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岳

20640浏览    299参与
-飢餓地獄-

记梗(可能会写)

“我”是岳的前男友

岳是一个很开放的人,所以在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允许我拍他一些比较私密的照片

但他并不知道的是,我拍的不仅有照片,还有露脸的过分视频

我们分手是因为我觉得他没必要放弃本来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去追求他所谓的“音乐梦”

更重要的是,我不是很想他被很多人看到

岳可能没发现(他毕竟那么粗神经)其实我对他一直有着比较过火的控制欲

后来在我们愤怒的失去理智的一次吵架中,我居然真的答应了他让他去追那个不应该比我重要的轻飘飘的梦想

只是,我还让他做了一个可笑的二选一游戏

结果很明显,我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所以,在我发现他离开我一年多之后居然真的成了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练习生的...

“我”是岳的前男友

岳是一个很开放的人,所以在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允许我拍他一些比较私密的照片

但他并不知道的是,我拍的不仅有照片,还有露脸的过分视频

我们分手是因为我觉得他没必要放弃本来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去追求他所谓的“音乐梦”

更重要的是,我不是很想他被很多人看到

岳可能没发现(他毕竟那么粗神经)其实我对他一直有着比较过火的控制欲

后来在我们愤怒的失去理智的一次吵架中,我居然真的答应了他让他去追那个不应该比我重要的轻飘飘的梦想

只是,我还让他做了一个可笑的二选一游戏

结果很明显,我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所以,在我发现他离开我一年多之后居然真的成了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练习生的时候,我突然醒悟了

我一直都应该知道

如果他想做,他就一定会去做,而且一定能成功

那几个月,我像是我们公司其他追星的小女孩一样天天守着电脑等着选秀节目的更新

可是这不够,这远远不够

于是我又找到了其他了解他的渠道

他们公司的日常

在这些短视频里,我看见了我之前未曾见到过的他的一面,而且,我还被那一面深深吸引着

吸引着我去更接近他

终于,他们出道了,还发了一张专辑

于是,在签售会上,他看到了夹杂在粉丝中的显眼男性,并一下子记起来——那是我的前男友




想了=写了


幸爱丘山

太太

写给妄想月亮的痴心


1.

我家隔壁搬来一户新人家

一大早上就被那些叮呤咣啷的声音吵醒

心情实在是不大好

只是窗外站着那个美人让人赏心悦目

如果他就是我的新邻居

那倒也算是甜蜜的吵闹声了


2.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

隔壁终于整顿好了安静下来

看来是时候该去看望我可爱的新邻居

恭贺他乔迁之喜

毕竟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话

可不方便追求他

我换上了正式的衣服

把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特意挑选了他可能会喜欢的男士香水

抱着刚让人送来的新鲜玫瑰

如果顺利的话还能请他一起吃个晚饭

我这么想着踏出家门


3.

“您好,我叫岳明辉,刚搬到隔壁来。”

让我惦记了一下午的美人儿出现在我家门口

温温柔柔冲我笑着

我愣了一下

随即告诉了他我的名字

并对他表...

写给妄想月亮的痴心


1.

我家隔壁搬来一户新人家

一大早上就被那些叮呤咣啷的声音吵醒

心情实在是不大好

只是窗外站着那个美人让人赏心悦目

如果他就是我的新邻居

那倒也算是甜蜜的吵闹声了


2.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

隔壁终于整顿好了安静下来

看来是时候该去看望我可爱的新邻居

恭贺他乔迁之喜

毕竟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话

可不方便追求他

我换上了正式的衣服

把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特意挑选了他可能会喜欢的男士香水

抱着刚让人送来的新鲜玫瑰

如果顺利的话还能请他一起吃个晚饭

我这么想着踏出家门


3.

“您好,我叫岳明辉,刚搬到隔壁来。”

让我惦记了一下午的美人儿出现在我家门口

温温柔柔冲我笑着

我愣了一下

随即告诉了他我的名字

并对他表示欢迎

“您是要出门去吗?”

