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爱你

14274浏览    9789参与
羽殇

对不起 我爱你 再见

一、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矮房变成高楼,人们也越加富足,与此同时,人的外貌、内心也随着时间,有着或大或小的变化。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成熟了很多,但我的时间也永远停在了那天。

当我再次回到家……不,这并不是我的家,只是父亲的居所而已。

当我来到门口,犹豫不决之时门开了,父亲慈祥又沧桑的面容映射在我眼中,父亲老了许多啊,也是已经过了十年了,父亲又不是我怎么可能容颜不改呢?

父亲迈着稳健的步伐下了楼,我望着他的背影,转身钻入他的屋内,屋子很空,客厅里摆着母亲与我的遗像,俩人是笑得那么开心,可惜这笑容在父亲眼中就只有悲伤了吧……

三个房间,有一扇门上写着字,琪桦,我在门前站了很久...

一、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矮房变成高楼,人们也越加富足,与此同时,人的外貌、内心也随着时间,有着或大或小的变化。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成熟了很多,但我的时间也永远停在了那天。

当我再次回到家……不,这并不是我的家,只是父亲的居所而已。

当我来到门口,犹豫不决之时门开了,父亲慈祥又沧桑的面容映射在我眼中,父亲老了许多啊,也是已经过了十年了,父亲又不是我怎么可能容颜不改呢?

父亲迈着稳健的步伐下了楼,我望着他的背影,转身钻入他的屋内,屋子很空,客厅里摆着母亲与我的遗像,俩人是笑得那么开心,可惜这笑容在父亲眼中就只有悲伤了吧……

三个房间,有一扇门上写着字,琪桦,我在门前站了很久,琪桦是我的名字,是不是觉得它有点女孩子气?

当初父母一人取了一个字,母亲取了琪,琪这个字虽然女孩子了点,但它的寓意很好美玉、珍异,足以见得母亲当时是多么喜欢我,而桦父亲并没有给任何解释。

我进入了房间,里面都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东西,父亲称为垃圾的东西,母亲会背着父亲,偷偷买给我的东西。

眼角莫名的抽动,有些想哭,我记得以前总说父亲过于苛责严厉,总是讨厌父亲的顽固不化,总觉得父亲不喜欢我,甚至厌恶我,因为他总是阴沉着一张脸,总是在冲我发脾气,这不能干,那不能做,让我像笼中的鸟,空有一双美丽的翅膀,却无法翱翔。

可是后来,我知道父亲其实也很爱我……


二、

十岁那年,一场天灾,使母亲与我和父亲天人用隔。其实如果那天没有那场天灾,那么与我而言,一切都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父亲经常在外面出差,家里只有母亲与我,我平时还是比较乖的,母亲对我也比较放心,对我可以说是放养了。

那天我与好友玩完,刚一踏进家门,就觉得整个屋子都在摇晃,我看见原本冲着我笑的母亲,漏出了慌张,冲着我大喊,让我跑。可当时我完全愣住了,脑子根本转不过弯,一心只想搞懂发生了什么,非但不跑还摇晃晃的超母亲走去……

现在想想,我也是真傻,为什么不听母亲的跑呢?如果我当时没去找母亲,而是扭头就跑,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

当时母亲看着傻愣愣的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可还不及触碰到我,母亲就被天花板砸中,倒在了我面前,之后我脑子就空,只知道蹲在地上哭,再后来我也就死了。


三、

父亲因为事情办好了,就提前回家了,可恰巧遇到了地震,他眼睁睁看着屋子倒塌,震停以后,他在废墟里拼命的挖,可是挖出来又有什么用?我和母亲已经死了啊……

那时父亲虽然看不见我,但我跪在他背后,看着他眼角的泪,看着他被弄破流血的手,看着他被人拉走时无力的挣扎,看着他看见我们的遗体时崩溃的模样。

我很后悔没有听母亲的话,我在他身后一直拼命的道歉,可是他听不到。与此同时父亲也在道歉,他说,他没有照顾好我们。他说,他对我太严格,没有让我感受过父爱。他说,他爱我们……


四、

果然,我不应该进来看,一进来我就觉得自己亏欠父亲,因为是我的愚蠢害父亲失去了他唯二的挚爱。

离开屋子,寻找起父亲的身影,十年了,父亲上班的地点都没有变,就算当初的公司已经搬走了,父亲却依旧在那找了份工作,但以父亲的学识资历,远可以找到更好的,可是父亲却依旧在那,哪怕薪资微薄。

