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截图

94.8万浏览    50480参与
▽○

呃感觉看完有点差强人意,主要是剧情太赶了而且删了好多(把戳我xp的地方删掉了呜呜呜呜),例如前6p动漫和漫画的对比,动漫的爆发力明显不如漫画,漫画里有u菲衬托感觉疯劲一下子就上来了,动漫里就感觉……有点小尬(u菲尬到说不出来话),以及屠龙段过得太快了!我一开始是设想动漫组会分两级描写屠龙这点(毕竟这段打斗可以算是全剧里最精彩的了),结果一集就赶完了,也就是把一些精彩的部分和过渡全删了,所以就会导致:安妮丝有关素材的台词删减(安妮丝:什么?我是来干嘛的?忘啦哈哈哈),带了一堆开挂道具的安妮丝对龙被秒杀(拜托好歹给龙弄点伤啊,不然之后的龙在发什么呆),龙龙p事没有硬生生看着两位秀了半天恩爱,以及打...

呃感觉看完有点差强人意,主要是剧情太赶了而且删了好多(把戳我xp的地方删掉了呜呜呜呜),例如前6p动漫和漫画的对比,动漫的爆发力明显不如漫画,漫画里有u菲衬托感觉疯劲一下子就上来了,动漫里就感觉……有点小尬(u菲尬到说不出来话),以及屠龙段过得太快了!我一开始是设想动漫组会分两级描写屠龙这点(毕竟这段打斗可以算是全剧里最精彩的了),结果一集就赶完了,也就是把一些精彩的部分和过渡全删了,所以就会导致:安妮丝有关素材的台词删减(安妮丝:什么?我是来干嘛的?忘啦哈哈哈),带了一堆开挂道具的安妮丝对龙被秒杀(拜托好歹给龙弄点伤啊,不然之后的龙在发什么呆),龙龙p事没有硬生生看着两位秀了半天恩爱,以及打龙那点太快了!太儿戏啦!对方好歹是龙好吗,是毁灭一个国家的存在,是只要出现就会令人发抖令人从心底产生恐惧的传说级魔兽,结果两位靠爱的力量来来回回几下就搞定了(如果空战持久一点就好了),总之制作组似乎放弃在打斗方面的人物塑造了,而更加专注于对人本身的刻画,然后就是两个人贴贴开启撒糖,我倒是觉得既然题目里有魔法二字就不应该这样有失偏颇,节奏慢一点刻画细一点不只是无脑工业糖精的话我可能会更期待接下来的剧情,不过还是可以理解的,在短短几十分钟的片子中要把所有东西都刻画玩美还要在乎时长和集数是特别困难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漫画比动漫好太多),当然动漫也有好的地方,例如一些特效超酷的,还没看的完全可以再看看(当然还是建议先看动漫再看漫画)

以及动漫里安妮丝没二次嗑药挺感动的,就像因为u菲的爱学会了爱自己一样(泪)

p1-6是嗑药段的对比

p7-10是屠龙段的对比

还有好多安妮丝帅图截屏发不出来,发到说说里啦(犯花痴🤤)

漫画是从网上截的,动漫是在b站截的,侵权删

二编:我无语啦p4不打🐴发不出来😅

昭霁(原ID雲檐)
  上文在这 本图与文章无关...

  上文在这 本图与文章无关 实在找不到合适配图()

  避免有朋友雷疗伤片段 提前告知~

  全文5000 食用愉快

  

  夏风多暖暖,树木有繁阴。

  诸葛亮立在树影之中,方才还觉有些炎热,现下微风习习拂过,背上却早已生出一层冷汗。

  面前的小吏被他吓得唇齿都不知如何动作,瞬时变成个磕巴:“主...主公...不...不让...让报...”

  斑驳间漏下的日光将他刺得生痛,芒刺似乎扎进了胸口,心下一阵一阵抽痛。诸葛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全力稳着语气:“情况不佳,是何意。”

  “主...主公高热一直不退,昏迷不醒...医师查了箭......

  上文在这 本图与文章无关 实在找不到合适配图()

  避免有朋友雷疗伤片段 提前告知~

  全文5000 食用愉快

  

  夏风多暖暖,树木有繁阴。

  诸葛亮立在树影之中,方才还觉有些炎热,现下微风习习拂过,背上却早已生出一层冷汗。

  面前的小吏被他吓得唇齿都不知如何动作,瞬时变成个磕巴:“主...主公...不...不让...让报...”

