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戒同所

36519浏览    450参与
白桃团子

【良堂】二十八(大结局)

哈!你们的小可爱突然出现!嘿嘿~大结局啦!记得关注我的新坑呀!新人文笔请见谅,如有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不要上升正主啊!!!拜托拜托~



正文:


        就这样,孟鹤堂坐在周九良的怀里,周九良抱着孟鹤堂,抱到手麻了都不愿意放开。因为周九良不知道他这一次要是松开之后,下一次再去抱抱孟鹤堂的时候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后天,更有可能是下辈子。孟鹤堂为什么要安安静静的配合他呢?因为他也想在周九良的怀里多待一会,他也不知道下一次再以周九良的伴侣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躺在他怀里该是什么时候了...

哈!你们的小可爱突然出现!嘿嘿~大结局啦!记得关注我的新坑呀!新人文笔请见谅,如有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不要上升正主啊!!!拜托拜托~




正文:


        就这样,孟鹤堂坐在周九良的怀里,周九良抱着孟鹤堂,抱到手麻了都不愿意放开。因为周九良不知道他这一次要是松开之后,下一次再去抱抱孟鹤堂的时候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后天,更有可能是下辈子。孟鹤堂为什么要安安静静的配合他呢?因为他也想在周九良的怀里多待一会,他也不知道下一次再以周九良的伴侣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躺在他怀里该是什么时候了。如果时间可以暂停,他俩又该有多希望暂停这来之不易的清净和温暖啊。这一刻,两个人可以毫无保留的,口无遮拦的说出对对方的爱意,可以不受任何人阻拦的抱在一起,更可以深情对望。


两个人抱了许久,直到天亮,孟鹤堂站起身,说:“很累吧,去休息一会吧。这次让我做饭给你吃。”周九良捏了捏自己已经麻到没有知觉的胳膊,看了眼孟鹤堂红肿的眼睛,说:“昨天晚上.....哭了?”“嗯”周九良叹了口气说到:“堂堂,别做了。你去睡会,我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好吗?听话。”孟鹤堂顺从的点了点头,回房间了。孟鹤堂没有睡觉,而是给自己的父母说了句“爸妈,我想出去看看,别担心我。”然后给周云卿发了句‘云卿,对不起我利用了你。谢谢你喜欢我,我不值得。’然后把所有的联系人都删掉了,只留下周九良的。周九良则给公司的股东们发了辞职信,他来公司上班是因为自己父亲拿孟鹤堂来威胁自己,现在呢,孟鹤堂要走了。周九良又有什么可留恋这个公司的呢。他只是跟父亲说了一句‘孟鹤堂不要我了’。


中午,周九良带着孟鹤堂去了以前两个人在上学的时候经常来的一家甜品店。周九良不喜欢甜的,却天天陪着孟鹤堂来吃,来买。孟鹤堂发呆的看着眼前的甜品,那是他最爱吃的。孟鹤堂抬起头,拉开自己的一只袖子。立刻露出一个很丑很丑的伤疤,看起来这道伤挺深的。孟鹤堂的眼睛一直是平静的,没有波澜的。可这一次仿佛更加的深邃了,没有任何情绪,如同死水一般。孟鹤堂扯出一个极为难看的微笑对周九良说:“九良,你看这道伤疤是不是很丑?”周九良没有回答‘丑’或者‘不丑’只是轻轻覆盖上那道伤痕说到:“当时一定很疼吧。”他不敢想象一个以前连不小心碰一下都直喊疼的少年,手臂上有那么大的伤痕,他不敢想这个该有多疼,更不敢想那个少年被划这道伤口的时候哭的该有多么的撕心裂肺。孟鹤堂继续说:“九良,你肯定不知道这是怎么弄的吧,我告诉你。我一进到戒同所里,他们就在我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说这是告诉我同性恋是不对的,这是惩罚。当时还没有那么深,可是等我出来的前一天他们又在同样的位置上划了一道,划得更深更长,他们告诉我说那是警醒,刻骨铭心的警醒,以后再同性恋的时候就该想想这疼。”周九良听完这些眼泪不停地掉着,他的心好像也被人狠狠的划了一下,这个疼,比看那些视频疼的多。


吃完甜品,孟鹤堂笑着对周九良说:“九良,我要去旅行啦!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不要想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周九良含着泪点了点头,孟鹤堂走着走着,突然转过头来对周九良说:“如果有下辈子啊我还你一个永不天亮。”


从此孟鹤堂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了消息。周九良则靠着还算不错的成绩,回到了原来那个高中做了名班主任。只要周九良新接到一批学生,他就会用正正一节课的时间告诉他的同学们‘同性恋没有错,也不该觉得另类或者排斥他们。’


为什么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却还是分开了呢?因为啊,他们最终也没有扛过世俗的眼光啊,周九良和孟鹤堂也许只是其中的一对呢?


——————————————————


撒花✿✿ヽ(°▽°)ノ✿完结啦!嘿嘿~虐吗?有没有不懂得可以问我呀!记得看我的新坑!新坑!新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谢谢支持,爱你们哦!一定要看新坑啊!!!!!!!!!


高考加油(ง •̀_•́)ง前程似锦
姜玖想炸戒同所

我来辣!

本文名字《假如德云女孩和德云老爷们儿一起炸戒同所》

不要白嫖!

拜拜~

我来辣!

本文名字《假如德云女孩和德云老爷们儿一起炸戒同所》

不要白嫖!

拜拜~

白桃团子

【良堂】二十七(大结局中)

我来了!说好的日更因为我太懒了所以嘛~嘿嘿!别介意啦~新人文笔请见谅,如有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不要上升正主啊!!!!!!拜托拜托~


正文:

        周九良一如既往的和钰宸接触着,可是孟鹤堂呢?他一点都不爱周云卿,可周云卿却真正的爱上了自己。孟鹤堂心软,他不忍心既伤了周九良的心,又把一个女孩子的心伤了,更何况那个女孩没错,明明是自己先要招惹她的。孟鹤堂看着离分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眼里藏不住的满是失望。周九良本来是想进来告诉孟鹤堂他今天晚上要和钰宸一起吃饭让他不用等他的,可是一进来却看到那人正在看日历和满...

我来了!说好的日更因为我太懒了所以嘛~嘿嘿!别介意啦~新人文笔请见谅,如有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不要上升正主啊!!!!!!拜托拜托~


正文:

        周九良一如既往的和钰宸接触着,可是孟鹤堂呢?他一点都不爱周云卿,可周云卿却真正的爱上了自己。孟鹤堂心软,他不忍心既伤了周九良的心,又把一个女孩子的心伤了,更何况那个女孩没错,明明是自己先要招惹她的。孟鹤堂看着离分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眼里藏不住的满是失望。周九良本来是想进来告诉孟鹤堂他今天晚上要和钰宸一起吃饭让他不用等他的,可是一进来却看到那人正在看日历和满眼的失望。周九良走过去轻轻环住孟鹤堂,说:“堂堂啊,我晚上有事就不回来吃了。你自己在家乖乖吃饭好不好?”孟鹤堂心里明白,他没有傻到去戳穿周九良给他留的那点念想,但是他都知道。

