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戏剧性谋杀

98679浏览    1146参与
晏枫–敏苍相关失智发言bot

攒不住了考试前发了吧

我产能好低,爬了爬了

广播剧看得我快齁死了,他俩什么时候生孩子啊(暴言 

攒不住了考试前发了吧

我产能好低,爬了爬了

广播剧看得我快齁死了,他俩什么时候生孩子啊(暴言 

叶离离离离离
去年舞台剧冲的图()

去年舞台剧冲的图()

去年舞台剧冲的图()

茶九
发!刀!了! 生真的是全剧最让...

发!刀!了!

生真的是全剧最让人难过的一只了,不论是谁的he都会是生的be,全剧唯一be的正派

在他消失的时候,一定也会说【谢谢你,苍叶】这样的话吧?

发!刀!了!

生真的是全剧最让人难过的一只了,不论是谁的he都会是生的be,全剧唯一be的正派

在他消失的时候,一定也会说【谢谢你,苍叶】这样的话吧?

柴

我入坑了,发现粮好少,含泪切了波腿肉,我边画边哭这里为什么这么冷,红雀好帅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

播开头动画时我就一眼看中他,他一出场我就大叫一定第一个就走他的线,于是连夜打通了红雀的he线和番外he线,导致大半夜齁的我牙疼

P456降智预警

最后两p是红苍

我入坑了,发现粮好少,含泪切了波腿肉,我边画边哭这里为什么这么冷,红雀好帅好可爱呜呜呜呜呜呜

播开头动画时我就一眼看中他,他一出场我就大叫一定第一个就走他的线,于是连夜打通了红雀的he线和番外he线,导致大半夜齁的我牙疼

P456降智预警

最后两p是红苍

DDDD_DARCY

《苏克雷》/敏苍

前言:

是一个处境倒置的敏苍故事。

假设孑然一身的是小叶子,而拯救了他的是敏克这样一个可能难免有些ooc的故事。想到两个人的性格和背景故事置换一下可能也蛮有趣的。

写的不好罗里吧嗦神神叨叨的。

有很多私设,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往下看,见笑了。

文中的印第安人相关知识都来自《黑麋鹿如是说》。

应该会慢慢写吧,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苏克雷是玻利维亚的首都,原本是一个印第安人的村落,那里编织花纹的技术很发达。

故事就开始于苍叶,敏克,和一条苏克雷毛毯。


正文:

-


-


-


chapter 1


在黑鸦血月(注1...

前言:

是一个处境倒置的敏苍故事。

假设孑然一身的是小叶子,而拯救了他的是敏克这样一个可能难免有些ooc的故事。想到两个人的性格和背景故事置换一下可能也蛮有趣的。

写的不好罗里吧嗦神神叨叨的。

有很多私设,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往下看,见笑了。

文中的印第安人相关知识都来自《黑麋鹿如是说》。

应该会慢慢写吧,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苏克雷是玻利维亚的首都,原本是一个印第安人的村落,那里编织花纹的技术很发达。

故事就开始于苍叶,敏克,和一条苏克雷毛毯。





正文:

-




-





-



chapter 1



在黑鸦血月(注1)快要结束的时候,敏克独自外出打猎。村落里的人一般是不会单独外出打猎的,太危险了,辽阔的平原上,有众多的野牛群,众多的鹿群,甚至狼群。

捕食者如敏克,即便再勇猛善战,对上数量众多的对手,也是毫无胜算的。

他执着要单独出行的原因,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可能只是想离群索居一段日子,并不是因为他在族群里不受欢迎。敏克的村人都十分的喜爱他,但敏克时而觉得非常的矛盾。胸腔中隐约感到对族人之间互相敬爱的好氛围而狂喜,又有一丝不安盘踞在他心头不肯离去。

在距离水源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扎营。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卢拉肯,那只跟他形影不离的粉色大鸟,就落在他的肩头,陪他注视着辽阔的平原上,夕阳西下,蓝色的冷光慢慢的从天边泛起。

那天晚上,敏克在梦里得到了他生命中的第一次幻象,他的神礼。(注2)

在红色的河流尽头,有一道蓝色的光芒向他靠近,一个纤长的人,俯下身盯着他,用蓝色的舌头吞没了他,把他抛上高高的夜空。

强烈的失重感使他从梦中惊醒。

对上一对意料之外的眼睛。

那是一双和他一样颜色的金色瞳孔。

"蓝色的人。"

