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是个屑

396浏览    63参与
羽岑¶π¶

我是个屑

心血来潮随便写的.烂.别骂


“啊啊啊!许嵩你给我滚开,这里是医院!”


“啧,你自己不穿内裤还到处跑的”


“那是医生小哥哥说的啊,怎么还怪我了”


“小哥哥?”


“啊.不是是叔叔是叔叔”薛之谦突然发现刚刚自己好象说错话了.完了许嵩可能生气了.


“好啊.宝贝你在人大庭广众之下不穿内裤还叫医生小哥哥啊?你想诱惑谁呢”


”不是许嵩你听我说.”


“行.你最好有个让我接受的理由.我听着呢”


薛之谦心想完了.许嵩真生气了.

“是那个小哥哥啊不是是叔叔和我说的是做手术的时候不穿就行.但我那个时候不是在想你嘛~没听清(〃◕ᴗ◕〃)”


“哦?所以你在...

心血来潮随便写的.烂.别骂



“啊啊啊!许嵩你给我滚开,这里是医院!”


“啧,你自己不穿内裤还到处跑的”


“那是医生小哥哥说的啊,怎么还怪我了”


“小哥哥?”


“啊.不是是叔叔是叔叔”薛之谦突然发现刚刚自己好象说错话了.完了许嵩可能生气了.


“好啊.宝贝你在人大庭广众之下不穿内裤还叫医生小哥哥啊?你想诱惑谁呢”


”不是许嵩你听我说.”


“行.你最好有个让我接受的理由.我听着呢”


薛之谦心想完了.许嵩真生气了.

“是那个小哥哥啊不是是叔叔和我说的是做手术的时候不穿就行.但我那个时候不是在想你嘛~没听清(〃◕ᴗ◕〃)”


“哦?所以你在没必要的时候不穿内裤.真行啊你”其实许嵩在听到薛之谦说在想他的时候都已经消气了.但本着整薛之谦的想法,就装做生气的样子.


薛之谦觉得自己回去会被整死.于是变开使撒娇.“嵩嵩~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跶.我是因为想你才没听到的.还有就算我没穿也没人看的出来嘛~也就只有你看过”薛之谦试图使用撒娇来让许嵩消气


“噗”许嵩听到这忍不住笑了出来.


“蛤?什么?许嵩!你骗我你个SB!我**你**”

薛之谦立马意识到许嵩是在耍自己.

“许嵩你个**,等我出院你给我禁欲!!!”


“那是不是代表我现在可以搞你啊?”


“啊!许嵩你个lsp!!!这里是医院!”


“没事的.你明天才做检查.只要小点声没人知道的”


“许嵩你混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是我怨种闺蜜的亲生体验,听错的不是真的没有发生啊!她还没蠢到那个地步.

我是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啦.只知道一部分,所以有些不合理是很正常的.


本人第一次写文啦~很烂就是了,毕竟我只有理科的脑袋.

有人家都说爱看书的人文笔都好到我这直接爆炸.我小2就在看百科欸.我的文笔呢



祁岗

关于狛枝凪斗的弔图

  速p了个屌图hhhhhhhh

[图片]


  速p了个屌图hhhhhhhh


是方向A

来自色块接龙第一棒的压迫感

方.不留活路.向

来自色块接龙第一棒的压迫感

方.不留活路.向

夏

《原神》魈空 不能分手

祝二位新人99,设定为简简单单的恋人。


   空和魈吵架了,因为空每次做任务而受伤,魈都会很不高兴,而空表示做委托受伤很常见。


   空对魈说:“我也是个男生,受点伤真的没什么,我还要去找荧。”


  “你要是再这么霸道的管着我,我们还不如分手,这样大家都开心。”


   空很喜欢魈,从他第一眼见到魈的那刻眼睛就移不开了,他没想到这段感情中能说这么残忍的话居然是自己。


  这些话刺痛着两人的心,只......

