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战国Basara

89131浏览    2607参与
In&Out*邪言

HAPPY VALENTINE'S DAY 2020
今年是小十佐:D
天狗x天狐PARO
我大概把五公升砂糖倒進去......

HAPPY VALENTINE'S DAY 2020
今年是小十佐:D
天狗x天狐PARO
我大概把五公升砂糖倒進去......

与君百年共首阳

ATONEMENT 【bsr向,三吉三】

(刑部视角,清水)


(一)


我并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不幸,但是,在我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我一定是最不幸的那一个。


“天哪,他看起来好可怕啊!”


“听说那种怪病是会传染的!离他远一点!”


“他怎么还在外面乱晃!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待在家里没脸出来了……”


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明明是私下的议论,却恰到好处地传进我的耳朵,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我只能用白色布条把自己裹起来,不露出一寸皮肤,像一只丑陋而绝望的毛虫,把自己束缚在茧中,徒劳地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变成蝴蝶。


(二)


他们为什么要请我去参加茶会?


我看着请柬,思索着,明明那么厌恶我,惧怕...








(刑部视角,清水)


(一)


我并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算不幸,但是,在我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我一定是最不幸的那一个。


“天哪,他看起来好可怕啊!”


“听说那种怪病是会传染的!离他远一点!”


“他怎么还在外面乱晃!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待在家里没脸出来了……”


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明明是私下的议论,却恰到好处地传进我的耳朵,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我只能用白色布条把自己裹起来,不露出一寸皮肤,像一只丑陋而绝望的毛虫,把自己束缚在茧中,徒劳地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变成蝴蝶。


(二)


他们为什么要请我去参加茶会?


我看着请柬,思索着,明明那么厌恶我,惧怕我...是想让我出丑吗?


无所谓了。反正这么长时间来受到的冷言冷语也不少,多一点也不会怎么样。


怀着那种近乎是自暴自弃的心情,我还是去了。


我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用余光看着他们故作姿态地离我远远地坐下,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我把手上的布条解开又缠上,百无聊赖地等待的,突然,有人坐在了我身边,我看到了那人银白色的短发。


治部少辅,石田三成。


可能是因为情商的原因吧,他的朋友也不多,并且因为说话太直遭到许多人的不满。


没想到他也来了。.......


看着传到手里的茶碗,我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到底要不要喝呢……


我喝了之后应该没人敢用了吧……可是不喝的话为什么要来参加茶会呢……真是进退两难啊……


我咬咬牙,端起碗喝了一口。


然后......要把碗给谁啊……应该没人敢接我的碗吧……


“刑部,把碗给我吧。”


我有些诧异地望向石田三成,看着他面不改色地喝下茶,把碗给了下一个人。


“呼......”总算是没有出丑


不过那个石田治部少辅,为什么要帮我呢……

Tactician Sunday
好的我迟到了,情人节已经过去了...

好的我迟到了,情人节已经过去了π_π

但我还是想说,这其实是一张情人节贺图π_π(我要是手速能再快点就好了啊啊啊啊啊——)时间上设定成了现代,所以会有烟花hhhhh

⚡️梦设注意!请自觉避雷!

可以无视我的人设,只欣赏毛利大人就行,虽然依旧画不出来他的美丽π_π

不喜勿喷,靴靴配合_(:з」∠)_

好的我迟到了,情人节已经过去了π_π

但我还是想说,这其实是一张情人节贺图π_π(我要是手速能再快点就好了啊啊啊啊啊——)时间上设定成了现代,所以会有烟花hhhhh

⚡️梦设注意!请自觉避雷!

可以无视我的人设,只欣赏毛利大人就行,虽然依旧画不出来他的美丽π_π

不喜勿喷,靴靴配合_(:з」∠)_

蟹居

【BSR 关原中心】可可脂与选举日

·篇前注意:

写给最好最可爱的nori先生的情人节贺!←虽然奋斗到这个点但停休社畜总算在今天写完了;w;是我的死蠢爱情表现了。

糅合了原作关原性格+学b背景,表现比较左右无差,高中生恋爱,有擦得不能再边了的边球,能接受的话,请用。

情人节快乐www


————————————————————————


  在不知多少回合胜负未分的选票战之后,今年,basara学园学生会会长的总选举战,终于落到了让这件充满戏剧性的大事变得更加戏剧性的一天——


  2月14日。微风,多云转晴。

  “今天正适合作为铭刻上你决定性败绩的日子!家康...

