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应该打什么tag

565浏览    10参与
芙洛可的冰淇淋

写了一个小段子

【张定边×陈友谅】称帝IF 

陈友谅称帝后自是要贯彻他一贯的心黑手辣,文臣武将都给杀了个七七八八,较朱元璋有过之而无不及。张定边看不过去,劝谏道:“陛下杀人过多,恐伤了和气。”

此前的进谏者谁人不是抱必死之心,每每血泪做声,群臣惊惧。但张定边是何人,眉间坦然,神色不变。此言一出,众官料定了陈友谅便是不答应,也不过敷衍过去。谁知那阴晴不定的皇帝陛下却是冷笑数声,直接将张定边下了狱。殿内登时一片死寂,饶是谁也没胆子替张定边辩解两句。连张将军都被下了狱,自己又算什么东西,脑袋还想不想要了?

下朝后不过一炷香工夫,张定边就给从狱里提了上来。见陈友谅埋头奏折之中,却分明心思晃...

【张定边×陈友谅】称帝IF 

陈友谅称帝后自是要贯彻他一贯的心黑手辣,文臣武将都给杀了个七七八八,较朱元璋有过之而无不及。张定边看不过去,劝谏道:“陛下杀人过多,恐伤了和气。”

此前的进谏者谁人不是抱必死之心,每每血泪做声,群臣惊惧。但张定边是何人,眉间坦然,神色不变。此言一出,众官料定了陈友谅便是不答应,也不过敷衍过去。谁知那阴晴不定的皇帝陛下却是冷笑数声,直接将张定边下了狱。殿内登时一片死寂,饶是谁也没胆子替张定边辩解两句。连张将军都被下了狱,自己又算什么东西,脑袋还想不想要了?

下朝后不过一炷香工夫,张定边就给从狱里提了上来。见陈友谅埋头奏折之中,却分明心思晃荡,提了笔也只是乱写乱画,却是赌气般地既不开口,也不看自己一眼,张定边默默地站了半天,终于长叹了一口气。

“陛下又觉得有人要暗杀你吗?内殿护卫众多,纵使臣片刻不在……”

一句话未完,只见从那皇帝的案前飞过来一只墨碟,张定边抬手堪堪挡了,却还是被墨汁溅了满袖。再看陈友谅已经站了起来,满脸怒容,操劳过度本就爬满红血丝的眼睛红得更厉害了。

“若就是他们要害朕呢?朕岂不成了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他的声音矮了。

“定边,你明明知道我只相信你。”


本来我只是想了个段子,张定边劝谏陈友谅反被下狱,结果五分钟就被放出来,跟皇帝大眼瞪小眼。陈友谅:看什么看!有人想暗杀我,我感觉到了,屏风后面有杀气,你护驾来迟该当何罪!

陈友谅称帝的话结局大概是,二世而亡吧……(陈理:?)

有人嗑这对吗😰

南不骨不会不咕

HP的无聊世界

爷的自设和亲友的段子 不是cp不是cp不是cp

语言流 完全没有文笔的

我前cn番茄 现在改了 但是亲友不叫我番茄会很别扭 so不要ky谢谢谢谢

非典型狮蛇獾鹰 拒绝刻板印象从我做起~


【一】

    “他们都说觉得我会是个格兰芬多诶!”我的视线几乎快黏在礼堂前的那扇大门上了,并且试图在门上复杂的花纹中找到自己熟悉的图案,“是吗?被幽灵吓到不行的番茄?”

    说话的是欧西,我冷酷无情的发小。如果忽视他一直在向外扯他的胳膊——应该是被...

爷的自设和亲友的段子 不是cp不是cp不是cp

语言流 完全没有文笔的

我前cn番茄 现在改了 但是亲友不叫我番茄会很别扭 so不要ky谢谢谢谢

非典型狮蛇獾鹰 拒绝刻板印象从我做起~



【一】

    “他们都说觉得我会是个格兰芬多诶!”我的视线几乎快黏在礼堂前的那扇大门上了,并且试图在门上复杂的花纹中找到自己熟悉的图案,“是吗?被幽灵吓到不行的番茄?”

