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战姬绝唱

93736浏览    1294参与
十字所
ftnr手沖喲喲喲 肉食系女子...

ftnr手沖喲喲喲

肉食系女子瑪瑪,把翼少撩火後就要被逆推8

長條發不出來,我給個PX連接好了->點我1 2

生日套瑪瑪那件太對我XP了。(

ftnr手沖喲喲喲

肉食系女子瑪瑪,把翼少撩火後就要被逆推8

長條發不出來,我給個PX連接好了->點我1 2

生日套瑪瑪那件太對我XP了。(

0 & [    ]

Innocent

距离我开这个文档已经半年了

感觉是比较符合今天的一篇就赶完了

新手daddy翅膀同学带娃记









被闹钟和生物钟二者同时唤醒,翼有点疲倦的揉揉眼睛,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昨晚她有点没睡好,骨头仍然跟散架了一样,倦意完全没消去,但好在今天是休息日。翼难得的坐在床上望着阳台前的白纱发愣,一件件的回想早已规划好的行程:带某人去海滨公路上逛逛,陪某人去shopping,陪某人去吃刚开业的那家甜品店…


这么说来,昨晚睡前还在跟她说这些事的某人,怎么还没醒。按照习惯此时玛利亚应该已经靠过来给她一个早安吻,然后去厨房料理早餐了


翼扭过头,看见另一边的被子中间鼓起...

距离我开这个文档已经半年了

感觉是比较符合今天的一篇就赶完了

新手daddy翅膀同学带娃记









被闹钟和生物钟二者同时唤醒,翼有点疲倦的揉揉眼睛,掀开被子坐起身来


昨晚她有点没睡好,骨头仍然跟散架了一样,倦意完全没消去,但好在今天是休息日。翼难得的坐在床上望着阳台前的白纱发愣,一件件的回想早已规划好的行程:带某人去海滨公路上逛逛,陪某人去shopping,陪某人去吃刚开业的那家甜品店…


这么说来,昨晚睡前还在跟她说这些事的某人,怎么还没醒。按照习惯此时玛利亚应该已经靠过来给她一个早安吻,然后去厨房料理早餐了


翼扭过头,看见另一边的被子中间鼓起一个小小的包




翼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


这个长相很熟悉的粉色鬈发小女孩缩在她恋人的睡衣里面安安静静的睡得香甜,乖的像个洋娃娃,要不是胸前还挂着那个,对于现在的体型来说绳子过长的吊坠,她真的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还是个很奇怪的梦...翼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对小女孩有了兴趣


“唔…玛利亚?”防人迅速接受了现实,轻声呼唤道,手也小心的放在了女孩发丝上,抚摸着她的小脑袋


一开始女孩毫无反应,连呼吸的频率都没变,后随着翼慢慢的触碰开始哼哼唧唧,最后眼皮动了动,还算安稳的睁开了眼


玛利亚有不小的起床气。想到这个头痛的问题,翼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这个状态下的恋人能稍微改下脾气,她可没本事哄好小朋友...


眼睛还是山谷里湖泊的色泽,看得翼心安,她再次确定这真的是她的玛利亚;模模糊糊没睡醒的表情,无意识的嘟起小嘴;稍微有点婴儿肥的脸庞,捏起来手感很好的样子,软乎乎的。当然,翼觉得暂时还是别去招惹这小东西比较好,也就坐着一动不动


但小小的玛利亚并没有。她再眨眼,好像终于看清了四周,细瘦的小胳膊撑着床铺赶紧坐起来,神色有些慌张


动作间,属于大人尺寸的睡衣滑下来,小朋友的身体翼看得一清二楚一览无余…玛利亚的身子她自然是全数看过还亲吻抚摸过,不可能不好意思直视这具变小且平坦的身体。但她突然一下就感觉罪恶,赶紧捂住眼睛。换作后辈在场这时候估计要大喊她是变态并且报警了吧...


翼透过指缝偷偷的看,小脸茫然的转来转去把四周都瞧了个遍,似乎女孩花了好一会功夫才接受了现实一样,害怕的往后缩离她远了点


......这反应还不如起床气


叹了口气,翼放下手:“玛利亚,你怎么...”


小女孩被她低沉的突然发问给吓到,拽着被子往身上裹了一圈,眼泪说来就来,挂在眼眶边一圈,稚嫩童声带着哭腔下意识的喊


“赛莲娜!”




小朋友会喜欢什么?乱糟糟的一团里,翼一遍又一遍问着自己这个问题,试图在凌乱的大脑中找出片净土认真的思考下


她变小的恋人现在正赤裸着蜷缩在角落哭,一见她靠近就…虽然不再出声哭嚎,但咬着嘴唇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的样子更让人心疼。翼估摸着这年纪的玛利亚大概已经进了白色孤儿院一段时间吧,所以才这样,哭都不敢有声音


灵光一现,外套口袋里好像放着几根预防排练时饿肚子充饥用的棒棒糖,冰箱里好像还剩下一盒上次切歌和调来玩时招待她们的布丁。翼右手撑地几乎是跳起来,飞一样的冲出去去翻找她的救星,昨晚刚擦过的干净地板让她脚下一滑差点四仰八叉的摔出去


“这个、糖果和布丁哦。”拿完东西回来,翼在玛利亚面前蹲下身子,抓着逗猫棒一样的姿势慢慢的递过去糖,尽力用着她自认为很温柔的声音哄道,“玛利亚很喜欢的,对吧?先别缩在墙角了好不好,这里没有要伤害或者研究你的人。”


玛利亚抽动了几下小鼻子,稍微收住了眼泪,但表情还是害怕。翼也就不强迫她,都放在面前的地板上,转身去衣柜里找衣服


但是绝对不会有适合五六岁小朋友的…翼有点抓狂


她偷偷的侧过脸,余光里看见玛利亚小心的拿起了棒棒糖,手指绞着有点费力的剥下糖纸,然后伸出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突然觉得恋人变小也没什么了




拿出牛奶稍微加热几分钟,等待的时间里又在冰箱里挑出生菜和火腿,习惯性的手起刀落唰唰唰切成极细的丝,拿了两片吐司合着蛋黄酱一裹,算是做出了能让小玛利亚吃还不会坏肚子的早餐


端着餐盘和牛奶放在桌上,然而主角又不见了踪影


翼扶额,想都不想的直接从家里的边边角角开始搜,掀起窗帘拉开堆积的大纸箱,都是她订购而玛利亚未来得及收拾的残骸,顺着慢慢找下去,最后才在最狭小还有黑的角落找到小女孩。依旧是缩的小小的,身上那属于翼的T恤宽宽大大的及地


“肚子饿了吗?”思考半天翼还是没忍心责怪她乱跑惹人担心,隔着几步弯下腰问道,“三明治和牛奶都准备好了,不想吃吗?”


玛利亚看看她,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突然就很没骨气的红了脸


她被食物诱惑着走出来的时候,翼的目光一直黏在她湿红的眼角和几行泪痕上




克里斯很烦躁


烦得在家里团团转,烦得要把手机都扔出去。如果这样能让她那位前辈接电话的话她绝对会这么做,要多少扔多少毫不客气


好不容易接通的那刻她忍无可忍的大声抱怨,说自己打了一整个早上的电话要不是今天轮到她值班她就直接冲上门找人去了,诸如此类的话。另一边的那位一言不发的听完了,完全出乎她意料的平静,淡然的说没关系只是变小了而已,然后岔开话题随便闲聊了两句就挂了


克里斯很懵


她觉得自己好像没能好好传达那位小炼金术师的歉意和叮嘱,同时怀疑前辈的脑子也被那瓶药喝坏了




“原本说好的今天去买衣服,还记得吗?”趁着女孩埋头消灭三明治的功夫,翼轻轻问。小玛利亚吃饭的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习惯使然,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仿佛有人拿着鞭子在旁边监督…她都担心那娇嫩的胃


女孩动作一顿,茫然地抬起脸来,茫然地和翼对视了好一会,头摇摇。翼叹了口气,虽然已经觉察到小玛利亚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但确认的瞬间还是有些失望,不过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反应会让女孩那么恐惧。估计是看到她脸色稍微一沉,女孩慌得赶紧从早餐前挪开,后背绷紧靠在椅背上,尽可能的想离她远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小玛利亚低声解释道,手紧紧揪着过分大的衣服


……


翼心想我就这么凶巴巴的吗…


“没有责怪你的意思,真的。不记得也没有关系,真的,一点都没有。”她赶紧解释,同时也不敢提高音量,“既然这样,那玛利亚愿意和我一起去吗,之后还可以去吃蛋糕哦,想吃什么口味想吃多少都可以。”


她推开椅子站起来走到小玛利亚旁边,狠下心无视了几秒她的神情,覆住女孩小小的手。事后翼庆幸对于小朋友的身型来说椅背很大让她没能因她的莽撞行为逃掉


眼看着女孩又要哭起来,翼说:“我绝对不会伤害玛利亚,这里也绝对不会有要伤害你的人,即使有我也不会让他们如愿。”她盯着女孩的眼睛望了一会,确定对方并没有再想躲开的举动,又补充到,“我发誓。”




她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售货员,每天认真上班认真下班绝不迟到早退,以微笑迎接欢送每一名顾客,不管他们什么肤色什么口音什么阶层


这天她微笑着迎接一个戴着墨镜口罩存心不想露脸怀里还裹着个穿超长T恤的小女孩的顾客,风风火火闯进来一头扎进试衣间。要不是小女孩的存在她都要怀疑是抢劫的


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小朋友就不见了,似乎是被留在了里面。这位从头到脚都很奇怪诡异的顾客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用低到似乎是刻意而为的声音说她想要这里大概适合四五岁孩子的童装,女孩穿的,全部都拿去给刚才那个粉色卷发小朋友试一遍


这么奇怪的要求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遇见


小朋友一开始还有点怯生生的,要轻声细语的哄着才敢上前,但衣服换着换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就放下了警惕,慢慢露出了搭配可爱的小裙子的笑脸


打扮奇怪的顾客一直站在小朋友旁边寸步不离的,脸上有点点尴尬,犹豫着对每件衣服都说很适合你哦


最后小女孩选了一件浅色的公主裙留在身上,蹦蹦跳跳的出了门,剩下的大包小包的给大人拿着了




“出门前有说过要去吃小蛋糕对吧,有什么非常喜欢的口味吗?”


