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战队拟人

23311浏览    383参与
东叁

最后还是画了

国队主角团堂堂出击!

最后还是画了

国队主角团堂堂出击!

东叁
画了再说 费城融合堂堂转生

画了再说

费城融合堂堂转生

画了再说

费城融合堂堂转生

东叁

p1点开是全图p2是没特效的原图


因为我有队伍改队标就改一次人设的习惯,外面的是21-22年的凰,里面是19-20年的,具体懂得都懂

p1点开是全图p2是没特效的原图


因为我有队伍改队标就改一次人设的习惯,外面的是21-22年的凰,里面是19-20年的,具体懂得都懂

东叁
联名周边衣服好看,画了就是买了

联名周边衣服好看,画了就是买了

联名周边衣服好看,画了就是买了

东叁

咱滴小火鸡,用的是19年夺冠那个形象

p2稍微改个表情就会变成红发美少女

咱滴小火鸡,用的是19年夺冠那个形象

p2稍微改个表情就会变成红发美少女

东叁
我们已经出线了,我们不会怕,只...

我们已经出线了,我们不会怕,只会笑

原视频BV1284y1z7iH,截图发不出来

我们已经出线了,我们不会怕,只会笑

原视频BV1284y1z7iH,截图发不出来

东叁

老早就想画ig和他的三叉戟了,这一想就是三年

p2是最早的衣服,随便画画

老早就想画ig和他的三叉戟了,这一想就是三年

p2是最早的衣服,随便画画

安森

存档:極凰队拟

当年極横空出世名震天下,一把长剑“莫回头”孤身赴川,九死一生斩杀盘桓人间多年的魔龙,一时间风头无量,成为十里长街人人艳羡少年英雄。那时凰初至临平,除了野心一无所有,听遍街头巷尾的传闻,看见極一身束腰劲装高扎马尾,迎着春日煦风打马过街,途经之处万民欢呼,掠过飞花片片,一颗心也仿佛没了重量,一道被清风拂过,飘飘荡荡,花瓣落满胸腔。蹄声渐远隐没街头,这一幕却被他记了很久很久,少年白马惊鸿一面,纵然此后万般刀剑,也不敌初见心动一眼。


《曾许人间第一流》


天下异动,魔物入侵,江湖豪杰应运出世。而临平依山傍水,藏风聚气,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福地,各路能人志士多汇集于此。極身负长剑,屠龙有功,更当了...

当年極横空出世名震天下,一把长剑“莫回头”孤身赴川,九死一生斩杀盘桓人间多年的魔龙,一时间风头无量,成为十里长街人人艳羡少年英雄。那时凰初至临平,除了野心一无所有,听遍街头巷尾的传闻,看见極一身束腰劲装高扎马尾,迎着春日煦风打马过街,途经之处万民欢呼,掠过飞花片片,一颗心也仿佛没了重量,一道被清风拂过,飘飘荡荡,花瓣落满胸腔。蹄声渐远隐没街头,这一幕却被他记了很久很久,少年白马惊鸿一面,纵然此后万般刀剑,也不敌初见心动一眼。


《曾许人间第一流》


天下异动,魔物入侵,江湖豪杰应运出世。而临平依山傍水,藏风聚气,是一块不可多得的福地,各路能人志士多汇集于此。極身负长剑,屠龙有功,更当了临平的活招牌。九州少年见他风光,纷纷摩拳擦掌,都欲一展抱负,一时间江湖风起云涌。

凰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身无长物,空有壮志凌云,想闯出名堂只能从最底层混起。凰不走常路,与皇电等名门不同,伏魔自有一套奇诡路数,起初常常被嘲不入派流,尽是些三脚猫功夫。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名声越来越响,人们才逐渐琢磨出其中的门道来,也越发看出凰那藏在满脸笑意后的野心勃勃。江湖对凰的评价割裂极大,有人说他虚伪、贪婪、狼子图谋,也有人说他执着、爽利、愈挫愈勇。这些话传到本人耳中,都被一笑置之,从不辩驳,也全然不放在心头。皇曾问过他,传闻中孰真孰假?而凰笑意不减,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抻着懒腰道:我哪儿知道。你总不能要求一个疯子去给自己下定义。

皇拧起眉:虽褒贬不一,却也从未有人说过你疯了。

凰笑了笑:那便都不准。

闻言皇好笑道:你说自己是疯子,有何凭据?