    说话的是欧西,我冷酷无情的发小。如果忽视他一直在向外扯他的胳膊——应该是被我拽了一路的那只,那他还是一个很好的发小。

    “撒手,你是狗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低声道,哪怕是教授已经明里暗里看了我们两个好几眼,我仍拽着他的袖子,装作没看见他新买的黑袍被我扯出来的褶子。

    “撒手!”

    “我不!”


    “番茄小姐,还有这位欧西先生,请保持安静。我可不希望有谁在没有分院前就为自己的学院扣分。”

    我立刻撤回自己的手,乖巧地立正站好。欧西相当明显地松了口气,甩甩僵硬的胳膊,阴恻恻地威胁我,“你该庆幸,如果你去格兰芬多我去斯莱特林那我们离得最远,你不用担心你的生命安全。”

    哇这人,“红配绿赛狗屁!”我报复性地啧了一声,“?”欧西似乎是被气笑了,“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头发是绿色?”他拽了拽我的头发,“骂自己?可不愧是你。”

    梅林的胡子,愿同院没有欧西。


    “两位,保持安静!”

    “抱歉教授!”

【二】

    “斯莱特林?就你?”

    欧西比约定好的时间稍微提前一点来到了图书馆,他甚至还抱着三本书,梅林!“《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就算了,你从哪翻出来的《细数十大分院帽的分院失误》和《学院之谜》?”

    平斯夫人警告性地往我们这里看了一眼,我赶紧压低声音。“如果你这个巨怪脑子读了《一段校史》就会知道,拉文克劳塔顶有一座相当大的图书馆,”他顿了一下,“拉文克劳的。”

    “噢,但是我知道拉文克劳没有门令,或许我该去和你串个门?”我并不在意图书馆,在我看来厨房和魁地奇操场更吸引我。

    “倒是你,欧西。”他没有动作,只是翻看着那些本书,“或许我该期待在未来听见某个拉文克劳因为回答不了问题而进不去宿舍?”

    “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吗?被吓破胆的只知道吃的巨怪脑子。”他合上书敲敲我的头,“我是你的话就会去预习下午的魔药课,番茄女士。”

    至少他的拉文克劳是没有分错的,我觉得。

【三】

    “你再说一遍?你成绩得了多少??”为了防止再次吵到图书馆学习的同学,我非常明智地把讨论地点换成了黑湖旁的草地,但是。

    “P。”欧西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并且试图用南瓜饼堵住我的嘴。

    “梅林!”我几乎是痛苦地握住那个南瓜饼,怀抱最后一丝期待问他,“这是最差的一科对吗?”

    “平均成绩,最差的变形术我得了D。”欧西试图把这件事轻松地告诉我,但是很明显成效不大。

    “你完全没有变出一个漂亮的茶盏是吗?”

    “其实更糟,我的茶盏上甚至还有四只爪子。”


    “你真的是拉文克劳吗?”

    “谁告诉你拉文克劳就没有不及格的人的?刻板印象啊番茄。”

    可你这个太离谱了吧!

【四】

    我是个斯莱特林,我住在湖底。我是一年级,我需要上天文课。天文课在塔顶上。

    由于中途需要穿过那么多走廊和楼梯,非常遗憾的,我迷路了。

    “欧西,你在哪,我迷路了。”我果断地坐在地上掏出了双面镜询问发小。“梅林的袜子!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我看见他在用魔杖戳着镜子泄愤,凭心而论,这个反应已经算好的了。毕竟有的人专门从另一个塔顶下来地窖带路,结果发现被带路的人完全没跟上,换成是我都已经开始骂骂咧咧想给这个人丢一个统统石化和漂浮咒直接带走(何况这个人是欧西。

    “于是就是说,我刚刚闻到了你最爱吃的蛋糕的气味,我想帮你拿一份,然后你就不见啦~”我觉得萌混过关应该是靠谱的。

    “嚯?蛋糕呢。”镜子开始晃动,估计是他在下楼梯。

    “没…没找到嘿…”我默默把镜子拿远了一点,补救性发言,“但是我找到了厨房!上完课可以一起吃夜宵!”蛋糕曾经是在我的手上的,但是现在不见了,四舍五入后的结果就是没找到,我觉得这是十分合理的。


    “你身边有没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

    “左边有一幅空画框,里面只有一片草地没有人在,右边有一间空教室,门牌上写的文字我看不懂,似乎是和古代魔文有点像。走廊的窗户能看见格兰芬多的塔尖,在…窗户的左边。”

    “……你迷路迷出经验来了。”

    “诶嘿谢谢。”

    “我不是在夸你!”


