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的极地西皮

128浏览    6参与
Oscorn

【恋人已满】霹雳先锋张探长×阿boy

  1. 涉及人物:黄狮虎+常欢+凌凌漆(济公)+咖喱辣椒+济公里面的九世妓女

  2.设定凌凌漆(济公)和阿boy兄弟关系,哥哥助攻一下弟弟的爱情很合理嘛

  3.一切不合理都是为了助攻

. 4.和群里的姐妹联文产物(本人致力于小学鸡文笔)


   张探长收到消息,最近隔壁区监狱抓进来一个千王。他冷冷地哼一声,这些旁门左道,被警察抓到反倒是件好事,如果继续在外面出千被戳穿,手不给他剁下来算便宜了他!

    “老大,那个骗子有点...

  1. 涉及人物:黄狮虎+常欢+凌凌漆(济公)+咖喱辣椒+济公里面的九世妓女

  2.设定凌凌漆(济公)和阿boy兄弟关系,哥哥助攻一下弟弟的爱情很合理嘛

  3.一切不合理都是为了助攻

. 4.和群里的姐妹联文产物(本人致力于小学鸡文笔)



   张探长收到消息,最近隔壁区监狱抓进来一个千王。他冷冷地哼一声,这些旁门左道,被警察抓到反倒是件好事,如果继续在外面出千被戳穿,手不给他剁下来算便宜了他!

    “老大,那个骗子有点功夫喔,那边的狱警同他赌,输了一年的烟给他,还被他打了一棍呢。”阿光抓着一本名册找他闲聊。

   张探长撇嘴:“你看着吧,这种人,狱警不会让他好过的。不识好歹,狱警也敢赢。”阿光拍拍手里的册子:“这又不是喔,我听说那边的同事说他们赌注是那个老千输了每天都要被打十拳,打够一年喔,是我的话怎么都要赢啊。一年,这谁顶得住?”

   “你很得闲?”

   “没有没有,大佬你最近不加夜班,又少和兄弟们一起出街,过来找你聊聊天嘛,走了走了”

   张探长不以为然,不做这种事就不会被抓进去,结局怎么样也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被打死又能怨谁?

   他想起家里养的那个小混混作精。为什么养他呢?阿boy这小子,没人管不行,天天偷车,天天要他抓,与其每次都浪费精力去搜他,不如把他管在手里省事。放出去迟早惹事被拉进监狱,指不定哪天就像那个千王一样被打死。

   “阿七。”他叫唤一声:“帮忙看看最近有没有失车案?”在隔壁桌的阿七翻翻记录:“没有,大佬你教得挺好啊,管住阿boy不出来混,车都安全咯。”

   张探长多少有点自得,他翘起二郎腿嘚瑟地抖:“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掌握一个臭弟弟,手到擒来的事。”

   阿七看一眼他们老大:“大佬啊,你最近又没什么任务,怎么不和我们出来玩玩?不想扔下阿boy可以叫他一起的嘛。”

   不提还好,一提张探长火就上来了:“玩他妈啊,上次放他去酒吧,你知不知道他带了什么回来?鸡啊!带了只鸡回家!回我家!”他气得捶桌:“还说请我,我真是请他老母!死衰仔!”

     “又不是这个道理喔阿大,”阿光又凑过来了:“你想想啦,阿boy二十来岁,火力猛得不得了,你不给他出门卸货,这是人干的事吗?叫鸡还记得给你点一份外卖,送到你面前喔。真是一个知恩图报不计前嫌的good boy。”

   眼看着高大的男人脸色越来越臭,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凶,机智的警察阿光选择告辞:“下班了下班了,大佬你快点回家吧,阿boy等着你给他放风呢。拜拜拜拜拜拜。”



   张探长骂骂咧咧地开车回家,车把手挂着刚刚买的烧鹅。吃吃吃不吃死你!还有脸打电话叫我加餐!

    那件外套怎么这么眼熟?还揽着个女人。

    等等,这件衣服。张探长眯起眼睛仔细看。这不是阿boy的外套?!那件背后有着花里胡哨的用纽扣缝成【fuck】的外套。

    那个衰仔是不是在和别人亲嘴???

    还是在他家门口!!!

    他气得冲他们按喇叭:“死仔包!还有胆敢叫鸡回家?!”

