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爱罗×你

208浏览    29参与
凌瑶曦

【火影乙女向】论和我爱罗那段斩不断的孽缘 027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7     死亡森林
       下午,炽热的阳光歪歪斜斜地照射下来。
       阳光下,蓊蓊郁郁的枝叶间停下一只鸟来,却被隐蔽多时的蛇一口吞下。死亡森林,与其名一致,是一片充斥着死亡气息的森林,明明是大太阳的天...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7     死亡森林
       下午,炽热的阳光歪歪斜斜地照射下来。
       阳光下,蓊蓊郁郁的枝叶间停下一只鸟来,却被隐蔽多时的蛇一口吞下。死亡森林,与其名一致,是一片充斥着死亡气息的森林,明明是大太阳的天气,但只是站在铁丝墙外干看着,就能感觉到一丝一丝的凉气扑面而来。
       这是一片危险的森林。
       与阴森森的森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时的铁丝墙外那一群熙熙攘攘的考生。
       “总觉得,这里让人有点毛骨悚然。”小樱捏着双手惴惴不安地说道。
       “啊,这里是很危险呢,一会考试开始了,你们一定得小心啊。”曦看了一眼不安的小樱,出声提醒道,“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话,我是不会出手的,但如果你们真的有危险,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
       “啊,在那之前我一定会把敌人打倒的,一定用不着曦酱出手。”鸣人和自己碰了下拳,自信地说道。
       “好啊,那我等着鸣人打败所有敌人哦。”
       听到几人的对话,第二场考试的考官,御手洗红豆开口了:“这里被称为死亡森林,马上就可以亲身感受到了。”
       听红豆这么一说,鸣人反而有些不屑了,用一种滑稽的语调将红豆的话重复了一遍,“这里被称为死亡森林,马上就可以亲身感受到了。”
       “无论怎么吓我,我都没事的,我一点都不怕!”鸣人雄赳赳气昂昂地道。
       “是嘛,你好有精神呢。”
       红豆笑着歪了歪头,下一秒,一柄苦无就擦着名人的脸飞过,钉在了后方的树干上。
       而看鸣人的脸颊上,已经划开了一条细长的口子,正缓缓地向下淌着血。
       “像你这样的孩子,一般也是死的最早的。”红豆瞬间来到鸣人身后,捧住他没有受伤的半张脸,“喷出我最喜欢的,鲜红的血液。”
       “红豆老师,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吓唬考生呢。”曦自言自语道,语气里有些无奈,“看鸣人那个表情,应该也是有些被吓到了吧。”
       忽然,红豆的表情一变,迅速从袖口中抖出另一柄苦无向后挡去。
       只见红豆身后出现了一位来自其他村子的考生,那位考生看起来很是诡异,她的舌头像蛇一样伸出了一个正常人不可能达到的长度,还卷着方才红豆掷出的那柄苦无。
       “苦无,还给你。”那位长舌考生这么说道。
       “特地麻烦了,谢谢你。”
       红豆表面上还是笑着接过了苦无,但是眼神却变得凌厉了起来,“但是请不要带着杀气站在我后面,如果你不想死得太早的话。”
       “抱歉。”长舌考生收回了舌头,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我是一看到血就兴奋的不行的那种人,而且你还割掉了我最重要的头发。”
       “真让人兴奋。”
       “……”在一边看着的曦在那位考生身上留了个心眼,“能这么悄声无息地来到红豆老师身后,那个考生不简单啊,简直不像是个下忍。”
       “这个人得小心呢。”
       这场闹剧在那个长舌考生送还苦无之后结束了,红豆重新回到了死亡森林的铁丝墙前。
       “那么,在第二次考试开始之前,我把这个先发给你们。”红豆取出了一叠同意书,“是同意书,要参加考试的人,首先都要在这里签名。”
       “为什么啊?”鸣人又表示了他的不理解。
       “因为之后可能会有人死,关于这一点,必须得取得事先的同意,不然就会变成我的责任了。”
       在红豆解释完之后,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了。
       “那么开始进行第二次考试的说明。”红豆把同意书递给了离她最近的曦,让她代为分发,然后便开始说明第二场考试的规则。
       简单来说,就是以三人为一组,在五天之内保护并抢夺其他小组的卷轴不被各种因素淘汰,最后来到死亡森林中央的高塔就算通过。
       而红豆在解释过程中特别强调了,不可以打开卷轴这件事。
       “那如果中途看了怎么办?”鸣人向前一步问道。
       “那就是,请你们到时,自,行,想,象。”红豆一字一顿地回答了鸣人的问题。
       “如果成为中忍,也有机会去接触超机密文件,这是为了看你们是否值得信赖呢。”曦笑着补了一句。
       红豆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一边的敞面小屋,“三张同意书和卷轴在那边的小屋进行交换,然后,决定你们要去的入口,然后一起出发。”
       “最后,忠告大家一句。”红豆叹了口气,“可千万别死了。”
       在众人开始叫唤同意书和卷轴的时候,曦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站在后面的我爱罗三人,只见我爱罗正用一种沉沉的眼神看着这边。
       “曦看过来了诶。”勘九郎轻声说着,挠了挠自己那张涂了油彩的脸。
       “第二场考试加油啊,我爱罗,手鞠,勘九郎。”
       我爱罗听到了曦的话,垂下了眼帘看向地面,没有回答,倒是手鞠和勘九郎两人饶有兴趣地回应了曦的加油。
       “啊,通过第二场考试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是啊,我们也是很强的,可别小瞧了。”
       曦冲着几人笑了笑,忽地听到身后来自鸣人的呼唤声:“曦酱,该走啦!”
