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战家七子

87浏览    6参与
被踢下凡的臻湘仙君

疾冲与唐三的初遇

他在森林裡无尽地奔跑著、躲藏著,在暗夜来临之前找寻下一个栖身之地。

某种程度上,唐三确实被抛弃了,但当他认知到这点时,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岁月一天天过去,唐三却仍固执地不愿解下总角的髮型,他害怕父亲哪天回来时,会认不出长大的自己。

是军队吗?唐三在树丛裡听见马匹驰骋的声音,可他自己早为了逃避魔兽的攻击扭了腿,只能默默待在原地。

“嘿……原来在这裡!”

唐三面色铁青,这人怎么比魔兽还灵敏,竟能追踪到自己的形跡。

“你这小傢伙!我可终於找到你啦。”

男人伸出手,自然到彷彿唐三正在和他玩一场好不容易被他找到的捉迷藏。

“别怕,我带你回家。”

他说,别怕。

那一个瞬间,唐三真的...

他在森林裡无尽地奔跑著、躲藏著,在暗夜来临之前找寻下一个栖身之地。

某种程度上,唐三确实被抛弃了,但当他认知到这点时,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岁月一天天过去,唐三却仍固执地不愿解下总角的髮型,他害怕父亲哪天回来时,会认不出长大的自己。

是军队吗?唐三在树丛裡听见马匹驰骋的声音,可他自己早为了逃避魔兽的攻击扭了腿,只能默默待在原地。

“嘿……原来在这裡!”

唐三面色铁青,这人怎么比魔兽还灵敏,竟能追踪到自己的形跡。

“你这小傢伙!我可终於找到你啦。”

男人伸出手,自然到彷彿唐三正在和他玩一场好不容易被他找到的捉迷藏。

“别怕,我带你回家。”

他说,别怕。

那一个瞬间,唐三真的卸下了所有心防。

男人轻易地拉起小傢伙,顺势将他背在身後。唐三这才看见男人身旁还有许多与他同样铠甲戎装打扮的人们,纷纷喊著他川王殿下。

是很了不起的人吗?唐三心想。他听见男人说道:“回去吧,这个世上,再没有什么川王了。”

唐三就这么倚靠在男人宽大的背上,听他问著自己的姓名、说些关心的话语……然後慢慢阖上眼皮。

这是唐三许久没有过的安稳一觉。

隔天,一个叫北堂墨染的人介绍了自己,表明带唐三回来的人叫疾冲,是占戈寨的领头。

“小唐三,我叫疾冲,以後我就是你的大哥了!”






“三哥,大哥和二哥把你带回寨子的时候,也像你一样,给了我糖吃吗?”

一次,林俢崖趁著唐三给自己编辫子时,突然好奇地这般询问。

唐三微笑,“没有呢。”

“什么呀……大哥好小气,真不会哄孩子!”

唐三安慰地摸了摸林俢崖的头。

那可是,比糖还要甜蜜的记忆呵。


被踢下凡的臻湘仙君

大哥的宠溺

“我们三儿最──可爱啦,嗳!”

北堂墨染回到寨内时,恰好撞见疾冲正冲着小唐三的脸颊亲上一口,痒得他乐呵呵的。

“啊!墨染二哥哥!”

小唐三发现北堂墨染后兴奋地对其挥挥肉嘟小手,疾冲只是将他抱近,并不放手。

“……看来你很喜欢三儿。”

“说什么呢墨染!这孩子这么可爱,搁你你难道不喜欢?”疾冲一边抱怨,一边逗着因听见“不喜欢”三字而有些慌张的小唐三。

“是是是,”北堂墨染叹了口气,“一早出寨到现在,我就没看他被你放下地过。”

自小唐三在草丛里虚弱昏厥被带回占戈寨,疾冲像是变了个人,这素来豪放不羁的硬汉不但没将照顾孩子的麻烦差事交给北堂墨染──尤其是炖红烧肉。当小唐三第一次吃到疾冲亲手...

“我们三儿最──可爱啦,嗳!”

北堂墨染回到寨内时,恰好撞见疾冲正冲着小唐三的脸颊亲上一口,痒得他乐呵呵的。

“啊!墨染二哥哥!”