拎着一堆衣服和日常用品走了一会,翼有些担心过不了多久自己体力就会被耗完,还容易看丢小玛利亚,于是下意识的叫来了万能忍者把东西全扔给了他


绪川先生看着这堆童装自然是不解,试探着问这是为谁家的孩子买的。剑犹豫了半天,挠挠脸颊,最后还是没把玛利亚变小的事情说出去


虽然非常非常不擅长照顾人,但她这次就是不愿让人插手…不管是绪川先生还是那两个要是听闻这消息肯定会风风火火跑来的孩子


余光透过橱窗悄悄瞥瞥安稳听话坐在店铺里面的小朋友,翼暗示自己其实是能解决的。你看,小玛利亚现在都不哭了甚至开始羞涩的笑起来了,吃了她做的早餐也没有腹泻什么的...她觉得她们完全是能平静度过这几天直到小炼金术师做好解药的


“唔...都没有听说过...”小朋友委屈巴巴的绞着手指,目光在菜单上晃来晃去就是不知道选什么好,向翼投来求助的小眼神


原来小时候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的吗。“我想想…”翼硬着头皮把菜单转向自己。她知道玛利亚也喜欢甜食而对苦和酸,比如说可可味浓重的都敬而远之,但具体喜欢哪一款脑子是没能记住的。再说了她的恋人每次都换着花样来没点过重复的似乎是要尝遍所有甜点,这就更为难剑了


于是只好点了在自己喜欢的基础上糖分超量的一些。当然了她没忘掉布丁,之后还外带了几份预备着充作小朋友哭闹时哄人的关键


至于后来吃得太开心,小肚子都有圆起来的趋势了,担心这样下去午饭就成问题的翼半骗半抱的把小朋友从桌子前面拉开就是后话了




翼觉得或多或少小朋友对她应该还是有点印象的,那么敏感的人没两天就抱着枕头往她这边滚了


这样的日子似乎过去了很久很久,都习惯了身旁的被子下有个蜷缩起来的小朋友。每天晨间醒来翼都要头疼半天早餐怎么解决,想得后脑一阵阵痛而旁边的小家伙睡得很香额前的鬈发被呼吸吹起完全置身事外。工作什么的自然是被耽误了,庆幸的是总部那边最近事情倒不是很多,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玛利亚很久没出现的事实掩过去,虽然切歌和调自然是很想她,天天念叨。等Elfnein的解药做好了以后,大姐姐该怎么跟妹妹们解释呢,有时醒后,倦得不想面对新的一天的翼拖着脸看着小玛利亚熟睡的样子,会想些类似的奇怪问题


不可爱的剑觉得自己真的是非常努力了,她们去了游乐场,还没有把小朋友弄丢吓到什么的;她们去了影院,她冥思苦想挣扎半天最后还是选了适合小朋友的电影;她们去了很多很多不同的餐厅,尤其是吃海蟹之类的东西后,小朋友稚嫩的乳牙没有被硌掉。看吧,以剑的标准照顾的非常好了,没磕着没吓着没饿着还没生病


但剑倒是快神经衰弱了


比如


玩累了一天,听说终于能洗白白然后换上新的,很喜欢的睡衣去大床上睡,小玛利亚都不用翼催促,捧着新衣服噌噌噌就进了浴室,甚至还嫌翼磨叽,拉长声调叫她

 

“翼——快点啦——”

 

听得翼格外纳闷,她正在收拾脏衣服要丢进洗衣机,心想怎么突然这么主动,果然是不论哪个玛利亚都喜欢玩水

 

原计划是帮小玛利亚洗,但后来想想翼觉得自己没那个能耐,万一还被嫌弃那可是真的丢人。但又考虑到她可能忘了现在的淋浴设备怎么用,便挽起裤脚袖口赤着脚踏在冰凉的瓷砖上,不辞劳苦的教小朋友使用

 

“这个蓝色的是冷水阀,等会记得别调太多会着凉,红色就是热水,小心别被烫着。”翼蹲在小玛利亚背后尽量与她身高平齐,指着开关示意,绿眼睛认真的随着她手指转来转去

 

虽然知道玛利亚肯定会懂,但翼突然心里突然窜上一种操心老爹的感觉,不放心的要她先试试,要见她调好温度自己再走

 

于是小小的手指拧开了红色的阀门

 

看着小玛利亚动作的瞬间翼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然而水下落的速度比思考要快,一向利落果断的防人遇上生活常识脑子就当机。滚烫的水在空中划出道弧线,准确无误的冲她当头浇下来

 

作为一直坚持艰苦训练的防人,翼自然早就习惯了在深山的瀑布下修行,甚至还有点享受冰冷刺骨的水沿着脊背流下的感官刺激

 

但这回是烫的

 

第一反应是疼,再就是不能让变小的恋人也被淋到,翼左手挡在玛利亚头顶,在她察觉到不对劲之前就身体前探,扑过去狠狠拧上了阀

 

…真的好烫。翼在心里痛苦的叹了声气

 

玛利亚不明所以,说好的要让她学着挑水温怎么又关了?她懵懵懂懂的转身,仰头看见翼衣服淋湿了大半,脸和领口敞开处的皮肤都被烫到变色,让她瞬间联想起昨天翼带她去吃的料理里的松叶蟹

 

在汤里煮熟的那种

 

很疼吧…小玛利亚想。一点都没有始作俑者的自觉

 

看见翼难受的眉毛一抖一抖直抽抽还不说话,她伸出两只小手放到大人的脸上,像搓面团一样帮她揉揉




除此之外,还有让她再一次察觉到心脏的存在并仍有力跳动着的小小事情


“翼?”


“怎么了?”


“电视里的人在做什么啊?”


翼从手中乱七八糟的文件里抬起头,顺着小朋友的手指看向前几天还被她称作“厚厚的黑色玻璃”的东西,原先嘈杂的电视声突然诡异地安静舒缓下来,粉红泡泡的背景里一对情人难舍难分的抱在一起互啃


嗯…至少她觉得是这样,毫无美感。于是又低下头去思考下周和事务所商洽的事宜,有些漫不经心的答道:“他们在亲吻,因为喜欢对方。”


余光里小朋友有些疑惑,转头看看翼,又转回去看看电视,皱着眉沉思了好一会,嘴里小声的开始嘟囔起什么。一开始翼也没太管她由着她天马行空,但听到一半耳朵忽然动了动,捕捉到几个比较敏感的词


“…那以后要不要和赛莲娜这样呢?”


惊得翼差点手一滑文件都飞出去。虽然知道在这个世界小玛利亚的愿望不可能实现,虽然知道等到小炼金术士把解药做出来后一切恢复正常后也就没事了,但她可不想被恋人抓住把柄日后被调笑到抬不起头,说故意带偏小朋友之类的话…而且现在还没变回去还是小孩子的状态,既然如此就要好好指导,蒙混过去是有违良心的


略微刻意的清清嗓子,翼把文件放到面前桌上,侧过身,不得已的正经着:“和妹妹是不可以这样的。”


这说的似乎让小玛利亚懵圈了:“…为什么啊?我很喜欢赛莲娜,比任何人都要喜欢,是翼说喜欢才可以这样做的。”


“呃…这个喜欢指的不是和妹妹的那种喜欢,是恋人,爱人,是和会让自己心脏砰砰跳的人之间的感情,是…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翼眼睛上翻,绞尽脑汁却依然吃力,连带着肢体语言笨拙的试图跟小朋友解释清楚,但说完之后她不得不承认,换做变小的自己估计也听不懂吧,所以只好含糊其辞,用最常见的一句话,“等玛利亚长大就明白了。”


小朋友歪着脑袋听完了,看表情确实没听懂。揉揉鼻尖又思考了一阵,软软的童声问:“亲吻是要等到长大,有了爱情以后才能做吗?”


“亲吻嘴唇是和恋人做的事情,和赛莲娜可以亲亲额头和脸颊。”


“那...和翼应该怎么样呢?”


......?


