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战神

67539浏览    3518参与
忍冬Kratos
拒绝NTR!抵制牛头人!纯爱战神出击!!
拒绝NTR!抵制牛头人!纯爱战神出击!!
🌸昙花七【看文先看置顶】

【趁机】岁无忧2

🌸大结局后续


璇玑感觉自己像是走了大运,从天而降一个风华绝代的神仙,带她来到了一处仙境,不仅送了她名字,甚至分给她一张大床,从帘帐到被褥都柔软的像一片片云朵,暖和又舒适,这是在妖族不可能有的待遇,就像做梦一样。


知道小姑娘嘴馋,尤其是听了她说的那些吃不饱的话心疼至极,柏麟变出一桌子早早就准备好的菜,各个都是她从前最爱吃的,璇玑看呆了眼,抓起鸡腿就狼吞虎咽起来,柏麟一边为她添菜,一边喊她慢点。


一大桌子什么都有,荤素搭配,有她最爱的鸡腿,还添了一小盘水果,璇玑吃的眉开眼笑,最后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格外满足,“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谢谢你。”


“璇玑,对于我,你无需言谢...

🌸大结局后续


璇玑感觉自己像是走了大运,从天而降一个风华绝代的神仙,带她来到了一处仙境,不仅送了她名字,甚至分给她一张大床,从帘帐到被褥都柔软的像一片片云朵,暖和又舒适,这是在妖族不可能有的待遇,就像做梦一样。


知道小姑娘嘴馋,尤其是听了她说的那些吃不饱的话心疼至极,柏麟变出一桌子早早就准备好的菜,各个都是她从前最爱吃的,璇玑看呆了眼,抓起鸡腿就狼吞虎咽起来,柏麟一边为她添菜,一边喊她慢点。


一大桌子什么都有,荤素搭配,有她最爱的鸡腿,还添了一小盘水果,璇玑吃的眉开眼笑,最后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格外满足,“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谢谢你。”


“璇玑,对于我,你无需言谢。”


她回了一个灿若冬阳的笑容,融了中天殿一世的寒霜。


柏麟想,他再也不会让她离开了。



吃饱喝足的小姑娘很快进入到了梦乡,柏麟则坐在床边看她睡,眼神未离开分毫,手指轻轻的勾勒她的眉骨。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动,白净的小脸微微泛着薄红,像掌心初生的花朵,含苞待放。


失而复得,这样的喜悦几乎要吞没他所有的情绪,心跳也在漏拍,只有这样真真切切地触碰到,他才觉得,这不是在做梦,她真的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柏麟欢喜的又是一夜未眠,坐在她的身边感觉怎么瞧都瞧不够。安静地享受着这份久违的重逢。


第二日起来后,柏麟就带她在寝殿转了一圈简单熟悉了一些,随即郑重其事地告诉她不要乱跑,想要什么只管同他说,但是绝对不可以轻易出去,尤其是他不在的时候。


他的寝殿与中天神殿相通,准确的说,算是中天的侧殿,严密性是极好的,却也免不了多嘱咐几句,想了半天又道,“璇玑,你可还想要点什么,吃的玩的都可以。”


璇玑盯着自己这身新衣裙,想起早上收到时的惊喜,觉得自己不该太过贪心,略显犹豫却又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脚趾头抓着鞋面抿唇道,“想吃……想吃桂花酒酿圆子……”


柏麟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东西,一时间也犯了难,璇玑说有一次她去给玉瑶公主送花露时就看见桌上有一碗,酒酿里漂浮着晶莹剔透的小圆子,再淋上一层香甜的桂花蜜,直到出了门都能闻到香味。她一直馋的紧,但是也知道那是给公主准备的,她这种身份卑微的小妖是吃不上这种好东西的。


“璇玑,我会让你吃到的。”


柏麟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亲自去膳房问了一圈也没有,想着又不能现在去妖族专门拿一碗回来,直到第二日朝会结束,众仙行礼离去前,才有些迟疑地问出口,“你们有谁会做桂花酒酿圆子?”