·篇前注意:

写给最好最可爱的nori先生的情人节贺!←虽然奋斗到这个点但停休社畜总算在今天写完了;w;是我的死蠢爱情表现了。

糅合了原作关原性格+学b背景,表现比较左右无差,高中生恋爱,有擦得不能再边了的边球,能接受的话,请用。

情人节快乐www



————————————————————————


  在不知多少回合胜负未分的选票战之后,今年,basara学园学生会会长的总选举战,终于落到了让这件充满戏剧性的大事变得更加戏剧性的一天——


  2月14日。微风,多云转晴。

  “今天正适合作为铭刻上你决定性败绩的日子!家康!!!”

  “早啊,三成。也不用一大早就这么激昂啊…吃过早饭了吗?”

  清正廉洁的决胜发言,惯常地在人情故暖的狸猫结界前,取得了毫无用武之地,只让其主人平添焦躁的战果。

  石田三成放下手里拎着的书包,瞪向了自从搬家以后就从正相反方向来学校,时常就要走一个对脸儿的旧友德川家康。而察觉到这人周身“狸猫勿近”的清早低血压,家康正在自己帽衫外套兜里摸索随身带的零食的举动不由停了下来。

  “还在长身体,你这样不行哦,三成。”

  “啰嗦!不想吃就是不需要。……特别是来自你的食物!完全不需要!”

  “那我去和刑部说一声让刑部给你带点吃的过来——”

  “……你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听人说话!再说我也绝不允许你去找刑部!!!”

  ……

  如果不是因为这所学园东西军的翘楚此刻走向的地方不是平常上课的教室,而是马上即将召开选前动员演讲的体育馆,今天似乎和平日也没有太多不同,不是吗。


  首当其冲的演讲环节,在大谷吉继的暗中安排下,三成成功抽到了象征第一个发言的数字1。这一出可谓是用心良苦,毕竟第一个发言基本占到内容以及听众注意力集中时间等方面很大优势,但要说劣势也非没有。乃是有可能像辩论赛一样,被后手从发言内容中找定论点进行反驳攻击。

  但这种情况今天是不会存在的,因为对手是那个德川。比起他不会对三成这么做,不如说该人的好人人设里似乎根本不存在这根弦。

  再剩下的内容就是寄希望于三成的自制力:在说起太阁的时候不要过于激动把内容说得过于冗长…吧。

  作为三成的忠实智囊,刑部悠然地在人群中找到一个好位置,静静地等着三成的演说开场。好一会儿,才看到拖着柴田胜家四处张望的岛左近挤过人群找了过来,坐在了刑部的旁边。


  “……请各位回想起今天作为节日的初心,拒绝卑鄙的人情算计和返礼套路,投出自己正直的一票吧!!”

  坐在体育馆里临时搭起的舞台一角候场的家康下意识地成为了为三成的发言鼓掌的听众之一,直到被准备走下台的三成从舞台的另一角狠狠瞪了一眼,这才抱歉意味地耸耸肩停了下来。

  确实是非常振奋人心的讲演。虽然这样称赞的话……会被三成说是心怀不轨、虚张声势的吧。即使他心里其实大概也清楚,没有这样的事。

  走上临时舞台上讲台的位置之前,忍不住向着三成走下台的方向笑了一下。即使他绝不会转过身做出任何回应,但家康心里相信三成会察觉的。

  虽然平常对学园和选举事务算得上十分上心,德川家的会长有力候补今天的心思有些难得地飘忽不定。

  “……希望各位都能顺利地送出自己的本命巧克力,或者哪怕今天从义理开始努力也好,坦率地面对、传达出自己的心意吧。”

  因为确实脑子里盘踞着的‘该如何邀请三成一起过这个节’成分正在随着时间推移逐步扩张,因为…确实想要尽快结束今天的竞选,找到可以‘坦率’的时机。——即使现在可能也正在被三成腹诽:你是最没有资格这样说的人了吧,家康。


  在结束了演讲后学生们的掌声中,两人对视一眼,走向了各自的本阵——说是本阵,其实也无外乎是背向体育馆入口的方向,距离不远不近的两把黑色折叠椅,椅子两边各自树立着东西军的阵幕【易拉宝】,而朝向入口方向还各自用黄色和紫色的胶带在地面贴出了两块等大的区域。

  这个区域正是大家投票地点——即投放巧克力的位置。

  两个人各自在自己的椅子上背对着投票地点坐好,听着身后络绎不绝的脚步声来来去去,互相之间并不说什么话。三成在时不时发消息和智囊团进行商讨和情报交换的同时,家康正在给粘着系的羁【盆】绊【友】们发应援消息。但更多的是,两个人都在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频频看向自己手腕上的银色极简智能手表/黄色运动腕表。

  单纯看时间的话,看手机也是一样的。因此这个行为的具体含义,也就只有双方心底最为清晰。

  虽然,也并不难猜吧。


‘三成在今天的选举活动结束之后有什么安排吗。’

‘那自然是庆祝属于丰臣的胜利。’

‘是这样啊,虽然想说我也想一起去但三成大概不会同意吧。’

‘哼,你若同行庆祝,我当然会拒绝。’

‘那…在那之前,能稍微留点时间给我吗。’

‘你这家伙到底有什么企图。’

‘到时候就知道了。’

‘又想要用欺瞒来蒙混过关吗!’