“翼也对我很好,小裙裙,蛋糕,好吃的餐点什么什么的,还一起出去玩。”小玛利亚低头扯扯睡衣衣角,“和赛莲娜有些不同...赛莲娜总是被哄的那一个。”


呃…从小就这么一针见血让人难以回答的吗


一时语塞说不出什么来,翼按了按眉心。小朋友歪着脑袋看了她一会,大概是觉得没有离开就代表着可以亲近吧,慢慢的一点点向她挪过来。翼不懂她想做什么,但下意识的就张开手臂,暗示着接纳


小玛利亚摆着很认真的脸,抿着唇,小心的爬到她腿上坐着,白色睡裙的裙摆扫过皮肤上微微的痒。还有点拘束,和局促,似乎是在正式下决心之前又开始犹豫,小手不知道该放哪,目光晃来晃去最后还是老老实实握拳搁在膝上,垂下眼睛


真的…非常玛利亚啊。翼想


作为更直率的剑,翼自然是先行动的那个。她弯下腰背,掌心轻轻贴在单薄的小身体背后,给了自己几秒去熟悉更加炽热的体温,然后手掌慢慢前推,将小朋友包裹进有些日子没有过的拥抱里


愣了一下,僵直了一下,小朋友伸手放在了她腰间


“嗯,我也很喜欢玛利亚。”翼摸摸她披散下的长发






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多久呢,答案似乎只有小小的炼金术师才知道,剑懒得去操心,家里有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就够她头痛的了


但她也确实喜欢这样的玛利亚。在经历过那么那么多痛苦挣扎后,忽然有一天又回到无忧无虑的状态,挂着大大的笑脸穿过树荫在沙滩上留下一长串脚印然后跑向她,手里捧着海螺,实在是一段很奇妙,梦似的时间


贪心的独享了这些时间,日后会不会被那两个孩子絮叨,被说太过分了呢


翼不知道。也懒得去想,把小玛利亚圈在怀里坐在公园里一起看海上的日落是现下她更渴望去做的事




依旧是废话时间


这个日子于我而言变得特殊正好是第十年了


十年就这样过去了,该说是快还是什么呢...




梦想养猫的小黄

战姬绝唱(新文想法)点我!点我!

   最近咕咕的小黄最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就是想写新文。

    目前有两个想法1.响未(小农民和面包师)

                          2.响未(少将和女仆)

    第一个的世界整体调子会偏平淡但甜...

   最近咕咕的小黄最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就是想写新文。

    目前有两个想法1.响未(小农民和面包师)

                          2.响未(少将和女仆)

    第一个的世界整体调子会偏平淡但甜度高,专写夫妇响未,夫妇会早相亲相爱,说明一下在这个世界里面夫妇不是青梅,但是小时候有遇见过(未来对响有救命之恩)

     

    第二个世界会有一些战斗(当然小黄可能一带而过)而且这个世界不是专写响未,也有副cp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猜一下是谁(反正都是战姬里的😝)尤其是这个世界里的响跟原来的世界性格可能会有一些差别。

    这个世界里夫妇是从小就有婚约,但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未来太太对于响爷是十分不满的,所以为了逃避婚约就跑出去当了女仆,还算是常见的套路

    希望大家可以把想要小黄写哪个的想法发在评论区   1是小农夫和面包师  2是少将和女仆

    检验战姬人气时到了同志们!!!

立花伊芙刹车器

练习

p2是狂化儿响的一个神奇脑洞

练习

p2是狂化儿响的一个神奇脑洞

极光之奥罗拉

翼诞生日(然而很遗憾地没赶上)礼物

被装进礼物箱子里不明真相的玛利亚小姐

翼诞生日(然而很遗憾地没赶上)礼物

被装进礼物箱子里不明真相的玛利亚小姐

雪樱咕咕咕

【05/25Happy Birthday. Kazanari Tsubasa】 風鳴翼生日夢向賀文

-梦向不喜请勿点开反正我爽((

-为翼望梦向

-if线

-ooc可能有

-FB和推特都有放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我要捂著自己的眼睛到什麼時候......」

「再等一會就可以啦,不要那麼心急,翼。」

「唔......說得也是,那好吧。」

已經閉眼了十五分鐘,因此自己也不知不覺地開始急躁了起來,幸虧有望提醒,要不然可能就一不小心衝動過頭,便會破壞和她的約定了。

至於為什麼自己會衝動,也許是因為「不習慣」吧。俗語說:「常在戰場」,身為一名專業的防人,...

-梦向不喜请勿点开反正我爽((

-为翼望梦向

-if线

-ooc可能有

-FB和推特都有放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我要捂著自己的眼睛到什麼時候......」

「再等一會就可以啦,不要那麼心急,翼。」

「唔......說得也是,那好吧。」

已經閉眼了十五分鐘,因此自己也不知不覺地開始急躁了起來,幸虧有望提醒,要不然可能就一不小心衝動過頭,便會破壞和她的約定了。

至於為什麼自己會衝動,也許是因為「不習慣」吧。俗語說:「常在戰場」,身為一名專業的防人,必須要保護人類,因此絕不能有半點鬆懈。而且在戰場上失去視力,本就是件危險的事,而且也會讓我方間接處於劣勢。所以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放鬆警惕。

望......她是那唯一的例外,畢竟她可是我最信任的幼馴染,和我最重視的人呀。

不過即使有例外,身為防人的本能也不自覺的在此時開始發作。可比起「不習慣」,更多的是。

「興奮感」

如果是平時的我,是不太會出現這種感覺的。但現在的我確實特別在意她給我的那份驚喜。等的時間越長,那股期待的心情便會越來越高漲。原本打算用唸經穩定情緖,但後來我才意識到,即使我等了僅僅只有十五分鐘,可這已足以讓一個在意驚喜的人情緒高昂了。

儘管我並沒有表現在臉上。

剛結束心中的獨白,望便讓我睜開雙眼了。

「好了喔,可以睜開眼了。」

緩緩地睜眼,映入眼簾的是望的那一貫溫柔的笑容,和她手上捧著的......生日蛋糕?

「原來今天是我生日?」

「嗯?翼你是不是又忘了你生日———?」

「啊,沒有的事,前幾天還記得的,可能是最近太多採訪和訓練了吧。」

說到這里,我看向了望,發現她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嘛......你要知道你的訓練量和其他人根本多了一截,算了,也不妨礙接下來要做的事。」

不過我明明記得今天有一個音樂雜誌的採訪的說,難道是......緒川先生幫我把那個採訪延期了?還有立花,今日正打算前往集訓場地時,也是她剛好出現,並且通知我不需要去參加訓練,然後就把我推走了。

他們倆,明明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還故意不告訴我......

雖然之前自己也想過望不會介意我把生日忘記的事。但仔細一想,如果是一早計劃好要騙我,所以她才會猜到我會因工作緣故而忘記生日。不,不是猜測,更像是在賭我會忘記生日,所以才會露出那副表情呀。

「可惡,被他們三位擺了一道呢。」

口上這麼說,可嘴角卻很誠實地微微勾起了那抹熟悉的弧度。不過望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說的話,自顧自地在向我解釋著。

「呼......剛原本想裝飾蛋糕,結果沒想到響さん她那麼快......咳不是,沒想到你會這麼快來找我。我聽見推開門的聲音後,也只好先把蛋糕放在一邊,然後再讓你閉上眼睛,好讓我可以繼續裝飾蛋糕。」

她稍稍停頓了一下,拿出水杯喝了一口水後,接著便繼續說。

「對不起,翼,要你捂著眼睛,對防人來說應該很不習慣吧?」

「啊啊,沒關係。不過倒是有件事讓我很在意,那邊的禮物盒是怎麼回事?」

在望解釋的同時,我也四周稍微張望了下。也不是無意中,只不過那個禮物盒實在是太大,巨大到引人矚目。

望的表情依舊沒變過,然後便把我領去那巨大禮物盒的面前。

「我打開還是你打開?算了,送給壽星的禮物就讓壽星本人來拆開吧?」

語畢,望便向後退了幾步。

此時心中甚是激動,更何況我現在正處於安靜的環境中,所以能很清晰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正在快速地跳動著。

這份心情甚至影響了我拆開包裝時的動作。手很明顯地在顫抖著,但絕不是因為恐懼。每一次呼吸,都能聽得出那彷佛因為興奮而在微微發抖的呼吸聲。

在這份激動不止的心情下,我終於拆開了那巨大的包裝盒。只不過在看到實物的一瞬間時,我居然罕有地向後倒退了幾步,雙手也不自覺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唇。

因為實在是太驚喜了。

望居然送了我一台深藍色的摩托車。

我壓根沒想到她會送我如此貴重的禮物。本來前幾日也有打算買一台新的摩托車,但自己應該沒有告訴過她。莫非是......她已經猜到了我的想法,所以才決定去買的?

