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我ooc了

109浏览    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5 17:10
渝洲風急

【双黑】不过是异能互换罢辽

#沙雕/ooc有/其他角色出场有/短小还渣

#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正【鞠躬

#祝食用愉快


风和日丽的日子。

本应该是如此。


太宰治双手插兜,悠哉悠哉。

今天有哪位美丽的小姐愿意同我殉情呢?

他买了一支带着晨露芳香的花,

瞄一眼时间,朝着街头小巷走去。

果不其然,

武侦小老虎和港黑垂耳兔又双叒叕打起来了。

正常操作,太宰如此想到。

他将花潇洒一甩,踱步于两位小朋友之间,刹那间,太宰伸出了双手!

大鹏展翅...哦不人间失格!


几秒之后,新双黑被冲击于百米之外,一人一边。地面被砸出俩坑,俩大坑。


敦:??!!!!!

芥川:??????!

“太宰...

#沙雕/ooc有/其他角色出场有/短小还渣

#第一次写文,请多指正【鞠躬

#祝食用愉快




风和日丽的日子。

本应该是如此。


太宰治双手插兜,悠哉悠哉。

今天有哪位美丽的小姐愿意同我殉情呢?

他买了一支带着晨露芳香的花,

瞄一眼时间,朝着街头小巷走去。

果不其然,

武侦小老虎和港黑垂耳兔又双叒叕打起来了。

正常操作,太宰如此想到。

他将花潇洒一甩,踱步于两位小朋友之间,刹那间,太宰伸出了双手!

大鹏展翅...哦不人间失格!


几秒之后,新双黑被冲击于百米之外,一人一边。地面被砸出俩坑,俩大坑。


敦:??!!!!!

芥川:??????!

“太宰先生...!!!”尽管相隔千里,两位宰厨也依然能保持高频同步。

过激宰厨敦:“太宰先生..?!这异能...(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

冷静宰厨芥川:“不愧是太宰先生,能将异能运用的如此淋漓尽致。”

太宰:????我不是我没有

太宰扶了扶并不存在的眼睛框,

心想:事态有点严重


于此同时,港黑一支花正在清剿敌对组织

中原中也撩起一侧头发,气势磅礴

他向敌对组织的小干部扬起嘴角,勾勾手指,轻轻笑到:“你也想被重力碾压吗?”

真是该死的勾人,对面小弟都是这么想着的。

小干部脸色微红,发动异能,是燃烧着的火焰。

冲呀!!!!!!他在心里为自己呐喊。

中原中也毫无犹豫,一个漂亮的下勾拳。

火灭了。

小干部飞了。


敌对组织小干部的战斗报告:

对面干部好撩好帅好辣哦

异能超厉害的还能灭火

拳头有点疼但是我好喜欢啊


只有中原中也知道,屁的异能,

他根本没使出重力碾压,只是一拳头揍飞了对面的小花痴。

他深知刚刚放出的异能,分明是..!


于是,

武侦里挤满了人。

好吧,也不是很挤。

森先生坐在沙发上,牵着爱丽丝的手,笑到:“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吧。”

国木田:又什么事????不知道!

红叶:啧,墨迹


当事人之一太宰治,站在窗前,手持《关于自*的一千一百七十七种方法》,

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当事人之二中原中也,远远站在门口,在红叶大姐头的按住下,死盯地板,那块已经被踩裂的、老可怜的小地板。


机智敦一见气氛不对:“那个...如果是乱步先生的话一定有办法的对吧!不过是异能互换了,一定可以解决...的......”

国木田无奈扶额:“刚刚乱步先生吵着要买零食于是社长带着他和镜花...去玩了。”

众人:????

森先生迅速站起,拉着小爱丽丝:那我也......

众人:????????!


让他俩独处一会吧。

不知道谁如此提议。

好主意。

才怪啊啊啊啊啊!!


后来侦探社炸了。

两人被赶到了街上。


就算没有互换异能,太宰治也依然能按住中原中也,这是不变的定理。

“啊啊啊,我大概能明白中也长不高的缘故了。”

“哈?你这绷带浪费装置在说什么呢?!”

“诶呀,即使互换了异能,蛞蝓的脑袋里还是容不下智慧呢。”

“哈??!你这青花鱼有什么资格说啊啊啊啊啊啊?!”(此处应有戏腔x


于是两人买了一箱牛奶。


“呐,我说太宰,现在到底怎么办。”伴随着吸溜吸溜的声音。

“吸溜吸溜......”


一拳头飞出。

“唔!中也你好恨哇呜呜呜.......大概,没什么不是一个亲亲不能解决的吧!”

港黑第一歌姬:?!!!!!!!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不是一个亲亲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就再干一次。

END.

