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就烂死

250浏览    7参与
白霖汐马上要期末考所以不在呜

【鬼灭生贺】特殊的日子(时透无一郎)

*ooc预警


*是写给南夏的生贺啦~@南夏 快来啊!


*第一次写这种文章,如果tag打错了麻烦告诉我,谢谢w!


*cp无一郎


*全文第一人称,是从第三者(不是那个“第三者”啦!是女主的好朋友啦!)的角度来看的,经常和女主一起出任务(其实她是我的私设啦!名字叫花崎沙希的说(✿ฺ-ω-))


*都欧克的请往下继续翻啦~比心❤️~(话说我废话好多)


——正文——


  1.第一次见面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我和我的好姐妹oo在一起出任务。...


*ooc预警


*是写给南夏的生贺啦~@南夏 快来啊!


*第一次写这种文章,如果tag打错了麻烦告诉我,谢谢w!


*cp无一郎


*全文第一人称,是从第三者(不是那个“第三者”啦!是女主的好朋友啦!)的角度来看的,经常和女主一起出任务(其实她是我的私设啦!名字叫花崎沙希的说(✿ฺ-ω-))


*都欧克的请往下继续翻啦~比心❤️~(话说我废话好多)


——正文——


  1.第一次见面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我和我的好姐妹oo在一起出任务。


  这是一只非常狡猾的鬼,我们已经追了它很久了。


  最后,我们来到了一片树林前。


  一阵风刮过,吹动了一些树叶,月光从缝隙里零零散散地撒了下来。


  “啊,oo酱,你看啊,那里好像很恐怖啊……”我颤抖着声音,右手哆哆嗦嗦地扶上了oo酱的肩膀,而左手则放进了嘴里,咬起了指甲,“你看,那里……”


  “啊!”oo突然叫起来,“沙希酱,你看啊!”她抽出腰间的佩刀,“那里好像有一个黑影!”


  “啊啊啊啊哪里啊?!”我被吓得连打了好几个哆嗦,然后也抽出了日轮刀,对准她说的那个方向,像得了帕金森综合征一样颤颤巍巍的地举起了刀,“你,你这个垃圾鬼!你别以为你躲起来制造一些奇怪的声音我就会害怕了!我沙希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嚯嚯嚯……”一阵诡异的笑声响起,随着的是一个从树林间探下来的鬼头,“嚯嚯嚯,是吗?小姑娘?我看你可是抖得连刀都拿不稳了啊?”


  我看到了它眼睛里的字。


  下四。


  “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我这人从小就怕鬼(幽灵那种的),所以在那鬼探出头时就吓得不行,立刻闭上了眼睛,朝前面胡乱砍去,“你、你这死鬼,离我远一点啊啊啊啊!”


  “死鬼,你给我离沙希酱远一点啊!”oo酱怒了,朝那鬼砍去,“水之呼吸……”


  可她话还没说完,那鬼就立刻翻回了树上,双腿盘了起来,笑道:“嚯嚯嚯……血鬼术·乱藤!”


  漫天的藤蔓朝我们袭来,我深吸了一口气,“oo酱,要上了!”


  “好的,沙希酱!”oo酱朝我看来,做出了攻击姿势。


  …………


  我一边笨拙地躲开那些乱藤,尝试砍断它们,一边看向了oo酱。


  一束藤蔓朝她的背后袭去,但是她还没有发现。


  “oo酱,小心背后!”我大声喊道,砍落了周围的藤蔓,朝oo酱跑去。


  不行,绝对不行,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啊——


  oo酱……


  我还是没赶上,看着那束藤蔓朝oo酱的心口穿去。


  “霞之呼吸·一之型,垂天远霞。”一个清纯的声音传来,我听到咚的一声,什么重物落到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声恶毒的咒骂。


  “什么、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被你这种小鬼给砍了脑袋……!”那只鬼骂道,声音逐渐消失,最后化为了空气中的一捧尘土,随风而去。


  啊、对了,oo酱!


  我连忙看向oo酱,她身边的藤蔓都已化为灰烬,随那鬼一同消逝了。


  “oo酱!真是吓死我了!”我跑过去,和她抱在一起,“我差点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oo酱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把我拥入怀中,“没事啦,没事啦,沙希酱,你看我不是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这是旁边的时透无一郎。


  我猛然意识到还有旁人在,连忙从oo酱的怀里出来,装作深沉地咳嗽了两声,“咳咳,那个,谢谢你。请问你的名字是?”