應該說自己太容易看穿了嗎?還是說......望太聰明了。

真是的,她的聰慧遠超我想象之外啊,甚至會讓我意識到自己其實一直都不怎麼了解她啊。

被望輕輕拍了下肩膀,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呆住了,大概是嚇到她了吧。

「......怎麼樣?喜歡這份禮物嗎?」

這是我第一次看得出望話語裏的語氣和隱藏的情感。她似乎很期待我的回答,而我也沒有打算讓她失望。

「謝謝你,望,我很喜歡喔———。」

畢竟這就是我的真心話。

她的眼眸裏出現了我以前從未看過的......興奮和,滿足。雖然我自認為我剛剛說的那句話不會對我的那位幼馴染有太大的「傷害」才是,但事實是她似乎被我的那句話嚇到了。

「那......那個,你喜歡就好。」

望似乎想讓自己那個看似過熱的腦袋冷卻下來,但她的臉頰依舊不爭氣地紅了起來,嘴角一直在上揚和平穩的角度來回橫跳。和我對上視線後,迅速把目光撇開。

幸好這種尷尬的氣氛也不是持續很久,望也很快地冷靜下來。之後,我們便一起享用蛋糕,雖然在途中,望那一言不發的樣子讓我懷疑她是不是心中打著小算盤就是了。

「要不我騎這輛摩托車帶你去商場逛街?」

我試著如此提議,畢竟現在也沒其他事要做了,而且我還想和望繼續待在一起。

「可以呀。而且聽說那個商場附近有一座摩天輪,我想......帶你去坐坐。」

「啊,當然可以。」

不過倒是沒預料到她會提出「去坐摩天輪」的要求,而且也沒想到她會這麼爽快地答應。原本預計她不會答應的,因為平時這個時間点……大約晚上八、九点左右,望通常都會坐在書桌面前,對著電腦屏幕處理公事。更多的,望是個會深思熟慮後才行動的人,所以很少見她會爽快答應要求或建議的樣子。

「那現在就出發吧。」

把摩托車從望的房間里推去屋門口,自己先縱身一躍坐上駕駛位,接著拍了拍自己身後空出的座位,示意望可以坐在這里。果然她也照著我的指示坐上去了。

身子向前傾斜了點,然後便開始調整設備。畢竟是望送我的新摩托車,得確保一切準確無誤才行。調整好設備後,旋即便扭了下手柄發動引擎。可意外的是這輛摩托車的引擎聲也不算浩大,看來......她是真的對這份要送我的生日禮物很在意呢。

隨著引擎被發動,深吸了一口氣後,我也便騎著摩托車筆直的向前奔馳而去。

一路上我和望也沒太多交談,可能是因為她不想打擾我吧。四周悄無聲息的,只聽得見引擎聲,和從我耳邊掠過的風聲。風很大,大到彷佛伸手便能立刻感知到風的存在。雖然這輛摩托車是新的,但不知為何,總感覺自己似乎和它相識許久,竟能熟練地操控它,像是吾之友輩一般,相互配合。此時此刻,正可謂是「疾風迅雷,與友同往。」

只不過目的地和住所的距離也不是太遠,所以沒過多久便到達了那間知名的商場。剛把頭盔脫下時,望就從她隨身攜帶的手提包裏拿出了一頓和她款式差不多的貝雷帽,接著帶在我的頭上。

「翼,你可是『歌姫風嗚翼』呀,注意一下吧。」

啊,差點忘了自己這頭亮眼的藍紫色髪型會引人注目呢。

「確實呢,謝謝你了,望。」

突然地,站在我面前的黑髮少女抓起我的手,未得到我的許可,拉著我就跑了起來。雖然望的速度並不快,而且我也可以掙脫,不過......偶然讓她像現在這樣任性一下也不錯,畢竟她任性的樣子......也很少見吧。

陪著她走了一會後,遠處的摩天輪也慢慢地出現在眼前。看到這四周燈火通明的景色,才突然想起自己並未和她像這樣一起去商場逛過街。

盡管,在某些時候我有空閒時間,但也不見得望也會有和自己一樣多的時間和我一起休息。她也算是半個工作狂,除了星期二、四、六、日外,她基本上都會對著平板電腦處理各項事務。即使她有空,我也會因為工作緣故而不能和她見面。

不過她會答應我的邀請是出乎意料之外的。雖說今天是我的生日,但我一開始認為她不會因為我的生日而放棄工作。不過再深入一層去思考的話,既然她會替我做生日蛋糕,那是不是代表著她今天為了我做生日蛋糕而推掉所有工作......?難道真的如同瑪麗亞說的一樣,她很在意我,甚至已經超出了幼時玩伴的地步......?

不,怎麼可能,或許真的只是我的妄想罷了。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被望拉進並坐在摩天輪的包廂裏了,而她也正好坐在我隔壁。望的眼睛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外邊的夜景——在夜幕下,華麗的燈飾像是那深邃夜空中的數億顆星星般,為原本沉悶無趣的暗紫色幕布帶來了億點微光。

好不容易把注意力從夜幕中拉回來,但自己卻又被望那頭長直髮奪去了注意力。以前總是沒什麼機會去細心觀察,今晚總算有機會去好好欣賞一番。

墨色的髮絲中帶著些許從包廂里的聚光燈反射至頭髮上的光澤,不過既然有光澤,那麼她的頭髪一定有經過精心保養。為了能更仔細觀察,我試著往她坐著的位置靠近一些,縮短自己和她之間的距離。在縮短距離的途中,我甚至能聞到從她的那頭柔順的頭髮中傳來一陣陣淡淡的蒲公英香味。

聞得正入神時,望突然地回過頭來,殺了我個措手不及。雖說我是正大光明的去看,但我卻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隨即從原先自己坐著的位置上站了起來,慌張之色遺露無遺。

「翼,你剛剛是在......盯著我的頭髮?」

望對我這一行為顯得頗為......不,是很驚訝的表情,她的臉頰先是變得青白,隨後又漲得極度的緋紅。那驚愕的表情彷彿在表示著當事人確 實被我的舉動嚇到。

「啊,嚇到你了吧,對不起。」

道歉過後,才察覺自己剛不小心站了起來,連忙坐了回去。

太尷尬了。

原本在進入包廂之後,我就已經沒怎麼理會望了,不過她也一直在看窗外的風景,也沒怎麼撘理我,所以整體上氣氛也不算太尷尬。我是第一次這樣和她一起去坐摩天輪,因為怕開口說話會打擾她看景色,而且以前也沒有類似的經驗,所以不太會自己去找話題聊。不過平時倒是不會這樣,可能因為對象是望的緣故吧。 

我和她就這樣坐了幾分鐘,而摩天輪也剛好轉了一半。偷瞄了一下坐在隔壁的望,卻感覺她臉上的神情和平時不同,可就是說不出那不同之處。那表情看起來像是猶疑,但更多的像是在等待一個時機。

可能能是我想太多了吧,望怎會露出那樣的表情呢。

在摩天輪轉到第二圈剛開始時,心里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要主動一點上去向她傾訴自己的真心實意」。

但我依舊會會對這件事恐懼。我害怕她會拒絕我、害怕我們之間的關係會因這件事而被破壞、害怕坦白後自己便不能像現在一樣守護她。

可是我想保護她的那份堅持是真實的,那份願她一生平安的心意是真實的。儘管現在的我也能保護她......只是我想成為那個在她心里無可替代的人。我想站在她身邊最重要的位置保護她。

其實從一開始,我一直認為自己很弱小。以前是奏的犧牲,現在是父親大人的離去。雖然心中悲痛萬分,可身為她們的前輩,是絕不能把自己的軟弱展露在他人面前,過於任性也會給別人帶來麻煩,自從奏離去後,便下定決心獨自一人處理所有的麻煩。但從立花那雙連繫他人的雙手中,我才明白一個人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

但有誰願意和我一同分擔我的憂慮呢?立花?可她身邊已經有小日向了。雪音?作為她的前輩,也不能讓她為我的事而更加煩惱。當時迷茫的我後來終究在世界樹事件完全結束後,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處——月城望。她的出現彷佛如同月亮般,驅逐了我心上的那層困住「我」的迷霧。小時候的她,既使比我小,但總是能溫柔地包容我。而且這份溫柔時至今日,依舊未變。但不同的是,她看上走比以前藏著更多心事了。更準確的說,自己根本不了解「現在」的她。也正是這份「想要理解她的想法」的心情,讓我想要更加深入地去了解她,去「重新認識」她。

可就在一個秋天的晚上,因乾燥天氣而倍感口渴的我正打算拿起自己擺在廚房的杯子去喝水時,很突然地,耳邊傳來了細微的咄泣聲,是從客廳傳來的。走過去一探究竟,卻看見了望那鮮有的眼淚,和她臉上悲愁的神情。自目前為止的記憶中,我從未見過她哭泣。但現在的這幅情境足以推翻我對她一直以來的印象。

「她到底在為了什麼而煩惱?她到底有多少事是瞞住我的?」

類似的想法在腦海中不斷擴散,不斷地,不斷地在提醒自己。

「身為防人,卻又未能保護好珍視之人。」

但也正是那次偶然發現的眼淚,我才明白既然下定決心要保護她,那就要站在她身邊那特別的位置完全保護她。

想要保護她、想要讓她那真誠的笑容一直掛臉上。

不只是讓她分擔我遇上的困難,我也想分擔她所隱瞞的痛苦,互相支撐,就如同羽翼一般,並駕齊驅。

我不能再逃避了,也許錯過了這次,以後便無機會了。

於是默默下定了決心,這次,一定要向望表達自己那份特殊的情感。

 一點、一點的挪動身子,從背後緩緩的靠近望,接近到了一定距離,再慢慢的湊近她的臉頰。

 能嗅到從她那一頭黑髮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像是蒲公英的清香,白皙的皮膚与一頭秀麗的黑髮形成對比,更加襯托了……不對,不是注意在這種地方的時候了。現在我与望只有几公分距離,能感受到心跳比之前更加快速、血液澎湃,就像是上戰場前的緊張感,似乎還有點令人興奮。

......?

