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戴因

43167浏览    346参与
羽毛

戴因老婆嘿嘿嘿嘿嘿:P

戴因老婆嘿嘿嘿嘿嘿:P

脑洞风暴战略

转发评论各自抽2人送1角色set


这次有部分打样照片往后拉www


宴色 第一弹


♪预售地址♪

周日晚8点(7.3)上架

!!有前10优惠!!


本次套组含有流沙亚克力所以出货时间会在2-3个月后注意!

请确定能等待再拍下


出品:脑洞风暴战略

预售时间:1个月

*预售中途会出现黑白/约束系列返场,想要一起发货可以等晚点拍下,但是含有预售的订单均以最晚到货时间为准注意


转发评论各自抽2人送1角色set


这次有部分打样照片往后拉www


宴色 第一弹


♪预售地址♪

周日晚8点(7.3)上架

!!有前10优惠!!


本次套组含有流沙亚克力所以出货时间会在2-3个月后注意!

请确定能等待再拍下


出品:脑洞风暴战略

预售时间:1个月

*预售中途会出现黑白/约束系列返场,想要一起发货可以等晚点拍下,但是含有预售的订单均以最晚到货时间为准注意


千云云云云

咱就说 坎瑞亚真就人均美人啊

不会画画但还是瞎补了一下

(P2是直接镜像复制)


咱就说 坎瑞亚真就人均美人啊

不会画画但还是瞎补了一下

(P2是直接镜像复制)


墨汐

【拾枝者】最后一刻

仍旧戴因单人—

be预警


能就走↓


仅仅片刻间双腿便无了支撑住整具身体的力量倒在被太阳照的温热的岩石之上,身上的诅咒已经蔓延上左半边脸颊,脑袋内炸裂的疼痛感不禁让自己身体发颤


齿间一直在流露出因为诅咒带来的疼痛感而压抑不住才流露出的呻吟


双手已经布满明显可见,且极其显眼的…诅咒的痕迹,脑内的疼痛感让自己下意识的抬臂抓上那金发捂住脑袋,身体也出于无意识的蜷缩起来


顿时的喉间一疼让自己咳嗽起来,咳出几口鲜血的同时也因为顿时的动作以及体内的牵扯让那疼痛感上升了许多


缓和片刻之后左手松力松开捂住身前心口处......

仍旧戴因单人—

be预警



能就走↓








仅仅片刻间双腿便无了支撑住整具身体的力量倒在被太阳照的温热的岩石之上,身上的诅咒已经蔓延上左半边脸颊,脑袋内炸裂的疼痛感不禁让自己身体发颤




齿间一直在流露出因为诅咒带来的疼痛感而压抑不住才流露出的呻吟




双手已经布满明显可见,且极其显眼的…诅咒的痕迹,脑内的疼痛感让自己下意识的抬臂抓上那金发捂住脑袋,身体也出于无意识的蜷缩起来




顿时的喉间一疼让自己咳嗽起来,咳出几口鲜血的同时也因为顿时的动作以及体内的牵扯让那疼痛感上升了许多




缓和片刻之后左手松力松开捂住身前心口处,虽然意识里很明白这没什么作用




“果然还是…到了吗”




抬眼往上看去的同时,发觉右眼已经完全失去了视力,左眼视力也开始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




抬眸看着那不算格外炙热的太阳时视线渐渐的模糊,直到眼内所能看见的最后一丝阳光消失不见时,右脸眼角的泪滴随着眨眼的动作滴落到草地上蒸发消失




就这么安静的躺在了无人问津的一处无名之地上,谁都不知道,谁都不清楚…




一阵微风拂过那已经爬满诅咒令文的脸颊时鬓发随风微微摆动,像是一副睡着了的模样




如果不是他已经无了生息




谁能知道




他已经死了呢?

谢婉清

(魈空)与你一同绘 9

(预警:请注意疯狗达达利鸭出没!)

(奇怪cp:钟离X戴因)

(正常cp:魈X空)

然后我想不到要预警啥了,就这样吧……


(考完一科能轻松点了)


     夜深了,不管是长途跋涉的空,还是紧张到无法控制自己爱意的魈,此时此刻困意都涌上身体每处。


     短暂的拥抱结束,两个人恋恋不舍的离开对方温暖的身体,肩并肩的一同走向房间的道路,在门口回望,再分开。


     门一闭,就是两个......