他似乎感觉耽误了我的时间

有点慌张地把手里拿着的小盒子递给我

“一点心意,上午吵到您了吧。这是我自己做的草莓酱,还挺好吃的。”

而我只要看着他不说话就足以让他不知所措

真是好欺负


4.

当我把玫瑰花塞到他怀里时

他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张开嘴唇发出一声“喔!”

“这是,您要送给我吗?”

他低头拨弄了下花瓣

玫瑰上的露水沾到他手指上

让我来帮你舔干净吧

他一定知道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不然他才不会眨一眨那小扇子般的睫毛笑着勾引我

“花很漂亮,可是玫瑰的话,我先生……”

“明辉。”

他柔和的声音被打断了

隔壁房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瘦弱的男人

一脸担忧往我们这边看

又被风吹的重重咳嗽起来

而我送给岳明辉的花被他手一松丢到了地上

他像一阵裹挟着玫瑰香的风

离开了我

跑到了他丈夫的身边


5.

第二天

岳明辉特地为了那束被我扔进垃圾桶的玫瑰花上门道歉

看他那般内疚我又怎么忍心不原谅他呢

我给他泡了茶

碍于情面他不会拒绝我

只能坐下来任我剖问

岳明辉是为了陪他丈夫养病才搬来的

医生让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多陪陪他那可怜的丈夫

所以他才辞掉高薪的工作

搬到了这个适合修养身心的地方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

我的那些念头死灰复燃

我得感谢那个枯瘦的男人

是他亲手将岳明辉带到了我面前

那就不能怪我了


6.

借着热心邻居的名头

我常到岳明辉家“帮忙”

他一定是被人娇生惯养出来的

不然怎么可能连切个土豆都划破手指

他那病弱的老公眼睁睁看着我把他圆润的指尖含进嘴里

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

我只是在给岳明辉止血啊

没什么不对的


7.

在岳明辉丈夫的屡次默许下

我开始变本加厉

某天在他家蹭饭时

我的手环着岳明辉的腰解开他身后的结

又把他的围裙系在我的腰上

他并没有推开我

只是在我起身时小声说着:

“太近了,先生。”

这么多时日过去

不管我们熟悉了多少

岳明辉只会称呼我为“先生”

这很好

因为他称呼他丈夫时就用的是“我先生”

像是在叫我一样


8.

不出所料

岳明辉开始躲着我了

大概是因为我上周没忍住在厨房吻了他

而他的丈夫刚好在外面看电视

岳明辉奋力挣扎想推开我

可我一手箍着他的腰

一手握住他毛茸茸的后脑勺

他根本挣脱不开

只能任由我伸出舌头搅得他几乎缺氧

嘴唇被吻到红肿的岳明辉更好看了

不过他怎么就不明白他瞪人一点都不凶

反而可爱的想让人往狠里欺负


9.

既然岳明辉不想见我

我也不好追的太紧吓着他

只能退回到礼貌区域

安安分分的做一个好邻居

可我这个做好邻居的“愿望”没过几天就破灭了


10.

那天夜里不知道几点

我刚睡着没多久

就听见楼下房门哐哐作响

夹杂着岳明辉的哭喊声

“先生,先生帮帮忙!拜托了!”

我可爱的小兔子需要我

他这么着急

那大概是他丈夫出事了吧

我不紧不慢地下楼

并未开灯

让他以为我还在睡觉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当我把门往里拉开的时候

岳明辉保持着敲门的姿势没刹住

直接扑进我的怀里


11.

还没等我搂紧岳明辉

他便拽着我往他家走

边走边告诉我

他丈夫怕是不行了

他一个人又慌又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边安抚他边打通了120

冷静地把他丈夫的病情和地址交代清楚

然后陪着他等待救护车到来

早在他扑进我怀里时

我就发现他的衣服扣子系错了好几个

以至于小片肌肤裸露在外

岳明辉没有察觉到我的目光

他因心慌剧烈喘息着

胸脯一起一伏

我甚至能看到他左胸上那颗勾人的痣

它与它的主人都将会属于我


么么么月宝

和老婆月月的美好生活【孕期】


【孕期】 

(一)月月很棒

她一个人进来的,双手轻轻拢着肚子,尽管看上去并没有必要。

小鹿斑比,眼睛闪闪地看着我,化验指标都很好,我们现在需要看看产道情况,可以吗?

