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有病

3151浏览    787参与
游蒲

如果对他说:“可爱,想☀️”

【朝歌】

手执书卷的帝王微微一愣,转而抬眼笑得有些促狭,一双墨绿色的眼眸映出强撑气势的身影,他拍拍大腿,眼神带着赤裸的yu望。

“那就上来,自己动。”


【堂敬道】

喋喋不休的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当再次重复时才又扬起微笑,试图默默摩挲手边的东西转移注意力,看似从容实际尴尬得无以复加。

“多谢厚爱。”


【聂允之】

被打扰的人不悦地皱起眉头,挑剔的目光将来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量一番后,冷笑一声,吐出尖锐刻薄的话。

“滚。”


【褚越】

先是冲人疑惑地眨眨眼,确定是同自己说话后笑得勉强,不自觉地用手呼噜着自己的短毛,要拒绝又不想伤人。

“谢谢,但是,是这样的,我已经有喜...

【朝歌】

手执书卷的帝王微微一愣,转而抬眼笑得有些促狭,一双墨绿色的眼眸映出强撑气势的身影,他拍拍大腿,眼神带着赤裸的yu望。

“那就上来,自己动。”


【堂敬道】

喋喋不休的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当再次重复时才又扬起微笑,试图默默摩挲手边的东西转移注意力,看似从容实际尴尬得无以复加。

“多谢厚爱。”


【聂允之】

被打扰的人不悦地皱起眉头,挑剔的目光将来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量一番后,冷笑一声,吐出尖锐刻薄的话。

“滚。”


【褚越】

先是冲人疑惑地眨眨眼,确定是同自己说话后笑得勉强,不自觉地用手呼噜着自己的短毛,要拒绝又不想伤人。

“谢谢,但是,是这样的,我已经有喜欢的人啦,不能和别人做这样的事情哦。”


【纪琅】

睁大眼睛捂住嘴表示惊讶与喜悦,甚至能从眼眸中望见星辰,极易使人误会成功多半,他会故作苦恼,说话有些吞吐但逻辑很清晰。

“能得到这样高的评价真的让人惊喜,但是很可惜,在这种事情上我可是比较保守的,所以,请另择他人吧。”


【星子】

年少有名的右丞相神色玩味,他漫不经心地扫过来人空荡荡的腰间,转头瞥向一旁面色青黑的将军,笑而不语,那英武将军被看得浑身发麻,绷着面皮将人打了出去,回头看见侧倚在案边的人似笑非笑。

“将军这是,邀人代为传话?”


【糖糖】

眯着眼目光在胯下逡巡,又多角度鉴赏身材和颜值。

“不行,你没有大■■。”

偃甲缝纫机

什么戏不是唱啊(

前情: 

@新乡鲍勃迪伦

萨列里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莫扎特三十五岁,
状告御用乐队长,
欺君王、瞒皇上,
安魂弥撒惹神伤,
将状纸押至在了某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我发病: 

但见那萨列里也往堂前一跪:座下差遣的受风霜又曲寡弦断,叛德背道的享才名又千古流传。天地也!做得个暮去朝来,却原来也这般不公不廉!地也,你不分良庸何为地!天也,你错鸩忠愚枉做天!说着便抽出一把匕首,又道:愿世世皆知我去心无恨但怀恨,去死无冤却逢冤!有他流芳一世,便有我一世恶名相牵!


我继续发病:


那萨列里一口悠悠馀气在胸,魂魄离身,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提。

【外扮鬼判上...

前情: 

@新乡鲍勃迪伦

萨列里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莫扎特三十五岁,
状告御用乐队长,
欺君王、瞒皇上,
安魂弥撒惹神伤,
将状纸押至在了某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我发病: 

但见那萨列里也往堂前一跪:座下差遣的受风霜又曲寡弦断,叛德背道的享才名又千古流传。天地也!做得个暮去朝来,却原来也这般不公不廉!地也,你不分良庸何为地!天也,你错鸩忠愚枉做天!说着便抽出一把匕首,又道:愿世世皆知我去心无恨但怀恨,去死无冤却逢冤!有他流芳一世,便有我一世恶名相牵!


我继续发病:


那萨列里一口悠悠馀气在胸,魂魄离身,正见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提。

【外扮鬼判上,云】
下官酆都鬼判是也。今日审这自戕游魂。

【押魂旦带枷上,鬼判甲云】
这状上说你嫉人才华,断人生机,辱人内室 ,可有虚假,可有遗漏?