祝二位新人99,设定为简简单单的恋人。


   空和魈吵架了,因为空每次做任务而受伤,魈都会很不高兴,而空表示做委托受伤很常见。



   空对魈说:“我也是个男生,受点伤真的没什么,我还要去找荧。”



 

  “你要是再这么霸道的管着我,我们还不如分手,这样大家都开心。”





   空很喜欢魈,从他第一眼见到魈的那刻眼睛就移不开了,他没想到这段感情中能说这么残忍的话居然是自己。




  这些话刺痛着两人的心,只不过是逞口舌之快,却把两个人杀的都片甲不留。



   

  在此之前,空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是波涛汹涌的大海,他自己随着银白的波浪跌宕起伏,被苦涩的海水灌满了鼻腔。




  而将他从中解放出来的正是魈。




   高高在上的璃月仙人,清冷又漂亮。



  

  像是悬崖峭壁的清心花,不愿接受平原的温暖与湿润,宁可在清冷的尖峰眺望远方。





   望舒客栈初遇时他的眉眼撩拨了空的心弦,那一刻好像连心跳都为他骤停。




   眼颦秋水,眉眼如画,相逢恨晚。




   空来到璃月见识到了很多东西。




  他觉得自己和魈的关系像是晕染在宣纸上的水墨画,冷暖色调分明,没有一点杂质,也不允许有任何一点杂质。




   描摹山水笔锋浓烈之时,爱意也会随之迸发,而空也只能做到大挥笔墨,将它在墨色深处隐去。




  又好像白釉青花瓷,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上乘的青花色只能在雨天制成,这样需要极低概率性的事件就像他们互相喜欢一样困难。




  所以魈是宝物,可遇不可求。




   那双眼睛一开始是冷漠的,带着几分疏远。




  他说:“过分接近仙与魔的世界,即为逾矩。”




  有些稚嫩的少年声线传入耳中,勾的人心头也痒痒的。




  接触的久了,他又会道。




  “我会为你护法。但是…别靠近我,别妨碍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并非人类,不太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




  想要把高高在上的仙人给拉入人间的漩涡中一同沉沦,即便空对此也没有什么自信。




  

 千年蹉跎岁月,对于魈而言转眼即逝,没人成为例外,空总觉得魈对于人间的事情是漠不关心的,但他有着极强的责任心,守护璃月,因此他才是他。




 空突然想到第一次对魈告白时的情景


   


  

  璃月晚风微凉,冰泉幽咽,帘外芭蕉,门环铜绿。




  空觉得自己在璃月呆久了多多少少也沾染了点文人墨客的感性。




  璃月人是偏爱故乡和亲人的,他寻找了很久荧,盼来的却不是日日夜夜思念的兄妹重逢。




   明明是血浓于水的亲人,荧却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她的目光冰冷,语气也没有丝毫的欣喜,与以往都不同。




  她只是说了:“我们终将重逢。”




   那又是什么时候呢?




   遇见了寻找了这么久的妹妹,她快消失在蓝色的荧幕之时,空的本能是追上去,有荧在的地方就是家。




  然而身体穿过那屏障,根本没什么也没有发生,直到最后一抹蓝色光点也消失掉,他也没能追上荧。




  派蒙劝他别伤心,他也尽量不让她担心。




   可失落感像潮水般涌来,这种时刻,应该找什么样的人来安慰自己呢?



   

   于是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轻道。



   “魈,你在吗?”



    “找我何事?”



    人在内心焦灼的时候是什么都会不管不顾的,只是会本能的寻找一些可以温暖自己的光火,他想好了,就算被笨蛋仙人给拒绝了,两个人相见尴尬,亦或者被仙人给冷漠疏远他也在所不惜。



   于是这份告白就带上了飞蛾扑火的勇敢,对于空而言,比起被拒绝更可怕的是爱意的潮水泛滥,最终导致他自己被溺死在其中。



    不能只是他一个人难受。


   "我喜欢你魈。"


    魈的目光呆滞了一下,看上去有几分疑惑,然后再怎么高冷的表情也随着逐渐理解句意崩裂,像是破碎的青花瓷片,碎裂的十分狼狈,这么神奇的表情空还是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他难得地让某位仙人吃了一回瘪。