       “是,我来啦。”曦转身,回应了一句。
       “那,中央塔见啦各位。”曦冲着三人眨了眨眼睛,朝不远处正在等自己的第七班跑去。
       四人同行,很快来到第十二号入口,便停下来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
       “进入森林后,要小心同时被多组追捕,还有,尽量避开强组。”
       曦将腰际的剑抽出检查了一遍,虽然前一天晚上已经好好地检查护理过了,但她仍然有些不放心。
       “诶?可是我就想和那些人比一比呢。”鸣人似乎有些不解。
       “这次你们的任务就是通过考试,而不是挑战强敌。”曦顿了顿,心下又冒上些许不安,“况且,除去死亡森林里的猛兽毒虫,还有一些隐藏的危险。”
       “什么隐藏的危险啊?”小樱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届的考生中,可能有些身份不明的人混了进去,所以千万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明白了吗?”曦的神色沉了下来,“毕竟,这可不单纯是属于木叶的考试,别的忍村想要混些人进去,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抛开自以杀戮为存在价值的我爱罗不说,那个长舌考生和实力不明的兜都还是一个不明确,不稳定的因素。
       曦又回想起那时那个长舌考生斗笠下那个阴冷的笑容,握着剑柄的手心里就开始冒冷汗。
       一旁的佐助最先严肃起来,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次的考试的确是充满了危险性的,如果不小心,可能就会死在死亡森林里。
       “有这么恐怖吗?”鸣人暗暗咽了口口水。
       “总之,小心为上。”曦将剑收回剑鞘,“一会考试开始的时候,我不会陪在你们边上的,只有你们有危险了,我才会出来。”
       “明白了。”小樱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忐忑,但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曦朝着小樱点了点头,她不想在考试之前就给他们这些压力,但她又不得不说,因为进入森林之后,也需要面对一些自己也打不过的敌人,所以还是事先提醒他们比较好。
       “记住我的话,不要恋战,一定要先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我知道了曦酱。”鸣人也很快地应下来,只有佐助一人仍然是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时间很快到了两点半,在考官红豆的一声令下,各个入口被打开了,所有考生同时冲入了死亡森林。
      而跟着第七班的曦却在比赛开始的时候便跳上了一边的大树,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一定要小心啊,各位。”看着直直地向前冲的三个人,曦小声地说道。


凌瑶曦

【火影乙女向】论和我爱罗那段斩不断的孽缘 026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6     与你一同分担痛苦
      第一场考试在喧闹声中拉下帷幕,鸣人他们果然不负所望地通过了第一场考试,拿到了下一场考试的入场券。
      在学校与众人别过,曦就回家陪弟弟玩去了,毕竟这两天大家都忙着准备中忍考试的事情,他们这些...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6     与你一同分担痛苦
      第一场考试在喧闹声中拉下帷幕,鸣人他们果然不负所望地通过了第一场考试,拿到了下一场考试的入场券。
      在学校与众人别过,曦就回家陪弟弟玩去了,毕竟这两天大家都忙着准备中忍考试的事情,他们这些忍校的孩子可是都放了假的,而家里面又没大人在,她想早些回去陪着羽云。
      傍晚,羽云和忍校的同学约着出去了,曦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便也出去转了两圈。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月出梢头,曦独自一人坐在木叶最高的屋顶上,望着月亮发呆。
      月色真美啊,但是她想起的却是六年前在滂沱大雨中离开的亲人们。
      曦的眉梢低落了下去,轻叹了一声。
      “你这样的人也会有烦恼吗?”我爱罗的声音冷不丁地从曦身后传来,吓得她简直要从屋顶上掉下去。
      “我爱罗也来了吗?”曦稳了稳身形,又扯开一张笑脸,“来找我的吗?”