 

 「嗯?翼、唔!」

 意料之外。

 感覺到了柔軟的唇瓣,淺煙藍色的眼眸對著自己,滿是驚訝。一吐一息的熱氣都打在自己的臉頰上,溫度似乎上升的更快了。蒲公英的清香環繞著自己,短短幾秒卻過的像是幾個世紀,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倒底做了什麼。

 迅速的向後退,腦子迅速運轉著,想要想出什麼借口來矇混過去,能想到的卻都是剛才的畫面跟各種感受。

 例如那清香、例如那近在咫尺的藍色眼眸、例如那殘留在唇上的美妙溫度......阿、阿,不可以再想了!

本著急的想解釋自己的行為,並道歉。但望卻搶先自己一步開口了。

「啊......是不小心的吧,沒事的,我不會在意的。」

聽到「不會在意」之後,雖鬆了一口氣,但卻感到莫名的失落。

或許望在某方面來說並不是那麼的聰明、吧。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摩天輪站台,竟開始焦慮了起來。怎麼辦?如果真的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便不可能有同樣的勇氣去向她告白了。在各種掙扎之中,我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

小聲地喚了聲望。

「嗯,怎麼了?」

「你知道為什麼烏鴉像......」

突然地,自己的手被拉了起來。抬頭一看,發現自己和望已經離開了車廂。

「剛剛就......已經到站了。而且時間也不早了,所以一時情急之下,就把你拉出來了。對不起。」

最後還是沒成功呢......不過這樣也許不錯吧,默默守護她,又何嘗不是一種待在她身邊的一種方法呢?只是自己的私心或許不想這樣。

但依然有些想法,是現在必須要傳遞至她心上。

「望。」

「嗯?怎麼了,翼。」

她站在深夜的街燈下,微微地回過頭來。

「和你一起渡過今年的生日,我很高興。」

——————————————————

https://zine.la/article/f1d2ac083c2a430dbb52bd86a4b6172e/ 

雷舞

【翼克】2020風鳴翼生賀


5月24日 23:58。

寬敞的大廳備有舒適的沙發,可是作為家主的克莉絲不知為何未有坐在那邊,反而難得禮儀端正地在稍前方的矮桌前正坐,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盯着被她平放於桌面的手機屏幕,臉上亦是一副緊張不已的神色。

腦中雖然已經預想過待會電話接通後的情境,克莉絲也預先演示了自己應該如何作反應、又該在什麼時候給予什麼反應,不斷在心中默默背誦那些熟悉不過的祝賀台詞,生怕一旦到了正式通話之際會出現什麼岔子。

不過就是打一通電話罷了,自己卻像是個因為外遊前夕而忐忑得坐立難安的小孩,還得像這樣為了幾句話多番預習……想到這裡,克莉絲就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可惜明知如此,克莉絲還是沒能紓緩自身的焦灼感,反而變得愈發不...



5月24日 23:58。

寬敞的大廳備有舒適的沙發,可是作為家主的克莉絲不知為何未有坐在那邊,反而難得禮儀端正地在稍前方的矮桌前正坐,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盯着被她平放於桌面的手機屏幕,臉上亦是一副緊張不已的神色。


腦中雖然已經預想過待會電話接通後的情境,克莉絲也預先演示了自己應該如何作反應、又該在什麼時候給予什麼反應,不斷在心中默默背誦那些熟悉不過的祝賀台詞,生怕一旦到了正式通話之際會出現什麼岔子。

不過就是打一通電話罷了,自己卻像是個因為外遊前夕而忐忑得坐立難安的小孩,還得像這樣為了幾句話多番預習……想到這裡,克莉絲就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可惜明知如此,克莉絲還是沒能紓緩自身的焦灼感,反而變得愈發不知所措。



5月24日 23:59。

手機顯示的時間再次跳動,使得她不禁用力一嚥唾液,重整正坐的姿勢,繼續低頭緊緊盯着上方的時間。


明明平常跟她對話的時候都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情緒,更不用像現在這樣刻意去做什麼事前預備,怎麼現在光是要說一句短短的生日祝賀反倒是要起這麼長的時間作心理準備?

儘管自知這一連串行動莫名其妙的行動在旁人甚至是平常的自己眼中是多麼可笑,克莉絲始終無法放下心中的不安。


到底要怎麼才能避免被對方察覺自己的過度緊張,要怎麼才能以平常心去掩飾呢。


沒有足夠時間讓她整理思緒,手機顯示的時間就已跳成00:00,嚇得她幾乎整個人跳起,急忙從桌面拿起手機解除鎖定畫面。

解鎖後的畫面正好停在撥號頁面,上方的聯絡人亦正是本日的主角——風鳴翼。

想到自己像剛剛那樣守在手機面前到底是為了做什麼,克莉絲自然沒顧及太多,僅是反射性的按下撥號鍵打通了這道電話。


示意正在接駁電話的「嘟」聲接連響了數次,克莉絲依然只知緊張,無意識地收緊拿着電話的手,靜心等待另一方接起來電。

克莉絲無暇亦無心注意距離電話撥出已經過去了多久,只是繼續在心裡暗自默念那些預先準備好的祝賀辭,祈求正式接通時不會出現什麼岔子。


再過了好一段時間,電話終於被接起,察覺到另一方有動靜的克莉絲即時深吸一口氣率先開口。

「那、那個,前輩!生日快樂!」

「……啊啊,雪音嗎。謝謝,今年你也是第一個啊。」


音調雖然因為緊張而變得有些奇怪,於結果而言,克莉絲還是達到了她打這通電話的目標,成為第一個在風鳴翼生日當天對她祝賀的人。

光是能聽到風鳴翼一句道謝,克莉絲就覺得先前的一切全都有了價值。


「嘛、嘛……那是當然的啊……………」

話說到這裡,克莉絲就先停頓下來並且撓下了臉頰,嘴角浮現的笑容顯得腼腆。

她知道接下來想說的話有多令人難為情,換作是平常,她是絕對不會親口說出那種說話,但是既然今天是特別的日子,那麼偶爾坦率表達一下真心亦是理所當然的事。

「…………因、因為是………戀人啊。」

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克莉絲知道即便如此,風鳴翼也一定能夠聽清。


未知是否因為突如其來的坦白令風鳴翼感到過於意外不知如何反應,遲遲未有得到回應的克莉絲終於難掩羞恥之情,整張臉頓時就漲紅起來。

她非常慶幸現在是在通電話而不是直接碰面,否則這張通紅的臉就會被風鳴翼一覽無違,到時候肯定只會讓她想要當場挖一個地洞鑽下去而已。


「啊………啊啊,對呢。」

等到克莉絲稍微冷靜下來,風鳴翼才姍姍來遲的作出回應。


正因得到了這段緩衝時間,克莉絲終於可以集中精神找出從先前不久就一直隱約感受到的違和感——

「………前輩,你的聲音好像有點奇怪?」


「唔,是這樣嗎?我想大概是喉嚨的狀況不太好吧。」

如同克莉絲所說,風鳴翼的聲音跟往常相當不一樣,聽起來不僅格外低沉,向來清澈的聲甚至變得有些沙啞,再加上那些微妙的反應,實在很難不感到疑問。

不過風鳴翼本人似乎沒有察覺,也不怎麼在意這些異常,僅僅只是以狀況不好作為解釋。

聽到風鳴翼說自己狀況不太好,克莉絲馬上就皺起了眉頭,同時開始擔心起對方的身體。


「這樣嗎…………那麼早一點休息比較好吧?」

雖然克莉絲還想跟她再多聊一下,但是考慮到風鳴翼親口提及身體狀況不佳,最好還是不要打擾她太久。


「…………大概吧。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先去休息了。」

克莉絲的建議很快就被風鳴翼接納,於是率先答允對方先行休息,彼此交換一句晚安後便結束了通話。


完成目標掛斷電話後的克莉絲總算真正安心下來整頓思緒,而等她思考片刻過後,這才終於察覺到不久前通話中不自然的地方。

「這麼說來,前輩剛剛接電話的時間好像花得比平日多了不少?」

她稍稍歪起頭,如此暗自低聲默念,得出這個結論。


比往常緩慢的反應,再加上那道明顯變得低沉嘶啞的聲線,不管怎麼想都不會是正常狀況。

但願一切就如風鳴翼所說,只是因為喉嚨狀態不好而導致這些異常出現。

最終克莉絲心裡抱持一絲僥倖,選擇相信風鳴翼的說法,不再糾結於她那道聽起來有點奇怪的聲音,乖乖返回卧室準備入睡。





早上,克莉絲並不是自然睡醒或是被鬧鐘叫醒,而是被自己的來電聆聲意外吵醒。

驚醒後的克莉絲馬上拿起放在床頭附近的手機查看來電顯示,令她驚訝的是,來電者竟然是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那個忍者,緒川慎次。


雖然意識尚未完全清醒,可是克莉絲還是接起了電話,視線同時飄向旁邊的鬧鐘。

08:53,在這種時間到底是怎麼了呢。


「大清早的打來有什麼事啊?是任務的話——」

克莉絲一邊詢問對方致電目的,一邊撓着凌亂的銀髮打了個呵欠。

或許是因為事情來得太突然,克莉絲的語調間隱約滲有些許不耐煩,彷彿是要抗議緒川慎次擾人清夢的行為。


「抱歉,克莉絲さん,但這次我打來不是什麼任務,而是有事相求。」

「有事相求?對我?」

難得聽到緒川慎次親口請求她幫忙,克莉絲確實感到相當意外,當中也不乏疑問。


能讓他撥出這通電話,背後肯定有什麼非常重要的原因或者是要事。

那麼,到底是怎麼樣的事情才會令緒川慎次認為她是適合人選,然後選擇私下來電呢?


