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想多弄几个标签

247浏览    13参与
酱油与糖

躲避玫瑰

文中剧•高坤&江桐...


文中剧•高坤&江桐

                                                   文/酱油与糖

长春的梧桐,绣上了渡边的金光,褪成纪念的勋章

梧桐叶顺空气滑向窗台的仙人掌,试探着触碰带刺的阳光,劣质的红色塑料袋颤抖着蹭上玫瑰的异香

江桐咬住口中的一块钱二十个的便宜发圈,挽起到肩的黑发,眉眼带笑。光晕倾倒成彩虹的光点,迷离在星辰璀璨的眸子里。

就像是上帝格外的宠使。

高坤呆呆地出神。

就像打零工时一个鹰钩鼻的外国佬口中吐出的一个词,后来因好奇问到的词,却强势挤出记忆的囚笼。

“wonderwall”

奇迹

但是,这好像远远不够

高坤向前踌躇了几步,最后停在了与江桐两三步的位置——似乎伸手就能将光点攥进手心

江桐别扭地扭过身,看着他,微微歪了歪头。发梢打散阳光,落在苍白的脸上

“嗯……你发圈快断掉了,还剩很多,换一个吧”说罢,别扭地指了指他手上黑色的发圈

江桐绕好最后一圈,摇了摇头,见他不理解,艰难地开口

“没……事,还、没有断,可……以”

高坤伸手将那东西扯了下来。束起丝绸的绫罗带着倾泻而下的绸缎,珍宝闪耀着阳光

“你、你干什么?”

高坤伸手,犹豫一下,最终用手握住了手中东西的根部,遥遥递过来

身后的尘土被颤动的阳光漾起波纹,随着缓缓移动的光雾溅起寥寥几缕绯红。斑驳光斑将脖间老大的瘤肉隐在黑暗中,阳光下的仅有带着青涩的少年,在桃色灿烂的阳光下,递来光灿。

太过美好,像是幻觉

江桐穷,没正经学过画画,但曾也暗地里摸过美术室的雕像。如同山脉海珀的样貌的石膏雕像,像是将这世界的繁花簇拥在生涩的白色肌肤里。他也看过那些美术生用所有的一切去描绘一瞬间的美好,包括油彩和鲜血,但这都不够

真正的美好是不可能出现的

耶稣降临于世,释迦摩尼佛心已修,凡人的世俗不扰神坛

但是现在够了,只要有足够的颜料,不,无需颜料,只要有一种颜色,他都能勾勒出所有美好

什么颜色足够契合这个世界,所有的繁华?

他原来不知道的,这个世界太复杂,这个世界又好又烂

但是当他恍惚看见刺破天际的天光,以及少年脸上的笑意时,他好像看到了满天的玫瑰

这个世界是玫瑰色的,花瓣撒上露珠和阳光,带了浪漫高雅的气息,扎染血迹斑斑的鲜红。

足够惊艳世俗的极致的美,和看不出的斑斑血迹

不管怎么样,都是美的

恍然间回过神,看高坤手中的物件

哦,原来是一朵最惊艳的玫瑰,汲取高坤血液生长的玫瑰

接过那株沾满露珠的玫瑰,仿佛接过了最值得珍藏的心脏

高坤启了启唇

很想告诉江桐

他这两周省着钱,平时在药费里抠抠搜搜,在夜里咳得撕心裂肺,才买了这样一个发圈

因为那天它被端端正正地摆在柜台,光穿透积满尘灰的玻璃,上面的水钻闪耀着水光,像是一朵真正的玫瑰

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江桐一定会适合它

江桐像玫瑰,这是一个奇怪而笃定的认知

这个礼物来的突兀,像是一场席卷了整个亚洲的暴雨,独独对罂粟保护

稍纵即逝的暴雨对春天有一种浪漫的想法

不动声色的上瘾,不用靠近的上瘾

“江桐,你说我们能不能试试?”

高坤侧过头,看窗外的云在风雨下腾挪到玫瑰上,看起来遮蔽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少年只有小心翼翼的去窥探那一抹足够绝对的暧昧

江桐摆弄着耳上的助听器,回头道

“什……什么?”