   既然说都说出去了,空可不打算继续停下,他凑到那人耳边轻轻道。


 “按你们璃月的话来说,应该是我心悦你吧,嗯?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某次路过璃月的茶馆,空无意瞥了一眼书中的诗句,翻译过来意思大概是山上有树木啊,而树木也知情,我心中对你有好感,可你不知道。


    空觉得简直是为他和魈而做的诗,并且为自己的暗恋唏嘘了一波。


   “算了,你就当没听见。”


      他故作轻松状,伸了个懒腰,却感觉到手腕被某种力量拉住,扭头一看,正是魈。他的手按用力很大,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


      他说,我也心悦你。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魈回复的诗句,空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魈你是小姑娘吗?回复的这么含情脉脉。。。。。”


     后知后觉知道魈回复了什么后,空突然笑不出来了,这次轮到他怔住了,只能用那水汪汪的眼睛去注视魈,他这时也才发现魈在看着自己温柔宠溺的笑,眼睛里也清澈的倒映着他的面容,他的眼里有自己。


      

   后面两人就开始在一起了,魈的占有欲极强,空也很乐意被他管,可唯独在做任务这件事上,两人总是有着不同的分歧,按理说高傲的清心被采摘到凡间也应该有自己的傲骨,可魈却将自己做的很完美,会在危难时期花费三段e去就救自己,也会为生病的爱人熬药,做勉强入口的杏仁豆腐,会在生日时为自己捉蝴蝶。



   这株清心,早就在被采摘下的时候落入了尘网,撇弃了自己的傲骨去接触人间的灯火阑珊,食入了人间的烟火,将自己的心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自己的爱人。


  而他的爱人却只顾着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操心,真奇怪,空想,明明刚开始都没指望和他在一起,在一起后却变得很理所当然,之前那么珍视他,而如今却舍得出口伤他。


  也许现在道歉还不晚,空如此想着。


   ''魈,你在吗?''


   起先是怄气般的无人回应,到背后的风中轻轻的一声叹息,似是无奈,魈负手而立,眼神冰冷的望着他,别扭的开口道。


  何事?如若还是为争吵之事寻我倒也不必,我不会让步。”


   他又打算离开,空用双臂紧紧地抱住他,明显在示弱。


  “宝贝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无妨,我才不会因为这点事就生气。”






    


    

夏

《原神》魈空 怎么哄难过的旅行者

 原神新人,有些设定不太懂,特别害怕ooc,如果ooc了不要打我(捂头)


    空到蒙德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认识了很多很可靠的伙伴,每天奔波于各种繁忙的任务之中,他也只是为了那么简单的一个目的。


     他要找到荧,他要找到他的妹妹。


     平日里少年到处奔波,奔跑时灵敏的腰部向前微屈,金色的辫子随着他的动作摆动,那种如野豹一般的爆发力,速度会突然快到惊人。...


 原神新人,有些设定不太懂,特别害怕ooc,如果ooc了不要打我(捂头)


    空到蒙德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认识了很多很可靠的伙伴,每天奔波于各种繁忙的任务之中,他也只是为了那么简单的一个目的。


     他要找到荧,他要找到他的妹妹。


     平日里少年到处奔波,奔跑时灵敏的腰部向前微屈,金色的辫子随着他的动作摆动,那种如野豹一般的爆发力,速度会突然快到惊人。

 

    明明看起来很瘦弱的身体,却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在他挥舞剑的时候,鎏金色的眸子里全是坚定。


    少年很坚强,也很强大,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每当深夜,脑子不再想着怎么去完成那些任务的时候,望着那轮月亮,空就会很想念荧,想起他们之前一起旅行的点点滴滴。


    到底是血浓于水,尽管已经拜托安柏帮忙找了,但是还是一直杳无音讯,不免会有些烦躁。


    随着这种烦躁一日一日的堆积无处发泄,是会很辛苦的。


    这天晚上和往常一样,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看了眼还在熟睡的派蒙,他穿好衣物静悄悄的走出了门。