我跟着他的身后,在他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父亲,对不起”,我知道,他听不见的,可是他却猛的扭头,四下寻找,可惜入眼的不过是一群人生过客,连名字也不需要拥有。

“桦儿,对不起,我爱你。”看了一圈,什么也没有看到的父亲,低声呢喃了一句,抬步离去。

我愣在原地,那一刻于我而言世界都宁静了,整个世界就好似只有我与父亲俩人,我站在原地,笑着说:“我也爱你,父亲,对不起弄丢了你的挚爱,再见。”

泽也

WE ARE ONE.

@杨抑 我爱你啊。

说不出漂亮的情话,只能送上一片真心。

@杨抑 我爱你啊。

说不出漂亮的情话,只能送上一片真心。

阿飘

爱就是永远假慈悲地相信缘分。

相信缘分能让他们成双,徒留我自己一人。

爱就是永远假慈悲地相信缘分。

相信缘分能让他们成双,徒留我自己一人。

林溆无今

来,成为我的神

来,成为我的神

呓言

你是谁

我笑啊,这一年里从没像现在这样笑过,我不知道我在笑什么,你说我快乐,可我又不知什么时候才算快乐,我只是突然就想那么笑了,我不喜欢谈未来,因为说不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我也不想聊过去,过去这个词真的很残忍,过去便是过去了,它不再属于我,我只是觉得我变了,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都不再承认我自己是否还是我,我,想喝酒,并不爱喝酒,只是时不时的就想喝酒了,我,想吃糖,可能并不是非常想吃这个糖,但还是觉得吃了会好一点,我,想死,如果人会把脑子里想的说出来的话,那我无时无刻不在说着死字,死,就像喝酒、吃糖一样,我并不爱,但就是觉得可能这样做会让自己好受些。前面活的那么些年啊,就觉得一点意义都没有,它们仿佛从...

我笑啊,这一年里从没像现在这样笑过,我不知道我在笑什么,你说我快乐,可我又不知什么时候才算快乐,我只是突然就想那么笑了,我不喜欢谈未来,因为说不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我也不想聊过去,过去这个词真的很残忍,过去便是过去了,它不再属于我,我只是觉得我变了,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都不再承认我自己是否还是我,我,想喝酒,并不爱喝酒,只是时不时的就想喝酒了,我,想吃糖,可能并不是非常想吃这个糖,但还是觉得吃了会好一点,我,想死,如果人会把脑子里想的说出来的话,那我无时无刻不在说着死字,死,就像喝酒、吃糖一样,我并不爱,但就是觉得可能这样做会让自己好受些。前面活的那么些年啊,就觉得一点意义都没有,它们仿佛从未属于我,它们与现在的我就此割裂了,我仿佛只活了这一两年,我说不清楚,只是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追寻。

可每次想未来,我又觉得痛苦,因为现实告诫我认清自己,未来已是板上钉钉,何苦为难自己再把未来的痛苦带到现在呢。

可现在啊,现在它太过于虚浮,我分不清真真假假,我觉得我早已粉碎了,眼前的一切蒙上了一层雾,有时我也分不清我究竟身在何处。

于是,无论是过去和将来,还是现实与幻想,我都被割裂了,我漂浮在自己的乌托邦,维持着一点点存在感。

我笑啊,我觉得我应该还是快乐的,因为我知道自己将要不快乐。


亚瑟斯

思语

  我还是把你删了


我真残忍啊……


残忍地断了自己对你的一切幻想,和那不切实际的憧憬


憧憬你会回来


和我复合,我们一起看书,玩游戏,撸猫……我还可以把我最爱的一盆花送给你


我最爱满天星


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奇迹。


就算有,也不会降临在我身上。


所以呀……


我向你道别了!


但是我不想让你觉得“唉?!我怎么莫名奇妙的被删了?!”


所以,还有一点点的自我安慰心理


我是这样对你说的


“嗨!好久不见!”

“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咻咻咻—”


然后我就点了删除键


……...

  我还是把你删了


我真残忍啊……


残忍地断了自己对你的一切幻想,和那不切实际的憧憬


憧憬你会回来


和我复合,我们一起看书,玩游戏,撸猫……我还可以把我最爱的一盆花送给你


我最爱满天星


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奇迹。


就算有,也不会降临在我身上。


所以呀……


我向你道别了!