恰到好处的巧合,契合的像是必然降世的灾祸,带来足够烦闷的,令人窒息的低气压

高坤有些愣神,那一刹那从胸腔中气球流出的勇气像是薄雾一样隔着雾霭层层相望

那瘤又开始一颤一颤的疼,顺着迟钝的神经中枢传到心里

不能让阳光刺破雾霭

他活不久了,不能拖累江桐

远离那朵玫瑰,远离它

不要让他为自己受伤

“没什么,这个发圈很适合你”


(这东西在我备忘录里睡了多少年了~)

酱油与糖

血色朝霞

朝霞溢血色,黑鸦镀白银

四面已枪声四起,盘旋的秃鹫被惊起飞向与深渊相连的黑夜

他站在秃鹫置身处


身前人一身白袍,唇红似朝霞,眼角溢出星辰

一滴一滴,夺走眼底藏着的,璀璨的星云与大海


身前人已中药

那人懂,回去,会被那些畜生折磨

饮那人的血,吃那人的肉

其实若是他,那些畜生也会的

他懂,那人怕死,但他更怕折磨

他懂,那人见不得血


只有两枚子弹了,刚好

砰——


他终于听到啦

那人哭着说,我原谅你啦

原谅你以前无知而愚蠢,原谅你以前彷徨失措地爱上我

其实我也爱你

原来重来一次,我还是抓不到你啊

那就吻你一次吧,就一次


他跪在地上,吻血迹斑斑的...

朝霞溢血色,黑鸦镀白银

四面已枪声四起,盘旋的秃鹫被惊起飞向与深渊相连的黑夜

他站在秃鹫置身处


身前人一身白袍,唇红似朝霞,眼角溢出星辰

一滴一滴,夺走眼底藏着的,璀璨的星云与大海


身前人已中药

那人懂,回去,会被那些畜生折磨

饮那人的血,吃那人的肉

其实若是他,那些畜生也会的

他懂,那人怕死,但他更怕折磨

他懂,那人见不得血


只有两枚子弹了,刚好

砰——


他终于听到啦

那人哭着说,我原谅你啦

原谅你以前无知而愚蠢,原谅你以前彷徨失措地爱上我

其实我也爱你

原来重来一次,我还是抓不到你啊

那就吻你一次吧,就一次


他跪在地上,吻血迹斑斑的衣衫

吻朝霞似血,吻红袍似光

酱油与糖

潮汐神明

给大家康康文+图是有多么绝绝子

残阳勾勒波澜,妄图隶属神明心脏

我跪拜亲吻海面,一睹潮汐芳华

击碎云雾的阳光统治海洋,吸引乐此不疲的鱼虾追逐光的滞影

水雾中的王,罔顾我的祭祀登场,光而萦绕,魍而温柔

应于此,我与神明画押,赌他心动一刹

若非万里星云笼罩洲岛,若非玫瑰潮汐舔吻脚踝,怎会痴心赌他

神袛顾虑凡俗,顾虑使徒

因此降下悲悯,云那万般心动风华

神明望人世,海吻朝霞

不必画押,我已心动

派风去吻你,派潮汐写作情书

派我去爱你
[图片]