(预警:请注意疯狗达达利鸭出没!)

(奇怪cp:钟离X戴因)

(正常cp:魈X空)

然后我想不到要预警啥了,就这样吧……




(考完一科能轻松点了)





     夜深了,不管是长途跋涉的空,还是紧张到无法控制自己爱意的魈,此时此刻困意都涌上身体每处。




     短暂的拥抱结束,两个人恋恋不舍的离开对方温暖的身体,肩并肩的一同走向房间的道路,在门口回望,再分开。




     门一闭,就是两个世界。




     魈的房间里并不是黑漆漆的,月光从落地窗处偷溜进来,能让人看清楚物品的轮廓。




     但此时此刻,落地窗,有一张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他面向落地窗,所以魈进来的时候,由于门口是落地窗的对面,导致逆光看不清对面的情况。




     只能看清楚对方是个男人,高大,长袍。




     等门口处传来“咔”的一声,对方才开口,他沉稳淡漠,却有些磁性的声音响起:“情况怎么样了?”




     魈单膝跪下,表情有些严肃,属于他清冷的少年音在空荡房间响起:“已经上钩了。”




     对方略有所思,“他的资料你应该仔细看过了,为了打垮愚人众,他必须成为祭品……”




     魈听见祭品心咯噔了一下,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回答“是,属下必定倾尽全力。”




     “我知道你不喜欢祭品这个说法,但愚人众很重视他,他是我们唯一能够顺藤摸瓜找到愚人众的破绽,魈……你也不想浮舍他……不明不白的……”




     对方话没说完,被魈打断了,魈知道他要说什么……好友的死亡折磨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想知道浮舍死亡的真相,他一直想为浮舍报仇……




     有时候魈甚至想跟着他们离开,但每一次都被人拦住了……




     魈抬起头,看着对方若隐若现的容貌,黯然神伤,不管自己多么喜欢某个东西,最终……都要枯萎。




     魈的心境变了。




     “我定会……为浮舍报仇,我一定会找到火鼠姐!”




     对方没有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只是说“夜深了,去睡吧。”






     深夜三点。




     魈翻来覆去,他失眠了。




     他从床上起来,简单披上了一件黑色西装外套,魈光着脚,一步一步走向了画室。




     画室的向日葵还在开放。




     魈盯着向日葵,最终拿起画笔,沾上黑色的颜料,将向日葵的阳光覆盖。




     我心已死去。




     就如同鲜花,终有一日枯萎。




     命中注定,永远孤身一人。




     魈低下头,滚烫的泪珠从眼角划过,带着余温狠狠的砸在冰冷的地上。




     下雨了,磅礴的雨滴坠落,摔得粉身碎骨。




     雷声怒嚎,所有生物都在哀鸣。




     呜咽不止。








     另一边。




     空也翻来覆去,但他不是失眠,他是舍不得,情感悄悄萌芽。




     一想到魈的过去,共鸣的感情从封闭的世界涌出。




     但他不能让愚人众伤害妹妹,他不能让博士那个恶魔找到他,否则会有无数人失去性命。




     纠结了好一会,完全没有结果。




     但也就是过量激动,导致现在一放松下来,困意就涌上来,空脑海中想起来的最后一张面容是魈……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X市晚上依旧灯火通宵,仿佛在害怕黑暗中的怪物,只有光明才能让他们安心。




     一位穿着银色风衣,里面身穿黑色正式西装服,橙发青年站在XXX心理咨询室的门口,他帅气的脸庞露出痴迷的表情,宽大手上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一位金色长发的少年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他表情平静,白色长袍让他看起来是误入凡间的天使。




     “空……呵呵呵呵……我终于!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宝贝!亲爱的!我的天使!”男人嘴里不断喃喃自语。




     另一位淡金发女士,她身着鲜艳血色晚礼服,披着一件白毛长袖外套,脸上带着黑蝴蝶面具,只遮住了她半张脸。




     她嘲讽道:“难怪人家跑了,原来是你这痴汉变态缠着不放。”




     “哎呀,女士~要不是你失误,他也不会跑出去,不过……女皇大人可需要他知道坎瑞亚的秘密。”




     “你!”女士恼羞成怒,虽然确实是因为她的失误,让人有机会跑了,不过……




     “达达利亚,别忘了你可是为他提供了逃跑工具!”他们俩算是将功补过,要把人找出来,不过另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传入他们的耳朵。




     空在钟离的地盘上,并且钟离已经放话了,硬来?他奉陪到底!直到打垮愚人众。




     惹上了这么一个不好对付的大人物,被盯上了就倒大霉咯!




