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214浏览    6参与
途经

【刘循子墨】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新人写手,不喜勿喷。请勿上升,感谢观看。

灵感来源:《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鱼翅Fin


      00

      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我看见了那个一直被说疯了的邻居,尽管我只是在某一天早晨匆匆赶去上班的时候见过他一面,但就是那单方面的短暂一面,让我印象深刻。


      他叫刘循子墨,名字很好听。


      他很瘦,笑起来会...

新人写手,不喜勿喷。请勿上升,感谢观看。

灵感来源:《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鱼翅Fin




      00

      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我看见了那个一直被说疯了的邻居,尽管我只是在某一天早晨匆匆赶去上班的时候见过他一面,但就是那单方面的短暂一面,让我印象深刻。


      他叫刘循子墨,名字很好听。


      他很瘦,笑起来会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头发比普通男生长一点,好像一直是有些凌乱的状态。我之所以记住他,除了他长在我审美点,还有就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那种气质,一种与世界纠缠的气质。


      在有些昏暗的小巷口,他颓败地坐在一堆酒瓶中间,垂着头,呼吸声时轻时重。


      “您还好吗?”我鼓足勇气走上前。


      回应我的,是他清秀的脸和湿漉漉的、像狗狗一样的双眼。


      我就是被那夜、他眼里的泪光击中的。



      01

      我住在一片老旧的居民楼里,类似以前那种筒子楼。外表陈旧、内里更甚。人和人挤在一起,总是听不到好话。


      比如我的邻居,比如我。


      自从见过他一面后我就开始留意他的消息,因为我觉得他不像一个“疯子”。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是一位画家,也是一名导演。但是他太特立独行、也太追求“理想”了。


      世人觉得他不在这里,不在人群里,于是给他打上“疯子”的标签,从而解释他们无法理解的一切。


      而我也是,他们想不通一个正值青春又明艳动人的女孩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住在这里。直到有一次看见一个开宝马的中年男人来找我,他们便为我写好了故事大纲。


      从此,一些男人看向我的目光多了期待和理所当然的底气,女人的目光则复杂得多,有鄙夷、有惋惜、有同情、有厌恶。


      但我只是想远离那个家,远离那对我所谓的父母,远离那座表面光鲜、实则内里更加腐败的别墅。


      在某种意义上,我俩也算同病相怜。


      同样困于流言,同样与世界纠缠。可能是我们太贪心了,他立于俗世想让理想开花,我扎根淤泥想一尘不染。



      02

      那晚我搀扶他回到家,给他沏了一杯蜂蜜水,又借了他干干静静的锅台煮了两碗方便面,加了两个我从家里拿来的鸡蛋。


      他喝了水、躺在床上清醒了一会儿,醒来后就倚在卧室门口看我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狭小的房间里到处都是画画手稿和剧本大纲,沙发上则是各种衣物。刘循子墨摸了摸自己的胡茬有些不好意思,正打算悄悄溜到卫生间时,我端了两碗面转身。


      “你醒了?正好我做了面,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一口吧。”我询问道。


      刘循子墨感受了一下干瘪的肚子,又闻见飘来的香味,他放弃了形象管理。


      一时间空气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两个陌生的邻居在夜晚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面。


      刘循子墨也听说过美女邻居的八卦,大多是那些无聊男人的yy。刘循子墨实在对这种事情不关心,加之他的种种反常行为,那些男人自讨无趣就不理他了,他还求之不得呢。


      但是如今,他就和人家女孩面对面地坐着,多少有些不自在和心虚。


      “我叫刘循子墨,今晚真的谢谢你了。”他决定率先破冰。


      “我知道。”


      子墨觉得这女孩比他还有个性。


      “我很喜欢你的本子,我觉得故事很有深意,情节也很有巧思,”我顿了顿,“只是他们不会懂的。”


      我继续低头吃面,语气里是难得的落寞,却仍然保持平静的模样。刘循子墨反应过来我应该是看了他今天被退回的剧本、也是让他买醉的源头。


      他虽然喜欢被别人认可、夸赞,但是最触动他的却是那句“他们不会懂的”。


      对啊,他是“疯子”,没有人懂。


      但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她说没人懂他。所以,她可以懂。


      隔着一片食物的热气,刘循子墨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去触摸女孩,恰好女孩抬头,他愣了,手就这样停在半空中,像一粒飘荡在宇宙、无依无靠的尘埃。


      没有让他等太久,我轻轻握住他的手,如同相爱了很久的恋人般注视着彼此。一种暧昧、浪漫又刺激的情感弥漫开来。


      他找到另一颗尘埃,我寻到末日前的礼花。


      记不清是怎么吻到一起去的,好像是看画稿的时候,又好像是在谈论理想和未来的时候。某一根神经被触动,一直所不喜的世界突然遇到了喜欢的人,可能这就是原因吧。


      醒来是第二天的清晨,阳光还没有普照大地,万物都在将醒未醒。


      刘循子墨醒了。他睁开眼放空了一会儿,又低头看看正窝在他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渣男。