他不禁开口叫道。

并伸出手去抚摸眼前的人蓝色的头发。

而手被猛烈的啪一下打开。

蓝色的人抢走了他盖在身上的苏克雷毛毯。

一句话也不说,更没看他,像猫一样闪出了帐篷。

敏克起身追出去,而外面只有茫茫风吹青草的声音,和远处动物轻微的叫声。

蓝色的人仿佛没有出现过。

但苏克雷毛毯是切实的被抢走了。

夜里的平原很冷,猫也许并不想打扰沉睡的狼,而只是因为太冷罢了。

回到营帐里,敏克把吹熄了的火焰重新点了起来。

卢拉肯醒了,飞过来用嘴轻轻啄着敏克的手背。

金色的火焰猛烈地舔舐着木材,而敏克的眼前不断闪现出那双金色的瞳孔中展露着的虚无气息。




第二天一早他就骑马回了聚落,他走得并不远,只消半天,他就远远地瞥见了聚落的那几十顶帐篷的颜色。

但是蓝色在他心里留下了浓重的印记。

像小孩的手指重重的划过白色的裱花蛋糕。

回到族群里之后,敏克马上就病倒了。

敏克从来没生过病,他一直是族群里最为厉害的一群战士之一,族群里的先知和巫医守了他一整晚上。

为他点起了蓝色,红色,黄色,白色和黑色的烟。

他不停地回顾起那一天的幻象。


直到他终于醒了。


卢拉肯发出欢欣鼓舞的叫声。


突然帐篷被拉开了。

是蓝色的人。他睁大了瞳孔。

及胸的蓝色长发,毫无感情的金色瞳孔注视着他。

向他走过来。

扶起敏克的头,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向他干涸的双唇和喉咙里喂水。

敏克发出惬意的哼哼声。

但等他意识清明过来之后发现,他只是把给他喂水的先知给认错了。


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像没有病过。

像蓝色的人也不曾来过。

敏克一直心不在焉。


先知知道了他的幻象。但并未对他多说什么。只是把他随身的烟斗拿出来擦了擦,摩挲了几下,又还给了他。


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

0705更新分割线。

注1:印第安人的月份命名用那一年季节变化中最为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或者一个预兆来表示。

注2:印第安人认为一个人只有通过努力和练习,才能利用在幻像中收获的"神礼"。







chapter   2






再一次见到蓝色的人,他没想过还能见到。

是在半年之后,苍白之冬(注1)的枯叶之月。

敏克依旧是一个人外出打猎。

他追踪一头白色的野牛,跟了很久,跟到跨越了足破之河(注2),走到离部落很远很远的地方,追了三天。

他零零散散见到一些其他部族的人,敏克尽量绕开他们走,毕竟部族跟部族之间还是尽量不要互相打扰最好。

他还见到一些皮肤很白的人,在离印第安部落很远的地方扎营,敏克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也听说他们身上有可以远距离开火的武器。