  斑驳间漏下的日光将他刺得生痛,芒刺似乎扎进了胸口,心下一阵一阵抽痛。诸葛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全力稳着语气:“情况不佳,是何意。”

  “主...主公高热一直不退,昏迷不醒...医师查了箭头...说...”

  “说什么?”

  “说...上面应是淬了秽物...”

  “什么!?”身侧传来赵云未能抑制住的惊呼,余光中似乎发觉人正看向自己,可诸葛亮一时竟连侧头的能力都没有,整个身子仿佛瞬时灌了铅一般,僵在原地。

  金创本就最易感染,刘循使出如此歹毒之计,是决心要置刘备于死地。

  况已有旬日了。

  诸葛亮此刻愣都不敢逾片刻,伸出的手有些不受己控地微颤,虚捉住赵云手腕:“子龙,去...派快马,去广陵请华先生。”

  赵云方要应声,身前小吏忙抢言:“庞军师早已派人去请了,只是...只是尚不知是否请到...”

  “再派!去彭城,盐渎..东阳也派人去,无论如何也要将人请到。”

  “是!”

  “慢,”诸葛亮止了转身便欲走的赵云,垂眸望向身前,“主公现在何处。”

  “雒县围攻不下,主公退兵至涪关。”

  “子龙,传令下去,”似乎这半晌时刻已足以让他沉着了下来,诸葛亮声音无比镇定,方才紊乱的呼吸叫他咽了下去,平静得异常,“立刻点齐全军,即刻出发,以最快的速度向涪关行进。”


  星移月明,凝着的暑气无半分消散之意,草虫此起彼伏鸣声,惹人心躁。山中少人照管,肆意生长的杂植被风吹刮起一些碎屑,裹着那独有的气息,诸葛亮闻着,却总觉口鼻一片血腥之气。

  他眉眼间难以舒展,仰首远望,竭力在空中寻着什么。满幕星光莹莹,待他终于寻到,眸子却同那星辰一般暗淡了下去。

  未发觉身侧人的靠近,诸葛亮兀自出神,待赵云将竹筒递到面前方才艰难地将意识扯了回来。

  “子龙,”诸葛亮接过竹筒,并未打开喝水,“我将全军交付于你,破晓后即刻启程,继续按今日这般速度行进,可能做到?”

  赵云瞧他如何也不肯睡,现下又这般言语,霎时了然,忙要阻他:“军师!您这半日水米不进,若再如此不肯休息,哪里撑得到涪关。”

  “我无事,涪关距江阳本不远。”诸葛亮听言旋开竹筒浅抿一口,眸中意味不明,语气却毅然决然,“交给你,子龙,我放心。”

  “军师——”

  “若子龙不允,这便是军令。”


  温热的气息熏蒸大地,奔驰的马蹄溅起草屑与灰土,尚未睡熟的小兵睡眼惺忪,恍惚瞧见熟悉的背影,一人一骑,顺着来路,奔向归途,待要看清,却已然隐没进玄色的夜晚。


————————————

  炎日炙烤,树丛间蝉鸣渐息,庞统在中军帐前来回踱步,几乎要将自己绕晕,时时向内望去,实想进去,又怕扰了人治疗。

  待他将要焦头烂额,略有些佝偻的身形终于缓步走出,庞统忙凑上前:“华先生辛苦,主公这伤您可有法子?”

  “唉...伤口久久难愈,溃烂严重,实是...”

  话音未罢,远远一小将狂奔而来,不敢高呼,近前才言:“庞军师!诸葛军师到了!”

  庞统眸子瞬时亮了数分,心中多日阴霾终于微感一丝清明,许久未见的老友身影闪进视野中,马儿尚未止蹄,诸葛亮几乎是从上跳了下来。


  “孔明——你怎的此时才来,这都多少时日了。”

  来人一向束得齐整的发此刻有些潦草,只随意绑了缁撮,奔波得风尘仆仆,面上疲态难以掩饰。

  庞统惯常抬臂去拉他手腕,不想竟被人轻力挣开。诸葛亮并未答话,眸中尽是不可置信与诘责之意,敛着半分气瞪了他一眼。

  庞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此刻又不好多纠结这种小事,眼见面前人直奔向帐前华佗,快速施了一礼,声音有些发哑:“华先生,主公伤势如何?”