‘哇三成不要突然表情变得那么恐怖!…应该说是正好相反吧。’

  近在咫尺的互发消息至此无疾而终,这之后三成扭过头望着体育馆西边的一角不再回复。家康倒也乐得不必再躲闪凶王的眼神拷问,索性也扭头看着和他一样的方向。

  …虽然实际上注意力是被三成的首筋时不时吸引走的样子,但是既然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应该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也许是因为选票是巧克力,开票的时间意外地一拖再拖。在经历了家臣&同盟联军送午休便当【‘你做五层漆盒我就要做七层’式熊孩子竞争的结果是后来家康也帮忙吃了三成吃不下的西军便当ry】、各自的选票山因为垒得太高险些塌方两次所以后来双方不得不分别由大谷吉继、本多忠胜进行看守等等横生枝节后,眼看夕阳的颜色已经逐渐从大门的方向染进了体育馆。家康瞥了一眼两个人的巧克力选票之塔投在地板上的黑影,料定有这个高度作为格挡应该不会被来投票的学生看到,终于下定了决心。

  “……三成。”

  “你这次又有什么话说。”

  “有很重要的事——…啊,抱歉,你先稍等一下。”

  身边人怀里窸窸窣窣的可疑声响终于使得三成扭过头来,只见家康正在拆一个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包裹。原本看到他来本阵坐好之前身上揣了个鼓鼓囊囊还以为是准备了什么竞选道具,结果看这架势却是给自己的东西,三成一边在心里气愤‘这家伙果然今天没有拿出全力’一边又因为对这样东西的某种预感变得焦躁了起来。

  “……你拆好了没有!”

  “啊、先别拔刀!这就好!…为了防止它融化,捆在隔温的冰袋里果然是做过头了吗……”

  可能是因为被三成超级不耐的目光盯着,原本能很快拆开的包装不知不觉花了快两倍的时间,等家康把其中用银白色礼品纸外加淡藤色丝带包裹着的板状物递给三成的时候,已经焦躁程度破表的凶王发出通常运转要立马拔刀杀狸一般的声音:

  “你这是在同情我吗、家康!!!我不需要义理巧克力这种东西!!特别还是来自你的!!!”

  ……第一句倒是在预想之中但是后面这是怎么回事啊……三成的点在这里吗??这是因为什么啊……

  虽然这样腹诽,但如果如上内容有半点表达出来,估计自己今天的本命巧克力就要完蛋了。

  完全没想到会遭遇这种反应的家康内心正在措辞,就见三成一把夺过巧克力,作势要扔向家康身后的投票区。

  “三成!!!给你的是本命、本命啊!!!”

  ……其结果是德川家康先生准备的一车关于“美丽又哀愁的你”的婉约表达都没用上,演变成了惨无人道的迎面直球。


  一阵可疑的沉默。

  三成的眼神紧盯着手里的板巧克力,家康的眼神则紧紧地盯着三成因为用力显得有些发白的指节。

  “三成。…这样一直攥着不行的,会化掉的。”

  “……你刚刚说这是本命?”

  “啊啊…是这样说了。”

  “……哪有你这样的本命!?颜色也不对,形状也不对吧!?…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说完这话的三成气得把巧克力扔向家康,见此情形三河狸像是突然被解了定身一样异常灵活迅速伸手接住。

  “因为我是…根据三成给人的印象选的包装和造型……啊……难道说三成是比较喜欢那种大红色的心形的,那我明年——”

  “够了、你给我闭嘴。”

  虽然字面上的回答是这个内容,但是语调听得出三成要么是消气了,要么是…放心下来没力气生气了。

  家康不发声音地舒了口气,自顾自地拆起自己的巧克力来。

  “三成。这是我亲手做的,昨晚实验了很久。……味道应该还是有保障的。是我的心意。……哪怕尝一口也好,请你…别丢掉它。”