    也就是和平时一样看看月亮,思念思念亲人,没别的意思,这样好像心头的苦闷会有所缓解。


    少年安静地坐在门口的阶梯下发呆,皎洁的月光很温柔的为他披上了一件敛衣,周围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随风舞动。


    如果忽略空气中微弱的抽噎声和少年脸颊上的泪珠,也许氛围不会那么忧伤。


   一阵风在空背后袭过,他知道来着是谁,此刻却也没心情转身去看对方。


    “这次我也没叫你名字,你怎么来了啊魈。”


    随即他抬手抹了抹眼泪,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清晰。


    身后的魈只是负手而立,并没有回答空这活跃气氛的话。


    “你这样会显得我很呆啊,让你看见我哭什么的。”


    这时空才转过头冲魈扯出一抹笑,魈却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清冷的嗓音传入空的耳中。


    “你这般样子,倒是比哭还难看。”


    “那没办法,毕竟我想我妹妹嘛,我们是最亲密的家人。”


    空望了望魈,继而把眼睛转向那轮月亮,魈在一边站着,角度巧好能看见空的侧脸。


    瞧到那人的眼神追随着那银亮的光泽,这般光景,即使是仙人也忍不住心跳侧漏了一拍。


   “不知道荧有没有在其他地方看着月亮想我呢?我们重逢了之后应该会继续去别的地方旅行吧。”


   魈觉得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心口又莫名一堵,这种感觉令他诧异。


  虽然看着是少年,但他实际上度过了很漫长的日日夜夜,“魈”的传闻早已在千年岁月之中流传到了现在,需要在远古的文献中才能有所查询。


  尽管样貌稚嫩,他的内心其实早就足够沉稳冷酷,没人能够成为千年岁月的例外,遇到了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没人值得他去留恋。



  这样的他,那样饱经沧桑的内心,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多复杂的情绪了,尤其是为了一个人。


  

  他居然,不想让他走。



  于是几乎是脱口而出地问了出来。



   “可有想过留下?”



    看到空近乎懵逼的眼神,仙人又突然冒出一种新的情绪——后悔,后悔自己嘴欠说这样的话。



    他有些烦躁的扶了扶额头,在为自己行为懊恼,却被一旁的空尽收眼底。


  

    “魈虽然看着很凶,但其实很温柔。”



    魈愣了一下,眼里又弥漫上了一丝不屑,自己业障深重,手段残忍,他居然说自己温柔。


    “我猎杀过数以万计的冤魂,如果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温柔,那你确实需要擦亮眼睛了。”



    却不知,每次因为空,他的情绪总是很容易被影响,今天晚上也是,看见空在难过,他就很难得的想要在对方没喊自己名字的时候出现。



   其实他想说,别哭了,我会在你身边陪伴你,但是出口却是冷嘲热讽,说对方笑的比哭还难看。



   他想说的是,能不能为了我留下,可是出口却是那么别扭。



   就像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去守护璃月,人们却畏惧他一样,他也不在乎,他生性如此,一直在疏远人间。


 

   可是因为空,他第一次有些责怪自己这张不会说话的嘴,责怪自己远离人间烟火太久了,已经不太会与人相处了,就连对方不开心,自己也不能说出一句好话。



   “我不觉得你像你自己说的那么坏,喜欢杏仁豆腐、看好看的宵灯,默默守护璃月的仙人能坏到哪去?”



   “只不过指责所在,迫不得已,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来温暖别人,这哪里不是温柔了?”



   

  旅行者说话不偏不倚,刚好戳到了魈的心,最后一点冷漠也破碎的不像样子。



    那一瞬间魈觉得自己脸有点烫,空也在月光下看见了魈脸上的那抹红晕。



   唇上一温热,是空轻轻吻上了魈。



   其实两人这种感情早都很清晰了,就是不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这个轻柔的吻好像导火索,所有的爱意都迸发了出来。



    本来空只是想轻轻啄一下,他闭上眼睛,想要靠对魈的爱意来填满悲伤的情绪,仙人却被他这一吻给勾起了火,被他长长的睫毛蹭的心痒。



   所以在空想要离开他的唇的时候,魈又把他的脑袋给摁了回去。



  “呜。”