「是這樣的,剛剛我跟翼さん通電話的時候,她跟我說身體不太舒服,看來應該是感冒了。不過因為事情來得太匆忙,我還得先安排其他東西,暫
時無法過去看看翼さん的情況,所以我想拜託你過去幫忙照顧一下她,可以嗎?」

內心的疑問很快得到了解答,然而當緒川慎次向她坦承一切的時候,克莉絲卻不禁感到擔憂。


也就是說,昨天那些異常反應果然是因為她生病了嗎。

最不想看到它發生的事情居然真的發生了,克莉絲真不知道這到底該說是運氣好過頭了還是什麼。


她重重嘆息一聲,但是面對這個請求以及前輩的狀況,克莉絲確實無法袖手旁觀。

「我明白了,交給我吧。」

結果,如同預想一般,克莉絲果然毫不猶豫答應他的委託,得到清晰回應的緒川慎次馬上就放心了。


「非常感謝你,克莉絲さん,那就拜託你了。」

得到緒川慎次簡單道謝,克莉絲於是掛斷電話,匆忙收拾行裝與必要物品,同時不忘盤點需要在路上另外購買的缺少物品,以求確保一切萬全且足以應付風鳴翼所需,隨即便出發前往對方的家。


//


前往目的地的沿路上,克莉絲當然不忘買上感冒藥以及簡單食材,甚至是可能需要用上的退熱貼等物資,然後才登門造訪風鳴翼的家。

克莉絲佇立在正門前方,不緩不急地從口袋拿出風鳴翼以前給她的備用鑰匙插進匙孔,轉動門鎖打開大門進入屋內。


「打擾了——」

既然持有屋主給予的鑰匙,自然就代表她早就得到主人的允許可以隨時自由進出這個家,不過即便如此,克莉絲依然沒有怠慢應有的禮儀。

她一邊說着,一邊踏進屋內,同時因為害怕搔擾風鳴翼休息的關係而刻意壓低打招呼的聲量。


理所當然的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克莉絲於是將視線焦點轉移至眼前的大廳,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副對她而言見慣不怪的景色。

凌亂的客廳,四處亂放的各種衣物、雜物與垃圾,看起來簡直就與戰場無異。


「真該說不愧是前輩嗎。」

眼看屋內一片慘況,克莉絲只是無奈地輕皺起眉頭,道出這句實際上不帶多少責難之意的感嘆,然後自顧自的走進廚房放好帶來的物資,再往風鳴翼所在的卧室進發。


她小心翼翼打開緊閉的房門,放輕手腳走近卧倒在床的風鳴翼,就怕發出太大的聲響吵醒這位身體不適的病人。

可是即便克莉絲如何安靜,當她接近床邊之際,就算抱恙卻依然不失敏銳的風鳴翼還是察覺到她的氣息,勉強睜開了眼睛。

湛藍色的眼眸因病增添幾分迷濛,雖說感覺到有人接近自己,但以風鳴翼此刻低下的判斷能力與比平常遲緩許多的思考能力,她實在無法在張開眼睛的瞬間即時認出來者。


「緒川………さん………?」

憑藉經驗與下意識反應,風鳴翼喚出了緒川慎次的名字,一心以為前來照料自己的人就是自家那位無所不能的經理人,可叫出那個名字後卻沒有得到預想中的回應,終於令她意識到一點不對勁,這才緩緩定睛辯認到來的人。

風鳴翼連續眨了好幾次眼睛,遲鈍的腦袋好不容易開始重新運轉後再過了半響,才總算反應過來。


「………雪音?」

開口呼喚克莉絲的聲音比昨天甚至是頃刻之前還要沙啞,過於乾涸的喉嚨亦使得風鳴翼不由得乾咳幾聲,嚇得克莉絲慌忙扶她坐起並遞上事前倒來的水讓她喝下。

來照顧自己的不是她所想的緒川慎次而是她的戀人後輩,這一點確實叫風鳴翼相當驚喜,可是同時間也不禁擔心克莉絲會否被傳染,所以不管如何,風鳴翼實在無法由衷為戀人的拜訪感到高興。


「前輩你真是的,這是哪門子的『只是喉嚨狀況不好』啊?果然是從昨天開始就已經生病了吧?如果你早點告訴我的話,我就———」

剛從對方手中接過空杯,克莉絲就便忍不住對她念上幾句,卻又在說到一半時停了下來。

畢竟眼見風鳴翼滿臉倦容且一副病懨懨的樣子確實是不好再說什麼,而且事到如今就算再說什麼都好,事實始終不會改變。

再說,克莉絲清楚知道以風鳴翼的性格,她是絕不可能允許自己因為自己的私事而給別人添任何麻煩,所以即便她在這種時候向對方嘮叨幾句,風鳴翼也未必有能力或是願意聽取這番說話。

既然如此,倒不如省下時間和精神去集中照顧這名病人比較實際。


「………嘛,算了。」

於是克莉絲只好輕嘆,將餘下的話語悉數吞回肚內,轉而觀察起風鳴翼的狀況。


伸手覆上風鳴翼的額頭為其測量體溫,比起平日高出不少的熾熱溫度傳到克莉絲的手心,如此明顯的病徵令她頓時忍不住皺起眉頭。

值得慶幸的是風鳴翼並不是非常嚴重的高燒,只要吃了藥好好休息,情況相信就能好轉。


「我去給你添點水順道把藥拿過來,前輩你先躺下休息等我回來吧。」

克莉絲在收回手的同時說道,隨後再看了風鳴翼一眼,確認對方已經乖乖躺下後便轉身離開睡房前往廚房,打算用帶來的食材煮一些簡單清淡的食物。



她將食材帶進廚房放置於料理台上,認真思考如何搭配,得出決定過後便開始動手處理。

先是拿出一人份的免洗米放進土鍋加入適量清水放上蓋子烹煮,等待的時間裡則是拿出長蔥切出蔥花備用,等到鍋子開始冒煙,克莉絲便打開鍋蓋打入雞蛋稍微攪拌,最後將粥盛到容碗裡,撒上蔥花便完成了她要做的料理——雞蛋粥。

克莉絲把感冒藥、水和煮好的粥放上托盤,然後捧起托盤直接返回卧室。


再度走向睡房打開房門前,說實話克莉絲是有點害怕風鳴翼沒有休息,畢竟她可是曾經有過身體抱恙卻堅持出動或是前往工作,結果就在途中病情突然惡化導致體力不支倒下的往跡,只是幸好當時有其他人在旁協助,才能避免事情變得更糟糕。

因為有過前科,所以克莉絲確實不由得擔心過風鳴翼會否像之前那般胡來,不過現在看到她由始至終都依然老實在床上躺着沒有胡亂移動,她就馬上放心了。

礙於體溫過高無法入眠的風鳴翼則是在聽到正在接近的腳步聲而稍稍睜開了眼睛,恰好對上克莉絲那雙湊近的淡紫眼眸。


「前輩,我做了點雞蛋粥,在吃藥之前吃一點吧。」

克莉絲先將托盤放在旁邊的書桌桌面,隨後伸手扶起有些迷糊的風鳴翼,再把粥拿到她的面前。

「可以自己吃嗎?」


見風鳴翼無聲點頭,克莉絲於是讓她自己接過食具,不忘提醒對方「小心燙口」,之後就僅是默默在旁守望。

她其實完全不介意風鳴翼的回應為何,而且事實上心中其實早就有了預設答案。

即便病重,性格固執的風鳴翼始終有着某些不可退讓的地方,克莉絲也是清楚不過的。


風鳴翼從來不會向別人撒嬌,不會容許自己在人前露出軟弱的一面,特別面對是那些崇拜、憧憬自己的人時更是如此,會允許克莉絲看見、照料變得脆弱的自己,其實已經算是她非常大的一個讓步。

只是,若要說她願意全盤接受風鳴翼這份堅持倒是大錯特錯了。

作為戀人,她何嘗不想風鳴翼多依賴自己,將所有的一面毫不保留地展露在自己眼前?