【魂旦云,签字画押】
件件都真,桩桩都认

【魂旦唱】
座下差遣的受风霜又曲寡弦断,叛德背道的享才名又千古流传。天地也!做得个暮去朝来,却原来也这般不公不廉!地也,你不分良庸何为地!天也,你错鸩忠愚枉做天!

【鬼判云】
此番当下十四层枉死狱,再不为人。你还有甚么话说?

【魂旦唱】
我愿三日瑞雪停,使我尸骸现。我愿伏罪证高挂,四下里皆瞧见。我愿世皆知我去心无恨但怀恨,去死无冤却逢冤!有他流芳一世,便有我一世恶名相牵!

【鬼判云】
那莫扎特时盛运旺,是天不假年,与你这凡人无关。认罪是假,此番便遣你回去,罚你活尽他未尽寿数,

【鬼判唱】
你道是暑气暄,不是那下雪天。要什么浮名残生,断送出古陌荒阡?便罚你从此后管弦停,错刀落,云霄辞,丝竹断,身前身后无人念。




*  被魔改的原作包括:《感天动地窦娥冤》《上帝的宠儿》《红楼梦》《长生殿》

开门GCPD送温暖
“罗宾执意要在夜巡前和你玩一次...

“罗宾执意要在夜巡前和你玩一次捉迷藏”

【答应:好吧,只准一局。】

【拒绝:迪克,成熟点。】

“罗宾执意要在夜巡前和你玩一次捉迷藏”

【答应:好吧,只准一局。】

【拒绝:迪克,成熟点。】

唯有极光

抽不到还画不起吗?!新男人起笔一定要邪恶,眼神要三分薄凉四分不屑还有剩下九十三分我抽不到的样子!

然后看着空间里晒的精二细化……卑微,太卑微了。


抽不到还画不起吗?!新男人起笔一定要邪恶,眼神要三分薄凉四分不屑还有剩下九十三分我抽不到的样子!

然后看着空间里晒的精二细化……卑微,太卑微了。


啊这

我是一个橘子,一个差点被陆某拐卖的橘子。

我是一根甘蔗,一根差点被曹某抡晕的甘蔗。

我是一串葡萄,一串被曹某偷了许多孩子的葡萄。

我是一张桌子,一张无缘无故就被孙某砍的桌子。

我是一头驴,一头被孙某和一个小孩乱涂乱画的驴。

我是一个梨,一个被孔某让来让去的梨。

我是一坛酒,一坛被郭某掏空身体的酒。

我们要报警。


我是一个橘子,一个差点被陆某拐卖的橘子。

我是一根甘蔗,一根差点被曹某抡晕的甘蔗。

我是一串葡萄,一串被曹某偷了许多孩子的葡萄。

我是一张桌子,一张无缘无故就被孙某砍的桌子。

我是一头驴,一头被孙某和一个小孩乱涂乱画的驴。

我是一个梨,一个被孔某让来让去的梨。

我是一坛酒,一坛被郭某掏空身体的酒。

我们要报警。






旧词

这这这


腿真好看


适合架在哥哥的肩上,圈紧他的细腰👀


(我的石墨躺着数不清的颜色废料)


这这这


腿真好看


适合架在哥哥的肩上,圈紧他的细腰👀


(我的石墨躺着数不清的颜色废料)



跋涉在地平线

论弗朗西斯和弗朗西丝的适配性

dover,伪性转。脑残产物

深度怀疑自己脑子有点问题。

极度ooc


我,弗朗西斯,一名顶天立地阳刚正气的法兰西男子汉,因为一个无意的动作变成了弗朗西丝。

现在的心情就很后悔,非常后悔。 


“小亚瑟~还没有忙完吗?”周五晚上,弗朗西斯瘫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上的玫瑰

“周五的晚上可是放松的时间哦,这么刻苦哥哥可是会心疼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闲吗!”不着调的上司临时加班,亚瑟的火气正愁没地放。

“哎呦,亚蒂生气了?”背后的人轻笑一声,显然没把爱人的冲劲放在心上。“周五的晚上可是浪漫与欢愉的开始,这么浪费大好时间,亚瑟,不可惜吗?”话语中的暧昧...

dover,伪性转。脑残产物

深度怀疑自己脑子有点问题。

极度ooc




我,弗朗西斯,一名顶天立地阳刚正气的法兰西男子汉,因为一个无意的动作变成了弗朗西丝。

现在的心情就很后悔,非常后悔。 


“小亚瑟~还没有忙完吗?”周五晚上,弗朗西斯瘫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手上的玫瑰