小唐三发现北堂墨染后兴奋地对其挥挥肉嘟小手,疾冲只是将他抱近,并不放手。

“……看来你很喜欢三儿。”

“说什么呢墨染!这孩子这么可爱,搁你你难道不喜欢?”疾冲一边抱怨,一边逗着因听见“不喜欢”三字而有些慌张的小唐三。

“是是是,”北堂墨染叹了口气,“一早出寨到现在,我就没看他被你放下地过。”

自小唐三在草丛里虚弱昏厥被带回占戈寨,疾冲像是变了个人,这素来豪放不羁的硬汉不但没将照顾孩子的麻烦差事交给北堂墨染──尤其是炖红烧肉。当小唐三第一次吃到疾冲亲手炖煮的红烧肉后,珍惜吃着、斗大泪滴却凝在眼眶不愿掉下,这模样让疾冲直到后来,也仅会为他做这道菜──更不嫌麻烦地与他一同沐浴,凡事亲力亲为,细腻程度连北堂墨染都自愧不如。

总算安顿好小唐三就寝,北堂墨染就着月色问疾冲道:“你说,谁以后要是能收获三儿这个体己的小家伙,是不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福气?想把唐三从我身边夺走,我让他福气变煞气!”

是夜,疾冲气得一夜不得好眠。

被踢下凡的臻湘仙君

川王

鉴察院史载,庆国境内曾存在过一位川王,协助君王平定天下后,自始不知所踪;现今朝内足以与之媲美的,乃为当今宸王北堂墨染,世人皆知其亦出身占戈寨,为言冰云之兄长,虽已不干政,众人仍不敢小觑。

“端着个王爷的架子挺累的吧。”

疾冲大口饮下美酒,甩给北堂墨染,被其婉言回绝:“不夺大哥所爱。”

“好个不夺我所爱!你是只喝阿婴带给你的天子笑吧。”

北堂墨染笑笑,手里揭过一页话本:“依我看哪,众人对这川王的赞誉倒是过了。”

 “哦?”疾冲眉头一挑,“你怎么看他的,说与大哥听听。”

北堂墨染盯着豪迈坐开腿的疾冲,端正身姿,侃侃道来:“对于庆国贡献,我不敢议,只是后来把责任丢给弟弟,我不是...

鉴察院史载,庆国境内曾存在过一位川王,协助君王平定天下后,自始不知所踪;现今朝内足以与之媲美的,乃为当今宸王北堂墨染,世人皆知其亦出身占戈寨,为言冰云之兄长,虽已不干政,众人仍不敢小觑。

“端着个王爷的架子挺累的吧。”

疾冲大口饮下美酒,甩给北堂墨染,被其婉言回绝:“不夺大哥所爱。”

“好个不夺我所爱!你是只喝阿婴带给你的天子笑吧。”

北堂墨染笑笑,手里揭过一页话本:“依我看哪,众人对这川王的赞誉倒是过了。”

 “哦?”疾冲眉头一挑,“你怎么看他的,说与大哥听听。”

北堂墨染盯着豪迈坐开腿的疾冲,端正身姿,侃侃道来:“对于庆国贡献,我不敢议,只是后来把责任丢给弟弟,我不是特别乐意。”

疾冲一愣,有些讪讪地搔搔头:“……那是……是因为……”

“他应该信任自己的弟弟,一开始就把这个重担丢给他才对,自己也好过一点。”

瞬间,北堂墨染起身,抢过了疾冲的葫芦,“看来夺人所爱的滋味也不错。”

疾冲凝神看他,目光缥缈:“川王早已不在啰。”

“无妨。”

北堂墨染对着疾冲离去的背影毕恭毕敬地揖了一揖。




──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川王。

被踢下凡的臻湘仙君

林修崖的辫子

起初林修崖一直是任一头长发恣意披落的,直到偶然一次他回了寨子,正巧碰见唐三在梳头,便招呼他过去。

“三哥,你的头发真好看。”

唐三款款一笑,“怎么这么说呢?我们崖崖的头发也不差的。”伸手将长发收于掌中,唐三灵机一动:“不如三哥替你绑辫子,如何?”

林修崖并无抱怨之意,却惹得唐三亲自替他打理,不免又急又羞:“三哥!……怎么可以!太麻烦了太麻烦了……我--唔。”

唐三一按他肩头,林修崖仍乖乖坐好;不多时,一头乌丝已被梳整完毕,化作一节节长辫。

“只要你说一声,三哥一定替你梳头。”

回到迦南学院后,众人都对林修崖这新造型感到十分满意,称赞之余,都忍不住想上手触碰。林修崖立时就避了开来:“...