    欧西赶到的时候,我已经无聊地开始练习魔咒了,一个最简单的点燃咒并不能难倒我。这点他确实没办法否认,魔咒课和变形术向来是我的专长。

    “番茄女士,”他靠在走廊的墙边喘气,吓得我刚有点形状的火苗啪地灭掉,“放火烧山,阿兹卡班。”

【五】

    “你夜游的目的就是这个吗?”欧西的表情告诉我,我如果回答了“是”那我也不用活了。

    我们现在在厨房,就在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的旁边,只需要轻轻挠挠那个梨子,它就会一边咯咯笑着一边变成一个门把手。

    “咳,当然不是,这不是知道了进来的方法,想和你一起来看看嘛。”如果忽视我身前空了的盘子和手上拿着的布丁的话,那应该还是非常可信的。

    他叹了口气,“随你吧。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厨房过夜啊,你赶紧的。”他已经掏出魔咒课本开始练习了。我默默地放下了盘子,“欧西,宵禁时间已经过了是吗?”

    “请不要用疑问句。”他头也不抬地回答,“早在你吃第四份蛋糕时就到了宵禁。”我心虚的把头扭向一边,“啊哈哈,那个……”

    欧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缓缓问:“你完全没想到我们可能会超时是吗?”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你也完全没思考过教授们的夜巡时间和我们可能被抓住是吗!”欧西的表情看起来就像生吞了一千个阿瓦达,并且想把这一千个索命咒再用到我身上。

    “诶嘿。”

    “你做事就没有计划性吗!斯莱特林!”

    “至少我计划了今天来吃夜宵嘛。”我小声辩解。

    “……那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你不认识回宿舍的路?”

    “…诶嘿。”


    有的人能找到厨房单纯就是因为香味罢了。

夜悬

《关于吹头发和复盘可以兼得吗这档子事》

cp向是原创人物x花落!!!

这种文可以打花落tag吗……

不可以的话告诉我一下谢谢!


ooc巨严重/这种文真的有人会看吗……

——————————分割线

夜来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酒店大门前空无一人的街道沉思着


“叮”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不合时宜地响了


“来我房间复盘”  是花落的信息


夜来盯着那条信息看了一会儿,突然轻声笑了一下


“好”


夜来站在花落门前,轻敲了几下门,却没有人回应


“叮”

手机又响了

“门没锁”


夜来打开门,一眼望见了坐在床上吹头发的花落.宽大的白T把花落大半个身子都包住了,只露出白皙的小...

cp向是原创人物x花落!!!

这种文可以打花落tag吗……

不可以的话告诉我一下谢谢!




ooc巨严重/这种文真的有人会看吗……

——————————分割线

夜来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酒店大门前空无一人的街道沉思着


“叮”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不合时宜地响了


“来我房间复盘”  是花落的信息


夜来盯着那条信息看了一会儿,突然轻声笑了一下


“好”


夜来站在花落门前,轻敲了几下门,却没有人回应


“叮”

手机又响了

“门没锁”


夜来打开门,一眼望见了坐在床上吹头发的花落.宽大的白T把花落大半个身子都包住了,只露出白皙的小腿和双脚,不禁让人遐/想/联/翩


夜来咽了咽口水,少年人那并不明显的喉结也随着主人的动作滚动。


“夜来你来了啊,抱歉我马上就好”花落充满歉意地望了一眼夜来,眼角因刚洗完澡而微微泛红。


“队长,我帮你吹吧”夜来几乎是下意识说出了这句话。


“诶……”花落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夜来就已经拿过吹风机了。


于是花落只能被迫让夜来给他吹头发了。


夜来吹头发的手艺(?)很好,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拨弄着花落的头发,力度不轻不重


人在无事可做又很舒适的时候,就容易胡思乱想。花落想起昨天他无意间点进了“夜花”超话,看到了一遍文章,讲的是夜来给花落吹头发,吹完之后给了他一个温柔缠绵的晚安吻……


想到这,花落打了一下自己的头

想什么呢花落!?