______

谢谢大家呜呜呜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红心

以及最后一句话的断句大家可以自己想象x


渝洲風急

【双黑】假如同人都变成了异能

#ooc 沙雕

#短,大概是段子


{第一天}

“唔啊啊乱步先生!”

“怎么冒冒失失的。”国木田妈妈扶稳了中岛敦。

“啊啊太宰先生他...他......”

“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他中了异能,要和中原中也先生牵手才能解除!”

这什么鬼异能?

“如果不做会怎么样?”国木田扶扶眼镜,正常操作。

“不知道。”乱步回答,看上去是没吃够小零食。

那就牵呗。


{第二天}

港口黑手党一片躁动。

太宰治与中原干部手挽手在街上走。

又是什么异能啊啊啊??


{第三天}

“首领...!”

“停,别再说了。”森医生为爱丽丝披上小外套,“中也,你去吧。”

今天的异能是:...

#ooc 沙雕

#短,大概是段子


{第一天}

“唔啊啊乱步先生!”

“怎么冒冒失失的。”国木田妈妈扶稳了中岛敦。

“啊啊太宰先生他...他......”

“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他中了异能,要和中原中也先生牵手才能解除!”

这什么鬼异能?

“如果不做会怎么样?”国木田扶扶眼镜,正常操作。

“不知道。”乱步回答,看上去是没吃够小零食。

那就牵呗。


{第二天}

港口黑手党一片躁动。

太宰治与中原干部手挽手在街上走。

又是什么异能啊啊啊??


{第三天}

“首领...!”

“停,别再说了。”森医生为爱丽丝披上小外套,“中也,你去吧。”

今天的异能是:请两位亲亲抱抱举高高。


{第四天}

“我猜今天会很刺激呢。”乱步啃了一口大福。

对,今天是...请两位干一pao

“太宰先生!!!”敦君破音。

太宰路过。

“啊那个啊,已经完成了哦。”

敦:???????????

效率好高?这不是重点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五天}

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联手清剿该神秘组织。

“啊啊啊啊啊是活着的福泽社长!!!!”

“芥川啊啊啊看我看我!!!”

“太宰先生我爱您啊啊啊啊啊啊啊(highhigh升F)”

“中也踢我啊啊啊求你了!!!!”

“小老虎啊呜呜呜呜让我抱抱呜呜呜太可爱了……”

“森医生看过来啊啊啊啊啊!!!!!!”

“哥哥桑好帅!!!”

结果遇到了诸如此类的人。

最后变成了粉丝见面会。

END

——————

大概就是各位同人创造的作品变成了异能所以

希望我说明白了xxx



勿扰。

仙门百家的抉择

前文戳http://dan54817.lofter.com/post/20339d98_1c685be68

魏无羡不去管旁人怎样,他现在只知道不抓住蓝忘机他就死路一条。

他好歹是夷陵老祖,怎能落到此种地步?

是啊,自己是……夷陵老祖!是可以单挑三千人的夷陵老祖!

他双目猛地变成赤色,拔出腰侧的陈情,猛地吹响。

霎时间,万鬼凄鸣!

“我和师姐偷.情又怎样了?江厌离是我最好的师姐,是我一生的挚爱,只有她会一直向着我,护着我,你蓝家算个屁!

你们仙门百家自诩所谓正道,却连我那一心向上温柔和蔼的师姐都护不好!她手无缚鸡之力,怎能抵挡那修士的铁剑!

还有江家……只有江叔叔和师姐对我好!虞...

前文戳http://dan54817.lofter.com/post/20339d98_1c685be68

魏无羡不去管旁人怎样,他现在只知道不抓住蓝忘机他就死路一条。

他好歹是夷陵老祖,怎能落到此种地步?

是啊,自己是……夷陵老祖!是可以单挑三千人的夷陵老祖!

他双目猛地变成赤色,拔出腰侧的陈情,猛地吹响。

霎时间,万鬼凄鸣!

“我和师姐偷.情又怎样了?江厌离是我最好的师姐,是我一生的挚爱,只有她会一直向着我,护着我,你蓝家算个屁!

你们仙门百家自诩所谓正道,却连我那一心向上温柔和蔼的师姐都护不好!她手无缚鸡之力,怎能抵挡那修士的铁剑!

还有江家……只有江叔叔和师姐对我好!虞夫人江澄什么的都去si吧!”

魏无羡疯狂的把内心的恶意全部大喊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只有早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的金凌,不,江凌和他的舅舅,熟知魏无羡那个性的江澄十分淡定。

江澄大声喊:“诸位修士,不要慌张!这魏无羡眼看就要入魔!所有人做好防御准备,年轻力壮的修士随我抵挡魏无羡,伤者,女子,少年先走!”