  华佗原是认得他的。

  当年隆中之时,诸葛亮未少外出游历探访,自然少不得要去拜会中原第一名医,几番来往,算得是多年前的故交。

  华佗轻叹,拍了拍他的手背:“孔明啊,你可知,刘将军此伤并非普通金创。箭头虽已焚毁,可伤口久不能愈,老夫方才细细查看,那箭十有八九是喂了东西的。”

  “亮已知晓,”诸葛亮反握住他手,“但华老先生,论及外伤金创之疗术,无人可出您右。您同亮言实话,是不是有办法。”

  华佗默然。

  “您若需要用什么,尽可提出,我们如何也会寻来。”

  面前人的恳切之情几乎溢出,语气中竟然已带上些许恳求的意味,华佗眉头拧了拧,有些犹豫:“刘将军这伤延误了这许多时日,已...治疗已是十分困难。现下确有一法,只是...从未对旁人施用,老夫实是不敢轻动。”

  诸葛亮手上力道一紧:“您有几分把握?”

  “大抵...不过三分。”

  “三分!?”庞统一把将诸葛亮扯过,“这可是主公的性命!”

  诸葛亮任人扯着,定定地望向他:“便是一分把握,亮也要试。”

  “孔明可一向非是那冒险之人!”

  “士元信不过我?还是,现下能有什么别的办法。”

  庞统一愣,有些怏怏,却又语塞,只得无奈松了手。

  

————————————

  帐内人并不多,原有的数人也尽皆候在了外面。一是为留下清静之所,以便华佗专意施刀,二是为尽量降低随人出入而带进什么使得伤口再度感染的可能。

  空荡的中军帐按理不该有多高的温度,诸葛亮靠近榻边,却觉海天云蒸。

  不知刘备烧了多久。

  榻上的人似乎对外界已失去了感知,远远瞧着仿佛在安睡,却近瞧不得。接连多日的高烧将人面颊烧得泛出血红之色,唇上却是苍白一片。

  诸葛亮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不过两年春秋,刘备似乎较临别之时瘦了些,鬓角也染上几丝银白。那每每见他满是笑意的清朗眉目此刻未能有丝毫反应,给人一种异样的安详之感,却无生气。

  胸口好像有什么在汹涌着翻腾,片刻被他强行压下,喉间微涩。


  药之不胜,然后劀。劀,刮去恶疮肉也。从刀。

  虽说刘备此刻昏迷不醒,但施刀过程中的剧痛难保人不会清醒而一时动弹不安,华佗还是与诸葛亮一同给他服下些麻沸散,又在创处敷上,全做保险,也可减轻一些痛楚。

  原是矢箭之伤,拖了这些时日,溃散得近乎同枪伤一般。刀刀深入骨,剜下腐肉,血迹浸透了包扎的蒸布,触目惊心。

  诸葛亮立于一旁,忽觉一种极深的无力之感席卷全身。此刻自己非但帮不上什么,这莫大的痛苦,自己也不能分担半分。


  “孔明,你来。”

  诸葛亮不知立了多久,似乎要在原地扎根一般,一言惊醒,忙凑上去。

  华佗背上渗出汗渍,气息有些粗重:“扶住刘将军的手臂。”

  诸葛亮微怔,立即跪坐榻下,双手牢牢按住刘备手腕,片刻不敢松懈。

  杏核大小的烙铁底部略凸,覆上麻油,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华佗手执铁丝柄,偏头深深瞧了诸葛亮一眼,对上人坚定的目光,无半分动摇之意。

  屏息凝神,烧红的烙铁对准创口脓腔,迅速起落,与皮肉接触瞬时嗞声。

  药线穿入其中,老先生粗糙削瘦的手依旧灵活。诸葛亮不敢松动,手心似乎冒了些汗。一针一线仿佛缝在他心口,极痛,却拼命补救着他险些散了的心神。


————————————

  “火灼之术应是能止住血,再以药线贯之,疮口不易粘合,脓血便易排出。”华佗累极,走路有些摇晃,诸葛亮忙扶稳了他。“只是能否顺利愈合,是否再会感染,高热何时能退,人又何时能醒...就要看刘将军的造化了。老夫...已竭力而为。”

  诸葛亮停下脚步,深深揖礼:“多谢您...华老先生,多谢您...”