但是我不想让你觉得“唉?!我怎么莫名奇妙的被删了?!”


所以,还有一点点的自我安慰心理


我是这样对你说的


“嗨!好久不见!”

“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咻咻咻—”


然后我就点了删除键


……

开心吗?我不知道,你应该开心吧……


毕竟烦人精终于走了……


哈哈


变个魔术吧!


咻咻咻——

亚瑟斯

思语

  或许是你从来就不需要我,就像我从来都不曾拥有过你一样


语子啊……我有一点点的……想你了。


不过我不会去挽留你了


你喜欢的人,一定比我更温柔,更加的让你舒心


ta会让你拥有在我身边不会拥有的最美的微笑


哈哈,我也没有那么伤心了


我还是很乐观的,我以后开一家小店


里面种上你最爱的花,再养一只猫


用尽余生去怀念


如果可以


我真想把你抱的肋骨咯吱咯吱地想


但从今往后


你的温暖属于别人


我的温柔


留给自己


爱了你那么久,我总得给自己点爱吧……

  或许是你从来就不需要我,就像我从来都不曾拥有过你一样


语子啊……我有一点点的……想你了。


不过我不会去挽留你了


你喜欢的人,一定比我更温柔,更加的让你舒心


ta会让你拥有在我身边不会拥有的最美的微笑


哈哈,我也没有那么伤心了


我还是很乐观的,我以后开一家小店


里面种上你最爱的花,再养一只猫


用尽余生去怀念


如果可以


我真想把你抱的肋骨咯吱咯吱地想


但从今往后


你的温暖属于别人


我的温柔


留给自己


爱了你那么久,我总得给自己点爱吧……

半敞
“持续想你。” “日夜不停。”

“持续想你。”

“日夜不停。”

“持续想你。”

“日夜不停。”

亚瑟斯

思语

  那个女孩啊……你真可爱。就连向我说分手这件事情都做的这么可爱。


你这么可爱,叫我怎么忘了你呀……


我曾经以为我……我是一个很好的恋人。但后来发现我在你心中,只是一个粘人的局外人。


不过这样也好,一个人的成全总好过两个人的痛苦


我以后再也不会要求你秒回我的信息了,而你也再也不会叫我早睡了。


我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呢……


或许神明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不想让我拥有你


语子啊……以后要早睡,别熬夜了,以后会掉头发的。如果实在是睡不着觉就喝一大杯牛奶听着你喜欢的人的录音。


我以前失眠就是听着你的录音睡着的,相信我,这招很管用。...


  那个女孩啊……你真可爱。就连向我说分手这件事情都做的这么可爱。


你这么可爱,叫我怎么忘了你呀……


我曾经以为我……我是一个很好的恋人。但后来发现我在你心中,只是一个粘人的局外人。


不过这样也好,一个人的成全总好过两个人的痛苦


我以后再也不会要求你秒回我的信息了,而你也再也不会叫我早睡了。


我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呢……


或许神明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不想让我拥有你


语子啊……以后要早睡,别熬夜了,以后会掉头发的。如果实在是睡不着觉就喝一大杯牛奶听着你喜欢的人的录音。


我以前失眠就是听着你的录音睡着的,相信我,这招很管用。


我爱你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吧……


我记得你爱我,或许是我记反了。—余光中

金星雪浪茶
没有对象就是可以漫天“我爱你”...

没有对象就是可以漫天“我爱你”🤞

没有对象就是可以漫天“我爱你”🤞

白居易

第一章(继)

  晚自习三节课,上完课寄宿生就直接回宿舍,A班和C班为了方便学习,几乎都是寄宿生,两班的人都会留的很晚才会走,只不过有一个例外。

  上完第三节课,忱湘想都没想,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宿舍,王艺愣了愣,他和顾瑜生是真的没想到,C班的人是那么认真,下课了也不回宿舍,这可苦恼了王艺,这下子他想回宿舍也不好意思了,王艺一直发呆地看着忱湘,忱湘注意到这丝灼热的目光,转眼看了王艺一眼,随后又说:“要走的话可以一起走。”这句话把王艺苦恼的思绪拉了回来,“好。”王艺也只能羞愧地答应,他看了看顾瑜生,“你要走吗?”顾瑜生说:“不了,你把上课笔记留下吧,我再看看。”王艺把笔...