来这边,对,躺上来。

对,内裤也需要脱掉,不过只需要脱掉一边,好了好了第一次你可能不适应,放轻松好吗?

我转身拿扩///阴器,回头看她一开始疑惑,明白以后害羞地转过头。

体内长期高浓度的孕激素让阴///唇变得肥厚,组织变得松软。

我脱掉手套,额头顶着她湿黏的刘海,眼睛看着这对最美的宝石,“我们月月很棒,产道不会伤着我们宝宝的,月月妈咪辛苦啦”


【孕期】 

(一)月月很棒

她一个人进来的,双手轻轻拢着肚子,尽管看上去并没有必要。

小鹿斑比,眼睛闪闪地看着我,化验指标都很好,我们现在需要看看产道情况,可以吗?

来这边,对,躺上来。

对,内裤也需要脱掉,不过只需要脱掉一边,好了好了第一次你可能不适应,放轻松好吗?

我转身拿扩///阴器,回头看她一开始疑惑,明白以后害羞地转过头。

体内长期高浓度的孕激素让阴///唇变得肥厚,组织变得松软。

我脱掉手套,额头顶着她湿黏的刘海,眼睛看着这对最美的宝石,“我们月月很棒,产道不会伤着我们宝宝的,月月妈咪辛苦啦”

么么么月宝

和老婆月月的美好生活【蜜月】(一,二)

泥塑向    性转月月
“我” 是男的   第一人称视角
都是零零碎碎的帖子
内容是“我”和月月相恋相爱和婚后的碎片描写

【相恋】
【蜜月】
【孕期】
【平实的婚姻生活】

(之后会放总贴链接总结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蜜月】

(一)就要飞走的雪精灵  (配dy小页视频)

我们蜜月安排在冬天,假期很长,找了当地的一个民居住着。

日语肯定是两个人一句都说不了的,婆婆只笑眯眯地给我们领到门口  磕磕绊绊说了一句[新婚快乐]

那地方好极了,有一个露天的阳台,屋里的暖气真的好足,我...

泥塑向    性转月月
“我” 是男的   第一人称视角
都是零零碎碎的帖子
内容是“我”和月月相恋相爱和婚后的碎片描写

【相恋】
【蜜月】
【孕期】
【平实的婚姻生活】

(之后会放总贴链接总结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蜜月】

(一)就要飞走的雪精灵  (配dy小页视频)

我们蜜月安排在冬天,假期很长,找了当地的一个民居住着。

日语肯定是两个人一句都说不了的,婆婆只笑眯眯地给我们领到门口  磕磕绊绊说了一句[新婚快乐]

那地方好极了,有一个露天的阳台,屋里的暖气真的好足,我们在榻榻米上翻滚缠绵,平静后用毯子裹住她细细闻个透,两个人呆坐着。

门半开着,她忽然回头揪着我脖子给我好深一个吻,又猛地把我推开,一骨碌爬起来裹着毯子就跑到露天的阳台上。光溜溜的脚丫在雪里滑着步子,扬起一翻又一翻的冰晶,转得我恍惚了。

:哥哥抱不起来我啦!我可要被大雪要冻在外面了!

谢谢月亮住进我的人生。

(二)A Little

第一次买东西我不懂,我只是说要点儿带劲的,店主抿着嘴给我一个细玻璃管,特别像老婆的香水小样。他的英文很蹩脚,只听出来just need a little。

我……我不是人,蜜月都这么甜蜜了我还买这种东西!

我现在下///体已经开始发热了,吸着肚子不住咽口水。

月月给昨天冻得有些受凉,昏昏沉沉,睡醒了说想吃镇上的那家寿司,嘟囔着老公一定别忘了多带点芥末。

我做一下午的思想斗争要怎么给她说,她会不会觉得老公真的是个禽////兽。啊!我真的是畜////生!

她爬过来询问着我:你是不是出去遇到什么了,干嘛这么紧张。你刚才都没有阻止我吃太多芥末!