      人家好心半夜给自己送回家、还做了饭,结果自己却给人家睡了。


      虽然不知道那些传言是真是假,但是只要女人愿意和他在一起,他也是想和她在一起的。


      我从梦中惊醒,那些折磨了我多年的画面消失殆尽,对上一双关切的眼睛,我心里瞬间安定下来。


      “早上好。”我瓮声瓮气地说,嗓子因为昨晚有些沙哑。


      刘循子墨愣了一下,接上一句“早上好”。


      我俩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03

      有人看到我和他一起进了他家一夜没有出来,就在他们以为有机会的时候,却看见我和他手挽着手一起出门,俨然一副热恋中小情侣的样子。


      一些男人有些可惜,觉得我“从良”了,并且不能理解为什么是那个疯子。


      我们和普通情侣又不太一样,我们白天见不到面,只有晚上才是我们的“约会”时间。那时候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


      除了吃饭,然后就是聊天,最后就是做/爱。只有切实的接触才能让我不再维持冷漠、像一个活着的人;也只有这样他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有一处桃源可以停靠他的梦。


      交缠的喘息是我们向世间的挑衅,以及对彼此的渴望。



      04

      可惜。


      他依旧得不到认可,我依旧等不到解脱。


      “我们再活最后三天吧。”他突然对我说。


      我只是静静地望着他,郑重地回了一句“好”。


      他的最后三天,却是我的最后两天。因为昨天收到的那封警告信和喜帖。喜帖上面的新娘是我的名字。


      我抛弃一切,还是没能换来我的自由。他们顺着血缘这条锁链将我死死地缠在他们的野心上,用权力来击垮我所有的抵抗,和我生存的希望。


      那时候我就决定再活最后三天,最后三天把所有欲望都变卖,成为他们口中彻头彻尾的变坏。


      但是还好,有人与我坠入了爱河,在这最后的三天。


      我们在白天的街道里不学无术的奔跑,在晚上爬到最高的楼顶酗酒吹风。最后三天竟然活成了我们最好的时光、最恣意的样子。


      就在他的第二天,我的最后一天里,我穿上他们送来的昂贵婚纱站在他面前,他被惊艳得说不出来话。我们两个按照他专门写给我的本子,上演了一出婚礼。


      是假的,也是真的。



      05

      他的最后一天是看着我死去的,红色顺着我的手腕流淌在浴缸里,混着水消失不见。


      我和他讲述我短暂的一生。不过是利益交换得来的产物,又回归给利益。


      “你呢?”我的嘴唇开始变得苍白。


      “我的父亲也是一个画家,我和他很像,我的母亲受不了他潦倒就扔下我走了,顺便卖掉了他很多心血。”


      “他们说的没错,我可能真的是个疯子,因为我的父亲就是。他完成最后一幅作品后就从高楼一跃而下,我就开始步了他的后尘。”


      他搂着我,平静地回想那些往事。我想抚摸他的脸,可是却没有力气。他将我的手放在他脸上,眼里是浓浓的爱意。


      “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嘴唇都白了吧。”我虚弱地问。


      “没有,”他笑着说,“你永远是最好看的。”


      我听着他有些悲伤的心跳,缓缓闭上了眼睛。


      “来世你一定可以扬名立万……”这句话轻的像没有说出口一样,未完的尾音带着爱人的期许慢慢下沉于这个时代。


      “来世你一定是最自由的人,最好自由地嫁给我。”他回应着怀里没了生息的人,与她紧紧相拥。



      06

      他的第四天,一大帮人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却看到他们要来接的新娘子穿着婚纱靠在一个穿牛仔外套的男人怀里,两个人静谧的神情宣告着他们的死亡。


      走在后面刚刚进门的穿西装的中年男人和衣着雍容的中年女人看见了这副场景,没有悲伤、没有愤怒,只是扫了一眼就吩咐了命令:


      “一起烧了吧,省的别人找上门来,麻烦。”


      “和二少爷说一声,新娘临时换人了,但是合作继续。”


      他们又浩浩荡荡地走了。



       07

      “我们采访一下子墨导演,为什么你会想出'最后三天'这个概念作为您新戏的主题呢?”


      “其实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刘循子墨顿了顿,“每次我听到这四个字心里都会难受,好像是错过什么了一样遗憾。所以我就打算拍出来,完成我的遗憾。”


      “那您作为喜剧导演,又有《扬名立万》这部知名悬疑喜剧电影在前,为什么这次反而选择了男女主双双殉情这么一个悲剧的结尾呢?”