      “……是我先来的,所以不是。”
      原来刚刚他一直在这里吗,只是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六年前的事情,没有注意到吧。
      “我还以为你是来杀我的呢。”
      “哼。”我爱罗冷哼一声,居然在曦边上坐了下来,“要杀你,刚刚在你分神的时候你就没命了。”
      “那我还应该感谢我爱罗的不杀之恩啊。”
      我爱罗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被打开了话匣子的曦可不会那么快就停下。
      “我爱罗也是来看月亮的吗?”
      “……不是。”
      “那我爱罗是来做什么的呢?”
      “这和你没有关系。”
      “唉唉,真是无情啊。”曦支着下巴,侧着脸看向我爱罗,月光在她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我真的很想好好地关心一下我爱罗呢。”
      “我不需要所谓的关心,这种东西,都不过是人强加在别人身上的虚情假意。”
      月光照在我爱罗的脸上,仿佛在他的脸上撒上了一层霜,让人难以接近。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如果你拥有与我一样的经历,你就会明白的。”我爱罗微微合上自己的眼睛,“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的好意与关心,有的只是欺骗与利用。”
      “一个人有了存在的价值,才会被别人需要。而我存在的价值就是杀戮,只有杀戮才能证明我的存在。”
      我爱罗再睁开眼,眼中闪烁着的是与温柔的月光极不相符的狠戾。
      “不,我爱罗,不是这样的。”曦摇了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一个人的存在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一个人之所以能体会到存在的意义,是因为身边那群爱着自己的人。”
      “即使他们已经逝去,已经离开了自己,他的存在仍然是有意义的。”曦看向天边的北极星,“譬如我呢,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两位哥哥托付给我的生的希望,我那个才八岁的弟弟,还有希望我成才的老师。”
      “我是不被人所爱的,大家都把我当成怪物,所以我变成了只爱我自己的修罗。”我爱罗如是回答道。
      “没有啊,我就很喜欢我爱罗啊,虽然我爱罗不记得了,但我们先前也一同经历过很多事情啊。”曦轻轻叹了口气,“我们一起去吃过深巷里的烤牛舌,一起去公园玩,一起画画,还做了个时间胶囊。以前的我爱罗很乖,说话也总是轻声细语的,像是怕吓到别人。”
       “……”我爱罗转过头去看着曦,没有说话。
       “我爱罗,虽然你总是拒绝我成为你的朋友,但我还是想说,虽然你最难过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但是以后的日子,我想与你一同分担痛苦。”曦没有躲避我爱罗审视的视线,而是定定的直视我爱罗。
       我爱罗从她的眼里看到了月光,还有,自己的身影。
       “无聊。”我爱罗压抑住心头那种奇怪的感觉,站起了身。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我爱罗?”
       “与你无关。”我爱罗又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女孩,准备离这个能影响自己情绪的人远一点,但是又莫名的希望她能再挽留自己一下。
       但是她没有。
       “那,我爱罗回去的路上要注意安全哦,明天的考试加油,虽然我是第七班的陪考,但我也会一直看着你们的。”曦笑了一声,并不像之前那样缠着我爱罗不让他走。
       “不需要。”我爱罗又瞥了他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但他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爱罗轻轻一跃就从屋顶跳下,踩着其他落脚物离开了。回头,曦还坐在那里,没有离开,好像是在注视这自己,我爱罗脚下稍稍顿了顿,但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唉,我爱罗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成为朋友呢,我也不想一遍又一遍地提起过去那些伤心事呀。”在我爱罗离开之后,曦又朝着他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开始自言自语。
       “真是感觉自己活得像的啰嗦的老头子啊。”曦能感觉到我爱罗似乎比较抵触她提起过去的事情,尽管他想不起任何一点关于他们的记忆。
       “我大概真的就是一个令你讨厌的人吧。”曦自嘲似的笑了一声,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但,也并不是没有希望,我能感觉到你那一点点的变化呢。”
       夜晚的风凉飕飕的,但看着街上暖橘色的华灯,似乎没有那么凉了。
       曦没有再逗留多久,沿着热闹的商街离开了,在穿过几条小巷后,她看到了那一间亮着灯的屋子。
       “我回来啦。”
       “姐姐今天去哪了呀?”羽云第一个迎了上来,拉过曦的手询问道。
       “今天就随便逛了逛,没想到见到了想见的人。”
       “又是那个叫我爱罗的哥哥吗?”