我脑子空白,满心愧疚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玻璃管,只有三厘米高,直径大概…筷子那么细吧。月月睡衣挂在肩膀上,浑圆的乳////房半掩着,伸一只脚踩在我大腿上。

:买寿司还送香水吗?

她拔开塞子倒在手腕上,猛吸一口。

:月?月我还没说它是什么呢!快停下!

不……我不是这个打算!

她疑惑着呆了十几秒,喉咙里往外呼噜着气息,裙边完全滑落在腰际,难耐的在床单上比划,她艰难地抓住床单支起身体,向我倒过来。

:哥哥  呜……呜呜嗯  哥哥我好难受啊,你亲亲我好不好呜…

我抱她平躺下来,拂走她脸颊的头发:对不起对不起,哥哥这就救你,乖,我们月月马上就不难受了。

么么么月宝

和老婆月月的美好生活 【相恋】(一,二)

泥塑向    性转月月
“我” 是男的   第一人称视角
都是零零碎碎的帖子
内容是“我”和月月相恋相爱和婚后的碎片描写

【相恋】
【蜜月】
【孕期】
【平实的婚姻生活】

(之后会放总贴链接总结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恋】

(一)当真是能把人笑硬   (配月月笑声合集)

答应我在一起的第一天,我说去哪儿吃个好的,月月弯着眼睛,拽我胳膊:不能吃这儿串串吗,我好久好久没吃了!

夜里十点,旁边桌子三三九六六六喊得激烈,光膀子前前后后舞咋着……大马路旁边,一堆一堆臭汉子,要不是你...

泥塑向    性转月月
“我” 是男的   第一人称视角
都是零零碎碎的帖子
内容是“我”和月月相恋相爱和婚后的碎片描写

【相恋】
【蜜月】
【孕期】
【平实的婚姻生活】

(之后会放总贴链接总结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恋】

(一)当真是能把人笑硬   (配月月笑声合集)

答应我在一起的第一天,我说去哪儿吃个好的,月月弯着眼睛,拽我胳膊:不能吃这儿串串吗,我好久好久没吃了!

夜里十点,旁边桌子三三九六六六喊得激烈,光膀子前前后后舞咋着……大马路旁边,一堆一堆臭汉子,要不是你愿意要不是你想!

边生气边锅里抽一根肠子就往嘴里塞,烫得我嘴里呼啦呼啦半天  吨了大半瓶啤酒。

她笑,还被辣子面儿呛着了,缓了缓又开始笑,绕过来坐我旁边按着我腿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哥你咋了,你干嘛呀哈哈哈哈哈哈肠子会跑吗啊你不吹吹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用纸抹了嘴,心脏咚咚咚,她眼睛闪着,小虎牙也折着光,锅里咕嘟咕嘟冒着泡,我嘭地就炸了。扯着她上臂,找着她忽上忽下的耳朵:月?月 ,月 ,月!别笑啦,你给哥哥都笑硬了。

(二)等待你在初雪夜里  (配dy小页视频)

一天特别晚,你说你加班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催我回家,大冬天黑麻咕咚的留你一女娃我疯了?!!!

我说我楼底下看见你那工作室灯光哥哥都不冷了,叫了两杯热可可门口我拿走一杯,人不在一块儿胃得在一起啊。

等着等着就下雪了,你忙着伏案工作,完工才发现。语音尖叫着:你是不是傻!下大雪冻死你在外面!不知道找个小店待着啊!

初雪好大,能在纷飞大雪中看你身影由远及近,拥有你飞扑过来的怀抱,哥哥太幸福啦。

PJJIS
自行脑补辉崽黏黏的嗓音 和甜甜...

自行脑补辉崽黏黏的嗓音 和甜甜的上目线 

自行脑补辉崽黏黏的嗓音 和甜甜的上目线 

裸果儿sir
重拾画笔,来玩吗宝贝儿们想好再...

重拾画笔,来玩吗宝贝儿们
想好再点,挺雷的

即使不像但有虎牙他就是岳辉

重拾画笔,来玩吗宝贝儿们
想好再点,挺雷的

即使不像但有虎牙他就是岳辉

PJJIS
刚好今天穿了戴毛领的加拿大鹅...