给大家康康文+图是有多么绝绝子

残阳勾勒波澜,妄图隶属神明心脏

我跪拜亲吻海面,一睹潮汐芳华

击碎云雾的阳光统治海洋,吸引乐此不疲的鱼虾追逐光的滞影

水雾中的王,罔顾我的祭祀登场,光而萦绕,魍而温柔

应于此,我与神明画押,赌他心动一刹

若非万里星云笼罩洲岛,若非玫瑰潮汐舔吻脚踝,怎会痴心赌他

神袛顾虑凡俗,顾虑使徒

因此降下悲悯,云那万般心动风华

神明望人世,海吻朝霞

不必画押,我已心动

派风去吻你,派潮汐写作情书

派我去爱你

酱油与糖

鲛人

水光附着骄阳,白玉般配浪潮,悠长的笛鸣

铺设的光芒,留恋风花,留恋海浪亲昵,留恋夕阳粘稠的蜜糖

岁月缝制的帛丝,勾出水汽摹临的月光。

月光下的剪影,模糊了礁石棱角,模糊了郎的模样

郎啊,不贪世俗,肤冷,笑意半浅,如谪仙般

只那水珠溅起虹,照那鳞片宛若珠宝

世人皆道,鲛人生生不死,心冷如月光

世人皆道,鲛人啊,是妖中的喽啰

不知这鲛人啊,本是天之大道

偷渡下凡

傻的很啊,傻的很

度不了情劫,压不了心悸

修一身仙气,救那凡人生死劫

衣钵成鱼鳞,心脏炼玉笛

成鲛人者,魂以煅丹,世世锢人

生生,不死

水光附着骄阳,白玉般配浪潮,悠长的笛鸣

铺设的光芒,留恋风花,留恋海浪亲昵,留恋夕阳粘稠的蜜糖

岁月缝制的帛丝,勾出水汽摹临的月光。

月光下的剪影,模糊了礁石棱角,模糊了郎的模样

郎啊,不贪世俗,肤冷,笑意半浅,如谪仙般

只那水珠溅起虹,照那鳞片宛若珠宝

世人皆道,鲛人生生不死,心冷如月光

世人皆道,鲛人啊,是妖中的喽啰

不知这鲛人啊,本是天之大道

偷渡下凡

傻的很啊,傻的很

度不了情劫,压不了心悸

修一身仙气,救那凡人生死劫

衣钵成鱼鳞,心脏炼玉笛

成鲛人者,魂以煅丹,世世锢人

生生,不死

酱油与糖

端午直播

端午正阳,粽子飘香
习清随手挽起自己过长的刘海,从卧房中走出来,素白的睡衣勾住极清瘦的腰身。
细碎的发尖在那双极漂亮的桃花眼前遮住那有些夺目的犀利,在午后被阳光泡软了的玻璃中倒影着温暖闲适的影子,像是从欧洲中世纪高雅精致的画篇中走出的圣子
周自珩身上还穿着围裙,高兴的啪叽一口亲在习清的头顶
“周自珩,你有病啊”
他假意推了两下,最终与周自珩来了一个热吻
这就是所有肉体饭的梦想了吧,夏习清想


吃过早饭后,习清瘫在沙发上刷微博。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和周自珩的世纪表白之后,他就养成了没事刷刷cp博的习惯
周自珩把头搭在他的肩上,跟着一起看

〔我的心上人是小画家〕:习清哥哥端午快乐呀~ps什么时候可以再看到...

端午正阳,粽子飘香
习清随手挽起自己过长的刘海,从卧房中走出来,素白的睡衣勾住极清瘦的腰身。
细碎的发尖在那双极漂亮的桃花眼前遮住那有些夺目的犀利,在午后被阳光泡软了的玻璃中倒影着温暖闲适的影子,像是从欧洲中世纪高雅精致的画篇中走出的圣子
周自珩身上还穿着围裙,高兴的啪叽一口亲在习清的头顶
“周自珩,你有病啊”
他假意推了两下,最终与周自珩来了一个热吻
这就是所有肉体饭的梦想了吧,夏习清想


吃过早饭后,习清瘫在沙发上刷微博。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和周自珩的世纪表白之后,他就养成了没事刷刷cp博的习惯
周自珩把头搭在他的肩上,跟着一起看

〔我的心上人是小画家〕:习清哥哥端午快乐呀~ps什么时候可以再看到自习合体呢,虽然已经合体好多次啦
〔自习女孩头顶青天〕:珩珩妈妈要看儿媳妇了!妈妈要抱孙子!
〔或许你搞自习吗?〕回复@自习女孩头顶青天:哈哈哈哈抱孙子可还行
〔小学鸡攻〕:习清端午直播搞一个吗?
周自珩若有所思的将习清的头扳过来
“端午直播搞不搞?”
“不搞”