  “换药切记谨慎,伤口不得沾水。”华佗摆摆手,扶了扶他的小臂,“我所拟药方一日早晚,不得落下,无论如何也要让刘将军喝下。”

  “是,亮必谨记。”

  “孔明不必送了,士元安排了住所,老夫在此留几日。”华佗勉力勾了勾唇角,宽慰一笑,“刘将军吉人天相,孔明宽心。”


————————————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余晖散落。

  暮色逐渐暗淡,天边飞鸟窜进树丛,簌簌摇落些翠绿的叶子,掉进夕阳撒下的红霞之中。

  庞统立在中军帐前,有意轻咳出声,里间人却无半分回应之意。

  诸葛亮已在刘备榻前一言不发默然静坐两个时辰了。

  “孔明,晚膳你用不用?”

  垂眸思索片刻,诸葛亮轻轻松开握着刘备的手,起身随他出了帐。


  “孔明不必焦心,统已问过华老先生,施刀过程还算顺利,主公定可无恙!”庞统瞧着他神情有异,有意安慰,拍了拍他的肩,“幸有孔明果断!”

  “庞士元。”

  “啊...啊??”庞统彻底懵然。

  “你跟了主公许久,是知道主公性子的。”诸葛亮深吸,稳了稳情绪,“你我相交多年,亮自以为与君可谓古之石交。不想,主公不让报,你便当真将这么大的事情瞒着我?”

  “什么???你说主公受伤的事?”庞统冤得几欲投江,“我,我不是第一时间便派了人快马报你了??”

  诸葛亮愣住,忽忆起早些时候自己方至,庞统那句疑问,心下霎时了然。

  “士元,帐下如今是谁负责军情传递之事?”

  “彭羕,彭永年!他...不会吧...”


  彭羕此人,刘备于书信之中与他提过,记忆中曾在刘璋处遭贬,后经庞统与法正二人合力推荐,便留于帐下任职。

  他倒供认不讳,承认自己确阻了人前去报信,却振振颇有微辞:“庞军师,羕实是为主公大业与诸葛军师考虑!倘早早去报,诸葛军师定然要抛下即可得之城池,而来见主公,这岂非误了主公取川大计?”

  庞统被他这番逻辑气得险些背过气去:“你好大胆!这是何言与?主公若有失,纵得天下于你我何用!”

  “可诸葛军师又不晓医术,纵使来了也...”

  “住口!”庞统半句狡辩不愿再听,“来人,拖下去斩!”

  彭羕大惊失色。

  “且慢,”诸葛亮轻握住庞统手腕,正色言语,“先暂时押下,待主公醒转,再行发落不迟。”


————————————

  晨暮之更替,时光之流逝,不甚留意间,眨眼即是数个日夜。

  益州之兵久仰军师将军大名,尚未仔细瞧出个什么模样,便日日不见其人影。除了偶尔用膳及必要的洗漱,诸葛亮几乎没有踏出过军帐。

  将额上帕子换下,诸葛亮意外发觉,刘备似乎冒出了些汗,覆掌试探,好似退了许多热度。


  “瞧什么呢,走吧走吧。”庞统推推帐前的法正,催促着。

  法正不想睬他:“诸葛军师用过午膳没有?”

  “用了用了,吃了好些呢。”庞统望天,说谎不打草稿。

  法正瞥眼,自袖袋中取出张叠得齐整的纸,递给他瞧。

  “姜粉、雄黄、牛黄、冰片...这是药方?”

  “行军散,可解夏伤暑晕。”法正淡淡一笑,“诸葛军师前日给我的,甚是有效。”

  庞统再次懵然:“我竟不知,你们何时如此熟络了???”