    阿boy被喇叭声吓得一震,放开怀里的女人转头:“哇,吓死我啦张sir,人吓人吓死人的知不知道!”

    “衰仔!我上次和你的话你当耳边风?!”气得连车都不停了,他摘下头盔阴着脸瞪他。阿boy赔笑:“不是啊张sir,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

   张探长不容分说打断他:“是什么是!你闭嘴!自己开门进家!”眼睛狠瞪着面前的女人。

   最近张探长除了上次的叫鸡事件就没发过那么大的火,看惯好脸的阿boy出奇得怕了。他冲那女人眨眨眼,暗示她见机行事。

    “还不回去是吧?还在这给老子眉目传情是吧?”他狠狠把头盔拍到阿boy怀里:“快点进去!”阿boy真的被他黑脸吓到了,头也不回地溜进家门。

   张探长看着他进家门才转过头,审视面前这个女人:“小姐,不好意思,做鸡犯法的,你知道我是谁吗?”令他意外的是女人一点不怕他:“知道呀,张sir嘛,在这一片你很出名。”

   她伸出一只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要和他握手,巧笑倩兮:“正式介绍一下,我是阿boy的女朋友陈霞,叫我阿霞就可以了。”

    “……”张探长有点愣住了:“女友?”他不由得仔细看这个女人,似乎要用眼睛鉴别这句话的真假。

    阿霞却没有害怕这种压迫性的视线,她涂着红唇膏的嘴唇显得很艳气:“我们是在酒吧认识的,我是酒吧驻场,有空可以来听我唱歌。”



   痴线!谁他妈要去听你唱歌?你算老几?也配?

   张探长黑着脸夹菜。

   特意去尖沙咀买的烧鹅吃起来很恶心,他气急败坏地想。

  阿boy好像没长眼睛,看不出男人身上在散发着的怒气,他没心没肺地吃着烧鹅:“尖沙咀的烧鹅?比隔壁档的好吃多了,我都说了那里的烧鹅最正宗了,是不是很好吃?”

   他又想起点什么,讨好地凑过来看张探长,朝他露出一个谄媚的笑:“之前去尖沙咀帮人偷车,我被椒sir抓了,他抢走了我买的游戏机啊。张sir这么好人,你帮我拿回来呗。 ”

   抢?如果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被抢的就不是游戏机了!洗干净屁股等坐牢吧!

   张探长没有说话,他一想起他特意请几个区的同僚看在他面子上不要逮这个小偷车贼放他一马,还被咖喱辣椒两个好一顿嘲笑的傻逼行为,就感觉自己一片真心被狗吃了,早知道就让他被抓好了!

   艹,越想越气。

   饭也不吃了,他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到桌子上,抱着臂看阿boy:“你自己讲清楚。”阿boy蒙了:“讲什么?我、我最近没干嘛啊。”

   “你跟我装傻?”张探长恶狠狠地瞪他:“小子,我问你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阿boy突然就笑了,他夹起一块烧鹅,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瞟他:“女朋友嘛,看不出来吗?靓不靓?和我配不配?”

   ……

   张探长一下子被问住了,他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眼前这个年轻人。

   “我呢,是在上次你带我去的那个吧认识她的,唱得挺好听,长得也挺好看。最重要是,她自己扑过来泡我的。能吃就不要浪费嘛,这是常家哥哥常欢教我的。”

   阿boy有点狡黠地看他,“张sir你觉得他说得对不对?”

   张探长一时间不知道该骂这段话里的哪一部分:“衰仔,你的三观很有问题。”



  两人因为三观问题,颇有点不欢而散的意思,又或者不是三观问题,总之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没抓住重点。

   


   张探长有心调查一个人,很快就能扒得一清二楚。那个女人虽说是歌女,但却是个狠角色,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还轻轻松松。当张sir看见这个歌女娴熟地和男人们打交道、卿卿我我,他就知道,阿boy迟早会被这女人吃得渣都不剩。

   女朋友?臭小子是没有死过,才想着天天想着往火坑里跳吧?之前是法官,现在又是这个女人。张探长气得咬牙切齿,干脆让他自己玩死自己好了。

   他烦躁地看着眼前已经空了的酒杯。

   “给张sir加酒,账算在我头上。”陈霞袅袅婷婷地落座在他身边,吩咐酒保给男人加酒。“怎么张sir自己一个人呀?阿boy呢?今天没带他出来吗?”