仿佛被江澄的吼声镇住了,一时间偌大而又喧闹的礼堂渐渐开始井然有序起来。

可那魏无羡怎能让他们如意?只听他吹出一段凄厉绝望的曲调,仿佛打开了那炼狱世界的大门,一只白骨手穿破蓝家礼堂,探了出来,接着是千千万万只。疏散的队伍慌乱起来,有的老弱妇孺无力躲闪,被拖入了无间地狱。

而这个时候,众人的目光全部望向他们眼里曾经的君子,逢乱必出的蓝忘机。他早已离开了魏无羡身边,此时负手而立,一言不发,一招不出。

忽然,门外缓步踏入一个人影,让这局势顿时乱上加乱——

是薛洋。

薛洋带着挑衅的笑容走进礼堂,望向魏无羡。他打了一个响指,那千万只白骨手开始往地下退去。而那逃窜的队伍见状也管不得了,赶紧连滚带爬跑出去。

魏无羡见状,更是气急败坏。有一次吹出了更加凄厉的曲子,仿佛可以蛊惑人的心神!那白骨手重又探出来,且数量更多了!

薛洋笑得更加嚣张,从里衣摸出了一个骨哨,吹响。那声音无比尖利,像无数尖刺扎入人的头顶,刺的人头皮发麻。白骨手仿佛很畏惧似的又一次回去,且任魏无羡如何吹奏,再也没有探出来。

在场战力高强的只有蓝曦臣,其次的则是蓝家的几位小辈和江凌。于是,蓝曦臣为了众人的安全,摸出裂冰开始吹奏。

他吹出的曲子十分圣洁,仿佛来自天堂,在场的众多小辈和准备疏散的人群听了都感到自己的心灵接受了洗涤 。但这曲子魏无羡听了,却好像千万根钢针刺入他的头顶。

其他的小辈也纷纷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魏无羡如何能受得了这种屈辱?陈情顿时变换曲调,无数凶尸破门而入!

薛洋还是那般淡定,用骨哨吹出了绵长而悲哀的一声。凶尸仿佛也被这声音里浓郁的绝望刺激了,慢下了脚步。

魏无羡瞬间便注意到了那骨哨的不寻常之处——怨气冲天,却格外听命于薛洋。

薛洋仿佛不是在陈述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淡淡的说:“魏前辈可是想知道这骨哨的来历?这是我取小矮子的指骨而成。”

这句话虽然轻飘飘的,但在旁人耳里听来重若千斤!

这天距离敛芳尊封棺只有半年!这是何等的天才啊!薛洋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那九九八十一层禁制破开,取出敛芳尊的指骨,甚至还把它练成了精纯的骨哨!

“小矮子没有杀我,阴虎符是我自愿给他的。”他情绪没有任何起伏波动地娓娓道来。

忽然,他举起骨哨,猛地一吹!那声音仿佛敛芳尊最后的泣血之声,那一声勾起了蓝曦臣对于观音庙那夜的回忆,勾起了江澄对于父母之死的回忆,也勾起了魏无羡对于江厌离之死的回忆……它勾起了在场每个人心里最痛苦最黑暗的那一瞬间。

降灾和避尘同时架在魏无羡的脖子上,降灾没有一瞬犹豫地割了下去。而避尘收了回来。

魏无羡,这个风光无限的夷陵老祖,这个蒙蔽世人的夷陵老祖,终于死了。

渝洲風急

生日会脑洞产物

正式还债(2/100

生日会脑洞产物

正式还债(2/100

不bai.

-短篇。


-首领宰(if线)。


-ooc严重。


-太宰为第一人称。


-无cp向或乙女向。


(随便写的我超垃圾,超短小)


 


今天是个雨天。


 


很冷,冷到骨髓的冷,冰冷至极,一声一声的喘息都带着自身的热量。


 


单薄的秋季衣服抵挡不了如此冷的风,如刀割般,凌迟着人间。


 


雨猛烈的撞击着港黑大楼的窗户。


 


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响。


 


我拉下硕大的暗红色的窗帘,好黑。


 


嘁…森先生,你港黑的窗户不行啊,看起来都...

-短篇。


-首领宰(if线)。


-ooc严重。


-太宰为第一人称。


-无cp向或乙女向。


(随便写的我超垃圾,超短小)


 


今天是个雨天。


 


很冷,冷到骨髓的冷,冰冷至极,一声一声的喘息都带着自身的热量。


 


单薄的秋季衣服抵挡不了如此冷的风,如刀割般,凌迟着人间。


 


雨猛烈的撞击着港黑大楼的窗户。


 


咚咚咚。一声比一声响。


 


我拉下硕大的暗红色的窗帘,好黑。


 


嘁…森先生,你港黑的窗户不行啊,看起来都要坏了呢。


 


我暗自嘲讽他。


 


我将港黑首领的衣服换掉,换上了我买了许久的衣服。那衣服与武侦那家伙的衣服别无二致,我


又将缠在右眼上的绷带扯掉。


 