平原上很辽阔,他们本不应该留意到敏克。

一个貌似负责放哨的人在较高一点的小土丘上对着自己人大喊。敏克看了他一眼,开始加快骑马的速度,他两腿一夹马肚子,马儿开始飞快的窜奔起来。

敏克瞥见一支骑队从白人的营地里出来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想要追他。

可能是因为他落单了。

白人真是闲得蛋疼。

他自顾自的跑着。按照这个速度,他们追不上他。

但是一声火药爆裂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马儿受了点惊吓。

敏克垂手抚摸着马儿的鬃毛,试图让它冷静下来。

平原上并没有什么遮挡物,也不存在一片森林可以让他躲进去。

后面的骑队越来越近了,连续几声枪响,敏克的马腿被击中了。

他被从马背上摔下来,他很快开始用双足奔跑。

前面有一处沟壑,下面是干涸的河道,他闪身跳了进去。他很明白这样还不足以甩掉他们。

幸运的是,天气突然改变了,上空的雨云跑得比任何一匹马都快。像宣示主权一般,空中劈起了几个炸雷。比任何一支枪都吓人。

暴雨倾盆,从不需要跟人类打什么商量,豆大的雨点重重地砸在敏克的脸上,他躲在沟下面的一个死角。

白人并不能骑马进入沟壑,他们也并不想冒着伤到马儿或自己的生命危险跑下来,毕竟敏克很有可能躲在某处割掉他们的喉咙。

加上追他或许本来就是一时兴起。

就是这样,只敢仗着人多,在明处欺负人。而到了暗处,他们就又怂了。

骑队或许是离开了,并没有再感觉到马蹄的声响。

雨水滋润了干枯的河道,水积攒到小脚了,敏克开始往上方攀爬。

他发现在稍高一点的岩壁上,有一个似乎是天然的小洞窟。

他抓着攀爬的点,爬进了洞窟。



猛烈的力道把他扑到窟壁上,掐住他喉咙的手毫无疑问想置他于死地。

洞窟里有人。

根本来不及看清是谁,听见细微的空气流动,敏克凭感觉抓住了对方落下的另一只手,对方有着略显纤细而有力量的手腕,锋利的匕首刃尖反着隐约的光,如果没有手快一点,这玩意儿现在应该已经扎进了敏克的喉咙。

把它当成最正常的防御机制,敏克自觉自己闯入了别人的地盘,而他并不想冒然把主人杀掉。所以他甚至没有伸手去够自己腿上的匕首。

忍着喉咙气管传来的窒息感和疼痛,很明显对方还在加大力度。

他抬腿朝对方的腹部出击,只是避开了要害。

对方发出一声闷哼,喉咙上的力道被稍微放松了一点。但还没有放开。

使出很大的力气把压制在他身上的人掀在地上,并打掉了他手上的匕首。敏克跨坐在对方身上。

对方一拳打到他的下巴,敏克甚至被打得有些头晕目眩。看来对方可没打算避过他的要害。

印第安部落的男孩们从小就喜欢聚在一起玩格斗游戏,从对方的身手和出招方式里面判断出对方并不像是属于部族的人。

是白人吗?

在思考的间隙,底下的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挣扎和攻击。俩人僵持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敏克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

渐渐地,感受到他放弃了再攻击,敏克也松开了栓制对方的手。

甚至在他肩头轻拍了两下以示友好。

那瞬间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对方站起身来,往洞窟里走去,经过一回激烈的打斗,饶是敏克,也觉得有些累了,而且对方并不是什么好解决的对手。

有火把插在里头的墙上,照亮了一小片区域。

敏克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他感到虫噬一般的酥麻感从心脏的末端慢慢攀爬上来,他顿住了,火把照在他身上,也照在对方身上。

蓝色的头发在火光的映衬下有些发红。

他的皮肤也很白,但与那些白人的不同。

金色的瞳孔,和自己的一样。

修长纤细的身型,但毫无疑问蕴含着力量。

敏克不清楚自己的脸是不是也在发红。

但他肤色稍微深一点,所以可能也并不能看出来。

对方坐了下来,在试图点起一个熄灭的火堆。

他什么话也没有跟敏克说。

地上铺了一些干草动物毛皮,墙上挂了几只还没处理的野兔,他瞥见自己的苏克雷毛毯,很整齐的叠好在草皮上。

原来还留着。

敏克也在一旁的地上坐了下来,他块头有点大,挡住了一半从墙上照下来的火光。

地上的火堆也点起来了,敏克非常自如,像自己家一样,脱掉湿衣物放在火边烤干。

对方似乎也并不介意他怎么做。

仿佛是打斗之后形成的某种不需出口的和平协定。

敏克坐在一边假寐,对方在他旁边剥起了野兔的皮。动作相当熟练。

突然有一个词汇到了敏克的嘴边。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知道的。但他就是很想说出来。

很想那么呼唤。



"苍叶。"




对方剥兔子皮的手停滞了。











07.07更新分割线

---------------------------------

注1:印第安人的年份计量单位用"冬"表示

注2:是我编的地方,很多地理相关都是我胡编的。





我坑了吗我没有,最近状态比较差,也想好好写所以,如果真的有人在追(?)可能要晚点才会更新了。谢谢谢谢谢谢








叫我奈何吧

《【椅苍】Knight Fall》Part 20

※有点乱七八糟

※开虐警告


......

——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

William殿下曾经这么认为,缠绵后的慵懒睡意逐渐累积,少年睡在成人身边,神情放松。

之后的日子里,在外人眼中沉默少言没有表情的William殿下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他会对着仆人无意识地展露笑容,态度也不那么冷冰冰的。

濑良垣苍叶这边倒是如常,他一边应付着殿下的死缠烂打,一边苦恼要怎么才能婉转地提醒殿下收收心思,把注意力集中到他本该做的事上去。

“都是很简单的东西,你在小瞧我吗?”拥有聪明头脑的殿下面对苍叶的担忧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作为成年人的濑良垣苍叶却很不安,他是在忧虑外婆和自己的安危,William却只...