   张探长没有看她:“你到底想怎么样?阿boy不像那些男人,他穷得很,没钱被你骗。”

   陈霞娇笑道:“张sir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不太明白呢?”

   “别跟我装傻,我不是阿boy。”张探长眼露精光:“你靠那些男人养你足够了,何必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玩谈恋爱的把戏?你能骗他,别想着骗过我,我查过你了。”

   陈霞慢悠悠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张sir,你怎么知道我对阿boy不是真心?像你说的,我根本不缺人给我送钱花,我还会图阿boy的钱吗?”

   烟雾缭绕里,女人笑得风流:“我图他年轻呀,青靓白净、能看又能干,不能养我有什么所谓?我可以养他呀,我不介意他吃我软饭。”

   张探长几乎被陈霞嘴里“能干”两个字气得撅过去。

   “张sir这么关照阿boy,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陈霞眼尾飞红,张探长几乎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只吸人精血为生的鬼魂。



   “会不会过分了点啊你?”削瘦的男人倚在吧台,看着那位探长离开的背影。

   陈霞痞气地敲了敲杯壁:“凌凌漆,又或者叫你济公亲切点?九世的时候你救我,这辈子我还给你的兄弟就可以了,做那么多要求干嘛?这就受不了了他还想和阿boy在一起?”

   凌凌漆叹气:“你说得对,但是你这么说他会误会的。到时候下不了台更麻烦……”

   “张sir都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你觉得他会认为阿boy没和我上过床?”她哼了一声:“我九世为妓,还看不出原配什么心思?我只要稍微靠近一下她们的男人,她们就觉得她们男人不干净了。 ”

   她抬眼看凌凌漆还是一脸忧虑,开口:“你放心啦,张sir会想着查我,证明他还是很在意阿boy的,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他。”

   是这样最好。凌凌漆叹气。


   

   张探长靠在家门边,没钥匙进不去。他养成了家里有人给他开门的习惯。

   他憋屈地踹一脚家门,靠着墙望街上明明灭灭的灯光,气闷。说到底阿boy都是一个年轻人,想着泻火很正常,有女朋友也很正常,和女朋友上床也很正常。

   那他呢。

   他酸涩地点烟,快三十岁了被搞弯了,那句“以后生不了孩子”居然成了真。操他妈的他可算能找到女朋友了,那他呢?难道要绝种?

   真是日了狗了。



   “张sir?干嘛不进家门?”阿boy有点傻眼地拍醒坐在路边睡着的男人。他看看表,凌晨两点:“你没带钥匙啊?等了多久?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

   张探长一言不发,把车开进家里。

   阿boy自知理亏回来晚了,没敢像平常一样和他嘻嘻哈哈。两个人相对无言,各自躺在床上,无光的房间一时沉寂。

  “你去找那个女人了?”张探长闭着眼。

    阿boy承认了。

   “你知不知道她勾三搭四?你和这种女人在一起?”张探长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房间又重归到沉寂中。

   在张探长看来,阿boy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他还是想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真贱。”张探长冷冷地说。

   阿boy皱眉,看向那张窝在小床上的身影,说:“你别这么骂她。”

   张探长觉得可笑:“你觉得我是在骂她?我在骂我自己呢。多嘴多舌去说这些废话。”

  “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最近说话阴阳怪气的?”

   张探长被这形容词激怒了:“我为什么阴阳怪气?你装什么傻?你看不出来?我为什么要拼着被人开除和被杀的风险从法官手下捞你出来?为什么让你在我家住?为什么要管着你?为什么要偷偷查那个陈霞?”

   他深吸一口气,自嘲:“我就是贱的,喜欢了个傻逼。”

   闷闷的笑声从对面传过来,张探长几乎被气疯了,他一把掀开被子,把对面的人揪起来:“你笑什么?!”

  那人在不甚明亮的房间里笑得开心,他伸手搂住张探长,轻轻在他嘴唇上落下一吻。

   张探长被这情况吓傻了。

   “我笑是因为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啊,你是不是也应该笑笑呢?”