       在钰宸家里,周九良帮着钰宸一起收拾着晚上的食材。钰宸突然停下手中的活,他察觉到今天周九良不太对了,以前周九良试着在和钰宸接触,钰宸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可是今天呢,钰宸有意无意的身体接触似乎周九良都是在躲开。钰宸把周九良拽到客厅,把他推倒在沙发上轻轻覆盖上周九良的唇。周九良最终还是把他推开了,钰宸苦笑着望着周九良,说:“九良,你不是说给我们两个一次机会吗?试着接触啊,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啊?”周九良现在嘴里充斥着一股奶油味,他皱了皱眉,又一脸哀伤的对钰宸说:“钰宸,为什么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就不能在一起呢?”钰宸忽然明白了,周九良告诉他的就是答案。钰宸眼里蓄满了泪水,却又因为周九良以前说过的‘不要哭,哭了眼睛就不好看了’一句话和自己的倔强迟迟不肯让眼泪掉下来。“九良,我知道了答案了。谢谢你啊。”

        两个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灯却灭了。周九良被吓了一跳,钰宸低着头说:“今天停电,只一片都停。九良........”钰宸还想说些什么,周九良却忽然站起来说:“孟鹤堂怕黑啊,停电他一个人岂不是要怕死!钰宸,你自己点个外卖什么的,有事明天再说,我先走了。”说着跑出了门。钰宸听见很大的关门声,眼泪瞬间再也忍不住了,‘啪嗒啪嗒’的砸在地板上,钰宸小声嘀咕着:“不要,不.....要。”他仰起头,掉着眼泪失神的说了句“九良你知道吗?我也很怕黑啊,你为什么就不能陪陪我呢?我终究还是把不过他吧。”当周九良冲出房间的那一刻,钰宸就明白了。他输了,输的彻彻底底的了。

        周九良跑回家,看着漆黑的房间里缩在角落的一小团,心里一揪一揪的疼着。周九良走过去抱住孟鹤堂,孟鹤堂挣扎着想要离开那个怀抱,可是周九良却突然说道:“堂堂,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知道吗?”孟鹤堂愣了一下,但还是在挣扎。周九良继续说:“今天晚上,让我抱一会。天亮之前再让我抱抱你。”孟鹤堂不动了,就那么让周九良抱着。

—————————————————

没了!明天我来更大结局吼!快去康康孩子的新坑吧。太难了~我今天毕业,哭死我了。我的妈,嘎—

轩轩子呐.

戒同所-15-

贺峻霖上楼,急急忙忙打开门

就看到 刘耀文脸上,身上全是淤青

贺峻霖问“怎么回事?!”

“艹!他大爷的!”刘耀文抹了一下嘴角的血

“翔哥他爹玩阴的,给拽到公司后门打了一顿”宋亚轩解释道

“你们干嘛要去啊?好好的不行吗?别因为我受伤啊”贺峻霖喊道

沉默了……


宋亚轩和刘耀文开车刚到Y公司,就让人拦住了

刘耀文先下车,让宋亚轩去停车

等宋亚轩停好车回来后,公司门口已经没有刘耀文的身影了

“玩阴的是吧”宋亚轩嘀咕了一句,进了公司

除了前台接待和几个公司员工,什么人也没有,门口的保安依旧站的笔直,除了刘耀文,什么地方也没动过

前台咳嗽了一声,指了指楼梯

宋亚轩什...

贺峻霖上楼,急急忙忙打开门

就看到 刘耀文脸上,身上全是淤青

贺峻霖问“怎么回事?!”

“艹!他大爷的!”刘耀文抹了一下嘴角的血

“翔哥他爹玩阴的,给拽到公司后门打了一顿”宋亚轩解释道

“你们干嘛要去啊?好好的不行吗?别因为我受伤啊”贺峻霖喊道

沉默了……


宋亚轩和刘耀文开车刚到Y公司,就让人拦住了

刘耀文先下车,让宋亚轩去停车

等宋亚轩停好车回来后,公司门口已经没有刘耀文的身影了

“玩阴的是吧”宋亚轩嘀咕了一句,进了公司

除了前台接待和几个公司员工,什么人也没有,门口的保安依旧站的笔直,除了刘耀文,什么地方也没动过

前台咳嗽了一声,指了指楼梯

宋亚轩什么也没说,就信了她的话,转身走向楼梯口

到楼梯口发现后面有个小门可以直接出去,就把门打开了

一开门,就是四五个大汉在草坪上围着刘耀文踹

宋亚轩赶忙出来,抓起旁边的凳子就冲进小门,到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身上就是一抡

那几个男的慌了,不知道老板到底让收拾的谁

宋亚轩趁机把刘耀文拽出来,两人出了公司


贺峻霖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把刘耀文当成自己了

要是今天是自己去的,现在应该已经在ICU里抢救了

贺峻霖现在在想严浩翔怎么办

他会有事吗?戒同所啊,谁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样


“贺儿,翔哥他不是有意要那样说你的,他…他也是有苦衷的啊,对吧”刘耀文用胳膊捣了捣宋亚轩

“对啊,你走了之后翔哥也可难受了”宋亚轩补充道

“那他为什么要说?他难受,我不难受?”贺峻霖说“别说了,好吗”

别说了

连严浩翔的事也不愿意听吗?

宋亚轩没再说话了

“你走后,翔哥被打了,左臂骨折了”刘耀文说

“嗯”贺峻霖很简单的一声,眼圈却红了

因为他,他爱的人受伤了,爱他的人也受伤了

“你们走吧,我想安静一会儿”贺峻霖转身想往房间走“亚轩,帮我接一下丢丢,地址发你手机上了”


贺峻霖回到屋子,“砰”的把门关上

“都是因为我…我怎么这么麻烦……”

“是不是没有我,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我……真没用”

“耀文也受伤了,他也骨折了,亚轩因为我,几天没回家了”

“我呢?什么也帮不了”

“严浩翔,我想你了”

“我等你回来”

你也要等我啊……

贺峻霖抱着小熊娃娃,睡着了

轩轩子呐.

戒同所小番外2

对于抄袭  是不可能的!

对于什么生子 这个梗太烂了吧…

对于结局  没想好,应该不会Be

对于更文  

随心情喽,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要干的事,不可能那这个当主要的。我也要和朋友们出去玩,去上课,去逛街,去书店……


而对于我

我就是一个“星星眼”“玻璃心”的“迪士尼在逃公主”

我是你们所“歧视”的矫情的,心理有问题的小孩

我把自己的一切经历,会再出一个文轩的合集

(D)

这个字母呢,我会在合集中解释的啊


然后对戒同所做一个解释

贺峻霖与严浩翔没有结婚,只是同居了

刘耀文是警察卧底,和严浩...

对于抄袭  是不可能的!

对于什么生子 这个梗太烂了吧…

对于结局  没想好,应该不会Be

对于更文  

随心情喽,我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要干的事,不可能那这个当主要的。我也要和朋友们出去玩,去上课,去逛街,去书店……


而对于我

我就是一个“星星眼”“玻璃心”的“迪士尼在逃公主”

我是你们所“歧视”的矫情的,心理有问题的小孩

我把自己的一切经历,会再出一个文轩的合集

(D)

这个字母呢,我会在合集中解释的啊


然后对戒同所做一个解释

贺峻霖与严浩翔没有结婚,只是同居了

刘耀文是警察卧底,和严浩翔一直都是好哥们

宋亚轩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研究生(音乐🎵)

再过几章呢,我会把马嘉祺and丁程鑫加进来

三大势力就齐活了

然后我知道我前面更得很短,所以我会开始往里面扩充了

尽量每一篇翻个倍啊~


然后就是评论

我不喜欢看到“踹,懂?”

抱歉,我不懂

难道连声 谢谢 也不会说

我每一条评论基本上都会回

但是!