※有点乱七八糟

※开虐警告


......

——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

William殿下曾经这么认为,缠绵后的慵懒睡意逐渐累积,少年睡在成人身边,神情放松。

之后的日子里,在外人眼中沉默少言没有表情的William殿下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他会对着仆人无意识地展露笑容,态度也不那么冷冰冰的。

濑良垣苍叶这边倒是如常,他一边应付着殿下的死缠烂打,一边苦恼要怎么才能婉转地提醒殿下收收心思,把注意力集中到他本该做的事上去。

“都是很简单的东西,你在小瞧我吗?”拥有聪明头脑的殿下面对苍叶的担忧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作为成年人的濑良垣苍叶却很不安,他是在忧虑外婆和自己的安危,William却只当做他是在为自己担心。

日子平静得有些可怕。

William的怪异表现越来越令人不安,他的父母当然不会放任这样一个低贱的落魄贵族毁掉自己耗尽心血培养的继承人。

......

知道父母将在几天后在王宫内举办舞会和晚宴,他们的目的William再清楚不过,抗议无效之后他把自己锁在屋子里生闷气,哪怕是面对Theo的好言相劝,“我不去!”

表面上是上流贵族的舞会,实际上是相亲。

William气呼呼地趴在床上,对柔软的枕头发泄怒火。门外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又一次响起敲门声,“......”烦死了。殿下坐起来,狠狠丢掉枕头走过去拉开门,看到来人是濑良垣苍叶后又生生把嘴边的呵斥咽下去,他的神情和语气都缓和了不少,却仍然带着一股稚嫩的别扭,“是你?你为什么会来?”

这一次的William殿下没有恶狠狠地拍上门,反而替门外的成人留出空隙方便他走进自己的房间。

濑良垣苍叶看看站在门外束手无策的老管家先生,走了进去。

......

心情烦躁的William坐在床边用手拨弄着袖口上的扣子,濑良垣苍叶则站在旁边什么都没说。空气沉静了好一会,William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我不结婚。”

濑良垣苍叶没有说话,仍然保持着沉默。

William走到他面前,声音提高了不少,“我不喜欢女人,我不要结婚。”

濑良垣苍叶还记得第一次与王后见面时她的承诺:在William婚后自己和外婆能够恢复自由。他无数次盼望着能够尽快离开王都,回到自己的家乡。

在他的沉默中察觉出异常,William直直盯着他的脸,“是不是我的母亲,是她让你来的?”

苍叶点点头。

“你为什么不拒绝?”William气鼓鼓地瞪着面前的成人,年轻的王子似乎不了解苍叶的难处:落魄贵族的拒绝与否没有丝毫意义。

莫名其妙受到指责,“因为没有用,”濑良垣苍叶如此回应。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得出结论,“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是——”

“生活不是童话,殿下。”濑良垣苍叶一反常态打断William的话,William是衣食无忧的王族,是未来整个王国的主人,不可能对于落魄贵族的处境感同身受,当然也无法理解他的小心谨慎。濑良垣苍叶不是个软弱的人,“我抗争过,可是呢?”还不是被殿下的母亲用外婆的安全作为要挟,被关在这里失去自由。

知道苍叶在说什么,William抬头看看自己骑士的脸,没发现有任何难过吃醋的表情。殿下低下头胡乱地绞着手指,他的心里七上八下。

——他根本就不在乎我。

——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好都是假的,是施舍,是报复和羞辱。

殿下的眼圈逐渐红起来,喉咙发肿发烫,他乱七八糟地想着,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一点预兆都没有。

濑良垣苍叶被殿下的眼泪吓了一跳,他在感情上一向粗神经,对心思敏感的王子束手无策。

太丢脸了。William躲开濑良垣苍叶拿着手帕的手,恶言恶语,“别碰我!”不过搭配少年殿下有些婴儿肥的脸,实在没有半分威胁感可言。

归根究底William始终是个小孩子,被他凶了几次之后,苍叶拿着手帕凑近William的脸,这下殿下没有闪躲,只是红着眼气鼓鼓地瞪着冲自己示好的成人,像只发脾气的兔子。

“你是不是快要离开我了?”不知道殿下的又想到哪里,他认真看着苍叶的脸,想从成年人的表情里观察出一些虚假的端倪。

离开王宫是早晚的事,苍叶诚实地点点头,“是。”