Oscorn

相知

1.感情过渡过渡过渡搞一下电影的相处日常

2.四篇之内必he

3.流水账预警


(俊)


  “要自己醒目一点,明白吗?”阿俊按着阿星的肩膀,认认真真地看他。“我知道啦俊哥。”阿星答应得很快。

   他有点不满意这态度,皱了皱眉,严肃道:“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不要当它玩一样知道吗?洪义他……”

   路过的阿标看不过眼了:“阿俊,我每次走过来都听见你说这句话,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他识数的啦,不识数就算他倒霉咯。”

   “标哥,你不要吓他。”阿俊把阿星搂...

1.感情过渡过渡过渡搞一下电影的相处日常

2.四篇之内必he

3.流水账预警





(俊)


  “要自己醒目一点,明白吗?”阿俊按着阿星的肩膀,认认真真地看他。“我知道啦俊哥。”阿星答应得很快。

   他有点不满意这态度,皱了皱眉,严肃道:“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你不要当它玩一样知道吗?洪义他……”

   路过的阿标看不过眼了:“阿俊,我每次走过来都听见你说这句话,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他识数的啦,不识数就算他倒霉咯。”

   “标哥,你不要吓他。”阿俊把阿星搂进怀里。他说这么多,是想让阿星认真对待,不要儿戏,却不想让他对这次任务感到害怕。害怕是忍不住的,洪义是个生性多疑的老滑头,在他面前表现不自然,简直就是找死。

   “总之你乖乖的,按之前我和你说的做就行了,明白吗?其他交给我。”阿俊低头看这涉世未深的小子,语重心长。阿星小鸡啄米:“我知道的啦俊哥,我识做的。”

   是就最好。



(星)


   阿星拿到任务的时候简直激动得不行。他们要去杀洪义!一个黑社会大佬!

   他已经想象到自己任务成功的画面了,到时候一定要让韦先生多多提拔自己!他想起那本漫画,混江湖的主人公一朝成名走上人生巅峰的剧情。这回还不轮到他自己?!

   然而他真正走进汗蒸房的时候,什么成名的想法都没有了。

   能活就阿弥陀佛了,他有点心惊胆战的看着洪义挂在肩膀上的枪。洪义踩着他的腿根,给了他一个似是而非的眼神。

   我吊,他干嘛抛自己媚眼???

   阿星慌得一批,咽了口口水,把自己的浴巾往下拉捂严实重要部位,故作镇定:“好热。”他偷偷瞥一眼另一张凳子,上面的男人半倚靠在木质墙壁上,毛巾把脸挡得严实。

   俊哥身材真好。他努力想点别的事情放松自己,不知道俊哥有没有女朋友?哪个女人那么有福喔,俊哥又高又靓仔,身材又正,还很能打,脾气又好。

   想得正出神,大腿上的重量突然变重了。阿星回神,是洪义叫他。

    “喂,加水。”

  他不情不愿地过去提水桶,站在一边的洪义小弟吓唬他,朝他瞪眼。

   切,当他三岁小孩?他撇嘴。

   时间过得很快,几次加水之后汗蒸房里越来越热。这一次加水,阿星把整桶都倒在了汗蒸石上。他看一眼那个洪义小弟,整个人热得看起来快虚脱了。

   机会来了。



(俊)


   任务完成得很顺利。

   他夸阿星:“做得不错。”

   阿星笑得眼睛都眯上了:“谢谢俊哥!”说完看看周围,迅速凑到他身边,仰头看他:“俊哥,我刚刚把枪扔给你的样子帅不帅?”他被这个问题逗笑了,抬起手亲昵地揉揉阿星后脑勺:“很有型。”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阿星得意洋洋,开始和他说自己在面对洪义时的心理活动。“我差点觉得你被热晕过去了呢,一动不动的,吓死我了。”

    说话语气真像一个小孩。他又忍不住多揉两把阿星的头毛,手感真好。

    “俊哥,韦先生叫你和阿星去见他。”

    “嗯,知道了”他答应一声,搂着阿星肩膀:“走吧。”

    “你说韦生会不会夸我?”你一脸求夸状,谁忍心不夸你?