我踹你了,你也没来啊?真讲信用啊



还有还有,大家考试怎么样啊?

都来给轩轩子说一下,兑换兑换奖励啊~

说到做的啊,晚安安💤💤💤

仙女本仙

戒同所

(呀呀呀,随便乱写的撞名字纯属巧合,好,下面开始正题吧)


“你不是喜欢我吗?现在你怎么了?

“你真恶心”


一年前——

“苏夏,我求你了不要把我送去那个地方好吗?”梦秦流着泪,跪在地上求她

“你真恶心你看看现在的样子我不喜欢你,你滚好吗?”叶苏夏冷冷的说道

“叶苏夏,我会恨你一辈子”梦秦的眼神冷的吓人

“你一个孤儿能对我怎么样?”

“就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我什么都敢做”

“那我可看好你,车来了,再见”叶苏夏推开她的手

————

“梦秦,你终于出来了”叶苏夏迫不及待上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的手”梦秦,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她的手

“你还在恨我吗?那只是我妈的计划跟我没关...

(呀呀呀,随便乱写的撞名字纯属巧合,好,下面开始正题吧)



“你不是喜欢我吗?现在你怎么了?

“你真恶心”


一年前——

“苏夏,我求你了不要把我送去那个地方好吗?”梦秦流着泪,跪在地上求她

“你真恶心你看看现在的样子我不喜欢你,你滚好吗?”叶苏夏冷冷的说道

“叶苏夏,我会恨你一辈子”梦秦的眼神冷的吓人

“你一个孤儿能对我怎么样?”

“就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我什么都敢做”

“那我可看好你,车来了,再见”叶苏夏推开她的手

————

“梦秦,你终于出来了”叶苏夏迫不及待上去

“你干什么放开我的手”梦秦,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她的手

“你还在恨我吗?那只是我妈的计划跟我没关系”叶苏夏解释道

“你妈?你还真是听你妈的话,你知道他们怎么对我吗?他们给我吃药,还用电击电我,他们问我还喜不喜欢你?我说喜欢他就把我电到晕为止你以为多好受?”梦秦,发起火来

“我知道你不好受,梦奏我们能重新开始吗?”叶苏夏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重新开始?你真恶心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女的呢?”

姜玖想炸戒同所

漂亮!我的文被永久屏蔽了!

老福特您做个人吧~

现在,,,,,,只可以发照片了

本文名字《假如德云女孩儿和德云老爷们一起炸戒同所》


点个关注吧~

占tag致歉!

对不起对不起!

漂亮!我的文被永久屏蔽了!

老福特您做个人吧~

现在,,,,,,只可以发照片了

本文名字《假如德云女孩儿和德云老爷们一起炸戒同所》


点个关注吧~

占tag致歉!

对不起对不起!

轩轩子呐.

戒同所-14-

贺峻霖头疼的厉害,就又去睡了

宋亚轩担心,就没走,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我想要坐在跑车里,想要一辆法拉利…’

宋亚轩关上闹钟,从沙发上爬起来

“艹,还得去接刘耀文”

宋亚轩冲了把脸,就匆匆下了楼

贺峻霖站在窗户边看着宋亚轩开车出了小区,摇了摇头


“喂,我到了,你出来吧”宋亚轩给刘耀文打了个电话

“OK,马上”刘耀文回了一句

坐在车里的宋亚轩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贺峻霖的犹豫

“贺儿,我们等翔哥回来,好不好”

没有回答……

刘耀文开开车门进来,就看到心不在焉的宋亚轩

“你昨天去找贺儿,咋了?出事了”刘耀文边系安全带边问

“贺儿对自己没自信了…眼里又没光了”宋亚轩拉...

贺峻霖头疼的厉害,就又去睡了

宋亚轩担心,就没走,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


‘我想要坐在跑车里,想要一辆法拉利…’

宋亚轩关上闹钟,从沙发上爬起来

“艹,还得去接刘耀文”

宋亚轩冲了把脸,就匆匆下了楼

贺峻霖站在窗户边看着宋亚轩开车出了小区,摇了摇头


“喂,我到了,你出来吧”宋亚轩给刘耀文打了个电话

“OK,马上”刘耀文回了一句

坐在车里的宋亚轩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贺峻霖的犹豫

“贺儿,我们等翔哥回来,好不好”

没有回答……

刘耀文开开车门进来,就看到心不在焉的宋亚轩

“你昨天去找贺儿,咋了?出事了”刘耀文边系安全带边问

“贺儿对自己没自信了…眼里又没光了”宋亚轩拉了手刹

“怎么办?”刘耀文问

“顺其自然”宋亚轩嘀咕道“走吧,去找翔哥他爸切磋切磋”


贺峻霖带着丢丢出了门

“呀,漂亮哥哥来了”星儿抬头说道

“嗯,给它洗洗澡”贺峻霖把丢丢拽进来

“那你要在这儿等吗?丢丢洗澡很麻烦的”星儿抱起来丢丢

“不了,我先回去了,你慢慢来,不着急,弄好了给我打电话”

“漂亮哥哥,你是不是一晚上没睡啊?我看你状态不太好”

“嗯,昨天晚上有点事儿,所以我现在要回家啊”

“好,那你快回去吧,等好了,我给你打电话,你来接丢丢”

“那先拜拜”

贺峻霖从“ik it”出来,心不在焉的在大街上走着,看到了几个男孩子和女孩子举着牌子站在

贺峻霖走近一看,上面写着“爱情不分性别!”“同性不是罪!”“他爱他”“她爱她”……

还有一个群聊的二维码,贺峻霖想也没想,就扫了一下

还没进群,就看到有几个警察朝这边走过来,贺峻霖就往后退了两步

“快走!一会儿再不走,就都给我上局里坐坐去”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嚷嚷道,操着一口流利的北方话

贺峻霖一想,严浩翔来了北方上学,自己也来了,刚开始人生地不熟的到现在也能听明白个三八二十三

贺峻霖看着那些警察一副维护“正义”的样子,就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好像最近一个月,自己经常犯恶心,头疼,不想吃东西,失眠,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走着走着,就到小区门口了,贺峻霖看到宋亚轩的车停在楼下,心里就发慌,总感觉出事了,便赶快上楼



鼓励一下“温柔一刀”小朋友啊,评论见💮💮💮

白桃团子

【良堂】二十六(大结局前)

我好像是放了你们8天鸽子,哈哈。对不起!我错了~嘿嘿!我考完试了,应该大概好像可以恢复我的日更了,这个日不日更就看你们给不给力了,加油~新人文笔请见谅,如有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不要上升正主啊!!!!拜托拜托~


正文:

          周云卿察觉到周九良一直在看孟鹤堂,尴尬的说:“你们聊,钰宸你们要喝什么吗?孟哥,你还是喝卡布奇诺吗?上次见你喜欢喝。”周九良摇摇头,说:“孟鹤堂不喜欢和卡布奇诺,他不喜欢喝咖啡。你还是给他要奶茶吧。”周云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对孟鹤堂足够了...