William还想说些什么,可左思右想又无话可说。他抱住濑良垣苍叶的腰,脸颊埋进他的胸口,像是接受了事实。“你要提前告诉我。”

William的脾气阴晴不定,苍叶早就知道,但此刻殿下平静的态度出乎人意料,他迟疑着把手放在了殿下毛茸茸的脑袋上,“好。”

人是无法纯粹凭借自己的喜恶去做出选择的,就算自己是王子也不可能无拘无束,知道现在的自己没有能力和父母抗衡,William抱住苍叶的手臂暗暗用力。

要站到父母无法置喙的高度,只有那样才能把眼前这个人彻底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那么接下来,得到权力的第一步是——

 

William最终还是出现在舞会晚宴上,十四岁的王子和他的兄弟Theodore并肩站在父母身后,在大厅的露台高处俯视正在跳舞攀谈的贵族男女。他对贵族之间的虚伪社交毫无兴趣,只觉得厌烦。濑良垣苍叶和Theo的仆人远远跟在他们后面,引得William时不时转身看他。

“太显眼了,哥哥。”Theo忍不住凑近转身的William,不动声色地扯扯哥哥的袖子,压低声音提醒。

濑良垣苍叶有着不错的脸和声音,有贵族夫人和小姐搭讪不是什么意外。William听不到他是如何应对那些女人的,他看到了苍叶的笑容,自己的骑士弯下腰,拉起面前女士的手——行了一个不怎么标准的吻手礼。

顿时怒不可遏的William完全没把弟弟的提醒听进去,他甚至都没有理睬父母,转身走过去拉住濑良垣苍叶的手腕,把他扯到不起眼的角落。

William掏出手帕动作粗鲁地擦了擦濑良垣苍叶的右手,好像那上面因为牵过女人的手而沾染上什么脏东西似的,“?”濑良垣苍叶一脸不解,William怒瞪着他,抬起手用手帕用力擦拭他的嘴唇。

“不许亲!”绿眼睛的殿下恶狠狠地逞凶,似乎全然忘记舞会晚宴正在进行中。

“我没有——、”保守的贵族在公共场所把那个亲密的字眼吞了回去,他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那只是行礼。”他亲吻的是自己的右手拇指,压根不可能碰到她们。

“你就是喜欢女人!”苍叶不会为自己吃醋,也不会因为自己生气,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你想逃离我,对不对?”不知道在心底压抑了多久的情绪只短暂爆发了一下,又很快偃旗息鼓。

从迷上眼前的这个家伙那时起,William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努力把自己变成苍叶易于接受的【模样】,试着靠近唯一能让他感觉到温暖和安全的人。

在音乐优雅人声嘈杂的环境里,尊贵的王子和落魄的贵族面面相对,像是被无形的屏障从热闹的氛围中隔开,“你能带我离开吗?”

苍叶屏住呼吸,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不想做王子,我只想在你身边,”殿下抬起头来,绿眼睛里水光闪烁,“带我离开吧。”


TBC

会做梦的水母

是定制的一套黑执事的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的格雷尔柴郡猫衣服(◍ ´꒳` ◍)

主语太长啦!


是定制的一套黑执事的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的格雷尔柴郡猫衣服(◍ ´꒳` ◍)

主语太长啦!


会做梦的水母

做了一整天终于把这两套做完了!!!感觉自己头要掉下来了_(´ཀ`」 ∠)__ 

做了一整天终于把这两套做完了!!!感觉自己头要掉下来了_(´ཀ`」 ∠)__ 

会做梦的水母
改良的第三版西服套装(๑•̀ㅂ...

改良的第三版西服套装(๑•̀ㅂ•́)و✧比第二版好看多啦

改良的第三版西服套装(๑•̀ㅂ•́)و✧比第二版好看多啦

双木

【详细推测】敏克的故乡究竟在哪里

私心敏苍tag

如题,序号后是线索,接着是推导过程,有猜测成分但我觉得还是比较可靠的,我对了地图,找了很多参照和资料,尽量有理有据,话不多说我们直接开始吧!


敏克的故乡有很大可能在南美洲:巴西的南里奥格兰德州,最有可能的是阿雷格里港以西,佩洛塔斯以北一带


完全对应的点和推导过程:


1.与日本昼夜颠倒


日本时区为东九区,西三区与之对应(37.5°W——52.5°W)


碧岛在日本列岛西南部(用语解说有),按照游戏里我目测的气温推测不会特别热(毕竟都穿得花里胡哨x),因此取西南部群岛较北的部分,北纬32°N——34°N 东经128...