問題只在於,不僅風鳴翼自身不允許這一點,就連克莉絲也無法坦率表達這份願望,所以自然選擇包容與接納對方的任性。


「…………明明我也希望你偶爾依靠一下我的。」

本來克莉絲的確是只打算將那份心意和渴望放在心底,可到了緊要關頭,她卻神推鬼使般的忍不住趁着戀人忙於進餐的時間,利用這個不會被發現的機會將聲量壓至最低,吐出這句心聲。

不過,她在話中提及的那個對象則是理所當然地沒有聽清,毫無反應。

克莉絲一方面為不小心道出的真心話未有被聽見一事感到慶幸,另一方面又不禁因為她再一次失去坦承的機會感到一絲失望。


矛盾的心情實在令克莉絲相當苦惱,於是為了轉移注意,她便甩甩頭揮去多餘的雜念,然後打量起風鳴翼的側臉。

向來銳利的五官因為生病的關係而銳氣大減甚至添了分柔和,當中更混合些許難得的呆氣,罕見的一面著實令克莉絲不自覺的看得入迷,就連自己的表情亦隨之放柔許多,同時展露出帶點寵愛的微笑。

如果是平常的她,那是肯定不會露出這種表情的。

想到這是難能可貴的畫面,某程度上也是自己的特權,克莉絲的笑意便變得愈加明顯。



就這麼不經不覺的慢慢等到對方把粥吃光,克莉絲才回過神來把東西收回,轉而從托盤上拿起藥片跟水杯交給風鳴翼讓她吃下。


「那麼,粥跟藥都吃完了,在你放鬆休息之前,我去打盤水過來給你抹一下身上的汗吧。」

將東西收拾好後,克莉絲如是說着,隨後拿起托盤轉身離開卧室,等她再度回來的時候,手上捧住的已經換成水盤和毛巾。

她先把水盤和毛巾放到床邊附近的地上,沾濕了毛巾再稍微擰乾後再坐到床邊。


「把衣服脫掉,我幫你擦一下身體。」

聽到克莉絲的指示,風鳴翼自知不可能拒絕,唯有乖乖照她的話去做,背對克莉絲脫下上衣與內衣,露出白晢光滑的後背。


沾了水的毛巾碰上溫度較高的後背的瞬間,風鳴翼不自覺繃緊身體,微微挺直腰背。

克莉絲則是一邊輕力拭擦戀人的背,同時間默默凝視她並不寬厚的背板,半句話都不曾說過。

沉默在兩人間蔓延,雙方似乎都不打算成為開口打破寂靜的一方,無聲的狀態也就自然而然順勢延續下去了。

處理好無法自行觸及的背後,克莉絲就停下了動作,表情顯得有點猶豫也有點難為情,可風鳴翼因為背向克莉絲而無法看見她的表情,僅僅礙於突如其來的停頓感到相當意外。


「雪音?」

呼喚對方的聲線仍是相當沙啞,正想回頭望向身後那人的時候,脖子卻忽然被克莉絲從後抱上,令她無法完成動作。


風鳴翼沒再強行回頭,只是一言不發任由克莉絲抱住自己。

儘管明知貼在後腦勺上的那團柔軟到底為何,可風鳴翼並未理會,她在意的只有素來都不擅親密接觸的克莉絲到底出於什麼原因,才會毫無預警主動做出這種行為。

克莉絲知道這是最好的機會,也可能是唯一的機會,去表達自己真正的期待與渴望,但她始終無法跨越最大的阻礙,對戀人開口坦承那些想說的話。


「…………有什麼想說的嗎?」

她知道克莉絲會做出這種行動一定是有某種原因,只是礙於本來的個性而導致她難以直接表達,只能用這種委婉而含蓄的方法向對方暗示。

清楚知道這一點的風鳴翼自然有她的方式幫助戀人——比如引導、鼓勵她嘗試主動說出想法,同時表達自己願意等待、聆聽她想說的一切話語。

通常這麼做往往確實能夠換來雙方同樣希望得到的結果,但是在這件事上,掌握着鑰匙的終究不是風鳴翼,倘若克莉絲真的不想說,她也不會強逼對方。


兩人間再度變得沉默,克莉絲亦清晰明白風鳴翼一言不發的主因在於自己,無奈她依然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無法馬上將那份實際上早就植根心中的想法化作言辭。

感覺到抱住脖子的手臂稍微收緊,幸好克莉絲顯然有控制好擁抱的力度,風鳴翼才沒有因此感到難受。

這是克莉絲在醞釀感情和言語一貫會有的小動作,所以風鳴翼可說是一點都不著急——只要再給她一點時間,一定就會得出相應的答案。



「………………明明可以再多依靠我的。」

最後,果然不出風鳴翼所望,克莉絲終於鼓起勇氣說出了心底裡的想法。

聲量還是跟不久前一不留神衝口而出時所用的相約,唯一不同的是,因為這次克莉絲是將臉埋在風鳴翼耳邊,在此期間說出的話當然就被她一點不漏的聽清了。


——她的願望、她的渴求就是如此簡單。

作為後輩,對前輩有着憧憬,想要以對方為目標奮鬥努力、想要成為像她那樣的人、想要緊隨她的腳步向她學習,這是正常不過的事;

但是作為戀人,儘管自知自己並不成熟,克莉絲更希望能成為對方的支柱,能與她並肩前行、互相支持,然後在她需要的時候能夠讓她依靠。



聽到克莉絲的真心話,風鳴翼終於壓不住笑意揚起了嘴角,然後抬起右手輕拍她的頭頂。

「我知道了,那麼你能幫我擦一下前面嗎?」


就在風鳴翼示意明白並提出這個要求的瞬間,克莉絲幾乎是即時整個人從床上跳了起來,嚇得趕緊拉開距離。


「你、你、你、你在說什麼啊!?」

克莉絲整張臉只消數秒就漲得通紅甚至結巴起來,連聲線和指向「不知廉恥」的對方的手不斷顫抖,根本不難從此看出她到底有多動搖。


雖然說出想讓對方多依賴自己,但也不是在這方面、在這種時候——


「我、我說的不是這種!要擦的話你自己來啊!」

她以近乎是落荒而逃的姿態跑離風鳴翼的床,逃跑時亦慌亂地將手上的毛巾拋到對方,然後全速跑向門外。



就在克莉絲將要完全離開卧室之前,風鳴翼突然又再開口喚住她。

「等等,雪音!」


聽到風鳴翼的聲音,克莉絲隨即乖乖停住動作,回頭望向房內那人,等待她將想說的話緩緩道來。

「……………………我想吃蛋糕。」

短暫的無聲時間過去,風鳴翼吐出的卻是如此跳脫的願望。


換作是平常或者是仍在人前的她,毫無疑問是不可能會說出這種話,但是某程度上,這正正亦是克莉絲所期望的。

她不禁一笑,嘴角呈現的弧度是那麼明顯。



「沒問題,一切交給我!等你的病好起來了我們就一起吃吧,前輩!」

或許她們彼此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要對戀人坦率是一件這麼簡單的事。





END




十字所

翼少生日快樂。

畫得比較隨便,不過想畫像這樣,把帥氣的翼少和比較可愛的翼小姐(?),放在一起很久了。

光只有G到AXZ那樣的帥氣前輩不是風鳴翼,光只有無印在奏面前像個害羞的小女孩也不是風鳴翼,只有這兩者都融二為一交互作用,既可愛又帥氣,才是風鳴翼,XV的風鳴翼其實是最完整,20歲成年前都作完了,就不用像某人這樣過了21在犯法結果要被判死刑了ry


我還是比較擅長畫翼少。

說來畫的時間領悟到一件事。我一直在想,我本來畫翼就是偏帥,怎樣能畫得可愛些,這大概就是從思考翼本身是帥->可愛的過程。

然後我又想,說不定翼本質是可愛然後過渡到帥氣才對?如果我下筆最先認知翼是可愛->帥...

翼少生日快樂。

畫得比較隨便,不過想畫像這樣,把帥氣的翼少和比較可愛的翼小姐(?),放在一起很久了。

光只有G到AXZ那樣的帥氣前輩不是風鳴翼,光只有無印在奏面前像個害羞的小女孩也不是風鳴翼,只有這兩者都融二為一交互作用,既可愛又帥氣,才是風鳴翼,XV的風鳴翼其實是最完整,20歲成年前都作完了,就不用像某人這樣過了21在犯法結果要被判死刑了ry


我還是比較擅長畫翼少。

說來畫的時間領悟到一件事。我一直在想,我本來畫翼就是偏帥,怎樣能畫得可愛些,這大概就是從思考翼本身是帥->可愛的過程。

然後我又想,說不定翼本質是可愛然後過渡到帥氣才對?如果我下筆最先認知翼是可愛->帥氣,那又會有什麼不同呢,這又是哪種才對呢。

其實可能兩種都對,前者是G->XV,後者是無印到G。

雖然G->XV的可愛跟無印時的可愛有這麼些不同,但我果然更喜歡那種集大成後的可愛,消去迷惘後又帥回來,間中又有些妻管嚴的翼少呢嗯。

可乐糯米寿司
闪光翼x本世界玛利亚

闪光翼x本世界玛利亚

闪光翼x本世界玛利亚

春野喵叽

睡了睡了。

P1来自异星的圣遗物Skyboom Shield和Battle Lance(不是没有这种东西)

睡了睡了。

P1来自异星的圣遗物Skyboom Shield和Battle Lance(不是没有这种东西)

梦想养猫的小黄

   小黄又回来了!这周花时间把战姬的XV 又补了一遍(小黄还是好好更文了!)考试完悲伤的心情居然被响未这对甜的不得了的夫妇安慰了下来,     

    不过,响爷霸气发言,这这狗粮塞了我满嘴都是!😏最后结尾的响爷想对未来说的话,那个气氛,那一个告白歌曲的前奏!小黄只想说我爱的cp 是真的!!!