我好像是放了你们8天鸽子,哈哈。对不起!我错了~嘿嘿!我考完试了,应该大概好像可以恢复我的日更了,这个日不日更就看你们给不给力了,加油~新人文笔请见谅,如有过错都是我的错。千万不要上升正主啊!!!!拜托拜托~


正文:

          周云卿察觉到周九良一直在看孟鹤堂,尴尬的说:“你们聊,钰宸你们要喝什么吗?孟哥,你还是喝卡布奇诺吗?上次见你喜欢喝。”周九良摇摇头,说:“孟鹤堂不喜欢和卡布奇诺,他不喜欢喝咖啡。你还是给他要奶茶吧。”周云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对孟鹤堂足够了解了才自信的说出这样的话,可却被周九良不经意间的一个句话碾压了。孟鹤堂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对周云卿温柔的说:“我不喜欢喝咖啡,按他说的帮我叫奶茶吧,谢谢。你也别喝凉的,你这两天不也生理期嘛。”周九良原本因为自己足够了解孟鹤堂而感到的沾沾自喜却被孟鹤堂一句‘生理期’打败了。周九良感到今天格外的冷,周围的一切都让他不舒服。周九良现在才明白,原来不只要自己对他足够了解,还要孟鹤堂真真正正的把自己放在心里,孟鹤堂连生理期都知道,是有多在意那姑娘啊。钰宸看周九良脸色不太好,拽拽他的衣服让他回过神来,又对周云卿说:“我今天不打舒服就不喝了,九良他喜欢喝美式。”孟鹤堂自己越来越觉得自己选择让周九良离开自己是个对的选择,他还没有钰宸了解周九良,他不知道周九良喜欢喝什么,也不知道周九良都喜欢什么,更不能在工作上帮助到周九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周九良,让他有更好的前途。

喝完咖啡,周九良以钰宸不舒服为由先离开了。等周九良走后,孟鹤堂离开坐的离周云卿远远地,眼里藏不住的失望。周云卿想要去拉孟鹤堂的手,却被孟鹤堂躲开了,孟鹤堂脸上又一次的挂上了客套的微笑,眼里似乎还有着一丝的厌恶。周云卿很聪明,瞬间明白了什么,对她来说也是莫大的羞耻了。周云卿又伤心又生气的对孟鹤堂说:“孟鹤堂,刚刚那些都是你为了演给周九良看的对吗?”周云卿想要在孟鹤堂的嘴里听到‘不是’想要得到孟鹤堂也爱着自己的答案,可孟鹤堂这次却意料之外的回答的快,他握着手上周九良以前送给自己戒指说:“对,我就是在做给他看。今天谢谢你了,你要是真的喜欢我们就在一起,但我没有对你一丝一毫的感情,更没有爱意。想清楚这一点。”

         一个月过得很快,在这所剩无几得几天里,周九良似乎也没了前几天的那种冲动。每天还是把孟鹤堂照顾的很好,去上班的时候朝孟鹤堂讨要一个额头上的吻,回来的时候要一个抱抱,每天也只是仅此而已。周九良这几天尝试着和钰宸接触,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孟鹤堂和周云卿的感情也有着跨越式的发展,只不过只是周云卿自己一个人罢了。周九良在钰宸那里感受到了自己对他的重要,也感受到了钰宸的付出。可在所有人的心里大家都明白。周九良的心里只有孟鹤堂,这个钰宸最清楚却还是要靠近周九良。孟鹤堂的心里周九良无人可及,这个唯有周云卿不知道,但她知道孟鹤堂不爱她。

为什么他们明明一个知道自己是替身,一个知道他不爱她却还要往上冲呢?因为钰宸很爱周九良,周云卿对孟鹤堂一见钟情。

————————————————

嘿嘿~没有了。这个快要完结啦!但是我还有新坑一个是九辫的《杀》一个是贤华的《我不爱你》都是虐文,因为我不会写甜文。嘿嘿~你们要先看哪一个?关注和小心心!我的评论区也不要钱!爱你们

吻文的最爱

【文轩】戒同所——等

私设多

不喜欢的左上角走起,拜拜

不要上升,上升妈打

BE……吧?

有人想看HE,就写昂


“阿姨……我……我求……求你了……告诉我刘耀文在哪……好不好”

“宋亚轩,你不要太恶心了,两个男生不会有好结果的!走远点”


这是宋亚轩和刘耀文在一起的第一年,恋爱纪念日的那天,刘耀文就把宋亚轩介绍给了父母,他本以为换来的会是祝福,但只有冷冰冰的嘲讽

——————————————————


“你放开我啊!”


“你还爱他?”

“当然”


“同性恋是病,得治,好不了你出不去,忘不了你就得一辈子在这了”

“我再说一遍,我,刘耀文,不会不爱宋亚轩,不会忘...

私设多

不喜欢的左上角走起,拜拜

不要上升,上升妈打

BE……吧?

有人想看HE,就写昂



“阿姨……我……我求……求你了……告诉我刘耀文在哪……好不好”

“宋亚轩,你不要太恶心了,两个男生不会有好结果的!走远点”



这是宋亚轩和刘耀文在一起的第一年,恋爱纪念日的那天,刘耀文就把宋亚轩介绍给了父母,他本以为换来的会是祝福,但只有冷冰冰的嘲讽

——————————————————



“你放开我啊!”



“你还爱他?”

“当然”



“同性恋是病,得治,好不了你出不去,忘不了你就得一辈子在这了”

“我再说一遍,我,刘耀文,不会不爱宋亚轩,不会忘了宋亚轩”



“加大电流和药剂吧”



宋亚轩只是以为刘耀文被他妈妈关起来了,但是没有想到刘耀文是进了戒同所,那个出来的人都变成了无性恋,那个残酷的地方

——————————————————



“什……什么……你说他在哪”宋

“戒同所”



“怎么会,怎么可以,不……不可能……你骗我的是不是,刘妈妈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孩子丢进戒同所啊!”

“✘✘✘,刘耀文在那”

——————————————————



宋亚轩知道了刘耀文在的地方后,就天天在那等,他在等刘耀文出来的时候,再跟他说一句“我爱你”



几步路的距离,宋亚轩进不去,刘耀文出不来,就在宋亚轩蹲的第三天,他被人带了进去

——————————————————



“宋亚轩!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刘……刘耀文……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啊……对不起……”



他们看着对方,看着看着……

就笑了……

笑着……

又哭了……



“你不要……再喜欢我了”

宋亚轩抹了把眼泪擦在身上,转身就走了



“宋亚轩!宋……宋亚轩……”

那是刘耀文,最狼狈的一次了

——————————————————



再见

孟汐陌✨

错过 〖四〗

请勿上升正主!!!


第一次写戒同所的文


   写的不好见谅


小学生文笔  勿喷,谢谢


来晚了来晚了,最近没有思路,所以更得有点慢,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啦


还有还有,我想收徒,捧捧场吧!


真心打脸啊,我说要收徒,结果一个人都没来找我,唉……


算了,有意者私,无意者,你就当我没说,快手同名


也可能粉丝在多一点的时候,我还会再来的!不放弃,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徒徒


行了,不叭叭了,开始更文!


——————分割线——————


这天孟鹤堂早早的起来了,就是为了打扮的帅气一点,不能让自己的周宝宝丢...

请勿上升正主!!!


第一次写戒同所的文


   写的不好见谅


小学生文笔  勿喷,谢谢


来晚了来晚了,最近没有思路,所以更得有点慢,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啦


还有还有,我想收徒,捧捧场吧!


真心打脸啊,我说要收徒,结果一个人都没来找我,唉……


算了,有意者私,无意者,你就当我没说,快手同名


也可能粉丝在多一点的时候,我还会再来的!不放弃,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徒徒


行了,不叭叭了,开始更文!