上一刻刚商议完如何加强对妖族的管制,下一刻就跳转地如此之快,神仙们显然也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觉得柏麟在开玩笑,不过多年相处下来,他们又清楚地知道他们的帝君并不是个会开玩笑的神仙。


帝君发问,若有欺瞒就是欺君之罪,大家各个卯足了劲回忆着自己的厨艺,年迈的百草仙君站了出来,“回帝君,小仙略知一二。”



当一碗热气腾腾的桂花酒酿圆子放在面前的时候,璇玑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碗中的胖乎乎的小圆子挤在一块,桂花的芳香混着酒酿的醇香,令人垂涎欲滴,迫不及待地舀起一个就往嘴里送,刚碰上唇就被烫着了。


“璇玑小心烫。”


柏麟接过勺子,仔细地吹了吹,才送到了她的嘴里,入口即化,桂花的馥郁和小圆子的软糯令璇玑赞叹道,“好吃好吃……”


“那再吃一个……”


柏麟又舀起一个吹了吹继续喂,一个接着一个接着,见底时还不忘拿帕子给她擦嘴,小姑娘开心的不得了,他心里便思考着该如何感谢百草仙君。



傍晚时分,柏麟召见了一位神官,约莫小半柱香的时辰就从中天神殿出来了,令司命万分惶恐的是,柏麟说要去司命殿看看他近日来是否有偷懒。


司命捂紧怀里刚刚写了一半的话本,慷慨激昂地同他打着包票,“帝君您还不相信我,司命殿上上下下都特别好,小仙……”


“您看这些卷宗……”


“帝君你看……”


司命殷勤地介绍着司命殿的种种,而柏麟的目光则有意无意地乱晃,隐秘地搜寻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没办法,璇玑说想看话本。本来他是不太希望璇玑看那些东西的,若是可以,尽快地学些法术最好,但是转念一想,她在妖族吃了那么多苦又受了打击,短时间内估计不太愿意学这些,还是循序渐进为好。


说到话本,柏麟大概就只能想到司命了,司命殿里的话本确实不少,有些还乱糟糟的和重要的卷宗堆着放,所以找起来也是十分的困难。


司命瞎编的,不行。


没有意义的,不行。


情节低俗的,不行。


挑挑拣拣半天,柏麟终于将目光锁定在了案台上那堆,早就听闻司命收藏了一套珍本,是综合了三界各种生灵的行为习惯和修炼方式改编成的故事。


“司命,叫你少看些话本,多做事,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帝君……我……”


柏麟平常没少为这敲打过他,可他就是死性不改,一般来说睁只眼闭只眼就过了,却听见柏麟转身问道,“我上次叫你去查的事你查清楚了没有。”


“还……还没……”


“没查到还在这偷懒,这东西我先收了,待你处理好正事,再还给你!”


司命没想到这次这么倒霉,满屋子话本哪个都没挑偏偏最珍贵的那套被没收了,不过幸好不是烧了,他日后还有讨回来的机会。



话本拿到了,璇玑兴奋地在床上连打了几个滚,可是天色已晚,柏麟就说明日起床了再看,她哪里肯依,在柏麟的肩上蹭来蹭去地撒娇,“你给我讲一个,就一个,听完我就乖乖睡觉。”


柏麟拿她半点法子没有,只好同意,璇玑就立刻枕上他的腿盖好被子,满怀期待地等待着。


“从前有一个狐仙……”


待他念完,小姑娘已经趴在他的膝上睡的很香甜,浅浅地呼吸着,长睫像一把小扇,盖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璇玑,晚安”





醉卧君映剪辑
特级英雄黄继光:面对枪林弹雨,战士们犹如战神没有丝毫畏惧
特级英雄黄继光:面对枪林弹雨,战士们犹如战神没有丝毫畏惧
唐僧说电影
战神换脸想女女友复仇,可是没想到.....
战神换脸想女女友复仇,可是没想到.....
黄沙史记
唐朝被低估的战神,战绩不亚于李靖,一人灭三个国家,却不为人知
唐朝被低估的战神,战绩不亚于李靖,一人灭三个国家,却不为人知
🌸昙花七【看文先看置顶】

【趁机】朝暮往7

🌸日常小故事


璇玑知道昊辰真实身份,还得归功于腾蛇的细心,闹了这些天,腾蛇发现璇玑口中喊的一直都是这个名字,无意提了句,真相就这么随便地揭露了出来。


柏麟处在崩溃的边缘,若不是司命哭天喊地地拦着,差点真一脚滑进落仙台,而面对璇玑的质问,也是无话可说,毕竟他确实欺骗了她。


“璇玑……”


看着璇玑在听完他的承认后一直闷头,柏麟的心中也万分纠结,想要解释一番却被急切地打断了。


“你不必再说了!”