  “……”那人没有理我。


  啊这,这也太尴尬了啊!


  “……时透无一郎。”他许久,开了口。


  “啊,谢谢你,时透!”我拉着oo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是花崎沙希,她是oo啊!”


  “嗯嗯,很高兴认识你!”oo酱温暖地笑道。


  “……反正只是无用的事情,没有多久就会忘的。”时透无一郎躲开了我的拍背,转身,连一点类似道别的举动都没有,离开了。


  ……这小孩好气人啊!


  我讪讪地收回了手,然后强忍怒气地说道,“我们也走吧,oo酱。”


  “?oo酱?”我没有得到回复,偏头,看到了oo酱脸上的呆滞。


  “???oo酱???”我提高了声音 


  “啊,沙希酱!”oo酱终于回过神来,然后眯起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那个时透无一郎好可爱啊!”


  “……?”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我发现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oo酱小声说道。


  “蛤???”我撸起袖子,一副要去打人的样子。


  “啊等等啊,沙希,你别去打人家啊!”oo酱看出来我的意图,连忙制止了我。


  “咳,被我姐妹看上的小孩,我到要看看他到底是个谁!”我凶猛(?)地说道。


  “诶?oo酱急了,“不行啊沙希!”


  “我倒要看看……!”


  2.第二次再相见


  “啊啊啊什么?!你这小鬼竟然当上柱了吗?!可恶啊!”我和oo酱因为和时透无一郎一起斩杀了下四而被请去了主公宅邸,作报告。


  我和oo酱在主公来之前看到了那个时透无一郎。


  “……你们是谁。”他小子冷冷地,仿佛不认识我们一样。


  “蛤?!你这臭小鬼!”我怒了,准备发作,在被oo酱拦下后,后面走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白色头发,头上还带着钻石护额,脸上画着夸张的妆。


  “啊!您是……音柱宇髄天元大人!”我双眼发亮,偶像啊!


  “啊?”宇髄天元看了我一眼,“还算是个比较华丽的小鬼。”


  啊啊啊被宇髄天元大人夸了啊——


  我心里小鹿乱撞。


  “嘿,沙希酱,注意一下形象啦。”oo酱点了点我的脑壳,示意我收收差点滴出来的口水。


  什么?我才不是痴女!(心虚)


  “时透那小子得了失忆症,除了猎鬼以外的事情都记不清了。”宇髄天元大人叹了口气,“唉,明明这么有天赋的一个孩子,却遇到了这种事情啊。”


  啊?什么事?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向了oo酱。


  “噢,是这样的……”oo酱小声的贴着我的耳朵,和我说了时透无一郎的悲惨经历。


  很好,现在可以以时透无一郎为主角来写一本《悲惨世界》了。(雾)


  “嗷,原来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小子还蛮惨的啊。”


  嗯,等等。


  “oo酱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啊?!”我瞪大了眼睛。


  “啊,这个吗……”oo酱低下了头,脸上泛着诡异的红晕(是痴女了!),“这个吗……啊,主公来了,快点!”


  ……我看你小子就是想岔开话题。🙄


——TBC/END——


  害,就酱紫吧,文笔太差不忍直视了。


  如果南夏想看后续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扭捏)


  感觉我写的不是那种大家写的乙女文,我就像是在写短篇小说(你也知道啊!),呜,写不出来大家写的那种感觉。大概是我太菜了吧,嘤嘤嘤(猛男落泪)。


  以上,感谢看到最后!(鞠躬)


  如果能留个爪子和评论就好啦!(哧溜哧溜)


  

ink:)

【齐费】猜猜我是谁

废物来了

用了一周零零星星的时间做了个手书(?)一觉醒来就过审了

不会画画不会剪辑我就烂死

但至少也是搞完了……(瘫倒)


好吧b站链接走这里,注意保护眼睛,我就烂死

BV1ik4y1R7jv 


总之就是一个费里德自始至终没睁眼的故事


(闭眼)