  说完了这话的三河狸像是用完了今天的告白份额,把拆得露出了一个角的巧克力——像三成的肤色一样象牙白颜色的白巧克力,就这么递向了三成的嘴边,但同时又侧过脸,有些不敢去看三成的表情。

  紧接着就听三成的方向传来一声脆响。

  是巧克力应声被咬断的声音。


  家康有些惊喜,又有些恍惚地抬起头看向三成,刚刚他的耳朵和指尖明明都捕捉到了这个结果,不知为何却觉得如此缺乏真实感。

  ……是因为在脑海中预想三成的反应太多次,但并没有这般直截了当的缘故吗。

  家康自己也说不清。

  “至少味道,没有骗人啊。”

  “三成……”

  “只是不想浪费食物。你别多想。…这一票,我拒绝,但是这块巧克力,我收下了。”

  这样说着的三成一把抢过了巧克力,明明对甜食没有太多兴趣,但还是马上把这一整板吃下去了。…这行为本身已经说明了一切。

  即使中途因为被齁到而呛得咳嗽了几声,三成还是坚持把巧克力吃完了。

  分不清脸上的红晕是因为刚刚的咳嗽,还是什么别的缘故。

  “三成…虽然我很感激你的肯定。但是果然还是太甜了吧,我去帮你打点水来——”

  “不需要。我不允许你去。”

  正要起身却被拽住了衣角,家康的身体一顿,扭过头,正对上夕阳下自己无数次明里暗里称赞过的那双犹如皎洁的冷月一般的双眼——


  “……我知道了,三成。我哪里都不去。”

  家康俯下身捧起三成扬起的脸,像是虔诚,但也有渴求,深深地吻了下去,试探着用舌尖搅开了可可脂的单调。

  口中比巧克力本身更甘美的感觉,久久萦绕在两个人唇齿分开之后仍然有些不甚清晰的脑海之中。

  用更甜的感觉来化解枯燥的可可脂的感觉本身。这道理正如——

  这之后脸红心跳的两个人各自看向相反的方向,家康挠头良久还是两眼一闭将一条给三成的短信点了发送。

  ‘三成觉得讨厌的话,我会全部忘记的。……但如果没有的话,这之后,要来我家吗。’

  用更害羞的事情化解刚刚的害羞的话,两个人之间,总还是能更近一步的吧?


<Fin.>


篇后废话:再写我就要开车了!紧·急·制·动!

本来想写校园死蠢【你有自觉啊??】轻喜剧风格的关原不知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似乎更符合情人节这个主题了所以我就……不用良心不安了也没事吧?

Omake来不及写了本来是安排的濑户内的真是不好意思!改天再说【怕不是要改到明年ry】

最后就是第一次写正经的关原同人【虽然已经和nori先生脑了很多万字车ry】_(:з」∠)_感觉自己也是真的笨拙这小学生恋爱感怎么肥事但是无论如何也想写点甜甜的他俩

大家喜欢看缺德的话其实最近的我可能更擅长这个但是大好的日子就不缺德了吧!!!

最后还要表白nori先生,先生真好啊,今后也要请norinori多多指教了,认真的日子里就…不说骚话了-w-爱您!

婵禅馋

他太可爱了!我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他太可爱了!我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nori

给我家先生的礼物哒!

(∩´。•ω•)⊃ドウゾ―🍫情人节快乐鸭

给我家先生的礼物哒!

(∩´。•ω•)⊃ドウゾ―🍫情人节快乐鸭

霜影毛豆怀中窝呀
画老婆! 祝自己情人节快乐!(...

画老婆!

祝自己情人节快乐!(º﹃º )

画老婆!

祝自己情人节快乐!(º﹃º )

つくも髪

让我画画就是让我死(…)

让我画画就是让我死(…)

BIKA必須全大寫
情人節快速塗一個 有機會再完稿...

情人節快速塗一個

有機會再完稿嗚嗚(商稿地獄

情人節快速塗一個

有機會再完稿嗚嗚(商稿地獄

秋原晓梦

芸芸蜉蝣【上】

坚持不懈的更新,这次可能是小十政系列最后一更【?】但是不管怎么样,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必须自己坚强起来,哪怕只有一个热度,一条评论,我也很感谢!


        有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镜子里的自己了?他这么怔怔的看着,也许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才允许他这么有时间像这样面对自己出神。

  镜子里的他已经不复当年的年轻,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眼睛也失去了曾经的明亮。

  十年了……

  悬崖边,那个把自己封闭起来,置于黑暗角落的孩子在他怀里哭泣,仿佛还是昨天,可是那个小不点,转眼已经成长为奥州之主。

  但是少年依...