     由于达达利亚经常处理这些事,他倒是有办法能让钟离松口交人,不过就是要破费了。




     达达利亚叹了一口气,见空的想法暂时被搁置了,他得为了未来,做某些准备。




     怪物重新隐藏在黑暗之中。
















一朵不会画画的云

只是她的光芒照耀过我,我便天真的以为她是属于我的星星

只是她的光芒照耀过我,我便天真的以为她是属于我的星星

CUSO4

@脑洞风暴战略 dudu画了一套三国的周边,这是第一组,应该还有2组晚点发~

详细可以看:985557972

@脑洞风暴战略 dudu画了一套三国的周边,这是第一组,应该还有2组晚点发~

详细可以看:985557972

羽毛

戴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建模比立绘好看的角色 :( 

戴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建模比立绘好看的角色 :( 

羽毛
试着写了一点点点点,我好菜

试着写了一点点点点,我好菜

试着写了一点点点点,我好菜

三十六只猫

就是这只凯亚让我没时间码字

可可爱爱的睡衣凯亚! 还有戴因抱枕! 我做超久的! 尤其是你的眼罩戴因! 怎么做怎么奇怪!

不过瑕疵还是很明显,只能争取下一个更好✧٩(ˊωˋ*)و✧

[图片]

可可爱爱的睡衣凯亚! 还有戴因抱枕! 我做超久的! 尤其是你的眼罩戴因! 怎么做怎么奇怪!

不过瑕疵还是很明显,只能争取下一个更好✧٩(ˊωˋ*)و✧

小米子xmz

星辰也会有归宿【原神同人文】

第一次写文嗨害嗨,原神同人文,磕了个冷门的cp

戴因x荧,雷者勿入

ooc有,私设成山,没有后续!没有后续!没有后续!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笑容逐渐凝固)自然不会有人催更(肯定jpg.)

——————

“你是认真的吗?”

“是。”

少女淡淡笑了笑,黄昏中,酒馆里不时传来丝丝酒香。

“戴因,你愿意和我一起旅行吗?”

青年喑哑半晌,散下的金色碎发这挡住了湛蓝的瞳孔,似乎是在沉思。一时间,风中只有人们的交谈声和戴因衣摆飘动的声音。

“好。”

————

“我们就是在那个地方相遇的,”你撑着脑袋坐在床边,看着从层岩巨渊回来便昏迷的人,“你什么时候才醒啊?”

此时的“末光之剑”......

第一次写文嗨害嗨,原神同人文,磕了个冷门的cp

戴因x荧,雷者勿入

ooc有,私设成山,没有后续!没有后续!没有后续!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笑容逐渐凝固)自然不会有人催更(肯定jpg.)

——————

“你是认真的吗?”

“是。”

少女淡淡笑了笑,黄昏中,酒馆里不时传来丝丝酒香。

“戴因,你愿意和我一起旅行吗?”

青年喑哑半晌,散下的金色碎发这挡住了湛蓝的瞳孔,似乎是在沉思。一时间,风中只有人们的交谈声和戴因衣摆飘动的声音。

“好。”

————

“我们就是在那个地方相遇的,”你撑着脑袋坐在床边,看着从层岩巨渊回来便昏迷的人,“你什么时候才醒啊?”

此时的“末光之剑”已经卸下了平日的苛刻警惕,眉角柔和,微闭着双眼,由着阳光从床脚挪到床头,又慢慢消失。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的眼罩下面究竟是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小声呢喃道,手却不由得握紧了被褥的一角,“醒来以后,我们一起去看稻妻的樱花吧。”

“嗯?”

夜中微寒,原本有些倦意的,你一下清醒,“醒了?”

“嗯。”

“戴因斯雷布!你知道我着急了多久吗?!”你有些哭腔了,“你从层岩巨渊一出来就开始意识不清楚,还……”

“有劳了。”

眼前的女孩儿眼中融了月光,声音因为激动甚至有些哽咽。荧记得太清楚了,那天刚和戴因勾肩搭背的爬出层岩巨渊,荧突然感觉到身上似乎添了许多重量。回头望去,戴因竟是昏迷了过去,一只手还捂着眼睛。

“戴因!”