——————分割线——————


这天孟鹤堂早早的起来了,就是为了打扮的帅气一点,不能让自己的周宝宝丢脸


孟鹤堂身体现在虚弱,面色苍白,就连走路都颤颤巍巍的



穿好一套白色的西服,不是因为孟鹤堂喜欢,而是因为周九良也穿的是白色的,孟鹤堂自我安慰到:


“没事,我不要伤心了,周宝宝不就是要结婚了吗,他穿的也是白色,我穿的也是白色,这样就等于,我们结婚了啊……”


“哈哈哈哈哈,周九良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生病是我在照顾啊,我是最了解你的啊,咱们搭档十年了,你真的不懂吗?”


孟鹤堂在周九良结婚前一个小时,情绪崩溃了,哭了好久,眼睛已经哭的红红肿肿的了


直到听到了礼炮砰砰的响声,才知道婚礼要开始了,孟鹤堂抹了抹眼里的眼泪,照了下镜子,简单收拾了一下,把原本苍白的脸颊,尽量让它显得红润一点


孟鹤堂赶到了婚礼现场,在别人眼里,他始终那么美,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狼狈……


孟鹤堂就在哪里呆呆的坐着,互相交换戒指,亲吻,该到送红包的时候,孟鹤堂的红包最多,给的是银行卡!


孟鹤堂把自己上半辈子的积蓄大多数都交给了周九良,自己只留下了一小部分,因为他想逃去一个地方,一个没有周九良,没有烦心事,没有熟人的地方


周九良婚礼完毕,孟鹤堂便去找到了师父,请求退出德云社,让师父摘字


“儿啊,你确定吗?这可是大事啊”


“确定了师父,我想去一个清净的地方呆着”


“儿啊,我知道你对九良那孩子的感情,但这事不能抢求啊,放下吧”


“师父,对不起,恕难从命,请师父摘字!”


孟鹤堂说这话声音不大,但很坚定


“好吧 ,这是你自己的意愿,由你去吧”


“谢师父”


——————分割线——————


微博热搜:

#相声演员孟鹤堂退出德云社#


孟鹤堂微博内容:


“谢师父十几年来的照顾,孟鹤堂辜负了师父的期望,现正式退出德云社,鹤字现已还给师父,从此不在叨扰,自此一人浪迹天涯”


评论下面有很多挽留孟鹤堂的言语,但是孟鹤堂仍然不为所动,只是痴痴的看着那些评论,后来孟鹤堂发了一条评论


“对不起,喜欢我的观众们,我让你们失望了”


这条评论很快热评了


当然周九良也看到了,周九良的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笑是因为,终于那个人消失了,不用天天看见他了


哭是因为,自己失去了那个最疼他,爱他,了解他的人不见了,可能永远不会在回来了……


——————分割线——————


孟鹤堂来到了一个小城村,每天出去采采风,和大爷们聊聊天,还没有那么多烦心事,这日子过的好不快活


而师兄弟们,像疯了一样找孟鹤堂因为他们不相信,不相信那个特别念旧的人,会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师兄弟,会离开那个他曾经最爱,最放不下的人


周九良自从结完婚以后就在也没有见过孟鹤堂,日日夜夜只有那个小恐龙陪在他身边,而他的妻子,也因为周九良的一举一动慢慢的开始疏远


周九良在师兄弟找孟鹤堂的时候,疯狂接商演,拍广告,只为让自己不去想孟鹤堂


而他自己不知道,在下班之后,那些对孟鹤堂的思念,如泉水般的涌进周九良的脑子里


开始只是觉得是因为,搭档了十年,舍不得而已,毕竟在也找不到能和自己那么默契的人了



未完待续……

——————分割线——————


唉……有些人就是这样,得到的不珍惜,分开了却又还放不下


周九良和孟鹤堂的故事是不圆满的,但是我希望你们每个人的故事都能圆圆满满


行了,这篇文就更到这里辽


点个小心心呗~


我要收徒徒!!!


快来啊,我的大门始终为你们敞开~


谢谢观看我的文章,感谢喜爱


白白~


囚心
以同性恋为引的搞笑语句也许会被...

以同性恋为引的搞笑语句也许会被喷,但也反映了现在的人对同性恋的看法,愿戒同所消失,愿这种爱情能被人接纳,还有不管是谁,只要是你的亲生母亲就都是❤爱❤你的,不管你如何。


给个评论吧

以同性恋为引的搞笑语句也许会被喷,但也反映了现在的人对同性恋的看法,愿戒同所消失,愿这种爱情能被人接纳,还有不管是谁,只要是你的亲生母亲就都是❤爱❤你的,不管你如何。



给个评论吧

轩轩子呐.

戒同所-13-

贺峻霖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宋亚轩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吃苹果

贺峻霖挠了挠头“你从哪拿的苹果,我记得我家好像没苹果啊”

宋亚轩指了指贡桌“那啊”

贺峻霖叹了口气“孩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贡桌上的东西不能乱吃啊”

宋亚轩摇了摇头“贺儿,不要那么迷信,好不好,就是个苹果而已啊”

“有你难受的时候”贺峻霖落下一句话

“迷信”宋亚轩嘀咕一句


贺峻霖问“你饿不饿”

“你没事了?不难受了?”宋亚轩说道

贺峻霖没回答

“难受就别强忍着,严浩翔他喜欢你,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宋亚轩把贺峻霖拉到沙发上“他傻,你也傻啊?你真三岁啊,他说什么你都信,你就对自己那么没把握”

贺峻霖低下了头

“严浩...

贺峻霖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宋亚轩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吃苹果

贺峻霖挠了挠头“你从哪拿的苹果,我记得我家好像没苹果啊”

宋亚轩指了指贡桌“那啊”

贺峻霖叹了口气“孩子,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贡桌上的东西不能乱吃啊”

宋亚轩摇了摇头“贺儿,不要那么迷信,好不好,就是个苹果而已啊”

“有你难受的时候”贺峻霖落下一句话

“迷信”宋亚轩嘀咕一句


贺峻霖问“你饿不饿”

“你没事了?不难受了?”宋亚轩说道

贺峻霖没回答

“难受就别强忍着,严浩翔他喜欢你,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宋亚轩把贺峻霖拉到沙发上“他傻,你也傻啊?你真三岁啊,他说什么你都信,你就对自己那么没把握”

贺峻霖低下了头

“严浩翔要是不喜欢你,为什么要让你去戒同所,又为什么给你写信啊。你到那的时候,就没捕捉到他眼里的欣喜吗?傻不傻”

“不傻,谁喜欢他…”贺峻霖说了句

“只要你喜欢他,不就得了,我们就等他,等翔哥回来,好不好?”宋亚轩直奔主题

贺峻霖犹豫了,没回答“你吃面吗?我去做”

宋亚轩沉默了


贺峻霖在厨房里捣鼓了很久

因为严浩翔注重“养生”,所以,贺峻霖愣是学会了做饭

宋亚轩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该笑的时候不笑,该哭的时候不哭

同一个屋檐的人,谁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贺峻霖脑子里还是宋亚轩那句“我们等他回来,好不好?”

贺峻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去等,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等

贺峻霖把面端到宋亚轩面前,自己就坐在旁边吃

宋亚轩一共叨了两口,就扔那了

贺峻霖问“不好吃?”

宋亚轩摇了摇头“恶心,想吐,不想吃”

过了几分钟又说了一句“贺儿,你家有胃药吗?”