坚持不懈的更新,这次可能是小十政系列最后一更【?】但是不管怎么样,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必须自己坚强起来,哪怕只有一个热度,一条评论,我也很感谢!


        有多久没有这么面对镜子里的自己了?他这么怔怔的看着,也许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才允许他这么有时间像这样面对自己出神。

  镜子里的他已经不复当年的年轻,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眼睛也失去了曾经的明亮。

  十年了……

  悬崖边,那个把自己封闭起来,置于黑暗角落的孩子在他怀里哭泣,仿佛还是昨天,可是那个小不点,转眼已经成长为奥州之主。

  但是少年依旧会毫不讲理的占据他的床,依旧会不管悲伤还是开心都喜欢往他怀钻,依旧会在他面前毫不掩饰任何情绪,依旧会在他面前叫苦连天一阵子,然后赌气一般又继续努力。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一切都没有改变,他还是那个偶尔任性但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要守护的是什么的少年,自己还可以陪他走很远,如果他可以一直都在,他宁愿少年永远是那个少年。

  可是他知道,怎么可能?身边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织田和丰臣的接连倒台,冬之阵以来连日的风寒,不胜从前的体力……凡此种种,都让他有了消极的想法。

  还是正月,奥州已经转暖,只下了几场薄薄的雪,也很快融化净尽,阳光带着十足的暖意,落在书页上,那是几百年前北宋苏东坡的名篇《赤壁赋》,他看到那一句“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他理解这句话,心里更是闷得难受,是么?已经为他付出半生心血,又还能剩多少时间呢?可是如果那个时候真的到了……

  他抬眼一看,门口大摇大摆走进来的人映进镜子里,政宗走到他身边,从他身后环抱住他的脖子,相当自然的亲昵一如从前。

  “你跟我说过叹气会把好运气叹走的,怎么你也开始叹气了呢?”

  他有些抱歉的笑笑:“失态了,政宗大人。”

  政宗听得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担心的情绪涌向心头。

  “有在按时吃药吧?”

  单单是这么简单的关心,对他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他语气明快了一些。

  “政宗大人不必担心,已经好很多了。”

  “那就好。”政宗随声应和了一下,低头一看,在他根根分明的黑发中,夹杂了一些不和谐的因素:“你看,你又有白头发了呢,这是第几根了?”

  政宗这么一说,不经意的就把他好不容易收拾好稍微明朗一些的心情又打回谷底,他只得尽力装作无足轻重的样子。

  “把它拔下来吧。”

  政宗从那缕黑发里抽出那根白发,也没怎么用力,便拔下来,小十郎感到微微的刺痛。

  他伸出手去理了理头发,忍不住苦笑:“能够陪政宗大人走到现在,见证你的成长,真的是很骄傲的事,只可惜我已经不年轻了呢。”

  政宗注意到,那只手也粗糙了很多,暗淡的肤色,手背上的青筋宛如墙上干裂的藤蔓,而他注意到的,是他左手上那道一直没能褪去的伤痕。

  这伤痕像是蔷薇花刺,哪怕轻轻触碰,都是痛的,他坐到他的左边,靠着他的肩膀。

  小十郎稍稍挪了挪身子,想要阻止他:“政宗大人,太近了,风寒会传染给你的!”

  政宗摇摇头,握住他的手,抚摸那条伤痕,问出来那个藏在他心里很久的问题。

  “小十郎,如果那天,你没能救我,我还是掉下去了,你会怎么办?会去辅佐小次郎吗?”

  小十郎摇摇头,很自然的动作,但是政宗看到了坚定不移的信念。

  “我那个时候已经做好觉悟,如果我没能救你,你还是掉下去了,我会陪你一起掉下去。”

  “小十郎……”政宗直起身,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心里涌动的感动告诉他,他真的是他的全世界。

  小十郎目光变得担心,握住政宗的手,因为焦急,他的语速也快了一些:“所以说,政宗大人,你是整个奥州,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必须坚强,你的命运,你的生命,不止属于你自己!”

  往常这种时候,政宗一定会感觉自己被说教然后一脸不耐烦,然后用“真啰嗦”来回应,这次,他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永远在我身边,守护好我的身后,你能做得到吧?”

  看到小十郎肯定的回应,他放了心,可是他看不出,小十郎转瞬即逝的犹豫,于是又问:“德川家康那边谈判怎么样了?”