      “或许,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就是好结局。”


      最后这部文艺片《最后三天》打破了他之前的票房记录。


      在庆功宴上,大家都在热闹地推杯换盏。刘循子墨悄悄出来,站在酒店的露台上拿着一瓶酒吹着晚风,心里依旧有些不知名的苦闷。


      明明父母支持、好友共进、事业成功,除了实现理想的路上坎坷了些,他已经算是幸运儿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时时出来挠他一下。


      就在他打算回去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吊带长裙的女生款款走来,她笑着说:


      “您好,我很喜欢您的电影。”女孩笑得灿烂,刘循子墨看着竟然有些欣慰,下意识觉得她就应该这么开心地、自由地笑着。


      他讶于那股情绪的消解,又看着女孩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谢谢你的喜欢。”刘循子墨笑着回应。



        08

       最后在婚礼上,他回忆两人的相遇,笑着说自己事业爱情双丰收。


       尚且单身的柯达表示:刘循子墨啊刘循子墨,庆功宴上拐媳妇,你可真行(눈_눈)















栐之
“我想象中 人生的最后一程,...

“我想象中 人生的最后一程,

是太阳在东边降落 孤独长满山坡。”

     ——鱼翅《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终于有录音室版本啦!


ps从大学重大打击里缓过来了哈哈哈

“我想象中 人生的最后一程,

是太阳在东边降落 孤独长满山坡。”

     ——鱼翅《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终于有录音室版本啦!


ps从大学重大打击里缓过来了哈哈哈

棠碧
从小圈转一下日常 课下再去听了...

从小圈转一下日常

课下再去听了鱼翅的《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特意将耳机声音调大去听他台版工藤新一配音一样的呐喊。

我不了解鱼翅,认识他是因为年初补看了去年的说唱新世代,李宇春白卡捞他出来的时候说,鱼翅就是“新”世代,他能唱出新东西。

我老觉得鱼翅是个诗人,别人old school和trap是在吼,他说唱像是在讲话,是个少年扯着嗓子对着被风吹跑的沙漏呐喊,用的却是老者的平淡腔调。张扬又颓圮的融合,浪漫主义与悲观主义的并生产物。他和姜云升都少年老成。但姜师是现实生活中过早地承受了一些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阅历和苦痛,听他讲话就知道他是看得透的,是同流而不合污。鱼翅就不是,他的探索与叩问...

从小圈转一下日常

课下再去听了鱼翅的《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特意将耳机声音调大去听他台版工藤新一配音一样的呐喊。

我不了解鱼翅,认识他是因为年初补看了去年的说唱新世代,李宇春白卡捞他出来的时候说,鱼翅就是“新”世代,他能唱出新东西。

我老觉得鱼翅是个诗人,别人old school和trap是在吼,他说唱像是在讲话,是个少年扯着嗓子对着被风吹跑的沙漏呐喊,用的却是老者的平淡腔调。张扬又颓圮的融合,浪漫主义与悲观主义的并生产物。他和姜云升都少年老成。但姜师是现实生活中过早地承受了一些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阅历和苦痛,听他讲话就知道他是看得透的,是同流而不合污。鱼翅就不是,他的探索与叩问来自于书籍的阅读。书里有黄金屋,书里有颜如玉,读书的时候可以偷偷潜入四万八千个与平凡生活不同的粒子宇宙。

目击者,witness,我看到目击就想起鲜血和谋杀案的调查现场,那是很强烈的冲击,整首歌的情感处理却很淡。这就很像一位哲学家在回顾他一生的走马灯,哲学家都孤独,写淡是他们的才能。但相较于哲学的逻辑和禁欲又显得太过感性,寒风刺纹身,夕阳欲火焚身,一个是寒冷得像刀尖似的,一个是热烈得能熔炼钢铁的,像一副混乱而流动的油画,也像一张曝光过度产生特殊效果的老照片。

比起“爱情”,他更喜欢谈论“孤独”,《你问我一年四季哪个最孤独》《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山顶洞人与夜航船》,唱《目击者》之前鱼翅老师笑着说可能这首歌不会被社会上大部分人的主流价值观所认可,但是他想说,他想表达,他的创作是一种自娱自乐。我相信他的性格中是有所缺失的——我们大部分人性格都有所缺失,但他的孤僻和自封尤为明显,他渴望为人所理解,可又憎恶那些冗余的流量与泛滥感情。他表达情感如此自制,可又任那反叛的思想和欲望在歌词里燃烧燎原。

我偷吃了草莓

「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鱼翅的词就是无论听几遍都会惊艳到我的程度


字素源@假若 

((感谢老师的授权(•̤̀ᵕ•̤ )

「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鱼翅的词就是无论听几遍都会惊艳到我的程度


字素源@假若 

((感谢老师的授权(•̤̀ᵕ•̤ )

钢化玻璃馅儿的饺子

西方文学课上老师讲《百年孤独》前问:“如果你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冰,当你第一次碰到它你的感觉是什么?”

——烫。

西方文学课上老师讲《百年孤独》前问:“如果你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冰,当你第一次碰到它你的感觉是什么?”

——烫。

槐色日晕

“用72小时丈量,结束生命的流亡”——鱼翅Fin《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底图@倾与 

“用72小时丈量,结束生命的流亡”——鱼翅Fin《我是我最后的目击者》


底图@倾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