    “会。”阿俊肯定地笑了。

  

(星)


   这是重要大事。

   今天被韦生夸了,韦先生还答应会多多提拔他呢。

   真是做梦都要笑出声了嘿嘿。

   “俊哥啊,”他一下扑到阿俊床上:“你以后出任务都带着我好不好?”阿俊坐在床边正拿着毛巾擦自己的头发:“不好。”

   阿星急了,抓过那条白毛巾讨好阿俊,给他擦头发:“为什么啊俊哥,今天韦生都夸我们做得干净利落,说我们做得好。你下次也带上我,我肯定能帮到你的。我很能打的!”

   男人坐在床上没动,任阿星在他头上用毛巾胡抹乱擦:“你不会开枪。”

   阿星一听,急了。什么叫不会开枪?不就是扣扳机的事吗,动动手指而已,这拒绝太水了吧。

   他抓着阿俊的胳膊据理力争:“我会啊,我可以的,扣扳机嘛,小孩子都会,你就带我去吧 去吧去吧。”

   平时好说话的人今晚却油盐不入。阿星有点生气:“不带就不带,我去找标哥。”

   以前他不敢这么对阿俊,因为他们两个顶多算是同事,是室友。可是他现在和他有了过命的交情,难道还不能发点小脾气吗?

    房间一时间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出声。            

    阿星灰溜溜地爬下阿俊的床,回到自己床上。

   一夜无话。



(俊)


   他不是不会开枪,是不会杀人。

   男孩百般哀求自己,又叫俊哥又给自己擦头发,声音软得像棉絮。在这方面,阿俊觉得不能惯着他,所以他一声不吭。

   “不带就不带,我去找标哥!”

    那更好,标哥不会带没有战斗力的人在身边,他心想。

   阿星没有再求他,回到了自己的床,关上灯。

   阿俊安静地看着对面床。大概是真生气了吧,一句话都没有说,还背对着他睡。这种小孩子心性,能杀得了人吗?看到被男人围堵侮辱的女人会去救,这种心肠,能杀得了人吗?坦坦荡荡地要别人记得多多提拔自己,这种直性子,能杀得了人吗?

   阿俊叹气。怪不得阿标说他越来越像阿星的妈了,这种小孩子不照顾着一点,指不定哪天惹出大祸来送了自己的小命。

  不过今天他确实做得很好,是个机灵鬼。



(星)


   阿星憋了一口气打算好好表现,要让阿俊知道自己不是那么没用,所以他开始在韦杰面前毛遂自荐了。

  他被安排和他们一起去泰国提高货物数量,阿星抿着嘴笑得开心。阿标看不顺眼,吓唬他:“小子,你当去玩啊?我们是去做正经事!你给我认真一点。如果不认真……”

   阿俊笑了:“你别吓他。”又拍拍阿星手臂:“放轻松点,就当去玩好了。”

   阿星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人,比起遥不可及的危险,他更在意的是泰国那么热,要不要多带两只蚊怕水防蚊。



(俊)


   这几天他们一直在玩。他几乎都要觉得这次不是出来谈生意,而是真的旅游了。他吸着烟,饶有兴致地看阿星泡妞,一口蹩脚的英文,眉飞色舞得像一个见到讨他喜欢的玩具的小孩。

   可爱。

   他忍不住笑起来,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人呢?做什么都有趣。

    阿标半路截胡,把阿星从女人身边扯开,用现学的泰语把妹。阿星可怜巴巴:“我先泡的。”阿标眼睛一瞪:“什么你先泡的!现在是我的!小孩子就一边玩去!”

    阿星有点不甘心地看那个女人,试图和阿标讲道理:“我先的喔,我先泡的。”

   事实证明讲道理是没用的,阿星这小身板一把就被推开了,还差点摔倒。

   “小心点呀。”他抖了抖烟灰,提醒他们不要推推搡搡。

   很快阿星就得意起来了。

   那女人眉目含情,娇滴滴地靠在阿标怀里:“一夜三千。”声音比阿标的还粗哑。

   人妖呀。阿星抖了抖,对上了欲哭无泪的阿标:“你先泡的。”然后迅速离开了现场。

   这谁顶得住。阿俊叼着烟紧跟阿星脚步,迅速离场。

Oscorn

开始

1.一本漫画闯天涯人设+剧情

2.不he我不是人

3.双视角(略混乱?)