刚好今天穿了戴毛领的加拿大鹅 真漂亮啊

刚好今天穿了戴毛领的加拿大鹅 真漂亮啊

piiiiiiinkray
啃💜苞💜谷 ‼️泥塑警告...

啃💜苞💜谷


‼️泥塑警告

‼️有叮叮直接描写不可不要点,点了不要骂

啃💜苞💜谷


‼️泥塑警告

‼️有叮叮直接描写不可不要点,点了不要骂

流沙桔子包

【你岳】囚月

一辆小破🚘,不是更新,是以前的文又双叒叕被屏了,我太南了,真的太南了。

补上🔗https://m.weibo.cn/5750017558/4437798222173324

一辆小破🚘,不是更新,是以前的文又双叒叕被屏了,我太南了,真的太南了。

补上🔗https://m.weibo.cn/5750017558/4437798222173324

-临清河-

【我岳】纹身,沙滩,花衬衫

-

两辆短打🚗,记得避雷⚠


-

他最近放了假,非要嚷嚷着欧洲十三国旅游。我笑得无奈答应了他的请求。老婆平时工作也累,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出去玩玩的机会岂有不从的道理。


这天烈日当头,他闹着去沙滩玩水。穿着薄薄一层沙滩鞋都觉得沙子烫脚的不行,我躺在有着遮阳伞打着的躺椅上。躺的倒是舒服的不行,看着他在沙滩上炫耀着他的新“纹身”。


哦对了,他在这边做了一个新的纹身贴,一匹鹿爬上了他细嫩的脖颈上。好家伙,胳膊上有了头狼,现在又多了匹鹿。他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衫,本来我的直男审美是理解不到男性穿花衬衫的搭配方式,但他穿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他太漂亮了,漂亮到走在阿姆斯特丹的街头都会被外国人...

-

两辆短打🚗,记得避雷⚠


-

他最近放了假,非要嚷嚷着欧洲十三国旅游。我笑得无奈答应了他的请求。老婆平时工作也累,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出去玩玩的机会岂有不从的道理。


这天烈日当头,他闹着去沙滩玩水。穿着薄薄一层沙滩鞋都觉得沙子烫脚的不行,我躺在有着遮阳伞打着的躺椅上。躺的倒是舒服的不行,看着他在沙滩上炫耀着他的新“纹身”。


哦对了,他在这边做了一个新的纹身贴,一匹鹿爬上了他细嫩的脖颈上。好家伙,胳膊上有了头狼,现在又多了匹鹿。他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衫,本来我的直男审美是理解不到男性穿花衬衫的搭配方式,但他穿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他太漂亮了,漂亮到走在阿姆斯特丹的街头都会被外国人竖着大拇指夸着“beautiful”。


深水蓝

那个男人

(就这玩意儿我居然还搞了个续)


我在一个酒会上居然又见到了那个男人。


本来我去那个酒会就是个意外,项目谈到最后阶段有个技术参数一直没能定下来,在电话里和对方技术负责人争论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于是我们老板干脆让我去临市的合作公司直接和对方面谈,但是刚好那天是周五,对方公司另一个项目招商开了个酒会,就把我请过去了说是干脆在酒会上和对方技术人员好好聊一聊。(普通酒会,随便穿就行没关系的我们没有着装建议的。当时对方的对接人员是这么和我说的)

于是那天晚上我和对方技术负责人各自穿着自己最拿得出手的卫衣背着大双肩包在一群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里默默对视然后迅速找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拿出电脑对技...