花落在心里暗暗批判自己


“怎么了?队长我弄疼你了吗?”夜来停下吹头发的手,问道。


“没事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夜来你继续”

花落突然紧张起来。

“夜来不会亲我吧……!?不对花落你怎么越想越离谱了!”


夜来低声笑了,他揉了一把花落的头发,凑在花落耳边说:

“头发已经吹干了哦,队长早点睡吧,晚安。”


“哦……哦好”

花落的耳朵已经红的可以滴血了


等到夜来已经离开,花落才慢慢回过神来


“等等!我把夜来叫来不是来复盘的吗!”

神居冰绘
是给亲友的图,别拿(

是给亲友的图,别拿(

是给亲友的图,别拿(

郁故

不好意思,占tag了

那个。。。想问一下大家

lof有什么文手交流群🦄?

我也想跟神仙太太们玩啊嘤嘤嘤

[图片]

那个。。。想问一下大家

lof有什么文手交流群🦄?

我也想跟神仙太太们玩啊嘤嘤嘤

SennHang210

【GOxDW】当我在看好兆头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脑洞随笔写着玩

❗️好兆头混神秘博士,外加一些HP,以及一丢丢糟糕历史

❗️不可避免的ooc

❗️无cp向

❗️试图片段灭蚊但失败

❗️写不出Terry和Neil的百分之一的幽默,所以只能写沙雕

几乎都是和 @yuimikasa 的聊天记录


  • 1599年。


    克劳利去环球剧院看《爱的徒劳》的时候见到带Martha旅行的10th,走在时尚前沿的克劳利(没错他还打了个耳洞,戴单边耳坠)立刻被小十唏嘘的短发所吸引,他未见过有人是这样的发型,凌乱而不羁,甚至还有鬓角!克劳利想,总有一天他也会搞一个一模一样的发型。


  • 等克劳利看到小十正面,大惊:这个瘦高个居然...

❗️脑洞随笔写着玩

❗️好兆头混神秘博士,外加一些HP,以及一丢丢糟糕历史

❗️不可避免的ooc

❗️无cp向

❗️试图片段灭蚊但失败

❗️写不出Terry和Neil的百分之一的幽默,所以只能写沙雕

几乎都是和 @yuimikasa 的聊天记录


  • 1599年。


    克劳利去环球剧院看《爱的徒劳》的时候见到带Martha旅行的10th,走在时尚前沿的克劳利(没错他还打了个耳洞,戴单边耳坠)立刻被小十唏嘘的短发所吸引,他未见过有人是这样的发型,凌乱而不羁,甚至还有鬓角!克劳利想,总有一天他也会搞一个一模一样的发型。


  • 等克劳利看到小十正面,大惊:这个瘦高个居然跟我一样帅!


  • “当然还是差一点的,”后来克劳利更正到,“他脚上穿的是什么?是沙滩鞋吗?也太没品位了。”


  • 小十也注意到了克劳利,同样是因为头发。


    今天也是想变成Ginger的一天!


    再说现在可是伊丽莎白一世的时代,谁不想拥有一头像女王一样的头发?伦敦的时髦女性像疯了一样将头发浸在配料奇怪的染发剂里,都没法像克劳利的发丝那样火红一片。


  • 但说认真的,博士注意到克劳利主要是后者散发着奇异而不详的能量。


    而这是因为剧院的气味过于“有趣”,甚至让克劳利联想起了地狱,于是他打了个响指,隔绝了周围的空气。


  • 本来看完那一场戏之后克劳利就该动身去荷兰,他还有个本世纪的任务指标要完成,但谢幕时莎士比亚突然宣布明晚会有《爱的徒劳》的续集,让他立刻就决定改变行程。他感知到似乎有人引诱了这位天才作家,而引诱一般是恶魔的活,他需要留下来看看是谁在抢生意。