  吃惊之余,空嘴里也带了些琐碎的呜咽,这次的吻是魈主导,跟那个轻柔的吻不一样,带着有些心急的情绪,有些许霸道,带着些不容抗拒。

   


  等空觉得眼前有些发黑,腿有些发软,被吻的缺氧了,魈才放过他,空看到魈的那双金色瞳孔分明浸染了几分欲望。



  空冲他笑了笑。



  “我不难过了,还有可以留下哦,为了魈。”



   “嗯,既然如此,天色已晚,我扶你进去歇息。”

  


    






   


   


    


 


    


   


    

吾凌✧
吾凌的学院设 尽快完成吾凌的设...

吾凌的学院设

尽快完成吾凌的设定٩(๑•̀ω•́๑)۶

吾凌的学院设

尽快完成吾凌的设定٩(๑•̀ω•́๑)۶

吾凌✧
吾凌资料卡 出了出了!,,粉丝...

吾凌资料卡

出了出了!,,粉丝是真的少的可怜啊˃ʍ˂

吾凌资料卡

出了出了!,,粉丝是真的少的可怜啊˃ʍ˂

吾凌✧
凹凸立绘出炉啦! 优化的比较多...

凹凸立绘出炉啦!

优化的比较多,所以重画了,马上出资料!

凹凸立绘出炉啦!

优化的比较多,所以重画了,马上出资料!

不想救人
……只有我觉得挺像的吗…… 是...

……只有我觉得挺像的吗……

是伽小,估计官爹也看不出来

不会捏你还凑个p的热闹!!!

占tag我不要脸→_→

……只有我觉得挺像的吗……

是伽小,估计官爹也看不出来

不会捏你还凑个p的热闹!!!

占tag我不要脸→_→

祁岗

阿斯,远古图片重p来着

阿斯,远古图片重p来着

祁岗

我的孩子,是个弟弟(

꒰* ॢꈍ◡ꈍ ॢ꒱


我的孩子,是个弟弟(

꒰* ॢꈍ◡ꈍ ॢ꒱


一只想成巨佬的屑

小年快乐!!!😍


画个美女试试吧(这次总会有点进步吧🌚)


好久没更了,水一下,“下次”更开联🌚👍🏻

小年快乐!!!😍


画个美女试试吧(这次总会有点进步吧🌚)



好久没更了,水一下,“下次”更开联🌚👍🏻

夏

白黑 《分手》

        程小时和陆光谈了恋爱。


       当他们俩把这件事告诉乔苓之后,对方并没有流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反而是翻了翻白眼,缓缓开口道。


      “原来你们俩才谈啊,我还以为你们早在一起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两个人可能没有发现他们平时种种行为的暧昧,实在是情商低的吓人,还好都开窍了,乔苓对此...

        程小时和陆光谈了恋爱。


       当他们俩把这件事告诉乔苓之后,对方并没有流露出很惊讶的表情,反而是翻了翻白眼,缓缓开口道。


      “原来你们俩才谈啊,我还以为你们早在一起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两个人可能没有发现他们平时种种行为的暧昧,实在是情商低的吓人,还好都开窍了,乔苓对此感到欣慰。


     这种欣慰没有持续多久,乔苓发现,时光照相馆的氛围变了。


    之前两个人总是黏在一起,楼下客厅的沙发总是会有他们两个人搂搂抱抱,枕对方腿啊,用头蹭对方啊,各种甜腻腻的贴贴方式。


    问题倒是没出在陆光身上,而是在程小时,陆光每次想找程小时贴贴的时候,程小时恨不得避开他。


   还会找一些很傻的理由搪塞过去,就算是在必须说话的时候,看向陆光的眼神都是飘忽不定的。


   乔苓表示很担心他们俩的感情,也私底下找陆光谈过。


   陆光表示对方在吃了自己买的零食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还偏头疼的揉揉脑袋,谁也不知道程小时到底怎么了。