  晚自习三节课,上完课寄宿生就直接回宿舍,A班和C班为了方便学习,几乎都是寄宿生,两班的人都会留的很晚才会走,只不过有一个例外。

  上完第三节课,忱湘想都没想,收拾好书包准备回宿舍,王艺愣了愣,他和顾瑜生是真的没想到,C班的人是那么认真,下课了也不回宿舍,这可苦恼了王艺,这下子他想回宿舍也不好意思了,王艺一直发呆地看着忱湘,忱湘注意到这丝灼热的目光,转眼看了王艺一眼,随后又说:“要走的话可以一起走。”这句话把王艺苦恼的思绪拉了回来,“好。”王艺也只能羞愧地答应,他看了看顾瑜生,“你要走吗?”顾瑜生说:“不了,你把上课笔记留下吧,我再看看。”王艺把笔记从书包里面抽出来放在顾瑜生桌上,“我先走了。”说完就跟着忱湘出去了。

  “每晚都是这样吗?”王艺忍不住好奇地问。“是。”忱湘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扶着脖子。“怎么了?哪难受?”王艺看着他。“没,昨晚落枕了,现在有点疼。”

  忱湘额头出了些冷汗。王艺把书包背上了,腾出两只手,二话没说放在忱湘脖子上按摩了一会,突然一正,忱湘突然感受到疼痛,嘶了一声。

  王艺的手没停下说了一句,“如果疼就告诉我。”

  忱湘吃笑地说,“你多管闲事了啊,不需要你我自己也能好。”

  “我们是交流生,总要和学校里的人打好关系。”王艺继续说

  “是有目的的啊。”忱湘突然歪过头说

  “不是,你什么毛病啊,落枕还这么转头。”王艺放下手,差不多了,应该不会那么痛了。

  “谢谢,不那么痛了。”忱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轻轻地试着转头,“话说你按摩不错。”

  “你皮肤也好。”王艺回夸

  忱湘突然笑了起来,“需要我再回夸吗。”

  “不用了吧,我要脸。”王艺也笑了起来

  两个人低头走了一会,突然王艺说了一句,“现在几点了。”

  “8:30。”忱湘答着

  “你现在身上...有吃的吗。”王艺声音有一丝颤抖,忱湘察觉到了,“没有,怎么了。”

  “那也...没事。”王艺声音更颤抖了。

  两人很快回到了宿舍,王艺在二楼,忱湘在四楼,不过王艺没打一声招呼就回到了自己宿舍关了门。

  这人真怪,时热情时冷漠,忱湘这么想着,自己也回了宿舍。

  忱湘回到自己宿舍先关了门,再洗了一个澡,洗完澡的他坐在桌前,把今天老卓没讲完的东西看了一遍,看完后看舍友还没回来,干脆就瘫在床上,他一眼撇见了自己桌上的一碗泡面,想来今天王艺问自己要吃的肯定是饿了。

  忱湘考虑再三还是决定把泡面从四楼给他送到二楼去,毕竟人家今天给自己免费按摩了嘛。忱湘裹着睡衣蹭蹭蹭地跑到王艺宿舍门前,他敲了敲门,但是没人回应,忱湘犹豫了一会,还是开了门进去。

  忱湘一开门就看到王艺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整个人颤抖着,还一直不停地流冷汗,忱湘扔了泡面,紧张地摸了摸王艺的额头,想把他抱去医务室。

  王艺困难地说:“把我书包里的药拿来,不用去。”

  忱湘慌乱地翻找他的书包,只看见一个小瓶罐,看都不再看一眼直接拿出来把药倒出来喂给了王艺。

  过了好一会王艺才缓过来,只是还是不停的有冷汗冒出嘴唇还发白。

  忱湘这会儿也没缓过来,“这会儿我再晚来,你是不是就死了?”