    并不是在摸鱼。再说也没人……没恶魔检查每世纪指标。


  • 于是在经历了神秘博士S03E02的大半集剧情之后,第二天晚上克劳利在环球剧院的观众席看了一场带光影特效的女巫秀,完全领先后来看3d电影的普通人类好几个世纪。他看着瘦高个和瘦高个的同伴(嗯,那件皮衣还挺不错的)帮助莎士比亚用言语的力量驱逐了抢本地恶魔生意的外来女巫。


  • Expelliarmus?这句咒语倒是有趣。


  • 一切结束后克劳利主动去找了小十。


    Martha:这是你兄弟吗?他也有两颗心脏?


    10th:不,我没有这种走路跩得会被人打的兄弟。但我很喜欢他的头发。


  • 克劳利本来想引诱一下博士,虽然对方还在应和同伴的打趣,但他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地狱的无尽之火,这样的人居然还没疯也是个奇迹。克劳利知道,像这样的人,不会被他所引诱,也不需要他来引诱。


  • 说起来在人间活动的外星人能划在人类范畴,算作指标吗?


  • 克劳利询问了那句咒语的出处,顺便还被博士卖了一手《哈利·波特》的安利,不过他要等好几个世纪才能等来那个据说最后一本会让外星人看哭的畅销系列。


  • 而在此之前,也是就1602年的时候,他和亚茨拉斐尔再次站在环球剧院时,他决定也尝试一把新知识。于是他有意说出一段有魔力的话,好让莎士比亚“借鉴”到他的戏剧中。之后每上演一次,那段台词就会给观众心里埋下一粒种子,引诱他们再往地狱偏一点。


  • 并不是只有什么外星来的女巫或是两颗心脏的瘦高个才会使用语言的力量,本地恶魔也是非常擅长的!


  • 2004年。


    吃了好几百年的安利,看了书又看了电影的克劳利决定去试镜《哈利·波特与火焰杯》中的小巴蒂·克劳奇一角。


  • 半个小时之后,他落选了。因为演技过于浮夸。


  • 克劳利一点也没生气,因为被选中的那个叫David还是John的小伙子还挺不错。


  • “几乎和我一样帅,”克劳利心想,“只不过穿着匡威。”


    匡威到底有什么魔法!!!


    他怀疑是某位同事的作品。


  • 于是恶魔大度地离开选角地点,一年以后去电影院看了不知是David还是John的小伙子演的哈利·波特电影。


  • ↑以上均不可能发生。


  • 现实是克劳利摇晃着会被人打的步伐回到那里,打了个响指解决了选角导演和导演,正式成为了饰演小巴蒂·克劳奇的演员。


  • 不知打开了哪个开关,或是终于有地方可以展示自己的表演欲望,克劳利在剧组混得如鱼得水,演戏上了瘾,不断灵感一发,用响指让编剧改剧本,给他加戏。


  • 克劳利根本不缺乏灵感,他有的是想象力。


  • 于是,一部可以称得上是《小巴蒂·克劳奇和小巴蒂·克劳奇》的电影即将上映。


  • 最终被恶魔改的面目全非的剧情让遵循原著教义的亚茨拉斐尔看不下了,他进了剧组,用奇迹将剧情恢复原样,甚至连小克劳奇的镜头都没剩几个。


  • 据说电影后半段小克劳奇在庭审被拉走的镜头是真情实感,导演终于醒过神来,要把恶魔拽出剧组,那一幕堪称克劳利的演技巅峰,投入到忘记抑制住蛇的本能,一直在舔嘴角。


  • 很久很久以后,地狱终于通了网,众恶魔沉迷在HP世界中时,他们发现克劳利居然在电影里叫别人master,不可饶恕,于是克劳利被罚了两百年工资。


  • 虽然克劳利并不在意那点工资,但他一直是地狱的优秀员工,被罚工资=丢尽脸面。


  • 甚至还没几个镜头,好惨一恶魔。


  • 好吧,其实克劳利感觉丢脸是因为大部分恶魔在看第一遍的时候根本没认出来那是他们的好同事。


  • 很久很久以后的以后,当恶魔给天使卖HP安利。


    恶魔:我们那儿的克劳利,克劳利你知道吧,就那条走路会被打的蛇,他也演了这部电影。


    天使:哦是吗?他演的哪个角色?(冷漠.jpg)


    恶魔:……emmm,好像是叫小……小啥来着……


    天使:小天狼星?!居然是他演的吗?!(不可置信)我超喜欢他的!