       “看她那高兴的样子,也不会有其他人了吧。”疾风的声音从一旁响起,曦这才发现,原来自家老师今天已经回家了。
       “老师,今天回来的好早啊。”曦也颇为欣喜,因为疾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今天这么早回来了。
       “啊,那边的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又有玄间顶着,我就先回来了。”
       玄间就是那位被许多人所尊敬着的不知火特上,不知火玄间,他和自家老师是挚友,这点曦还是知道的。因为,老师除了一直挂在嘴边的夕颜姐姐之外经常提起的人之一就是这位玄间。
       曦在做任务的时候也接触过这位不知火特上,是个和老师一点都不一样的,吊儿郎当的忍者。
       “早些去歇息吧,明日你还要去陪考。”疾风摸了摸曦的脑袋,想来想去还是叮嘱了一声,“明日一定要多加小心,虽然你已经是精英中忍,但不能排除那些考生里会混进些什么人。”
       “嗯,我明白了,老师,我一定会多加小心的。”
       “我这两天右眼皮一直在跳,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老师也信这些吗?”曦笑嘻嘻地问道,“老师也早点休息吧,眼皮跳据说是疲倦的表现,一定是老师你最近太累了。”
       “嗯,但愿如此吧。”疾风长长地呼了口气。
       “好了,老师不要想的太多了,快去休息吧。”
       “咳咳,怎么说话跟大人似的。”疾风又咳嗽了两声。
       “跟老师学的呀。”
       “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个。”疾风伸出手指敲了敲曦的脑袋,“但是我教的剑法,最近你有好好练吗?”
       “当然有啦,老师,你该去睡了。”曦有些尴尬地将疾风推到房门口,总不能说自己最近光顾着去和我爱罗搞好关系了吧。
       “那么,晚安,曦,羽云。”
       “晚安,老师。”


凌瑶曦

【火影乙女向】论和我爱罗那段斩不断的孽缘   025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5     第一场考试

     讲台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忍者,他的脸上布着好几条伤疤,看起来狰狞可怖。
     “久等了,我是中忍考试选拔第一场考试的考官,森乃伊比喜。”
     他伸出戴着黑...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5     第一场考试

     讲台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忍者,他的脸上布着好几条伤疤,看起来狰狞可怖。
     “久等了,我是中忍考试选拔第一场考试的考官,森乃伊比喜。”
     他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往鸣人他们所在的地方一指。
     “音隐的那群家伙,考试之前不要给我乱来。你们想被立即淘汰吗?”
     音隐的几个人这才转过身去,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向讲台前的考官:“对不起,因为是第一次考试,特别兴奋,一不小心就……”
     绷带男说到这里就停了下去,没有再说话。
     “哼。”伊比喜冷笑了一声,“这也是个好机会,我先说清楚。”
     “未经考官允许,不得私自对战。即便考官允许,也不允许采取致对方于死地的行为。”
     “敢违逆本大爷的蠢货们,立刻淘汰!”
     “听明白了吗?”
     随着伊比喜的话音落下,鸣人那边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
     而那刺猬头却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感觉真是挺简单的啊,这考试。”
     听到他这话的监考官们脸上都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简单?阿啦,忘记提醒你们了呢,音隐的朋友。”曦轻点下巴,嘴角微微勾起,“台上这位呢,是我们木叶的刑讯大师,号称‘虐待狂’的伊比喜大叔哦,还希望你们在考试的时候还能继续这么想呢。”
     曦的声音不响,却恰好能让整个教室的人听到,使得绝大多数的考生都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伊比喜正了正神色,他早在来到这教室时就认出了曦。
     这就是三代火影大人说的那个小姑娘吗?她还真是干得不错啊,在考试之前不仅先给了蔑视木叶的音隐的这几个小子一个下马威,还给所有考生增添了一层压力。
     如果她不是木叶这一任的锁灵者的话,还真想把她挖到刑讯部来啊,真是可惜了。
     伊比喜笑了一声。
     “那么,现在开始中忍考试选拔的第一场考试!”
     “提交你们的申请书,同时收下这个号码牌,按照这个号码牌的顺序依次入座,然后我会发笔试的问卷。”
     “笔试?问卷?”鸣人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
     “怎么了?鸣人?”曦没有和鸣人一起上过学,所以并不知道笔试是鸣人的一大弱项,而鸣人也从来没有对她提起。
     “啊哈哈,没,没什么。”鸣人挠着头尴尬地笑了两声,他不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掉吧,那一定会被曦酱嘲笑的吧。
     曦不知道鸣人的心思,但既然他们要开始考试了,她也没打算再做停留。
     鸣人总不会在考试的时候暴走吧?