  王艺难受地笑了笑,“没那么严重,晚上没吃多少,有点胃痉挛。”

  “你胃有问题?”忱湘这才看着王艺发白的嘴唇问

  “嗯胃溃疡,有时候会胃痉挛。”王艺压住颤抖的声音说

  “那你自己不注意点?晚上还吃那么少,疯了吧你?”忱湘有些不理解

  “嘘🤫,小声一点,别人要休息啦。”王艺低着头轻声地说。

  


  

西西

到底是多溫柔的人才能寫出這首歌

真的好喜歡

聽著聽著眼淚就自己滑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地感到難過

感覺內心深處被很溫柔的擁抱住了


謝謝  好樂團給我這首歌

到底是多溫柔的人才能寫出這首歌

真的好喜歡

聽著聽著眼淚就自己滑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地感到難過

感覺內心深處被很溫柔的擁抱住了


謝謝  好樂團給我這首歌

白居易

第一章(继)

  贺一拍了拍顾瑜生的肩,“怎么样,好学吗。”

  顾瑜生说:“还好,就是老师有点凶。”

  郑元逸一个劲地点头,“我跟你说,这个A班的人对我们意见老大了,还一个劲地骂什么C班,一直一直说我们成绩差之类的,我都不想反驳了。”

  顾瑜生附和着,“对对对,我感觉他们两班有仇诶,还是两个重点班,没点看头,好歹我们过来几个人也是上630的人吧。”

  王艺这时候走过来,他手里已经端好一个餐盘,看见他们三个人聚在一起,顿住了,“怎么,你们不先打饭吗?”

  “对对对”郑元逸...

  贺一拍了拍顾瑜生的肩,“怎么样,好学吗。”

  顾瑜生说:“还好,就是老师有点凶。”

  郑元逸一个劲地点头,“我跟你说,这个A班的人对我们意见老大了,还一个劲地骂什么C班,一直一直说我们成绩差之类的,我都不想反驳了。”

  顾瑜生附和着,“对对对,我感觉他们两班有仇诶,还是两个重点班,没点看头,好歹我们过来几个人也是上630的人吧。”

  王艺这时候走过来,他手里已经端好一个餐盘,看见他们三个人聚在一起,顿住了,“怎么,你们不先打饭吗?”

  “对对对”郑元逸拽住贺一和顾瑜生就往打饭口跑去。

  贺一笑了笑,“抱歉让你等一下。”

  王艺一个人站着,等着他们,王静静刚好和忱湘他们打完饭了,凑巧也看见了王艺,想都没想跑了过去,“诶,小哥哥,等谁呢?”“我等...”王艺话还没说完,就被王静静拉走了,四人桌,忱湘、王静静、蒋零周,王静静把王艺拉下,坐着,刚好四个人。

  既然坐下了,王艺也不好意思走开了,不过对面就是忱湘,气氛微妙的尴尬,王静静先开了口,“怎么样王艺,跟得上进程吗?”王艺点了头,“嗯,差不多可以跟上。”

“嗯~不错,那下星期的开学考,有信心考过A班吗?”

王静静不死心追问着。

“没。”王艺轻笑了一声,忱湘一直低着的头也抬了起来,看着他。

“啊?啊?为啥?”王静静对他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我们这届来的交流生,最好的在A班”王艺挑着菜说。王静静好奇的问:“谁啊?谁啊?谁啊?”“贺一,我们学校第一。”王艺耐心地回答。“切,这有什么,我们学校第一还在我们班呢。”王静静骄傲地说。“嗯,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事。”王艺手中一直挑着菜。王静静急切地说:“你不想知道是谁吗?”王艺放下了筷子,“反正是我们班的不就好了吗?”“不行不行。”王静静抓着问题不放,“我跟你说,我们全年级第一是忱哥,忱湘!就是现在坐你对面的。”

  “那...还真挺厉害的,不过,我很惊讶,最好的是一个连下午的公式都没答出来的人。”王艺不惊不乍地说。

  忱湘索性也就放下筷子,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王艺

  一直不说话的蒋零周也开了口,“那是因为忱哥不想回答老卓的问题,老卓一开始对忱哥有一点看法,忱哥也就干脆跟他反着来。”

  “老卓有一次差点和他打起来。”蒋零周接着说

  安静了一小会,王静静和蒋零周都在看忱湘的反应,没想到是王艺先开了口,“少打架,少喝酒。”

  说完后王艺就走开了。

  这下子愣住的反而是坐着的三人

  王静静好久才艰难地憋出一句,“他怎么知道我们打架喝酒的?他调查过我们吗?”

 “没,样子不像,他应该是看出来的。”忱湘看着王艺的背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