废物来了

用了一周零零星星的时间做了个手书(?)一觉醒来就过审了

不会画画不会剪辑我就烂死

但至少也是搞完了……(瘫倒)


好吧b站链接走这里,注意保护眼睛,我就烂死

BV1ik4y1R7jv 


总之就是一个费里德自始至终没睁眼的故事


(闭眼)

记者余捻

算了,该发还是发,到时候还能顺手改改写个戏


“……然后他们装聋作哑,只在背地的小集会里嚷嚷着要‘维护人权’,先前讨伐某某的劲头却完全没有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写计划书用的羽毛笔摆动得飞快,果戈里翻书的速度慢的出奇,以至于沙沙的书写声取代了翻页的声音,让这个简单的据点显得更如旷野般寂静。


“…您为何不猜猜这故事接下来是什么样的呢?”有些失望,果戈里只好将自己内心想的直接说出来。


“先前被讨伐的某某想必得胜而归,大张旗鼓地骑在他们的领头羊上,他们却也敢怒不敢言,毕竟这场讨伐本就是无理的一次出征。”陀思妥耶夫斯基头也不抬地回答,手上...

算了,该发还是发,到时候还能顺手改改写个戏














“……然后他们装聋作哑,只在背地的小集会里嚷嚷着要‘维护人权’,先前讨伐某某的劲头却完全没有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写计划书用的羽毛笔摆动得飞快,果戈里翻书的速度慢的出奇,以至于沙沙的书写声取代了翻页的声音,让这个简单的据点显得更如旷野般寂静。


“…您为何不猜猜这故事接下来是什么样的呢?”有些失望,果戈里只好将自己内心想的直接说出来。



“先前被讨伐的某某想必得胜而归,大张旗鼓地骑在他们的领头羊上,他们却也敢怒不敢言,毕竟这场讨伐本就是无理的一次出征。”陀思妥耶夫斯基头也不抬地回答,手上动作也没有停顿的迹象,就好像他本就是这本无聊故事书的作者。



“三心二用居然还能完全看穿这个故事——真不愧是您。”果戈里心服口服地合上书,转而望向角落的蜘蛛网。那只可怜的小蜘蛛,腿细得根本就不能称作腿,身体甚至比网还脆弱,在他们的生命里,这样的存在死去简直是家常便饭,并非所谓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他们根本就没有在乎过这一切,就连理由都不屑于找。书写的“沙沙”声不绝于耳,果戈里还想要接着说那个故事:找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他们所在的世界以一个数值为比较人与人之间的基准,可是有的人却又表示鄙夷这串数字,表示真正的美并不在这串数字里。您怎么看呢?”然后满意地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可惜只是一下而已。“自以为清高的文人们鄙夷被世俗所捧的文人们,那个世界无非也是我们的世界缩影。这种争斗与我想要构建的世界毫无关系,如果我成功了,他们也会自行毁灭…当然,就算依旧存在也没关系,本身文学就已经岌岌可危,他们却还要窝里斗。”意识到话似乎有些太多,陀思妥耶夫斯基及时回归沉默。



“也就是说,您不会在意这串数字吧?可这样您也是鄙夷它的一员,实际上只是领域外的一种歧视——您反倒巧妙地贬低了整个群体。”果戈里语调愉悦地上扬,至于这愉悦是真是假倒无所谓了。“作者对于他笔下的人物而言真是如神一般呢——就像您现在所做的,而且您的作品即将在现实上演,所以您并非在这群体外,反而在这个群体的高层次里呢。”话尾加上得语气词不能太过做作,在思考之前它就已经冒出来了,完美的模仿了自己一贯以来的语言风格:聊天却变成了一场战争。果戈里也沉默,等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回答,就像回合制的生死游戏。


“您若想要将我套进逻辑怪圈,大可换个时间……”陀思妥耶夫斯基咬起指甲,果戈里将其视为大胜利。“若他们笔下有你我,想必要经过绞尽脑汁的思索,无数次的考证,才敢小心翼翼写下我们的一句对白…可他们想不到的是他们想到的细节完全与你我相反,还要徒劳无功地继续解读。的确是件趣事。”说到这里,他写下“果戈里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腰斩”,思考是否要去掉“众目睽睽”以增加这份计划书的严肃性。

秦阿鬼

重力压裙边

!太宰单方面性转,私设人间失格可控

!中太向

!观看本文请不要带脑子


1、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太宰治时,其实把她踹到以后就后悔了。

原来是个女的吗?!远看完全看不出来啊!