3.xxj手笔避雷


(俊)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那间被枪支射击得破破烂烂的酒吧。

   那时候阿俊没有想过,会有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不第一时间逃跑,而是大声地警告身边的人有危险。他混这行太久,人心看得太透,知道谁都是为了自己而活。

   利落地干掉那两个杀手,他把两支手枪重新放回口袋里。看着年轻的侍应生从桌子地下爬出来,手抖得不行还不忘记收拾盘子。

   还挺有趣。...


1.一本漫画闯天涯人设+剧情

2.不he我不是人

3.双视角(略混乱?)

3.xxj手笔避雷




(俊)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那间被枪支射击得破破烂烂的酒吧。

   那时候阿俊没有想过,会有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不第一时间逃跑,而是大声地警告身边的人有危险。他混这行太久,人心看得太透,知道谁都是为了自己而活。

   利落地干掉那两个杀手,他把两支手枪重新放回口袋里。看着年轻的侍应生从桌子地下爬出来,手抖得不行还不忘记收拾盘子。

   还挺有趣。

   韦先生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给了这小侍应生一张名片,让他有困难可以来找他。小侍应生似乎觉得阿俊比较神奇,一直目不转睛盯着他。

   他又看了小侍应生一眼,走在人群的最后,离开了。



(星)

   阿星实在是受不了以后天天要挨揍和被骚扰的日子。莫名其妙睡个觉就打上门了。这些个混蛋,不听人话,他根本就不知道洪义是哪条粉肠!解释也不听,这些个王八蛋套了袋子上来就打,这谁顶得住嘛!还让酒吧老板开了他,什么仇什么怨?!

   他捡起那张因为自己收拾衣服而掉在地上的名片,下定了决心。



(俊)

   他们再见面,是一个小小的酒吧套房。

   他缩着腿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摸自己的酒杯。他很少搭腔兄弟们的话,他更擅长做个旁观者。

   门被敲响了,阿标答应一声。

   那人进来,一身黑大衣,进房也没摘墨镜,反倒是插起腰挺着肚子叫标哥,嘴里叼了根火柴,还扯着有点没心肝的笑,好像要寻求一个人来夸赞他这身装扮:“怎么样?”

   他一下就认出来了,声音相当有辨识度。

   那个小侍应生。

   他怎么来了?

   身边的阿标瞪他:“你这是在装大佬?!”这小侍应生一下收敛了自己的动作,说着是韦老板吩咐他过来做事的话,面上的笑容带了点讨好。

   阿标不在意地笑了,问周边的人:“你们饿不饿?”其他人点了头。阿标就开口让人给小侍应生钱去买宵夜。

   “买宵夜?”年轻的男孩好像觉得有点搞笑,他咧咧嘴:“标哥,我们出来行走江湖,做足了功夫的,我有本事的。”说着还拉开了大衣,拍了拍别在腰间的东西。

   一本漫画?

   阿俊被逗笑了。原来是个热血的中二少年。他捏着酒杯慢慢地喝剩下那点酒,毫不意外地看见阿标站起来。“有本事?”阿标抓住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领带:“小子,说来听听看?”他最瞧不起这种弱鸡角色。

   那男孩有点挣扎,一脸抗拒:“标哥啊,你口臭啊,是不是有烂牙啊。”一边说一边推开阿标。阿标一点就着,上去就要给点颜色要这小子好看。周围的人拉架,七嘴八舌说着没必要动火、没必要动手。

小侍应生好像觉得他不会真的挨揍,还站在那里傻憨憨地解释:“我不是有心的。”

   阿俊放下酒杯站起来,半搂着他:“走吧走吧。”带着他走向房门。他还有点委屈地看他,摊手:“我也不想的,但是他真的口臭嘛。”

   房门关上了,留下一个愤怒的阿标和一帮还在劝他的兄弟。



(星)

   阿星当然是觉得自己没有做错,那个标哥确实有口臭啊,还怼自己那么近,简直是要他小命。

   阿星看着被多人拦住的阿标小小地叹了口气:“我不是有心的。”阿标叫骂得更厉害了。阿星摊手还想说点什么,一个高大的人就走过来挡住了他,拍着他的背脊半搂半推地:“来啊,带你出去,走吧走吧。”

   声音又温和又平缓,比那个暴躁的大块头好多了。阿星有点委屈地和这人抱怨,说:“我也不想的,但他确实是口臭嘛。”就很难忍啊!