出乎意料的是,璇玑似乎完全不在意他的隐瞒与欺骗,反而像是悟到来什么惊喜一般冲过来扑上前兴高采烈道,“我明白的,羲玄说过的你喜欢我,所以你就故意用昊辰的身份来接近我对...

🌸日常小故事


璇玑知道昊辰真实身份,还得归功于腾蛇的细心,闹了这些天,腾蛇发现璇玑口中喊的一直都是这个名字,无意提了句,真相就这么随便地揭露了出来。


柏麟处在崩溃的边缘,若不是司命哭天喊地地拦着,差点真一脚滑进落仙台,而面对璇玑的质问,也是无话可说,毕竟他确实欺骗了她。


“璇玑……”


看着璇玑在听完他的承认后一直闷头,柏麟的心中也万分纠结,想要解释一番却被急切地打断了。



“你不必再说了!”


出乎意料的是,璇玑似乎完全不在意他的隐瞒与欺骗,反而像是悟到来什么惊喜一般冲过来扑上前兴高采烈道,“我明白的,羲玄说过的你喜欢我,所以你就故意用昊辰的身份来接近我对不对!”


“我……”


“太好了!两情相悦啦!”


璇玑捧着他的脸重重地亲了一口,然后留下一脸困惑的柏麟,提着裙摆风风火火地跑走了。


他们不是朋友吗!




没过一个时辰,就传来了天帝又要见他的消息,柏麟一脸生无可恋地上了昆仑,还是决定和天帝好好解释,申明一下只是误会,最起码暖床一事是真没有。


“柏麟啊,关于你和战神……”


“帝尊……”


来之前已经憋了一肚子的话,他始终相信天帝只要听了解释一定会相信他的,可是天帝也完全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你不必再说了!”


天帝端着一副看透一切的神情,轻皱着眉重重地落下一颗棋,“战神刚刚已经找说明了一切并且提过亲了,既然如此,本座也就正式为你们赐婚,赶紧回去准备吧。”


说明了一切……


柏麟的胸膛起伏地明显起来,脑袋像被砸了一口锅一般嗡嗡作响,就璇玑那张嘴,他实在不敢想象她到底和天帝说了什么,而就在他僵化的瞬间,天帝顺便朝他投来了一个精致的锦盒,“这是战神的成亲礼,本座已经提前帮你收下了,可是好东西呢,你说的这个战神还挺懂礼的,还说是聘礼。”


打开一瞧,正是他原来送她那四颗可变幻四季的夜明珠。


“可……”


再抬头时,天帝已经没了影,柏麟生无可恋地抱着那四颗珠子回到了天界,一转角就碰上了羲玄。





羲玄看见他,目光自然是不善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敌意,可柏麟只觉得冤枉,破天荒地主动上前一步想要说明白事实,“羲玄……”



“你不必再说了!”


怎么你也不让我说啊!柏麟内心无比的抓狂,可羲玄的脸上只有知晓一切后痛心疾首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挫败感,“我早就该晓得你不会放手,只是没想到璇玑也会……事到如今已无力回天,但是我是绝对不会祝福你们的!”


说罢,还忍不住落了几颗泪,然后红着眼眶毅然决然地甩袖而去,留下柏麟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着。


这大概是柏麟经历过最离谱的事情。




成亲当晚,璇玑兴奋地睡不着觉,在经历过一切仪式并且饮下交杯酒后,瞧着柏麟还在发呆,思及话本子里的洞房花烛夜那些,也想着此刻是时候该说点什么再……


“昊辰,我终于娶到了你啦!”


“不是娶!是嫁……唔……”


他拼了命地强调着,想起那四颗夜明珠恨不得天诛了自己。直到洞房花烛夜,柏麟也没有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被璇玑给扑倒了。


折腾到后半夜,柏麟差不多也认命了,抱着疲惫的璇玑想要安睡,就听见璇玑一直在他耳边计划着未来。


“昊辰,以后咱们就是夫妻了……”


“好……”


“昊辰,以后咱们每天吃饭都要在一起……”


“好……”


“昊辰,等你怀上小宝宝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柏麟叹气一声,不想解释了,毕竟是自己造从来的战神,也不好拉去祸害别人。璇玑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话本所言不假,只要功夫做到位,话说到位,美人在怀指日可待。






                      (完)



















枪呆赛高

无复琉璃魂(九)

既死明月魄,无复玻璃魂。


改了一个字。


战神穿越记


战神怀着甜甜的心情进入了梦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是真的,不然怎么连她的梦都如此甜美?


