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所描绘的世界

58浏览    9参与
方茕镜

四小只。

自家女儿君辰曦在平行宇宙中的样子。

past是原版君辰曦。

killer喜欢拥抱死亡。

alive只想活着。

danger是个复仇者。

future尝试改变过去。


四小只。

自家女儿君辰曦在平行宇宙中的样子。

past是原版君辰曦。

killer喜欢拥抱死亡。

alive只想活着。

danger是个复仇者。

future尝试改变过去。


方茕镜
是自家的孩子,幽灵G君辰曦啦。

是自家的孩子,幽灵G君辰曦啦。

是自家的孩子,幽灵G君辰曦啦。

方茕镜

“Bug9”——雷婷

种族:天使(人造的,自己改造自己)

武器:双刀

介绍:一个在一场大灾难中活下来的人,由于大灾难,身体大部分损伤,于是她便改造了自己。身体大部分都是机器,几乎只剩大脑。

性格:略开朗,不喜欢惹麻烦

爱好:音游

攻击方式:双刀速度操作流,会释放雷电、磁场。传说有九个攻击形态。

“Bug9”的由来:她敢觉自己像是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存在,便给自己定了“Bug”这个代号,“9”是乱加的。

[图片]


种族:天使(人造的,自己改造自己)

武器:双刀

介绍:一个在一场大灾难中活下来的人,由于大灾难,身体大部分损伤,于是她便改造了自己。身体大部分都是机器,几乎只剩大脑。

性格:略开朗,不喜欢惹麻烦

爱好:音游

攻击方式:双刀速度操作流,会释放雷电、磁场。传说有九个攻击形态。

“Bug9”的由来:她敢觉自己像是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存在,便给自己定了“Bug”这个代号,“9”是乱加的。


方茕镜
先驱者 我认为,名字对一个人...

                        先驱者
      我认为,名字对一个人是十分重要的。有名字才会有记忆,才会与他人有联系,才会真正拥有自由。
      你可以叫我耀天使,或许,应该叫那个原本不属于我的名字——星尘耀。
    ...

                        先驱者
      我认为,名字对一个人是十分重要的。有名字才会有记忆,才会与他人有联系,才会真正拥有自由。
      你可以叫我耀天使,或许,应该叫那个原本不属于我的名字——星尘耀。
      大异变之后,带来了晶石,带来了灾难。许多人都发生了变异,变异成了随时都有可能“发病”的异能者。我们天使一族也是大异变的产物。所谓的“发病”呢,就是指异能者失去了晶石提供能量,导致异能者不稳定化、狂化,使异能者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能力达到顶峰,但结束之后异能者就会马上失去生命力的一种现象。这是我们的“长老”告诉我们的。
      我们天使一族为了躲避战乱,也为了凸显出我们的高贵,建造了一个处于封山雪境最高最深的国度,我们称它为“天堂”。我们发现,越高的地方具有越丰富的晶石资源,我们的国度也曾一度十分发达。随后,我们实行了闭关锁国的政策。
      天堂的中心放着一块特殊的晶石,长老称它为星尘耀,谁能被它接受,谁就是天使一族的族长。许多年轻气壮的人都去尝试,反正我不在乎,大不了只是换一个人来领导这个无聊的国度。我只在乎我的一个朋友——光天使,她是我们天使一族中唯一一个没有板着一张脸没有高傲思想的天使,她还给自己取名曙光,并扬言说要让天使一族获得真正的幸福。其实挺可笑的,她说她要带领天使一族走向幸福,可她却也不被星尘耀接受。她对我说过,外面的世界很美很大,我十分向往。
      可是,不幸发生了。曙光她因为传播低俗思想的罪名将被处死。说实在的,这其实也就是长老杀鸡儆猴的一个把戏,为了巩固思想控制。直到最后一刻,曙光她还对我说,她带领不了了,要我来接她的班,带天使走向光明,做人乐观,对待生活要积极友好。然后,她就被送上了刑架。她死了,死在了我的眼前,再然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杀”这个字在脑海中不断放大,我的晶石在一瞬间便没了能量。我意识到,我“发病”了。
       我们天使一族是以圣洁、高雅、灵巧著称的,可是现在,在我眼中,他们是丑陋、虚伪、笨拙的一群爬虫!我杀光了所有挡路的天使,直达星尘耀那块石头那里。说起来,挺有缘的,我的名字里也带个“耀”字。
      我将它高高举起,使还没死透的天使看到它的光辉。“反正你们也不需要它了,那星尘耀这个名字我收下了。”我猛的把它捏碎,长老和所有天使当时绝望的神情我至今难忘,真是大快人心!
      那块石头发出更耀眼的光,它接受我了,不过在它接受我的一瞬间,我的族人也死的干干净净。它接受我之后,我停止了“发病”,并且后来我发现,我几乎不再“发病”,我的头发也被打上了“印记”。
      有些可笑去了,我居然为了一个死人而灭了一整个种族,真是太可笑了!我找了一个好地方把曙光埋了,其他族人的尸体也清理干净了,并且我在曙光的墓旁又挖了一个坑,以后我也就埋在她的旁边吧。噗,真是的,蠢到家了,有谁会把我埋回来啊?
       我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一个人看雪,一个人看树,一个人看这个世界。我来到了联邦,那是一个漂亮的国家。我认识了一位挺好看的女孩,她叫伊丽莎白·克拉雅尔,她是这个国家的二皇女,她刚开始还有些无理取闹呢。得不到的,永远得不到。我给她当了几年的私人保镖就走了。因为,那个在西南的克帕妮娅骑士团看起来要更有意思。
       我将成为先驱,照亮大家前进的路!