  “不太妙啊,斥候来报说德川家康和松永久秀最近来往密切,德川经常出现在松永的府邸,门口重兵把守,有可能是在密谋什么。”

  政宗听了,心里也不由得打起了鼓,他知道松永久秀是个多危险的人物。

  “是吗,也许我和伊达家已经被针对了,没办法,只能硬撑了……”

  说着,他伏在小十郎腿上,疲态尽露。

  “可是,有时候,我真的处理公务处理到想哭,光是阵亡将士的家人的安抚工作就已经让人焦头烂额,外面还有德川家康的压力,再加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本来以为战争结束了就可以轻松很多,可没想到事情一点都没有好转……”

  小十郎也忍不住想要叹气,但还是克制住,尽力露出平和的表情,手在他的发间轻轻游走着,他知道,即便一言不发,只需要这个动作,就足够让政宗得到些许安慰。

  政宗继续倒着苦水:“我真的好想丢下这一切,逃离这个地方,和你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平平静静的生活,也许那才是我想要的,可是,我梦见过父亲,我鼓起勇气把这些告诉他,他没有说话,但是那个责怪的眼神让我很害怕,后来我去了山上,眺望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我才知道,这个位置,我无法逃避,我不想让你们失望,可是我已经对现在的自己很失望了……”

  “政宗大人,你只管奋力前行,累了,你永远有可以依靠的肩膀。”

  小十郎轻声细语的说出这句话,在政宗听来很温柔,很受用,他枕在他的膝上,享受着只属于他的无与伦比的安全感,他相信自己永远是被保护被爱的那个,可是只有小十郎自己知道,他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没有什么底气,他甚至有些怨恨自己轻易许诺,可是对这个伏在膝上昏昏欲睡的人来说,唯有如此,才能算安慰吧。

  政宗自然心里好受了一些:“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说着,他十分安心的合上眼睛。

  小十郎的手触摸着他右眼的眼罩,他知道,这个眼罩在给了他重新振作的勇气的同时,还让他有了更多的背负,心里忍不住泛酸。

  这夜正是元宵节,由于战乱已熄,百姓终于迎来和平的春天,这年的元宵,都显得比以往喜气洋洋,灯火也比以往显得更亮,酒肆里,团聚的家人大声欢笑,觥筹交错间,充斥着圆满的喜悦;河边,情人牵手走过,女子手持着彩灯,照亮戴面具的男子,两个人对视着,自是喜笑颜开;河面上,船头的女孩高声唱着,引得两岸的人们纷纷驻足观看,女孩摇着浆,击碎了映在河上灯影和月影,桨声隐没在歌声中,一曲终了,博得阵阵喝彩。

  最热闹的莫过于烟花祭,在趁着元宵节庆祝和平到来的这夜,烟花盛放的格外绚烂,用一瞬的芳华,点亮曾经寂静的夜空。

  小十郎和政宗却无心去凑热闹,他们暂离仙台城,搬到村子里隐居,度过短暂而平静的假期。

  他们在乡间小路上走着,这夜的月十分圆满,仿佛是知道今夜是战争结束的第一个团圆夜一样,显得格外明亮,照着归人的路,倦意未消的政宗看着这样的月光,虽然在战火中摸爬滚打久了可以有时间享受这份安宁也不错,只是他知道,有多少士兵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月亮,月无言,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人世间,看破几度荒凉,散落绝尘的清光,寒星零零几颗,在这样的夜空中暗弱着。

  路边的树还没长出新芽,在深黑的土地上投下瘦骨嶙峋的身影,另一边的荒草堆里还有被附近调皮的孩子焚烧的痕迹。

  白天布谷鸟的叫声也停息了,连夜里常有的乌鸦的叫声也听不见了,政宗认为这是好兆头,在这里,他们的话也少了起来,都默契的不忍心打破这份宁静,政宗知道,这样的夜,能牵着他的手,就已足够,晚风吹过,也没有以往冬天裂肤刺骨的寒冷,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凉意。

  他们在桥边站定,看着周围村子里的烟花,虽然小了点,但是看到一片烟花绽放,总会让人眼前一亮。

  风稍稍大了起来,小十郎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咳了起来。

  这让政宗忍不住担心了起来:“你风寒还没好,这么大晚上的还要陪我出来散心,真的没事吗?”