梦里有她的命柱,不是单调地立在那里的模样,而是绕了一圈红绳,甚至上面还被刻上了字迹,她走近瞧了瞧,一时有些恍惚,脑海中甚至浮现出她刻下这些字时的场景。


不像是梦啊。


梦里的战神喃喃自语,很快,她想通了什么似的,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她一直以来都有一种错觉,自己似乎遗忘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莫非,那并不是错觉。穿越时空确实让她暂时忘记了某些事,但它们依旧存在于她的心灵深处,如今借由梦境,她潜入自己意识的海洋,将过往重...

既死明月魄,无复玻璃魂。


改了一个字。


战神穿越记


战神怀着甜甜的心情进入了梦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是真的,不然怎么连她的梦都如此甜美?


梦里有她的命柱,不是单调地立在那里的模样,而是绕了一圈红绳,甚至上面还被刻上了字迹,她走近瞧了瞧,一时有些恍惚,脑海中甚至浮现出她刻下这些字时的场景。


不像是梦啊。


梦里的战神喃喃自语,很快,她想通了什么似的,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她一直以来都有一种错觉,自己似乎遗忘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莫非,那并不是错觉。穿越时空确实让她暂时忘记了某些事,但它们依旧存在于她的心灵深处,如今借由梦境,她潜入自己意识的海洋,将过往重新发掘。


战神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更多的心情让她加快了探索…然后又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梦中醒来。


倘若有谁在这里,一定会惊掉下巴大跌眼镜,天界风评中清清冷冷要向柏麟帝君看齐的战神,此时此刻竟是一副对着虚空莫名发笑的痴儿模样。不过此时没有旁人,战神本神沉迷于幻想,也没空在意神态上的小事。


梦里有红绳,有她刻下的一生挚爱,甚至还有良缘花。良缘花的意义战神很清楚,原来她和柏麟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吗?


原本对现状很满意的战神忽然就觉得进度条拉得有些慢了。混到现在,怎么连取名的愿望也没有满足呢……不对,过去她也没有名字。


小小的挫败感并没有让战神陷入颓废,未来的美好画卷已在眼前展开,幸福的果实就在枝头,只待她去采撷。


开玩笑的,即使是不知世故如她,也知道感情的事情没有一日千里的说法,何况对象还是柏麟。


还是细水长流,如何长流,从拥有一个名字开始。



说好的细水长流,由浅入深,结果还是她最擅长的单刀直入。


不要误会,没有告白,只是再次申请给孩子一个名字这件事。


柏麟没有立刻答复,大概因为天界很少有那么锲而不舍又分外执着的人持续向他提出不合常规的请求,天道才知道连腾蛇都很难凑齐这般条件,或者他做来更像赌气或撒娇。


而不是像战神,满脸都是认真。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静静看过来,比星火炙热,却不至于灼伤,即使如此,在某一瞬间,柏麟还是产生了避开的念头。


但念头只是念头,他看到了炙热的执着,也没有错过里面渴望与期待,甚至,那里还有一丝丝潜藏紧张不安。


相似的影像重叠,战神如神兵天降的那一日,这双眼睛也是一样,坚定执着下有渴望也有不安,只是那时的柏麟并没有心思挖掘战神的情绪。


也许不该顾虑太多,也许战神真的只是单纯地,单纯地……


即使对着自己的内心,柏麟暂时也不愿说破战神一定要他给一个名字的原因。


他在内心叹了口气,终究是没有推脱。


战神的眼睛亮得像星星,像是某种小动物得到心爱的玩具,或者讨要抚摸时才会露出的表情,她忽然没有那么冰冷那么莫测了。


这样的反差很容易使人迷惑,甚至柏麟自己都几乎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在她脑袋上摸一摸。


幸亏只是几乎。


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个带着无奈又近乎宠溺的笑,连语气都像是对着小孩子才有温软。


“你喜欢什么样的名字?”