私心敏苍tag

如题,序号后是线索,接着是推导过程,有猜测成分但我觉得还是比较可靠的,我对了地图,找了很多参照和资料,尽量有理有据,话不多说我们直接开始吧!


敏克的故乡有很大可能在南美洲:巴西的南里奥格兰德州,最有可能的是阿雷格里港以西,佩洛塔斯以北一带


完全对应的点和推导过程:


1.与日本昼夜颠倒


日本时区为东九区,西三区与之对应(37.5°W——52.5°W)


碧岛在日本列岛西南部(用语解说有),按照游戏里我目测的气温推测不会特别热(毕竟都穿得花里胡哨x),因此取西南部群岛较北的部分,北纬32°N——34°N 东经128°E——130°E,对照群岛密布的位置,大体上正好在东经129°E,而西经51°W与它环成一圈,时区对应


2.气温比碧岛低很多


可知纬度一定高于纬度32°,延西经51°W寻找,北纬基本只有海洋和岛屿(纽芬兰岛)对应,因此转向南纬


对应高于南纬32°,西经51°左右的陆地仅一处,巴西阿雷格里港、佩洛塔斯一带


经本人查询,目前阿雷格里港气温,比较距离碧岛推测地较近的长崎,会低10℃左右,而佩洛塔斯比阿雷格里港更靠南,(因为在南半球)气温会更低,气温可以对应


3.苍叶坐了十小时飞机


从距离碧岛推测地最近的长崎到佩洛塔斯大约12828.94km,目前民航时速一般为800——1000km/h

(空客A340可达1050km/h)


游戏背景为近现代,科技发展更大可能会比现在好,因此一些漏洞可以忽略,选择1000km/h计算


坐飞机,12小时就可以由长崎到达佩洛塔斯,碧岛到长崎的误差和两小时的误差可忽略,毕竟科技在发展嘛w


这样,苍叶的千里寻夫旅行时间也对应上了


4.土地辽阔


佩洛塔斯一带地处巴拉那高原


5.敏克的饰品


敏克送给苍叶的生日礼物,包括捕梦网在内,都有印第安文化的体现,敏克房间的布置之类大家也可以看出来,而印第安文化的发源地是美洲(包括北美和拉美,捕梦网是北美发源渐渐传到拉丁美洲的)


因此,文化也可以对应



勉强对应的部分:


1.空气比碧岛干燥一些


碧岛的气候参照位置应该是亚热带季风和季风性湿润气候,而佩洛塔斯一带也是亚热带季风和季风性湿润气候,这里资料不足,我按照地域差异来解读了,毕竟气候类型只是概括,各地也是会有差异的。

气候,勉强对应。


2.有森林生长


这一带在潘帕斯草原边界,大型森林多半不会有,但也不大可能完全是草原,可能存在小型的森林,没有找到对应地图(地图体现不出的森林放现实里也不算小啦),勉强对应


3.游戏里“有莲在,日语英语都没问题”


巴西的母语是葡萄牙语,不过从原句可以完全明确的是这里的人可以用英语沟通,但并不能断定这里就是讲英语,因此我觉得还有些转圜余地,毕竟英语是国际通用语言嘛,勉强对应啦


以上!

欢迎评论补充!!!

晏枫–敏苍相关失智发言bot

bug多,没忍住还是摸摸

敏苍,结婚

bug多,没忍住还是摸摸

敏苍,结婚

喵喵喵
端午睡个昏天黑地的结果。。。凌...

端午睡个昏天黑地的结果。。。凌晨一点精神抖擞,打着小夜灯画着小涂鸦_(:_」∠)_

端午睡个昏天黑地的结果。。。凌晨一点精神抖擞,打着小夜灯画着小涂鸦_(:_」∠)_

北u咩扣
不是吧阿sir就一大头都要发...

不是吧阿sir就一大头都要发


游戏还在玩 我这个傻逼大前天才知道dmmd 无语 叶酱suki

不是吧阿sir就一大头都要发


游戏还在玩 我这个傻逼大前天才知道dmmd 无语 叶酱suki

蒜泥威化
大概是红雀的吃醋现场!

大概是红雀的吃醋现场!

大概是红雀的吃醋现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