“好像有,我去给你拿”贺峻霖起身去找

看着宋亚轩捂着肚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贺峻霖就想笑“都说了不要吃贡桌上的东西”

宋亚轩哼了一声

“还迷信吗?”贺峻霖把药放在宋亚轩手里

“不迷信,不迷信”宋亚轩认怂

贺峻霖语重心长的说“不是我迷信,是真的,我原来也不信,就跟你这样一次,我也就信了,所以,吃之前,要先磕头”

宋亚轩眼睛发亮“那我现在去磕头”

“晚了,你还是吃药吧”贺峻霖把人摁下


“贺峻霖~吃药~”

“我要加入复联了”

“吃药~”

“别拦我”

“吃药~贺峻霖~”

“我要去拯救世界”

“吃药~”


“喂,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到啊”宋亚轩拍了拍贺峻霖

贺峻霖愣了一下

“我说,你家丢大爷饿了,你得去给弄吃的啊”宋亚轩说到

“把你面条倒给它吧,反正你也没吃”贺峻霖拿起宋亚轩的碗

宋亚轩拦住他“那我一会儿吃啥”

“苹果”贺峻霖说道

伊娢

戒同所【冰秋】

洛冰河是txl这件事还是被人们知道了。便有人把他拖进了戒同所。(剧情需要,勿杠)


可没过几天就回来了。


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沈清秋。


看到沈清秋的那一刻洛冰河宛如着了魔一般扑了上去,狠狠抱住了沈清秋。


“师尊......对不起.........弟子”还没说完眼角的眼泪掉下来。

沈清秋无奈道:“为师知道,为师不怪你。”


洛冰河松开了沈清秋,揉了揉已经哭红的眼睛:“弟子不是故意炸戒同所的。弟子是真的太想你了。”


“没事,没事,冰河不哭。”


“嗯,师尊最好了,弟子最近想师尊想的紧了,师尊可不可以......”


沈清秋刚想开口拒绝,又想到了洛冰河在戒同...

洛冰河是txl这件事还是被人们知道了。便有人把他拖进了戒同所。(剧情需要,勿杠)


可没过几天就回来了。


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沈清秋。


看到沈清秋的那一刻洛冰河宛如着了魔一般扑了上去,狠狠抱住了沈清秋。


“师尊......对不起.........弟子”还没说完眼角的眼泪掉下来。

沈清秋无奈道:“为师知道,为师不怪你。”


洛冰河松开了沈清秋,揉了揉已经哭红的眼睛:“弟子不是故意炸戒同所的。弟子是真的太想你了。”


“没事,没事,冰河不哭。”


“嗯,师尊最好了,弟子最近想师尊想的紧了,师尊可不可以......”


沈清秋刚想开口拒绝,又想到了洛冰河在戒同所时。心里一软答应了。


洛冰河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准备。可听到沈清秋的话心里一惊。吻上了沈清秋的额头。

把师尊抱到了榻上,却没有做什么。搂着沈清秋的腰,道:“师尊陪弟子好好睡一觉可好,弟子累了。”

“好,安心睡吧,为师会陪着你。”




不是我的取向性决定我爱的人,而是我爱的人决定我的取向性 。




他们并没有错,只是爱上的人刚好是同性。

七年YW-

“你要带我去哪儿呀”

“戒同所”

“你要带我去哪儿呀”

“戒同所”

孟汐陌✨

错过 〖三〗

请勿上升正主!!!


这是戒同所的文


有人期待这篇文嘛?


因为最近没有灵感,再加上学业繁重

所以最近更新慢了一点   抱歉!


小学生文笔  勿喷   谢谢


这个都是接着上文来的,如果忘了,请回去看看


好了废话少说,开始更!


——————分割线——————


来者是张九龄,是这戒同所还算不错的人


张九龄进来也没有过多的说话只是询问尚九熙最近的状况


张九龄喂尚九熙吃完药之后,没有多做停留,只是告诉他们,好好照顾,让他多吃点饭,不要想烦心事


张九龄离去之后,...

请勿上升正主!!!


这是戒同所的文


有人期待这篇文嘛?


因为最近没有灵感,再加上学业繁重

所以最近更新慢了一点   抱歉!


小学生文笔  勿喷   谢谢


这个都是接着上文来的,如果忘了,请回去看看


好了废话少说,开始更!


——————分割线——————


来者是张九龄,是这戒同所还算不错的人


张九龄进来也没有过多的说话只是询问尚九熙最近的状况


张九龄喂尚九熙吃完药之后,没有多做停留,只是告诉他们,好好照顾,让他多吃点饭,不要想烦心事


张九龄离去之后,尚九熙的烧渐渐退去了


尚九熙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喊何九华的在哪,当然昏迷的时候也不少喊他


尚九熙的手一直在空中挥舞


孟鹤堂见没办法只能抓住他的手,说到:“九熙乖,何九华一会就来了,先睡觉好不好呀”


听起来像哄孩子的样子,可尚九熙的的确确吃这一套,真的睡着了


此时张云雷他们也从何九华哪里回来了,一回来便开始叹气


“唉,你说说,这个破地方怎么这么无情呢?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什么戒同所,什么说来让我们治病,都是骗人的,不就是非法拘禁嘛?”


孟鹤堂回了句


“同性恋不是病,谁说男生就不可以被求婚的,女孩子也可以单膝下跪啊,真是搞不懂这世道”


说完孟鹤堂就去照顾尚九熙了


等到了中午


“孟鹤堂,你出来到你了!”


孟鹤堂还在想,什么到我了?


我没干什么啊


等到了哪里孟鹤堂才知道,等待他的是无尽的黑暗,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本来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破屋子


进去之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刑具!各种刑具!不止这些,还有周九良的照片,正对着一把椅子,看起来好像是电击椅


现在孟鹤堂知道有的人是怎么消失的了,原来他们来这个接受刑法,忘记自己所爱的人


还没等孟鹤堂看完


出来一两个大汉,便把孟鹤堂钳制住了,孟鹤堂拼命挣扎,根本没用!


孟鹤堂就被抓到了椅子上,对着周九良的照片,即使低头还是抬头,都可以看见周九良


很快有一个人从玄关处走进来


便自顾自的开始介绍自己


说“我叫刘晓枫,我是你的审问人”


可孟鹤堂压根儿就没理他


那人瞧见了也不怒,只是嘿嘿的赔笑了起来


我要动刑了哦!


刘晓枫闪到一旁,便开启了椅子的按钮


孟鹤堂只感觉到一阵酥麻


随着 一级  两级  三级  四级   五级!


孟鹤堂身体已经开始发颤了,但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一直假装坚强


那人看见孟鹤堂牙关紧闭,就又笑起来了说:


“你是叫孟鹤堂吧,你喜欢一个叫周九良的男人对吧,可是你不知道他就是把你送进来的人,这样你还喜欢他吗?”


“不喜欢了,现在我爱他,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我的意愿!”


“哈哈哈哈,好哇,看你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


刘晓枫又加到了力度,一下子就调到了八级


孟鹤堂嘴唇已经出血了,咬到发紫了,可就是不出一点声音


孟鹤堂就这样坚持了一晚上,后来即使刘晓枫使用鞭策之刑,也看不见孟鹤堂服个软,说也是说爱周九良之类的,不肯说半个不字


刘晓枫看孟鹤堂实在太犟了,就只好打电话给周九良让他和孟鹤堂沟通沟通


电话递到了孟鹤堂的耳边


只听那边传来周九良的声音


“孟鹤堂,你先别说话,听我说”


“第一,我不爱男人,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第二,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都快要结婚了,婚礼你来参加,别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第三,你参加完婚礼还得回到戒同所,除非你把病治好,不然你别想出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说,我不爱你,不爱你,听够了么?”