这个漂亮的笑有点突然,战神呆了呆,便是脱口而出:“星星,我想要星星一样的名字。”


星星?星名有许多,但多有对应的星君,挑一个只怕不合适。


那么便组合吧,最好是本就并称的星,譬如北斗,天枢,天璇,天玑…


璇玑?





TBC




战神要星星当名字是还有the one情敌的潜意识因素



肉肉链

【战神】整点希腊boy

头脑发光!先整个粗糙版cosplay

【战神】整点希腊boy

头脑发光!先整个粗糙版cosplay

灯火阑珊映剪辑
白龙马之逆天之龙:战神再度归来,手持兵器,冲上天庭迎战众神
白龙马之逆天之龙:战神再度归来,手持兵器,冲上天庭迎战众神
几重烟水映剪辑
御龙修仙传3:【预告向】一段上古的恩怨,卷入了一位不败的战神
御龙修仙传3:【预告向】一段上古的恩怨,卷入了一位不败的战神
🌸昙花七【看文先看置顶】

【趁机】岁无忧1

🌸大结局后续


羲玄醉酒又砸了不少东西的消息传到柏麟耳边的时候,司命瞧见柏麟的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似乎司空见惯,一反常态的是,柏麟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朝羲玄的寝殿而去。


那是柏麟第一次踏足羲玄的寝殿,未进门就能闻见浓郁的酒味,喝的烂醉如泥的羲玄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看清来人,却装作没看见一般继续往嘴里倒,他挥了挥手,将满屋狼藉复原。


他难得对羲玄有所理解,因为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刚要转身离开,身后就传来了羲玄的邀请,“怎么,帝君不陪我喝一杯,这酒滋味不错。”


“终日酗酒,还未清醒吗。”


“她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哪比得上帝君逍遥自在,这三百年来,我哪一日不是...

🌸大结局后续



羲玄醉酒又砸了不少东西的消息传到柏麟耳边的时候,司命瞧见柏麟的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似乎司空见惯,一反常态的是,柏麟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朝羲玄的寝殿而去。


那是柏麟第一次踏足羲玄的寝殿,未进门就能闻见浓郁的酒味,喝的烂醉如泥的羲玄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看清来人,却装作没看见一般继续往嘴里倒,他挥了挥手,将满屋狼藉复原。


他难得对羲玄有所理解,因为他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刚要转身离开,身后就传来了羲玄的邀请,“怎么,帝君不陪我喝一杯,这酒滋味不错。”


“终日酗酒,还未清醒吗。”


“她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哪比得上帝君逍遥自在,这三百年来,我哪一日不是生不如死。”


三百年前,魔煞星攻上天意图颠覆三级,当时的羲玄重伤倒在她的怀里,泣泪唤回她的理智,为了防止鸿蒙熔炉被推灭,她与魔煞星决一死战,腥风血雨,地动山摇,神魔之力几乎要将整个天轰塌,剧烈地炸裂声响彻云霄,与魔煞星同归于尽,尸骨无存。


这对所有人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此战虽胜,无人欣喜,哀恸的哭声掩埋了战神的一生,战神殿就此被封。


粉身碎骨,再无痕迹。


羲玄肝肠寸断,腾蛇也再未展笑颜,可柏麟却像没事人一样,守着中天神殿继续井井有条地打理着一切,似乎战神的离去与他并无半点关系。


羲玄嘲讽他无情,就连腾蛇也说,帝君一点都不难过,只有司命知道,柏麟常常一个人在中天神殿从天亮坐到天黑,再从天黑坐到天亮,就算什么都不说,司命亦能感受到那无声的悲伤。



“今日是要去妖族的,你去不去。”


羲玄没有回答,柏麟差不多也知道答案,转身离开了。


今天是璇玑的生辰,羲玄自然悲痛,而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魔族大败元气大伤后多年一蹶不振,妖族秉持着一贯的墙头草做派转而讨好天界,柏麟不屑于此不愿搭理,恰逢妖族新任妖王即位后十分致力于依附天界,愿意写下降书就此臣服,所附上的条件极其诱人,拉拉扯扯三百年,柏麟还是同意了。




今日是妖王大寿,请帖自然送上天界,邀请柏麟前去,算是想当着三界的面把天界这条大腿正式抱上了,这个面子柏麟不会不给,备礼却是没有的,他平生还没有给妖送礼的例子,人能去晃一圈还是看在那张言辞恳切的降书的份上。