于是乎,在微博疯狂留言的自习cp饭突然发现那个名为〔我最讨厌楞次定律〕的周自珩小号偷摸着上了直播
“woc我刷到了什么!”
“woc自习合体了?”
忽然,一直指着地面的镜头突然转向周自珩那个极富欺骗性的深邃五官
有一说一,周自珩的五官是那种极锐利的攻击性,但是那点稚气仍使他的棱角变得温柔了许多
“你们不要说漏了,我背着习清开的直播,等会儿他又得骂我了。”
“哈哈哈偷开直播可还行”
“妈妈不会说漏的”


和粉丝愉快地聊了一会儿以后,周子珩小心地移动了一下,对于一米九多的他,似乎看起来颇有些费力,也因此使粉丝看到了直播场所
“哈哈哈浴缸,真.偷偷开直播”
“太惨了吧哈哈哈哈哈但我还是很想笑”
拿着手机走出盥洗室的周自珩不禁暗叹自己的机智,然后与拿着饭后牛奶的习清迎面碰上,
夏习清:?
周自珩:……
习清喝过牛奶后,脸上沾上了一圈奶胡子,衬着那唇瓣更显艳丽。半倒的揪揪在头上安心地半瘫,倒是极其可爱的漂亮
从镜头后面伸出一只手,将他嘴边的牛奶擦干净,又讨好地接过他手中的牛奶
“习清出来了!”
“xqgg私服太好看了吧,素白衣服不要太欲,我可以!”
“妈妈爱你!”


经过一场对接以后,夏习清最终仍没有将直播强行关掉。到底还是宠粉的,于是乎,周自珩去厨房捣鼓粽子,习清就和网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自珩,我也想包粽子”
“行啊”
周自珩露出一个脑袋
不管怎么样,都要冒泡


于是乎,这场端午直播就莫名多了一个包粽子的环节
真是莫名其妙


事实证明,习清的技能点没有加在做饭上面
包出来的那些东西不能说是粽子,可以说是饭团和叶子
“你看,得这样”
周自珩裹住夏习清素白的手,一点点将那坨丑东西裹好。手指温热的包裹,密不透风的将温度传向耳尖,连同脉搏一起欢呼
然后又被偷亲了耳尖
弹幕刷的飞快
“woc亲耳朵了”
“自珩上啊!妈妈要看你们洞房”
“绝了这两个男人。BTW,周自珩的颜值太能打了,我的天哪裹手A炸了”
什么啊这是
习清随手将那一坨东西甩给周自珩,摸着手机回沙发上聊天了


将粽子放进去蒸的时候,周自珩一起入了镜
习清看着家中的粽子味,有点失神
小时夏昀凯和别人乱搞不着家,自己的母亲双手不沾荤腥,不可能这样好好过端午。长大些也是,自己筑成千疮百孔的牢固城墙,自认不会需要爱。第一次,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端午
阖家欢乐,爱与温柔
好像……并不讨厌,
自己好像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啊
可能是阳光太充裕了,泡软了空气中充当泡腾的蜜糖,在心口炸出一串气泡
“怎么了?”
自珩看着走神的他,轻声问
“没什么。真巧,端午阳光真好”

你是意外的阳光
你是庆幸的寰宇

〔明天上学啦〕

酱油与糖

棋盘赌局

黑夜的主人将白昼拉入阳光中,企图暗杀所谓光明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堕入一张金白的大网,怎么也挣脱不开了

算了,懒得挣扎

双面间谍是很难。怎么办,看到你的眼神,就不想再做间谍了。

太怕了,害怕你不信任我,害怕你不理解我

……还是害怕你不要我了

你如果不要我了,我只能做回那个小记者,而不是被暗杀的黑暗,心怀非议的黑暗,妄图得到女王的黑暗

她抿出唇角化不去的苦涩,格外笑得开心

“我们之间的……”

她轻微停顿了一下,妄图找出更合适的词语,最后只是微妙的带了过去

默契吗?