     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在考场外等他们考完试好了。
     曦往外走了两步,在离开前,她再一次望向了我爱罗的方向,而此时,我爱罗也正好望着曦推开了门的身影。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片刻,我爱罗便马上又转回了头去。
     曦的内心有些小雀跃,看来自己的努力并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呢。
     曦带着这样愉快的心情关上了教室的门,然后坐在了过道的椅子上。
     从过道一边没有关上的窗户中跃进一只猫,仔细一看倒是和曦我爱罗送她的那个雕像有点像呢。
     暂且不管这只灰色的小猫是怎么跃上这里的窗户的,至少这第一眼就让曦非常的喜欢它。
     那只小猫东蹭西蹭,最后慢悠悠地踱着步来到了曦的脚边,抬着头对着曦喵呜喵呜地叫了两声。
     曦对此并不意外,毕竟自己的血继限界就是亲和力,动物缘好的不行,出去做个任务都会有小动物跑过来,她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曦伸手将那只小猫抱起,伸手挠了挠小猫的下巴。
     小猫翻了个身肚皮朝上,喉咙中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好可爱,只可惜不知道是不是有主的猫 ,不然还真是想养呢。
     正当一人一猫玩的开心的时候,曦的余光瞥见一个阴影自她面前投下,抬头一看,发现是自家忙碌多时的疾风老师。
     “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过来提前观察一下考生的实力。”疾风说着在曦身边坐下,“顺便来看一下你,不过没有想到你是在外面等。”
     “里面的气氛压抑得很,不想待在里面。”曦给腿上的猫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毛,“不过在开考前,我倒是有在里面,也接触过其中几个考生。”
      “有收获吗?”
      “有那么一点。”
      “哦?说来听听?”
      “音隐的那几个要注意,都不是什么善茬,下手很狠,完全不像是来考试的,倒像是来杀人的。”
      “那么砂隐的那个小子呢?”
      “……”听到老师提到我爱罗的曦稍稍沉默了一会,“他也是……”
      “曦,和这么危险的人打交道还是要小心。”
      “老师一直知道么?”
      “那是自然了,除去老师这个身份不说,我还是你和羽云的监护人啊。”疾风咳嗽了两声,伸手摸了摸曦的头,“你和他,曾经是朋友,对吗?”
       “嗯……”曦的声音闷闷的,情绪有些低落。她不希望老师知道这件事就是怕老师担心,但是没想到老师一直都知道。
       “曦,我不是来干涉你的决定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会一直支持你。”疾风笑了,“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了,我知道任何事情你都有着自己的分寸。”
       “老师……”曦抬头看着疾风,“能遇见你我很高兴哦。”
       “老师就是我的家人。”
       疾风看着曦,目光柔和,曦实质上是个内心很柔软的孩子啊,和她的外表一样呢,可是平时的言行总让人觉得她是一个非常乐观,不会生气的人,殊不知她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
       “所以老师什么时候能把夕颜姐姐娶回家呢?”曦嘻嘻一笑,马上破坏了原来好好的气氛。
       “咳咳,说正事。”疾风干咳了两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
       “对了,老师,考生里面有一个连续考了四年都没有过的人,你知道吧?”曦马上收敛了神色,将自己一直所想的事情告诉了疾风。
       “知道,那个叫药师兜的考生。”
        曦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同疾风描述了一遍,然后才将自己的看法同他一道托出,“我觉得他有些可疑。”
        疾风冲曦点了点头,“啊,我们也觉得。”
        “你们?”曦有些疑惑。
        “是的,三代目将第三场考试考官一职委托给我的同时也提到了他,要我盯紧他一些。”
        “毕竟他这么多届考试一开始的成绩都不算差,但是在最后一场考试时地表现却总是出奇的差,简直就像只是为了收集考生信息才来参加考试的。”
        “第二场考试的时候也要拜托你盯紧他一些了,曦。”
        “好,我知道了。”曦点了点头,“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会马上告诉老师的。”
        疾风点了点头,站起了身,透过一边的窗户往里望。
        教室里的动静不断变大,陆陆续续地开始有人从里面愤愤不平地走了出来,看来是在第一场考试中被淘汰了。
        过了没一会,竟然连勘九郎也出来了,不过他是双手铐着被一个身穿监考官衣服的人带出来的。
        “勘九郎?”曦有些不解,不知道他出来做什么。而且,如果没猜错的话,他身边的这个监考官不是人类,而是一个傀儡吧。
        “嘛,出来上个厕所而已,别太吃惊了。”勘九郎笑着跟在监考官身后,很快就走远了。
        看着勘九郎那个笑容,曦就知道事情并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反正看他那个笑容就知道他要去做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这也不归她管。
        勘九郎去完厕所没多久,考场就再一次喧闹起来,隔着墙传来了鸣人的声音。
        “别小看我,我是不会临阵逃脱的!我要参加,即便只能当一辈子下忍,凭着一口气我也要当上火影!我是不会害怕的!”
        啊,还真不愧是鸣人啊。

凌瑶曦

【火影乙女向】论和我爱罗那段斩不断的孽缘 024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4     木叶十二下忍
       四人来到301教室外的时候,发现卡卡西正在门口等着他们。
       卡卡西老师居然没有迟到,这可真是一大奇事啊。
       ...

我爱罗bg
辣鸡文笔,ooc预警,有私设,不喜勿喷,也许后期会有微量修罗场元素
随缘更新,因为我是鸽子精(划掉)我会努力更新的!