   也许是这样的氛围有些压抑了,过了几天程小时突然主动找陆光说话。



   乔苓还在感叹小夫妻没有隔夜仇的时候,发现程小时的眼神不是之前那般的躲避,反而很严肃,好看眉头都拧在一起,有一种淡淡的压迫感。


   

   陆光也被他这种眼神给震慑住了,只不过脸上表情没崩,静静等待程小时接下来的话。



   程小时抓着陆光衣服的手越来越用力,可以清晰的看见暴起的青筋和血管。



   良久,他的手松开慢慢垂下,头缓缓偏向一边,咬牙切齿般的说出了三个字。



   “分手吧。”



    乔苓手上的薯片都惊掉了地上,陆光也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好像他在开什么玩笑。



    “程小时你个二五仔,平时喜欢开玩笑也就算了,分手这种事怎么能随便开玩笑,还是光光脾气好……”


    试图打圆场的乔苓,话还没说完,就被程小时增大的音量给打断了。


    “我没开玩笑!”


    乔苓转身看了看,发现陆光刚刚疑惑的表情被这句话彻底打败,表情多少有些隐忍。


    “为什么?”


    吃了袋零食就分手了?你以为这感情是想抛弃就抛弃的?那我怎么办?…………


    一瞬间有很多问题涌上陆光的脑海,让他人有点懵。


    快速思索自己并没有错,随后陆光又补了一句。


    “我不同意,那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他这么一说,程小时像是点炸了的火药桶,要不是被乔苓拦着,他差点没扑到陆光身上。



     “你还好意思说我没考虑过你的感受!你和那妹子去超市买零食有说有笑的,她还说你是她男朋友。”


    字字清晰明了,陆光顿了一下,听完他的话也有点生气,头疼的捏眉心。


    “程小时!你脑子呢,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啊。”


    乔苓看着这个架势还是想赶紧劝架,解除误会。


   “那个……程小时啊……”结果被打断。


   “你们俩如果是正常朋友我不会生气,谁会给正常女性朋友买衣服啊!我看你们俩是男女朋友在逛街,把剩下的零食给我喂,你太瞧得起我了吧陆光。”


   闻言乔苓看向陆光打算劝他:“那个陆光…………”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靠谱是吗?”


    这两个人完全不打算理会乔苓,乔苓说一句打断一句,而且这话题越扯越狗血了啊。


   然后两个人都被赏了乔苓的拳头,脑袋都起了个大包。


   “你们俩给我好好沟通。”


    终于在乔苓的威压下,两个人情绪没刚刚那么激动了,只是换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说是吧,程小时,你这醋味也忒大了,光光给他解释。”


    陆光表示自己不小心买的咖啡洒到人家姑娘的身上了,对方难得没有生气,不过走在街上很尴尬就是了。


    刚好旁边有家服装店,所以就像程小时看的那样了。


    程小时闻言脸上有了一丝崩塌,再看一眼陆光,对方只是用冷淡的眼神盯着自己,有些惭愧的低下头。


    而陆光在脑补,那天在下雨,自己出去提了一大堆零食,手上拿着咖啡和伞,程小时因为担心自己特意来接自己。


    然后看见了那么一幅画面,多多少少生气是很正常的,但是他仍然打算吓一下对方。


    陆光缓缓站起身,索性给对方留个背影打算离开。


    不出他所料,衣角被人拉住,挽留着他不要走。


    陆光道: “不是说分手吗?”


    程小时: “狗才分手,我才不分手。”


     


   



   


     




   


    


    


    


    




     


    


     





   


     


      

一只想成巨佬的屑

????这视频咋打不开?


一会我再重新发一下😭,关于二花的

????这视频咋打不开?



一会我再重新发一下😭,关于二花的

一只想成巨佬的屑

图一为草稿

图二为成图

(草稿比线稿好看系列😂)

图一为草稿

图二为成图

(草稿比线稿好看系列😂)

一只想成巨佬的屑
不得不说,这笔针不戳

不得不说,这笔针不戳

不得不说,这笔针不戳

一只想成巨佬的屑

摸了点画(看看新买的笔好不好用)

摸了点画(看看新买的笔好不好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