太宰治阴着张清秀的小脸,伸手抓住了中原中也的脚踝“:这位小先生,能请你别再踩我胸口了吗?本来我发育就不良你是想把我的胸口踩成平原吗?”

中原中也刚抬起脚广津老爷子一个落椿就A上来了。他下意识一个回旋踢,但除了广津老爷子的手似乎还踢到了点啥。

一只缠着绷带的手覆上中原中也的肩头,太宰治拉长了话尾的清脆声音落入了中原中也的耳朵“:羊之王哟,你踢到女孩子的脸了哦。这样可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中原中...


!太宰单方面性转,私设人间失格可控

!中太向

!观看本文请不要带脑子



1、中原中也第一次见太宰治时,其实把她踹到以后就后悔了。

原来是个女的吗?!远看完全看不出来啊!

太宰治阴着张清秀的小脸,伸手抓住了中原中也的脚踝“:这位小先生,能请你别再踩我胸口了吗?本来我发育就不良你是想把我的胸口踩成平原吗?”

中原中也刚抬起脚广津老爷子一个落椿就A上来了。他下意识一个回旋踢,但除了广津老爷子的手似乎还踢到了点啥。

一只缠着绷带的手覆上中原中也的肩头,太宰治拉长了话尾的清脆声音落入了中原中也的耳朵“:羊之王哟,你踢到女孩子的脸了哦。这样可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中原中也可算知道自己踢到了什么了,而且他甚至想再踢一次。

明明是个女孩子说话怎么这么欠呢?

毕竟理亏,所以中原中也只是甩开了太宰治的手跃到了另一边的墙上想重新并认真的打一场。

结果老首领诈尸一发威没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吹飞半个贫民窟。

中原中也看见被吹飞的太宰治一脸冷漠地对他比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薄薄的唇一张一合,中原中也仔细一看。

“你居然对女孩子见死不救我太宰治打心眼里看不起你。”

中原中也很想辩驳一下,但他他发现自己的语言显然有些苍白。

我寻思着你好歹也是个黑手党应该很厉害才对,但没想到你原来这么菜。

2、事实证明太宰治还是很有长处的。

毕竟被风吹出数十米就折了条胳膊这种事儿中原中也自认是做不到。

而现在这个折了胳膊的女中豪杰正淡漠地向他招手“:哟中也,我家还蛮大的吧。”

港黑是我家,文明靠大家。

森鸥外轻咳一声,太宰治就不再说话了,一双桃花眼飘忽不定又死气沉沉,没折的那条胳膊优雅地撑在桌面上。

“中原君,要和我们合作吗?”森欧外笑眯眯地看了口。

中原中也的回答是发动异能不身周一圈连同椅子一起压爆,满脸都牛了吧唧地写着“你觉得呢孙贼?”

太宰治端详了一下自己的指甲,说“:中也,瓷砖三千日元一块,椅子五万日元一把,记账还是打条?”

中原中也:……

3、“哈?为什么我要和这个一点都不帅的家伙合作啊?给自己的眼睛添堵吗?”太宰治揉了揉因长时间吊着手臂而酸痛的脖子,不满地问森欧外。

森欧外笑得高深莫测“:这是命令来,太宰。况且……”他看了一眼中原中也“,中也君长得还是很好看的嘛。”

“啊,是啊,比起您我说不定会更喜欢中也多一点。”

“你们好歹考虑一下我的意见啊,擅自在决定什么呢!”

“不要,中也只要听指挥懂命令当打手就可以了。”

“……平胸男人婆。”

“哈,矮子。”

4、太宰治不得不承认中原中也无论是武力值还是颜值都很能打,他从天上把石头踢下来的时候确实晃了她一下。

如果长得再高点就好了。

她懒散地抬了下眼皮,看见被砸到奄奄一息痛苦不堪的雇佣兵,嘴角勾起一个无奈的弧度“:痛苦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太宰治弯腰捡起了一把手枪,对着那士兵扣动了扳机。

她一向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到了病态的程度的红晕,直到士兵死去她还重复着机械的动作。似乎在尸体上制造弹孔令她无比快乐。中原中也觉得她癫狂的可怕,连子弹穿过空气所发出的破风声都让人心慌。于是他踢掉了太宰治手里的枪,色厉内荏的对太宰治说“:别浪费弹药!”