    
    

方茕镜
无畏者 讲实话,我挺讨厌我这...

                           无畏者
      讲实话,我挺讨厌我这个名字的。不是胡蝶这个名字,而是伊丽达·克拉雅尔这个名字。
        我讨厌它,是因为它背负了太多。
 ...

                           无畏者
      讲实话,我挺讨厌我这个名字的。不是胡蝶这个名字,而是伊丽达·克拉雅尔这个名字。
        我讨厌它,是因为它背负了太多。
        克拉雅尔,这是联邦皇族的姓氏。我以前是三皇女,传说中那个被唾弃的三皇女。相传,在我出生那天,天降大雷,接着是暴雪的怒吼,随着军队失败的消息传来的是我的啼哭声。大司法说这是不祥之兆。
        我出生以后,父母并没有将我是做不祥。我的大皇兄和二皇姐对我也挺好的。用他们的话来说,我是他们生的,我是个什么,他们都认。当时我很幸福,尽管我仍是不祥,但有他们足够。
        那一次,真是把他们吓坏了,真不好意思。当时,我追蝴蝶摔倒了,手破了皮。然后我就看伤口入了迷,这个世界怎么如此奇妙。我偷偷地找了把小刀,把我的伤口划得更开更深。他们发现时,个个吓坏了,个个叮嘱我下一次不要再这样做了。我的二皇姐担心地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时我对血管和肌肉有一点了解,所以我回答说是为了观察他们二者是如何工作的,这确实是我的目的。我的皇姐问我是否感觉到疼,我很困惑,哪种感觉可以称为疼?我是如此回答的。我的皇姐很明显的不安和焦虑,看来是因为我。她怕我。
        父皇死了,母后也跟着去了。我优异的大哥自然继承了王位,二皇姐有些不高兴。她没有表达出来,但我察觉到了,凭着不祥的直觉和二皇姐的那些小动作。我跟大哥含沙射影地透露了一些,可能因为我是小孩子,大哥并未在意我的建议,但我又感觉他应该多少听进去了点。
        我有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骑士,一个神龙不见尾的女骑士,我只见过她一面,没戴头盔时的她。此后,不管我怎样,她都没出现过。
        大哥死了,是被毒死的,慢性的毒。我还真是不幸和愚蠢,被别人骗到了大哥房里,目睹了大哥的毒发身亡,又被安上了一个弑君的罪名。是谁干的,不难猜。
        被关进了地牢,吃了几天难吃的食物,终于在找到了一个机会,逃了。逃吧,反正我是不祥。逃吧,反正我已被定罪。逃吧,反正对于他们来说我就是个死人。
        来抓我回去的,是我的骑士,那个神龙不见尾的骑士。可笑,我居然有点伤心。算了,反正我是不祥,有谁会真在意啊。他们只是怕我。
        不对,她不是来抓我回去的!她想要我死!我可不会轻易被杀的!我拼死扯下她的头盔,她的样子变了好多,而且,更可笑的是她竟然是我的贴身女仆。要死的话,那就一起死!我拉着她掉下了悬崖。
        不知是不是苍天看我可怜,我并没有死,我被那个骑士垫了一下。她却已经断气了。活该!我大笑到,笑着笑着,眼泪便随着雪花一起落下。我比了比她和我的身材,我们差不多大。我将她和我所穿的服饰调换,再将她的脸弄花,使人无法辨别出她原来的样貌。我便一深一浅的向远方走去。
        不知什么时候到下的,醒来时,已经在克帕妮娅孤儿院了。我在这结识了我一生的追求,她还给我起了个新名字——蝴蝶,我很喜欢。
        若她某一天,想要登上那最高的天,我哪怕身败名裂,哪怕粉身碎骨,我也会将那王冠亲自为她戴上。
        我将,无畏向前!

方茕镜
我家的宋子衿 (没上色,可能也...

我家的宋子衿

(没上色,可能也不会了)

我家的宋子衿

(没上色,可能也不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