平静的岩层中,你的一声惊呼如同霹雳一般炸裂,惊飞了崖壁边的鸟群。

“我醒了,旅途要继续了。”他欲要坐起身,你回过神来,又将他按了回去。

“你……?”多少有些诧异的。

“别动,我帮你净化诅咒。”

“不可!”戴因急忙制止了你的行为。

“那你就把上衣脱了让我看看,坎瑞亚的诅咒把你侵蚀成了什么样?”你用肯定的语气质问,“你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啊?”

她都知道了啊。戴因心里默默的想。

“净化的痛苦我已经找到了能帮你承受的载体,不必忧心,我有净化的能力。”

对上你犀利且坚定的眼神,戴因叹了口气,这女孩的执着可并非常人所能抵抗的过去的。

“罢了,你做便是。”

——

“你所说的载体……就是你自己?”戴因的愤怒不言而喻,若不是他正好晚上夜起听到你在房间低声啜泣,恐怕还要被瞒好久。

愤怒的来源不是被隐瞒……不,好像是的。

他痛恨自己,无能,还害了你。

所以,他只能给你一份温暖,告诉你你可以依靠他。

“戴因,我痛……”

圈在怀中的女孩小声地诉说着痛楚,仿佛是被按在疼痛的深渊中挣扎不出来,只得一遍一遍呼唤着爱人的名字。

“忍忍,忍忍……荧,对不起……”

昔日的末光之剑鲜少的露出了脆弱与怜悯,显了一种神性的温柔。下巴抵在你的发梢,一遍遍的回应着你。

坎瑞亚的罪与罚,为何要她来承担?

她只是一颗路过的星辰,怎应被诅咒所束缚之人留住?

他又如何配得上她给予的温暖?

但他也很贪恋。

战场上的血/腥,刀光剑影中的惊鸿一瞥,人民的呐喊,血红色的天,裂开的土地缝隙中流的是人民的血……

无法忘记。

是他的罪,与罚。

戴因也依然记得清楚,你是在被凯瑟琳告知寻人启事有消息后才来找他的。初见时,他在角落喝酒,沉默不语。常人觉得疏远冷漠的人,在你这里一下子冰融雪霁。

一个人走过开遍因提瓦特的草原,再提剑在500年前的大战里杀出一条血路,最后作为诅咒之人站在如今平和的七神国度……诸如此类,都是一个人的旅行。孤独太久,心早已麻木,只剩下要报仇的目标。

但是……

腐草生荧,枯木生花。

蒙德的酒馆里,戴因在看到你发间别的两朵故土的花时,他微微张开了嘴。

诧异?还是喜悦?

二者兼而有之。

——

“你瞒着我?”

“你知道我最讨厌被人欺骗。”

“……”

“戴因斯雷布,你真的很……特立独行啊。”

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他的眼底似乎跳动着火光。

“我只是,看不下去自己的旅伴受苦而已。”

“只是稍微自私了一点。”

……

“这就是你的理由?”

“是的。”

——

“不休息一会儿吗?”

“不必。”

“你受伤了。”

“……好吧。”

这次轮到你半搂着他的肩,让他将头靠在你的肩上。金发交错在一起。你看着他轻阖双目,周身的气息也缓和了下来。

他以前也做过梦吧?

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你惬意地眯起双眼,思绪不知道游到了哪去。

他那对清澈的蓝眸,曾看过多少山川大梦?才能在眼里种下星辰。

每每对上他的眼睛,你都觉得那眼中包含了太多情感。是曾经国破人亡无奈的悲愤,是诅咒侵蚀下的痛苦挣扎,是寻得一处静谧的安心,更是找到旅伴、找到归途的希冀。

你回忆起你们曾经在归离原立下的誓言:

“我是坎瑞亚的罪人,是背负不死诅咒的人,请你三思而后行。”

“戴因,在我眼里……”你抬头对上他的目光。

“你是在星空中种下星辰的人啊。”

他颔首,右手握拳抵在左胸胸口处,身体微微前倾。

“戴因斯雷布,领命。”