孟鹤堂一天一夜没有喝水,以前红润的嘴唇现在已经干裂了


而且孟鹤堂还很虚弱


只能有气无力的说话,但是为了不让周九良知道,为自己担心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即使孟鹤堂亮出哭腔,周九良也不会心动半分


“九良,恭喜你要结婚了,新娘一定很好看吧”


“你身体不好要多多注意休息,胃早上要记得吃早餐”


“你的衣服都在左边的柜子里”


“不要空腹喝酒,还有药都在进门拐角第三个抽屉里”


“和别人搭档的时候,不要把人家撅得死死的,收敛一点,别人不会照顾你,疼你”


“不要嫌我啰嗦,这以后,我就不能在你家睡觉了,打雷的时候,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小恐龙,只要抱着他就不会害怕”


“还有,九良,你能在叫我一声孟哥吗,你已经好久没这么叫过了”


“孟哥”


“哎,我在呢”


孟鹤堂此时眼泪已经掉下来了


“行了,这时候你应该也要上班了,走吧”


“嗯”


“嘟嘟嘟”


电话挂了,孟鹤堂开始肆无忌惮的哭


而周九良那边也感觉这通电话心情沉重,结婚的事并不是骗孟鹤堂,只是周九良想忘掉孟鹤堂的一种方法,就是让自己忙起来,快点结婚,他以为这样就不会在想着孟鹤堂


前两天因为周九良在台上想着孟鹤堂,别的逗哏抛出来的包袱,周九良都忘记接了,让逗哏特别尴尬,最后还被师父训了一顿


周九良思念孟鹤堂,但是他不懂,他认为这只是普普通通的搭档情


因为周九良的不明白自己的感情,给以后他和孟鹤堂的感情,增添了许多坎坷……



——————分割线——————


文章勿盗!

文案勿拿!


因为你理解不了我的心情


文案:你牵着别人的手  吻着别人的唇   抱着别人入睡  ,从这时开始,你我就再无交集了,我不会在爱你了……


因为最近学业荒废,所以在努力啦!

可以催更!但是不要天天催

你要是看我好几天没有关系就来催我吧

还有还有,所有文章都可以提意见!

好的我会采纳滴~

爱你们~

白白


今天的鬼鬼醉奶了吗

好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新手写文多多提意见


主何焉悦色 微光电潇应


撞梗抱歉


请勿上升正主!


私设何焉悦色,光电潇应已经在一起了


“嘉嘉,你来啦!”这边转来一生软软糯糯的声音,何洛洛正坐在沙发上,吃着自己手中的小蛋糕🍰


“嗯”焉栩嘉冷淡地回了一声相信我嘉哥是有原因的


在这个派对上有很多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本来带着何洛洛来就是被迫的,某糯自己强烈要求来体验嘉哥的生活,然而当他们俩一起进来的时候就遭到了许多质疑的目光。


“嘉嘉你怎么不理我了?”何洛洛用带着委屈的声音并用嗔怪地目光注视某嘉。


焉栩嘉无奈的走到自家小孩身边拉着他的手,低声说“乖,老婆你稍微休...

新手写文多多提意见


主何焉悦色 微光电潇应


撞梗抱歉


请勿上升正主!


私设何焉悦色,光电潇应已经在一起了



“嘉嘉,你来啦!”这边转来一生软软糯糯的声音,何洛洛正坐在沙发上,吃着自己手中的小蛋糕🍰


“嗯”焉栩嘉冷淡地回了一声相信我嘉哥是有原因的


在这个派对上有很多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本来带着何洛洛来就是被迫的,某糯自己强烈要求来体验嘉哥的生活,然而当他们俩一起进来的时候就遭到了许多质疑的目光。


“嘉嘉你怎么不理我了?”何洛洛用带着委屈的声音并用嗔怪地目光注视某嘉。


焉栩嘉无奈的走到自家小孩身边拉着他的手,低声说“乖,老婆你稍微休息一下我还要和好几个老板谈生意呢,然后咱们就回家好不好?”


“嗯嗯”何洛洛乖巧的点着头。终于哄好了自己媳妇的焉栩嘉松了一口气,“应该没人看到我们俩刚刚在一起说话吧”焉栩嘉心想。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中,似乎男人喜欢男人很少见,而且支持的人很少,绝大部分的人都不赞同甚至很厌恶这种行为,所以才有了戒同所。而身为公司董事长的焉栩嘉也并不能将自己是一个同公布于众,换句话说就是他和何洛洛只能地下恋,并不能给何洛洛实际的名分。


“焉总,好久不见,你和你带来的那个男生…”张总满怀深意地问着焉栩嘉。


焉栩嘉一愣随即颤抖地说“没什么只是公司的一个小员工罢了,没经验我带他出来见见世面。”他努力使自己的微笑不那么的勉强。


“那就没什么事了,我这边有一个好伴借你玩玩”张总说着把身后的一个女子拉出来甩给焉栩嘉,焉栩嘉顺手就接住了。


这一幕被本来正在欣赏自己男朋友工作时的帅气的何洛洛给看见了,气不打一处来,强行忍住脾气看焉栩嘉接下来怎么做,谁知道焉栩嘉还应了那女的的要求和她去舞池跳舞啦!


这时的何洛洛实在忍不住了,他向厕所狂奔,站在镜子前看自己的模样,给自己的好闺蜜翟潇闻打了一通电话“闻闻,我好难受啊,嘉嘉他…他就算不能把我们的关系公布于众,但也…夜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和别的女人搂腰跳舞吧,唔…唔。”这边的何洛洛哭的稀里哗啦。


“什么玩意,他还没有和别人说你们俩在一起了?!还**和别的女人跳舞!我们家光光绝对不会这个样,你找了个什么男朋友呀!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守身如玉!”电话那头的翟潇闻生气地仿佛是夏之光和别的女人跳舞了一样。


“你…你不准这么说嘉嘉”“不是吧,是你来跟我倾诉的,我替你说话你还不乐意,还替那个渣男说话?”翟潇闻这边语无伦次地说着。


嘟嘟--电话挂了,何洛洛一脸悲伤的走出去,看见焉栩嘉还一脸笑意地和那个女人谈话,何洛洛气愤地去酒台拿了几瓶烈酒,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焉栩嘉,一边喝着酒。不一会儿何洛洛就醉了,瘫倒在沙发上,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张总手动标重点,他轻轻地对着何洛洛的耳朵说“怎么焉总是你男朋友?这么难受?呵”


这个张总可是焉栩嘉的头号对手,他本来就在挖空心思地找焉栩嘉的漏洞,想要打倒焉栩嘉,这次焉栩嘉带来了何洛洛让他有了突破口。


“嘉嘉就是我男朋友!你干嘛…拉个女人给他”何洛洛忽然激进起来了,“那你站在会场中间喊一下你家嘉嘉”张总似乎在控制何洛洛的心,他知道该如何打垮焉栩嘉了!