    (实话说小黄又看了一遍才发现那两只小黄鸭!啧啧啧😏)

   小黄又回来了!这周花时间把战姬的XV 又补了一遍(小黄还是好好更文了!)考试完悲伤的心情居然被响未这对甜的不得了的夫妇安慰了下来,     

    不过,响爷霸气发言,这这狗粮塞了我满嘴都是!😏最后结尾的响爷想对未来说的话,那个气氛,那一个告白歌曲的前奏!小黄只想说我爱的cp 是真的!!!

    (实话说小黄又看了一遍才发现那两只小黄鸭!啧啧啧😏)

梦想养猫的小黄

学校(响未)

     “立花响同学!你这么又迟到了!!”


     “因为看见有过马路的老太太就……”


     “那也不应该迟到!不过看在你帮助别人的份

上,这一次就不记你迟到的错了,快回到位置上

上课!”...



     “立花响同学!你这么又迟到了!!”

     

     “因为看见有过马路的老太太就……”

     

     “那也不应该迟到!不过看在你帮助别人的份

上,这一次就不记你迟到的错了,快回到位置上

上课!”

        

      “好的,谢谢老师!”

        

     (中午)

        

        “呼,还好老师大善放过了我 

        

       “这其中一半都是响自己太笨了,剩下的都

是爱管闲事遭成的”

         

       “唔,反正也又未来陪在我的身边”

          

         听到这话的未来露出有些无奈的脸色但心里

却是泛着一丝甜意

         

       “就你嘴甜,给便当”

          

       “啊!未来做的便当!我开动了!”

          

          ……

       

     “多谢款待!未来煮的便当果然只在婆婆的御

坂烧下呢!”

           

     “不成敬意”未来从自己的的口袋里掏出将响

嘴角擦了擦,注意到响脸上有些猝不及防的神色

未来不经笑了笑,当坐回原位的时候越感觉耳后

升起的热度,心中不由的羞耻了几分。

        

     “未来…我…”正当响慢慢靠近未来并握住未

来手的时候却被一声喝止停下了动作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一位满脸通红,身

材发育“良好”的白发少女走了过来,她站在响

和未来的身前,然后,然后就狠狠地一拳砸在了

响的脑袋上

        

      “这种事情!给我回家做去!”

   

    (这种事情回家就可以做了吗!小天使!小黄的呐喊!)

        

      “啊!克里斯?!唔,为什么要打我啊?”

        

      “为啥!你们俩的氛围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说过多少次了这种事情回家做去啊!真是太让

人羞耻了!”

      (未完侍续)

       

 

富江
夜猫二九
520/521两天………终于赶...

520/521两天………终于赶上了521末班车(۶• ㉨ •)۶♡٩(• ㉨ •٩)嘛?虽然说没怎么画完,赶上就是战士!(呸)时隔一百多天的 小天使赛高!!!!

520/521两天………终于赶上了521末班车(۶• ㉨ •)۶♡٩(• ㉨ •٩)嘛?虽然说没怎么画完,赶上就是战士!(呸)时隔一百多天的 小天使赛高!!!!

春野喵叽

“響け!胸の鼓動!未来の先へ!!”

追加一只潦草的克里斯【动作参考RC的一款玩具

“響け!胸の鼓動!未来の先へ!!”

追加一只潦草的克里斯【动作参考RC的一款玩具

梦想养猫的小黄

番外!番外!放出通知!

     答应大家番外终于放出了,小黄已经放在了微博上,微博名是  梦想养猫的小黄,有些内容会在微博上放出(。・`ω´・)

    小黄同学要特别感谢@勿相忘,镌于心 因为他的建议小黄同学才能把拖欠大家的番外发出来

    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响未夫妇!

     答应大家番外终于放出了,小黄已经放在了微博上,微博名是  梦想养猫的小黄,有些内容会在微博上放出(。・`ω´・)

    小黄同学要特别感谢@勿相忘,镌于心 因为他的建议小黄同学才能把拖欠大家的番外发出来

    还请大家继续支持响未夫妇!

梦想养猫的小黄

关于番外和正文

     我原本已经写好番外了,可惜的是由于审核员的手实在是太狠了,东西发了被屏蔽掉了所以番外的最后可能就没有了,实在是非常的抱歉!😣

      然后呢,后面可能就开始更新正文了,就是响未夫妇的日常生活,已经在写了,所以还请大家多多等候 。😉

    请支持大家响爷和未来太太哦!😝

     我原本已经写好番外了,可惜的是由于审核员的手实在是太狠了,东西发了被屏蔽掉了所以番外的最后可能就没有了,实在是非常的抱歉!😣

      然后呢,后面可能就开始更新正文了,就是响未夫妇的日常生活,已经在写了,所以还请大家多多等候 。😉

    请支持大家响爷和未来太太哦!😝

立花伊芙刹车器
俺来了 周五回家的感觉好好

俺来了

周五回家的感觉好好

俺来了

周五回家的感觉好好

天羽

羅馬拼音-立花響x風鳴翼x雪音クリス-FIRST LOVE SONG

目錄平假歌詞

FIRST LOVE SONG

2015.02.01

戰姬絕唱

歌:立花響(悠木碧)/風鳴翼(水樹奈奈)/雪音克莉絲(高垣彩陽)

詞曲:上松範康

编曲:藤间仁


立花響 gyutto hora… kowaku wa nai

風鳴翼 wakatta no… kore ga inochi

克莉絲 koukai wa… shitaku wa nai

合唱 ”yume, koko kara hajimaru...

合唱 saa sekai ni hikari wo…”


立花響 tomedo naku

風鳴翼 afure teku

克莉絲 kono chikara...

目錄平假歌詞

FIRST LOVE SONG

2015.02.01

戰姬絕唱

歌:立花響(悠木碧)/風鳴翼(水樹奈奈)/雪音克莉絲(高垣彩陽)

詞曲:上松範康

编曲:藤间仁


立花響 gyutto hora… kowaku wa nai

風鳴翼 wakatta no… kore ga inochi

克莉絲 koukai wa… shitaku wa nai

合唱 ”yume, koko kara hajimaru...

合唱 saa sekai ni hikari wo…”


立花響 tomedo naku

風鳴翼 afure teku

克莉絲 kono chikara

合唱 kore ga omoi au shinfonii

立花響 yami wo saki

風鳴翼 kagayaku yo

克莉絲 sei naru fureimu

立花響 zenshin zenrei

風鳴翼 iza yukan

克莉絲 ari no mama

合唱 subete wo hana tou!


合唱 todoke! Hitori janai

合唱 tsumugi au sore ga LOVE SONG

合唱 tsutae! Mune no kodou

合唱 gensho no ongaku yo


風鳴翼 ikudo demo…!

克莉絲 ikura demo…!

立花響 nando demo…!

克莉絲 eien ni

風鳴翼 oozora ni kanade

合唱 utau!

立花響 haruka ima

風鳴翼 tsukuru nda

克莉絲 yuuki no hi

合唱 minna de

響雪音 tsunagi aou kono te wo

風鳴翼 shinjite...

響雪音 taiyou ni kazashite

風鳴翼 shinjite!

合唱 hibike kizuna! Negai to tomo ni…!


立花響 fushigi da ne… shizuka na sora

風鳴翼 hondou no… ken ni nareta?

克莉絲 waruku nai… toki wo moratta

合唱 ”yume, ten ni tonde yuke...

合唱 saa hoshi he to kawarou”


立花響 arigatou

風鳴翼 kokoro kara

克莉絲 arigatou

合唱 sugoshita jikan wa shinfonii

立花響 osowatta

風鳴翼 nukumori wa

克莉絲 wasure nai

立花響 Heart no zenbu

風鳴翼 uruwashiki

克莉絲 michite yuku

合唱 namida wa nugutte!


合唱 todoke! Hitori janai

合唱 tsumugi au sore ga LOVE SONG

合唱 tsutae! Mune no kodou

合唱 gensho no ongaku yo


風鳴翼 ikudo demo…!

克莉絲 ikura demo…!

立花響 nando demo…!

克莉絲 eien ni

風鳴翼 oozora ni kanade

合唱 utau!

立花響 haruka ima

風鳴翼 tsukurunda

克莉絲 yuuki no hi

風鳴翼 minna de

響雪音 tsunagi aou kono te wo

風鳴翼 shinjite...

響雪音 taiyou ni kazashite

風鳴翼 shinjite!

合唱 ”hibike kizuna! Negai to tomo n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