你低头看向他的面庞,苦痛的伤痕还纹在他的眼角眉梢,但眼中似乎填满了岁月静好。

所以说,戴因斯雷布,末光之剑……

在黎明破晓前,好好休息一下吧。




浮游水葷獸奶茶

作者| I am just feeding myself @loavesbread

「輕輕撫摸」

P6作者簡介與作者個人網站,轉載訊息請看作者個人網站第一條

P7是P5原圖

作者| I am just feeding myself @loavesbread

「輕輕撫摸」

P6作者簡介與作者個人網站,轉載訊息請看作者個人網站第一條

P7是P5原圖

谢婉清

(魈空)与你一同绘 8

     钟离的话如此明显,他分明就是不想让空这个外人破坏他们的相聚。


     空无所谓的把行李交给殷勤的管家。


     别墅里不是没有女仆或者男仆,但他们在没有得到命令后,是不会轻易做出不符合“规矩”的事,对于他们来说,“规矩”就是一切,甚至高于他们的性命。


     在无视戴因无声的求救,空甚至露出像恶作剧得逞一般笑容,对着亲爱的哥哥做...




     钟离的话如此明显,他分明就是不想让空这个外人破坏他们的相聚。




     空无所谓的把行李交给殷勤的管家。




     别墅里不是没有女仆或者男仆,但他们在没有得到命令后,是不会轻易做出不符合“规矩”的事,对于他们来说,“规矩”就是一切,甚至高于他们的性命。




     在无视戴因无声的求救,空甚至露出像恶作剧得逞一般笑容,对着亲爱的哥哥做着口型,大概是“加油”还有一些祝福的话。




     管家领着空上二楼,魈就默默的跟在身后,沉默不语,仿佛他才是那个外来者,与这个家格格不入。



     空的房间是在楼梯口左边的第二个房间,刚好魈的房间是在右边的第二个房间,意识到什么的魈略有些吃惊的看着管家,他不可能不会知道,他的房间对面就是我的房间,为什么?是故意还是巧合?




     还是说……我的感情暴露的如此明显?




     魈脸上阴晴不定,管家在让空进去看看房间的设置后,才小声又快速的说“这是钟离大人的意思。”魈的疑惑一下子没了踪影,没等魈干巴巴的再说些什么,管家就以他还需要布置戴因先生的房间为借口,匆匆离开了。




     魈在外面等了空五分钟。




     空在进入房间后,先是感叹了一下有钱人的生活,然后他用五秒钟的时间迅速观察了门口的动静,确保魈和那个管家不会进来后,空就开始快速并且仔细的调查房间里隐蔽的角落,以防万一房间里装着针孔摄像头和录音笔之类的东西。




     四分钟检查,一分钟思考把他的装备隐藏在这些家具里,钟离不是个傻子,如果他有什么心思,空可不想束手无策,乖乖任他处置。




     但空不能把魈一个人留在外面太久,他是个变数,谁也不知道魈是哪边的人,即使魈确实是钟离的养子。




     思考结束,空立刻从他的行李外的袋子里拿出一把折叠刀,放入他的裤子后腰带夹着,这样也不会轻易掉下来引起不必要的警觉,而且在特殊时候,他能很方便的拿出来使用。




     整理好衣服后,空又装成无事发生的样子,从房间里出来,便一眼就看到了魈,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在没有确定魈所属的阵营,这样的魈理所应当的引起了空的警觉,他是不是在门口偷听我的动静?是在确定什么的吗?他发现了什么?他应该不是单纯的人……




     虽然胡乱的猜想没有证据,空还是警惕一些比较好,因为死亡往往是在人不经意的一瞬间来临。




     一瞬间想通后,空又露出无措的表情,“魈,你是想带我看看这里吗?好啊,我特别想看看,属于你的天地是什么样子的!”对,让我看看你毫无防备暴露出的真实吧。





     “嗯……”如同老师给魈的评价,惜字如金的天才,他甚至不多说一句话。





     (空说,想看看属于我的天地,是……画室吗?)一想到那幅向日葵,魈的心脏跳动速度明显快了起来,像是隐藏的爱意被赤裸裸的展开。





     魈没有做太多动作,领着空来到了第五个房间,画室的门口,他从一旁的花盆底下,掏出一把小钥匙,对准锁孔,顺利插入,魈略冷的手掌握住把手,稍一使劲,只听见门处传来“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画室很大,里面的画更多,密密麻麻贴满了白色的墙壁。