“周五的晚上可是放松的时间哦,这么刻苦哥哥可是会心疼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闲吗!”不着调的上司临时加班,亚瑟的火气正愁没地放。

“哎呦,亚蒂生气了?”背后的人轻笑一声,显然没把爱人的冲劲放在心上。“周五的晚上可是浪漫与欢愉的开始,这么浪费大好时间,亚瑟,不可惜吗?”话语中的暧昧配上弗朗西斯诱人的声线,房间里的室温似乎升高了不少。

“来吧亲爱的,工作什么的明天——”弗朗西斯丢下玫瑰,麻利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弯着眼睛看向亚瑟。对方却不为所动,伏在办公桌前的背影王耀见了都要说一声是个修禅的料。

“滚开。”第十二次拍开弗朗西斯有意无意搭在自己腰间的爪子,亚瑟忍无可忍了。“都说了我还有工作啊!信不信我用魔法baka!”

其实亚瑟只是随口一说,谁能料到一道白光真的闪过。

发现弗朗西斯可疑的沉默了下来,亚瑟狐疑地转过头。

沉默。

我,我真的拥有魔法双手了……亚瑟先是一愣,随之狂喜,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家伙也有今天啊弗朗西斯……不弗朗西丝!我要让阿尔他们都看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行动迅速,麻溜地跑到阳台打电话去了,独留弗朗西斯……不,弗朗西丝,一个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发出叹息。

操蛋的生活还是对我这个可怜的法/兰/西下手了。


 “只是开个例行会议,你穿那么正式干什么。还有,不许穿裙子!不对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衣柜里放裙子啊你是变态吗!”亚瑟一脸黑线。“快点!”

“哥哥不管是男是女都是联五中最貌美的呢,不好好打扮怎么行~”弗朗西丝挑挑眉,毫不在意地笑笑。

平日半长的金发此时垂到腰间,脸庞的线条变得柔和,下巴的胡渣也完全不见踪影。胸前多出的两块微微隆起……还真的挺赏心悦目,亚瑟心想。但是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啊!

baka!


 “法/国!!”刚推开门,阿尔弗雷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魔性的声音便飘了过来。

弗郎西丝感到有一丝不妙。

“法/国果然变成女生了吗!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你没有骗我嘛!”

“居然不是硅胶的哎……”阿尔弗上手捏了捏法姐胸前的两坨,好奇地说。“唔……手感还不错啊……”

……

阿尔弗雷德你他妈是世界第一大国你晓得吗?看到你身旁被忽视的亚瑟脸上的黑线都快和眉毛连成五线谱了吗?

弗郎西丝觉得刚才没在门口用门框夹死自己真是个错误的决定。 


“法/国和英/国?你们在干什么阿鲁?”好巧不巧,王耀刚走进会场。

“法/国你这是……cosplay?”

“不是不是,他因为上班时间骚扰我被我的魔法变成了女性而已。”

在外人面前,自家恋人的面子还是要挽回一点的。

……而已??

有什么东西正在碎掉。

王耀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现在年轻人的想法了。

“所以你为什么不穿淡黄的长裙?”


 “女生万尼亚也是一样的敲打呢,法/国不要以为变成了女孩子就能躲过万尼亚的水管哦~都来变成俄/罗/斯的一部分吧korukoru……”


 “咳咳。”傍晚回到家,亚瑟坐在床边,欲盖弥彰地咳嗽两声,眼神飘忽不定。草,好可爱。法姐感觉自己心脏中了一箭。

不愧是我的人!

“你看,你都变成女生了,今天晚上……”亚瑟抓了抓头发,脸色发红。

“哎呀忘记告诉你了,人家的生理期到了啦~”弗郎西丝没等亚瑟说完,捏手指作兰花状故作娇羞地说。

“你他妈有病吧!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天的Dover依旧核平。


 当然,最后弗郎西丝还是变回了弗朗西斯。

什么?你问怎么做到的?

去问亚瑟·柯克兰吧,他清楚得很。

毕竟我只是个小小的记者。


--END

江户川小栗_

我发情了!

我要谈恋爱!(梦女发言

我发情了!