(就这玩意儿我居然还搞了个续)


我在一个酒会上居然又见到了那个男人。


本来我去那个酒会就是个意外,项目谈到最后阶段有个技术参数一直没能定下来,在电话里和对方技术负责人争论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于是我们老板干脆让我去临市的合作公司直接和对方面谈,但是刚好那天是周五,对方公司另一个项目招商开了个酒会,就把我请过去了说是干脆在酒会上和对方技术人员好好聊一聊。(普通酒会,随便穿就行没关系的我们没有着装建议的。当时对方的对接人员是这么和我说的)

于是那天晚上我和对方技术负责人各自穿着自己最拿得出手的卫衣背着大双肩包在一群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里默默对视然后迅速找了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拿出电脑对技术方案。

就是这个时候我无意间对上了他的视线。

我刚开始没反应过来那是他,但是他点头对我笑了笑然后转头继续和别人聊天,我下意识的对他回了个笑脸然后看回电脑。

3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那是他。

我知道他以为我没认出他觉得在我眼里那个笑就只是陌生人不小心对视之后的善意微笑。

但我其实认出了他也知道他认识我,所以我精准识别了那是对社畜卑微气息的怜悯之笑。

淦。

然后我只能扭头和对方技术人员在一派纸醉金迷的氛围里惨淡的继续社畜。


不得不说他这个打扮和之前在我们公司的时候差别真的很大,当这个男人好好打扮换了副金丝眼镜的时候看起来完全就是另一个人,一个和“岳会计”那样的人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生赢家。要不是那天中午偷看之后我偷拷了公司的监控录像找出他的影像看过几次我可能还真没办法把他认出来(顺带一提公司监控在那件事发生前一天因“硬件故障”数据丢失无法恢复)。

我又偷瞄了他几眼,这个男人真的挺会的,不过是歪着头看着交谈对象就让周围好些的人目光没办法从他身上离开。

所以当在场有人毫无预兆的倒下的时候,被一群人围着看起来全然无辜的他藏在酒杯后的笑容,大概也是只有我看见了。

事后再回忆起来这件事,我猜我当时不该在确认了死者和我的项目无关的时候就松了口气轻松退开的。

等半夜回到酒店的我接收到一个无法查看号码的短信写着“今天晚上多谢合作”的时候,才觉得事态变得有点糟糕。

但是却又在……期待下一次偶遇。



(图片来源:cr)





深水蓝

那个会计

公司里新来了个会计,被安排坐在我斜对面的办公室角落里。

这个人高高瘦瘦,特别安静,每天穿着皱皱巴巴的西装,打着咸菜一样的领带,戴着个酒瓶底一样的眼镜,经常驼着背无精打采的透过过长的刘海盯着屏幕发呆跟丢了魂一样。刚来公司头两天的时候还有隔壁小姑娘偷偷过来看一看,几天后路过茶水间听到她们小声吐槽他白长了那么高的个子,每天缩在角落里也不爱搭理人,穿着也邋邋遢遢,怪猥琐的。

所以这大概是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那天午休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半眯着眼睛放空不想动,这个男人大概是看电脑看累了,他摘下了眼镜把头发拨到脑后伸了个懒腰,肌肉伸展将原本皱巴巴的衣服撑出了一个好看的线条...

那个会计

公司里新来了个会计,被安排坐在我斜对面的办公室角落里。

这个人高高瘦瘦,特别安静,每天穿着皱皱巴巴的西装,打着咸菜一样的领带,戴着个酒瓶底一样的眼镜,经常驼着背无精打采的透过过长的刘海盯着屏幕发呆跟丢了魂一样。刚来公司头两天的时候还有隔壁小姑娘偷偷过来看一看,几天后路过茶水间听到她们小声吐槽他白长了那么高的个子,每天缩在角落里也不爱搭理人,穿着也邋邋遢遢,怪猥琐的。

所以这大概是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那天午休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半眯着眼睛放空不想动,这个男人大概是看电脑看累了,他摘下了眼镜把头发拨到脑后伸了个懒腰,肌肉伸展将原本皱巴巴的衣服撑出了一个好看的线条。我偷偷看着这个相当英俊的男人带着一种傲慢的神情冷笑了一下望向窗外撇了撇嘴,于是那一瞬间我知道他平常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伪装。

又过了大概一个星期,我们公司对面的x大厦出事了。头天晚上,在x大厦的举办的酒会上,共有5个政要和社会上层人士被人远程狙杀。经过警方弹道分析,狙击者是从我们公司所在大厦的楼顶进行的射击。