太宰治无神地瞥了中原中也一眼,旋即却笑起来“:也是呢,中也说的对。我们不是来,做这种事情的,走吧,去见见兰堂先生。”

在路上。

太宰治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石子铺成的小路上一蹦一跳,夸张地比划着“:哎呀呀,刚才中也还真是帅气啊,如果身高再稍——微——高一——点点的话,说不定我就动心了耶。然后对中也死缠烂打,最后中也受不了把我杀掉……欸,好像可行欸。”中原中也担心的问“:你没问题吗?我是指,精神方面。”

“精神方面?如果被中也拒绝我就出了精神问题那我可真是脆弱啊。”太宰治嘲讽地笑笑。

中原中也“:不是这个意思。”

“那中也是接受我喽?可我只是开玩笑啊。哎,难道中也爱上我了吗?”

中原中也“:跟你没办法沟通,别老想着死啊,人生还是很有意义的。”

太宰治蹦上石阶“:那是你的人生,不是我的。”

中原中也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没有立场去指点太宰治的人生观,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临时拍档,完成这个任务救回羊的人他和她就再无关系,他都不了解她,自然也没办法去开导或是劝说她。

太宰治又蹦上一个石阶,裙摆扬起。

白色的。

中原中也扭开头,耳尖烧起绯红“:喂,不要这么大大咧咧的啊,你现在穿着裙子啊!”太宰治楞了一下,随后又跳上一个台阶“:你帮我压下来就好了嘛。反正你控制重力很精确吧。”

说罢,她又跳了一阶。

太宰治望着并未扬起的裙边,柔和的笑起来“:啊呀,谢谢中也。”

5、“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给你啊!”

太宰治哼着小调,眸子里闪着狡黠的光。

“在游戏这种男孩子擅长的领域输给我这种初次接触游戏的新手,说出去一定超丢人的吧~”

“我是因为这个机子不好用才输的好吗?!换个机子我才不会输!”

“呜哇好会找借口呢中也。那就来打赌好了。”太宰治用食指关节轻叩桌面,嘴角的弧度怎么看怎么奸诈“:我们来比比谁先发现这次事件的真凶吧。如果我输了我就在权力范围之内做一件中也想要我做的事,如果中也输了就当我一辈子的狗,给我一辈子的裙边好了。”

“压你个头!怎么看都是我比较亏吧!”

“不去骚扰羊也不是不可以哦。”

“……真的吗?”

“真哒。”太宰治眉眼弯弯。

6、讨厌。

太宰治盯着粉发女孩挽紧中原中也臂弯的手,微笑着在灰发少年的蝴蝶刀前举起了手“:我好怕呢,只要能绕我一命我什么都愿意做啦。啊,放人对吗?稍等呀。”

太宰治不再看那个令人心烦意乱的女孩,转过身去和森欧外打了个电话“:森先生我现在受到生命威胁了嗳……没有在玩,也没有开玩笑啦!真的……请你赶紧放了羊的人啦!”

她挂了电话,转身笑顔如花“:已经放走了噢!”

再讨厌,也不能动啊。

毕竟中也太看重他们了。

7、太宰治不喜欢吃甜的,此时却蹲在椅子上盯着蛋糕“:唔,全是给那孩子准备的嘛?那孩子一定很高兴吧!”

兰堂坐在长桌另一边的椅子上,沉默不语地盯着她。

“我说,兰堂先生就是凶手对吧。”

“嘭!”

中原中也利落地冲破房顶,一把将兰堂掼到了一楼的地上。

太宰治惋惜地看了看落灰了的丰筵,居高临下地冲着中原中也喊“:中也诶——”

中原中也奇怪地张望了一下周围,却看见太宰治正欲翻过栏杆跳下来,他忙去控制太宰治的重力,让她安全落到地上。

中原中也咬牙切齿“:你不要命了?!”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中也这么烂好人一定会接住我的,”太宰治嬉皮笑脸“,别生气嘛,我错了好不好嘛。”

8、兰堂:我有点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