  小十郎没有多说,又帮政宗紧了紧衣服,看着他的眼睛,心想着,他有多久没有在那只看到喜悦了。

  “政宗大人,难得吉祥的日子,还是开心一点好。”

  政宗摇了摇头,语气是不变的凝重和低沉:“天下大定,可是那个人却不是我,我没能得到父亲想要的东西,曾经答应过他,要把伊达家家纹插到日本国得每个角落,可惜我没有做到……”

  “眼下,当年被丰臣秀吉夺走的失地已经收回大半,眼下虽然正在跟德川家康谈判,但是把领土拓展到丰臣秀吉之前的水平应该是不太可能了,而且单单是裁军问题,就已经僵持不下了。”

  政宗知道,德川为了防止像他一样的大名反叛,迫使他们接受裁军,他们曾经的军队都被解散,只能留下少数人马作为卫队。

  “其实这样也好,他们跟着我战斗这么多年,而且我已经失去夺取天下的资格了,他们也就不必再跟在我身后了。”

  “政宗大人……”小十郎这才发现,若论消极的想法,政宗不知道比他多了多少。

  他回忆起政宗曾经临阵前的意气风发和志得意满。

  “如果必须有人去做的话,那就我来!”

  那个时候,他哪怕是在他身后,看不到他的表情,都能感觉到那只眼睛闪烁着怎样灼灼逼人的光芒。

  “斥候前几日说他裁撤了几乎所有的大名,让自己的亲族去各地当做领主,虽然保留了奥州的自治,但是这里到处是他的驻军,分明是来监视我的……和那些德川家的亲族一样,我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

  小十郎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好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看着水面波平如镜,满月映在上面,像是把河水当做了她的镜子,静静欣赏着自己的美貌,但是“镜子”很快被打破,政宗一个石子投下去,激起圈圈涟漪,留下一池粼粼月光。

  “好不容易迎来和平的时代,不管怎么说,现在人们都不希望再有战争,所以至少以后的日子会一点点好起来。”

  这些话让政宗的内心稍稍放松了一些,他看向小十郎,月光下,小十郎脸上的疤痕愈加明显,政宗坚定信念,绝对不能再让他陪他刀光剑影里闯了。

  “是啊,有你在就好啊……”

  这时,小十郎的目光被什么吸引,拍了拍政宗的肩膀示意他一起看。

  他们看到,河对岸,一位老者坐在一处孤冢前焚香,似乎在说些什么,可是他们听不见,只见老者起身,从背篓里拿出两块石砖铺在坟茔旁边的平底上,然后把烟花放在上面,微弱的明火闪了一下,烟花便在夜空中绽放。

  政宗觉得奇怪:“难道他是放给坟里的人看的吗?”

  “难说。”

  待老人又放完,两个人下了桥,向老者走过去,老者转身,借着月光看清了他们。

  “政宗大人,片仓大人。”

  “老伯,您在这里做什么呢?”政宗问他。

  “这里葬着我儿子,他是在打关原的时候死掉的,算起来也有两三年了,这两三年我和我老伴没过过年,我们相信战争总有一天会结束,这孩子最喜欢看烟花,当年他去参军的时候,我们就有过约定,如果他没能活着回来,就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在他坟前放烟花给他看,告诉他,以后不会再有战争了,我和他娘也不会受苦了……”

  政宗听了,心里一阵酸楚,和小十郎对视了一眼,拿出随身带的那串六文钱,走过去,把钱放在墓碑前,闭上眼,双手合十,祷告了一句,深鞠了一躬。

  小十郎想要制止:“政宗大人,这可是真田送你的护身符啊!”

  政宗直起身,对小十郎说:“这是我唯一能为我的部下,我的士兵做到的事。”

  说完,他又将目光转向老者:“你放的烟花是最好看的,我相信他一定看到了。”

  老者灰暗的眼睛里闪出泪光,这次,他彻底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愿意为这样的主君殒身沙场。

  政宗向老者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和小十郎一起离开,老者借着月光,看着那个看上去瘦弱但一肩扛起整个家族,整个奥州的身影,也深深鞠了一躬。

  政宗没有看到这些,他沉默着,看着眼前的路,虽然并没有晴空万里,但是他依然走的很坚定,他在心里起誓,绝不会再让他的臣民受这样的苦难。

  走了不久,文七惊慌失措的迎面跑过来,手里握着一封信:“笔头,不好了!伊达军本阵遭受敌袭,我们的三名士兵被抓了!敌人只给我们留下了这个。”

  政宗的表情瞬间紧绷了起来,看了看小十郎,小十郎的脸色严峻,透露出的紧张并不比他少。

  “想救你的部下的话请带上你的六爪来龙首山,松永久秀敬上。”

  这个名字让政宗不由得感到如坠冰窟。

  这么快就开始了吗?

遠花火
是可爱赌气初中生( &deg;...

是可爱赌气初中生( °◅° )

是可爱赌气初中生( °◅° )

霜影毛豆怀中窝呀
还是模拟人生卸妆系列!! 补个...