我在公司接受了警察的询问,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看到对面会计座位上空空如也,隔壁老张在问岳会计今天是不是请假了怎么打电话也没人接。

我有预感我应该不会再见到他了。

喻文州的心脏

【岳我/我岳】无字书

*岳我我岳无差

*魏晋设定 别深究


我未及笄时曾随阿娘同家中姊妹至月苑赴宴。


那园子构建得甚是巧妙,建筑飞梁跨阁,似飞馆重楼。北有望月亭,南有明月楼。园中一草一木,竟都与一月字有关。


阿姊见我不知,笑我是个没见识的。我气不过,不愿再同阿姊同席,便借口赏景,忿忿离了那院子。


临去时依稀听阿姊同那王氏女郎笑言。离得远了含糊不清,只闻得“月郎”二字。也不知是在编排谁家小郎。


我初来乍到一时竟被乱花迷了眼,不识那来时路。只得在园子里一面赏花一面寻人。


误打误撞,竟偶遇一郎君于树下读书。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面目,只望见他额前两条须发正随着春风微荡...


*岳我我岳无差

*魏晋设定 别深究



我未及笄时曾随阿娘同家中姊妹至月苑赴宴。


那园子构建得甚是巧妙,建筑飞梁跨阁,似飞馆重楼。北有望月亭,南有明月楼。园中一草一木,竟都与一月字有关。


阿姊见我不知,笑我是个没见识的。我气不过,不愿再同阿姊同席,便借口赏景,忿忿离了那院子。


临去时依稀听阿姊同那王氏女郎笑言。离得远了含糊不清,只闻得“月郎”二字。也不知是在编排谁家小郎。


我初来乍到一时竟被乱花迷了眼,不识那来时路。只得在园子里一面赏花一面寻人。


误打误撞,竟偶遇一郎君于树下读书。他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面目,只望见他额前两条须发正随着春风微荡。


我道他也是赴宴来的宾客,这便生了问路的心。这四下无人,我实在是别无他法,只得迈着碎步凑近了,壮着胆子问了声郎君安好。


他似是一惊,一双眸子瞪大了。他打量我,我也无所顾忌地瞧他。




他可真好看,纵是受惊之下也是好看的。当真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我一个没见识的小娘子,不免自惭形秽。


那小郎君年纪看着也不大,却是个顶聪慧的。他见我是个年岁尚小的女郎,稍一思付便知我是前来赴宴又迷了路。


我当时震惊于郎君姿容,一早便忘了他当时说了什么。只依稀记得他性子也是极好,温声问我是哪家女郎,随家中哪位亲人前来。


我一一答了,满脑子想的却是这小郎君的脸。只恨自己愚笨,竟连他的姓氏也忘了问。


临别时我终于想到该如何与他攀谈。因为我注意到了他拿在手中的书。


“郎君在读《尚书》?”


我虽不学无术,还是跟随家塾的先生念过几年书的。这是我的明知故问,只求他再与我多言几句。


我以为他会滔滔不绝地与我谈论,或者是云淡风轻地作答。但事实与我所想半点不似。


他笑了,笑起来时眼波流转,似含着许多情。


“说是《尚书》倒也不错。只是...”


他把书拿在手中,展开了给我瞧。那厚厚一本《尚书》是一片空白,内里竟是一个字也无。


他把手指放到唇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我似懂非懂,但我知晓这是我跟他的秘密。


这令我心喜,比旁的话都令我心醉。


那时我还不懂醉是什么滋味,听阿姊说见到俊美的郎君时头晕乎乎,身子飘飘然,那便是醉了。


我想我是醉了。


醉在这不知姓名小郎君的无字书里了。





后来我才知晓,他便是此园的主家,阿姊和众女郎们口中的岳郎。


岳是姓氏,非是月。我却偷偷坚持唤他月郎。好像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别于那些倾慕他的女郎。