————————————

  季夏之夜与凉爽一词毫不沾边,却时时有几缕不甚老实喜爱乱窜的晚风。诸葛亮闭了帘子,将其连同星辰银辉一同隔绝在外,点上灯盏。

  这般闷着,刘备额上汗珠愈发密起来,伤口缠了数层绷带,想来便十分难受。

  他未醒转,纵使不适也难以开口。诸葛亮寻了只干净帕子将他面上细汗尽数仔细拭去,反复几次并无太大效果。

  诸葛亮蹙眉,余光瞧见搁置一旁案上羽扇,意上心头。执扇轻摇,细风拂面。

  这样大抵能舒服几分吧。


  无夜风扰乱,烛火燃得稳当,并不如何摇曳。

  刘备朦朦胧胧地扯住意识睁开双眸之时,盏内灯油似要燃尽,帐内略显昏暗。右肩传来的痛麻感与梦中极为相似,他方要轻轻动弹,忽觉出手边温度。垂眸瞧去,竟伏着一人,脑袋这般搭在榻边,姿势看着并不如何舒服。

  似乎是怕压着他,这人只将手置于他手下托着,并未覆上。

  是他这两载,朝思暮想的先生。


  心中静了多日的湖面悄然泛了涟漪,昏迷中有些分辨不清现实亦或梦境的记忆断断续续浮现脑海。刘备动了动手腕,想拉住他的手,不想这般小小的动作便将人惊醒。梦中的意识尚在恍惚间,抬眸便是四目相对。

  诸葛亮一瞬忘记呼吸。

  刘备张了张口,欲要发声,才发觉喉间早已干涩得疼痛。

  “主公醒了!”同一姿势坐久了的双腿一时间起身有些发麻,诸葛亮小小踉跄一步,忙去取了小碗水,“主公切勿轻动,小心伤口。”

  木勺盛水,只不过一小口的量,诸葛亮小心翼翼避开他右肩,耐心地一勺勺喂进。水温正合适,滋润喉间,入胃也暖。

  只是不及眸中那般温柔更添深情。

  刘备不便动作,任他一勺勺喂了半碗水,目光一刻未挪。

  待他终于找回些开口说话的感觉,抬动手腕要去拉他,下一刻便被人将手握在手中。诸葛亮的手掌要小些,两只手将他手裹住却是绰绰有余的。


  纵使灯光微暗,刘备瞧了半晌,也注意到人眸边那抹淡红,指腹在他掌中轻蹭:“孔明莫哭,是孤的错,吓着孔明了。”

  时隔双载,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诸葛亮忽觉胸口那原本已缝好之处有什么倾泻而下。曾于案中仔细存着的信笺中千言万语瞬时附上声音一般,声声入耳,悬了不知多少日的心终于沉沉落下,砸得他满溢的思念瞬时决了堤。

  诸葛亮想张口说些什么,却一时哽咽,待回神,面上已是一片湿润。

  “瞧瞧,孤现下不是好好的。”刘备欲要抬手拭他眼泪,无奈手被他紧紧握住,纵非如此,此刻也无能为力,只得作罢,“怎瘦了这么多,孤信中叮嘱孔明可是尽数抛在脑后了。”

  “怎会。”诸葛亮从一旁捉了只帕子拭面,“主公所言,亮句句谨记,字字入心。”

  “噢?”刘备挑眉,“那孔明方才为何睡在榻边?”刘备抬手轻拍着榻,示意道,“来,上来睡。”

  “不可。”诸葛亮蹙眉,立刻拒绝,“主公肩上有伤。”

  “又不是两边都伤了,孔明一向安寝,睡得稳当,孤是知道的。”刘备顿了顿,见他依旧未有动作之意,“孔明快来,孤实有些撑不住精神了...”


  吹熄灯盏,诸葛亮小心翼翼绕过他上了榻,留意在二人中间隔了些空间,方一躺稳,手便猝不及防被人捉了去。

  另一只手不曾受伤,半晌功夫已恢复了些力气,刘备攥住他的手。帐内一时万籁俱静,只听得二人平稳的呼吸。

  “孔明不需忧心,孤的身体自己有数,肩上的伤应是已无甚大碍。只是,”刘备轻声道,“孔明这般不惜己身,孤的心可要比肩处疼上数倍。”

  “不过不妨事。接下来孔明便在孤身边,同孤一起把身体养回来。”

  

  (完)

  b、依旧是不懂地理不懂中医不懂治疗,一切靠搜索,倘有错漏欢迎指正。

  对不起华佗先生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避免误导,华佗先生实际去世于208年。

O

人的本质是动物。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的欲望无穷无尽。——《无人区》

人的本质是动物。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人的欲望无穷无尽。——《无人区》

糖炒板栗

  看到别人作出的发型自己也尝试了一下,

  太美了!!!