柏麟不习惯妖族吃食,只握着酒杯板着一张脸静坐着,偶尔对妖王滔滔不绝的话语应上一两句。酒席过半,就屏退了众人,唤了一大群姑娘进来。


“帝君,羲玄殿下是有一半妖族血脉的,在天界也是承蒙您关爱,我也放心,这些都是我的女儿,您看上哪个随便挑。”


意思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柏麟却连眼皮子都懒得抬,这位妖王生性风流,姬妾无数,女儿便有十几个,他也有所耳闻。


“不必了……”


柏麟起身刚要离开,却在无意一瞥中整个人怔愣在了原地,手中的酒杯应声落地发出响亮的碰撞声,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张在梦中出现了千百此的面孔,那个已经不可能再出现的人,此刻就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妖王循着柏麟的视线看去,一下子也给了惊着了,扫了一圈,指着人群中最角落里娇小的身影问道,“你是何人,玉瑶公主呢!”


那小姑娘给吓着了,轻咬着唇半天不敢说话,整个人吓的直抖,还是一边的艳丽女子迫不及待道,“回父王,玉瑶妹妹正忙着和心上人腻歪,逼着这琉璃小妖来替她,仗着父王的宠爱大言不惭说蒙混过去就可以了,反正帝君又不会看上。”


“你说她是什么!”


非一母所出,争宠互告状是常事,妖王正要责备,偏偏柏麟抓住了其中的重点厉声发问,不过还没有来得及等人回答,柏麟便先快步下来拽住了那只还在抖的手腕,一抬灵源大为震惊。


在一圈树灵妖力包围的中央,有一块小小的琉璃,残缺不全,灵力微弱,更是探查不到任何战神之力,而那块琉璃正是……


是她……真的是她……


柏麟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眼眸一刻也不愿意从她的脸偏移,仿佛山呼海啸尽在耳边狂涌。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没有名字,大家叫我琉璃小妖……”


小姑娘害怕极了,结巴地不敢抬头,妖王心道这柏麟帝君也不似传闻那般不近女色,刚一见面就看直了眼动手动脚,偏偏有心栽花花不开,一眼就相中了一个小妖,他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儿倒成摆设了。


不过既是柏麟看上的人,那就自然要投其所好,凑上来谄媚道,“帝君要是喜欢,就送给帝君了。”


“都出去……”



很快殿内就剩下他二人了,小姑娘更加紧张了,望向他的眼神陌生又恐惧,柏麟的心狂跳不止,问道,“你不认识我吗?”


“不……不认识呀……”


当他问起她的来历时,小姑娘的手心已经因冒汗而湿透,断断续续道,“我的真身是一块琉璃,两百年前有意识起就在树妖爷爷身下呆着,树妖爷爷渡了我一些灵气,我就可以幻成人了,后来被玉瑶公主抓去采晨露,是她要我来……不是……不是我要骗人的,她说帝君不会注意到我的……我……我……”


她越说越急,险些要哭出来。柏麟这才注意到,她的裙子沾了薄灰,也有些破烂,人瘦的厉害,抱紧了她久久说不出话,眼眶逐渐浮上一层红。


缓了很久,柏麟才接受了这个惊喜,牵住她的手就要走,“你以后就跟着我,我们回去。”


他刚迈了一步却发现她还停着没动,一双含着水光的杏眸眨了眨,鼓足了勇气问道,“我和你走,有好吃的吗?”


“玉瑶公主一般不允许我们吃的太饱,说这样容易犯困,就不好干活了……”


他从来没想过,她还能活着。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做了一只所谓的小妖,颤了颤唇有些哽咽,“有,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在去天界的路上,他了解到很多关于她的事情,比如她每天要做的就是和很多小妖一起采晨露,刚刚道别的那几个小妖就是她的好朋友。比如那位玉瑶公主是妖王最受宠的女儿,不太喜欢她们这些低微的小妖,采完晨露就叫她们走,也不算很限制自由。比如她是所有小妖中资质最差的,无论多么努力修炼都没用,她连支花都变不出来,如果他嫌弃的话现在把她扔回去还来得及。


柏麟听后无奈又心疼,神仙修妖法,一万年都不可能有效。


人是秘密带回去的,藏在他的寝殿里,一是失而复得后怕万分,舍不得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二是私心,他真的再也不想让她离开自己了。