    恶魔:……应该是吧……(感觉好像有点不大对)


一些其他脑洞

  1. 201X年的某日,克劳利再次在伦敦街头遇到了博士,虽然不再是之前的瘦高个,但是克劳利可以确定是同一人。这个博士看起来品味有点不怎么样,跟亚茨拉斐尔有的一拼,居然还带领结,什么样的人才能说出“Bowties are cool”的话。但感谢天堂和地狱,他终于不再穿匡威了。


  2. 博士去当恶魔了,博士的敌人法师去给上帝做传话筒,果然好兆头是个和神秘博士不一样的世界。但恶魔依然心系人间,所以说不定那个传话筒是个假传圣旨只想搞事的卧底呢。根本不存在什么the Great Plan👋


  3. (小十羡慕地看着克劳利的古董车着火了还能开)


    10th:tardis听见了吗?我命令你飞到我想去的地点和时间!你必须要做到!


    T娘感觉这个博士脑子出了问题,并不想理还电了他一下


    10th:(被电了)ouch,ouch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明明克劳利说这样有用的……恶魔果然不可信


    克劳利:(关爱弟弟的眼神)我怀疑你缺乏想象力。IMAGINATION, LIFE IS YOUR CREATION!🎵


  4. 克劳利的走路姿势可以去走T台,别人走猫步,他走蛇步。因为被评价为“摇晃地过于浮夸,感觉随时都会倒地”,被刷了下来。


    一事无成克劳利,走不了T台演不了戏。


    但这都不重要,因为他有钱,有很多钱。


  5. 彩弹大战的时候,看到Ben叔上前拦人,我一瞬间以为他要说“这里是《糟糕新闻》的Mike Peabody,给你带来末日前的最新报道。让我们采访一下末日当事人,天使亚茨拉斐尔和恶魔克劳利。”被吓晕了之后也要挣扎着说一句“我真的希望我在别的地方。”


  6. 克劳利:(指古董车)90年,一点刮擦都没有,依然崭新。


    博士:(指Tardis)数千年,经历过各种爆炸袭击,不断更新不断装修,与时俱进。


    (感觉对方有问题系列)


  7. 11th:Geronimo!


    克劳利:?


    10th:Allons-y!


    克劳利:??


    10th:Wibbly wobbly, timey wimey stuff


    克劳利:???


  8. 想看暴躁恶魔和倔脾气十二进行互吵(Scottish Battle!)


    12th:你们人……你们恶魔根本就不动脑子,哦不对,是动了也没用,你们的小脑瓜里塞满了硫磺


    然后克劳利打了个响指


拉灯嗨

#エア新刊#

『マシュマロでキャッチボールしましょう?』(暂译:棉花糖攻防战)9012年颁布预定!前十名可以获得特典筷子一双!欲购从速!!

(当然是假的

(理论上来讲他哥的本应该出得更早才对(…

(NOBU康大家了解一下啊

(…这个CP到底该叫什么 

#エア新刊#

『マシュマロでキャッチボールしましょう?』(暂译:棉花糖攻防战)9012年颁布预定!前十名可以获得特典筷子一双!欲购从速!!

(当然是假的

(理论上来讲他哥的本应该出得更早才对(…

(NOBU康大家了解一下啊

(…这个CP到底该叫什么 

鐵鏈君
很喜歡 @四迷六月二叶亭 的秀...

很喜歡  @四迷六月二叶亭  的秀色可餐!(不要臉地艾特一下太太)

雖然是基於我自己的想像畫的有劉海^q^

裕之殿你不要的話姬君就我抱走了!

很喜歡  @四迷六月二叶亭  的秀色可餐!(不要臉地艾特一下太太)

雖然是基於我自己的想像畫的有劉海^q^

裕之殿你不要的話姬君就我抱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