   一边走阿星一边叽叽呱呱地告诉这个好心人自己是为什么来这里,顺便做了一个清晰到到连自己老家在哪里,家里还有什么人的扒皮式自我介绍。

   他还不懂,家人是混这行最忌讳说出口的事情。



(俊)

   他靠在一根柱子旁,捏着手里的烟。

   阿星,小侍应生自我介绍了。他在小亭子里踱来踱去,朝他抱怨刚刚的事:“那个大块头算什么意思嘛,我是来见工的而已啊。”阿星又坐下了:“见面就叫我去买宵夜,当我是什么啊。是韦先生叫我来的啊,不给我面子还不给韦先生面子吗?”

   “标哥这人没什么,你和他认识久点,就知道了。”阿俊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自己兄弟的性格的。

   阿星显然还在忿忿不平:“那还是可免则免吧,我今晚就忍不住了,还认识他久点呢。”

   他摸出了自己的铝制酒盒,去旋开那个盖子。他说:“你不会这么小气吧?”这年轻小子显然好动,就这会子功夫他又站到了他身边。

   阿星反驳他:“那你就错了,我这个人,最不记仇的。”

   他仰头喝酒,余光瞥见阿星张大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星)

   在宣明自己并不是小气的人之后,他看着阿俊手里那个铝制酒壶呆住了:“你是上次那个。”他看看酒壶又看看好心人的脸,有点惊喜:“我认得你啦,你、你是有两把东西的对不对。”耍起来很威风!

   说实话他能来找韦杰,除了现实迫不得已之外,这个男人那晚开枪的飒爽劲是很大一部分原因。要是自己也能摸摸枪多好!

   阿星是那种想起一茬是一茬的人,他眼睛亮了,伸手就往男人怀里摸。阿俊打开他的手:“你干什么?”阿星不怕这个面容清俊的男人,他是那天唯一一个停下来看他的人呢。他咬着那节火柴看阿俊:“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嗯?”



(俊)

   “干什么?”阿俊问,咽下那口酒。

   阿星指着他,一脸恍然大悟:“哦,你就是上次那个。”

   他别开眼睛,感觉又要被这小年轻逗笑了。

   “我、我认得你啦。”阿星笑得有点兴奋:“你是有两把东西的对不对?”双手在胸前比划两下。他哦了一声,把烟放回嘴里:“两把什么?”

   “枪啊。”阿星拖长声音,视线往他怀里钻:“是不是放在这里?”说着就往他怀里伸手。

   阿俊眉头一拧,拍开他的手:“你干什么?”怎么明晃晃去拿人保命的东西?

   男孩子又带上了那点无辜的神情解释:“没有啊,我只是想看看而已。”他咬着那根火柴棒,仰头望他,露出狡黠又讨好的笑:“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阿俊歪着头看他,叼着小火柴棍的男孩眼睛还在往他的怀里瞟,和一只巴巴地馋骨头的小狗没有本质的区别。

   他可能拿着枪也不会开,一个小孩子,给他看看又能怎么样?

   他吐烟,快速地检查了一遍附近的情况,确认安全了才拿出枪,保险起见,他卸下了弹夹。

   他有点好笑地看着阿星从他手心拿过那把枪,好像抓住了什么金银珠宝一样翻来覆去地看,眼睛冒光。

   不过是一把用来杀人的工具。

   即使确认面前这个人没有危险,阿俊也不习惯被枪口对着,他伸手过去扶正了阿星的手。

   阿星一下沉迷在终于拿到枪的圆梦快感里,靠在男人身边摸枪,他问:“挺称手啊,多少钱啊?”眼睛都没离开枪,自然也没发现旁边这个高大的男人一脸看小狗啃骨头的促狭。



(星)

   小亭子的安静被女人的叫声划破,那女人眼熟得很,是那个在标哥套房外唱歌的歌女。阿星一下认出来了,他瞪着眼睛看那女人被两个男人连拖带拽地拉走。

   “看什么啊臭小子?!没见过阿叔打人?”跟在那两人后面的老男人凶神恶煞地骂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命令那两个人:“替我剥光她!我倒要看看她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不一样,扮矜持?!”