可是我只想赌一把啊

胜者卫冕,败者偿命

赌你信不信我

赌你的心

“queen,你输了”

黑夜的主人将白昼拉入阳光中,企图暗杀所谓光明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堕入一张金白的大网,怎么也挣脱不开了

算了,懒得挣扎

双面间谍是很难。怎么办,看到你的眼神,就不想再做间谍了。

太怕了,害怕你不信任我,害怕你不理解我

……还是害怕你不要我了

你如果不要我了,我只能做回那个小记者,而不是被暗杀的黑暗,心怀非议的黑暗,妄图得到女王的黑暗

她抿出唇角化不去的苦涩,格外笑得开心

“我们之间的……”

她轻微停顿了一下,妄图找出更合适的词语,最后只是微妙的带了过去

默契吗?

可是我只想赌一把啊

胜者卫冕,败者偿命

赌你信不信我

赌你的心

“queen,你输了”

酱油与糖

曼珠沙华

跪坐在地上,看着离开的人

笑意一点点从胸腔溢出来,像一朵小小的,血色的曼珠沙华

疯狂的,刺激的

汲取心脏血液而生,万就痴狂的爱意

顺着鼻峰缓缓下移的手,数次撩起万里的烛火

好想张嘴,刺破珠玉般的手指

揉入骨髓,不舍离开

在指尖掠过时上下滚动的喉结,不会暴露秘密吧,隐晦的秘密,藏在心脏里,一点点输入肮脏的血液

留恋沙华的撩拨

留恋灼人的刺痛

如果被她知道了,她还会来吗?

和一个心怀万他的人,暧昧的撩拨


将指尖划过她摸过的肌肤,然后在嘴唇上摩挲

真的好喜欢你啊~

看来,下次得用其他东西来找你了~

【问就是百度写完复制回来的】
[图片]
[图片]

跪坐在地上,看着离开的人

笑意一点点从胸腔溢出来,像一朵小小的,血色的曼珠沙华

疯狂的,刺激的

汲取心脏血液而生,万就痴狂的爱意

顺着鼻峰缓缓下移的手,数次撩起万里的烛火

好想张嘴,刺破珠玉般的手指

揉入骨髓,不舍离开

在指尖掠过时上下滚动的喉结,不会暴露秘密吧,隐晦的秘密,藏在心脏里,一点点输入肮脏的血液

留恋沙华的撩拨

留恋灼人的刺痛

如果被她知道了,她还会来吗?

和一个心怀万他的人,暧昧的撩拨


将指尖划过她摸过的肌肤,然后在嘴唇上摩挲

真的好喜欢你啊~

看来,下次得用其他东西来找你了~

【问就是百度写完复制回来的】

酱油与糖

我在老公床底看到一件高中校服

我在老公床底下看到一件高中校服

上面写着吴婧婵

我的宝宝小心地抱抱我,说

妈妈不要哭,婧婵会心疼

我抱抱她

妈妈没有哭


我明明不叫吴婧婵的

我的宝宝,不是你们爱情的产物,她是我的宝宝


半跪在地上,洗一片黑白

远处飘来一阵长风


树叶掠过眉间,晕一片青翠

操场的阳光追逐着风声,将蜜语传给震颤的心扉

耳尖掩下水线,碳酸饮料不断冒起的气泡,一点点填充了加速的心跳

“我们认识一下好吗?”


劣质的冰棒在口中嚼碎,热浪将它融化成抽象的画,还有一声轻轻地

“我们能不能试试?”


便利店,手中的关东煮,略有些烫手

然后是唇间一点点晕开的温度

还有唇瓣摩挲的痒...

我在老公床底下看到一件高中校服

上面写着吴婧婵

我的宝宝小心地抱抱我,说

妈妈不要哭,婧婵会心疼

我抱抱她

妈妈没有哭


我明明不叫吴婧婵的

我的宝宝,不是你们爱情的产物,她是我的宝宝


半跪在地上,洗一片黑白

远处飘来一阵长风


树叶掠过眉间,晕一片青翠

操场的阳光追逐着风声,将蜜语传给震颤的心扉

耳尖掩下水线,碳酸饮料不断冒起的气泡,一点点填充了加速的心跳

“我们认识一下好吗?”


劣质的冰棒在口中嚼碎,热浪将它融化成抽象的画,还有一声轻轻地

“我们能不能试试?”