刚一进来,她就被这么大的寝殿给迷住了眼,想了半天才问,“我需要在你这做什么呀。”


“呆在我身边就好了,还有,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柏麟。”


她点了点头,想起一直以来别人都只是喊她琉璃小妖,从来就没有个正经的名字,不免有些失落,“真好听的名字……”


柏麟伸手幻出笔来在纸上写了两个字,然后放到她的跟前,“璇玑,这就是你的名字,也要记好了。”




(新文开始啦,嗯……由于文的一些设定,所以这个文帝君的情感会比较浓厚外露些,希望大家喜欢给给小红心,会努力更新哒!)









🌸昙花七【看文先看置顶】

【趁机】为卿欢7

🌸大结局后续


不是什么甜腻的情话,却让人心中生出一抹不会怀疑的动容,璇玑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接受了这含蓄的话中意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这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让她很愿意去相信他还是那个昊辰师兄了,所以她也是继续用旭阳峰的相处模式来,却很难说出自己有多么敬重他的话,如果是敬重,那很多事情也不应该发生,比如那杯仙露是他的好意,是谁送的根本不干她的事,她却非要小孩子心性的闹脾气。


“璇玑,在你昏迷的日子里,我经常听到你在唤我,你确信心中无我?”


若不是有一定的把握,柏麟大概是不会贸然问出口的,他原先修无情道,下凡改修有情诀时也曾想过娶她,后来发生了那么多见她并...

🌸大结局后续




不是什么甜腻的情话,却让人心中生出一抹不会怀疑的动容,璇玑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接受了这含蓄的话中意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这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让她很愿意去相信他还是那个昊辰师兄了,所以她也是继续用旭阳峰的相处模式来,却很难说出自己有多么敬重他的话,如果是敬重,那很多事情也不应该发生,比如那杯仙露是他的好意,是谁送的根本不干她的事,她却非要小孩子心性的闹脾气。


“璇玑,在你昏迷的日子里,我经常听到你在唤我,你确信心中无我?”


若不是有一定的把握,柏麟大概是不会贸然问出口的,他原先修无情道,下凡改修有情诀时也曾想过娶她,后来发生了那么多见她并不欢喜,心里头也是担忧的,一开始还是觉得为情所困实在不该,但转念一想,她又做错了什么呢,与其看着她终日困苦,自己也放心不下谁都不好受,倒不如就把她永远永远留在身边,他执掌中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难道还怕给不了她幸福?


“当然不是……”


璇玑当即就摇头否认了,一直以来,她对师兄的依赖只增不减,之所以对羲玄那般愧疚想要弥补,也是凡间发生了那些伤害到了羲玄,而几乎每一次,都是因为他。


无论是朱雀瓶还是秘境……


尽管她一直觉得师兄这样做是不对的,却从来没想过叫师兄给羲玄道歉,只想着自己去多弥补些,毕竟真正推动这一切的人是她。


柏麟温和一笑,双唇扬起微小的弧度,笑意在眉目间荡漾不散,“璇玑,我们成亲好不好。”


“成……成亲!”


柏麟是个做事不喜拖沓的人,若是认定了一气呵成最好,何况把人放在身边照顾,他总是要安心许多。


“这……不……我不行的……”


璇玑显然十分惶恐局促,手心手背都是粘腻的汗水,却在抬头看见柏麟略带暗淡的目光时更加紧张地解释道,“师兄你别误会,我不是不喜欢你,你可是帝君,我……我就是一个很没出息的战神……我……哪有资格……”


一番话说的磕磕巴巴,柏麟却听出来了其中的意味,笑道,“凡间时嫌弃师兄不愿意嫁,现在又觉得自己不好配不上,璇玑的心思果真变幻莫测,不好猜啊。”


“没有……那不是嫌弃师兄……”


璇玑想了想又那时的事已经没什么可解释的余地了,主要是现在不好弄,皱着秀眉极其别扭道,“嫁给昊辰师兄和嫁给柏麟帝君能是一样的嘛,凡间嫁给师兄我顶多做个掌门夫人,我又没学过怎么做帝后。”


从前没有六识的时候她也是这样,认为自己不够好,教些新法术时也不敢尝试,好不容易用四年让她学有所成,后面又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让她过于犹疑自己。


“璇玑,我娶你只是想好好照顾你,你无需有任何压力,我说过的,你终究是你自己,不受任何束缚。”


这几个月来,他有很多次想要开口,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今日仙露一事算是坚定了这个想法,算上人间的时日,其实并不算快了。不过成亲确实是大事,他也不会勉强她现在就做出决定。





“什么!你拒绝了!”