起初林修崖一直是任一头长发恣意披落的,直到偶然一次他回了寨子,正巧碰见唐三在梳头,便招呼他过去。

“三哥,你的头发真好看。”

唐三款款一笑,“怎么这么说呢?我们崖崖的头发也不差的。”伸手将长发收于掌中,唐三灵机一动:“不如三哥替你绑辫子,如何?”

林修崖并无抱怨之意,却惹得唐三亲自替他打理,不免又急又羞:“三哥!……怎么可以!太麻烦了太麻烦了……我--唔。”

唐三一按他肩头,林修崖仍乖乖坐好;不多时,一头乌丝已被梳整完毕,化作一节节长辫。

“只要你说一声,三哥一定替你梳头。”

回到迦南学院后,众人都对林修崖这新造型感到十分满意,称赞之余,都忍不住想上手触碰。林修崖立时就避了开来:“这是我三哥替我绑的辫子,不准摸也不准碰!”

“唷,你都多大了,还让你哥哥替你绑辫子,羞不羞呀你。”

丝毫不知踩到林修崖底线的这位倒霉学员,想当然招致了缠蛇手的连环攻击。

被踢下凡的臻湘仙君

言冰云的不眠之夜

又来了,言冰云听著隔壁魏婴房里传来一声声你追我跑的动静,揉了揉太阳穴后决定起身离屋,习惯性朝对屋走去。

“嗯?小言?怎么啦?快进来快进来!”言冰云什么都没说,张小凡便热切地招呼他入内:“是睡不著还是肚子饿?要不要五哥给你做夜宵吃?”

言冰云推辞道:“不必麻烦五哥,只是被霸王跟愚姬吵的。”又道,“我陪五哥说说话吧。”

丝毫不明所以的张小凡只是笑了笑,“小言去听说书啦?真好,鉴察院里边事务繁忙,偶尔是该放松放松心情。”

聊了一阵,言冰云才淡淡道:“五哥,我不累,我做的一切,是为了国,也是为了我们寨子。”

张小凡认真听著,缓缓伸出手,替他展平眉心:“好了!小言你放轻松点,这里不是鉴察院,在...

又来了,言冰云听著隔壁魏婴房里传来一声声你追我跑的动静,揉了揉太阳穴后决定起身离屋,习惯性朝对屋走去。

“嗯?小言?怎么啦?快进来快进来!”言冰云什么都没说,张小凡便热切地招呼他入内:“是睡不著还是肚子饿?要不要五哥给你做夜宵吃?”

言冰云推辞道:“不必麻烦五哥,只是被霸王跟愚姬吵的。”又道,“我陪五哥说说话吧。”

丝毫不明所以的张小凡只是笑了笑,“小言去听说书啦?真好,鉴察院里边事务繁忙,偶尔是该放松放松心情。”

聊了一阵,言冰云才淡淡道:“五哥,我不累,我做的一切,是为了国,也是为了我们寨子。”

张小凡认真听著,缓缓伸出手,替他展平眉心:“好了!小言你放轻松点,这里不是鉴察院,在家里,就自在些!”

言冰云抚著被张小凡触碰过的地方,脸颊有些发热。

“我……我起了睡意……”

“啊是吗--那你就回去睡吧,五哥不送你啦。”

言冰云恭敬揖毕,便回屋在床边愣愣坐著。

……或许真能做个好梦吧。




“墨染快来追我呀啊哈哈哈哈~”

“………………”

于是我们的小言公子又在半夜振笔疾书写他六哥的小虐文了。

被踢下凡的臻湘仙君

战家七子人设(20210905更)

【时空背景】

大庆国占戈寨,简称战家


【寨中排行】

大哥:疾冲

二哥:北堂墨染

三哥:唐三

四弟:林修崖

五弟:张小凡

六弟:魏无羨

七弟:言冰云


【主要配对】

冲糖:疾冲×唐三

染羨:北唐墨染×魏无羨

其馀弟弟欢乐互动


【次要/非战家配对】

言凡:言冰云×张小凡(极度清水)

缠牙:禅渊×林修崖


【时空背景】

大庆国占戈寨,简称战家


【寨中排行】

大哥:疾冲

二哥:北堂墨染

三哥:唐三

四弟:林修崖

五弟:张小凡

六弟:魏无羨

七弟:言冰云


【主要配对】

冲糖:疾冲×唐三

染羨:北唐墨染×魏无羨

其馀弟弟欢乐互动


【次要/非战家配对】

言凡:言冰云×张小凡(极度清水)

缠牙:禅渊×林修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