不急。凰说,早晚天下皆知。


然而不等他“验明正身”,先传遍九洲的却是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極的噩耗。传闻骇人,说他发疯后亲手杀了最钟爱的那匹烈马,割白袍,折长剑,自戕于戊子月的某一个漫漫长夜。然而事后又有人不止一次见过他在临平街头游荡,全须全尾,谣言似乎不攻自破。没死?死了。茶楼里凰笑容满面,迎着一众探究的目光,语调波澜不惊,像在讲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死了。话语却简洁如利匕,短短两个字,直扎进所有人心头,也似割断他自己咽喉,竭尽全力才能吐出这鲜血淋漓两个字,之后便再难发声。有人追问,他不答,往日八面玲珑心思奇巧,如今却缄默成一口枯井。为什么?不必问,他就是知道。他知道極为什么发疯,也知道極为什么寻死,他更知道極一定死了,因为这世间道不许如他一般的人活。而他很快也会落得跟極一个下场,早晚都会死,早晚都要疯。



極死那年,正是凰的名号最如日中天的时候。曾落难街头的人一时风头无量,而万人欢喝少年英杰如今却饱受诘难,再不似当年风光。人们为英雄末路唏嘘,更兴奋于新秀崛起,街头巷尾传的都是与之相关的八卦秘闻,其中最为津津乐道的便是那惊世一战。说是断水桥边,昏夜暴雨,極执剑,凰持弓,三尺青锋在握,一筒锐箭背身,斗得天昏地暗,难舍难分,最终以凰一箭射中極半边肩头为终。险胜,却也是大胜特胜,自此江湖换了新天,極的名号被日渐埋没,凰成了天下第一屠魔客。

关于这一战的战况,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正是这一回打得極羞愧难当,自认再无脸面苟活于世,这才拔剑自刎;也有人说,是凰使了阴毒手段害極再起不能,自尽是假,仇杀才真。似乎所有涉及到凰的传闻都迷雾重重,真假难辨,一如凰本人深不可测,人前却只留一张无懈笑面,平添暗地里无数揣度。然而那一日真正发生了什么,当时莫衷一是,日后更是再难求证——一一年半后,凰果然步極后尘,某日忽然毫无征兆地当街杀人,疯得突然,疯得彻底,一如那年凭栏而立,面对着皇的询问,他早有预料,云淡风轻地判下自己死期。



凰得了疯病后,人们仿佛忘了当年荣耀,提到他总是讳莫如深,生怕染上晦气,他也知趣,主动搬去了郊外的竹院内独居。皇到访时,他正端坐窗边,擦着膝上那把钟爱无比的弯弓。见了故友,也只是俸一盏茶,面色平静,不多说什么话,仿佛当年艳惊临平的“笑面猛虎”全然不实般,古井无波,投石无声。

接过茶,皇并不喝,放到一边问:近来怎样?

凰:我若说一切如常,你信吗?

皇抿唇道:江湖上都说你疯了,说你当街杀人,罔顾礼法,可我觉得不是。你聪明一世,何必如此糟践自己的名声?

凰说,早说过的,我从来就疯,只是他们现在才发现而已。

皇:……我当时并未相信。

凰:现在呢?

皇:现在亦不信。

凰轻笑一声:那大概是因为你还没杀过巨渊里的东西。

提到巨渊,皇略垂了眉眼:我旧伤未愈……电已然提枪去了。


闻言凰不由一怔,无意识攥紧几分手中弯弓,一时千万话语哽在喉头,又因什么全然无法吐露般,眼中情绪翻涌,说出的却只有:多保重。



凰发疯前最后露面,是参与一场武盟论斗,开局便惨败淘汰,而皇几轮拼杀,终究也憾负于电那杆银龙枪下。那时人们只叹凰宝刀已老,难回当年风采,唯独皇心中隐隐不安——他见过凰拉弓如满月,一箭射破天光的举世无双,如今久别重逢,故友面色如常,却似乎正与什么拼死抵抗,时时刻刻如紧绷弓弦,几欲崩断,叫人不得不担忧。

然而还未等他探明原委,事情已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见凰神色有异,皇忍不住问道:那巨渊中究竟有什么变数,令你和……

凰打断道:什么都没有。

他笑了笑,说,只是魔物而已。

到了那儿,也同传言一般。屠魔罢了。



当年他困于谷底缠斗三天三夜,最终一箭射中那魔凤左眼,再从巨渊中灰头土脸地爬出来时,如目是荒芜原野,久久没有实感,不敢相信自己活下来了。

極当年屠龙成功后,是不是也是这般心情呢?