   阿星扭头去看阿俊,阿俊点点头。

   阿星下意识地底气就足了,抓着那把枪走过去:“什么事什么事?”他看看那个被抓的女人:“小姐,你们是熟人吗?”又看看老男人:“你们开玩笑的吧?”那老男人看见他抓在手里的枪一下怂了,又赔笑又哈腰:“是是,是玩笑,玩玩而已,我们认识的、认识的。”

   “对嘛,大家玩玩嘛。”阿星又习惯性摊手:“那就是没事啦。”

   那老男人眼睛一瞄,大骂出声:“你这个死小子!拿支空枪来耍你老子?!”捏着拳头就往阿星脸上挥。



(俊)

   他从不干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所以阿俊站在柱子旁边看戏。显然普通的英雄救美戏码不适用于阿星,怎么看都有点怂怂的。他被男孩和事佬一样的话和摊开的手逗乐了。

   那老东西看出枪支没有弹夹,大骂阿星,上来就要揍人。

   真是个愣头青。连他卸了弹夹都不知道,还被人看了枪托底。

   阿俊冷着脸过去,一把抓住要打到阿星脸上的手。



(星)

   果然是他看中的男人!!这身手这风范!!和漫画里面的厉害角色如出一辙!!一拳打翻反派,我得像他一样!!那老东西一下就被打退了,看起来还被打得够呛。

   他抓着枪凑到男人身边:“好厉害呀,这招叫什么名堂?”男人没有应他,顺着他的手收回了那支枪。

   真正的主角是靠脑子的,阿星识趣地退开一点,围观大佬的吊打现场。



(俊)

   打这些废物根本就是浪费时间,阿俊不耐烦地让这些人滚,他理理身上的外套。

   阿星又凑了过来。他低头看他,男孩子一脸稚气未脱地和他对视,毫不掩饰地对他笑,眼睛里铺满细碎的光芒:“俊哥你真的是很厉害啊!”

   阿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阿星又转头去看那个被救的女人:“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回去啊?”

   阿俊附和:“你没事吧。”没事就自己回去吧,我们很忙的。



(星)

   “俊哥。”阿星枕着自己的手臂,看向对面床。其实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阿星坚决认为阿俊能看到自己诚挚的双眼。“能够和俊哥你分在同一间房实在是太好了!”

   “……”一阵沉默。

   “不是分,是其他兄弟房间满人了,标哥又不肯和你一间把你硬塞过来的。而且,”男人声音顿了顿:“你讲这句话好多次了,不困吗?”

   阿星觉得要让他看中的男人知道他在他心中的地位,他大义凛然:“你错了俊哥,就算标哥肯和我一间房,我也不愿意!我觉得和你住一间很好!”

   又是一阵沉默。

   沉默得太久,阿星觉得他睡了,他小心翼翼地用气声:“俊哥,俊哥,你睡啦?”

   没有回应。那应该是睡了吧,阿星心满意足地抱着被子,今天得到了新工作,认识了俊哥,没有挨打,摸到了枪,还玩了一手英雄救美。

   他得意地笑了一下,睡前称赞自己:“不愧是你!”



(俊)

   阿俊安静地听房间里另一个人碎碎念,虽然都是已经重复了很多遍的话:你打架好厉害啊、练了多久啊、你的枪真的很有型、你用枪也很有型、我觉得你的人真的很好、我很开心和你分在一间房。

   好听话阿俊听到过很多,那都是在对方对他有企图的情况下听到的,或者是想在他手下捞点好处,或者想在他手下捞回一条命,又或者是想捞走他的命。

   那他呢?

   阿俊翻了个身,面对着对面床上多出来的人,没拉紧的窗帘让月光有机会铺散在房间里,他看清了那张才仅仅见过两次的面孔,眉毛平展,眼睛紧闭,嘴角有点上翘。干净、没有戾气,就只是一个年轻的男孩而已。

   他图什么他呢?

   阿俊又想去摸自己的酒壶了。

   枪吧?

   他很喜欢枪。不过似乎只是简单的喜欢,他回想起阿星那双几乎要黏在枪上的眼睛,和一个小孩子向往做英雄那种喜欢没两样。

   真是个小孩子脾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