泡旮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危险发言)总之爽就完事了

024     木叶十二下忍
       四人来到301教室外的时候,发现卡卡西正在门口等着他们。
       卡卡西老师居然没有迟到,这可真是一大奇事啊。
       “是吗?小樱也来了啊……”
       “中忍考试,这下就能正式申请了。”
       “什么意思啊……”小樱还有些没有弄清楚状况,难道她不来佐助和鸣人也不能参加考试吗?
       卡卡西看出了小樱的疑惑,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向他们解释了起来:“其实这次考试,一开始是三人一组,只有三人合作才能参加考试。”
       什么,居然真的是这样吗?小樱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来了,不然佐助和鸣人不就都无法参加考试了么……但她又突然想起,一开始说要参加中忍考试的时候,卡卡西老师明明说过参不参加考试都是个人自由,那这样子该怎么说呢?
       “可是老师,你不是说参不参加考试都是个人自由吗?”
       “啊,我确实说了。”
       “你在骗我们吗?”
       “是啊。”卡卡西漫不经心地转过头去看向窗外,“如果我说了这种话,佐助和鸣人就会强迫你参加考试,即便你自己没有参加考试的意愿,也会为了佐助和鸣人而带着勉强的心情来参加考试。”
       “毕竟我可是提前说过,曦不能参加中忍考试啊。”
       “那如果来这里的只有佐助和鸣人两个人呢?”小樱带着一种庆幸的心情问道。
       “那我不会让他们参加考试,也不会让他们进去里面。”
       “但是,你们都是凭自己的意志来到这里的。”卡卡西这么说着,小樱的脸上也绽开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她真的很高兴自己没有放弃,这也要多亏了曦,佐助,还有鸣人给她的信心啊。
       “小樱,鸣人,还有佐助,很高兴你们和曦一起出现在了这里。”卡卡西笑了,这次大家都能感受到他的喜悦,“你们是我引以为傲的队伍。”
       卡卡西说着让开了位置,露出了身后进入教室的门,“好了,去吧。”
       “好嘞,我们去了。”鸣人第一个应道,和小樱佐助两人一起推开了大门。
       曦留在后面,正打算进去时,卡卡西叫住了她。
       “曦,他们三个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哦,卡卡西老师,你放心吧,我不能插手考试,但是保护好他们还是勉强可以做到的。”曦一边说着,一边扶着门,点头,“我也进去了,卡卡西老师,下次见。”
       曦进了门,才发现鸣人佐助小樱三个站在门口处,似乎是被惊到了。
       房间内原本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的忍者们全部朝这边投来了目光,也难怪,毕竟他们也许是最后到达的一组。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全是参加的考生吗?”小樱小声嘀咕道,额上冒出了些虚汗。
       “其他忍村来参加考试的人也是很多的,不用紧张。”曦柔声安慰道,“上次我参加中忍考试的时候,来参加考试的人更多呢,不过质量貌似都不怎么样。”
       听到曦说别的忍村很多忍者都不怎么强,小樱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忽的又听有呼唤佐助名字的声音传来,扭头一看,一个金发紫衣的女生欢快地冲了过来,一下子从背后抱住了佐助。
       “我一想到能够久违地见到好久未见的佐助,早就满怀期待地等着啦!”
       看到她如此亲密地抱着佐助,小樱一下就怒了:“离佐助远点,井野大肥猪!”
       “啊呀,这不是小樱吗,额头还是一样大啊,小樱丑八怪。”
       是山中一家的井野啊,没想到她也喜欢佐助,看来两个人还有的吵呢。
       曦不再去注意她们两个为了佐助吵的正欢的女生,转而抬眸开始在人群中搜寻我爱罗的身影。
       “啊,曦看过来了。”看到曦往这边看的勘九郎朝曦挥了挥手,却被我爱罗一个眼神吓住了,有些不甘愿地收回了手。
       “我爱罗,手鞠,勘九郎,下午好。”见勘九郎和手鞠一副想和她打招呼却不敢的样子,曦直接朝他们走了过去。
       看到曦朝这边走过来的我爱罗转过了眼去,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她。
       看到我爱罗这一副自欺欺人的样子,手鞠和勘九郎面面相觑,我爱罗对待曦的态度好想稍微好了一些嘛,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嗯……稍微有些好奇呢……但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去问现在的我爱罗的,还是去问问好说话的曦吧。
       看着不停地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手鞠和勘九郎,曦也有些疑惑。
       “你们……在做什么?”
       手鞠扭头看了一眼看着墙壁的我爱罗,附到曦耳边轻声问道:“曦,你和我爱罗的关系是不是改善了一些啊?”