  将竞技类游戏玩成换装游戏,不愧是我hhh

  看到别人作出的发型自己也尝试了一下,

  太美了!!!

  将竞技类游戏玩成换装游戏,不愧是我hhh

糖炒板栗

  不愧是你,卡卡西!从小美到大

  不愧是你,卡卡西!从小美到大

栀栀栀~

  看出来赛斯见丈母娘的时候很紧张了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一话大概是讲狄奥为了保护一家三口要放了赛斯(?感觉后面会有点虐,因为小两口可能要分开了…

  不知道赛斯会怎么做(但愿别虐🙏)

  看出来赛斯见丈母娘的时候很紧张了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一话大概是讲狄奥为了保护一家三口要放了赛斯(?感觉后面会有点虐,因为小两口可能要分开了…

  不知道赛斯会怎么做(但愿别虐🙏)

百变鸽子流浪记

  p1,p2:沿用了漫画设定吗🧐

  p3:差点给我笑飞了

  p4:凯莉小姐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个人哔哔:没有漫画的公主抱和动画的地咚有些失望

  

  p1,p2:沿用了漫画设定吗🧐

  p3:差点给我笑飞了

  p4:凯莉小姐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个人哔哔:没有漫画的公主抱和动画的地咚有些失望

  

chuya六米一(蛤蜊教教徒)

  爬个山快没体力了,吃了个药感觉我自己又行了哐哐窜,结果——

  最后还是掉下去了(悲)

  爬个山快没体力了,吃了个药感觉我自己又行了哐哐窜,结果——

  最后还是掉下去了(悲)

Z

“你想要成为英雄,但我只要成为罗宾就已经很开心了。”

提姆随时准备好失去这个位置,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替代品

这里就是提和翅的不同了,喜欢这些定位和台词


“你们俩有所不同,但又远比你们所承认的更加相似。”

两个别扭怪(摇头)提姆已经看透一切了hh


“你还好吗?”“除了我的耳朵像听了玛丽莲曼森演唱会的第二天早上一样。”

哈哈哈曼森:6


夜翼V2

“你想要成为英雄,但我只要成为罗宾就已经很开心了。”

提姆随时准备好失去这个位置,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替代品

这里就是提和翅的不同了,喜欢这些定位和台词


“你们俩有所不同,但又远比你们所承认的更加相似。”

两个别扭怪(摇头)提姆已经看透一切了hh


“你还好吗?”“除了我的耳朵像听了玛丽莲曼森演唱会的第二天早上一样。”

哈哈哈曼森:6


夜翼V2

🙂

  最后一张是我通关逃离方块全部章节的图(炫耀一下😎😎😎

  要图自取哦❤️

  最后一张是我通关逃离方块全部章节的图(炫耀一下😎😎😎

  要图自取哦❤️

仲夏的心动Summer。

最近在补《我不是妖怪》,这部剧还挺好看的

​谁说冬冬这款不吃香了?我就很喜欢冬冬啊,我一直都蛮喜欢冬冬的

国版的怎么了?我喜欢冬冬我骄傲!

冬冬一定会越来越受欢迎的!


​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喜欢上冬冬的,在那天到来之前我是不会跑的,就算冬冬火了我也不会跑的!

最近在补《我不是妖怪》,这部剧还挺好看的

​谁说冬冬这款不吃香了?我就很喜欢冬冬啊,我一直都蛮喜欢冬冬的

国版的怎么了?我喜欢冬冬我骄傲!

冬冬一定会越来越受欢迎的!


​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都喜欢上冬冬的,在那天到来之前我是不会跑的,就算冬冬火了我也不会跑的!

泠校

  妈呀这谁顶得住啊啊啊

  简直蛇爆了😍😍😍

  妈呀这谁顶得住啊啊啊

  简直蛇爆了😍😍😍

舒十四·Akalui
  某些日常对话,先放起来当灵...

  某些日常对话,先放起来当灵感hhh,感觉会懒得画怎么办

  某些日常对话,先放起来当灵感hhh,感觉会懒得画怎么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