……是啊。極。

他们许久没有提及的那个名字。極。


你知道吗。他带着笑容回忆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并未注意到我;第二次,我告诉他我的名字,他也没什么特别反应——那时我就知道,这个名字太普通、太平平无奇了,还不够如雷贯耳,不够日后与他并肩时一同令万众仰慕。所以我愈发拼了命往上爬,越混越风光,可见他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断水桥那次,我几乎抛弃所有想与他堂堂正正交手,可却那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面了。

極这个人,太耀眼,太张扬,太天真。他只知道把自己名声打响,能镇四方邪魔,却不知与此同时会有更多双眼睛落在他身上。他身上总有种可笑的幼稚,比如有一次我问他,你的志向究竟是什么?

他说,屠魔除祟,万死不辞。

……天真至极!


他这辈子别想实现抱负了。凰缓缓抬头,一双曾迷倒万千的凤眼如今却冷冷望着对面的人,一字一顿道:因为魔是屠不尽的。

皇愣了一瞬:这是什么话,巨渊一日不合,魔物自然……

不是这个!凰厉声打断道。

巨渊中魔物再多,我们合力卫护,也能保一方平安,可更多魔不从那儿来……不从那儿来。

他朝皇慢慢拉开手中长弓,手中无箭,皇却仍然清楚地知道瞄准的那道方向——他的心脏。

魔由心生。

凰一动不动,拉弓的双臂稳如磐石。

他继续说道:我是个疯子,从来都是,我也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从你见到我第一眼听我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从我初来临平立志要出人头地的时候,或者更早,从我第一次拿到这张弓射出第一支箭的时候……我有疯病,贪婪让我发疯,胜欲让我发疯,我欲求不满狼子野心,渴望出人头地,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都说我身上脏,可我所求所念都是真的、真的!它们纯纯粹粹,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凭什么质疑它们!凭什么?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一把扔开弓霍然起身,面对着满脸震惊的皇大吼道:难道你不是吗?电不是吗?谁不是吗?难道我们求错了吗!


对……还有極。

凰又念了一遍那个名字:極。


没死?死了。

为什么?不必问。


凰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了:那个傻子……天真地以为屠一条龙就能换海晏河清……装什么英雄?英雄,多可笑,你看他最后什么下场!

那天…那天断水桥,他提着剑来找我,浑身污泥,满脸倦色,他快要提不动那把剑,拖在身后,划出那么长一道痕。我问他,你来做什么?你知道他说什么吗,哈哈,他说他不得不来!

不得不来!多可笑的理由!

巨渊异动,人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该来,哪怕他为猎猲狙千里奔袭,淋了三天三夜的雨高烧不退,哪怕他手中那把剑已经卷了刃,哪怕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他们也觉得他该来!因为他屠过龙,是名震四方的大英雄——英雄,危难之时怎么能缺席呢?

他几乎要站不住……他把剑扎进土里撑住腰板,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倒下。那天,断水桥的雨那么大,他浑身湿透,发梢颚下都滴着连绵的水珠,整个人摇摇欲坠,我隔着雨幕问他:不恨吗?


他却说,出招吧。


……愚不可及!凰惨笑道。

他败了。你知道吗,他的确很强,强到差一点就赢了。可不是在我这里,终究也会败在别人手中。他撑不长的。

他的长剑能屠尽天下魔物,却斩不断人们心中恨妒。

所以迟早要败的……我们这类人,生来就注定要疯!


皇看着凰如癫如狂的神色,一句话说不出口。

他这时才发现,他面前的人的确已经疯病入骨了。


凰说:我那一箭只用了三成力,射入他肩头时,我却觉得连三魂七魄一同都击穿了。他跪在地上抱头嘶吼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快死了,这一箭看似平常,其实是最最致命的杀招。射中得不是现在的他,而是当年那个。

所以我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又问了一遍——不恨吗?

他茫然地看着我。

我说,我是恨的——我没有一刻不恨!从我为谋生路背井离乡的时候,从我人人喊打被同僚诬害的时候,从我无人问津被当附庸的时候,从我一出世他们就说我一无是处的时候……桩桩件件,时时刻刻,我恨得入骨,我怨极了恨透了,所以更要爬上去给他们看看,让他们尝尝谄媚于内心曾万般鄙夷之人的心情!

可你不一样……極。


暴雨长夜。


你不一样。凰说。

極仍用那双眼睛,怔怔地望着他。

那双眼睛澄澈、纯净,里面盛着一颗赤子真心。

凰看着他的眼睛,不由想起当年惊鸿一面,长街策马,恣意傲然,少年挥鞭击花,一路便桃红飞扬,香飘满路,美好得如一场大梦。

那是極最不可一世,锋芒毕露,最意气风发的年纪,对未来怀抱着万千期待,而如今眼底空空如也,雨水淌进里面,模糊了映着的另一个红衣少年的脸。

凰哽咽了一瞬。

那些早就想好的说辞,妄图把他狠狠砸醒的尖锐话语,嘲笑他的天真,咒骂他的愚蠢,对着那双眼睛,竟是再也说不出了。


……他的天真,何错之有?