岳氏郎君不少,最出名的便是这位岳明辉。其人绝慧,十二入泮。却不慕朝堂,只愿寄情山水。


我想起了游侠列传,想起了那些志怪故事。同时也想起了岳明辉含情的眼睛和修长的手指。


我终日茶饭不思,阿姊打趣我,说我的魂也不知被哪家小郎勾了去。


我不敢说倾慕月郎,那只会被阿姊嘲笑是痴心妄想。


岳氏钟鸣鼎食之家,擅山海之富,豪奢至极。岳明辉又是那般人才,岂是我等小门小户能够高攀的。


我偷偷听阿姊同王氏女郎议论,岳家要给月郎议亲。议的有琅琊王,还有那陈郡谢。我打翻了醋坛子,恨不得冲出家门去月苑寻他。


可他怕是根本不记得有我这样一位迷了眼又迷了心的小娘子了。


我委实气闷,把那厚厚一本《尚书》丢进了碳火里。





我再次见到岳明辉是在自家的别苑里。


我兄长的老师是位名儒,此次办了场清谈会,岳氏族人也在受邀之列。


他还是一如既然的好看,连皱眉头都好看。我看得痴了,不仅打翻了茶盏,还忘记了心里打好的腹稿。




阿姊笑我是个痴傻的,念叨着不知哪个郎君做好事能把我娶了去。


我气不过,直言我才不稀罕什么郎君,倒不如削了发,去寺里做比丘尼。


我们一番吵嚷闹得着实难看。我不知道岳明辉该如何看我,只觉得鼻子酸眼睛也酸。


他今日着了件素白薄衫,一颦一笑有如溶溶春晖。我心里想,当得是绝色姿容的女郎才能配得上他。


想着想着,岳明辉就走到了我面前。


他不是来寻我的,是来问候我身侧的兄长。他们相约改日去胡姬酒肆饮酒,我也想去。


兄长以为我是好奇胡姬有多美。


阿姊却以为我是想醉一醉。


岳明辉不一样。他只是含着笑看我,像看个不懂事的小女娃。





我们出游那日兄长备了马车,我第一次感受到掷果盈车的滋味。


我这才知道,岳明辉还没有议亲。兄长说他是心不在此,只想去四方游历。


我想问问他,却不缺个添茶的,但我不敢问。毕竟我连添茶都添不好。再者,哪有未出阁的女郎去给别家郎君添茶的道理呢。


我若真是个比丘尼,或许还容易些。


“岳郎君,你的书怎么没带?”


我不是想打趣他,我只是没话找话。岳明辉笑着看了看我,选择了同我说笑。


“我看你真喜欢,这本无字天书只卖你一两二钱银子。”




我愣了愣,真从荷包里掏出了一两二钱散碎银两。


兄长笑弯了腰,指着我说我傻气。岳明辉也笑,笑容中含着些错愕。


我把银钱交到他手上,认真道:


“我是真喜欢。”


不是喜欢无字书,是喜欢你。





岳明辉当真言出必行,不日便着人将无字书送到了我手上。


那时他已化名作钟晚溪,随商队南下游历去了。功名富贵全舍了,只随身带了一把扇子和他钟爱的小乐器。倒也快意。


我看着那书,觉得自己超脱了。


多年后我真削了三千烦恼丝做了比丘尼,再看那本书还是一个字也无。


我眼眶一红,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落。眼睛一花,竟从那书中望见了人。


那人立于江畔,轩轩如朝霞举,濯濯如春月柳。眸中有情又似无情。我心下一震,手中书卷被风沙卷了去。


再一细望,哪还有书中郎君。


名为无字天书,实乃风月宝鉴。载满了红尘滚滚,写尽了梦幻泡影。


到头来只余迷了心还甘之如饴的比丘尼一人耳。



裸果儿sir

点梗专用(其实是因为我没灵感)

你们有啥想看的文或者图👀

洋岳,all岳,灵岳,我岳都可以(虽然不一定写)

你们有啥想看的文或者图👀

洋岳,all岳,灵岳,我岳都可以(虽然不一定写)

quiet room

【我岳】泡沫

*情节有点老套的童话故事

*是人鱼,车也是,注意避雷

“人鱼,银河,蓝色.”


*情节有点老套的童话故事

*是人鱼,车也是,注意避雷

“人鱼,银河,蓝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