我要谈恋爱!(梦女发言

我是湿垃圾还是干垃圾

问一问这种质量可以接稿吗

如果可以的话价格我觉得3元以下























问一问这种质量可以接稿吗

如果可以的话价格我觉得3元以下

炭烤南瓜

开了 提问 箱

问我问我问我问我

http://www.popiask.cn/KdlS7Z 

开了 提问 箱

问我问我问我问我

http://www.popiask.cn/KdlS7Z 

Rum

防疫这几个月经历了挺多,我以为自己好了,我以为……我其实并不怎么相信这个东西,但是又得不相信……算了…无所谓了[p1是今天测的398,p2是一月底369,]

防疫这几个月经历了挺多,我以为自己好了,我以为……我其实并不怎么相信这个东西,但是又得不相信……算了…无所谓了[p1是今天测的398,p2是一月底369,]

ฅ 道友请留步🍒,MC(中考去了)

哈哈哈哈哈

我疯了。突然摸鱼……
[图片]别问我另一半去哪了,问就是我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玩吗?反正我觉得好玩啊!

别问,问就是受刺激了。

我疯了。突然摸鱼……
别问我另一半去哪了,问就是我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好玩吗?反正我觉得好玩啊!

别问,问就是受刺激了。

假画手
上色毁所有。。。(强颜欢笑😶...

上色毁所有。。。(强颜欢笑😶)@逆流. 

上色毁所有。。。(强颜欢笑😶)@逆流. 

木司

【钉钉Ⅹ你】hhh🙃

(我不是人谢谢)

是夜,你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时,你曾迷惑,曾不解,或许是未曾经历吧。你只从大人口中听过他。

他纨绔,他放浪,他不羁,他遍地鱼塘。是的,在别人嘴里的他,是个大众情人,每天从早到晚,每时每刻陪着成千上万的人,甚至消息都是群发,你曾以为他记不住你也在内的任何一个人。他热爱蓝色,更沉迷于白色很巧,和你的爱好正巧想似,而你却因此更加厌恶他。明明你更专情,更努力,为什么别人却爱这么一个…从不动心的人…但…你却还是对他动了情

是,你确实被他终日相随所打动了,在你知道他的脾气秉性的前提下。你也知道他最终会离开你,或许几天或许一月,他就会想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你的世界。他不会记住你,同样他也...

(我不是人谢谢)

是夜,你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时,你曾迷惑,曾不解,或许是未曾经历吧。你只从大人口中听过他。

他纨绔,他放浪,他不羁,他遍地鱼塘。是的,在别人嘴里的他,是个大众情人,每天从早到晚,每时每刻陪着成千上万的人,甚至消息都是群发,你曾以为他记不住你也在内的任何一个人。他热爱蓝色,更沉迷于白色很巧,和你的爱好正巧想似,而你却因此更加厌恶他。明明你更专情,更努力,为什么别人却爱这么一个…从不动心的人…但…你却还是对他动了情

是,你确实被他终日相随所打动了,在你知道他的脾气秉性的前提下。你也知道他最终会离开你,或许几天或许一月,他就会想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你的世界。他不会记住你,同样他也是你人生中转瞬即逝的烟火。

“心动而已,不是爱”在你多次这么告诉自己时,他却像拥有读心术般将你找出。或许是你过于消极怠工吧…你曾因小脾气迟到早退,也曾不交课时作业,也因睡过头忘记打卡,甚至多次开着分屏试图蒙混。确实,这样的事情你没少做,但为什么他只看到了你……

“亲爱的,你再不交作业,我可要用别的方法了”某天他发消息给你,你习惯将他当做群发消息,点开之后直接退出,只留下“已读”的痕迹,谁知一刻钟之后他再次发消息过来“亲爱的,你从一开始就不乖啊,要是学分被扣光了,我可是会心疼的”这次你甚至连对话框都没点开,直接起身开了静音去洗澡了。谁知回来之后这消息已经满屏,你扫过,只见最后一行“亲爱的,你越来越不听话了,我到了,开门”

“????!”你惊讶之余偷偷瞟了一眼禁闭的门板,谁知他似是能看到你的小动作般,按了按门铃,以及“叮”的一声,你的手机消息同外面的话语重合在一起“亲爱的,开门”你抱着一丝侥幸装作没看到,安静片刻后你以为他走了,边偷偷跑到门边想要看看外面,熟知窸窸窣窣的声音后“咔哒”一声,你便被搂入怀里。这是你第一次见到他,白色衬衫外深蓝西装,一副正人君子样,却是做的事不那么正

他将下颌靠在你肩上,含住你的耳垂用犬牙轻轻厮磨“亲爱的,注意你很久了,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第一个引起我注意的人”你被他的动作弄得进退两难,脖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你试图将他推开却是无果,知道第二日早晨,你还清晰的记着昨晚最后那句话

“亲爱的,我记得你刚才洗过澡了吧”

柒不让七变柒

如果宁宁当时穿越错了时间线

如果宁宁当时穿越错了时间线

茉莉茉莉哄

南北很奇妙的点就在于想看什么样的文套进去都非常合适。be的he的温馨过日子文学或者拧巴的互相折磨的鸡肋关系,都很适合。

南北很奇妙的点就在于想看什么样的文套进去都非常合适。be的he的温馨过日子文学或者拧巴的互相折磨的鸡肋关系,都很适合。

唯有极光
闪耀叶叶环游世界 (生草不可避...