       “改善?没有啊,他昨天还说要杀了我来着。”
       “……”真是白高兴一场啊,还以为我爱罗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而和曦有所改变呢。
       “不过,话说,你是和那几个小子一起来参加中忍考试的吗?”勘九郎冲鸣人他们那边抬了抬头,此时,鸣人那边又围了不少人过来,她在木叶生活了六年,对于那几个木叶的新一代倒也都还眼熟。
       奈良家的奈良鹿丸,秋道家的秋道丁次,日向家的日向雏田,油女家的油女志乃,还有犬冢家的犬冢牙,加上一边已经入座的第三班,木叶未来一代的最强战力,几乎都在这里了吧。
       “不是哦。”曦摇了摇头,“我只是火影爷爷派过来观战的。”
       “观战?”
       “是呢。”
       “那还真是遗憾,无法在中忍考试中杀了你了。”我爱罗终于转过头来,但是一开口便又是一些要杀了她的话。
       听到我爱罗开口后的手鞠与勘九郎又安静了下来,他们可不像曦那样,敢和我爱罗顶嘴还能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讲话。
       “啊,这真是让人遗憾呢。”曦也笑嘻嘻地附和我爱罗的话,似乎不管我爱罗怎么说,她都不会生气。
       “……”
       看着我爱罗一副仇视自己的样子,曦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但她除了死缠烂打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我爱罗还不愿与她有过多的交流。
       唉,难啊。
       “我先回那边去了。”曦对着手鞠勘九郎点了一下头,“手鞠,勘九郎,还有我爱罗,中忍考试加油哦。”
       “那是当然的,我们可不会让你看笑话呢。”
       曦又看了我爱罗一眼,冲上去就在我爱罗脸上捏了一下,在他发怒之前飞也般的逃开了。
       看着我爱罗一副怒上眉头但又无处撒气的样子,手鞠和勘九郎不禁在心里感叹曦的胆子还真是大,同时又吃惊于曦这一下子展现出来的实力,原来我爱罗的沙子追不上她,怪不得她这么有恃无恐。
       “鸣人,小樱,佐助,我回来啦。”
       “曦酱,你刚刚是去砂隐的那个我爱罗那边了吗?”
       “啊,是啊,过去打了个招呼。”曦笑着回答鸣人。
       “喂,志乃,那个女生好漂亮啊,我以前怎么没在忍校见过她?”牙压低了声音对一边的志乃说道,头上的赤丸也汪汪地叫了两声对牙的话表示同意。
       “那个女生,我见到过几次,她好像已经不是下忍了……”志乃凑过脸去,想和牙说话,却发现牙压根没有在听他讲话,“牙,你在听我说话吗?”
       “诶,她看过来了诶。”牙又用手肘推了推志乃的手臂,“她再看我诶。”
       ……果然,没有在听他讲话呢。
       而曦的确也在往牙这边看,不过看的可不是牙,而是牙头上趴着的赤丸。
       赤丸冲曦叫了两声,尾巴也欢快地摇了起来,随后竟然一下子扑倒了曦的怀中,在她怀里撒起了娇。
       什么?赤丸居然自己扑过去了?牙吃惊极了,要知道,这在以前可是没有发生过的,熟人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叫曦的人啊。
       不过,这莫名的羡慕感是怎么回事啊,岂可修!
       “这是你的忍犬吗?还真是可爱。”曦看着怀里的小白狗,笑了,她可没有忘了,这是她的血继限界啊。
       “啊,是啊。”牙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头,“不好意思啊,赤丸他以前从来不这样的,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
       “没什么关系,我也很喜欢小动物。”
       已经坐在位置上的小李又握紧了拳头,他也好想要曦酱的抱抱啊。
       曦还回赤丸之后又转了个方向,这才注意到了一直站在的白发男。
       这人她也认识,是她在参加中忍考试的时候碰到的,叫做药师兜,明明前面两场都过了,却在最后一场还没开打就自己放弃的奇怪男人。
       却见正在和几人交谈的他突然掏出了一把卡片。
       “用这个忍识卡。”
       “忍识卡,那是什么?”小樱好奇地问道。
       “简单说来,就是将信息用查克拉变成记号,然后烧印上去的卡片。”兜说着蹲下身去,将卡片整齐地撂放在地上,“为了应付考试,四年来我收集信息,全部准备了近200张这样的卡。”
       “看起来上面是空白一片,要展开这卡上的信息就必须注入我的查克拉。”兜说着用手指翻开两张卡片,不停地转着这张卡片。
       曦看着那两张卡片,总觉得兜在注意着自己。
       果然,砰地一声过后,两张卡片上都出现了一些内容,一张上面出现了忍界地图和考生分布,另一张上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上面浮现的,是她的信息。
       在众人惊叹于她的数据时,她却有些警惕地看向低着头为大家解说着的兜。