璇玑把这件事告诉腾蛇的时候,正是二人在一块用晚膳,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腾蛇吃的不亦乐乎,璇玑则坐在一旁,连筷子也没有动,却在说完后听见了腾蛇激动的声音震聋发聩,“哎呀,你小声,我没拒绝,我就是还在……还在想……”


腾蛇拿帕子擦了擦嘴边的油,将最后一块肉咽下去,恨铁不成钢道,“想什么呀,你知不知道在三界多少女子想嫁给帝君,从南天门排到北天门都数不完。”


“臭小娘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不嫁,有的是人想嫁,若是哪天帝君带个女子回来,你唤帝君一声师兄,就要唤她一声嫂嫂了!”


“我……”


璇玑一想到那个画面,立刻就紧张了起来。可还是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却被腾蛇毫不在乎地反驳了回去,“真麻烦,成个亲怎么还想那么多,不是说只要两情相悦就可以成亲,现在帝君心中有你,你心中也有他,这不就够了。”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再说,帝君待你也就是不一样,那日你从苍凛河回来意识不清,还去戳帝君的酒窝,我们这么多人都看着,帝君一点都不生气。”


戳酒窝!


那……那也太冒犯师兄了……


腾蛇瞧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一点耐心也没有了,“臭小娘,要是帝君娶别人,别说酒窝了,你连他人估计都难见。”


璇玑当天晚上就做了个梦,梦见有另一个姑娘跟在柏麟身边,而她只能远远看着。




柏麟回去后也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还是太冲动了一些,毕竟羲玄那事过去才短短的几个月,贸然提出成亲,或许也确实叫璇玑不好消化。


睡醒时天刚乍亮,算着现在的时辰离朝会还有一会,柏麟便打算先泡壶热茶,谁知一打开寝殿的门,就看见璇玑站在门口,而外殿的大门亦是敞开着的,一大清早就这么擅闯,他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璇玑,你怎么在这。”


璇玑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撞的他脚步一退才站稳,小姑娘环着他的腰身,埋在他的肩头似在撒娇,“师兄的酒窝是我的,不许给别人碰。”


“成亲之后,就更不许。”


他的眉间散开淡淡的笑意,摩挲着她的衣料也抬手抱了回去,“璇玑说不许自然不许。”


“师兄的酒窝,只能给我碰,给我亲。”


说罢,占有欲极强的璇玑就捧着他的脸对着酒窝狠狠地亲下去,还故意使了些力气用力吸了吸,白皙的肌肤上,很快就多了两个红印子,璇玑这才满意地松了口,“盖章了,师兄以后是我的了!”


小姑娘羞涩的一溜烟跑了,柏麟想着朝会完再去寻人,谁知道不少神仙都很奇怪地盯着他,一直到朝会结束,那些目光都还意犹未尽地投过来。


“司命,他们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是我今天说的事有什么不对吗?”


“帝君还是自己看看吧……”


司命幻出一面铜镜递了上去,柏麟不明所以地接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脸有对称的两个红印子格外明显。


“真是调皮……”





啥都懂点
这么多颜色战神,你们觉得谁最强?
这么多颜色战神,你们觉得谁最强?
岁月如故映剪辑
屠魔战神:三界大乱,战神之子强势归来,斩妖除魔拯救苍生
屠魔战神:三界大乱,战神之子强势归来,斩妖除魔拯救苍生
晓红看影视
白龙马之逆天之龙:西海敖烈对战战神杨戬,虽然战败但赢回了尊严
白龙马之逆天之龙:西海敖烈对战战神杨戬,虽然战败但赢回了尊严
晓华看影视
御龙修仙传3:【预告】傅炎为爱勇闯上古战场,战神级妖兽
御龙修仙传3:【预告】傅炎为爱勇闯上古战场,战神级妖兽
野驴追剧
沉睡万年的战神觉醒,这口碑炸裂的电影,让我真是爱了爱了
沉睡万年的战神觉醒,这口碑炸裂的电影,让我真是爱了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