画的不咋地,想练练,父母健在,智力正常,没有疾病,喷子留命)

稍微画了一点,自知不好看,大家图一乐就行(风格可能一些大佬相似,但绝对是巧合,因为我想画这种是因为手画的不咋地,想练练,父母健在,智力正常,没有疾病,喷子留命)

玖月_JY
芜湖~肝完了! 欧莉丝学姐!...

芜湖~肝完了!

欧莉丝学姐!

配色我乱搞的🙏

老坟头吞画质很牛叉啊

高斯模糊很nice


有人教教我怎么搞那个下横线,点进去可以跳到另一个帖子的那个操作🥺

芜湖~肝完了!

欧莉丝学姐!

配色我乱搞的🙏

老坟头吞画质很牛叉啊

高斯模糊很nice


有人教教我怎么搞那个下横线,点进去可以跳到另一个帖子的那个操作🥺

Quba.
摸鱼吧大概,久违的画的可爽

摸鱼吧大概,久违的画的可爽

摸鱼吧大概,久违的画的可爽

2227871

woc我才发现这玩意没传上去(是去年十月一的漫展)

今天去了体育馆的漫展

我太拉了www我眼睛好小,也没化妆

最悲催的是烟花棒子掉公交车上了。。。

然后是jiuo像裂开了一样疼,(我今天走了一万多步

最后一张是摘掉假毛疲惫的我:已经无所谓了

woc我才发现这玩意没传上去(是去年十月一的漫展)

今天去了体育馆的漫展

我太拉了www我眼睛好小,也没化妆

最悲催的是烟花棒子掉公交车上了。。。

然后是jiuo像裂开了一样疼,(我今天走了一万多步

最后一张是摘掉假毛疲惫的我:已经无所谓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