少年有凌云之志,四方征战,勇登高峰,何错之有?


为什么一朝得志,受人敬仰,往后便生生世世不能再下神坛?只能日夜梦魇缠身,除了不停杀魔、杀魔,证明给全世界对得起他们这份期盼,便再无一点活路?

为什么不可以脆弱?

为什么不可以失败?

为什么要平白遭受那些非议妄言?为什么要不断被拉出来受世人指指点点不得一日安宁?为什么荣誉二字到头来反成索命枷锁?为什么曾经饱尝快感如今却只想解脱?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听着他撕心裂肺的天地之问,皇没法回答。也许凰自己也不期待回答。

因为没有用。

因为这是他们的命。


凰突然平静了下来,看着皇,一字一顿道:他活该。

说完,落下两行泪来。



在那个传闻中令天地变色的雨夜,望着少年茫然的双眼,凰沉默许久,最终缓缓、缓缓抱住了他。

辛苦了。凰轻声说。

他曾同很多人虚与委蛇,拿准场合讲的漂亮话不计其数,但从未有今天这三个字这般真诚恳切,掷地有声。


辛苦了。为你这一年来的挣扎、磨难、痛苦。

辛苦了。为你从高处跌落,摔得粉身碎骨仍拼命想站起的勇气。

辛苦了,極。

……没关系的。


我原谅你。


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终于,他肩膀一沉,隐有少年压抑的哭声。

凰闭上双眼,满脸雨水血水。

分不清谁在流泪。

愚不可及。他心想。


可谁不是呢。



临行前,皇终于端起了那盏茶。

竹林沙沙,茶味清苦,凰则捡起那张弓,把他重新挂回墙上。

“今日这番话,你听听就罢了。我说这些并非阻挠你建功立业,巨渊虽险,却是天下最能一展本领之处。若能得胜,了却多年夙愿,总好过抱憾终生。”

他又恢复了那幅云淡风轻的温和模样,却显得释然许多。说这话时,一双凤眼温和地望着皇道:这也是你的执念吧?

皇笑了。坦荡地点了点头。

“说实在的,见到你们这副模样,许多人一时倒真望而却步了。

“不过我不会。”

“我想也是。”凰了然道。

“望你夙愿得偿。”


“对了,什么话需要我带给电的吗?”

“不必了。一定要说的话,就……祝他,长命百岁吧。”
















“你叫什么?”


“好名字——我?又不是我救得你,是我手中这把剑,要问,你问它好了!”


“哈哈行了,不同你玩笑,我叫極,登峰造極的極,而它名为‘莫回头’,我亲自起的,特别吧?”


“寓意?我这么厉害,嘱咐这帮邪祟快点上路别回头呗……再者,我这人剑风凌厉,顾前不顾后,招招不留情,只使杀招不退守,剑随其主,长剑破空,自然也没有回头的道理。”


“哪儿那么神啊,就是运气好了点,比那龙命硬。”


“屠魔除祟,万死不辞……怪了,这么直接说出来居然还有点别扭?”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了!日后临平相见,请你喝酒!”


莫回头,青山依旧,槛外长江空自流。


东叁

感觉就是本人

我用了你的剧本,燃料不会生气吧?

感觉就是本人

我用了你的剧本,燃料不会生气吧?

东叁

银龙骑士

p1是s11夺冠特供版,p2是原本的黑红色edg,就一起放上来了

银龙骑士

p1是s11夺冠特供版,p2是原本的黑红色edg,就一起放上来了

东叁

长夜临光,不破不立

灵感是p2云联动,视频BV1Wr4y1C7GG

其实去年就想画了,愣是拖到今年世界赛

我是真的能自娱自乐

长夜临光,不破不立

灵感是p2云联动,视频BV1Wr4y1C7GG

其实去年就想画了,愣是拖到今年世界赛

我是真的能自娱自乐

东叁

g2:在小组赛抽签结果出来的瞬间,我已经买好回家的机票了


抗韩奇侠给爷冲

g2:在小组赛抽签结果出来的瞬间,我已经买好回家的机票了






抗韩奇侠给爷冲

东叁

休息了一段时间开始复健,刚刚好在七夕摸了英雄联盟联赛唯一官方认证小情侣

休息了一段时间开始复健,刚刚好在七夕摸了英雄联盟联赛唯一官方认证小情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