嗯…差不多了。


 


我随后又在镜前比划比划,再露出个笑容,跟武侦撩妹的表情完全一致。


 


但却又不同,我的眼中只有无比深邃的黑暗,但他的眼睛中却有星星点点的微光,可就着点光也是我倾尽一生也渴望不到的。


 


镜中已然出现位玩世不恭浪子的模样,是张能诱惑万千无知少女的脸面。


 


不过在我看来,只是个空有俊美的皮囊罢了,里面的灵魂是全港黑里最黑暗的色彩。


 


首领室外并没有守卫,敦君和小镜花出去完成任务了,中也被我派出国去出差,银和其他下属去完成别的事件,毕竟最近的事件频多,森先生和他的异能..哦不是爱丽丝估计还在哪个医院修养。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征兆。嘀嗒嘀嗒的雨形成一个个水坑,溅出令人厌恶的水泥。


 


也不知今天是几月几日了,大约还是工作日吧,繁忙的人们匆匆忙忙打着雨伞来来回回。


 


雨水将沉寂在土壤中腐烂的物品翻腾出来,散发刺鼻的味道,侵蚀人类的呼吸,他们纷纷绕道而行,离它很远*。


 


我离开了。


 


知晓我的身份的黑手党见到我也毕恭毕敬的弯腰喊“首领好!”


 


即便我穿的不是那身漆黑的正装。


 


我没带伞,而且我是故意的。


 


我熟轻熟路的来到一家咖喱店,店主胖的发福,座位上并没有几个人。


 


“哈哈哈哈哈哈”


 


“噗嗤”


 


小孩子的欢笑声,一切都很好。我淡淡的勾起一抹浅笑。


 


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份超辣咖喱。


 


“叮咚。”这是又有人开门了。


 


我往后看了看,是织田作。


 


织田作……


 


他的红发一如往常的有点邋遢,胡子拉碴看起来有点不大舒服。


 


“织田作?你来了?孩子们在楼上。”


 


“嗯,最近侦探社有点忙,我上楼了。”他说完便将手中的雨伞倚靠着门边口


 


“好,去吧去吧。”店主憨厚的笑了笑。


 


“您的咖喱好了!”


 


我望着眼前这个咖喱…看起来好辣。织田作到底是怎么样吃下它的啊?!☆


 


我握着勺子迟迟不肯下手。


 


“来一份咖喱,辣的。”


 


“好嘞!”


 


?织田作!他这么快就下来了吗?!


 


红发青年可能看我许久不吃向我投来了略些疑惑的目光。


 


!织田作看我了!但是这个咖喱好辣QwQ。


 


我舀了一小勺艰难的尝了一下。


 


好辣!!!


 


青年许是见我这般行为感到好笑,轻轻的淡淡的笑了一声。


 


“咖喱味道不错吧。”


 


“很好吃哟~织田作~”我尽可能的模仿那位的语调。


 


“麻烦来一杯白开水谢谢。”我向店主说道。


 


随后我将那杯水喝完。起身,说一句。


 


“多谢款待~织田作有缘再见哦。”


 


我留下了钱准备出门。


 


“等等!”织田作握住了我的手腕。


 


!?


 


我的瞳孔收缩了一秒。


 


“你没带雨伞吧?那用我的伞吧。即使你我之前并未谋面…”


 


“那…恭敬不如从命…?”


 


我撑着织田作的伞走了。


 


织田作啊…


 


—————————————————


 


*我的想法是腐烂的物品虽然看起来令人厌恶,但是这其中还是会有可回收的成分,就如人类一样,虽然犯了一件错(犯罪不谈),但还是会有改善的机会,但周围的人会因为他所干的事来嫌弃,远离,犯事人的内心会有一定的不好的倾向(emmm我其实也是会有一点这种心理),可能会一直存在也可能没多久就忘却。(对不起,我的想法过于幼稚了吧,虽然绕道而行是很正常不过的事了,可能只是突发奇想吧。我经常觉得我挺奇怪的。)


☆因为我也是不能吃辣的,所以我也很好奇啊哈哈哈哈哈哈


————————————————


对不起!是我太垃圾!感觉要是超级极端ooc了可以在评论里说一句,我立马删掉!!QAQ(明明就没有人看,你在bb什么?!)

太喜欢无赖组了QAQ,啊,我就是个渣渣。


渝洲風急

是蔡蔡

挺喜欢这傻乎乎的孩子

给崽崽的生贺!迟了一天( ´▽`)

昨晚晕乎乎画的,画成了左手(。)

是蔡蔡

挺喜欢这傻乎乎的孩子

给崽崽的生贺!迟了一天( ´▽`)

昨晚晕乎乎画的,画成了左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