还是模拟人生卸妆系列!!

补个竹子!

太美了虽然没有灵魂面罩但是依然遮不住他的魅力!!!我原地升天了这是什么勾魂的玉人啊我没了!!!!

还是模拟人生卸妆系列!!

补个竹子!

太美了虽然没有灵魂面罩但是依然遮不住他的魅力!!!我原地升天了这是什么勾魂的玉人啊我没了!!!!

萩良

【自扫】骏河屋淘来的中古本,终于有时间扫出来啦……

这本是御雲藤真太太(也用过“白萩”这个名字,不过这个貌似是社团名。)的苍红校园本!

只有短短的12p,但每一页都能看出这位太太的精湛画技以及令人沉醉不已的画风!!以及一些经典台词运用的恰到好处hhhhh

由于种种原因,无法汉化……(其实就是不会日语😂)可以试着用ocr翻译一下。

放出链接!

解压码:政宗幸村的罗马音全拼(有顺序,是小写。如果实在不会的话私信问我好了……)

不要二传!以及其他一些常见规定都要遵守哦……


【自扫】骏河屋淘来的中古本,终于有时间扫出来啦……

这本是御雲藤真太太(也用过“白萩”这个名字,不过这个貌似是社团名。)的苍红校园本!

只有短短的12p,但每一页都能看出这位太太的精湛画技以及令人沉醉不已的画风!!以及一些经典台词运用的恰到好处hhhhh

由于种种原因,无法汉化……(其实就是不会日语😂)可以试着用ocr翻译一下。

放出链接!

解压码:政宗幸村的罗马音全拼(有顺序,是小写。如果实在不会的话私信问我好了……)

不要二传!以及其他一些常见规定都要遵守哦……



霜影毛豆怀中窝呀
给大家伙卸妆! 来源于我玩模拟...

给大家伙卸妆!

来源于我玩模拟人生4的捏脸!

左边卸妆前,右边卸妆后23333

政宗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大家伙卸妆!

来源于我玩模拟人生4的捏脸!

左边卸妆前,右边卸妆后23333

政宗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对会欧的

边收拾柜子边回顾青春(bushi)

习惯300号后的黏土人的换脸方式了,玩300号前的黏土人就总是转不回去😂

P2是脑洞x  本来想把家里有战斗设定的黏土人放一起拍个乱斗的,但是幸村的头太重了不好操作😂

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考虑把他俩出掉了也说不定……(脱坑好久了orz)

边收拾柜子边回顾青春(bushi)

习惯300号后的黏土人的换脸方式了,玩300号前的黏土人就总是转不回去😂

P2是脑洞x  本来想把家里有战斗设定的黏土人放一起拍个乱斗的,但是幸村的头太重了不好操作😂

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考虑把他俩出掉了也说不定……(脱坑好久了orz)

卡羅

還是忍不住課金⋯⋯但沒用啊!信長公要150魂才可以⋯⋯⋯⋯⋯⋯


現時目標是齊豐臣軍和織田軍

還是忍不住課金⋯⋯但沒用啊!信長公要150魂才可以⋯⋯⋯⋯⋯⋯


現時目標是齊豐臣軍和織田軍

Remu菌

自古红蓝出CP。

纯填坑,天知道我是怎么把动画看完的。

自古红蓝出CP。

纯填坑,天知道我是怎么把动画看完的。

腦內劇場-倉庫(一周一会)

来,我们过个节。挑了六本自己N年前做的汉化和大家一起分享下。

大家自己下了收藏就好,不需要转发分享。

【目录】

01. #黑子的篮球##海常全员#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5w1mYLacp  

密码:MYT7

02. #黑子的篮球##黄笠#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bA2ECvro7  

密码:TF36

03. #JOJO的奇妙冒险##JD#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

来,我们过个节。挑了六本自己N年前做的汉化和大家一起分享下。

大家自己下了收藏就好,不需要转发分享。

【目录】

01. #黑子的篮球##海常全员#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5w1mYLacp  

密码:MYT7

02. #黑子的篮球##黄笠#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bA2ECvro7  

密码:TF36

03. #JOJO的奇妙冒险##JD#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5llwl9u0d  

密码:X7W4

04. #JOJO的奇妙冒险##JC#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HWReqk9CJ  

密码:A86E

05. #黑子的篮球##火冰#

下载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gM0ZfjX9r  

密码:F86R

06. #战国basara##全员#

地址:http://vdisk.weibo.com/lc/2ibatKb5kZ5lmOKUNxv  

密码:EUZ7

↑地址都是微盘,建议用电脑打开看下

大家元宵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