       这个人有问题,她并不是这届的考生,那么他放出她的信息又是为了什么呢,是想提醒她什么吗?看来自己在后面的考试中得多注意一下这个人了。
       “曦酱,你好厉害啊!”鸣人的眼里闪着小星星地看着曦。
       “还行。”曦笑了笑,只是兜那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图使这笑不达眼底。
       接下来这边的对话,曦都没有再怎么注意,只是不停地想着,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疾风老师。
       直到鸣人大叫着对所有人喊出“我是漩涡鸣人,我才不会输给你们的”这句话来时她才回过神来。
       曦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鸣人,笑了。鸣人他还真是有干劲啊,他都这样不怕地敢于挑战所有来参加考试的考生,那么不是考生的自己又在害怕什么呢。
       仿佛眼前的迷雾被拨开,曦心中有了自己的做法。
       这件事情要告诉疾风老师,而这个叫兜的也必须多留意,总之,要小心提防着才对。
       在鸣人这一搅和下,场面又变得有活力多了,不再像刚才那么压抑了。
       另一边的小樱和井野又因为鸣人的这件事情而吵了起来,可是鸣人确实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啊,这下舒服了。”
       “哼。”佐助哼了一声,而嘴角却是自觉地勾了起来。
       看来鸣人这一声虽然拉稳了仇恨值,却给了大家不少信心啊。
       “曦身边那个叫漩涡鸣人的小子,还真是有些傻啊。”勘九郎眯着眼睛看向鸣人,他对鸣人的第一印象就不好,所以现在自然也还是不喜欢他。
       “越是弱的狗叫得越响亮。”手鞠这样评价道。哼,木叶的人,除了一个曦,其他的她现在还真是一个都不喜欢呢,不对,曦先前应该是月隐的才对。
       “唉,那小子还真是个笨蛋啊。”天天无语地评论道,那小子在想什么呢。
       “真是气势逼人。”
       “真热血啊。”
       “看来还没给他们足够的教训啊,李。”
       而另一边,带着音隐村护额的三个人也注意着这边。
       “听到了吗?说音隐是一个小国的超小忍者村。”黑发的刺猬头男忍者这样说道。
       “真遗憾啊。”另一个驼背似的,脸上被绷带缠得只露出一只眼睛的忍者,用阴冷的目光往这边看着。
       “就陪他们稍微玩玩吧。”与他们一起的长发女忍者不屑地抬起了下巴。
       “就是啊,居然把我们说的跟没用的忍者一样,就把他的信息也加进来吧。”绷带男睁大了眼睛,“音隐的忍者,可是很残忍的。”
       再回到鸣人这边,小樱冲上去对着鸣人就是一记锁喉,“笨蛋,你在说什么大话啊。”
       “但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啊!”
       听到这句话的忍者们向这边投过来的眼神更加不满了。
       唉唉,鸣人还真是懂得怎么拉别人的仇恨值啊,看来自己这个陪考也许有的忙了呢。
       “动手吗?”音隐的绷带男,阴恻恻地问道。
       “动手吧。”
       音隐的三人顿时消失在了原地,在人群中穿梭着,向曦他们而去。
       勘九郎看到此景,正想解下背上的傀儡,却被我爱罗拦了下来。
       “看着。”
       正在小樱教训鸣人的时候,音隐的三个忍者就已经做好了要攻击鸣人的准备。
       曦自然看到了音隐的动作,在他们落地之前,她就已经将手搭在了剑柄上。
       她迅速地拔剑,挡下了那个刺猬头脱手射过来的三枚苦无,随后起跳上前捏住了绷带男的手臂并堵住了其上的孔洞。
       “哦?你知道我的攻击方式?”绷带男有些吃惊,但并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倒是小瞧了这边的这个女人呢。
       “考前准备当然要做足,不是吗。”曦眯着眼,将剑放在绷带男的颈侧。
       “好,好快的速度。”牙刷新了一下自己对曦的看法,看来那个叫曦的女生不只是长得好看而已。
       “我说,在别人的村子里,还是要低调一点啊,不然死了可就让人伤脑筋了。”曦是笑着的,可是绷带男感受不到她的笑意,只是觉得这笑容里的寒意足以将他冻结。
       “还真是厉害啊,看来下次要好好准备一下再出手呢。”
       曦收起了剑,放回剑鞘,“我都忘了,现在在这里可是禁止考生私斗呢。”
       “不过,我可不是考生呢,要是你因为受了什么伤而不能参加考试,我可不管哦。”
       “那还真是抱歉了。”绷带男往后退了几步,退回了两个同伴的身边。
       随着绷带男的退回,考场又变得吵吵嚷嚷的,大家都在讨论着方才发生的事情。
       就在这时,教室前的讲台上嘭的冒出了一股白烟。
       “都给我安静,你们这群废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