闪耀叶叶环游世界

(生草不可避)

闪耀叶叶环游世界

(生草不可避)

笔力和画技同样低下的福克斯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一个奇怪想法

占tag歉

在家就能做的瑟图!(什)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一个奇怪想法

占tag歉

在家就能做的瑟图!(什)

EC和鲨美都是真的

猫头鹰问题

哈利:有人吗?

赫敏: 在

德拉科:在

罗恩: 在

金妮: 在

纳威: 在

哈利 :我的海德薇生病了

【图片】

哈利 :它整天这个样子提不起精神

德拉科: 我来给你一条忠告

哈利:?

德拉科 :弃之,换一只宠物养

德拉科: 或者食之

德拉科 :要煮熟,不然会有病菌

哈利:?????

哈利 :我缓缓打出一个?

罗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卢娜: 海德薇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

赫敏: 海德薇对不起 我笑的特别大...

哈利:有人吗?

赫敏: 在

德拉科:在

罗恩: 在

金妮: 在

纳威: 在

哈利 :我的海德薇生病了

【图片】

哈利 :它整天这个样子提不起精神

德拉科: 我来给你一条忠告

哈利:?

德拉科 :弃之,换一只宠物养

德拉科: 或者食之

德拉科 :要煮熟,不然会有病菌

哈利:?????

哈利 :我缓缓打出一个?

罗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卢娜: 海德薇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

赫敏: 海德薇对不起 我笑的特别大声

秋 :同上

金妮: 同上

西莫: 有钱人的世界啊我不懂

德拉科: 你们也这样觉得对吧

德拉科: 猫头鹰养久了要换一换

乔治: 养蝙蝠🦇怎么样

弗雷德 :好主意

哈利: 我再说一遍,猫头鹰不是野味

哈利: 而且煮熟了也不好吃

罗恩: 怎么你试过?

罗恩: 卧槽那么好玩的事情你不带我一个?

哈利: 我们断绝兄弟关系吧罗恩

哈利: @金妮 @乔治@弗雷德把罗恩带回家隔离吧

德拉科 :说到吃

德拉科: 我就必须吐槽一下我们家伙食

卢娜: 不好吃吗?

德拉科: 你觉得一群食死徒做出来的东西会好吃到哪里去呢

德拉科 :我至今还记得

德拉科 :那个叫贝拉的女人端着一盘黑乎乎的“肉”对着我慈祥地微笑

德拉科: 像极了春节期间你到亲戚家去时热情问候你的七大姑八大姨

德拉科: 小伙子吃点坚果吧

罗恩: 我们也对此深有体会

金妮: 在魔法的辅助下我妈做出来的食物挺美味的

乔治: 但是

弗雷德: 在一个月黑风高夜

乔治: 妈妈的法杖

乔治 :断了

弗雷德: 那天晚上

弗雷德: 我们

弗雷德 :经历了重生

乔治:灵魂得到了洗礼

金妮: 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敢碰妈妈的法杖

金妮 :再也没有

德拉科:或许哪天我妈妈和你们妈妈可以交流交流

纳威 :就算你们家里伙食都不好我也不会把我宿舍里的自热锅拿出来分享的

卢娜: 自热锅?

纳威: 对,我放在我柜子里了

西莫: !我一会要来蹭!自热锅现在多紧缺你心里没点数吗?

哈利 :有人还记得我的海德薇吗?

罗恩:没有

哈利:我真的要和你断绝兄弟关系了



哈利把手机放到一边,苦恼地看着海德薇。它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哈利尝试过把它的嘴撬开塞食物进去,未果。

哈利甚至开始自言自语:“这样吧,我把魔杖借给你玩,你吃一点东西好不好?”

很明显海德薇不想玩魔杖也不想吃东西,它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哈利,用着一种深邃的眼神,仿佛在说:操你妈我看是你脑子里有毛病。

事后哈利回想起来,当时海德薇的肚子里没有积水,但自己的脑子里可能有。*


*这句话有仿照李清秋太太《张新杰请霸图人离他的生活远一点》。


tbc













心灵鱼汤

你找死!你有病!

朝韩朝无差

你找死!你有病!

朝韩朝无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