“那边那个女的,对就是你!怎么能站在我嘉嘉的旁边,焉栩嘉是我男朋友!!”何洛洛扯着嗓子大喊。


会场里四下悄无声息,全都望着焉栩嘉。


“你胡说什么呢?什么男朋友,我对你只是…只是上级对下级的关爱…”焉栩嘉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何洛洛一下就清醒了“好,只是上下级!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是随时都可以抛弃的玩物吗?!焉栩嘉,只是我一厢情愿!我何洛洛算是看错人了!”说完最后一个字后何洛洛转身就走。


“我这位员工打扰大家的气氛了,回公司我一定会好好管教”焉栩嘉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可是你这位员工可是个同性恋呢,真令人恶心,焉总应该不会倾心于他吧,毕竟你这位员工的美貌堪比女人呢。”张总看似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让焉栩嘉蒙了。


“回公司,我一定会好好问问他的。”焉栩嘉假装冷静的说。


如果世界对同性恋没有那么大的偏见,“我爱你”这三个字会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只爱你一人!


“到时候焉总能不能再见到你的小员工~还是个问题呢”张总似笑非笑地看着焉栩嘉。


------------手动分界,何洛洛------------

“闻闻,我是怎么看上焉栩嘉的呢…我都已经做好和他一起面对别人的非议,一起生活,他却只会说我是他的一个员工”何洛洛跑到翟潇闻家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不…什么玩意你当众说你喜欢焉栩嘉了!!”翟潇闻一下抓住重点。


“嗯”“什么呀他是个公司的老板,你是个啥不是说洛洛不好你觉得你要是当众说出来,他是要公司还是你!”翟潇闻试图挽留何洛洛的智商。


“您好,是何洛洛的母亲吗?您孩子是个同性恋您知道吗?我们这边建议你把他送到戒同所”张总在何洛洛妈妈的这里装的人模人样的。


“不可能呀,洛洛他挺正常的呀”何母说,“叮咚~”一个视频传到她的手机上,正是何洛洛在会场说焉栩嘉是他男朋友的视频,“戒同所是吧,明天我就把他送过去!前提是我派人亲自送”张总正是摸透了何母的性格,她从来不想把自己孩子不好的一面展露出来。一旦被发现就算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也要狠狠惩罚!对不起我错了洛洛麻麻


这篇不怎么虐,估计后面会虐

下一章就是洛洛进戒同所,同时会在里面碰见囡囡


我也不知道结局到底是要写成be还是he,看完的姐妹们给我留个言,是想看be还是he吧!

昨天晚上本来就要码完了然后睡着了,今天又写了一天的作业😊











__326次萧南絮
“我被送到了戒同所”“你知道那...

“我被送到了戒同所”“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吧?”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我被送到了戒同所”“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吧?”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穷困潦倒33

张同学 8

我来到了戒同所


他们把我扔进了一个黑色房间里 我有点害怕


他们拿着棍子骂骂咧咧走向我


棍子在地上发出摩擦的声音 身体下意识颤抖


他们说这是新人的礼物 好好接受吧变态


棍子敲击着身体 下意识蜷缩身体 


他们看到我的反应更加激动起来了


大声呼喊着 看 变态也会疼


我不明白 为什么他们在妈妈面前文质彬彬的


为什么在这里就这么暴力?


难道他们有两副面孔吗?


我不明白 我是人 我也会疼


这有什么稀奇的吗?难道他们没有常识吗?


剧...

我来到了戒同所


他们把我扔进了一个黑色房间里 我有点害怕


他们拿着棍子骂骂咧咧走向我


棍子在地上发出摩擦的声音 身体下意识颤抖


他们说这是新人的礼物 好好接受吧变态


棍子敲击着身体 下意识蜷缩身体 


他们看到我的反应更加激动起来了


大声呼喊着 看 变态也会疼


我不明白 为什么他们在妈妈面前文质彬彬的


为什么在这里就这么暴力?


难道他们有两副面孔吗?


我不明白 我是人 我也会疼


这有什么稀奇的吗?难道他们没有常识吗?


剧烈的疼痛感打断了我的思路


他们下手越来越重 


我感觉我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感觉我可能连爬都爬不起来 我好害怕


张同学 张同学 你在哪?


我... 我真的好想抱抱你 我怕 我真的好怕


他们还会干嘛?原来戒同所就是这样的吗?


妈妈你为什么会这么放心把我交给戒同所?


您不怕我会出事吗?

轩轩子呐.

戒同所-12-

宋亚轩飞到贺峻霖家门口,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开门!贺儿,我知道你难受,但你开门啊!”

宋亚轩疯狂拍门,但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好大一会儿,门响了一声,开了

贺峻霖憔悴的立在门口,宋亚轩上去抱住他

不抱还好,这一抱,贺峻霖积攒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亚轩 你知道,他,他说什么吗?他说他不喜欢我了!”贺峻霖靠在宋亚轩肩上


宋亚轩把人哄到屋里

“贺儿,你睡会儿吧,你都好久没睡过觉了”

“不行,丢丢,还没吃东西”贺峻霖又坐起来

“我去喂丢丢,你先睡会儿”宋亚轩给人盖好被子

宋亚轩出来,看向缩在沙发上的丢丢,一双玻璃球眼睛看着宋亚轩

宋亚轩叹了口气,把盆里剩的狗粮倒掉...

宋亚轩飞到贺峻霖家门口,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开门!贺儿,我知道你难受,但你开门啊!”

宋亚轩疯狂拍门,但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好大一会儿,门响了一声,开了

贺峻霖憔悴的立在门口,宋亚轩上去抱住他

不抱还好,这一抱,贺峻霖积攒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亚轩 你知道,他,他说什么吗?他说他不喜欢我了!”贺峻霖靠在宋亚轩肩上


宋亚轩把人哄到屋里

“贺儿,你睡会儿吧,你都好久没睡过觉了”

“不行,丢丢,还没吃东西”贺峻霖又坐起来

“我去喂丢丢,你先睡会儿”宋亚轩给人盖好被子

宋亚轩出来,看向缩在沙发上的丢丢,一双玻璃球眼睛看着宋亚轩

宋亚轩叹了口气,把盆里剩的狗粮倒掉,然后倒新的

“丢丢,自己吃啊,我去看看贺峻霖睡了没。”

丢丢动了动身子,并没有想下沙发的意愿


宋亚轩回到屋里,不出意外,贺峻霖还是没睡,坐在床边,满眼空洞

“亚轩~我今天都没好好看他一眼,他好像瘦了,好像有黑眼圈了,好像…真的不爱我了”贺峻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让人听的心发颤

“先睡好不好?睡醒了严浩翔就回来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说起来也是可笑,贺峻霖还真就睡了

多讽刺,他是有多爱他,才会相信这样一句骗三岁小孩的话


宋亚轩走道阳台,给刘耀文打电话

“小宝贝~怎么了?”

“别贫,贺儿现在情况很不好”

“翔哥现在在楼梯口砸门呢,来了两个都没拦住”

“翔哥明知道会这样,干嘛那样说”

“贺儿才23,他不想耽误贺儿五年”

“唉,不懂翔哥这样做图啥,我明天早上9点去接你啊”

“OK,翔哥把玻璃砸碎了,我先去一下”

“什么玻璃”

“同性恋是罪”

“哦,那你快去”

“嗯”


宋亚轩挂了电话,开始做丢丢的思想工作

“大哥,做狗不能太刁,你不能学你主人不吃饭啊”

丢丢都没甩他一眼

“贺峻霖都不吃东西,你也不吃,杀了我吧”

“呜~”丢丢叫了一声

“咋了?不满意我喂你的东西?”

“哼”

“那我给你整点肉”

丢丢听到肉,双眼发亮

宋亚轩就意思意思,给了一小块掺在狗粮里

丢丢也意思了一下,给了个面子




谢谢大家啊!已经200粉了♥️♥️♥️

那大家就提一些小小的要求吧,我尽量满足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