便利店,手中的关东煮,略有些烫手

然后是唇间一点点晕开的温度

还有唇瓣摩挲的痒意

“凉点再吃”


手心攥紧的病历,渗下的水珠

下雨了吗?

为什么手上一点水痕


我晃了晃神,那突兀的记忆就溜走了

只记得远处的男孩朝我挥手,喊了一句

“吴婧婵!大傻逼,老子永远喜欢你啊!”


门外的男人小心的抱紧了怀中的小女孩,亲亲额角

没事啊,妈妈很快就回来

封锁在柜子里的病历莎莎作响

阿尔兹海默症,吴婧婵

【拼接痕迹明显

不是盗的

在百度上写,顺手放到lofter上

结果发现没有前因后果真的突兀

但不想再写太久

就,随意了点】

酱油与糖

腐败江山如画

镜前娇娥垂眸,小心给眼角勾上最后一笔。细碎花穗寥寥,叮当作响,还有绵绵的低咳声,碎成一地狼藉的白玉

正值盛春,竹兰柳玉,繁花如初

那院里的姑娘啊,抹掉唇角艳红

那院外的姑娘啊,裹上肩脾黑沉

这江山似繁花

这江山的王,是一位女子

她献祭万般荣景,背量一腹愁情,皎月也孤勇,长歌也萧条

夜色也阑珊,刀剑也无言。她吻上王的唇

刺骨的寒意,浓郁的血气,像是江湖上拉锯的战役

然后,心脾停止的安静

她不会赢的

刀剑声停,血月照在淌下的胭脂,灼得眉心一尾毒花

她蹭了蹭王的发,抿唇笑

你赢啦

世人皆知妖姬祸主,只那繁花配的上你

我呀,背那万古罪名

毕竟,我是妖啊

镜前娇娥垂眸,小心给眼角勾上最后一笔。细碎花穗寥寥,叮当作响,还有绵绵的低咳声,碎成一地狼藉的白玉

正值盛春,竹兰柳玉,繁花如初

那院里的姑娘啊,抹掉唇角艳红

那院外的姑娘啊,裹上肩脾黑沉

这江山似繁花

这江山的王,是一位女子

她献祭万般荣景,背量一腹愁情,皎月也孤勇,长歌也萧条

夜色也阑珊,刀剑也无言。她吻上王的唇

刺骨的寒意,浓郁的血气,像是江湖上拉锯的战役

然后,心脾停止的安静

她不会赢的

刀剑声停,血月照在淌下的胭脂,灼得眉心一尾毒花

她蹭了蹭王的发,抿唇笑

你赢啦

世人皆知妖姬祸主,只那繁花配的上你

我呀,背那万古罪名

毕竟,我是妖啊

酱油与糖

十里城池,百里铃响

城上一袭弯月,照那城墙半面古铜
她看那房梁溢下盛不满的秋萧,惹那半分孤寂由怜,只能灌进一口酒
酒液晕上白袍,熏的那眼眶呛出几分江湖气的辛辣,熏那眉眼带上几分萧条
多半是伤口撕扯开的痒感,才露出脆弱的内核

看啊,那星辰上
是不是有棵桂树啊?


小姐不能喝了
明明伤口又开始渗血了
黑影绰绰融进白色月光,最终悄悄染上铜绿
罢,罢


她随意将那布条揽了揽,闷进一口酒
那月色莹润,溅起几番逍遥的雾气,混杂在渐浓的酒气中,意图牟取心脏中微妙的酸胀
可是已经迟了
已经献祭给某个莽撞的小丫头了


日光万顷,那头战马偏生带起一地细尘,一片茫茫的沙


十里城池,百步铃响
那佩剑一漾一漾,漾了一池波澜
“将军,见过公主”...

城上一袭弯月,照那城墙半面古铜
她看那房梁溢下盛不满的秋萧,惹那半分孤寂由怜,只能灌进一口酒
酒液晕上白袍,熏的那眼眶呛出几分江湖气的辛辣,熏那眉眼带上几分萧条
多半是伤口撕扯开的痒感,才露出脆弱的内核

看啊,那星辰上
是不是有棵桂树啊?


小姐不能喝了
明明伤口又开始渗血了
黑影绰绰融进白色月光,最终悄悄染上铜绿
罢,罢


她随意将那布条揽了揽,闷进一口酒
那月色莹润,溅起几番逍遥的雾气,混杂在渐浓的酒气中,意图牟取心脏中微妙的酸胀
可是已经迟了
已经献祭给某个莽撞的小丫头了


日光万顷,那头战马偏生带起一地细尘,一片茫茫的沙


十里城池,百步铃响
那佩剑一漾一漾,漾了一池波澜
“将军,见过公主”


那哪是公主,分明是个没长大的丫头
偏生分寸尽失,莽撞闯进了她的心里
一时间,荒漠中,划开一道破晓
从此荒芜中,长了一朵小小的彼岸花
太空了,太空了
明明只是一朵花而已
硝烟弥漫,仅余废墟
她这种人,不值得的


“将军将军,那西域是不是很好玩啊?”
是啊,那里偏是荒漠染上了烟火,很有意思
也更让人孤寂
“……对”


“将军将军,你们急行军,会不会饿肚子啊”
“会的”
“啊”公主活像一直被扼住后颈的猫咪,耸拉下来
“你们好累哦”
好累,真的
她强压下几乎脱口而出的话,垂眸笑道
“不会啊”


“将军将军,你们平日里会不会杀人啊”
“会啊”她看那骨节分明的手,手指纤长,白皙,指腹处却染了一片血红,她拼命摩挲着,恍惚间想起,那是不留神划破的伤口
这双手上,沾过老朽的血,沾过孩童的血
那天十里桂花都开了,她看着一片血色,在战歌中哭的撕心裂肺
那天,她屠了座城
那城,是她的乡


好想告诉她,告诉矜贵的公主
我真的很不堪,像是腐朽的怯懦的骗子
内里已经发霉
所以不要去看我了,你的爱应该回荡在万里江山,而非这么一个终将腐烂的躯体
太自私了


“……将军?”试探性的轻语,飘的满城的桂花味,在探身而上时,浓了一寸
太快了,那小钟被拨了一下,随即又下意识的冷了下来
仅留余音绕梁


“这个发簪给你啊”
白玉簪,红纱裙,还有悄悄入侵的雾气
一丝不落的落入了心中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你不知道我有多脏
配不上这白玉如竹兰


“……为什么”
很轻,很轻,要散在风里,藏了无尽的黑暗
“将军,你知道吗,日月星辰自有起落。皎月,本就是星辰的的乡里”


“将军,我喜欢你”
“拿了这簪子,便要记得我阿”
水光附满脸,像是珍贵的绸缎,公主倔强的像个小孩


她垂眸
傻子
星辰和星辰,怎么能在一起呢
傻子


第二日,风云传了满城
你听说了吗?那公主要嫁出去啦
皇上真是英明,一个公主一座城池,不亏


大着舌头的醉汉,妄图证明自己的高见,摇头晃脑


那天,血溅在了指尖

她为了一个女孩,杀了一个人


傻子,为了这盛世,你不要将军了吗?
骗子

“……将军?”
“走”

那天她单刀杀进对方阵中,左右护法刀剑乱响
她拼死换下了一人,另一护法将那人护在怀中,不顾身上血线封喉,长剑捅在了她身上。
然后低头,吻上了左护法的唇
她好羡慕
两位女子,爱的如此自然,如此撕心裂肺


公主躲在角落,悄悄睡着啦

她抱起公主,认真的端详,然后微笑着吻了吻她的唇
有点桂花的香
你看啊,将军也喜欢你阿


她抿了口酒,忍住强烈呕血的冲动,笑着将簪子攥住
血灌浇湿漉漉的房檐
荒漠中,那人踏破硝烟,裹挟红裙而来,
话说,那剑响,真似铃铛
十里城池,百步铃响
那星辰上,似有桂花香

end


世界上还有一些人在看星星,我可以帮你把他们摘下来吗?不会疼的,只是悄悄给你看看,世界真好看

by酱油与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