     画很多……可是都是寂寞的黑白,空看得心一紧,下意识想从身后搂紧魈的腰,它们都在悲鸣,流着血的痛吼。





     那幅向日葵魈就摆在画室的正中央,它不同别的画一样,它有属于自己的颜色,金灿灿的,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





     空虽然控制住他想要抱魈的欲望,但他无法控制住自己走向那棵向日葵。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在抚摸那幅向日葵,抚摸它虚假的花瓣,抚摸它脆弱的躯体。





     空本来干燥的手指在抚摸那些向日葵后,竟然也变得湿润起来,好似向日葵流下了它的泪水。




     已经湿润的手指在来回摩擦那些颜料后,沾染上了别人的色彩。





     魈就这么在空的旁边看着他,头顶上的灯光打在空的周围,一瞬间,魈看到的不是凡人空,是误入人间的天使,柔光使得他看起来,温柔,悲伤,甚至有一丝爱在溢出。





     那一瞬间的时光,魈恨不得就在此时定格,手指蠢蠢欲动,想把他画下来,想画出更多的他,不一样的他……





     空转过头,他的眼角通红,在魈的注视下,他双手握起魈的手掌,无声的哭泣,滚烫的泪珠甚至要把魈的皮肤烫出属于他的图案,又好似在祈祷什么?




     魈没有忍住,他把空抱入怀中,温度通过衣服、皮肤滲入血液,另一个声音在耳边疯狂叫嚣“他必须属于我!”此时之前所有的烦躁都不见踪影。





     魈无声的重复,“他的一切必须属于我!”






     十几年的人生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平静终于被打破。





      空在魈的怀抱中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你就这么容易对我敞开心扉吗?


     


     另一边。





     等戴因气呼呼想回到房间,才突然发现他与空并不在一个房间。






     想起了是谁的主意后,戴因还是没法控制自己,爆粗了。







     这样一来,不管是钟离他半夜突袭,他甚至还不能拿空当挡箭牌防住钟离!还是想和空商量对策,只能在钟离眼皮子底下偷偷交换信息,可恶!






     第一局:戴因对钟离,戴因败。

               空对魈,空胜。






     没办法了,戴因只能先睡一觉,也不知道空跑哪里去了。





     床上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吸引了戴因戴注意,是一个龙形玩偶,金色的双角,棕色的身躯,以及浅黄色鬃尾,两颗圆滚滚的黑色大眼,看起来怪可爱的,戴因伸手抓了过来。





     捏起来也软乎乎的,即使戴因不是玩偶控,还是心动了,在检查了一番,没有奇怪的东西后,戴因换了睡衣就抱着它睡着了。





     熟睡到连钟离偷吻他的身体,戴因都完全不知道。




钟离在客厅里坐了一会,手里的那一杯茶已经反复被冲泡,喝进嘴里已经是淡然无味了。



      管家在一旁等待钟离新的命令,在观察到钟离的茶水已经不再有颜色后,他恭敬的向钟离询问是否需要再换新茶?



     钟离思考了一会,一般这个时候他都是三点才会去休息,倒不是因为失眠,这个时候,喜欢黑暗的怪物会踊跃而已,他只不过可以在这盛宴中偷取到某些美味的食物。



     钟离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12点了,想到戴因已经睡觉了,又有些回忆到以前他可爱的时候,想去看他的睡颜想法强烈起来,钟离就拒绝了管家继续换茶的意思。



     他站起身,看了一眼管家,管家也是能在钟离身边呆那么久的人,自然知道钟离的意思,要是这点眼色都没有,他应该就是钟离处理的一堆垃圾里的其中之一了。




      “我按照您的吩咐,安排好了,请大人放心。”管家低下头,恭恭敬敬的开口。




      钟离面无表情,“下去吧,今晚看着点愚人众那边,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



      把玩一下他的戒指“特别注意达达利亚,疯狗就是麻烦。”



     管家了然于心“是,大人。”




      “属下先行告退。”客厅重新安静下来。




       钟离不紧不慢的往楼上走,当他看到第五个房间还亮着灯的时候,脸色不悦。




      魈的身体情况,钟离知道很清楚,不过魈的心理情况钟离是不知道的,他工作繁忙,根本没空管他。




      但一想到魈在画室不睡觉,甚至自残,钟离很难没有怒火,他悄悄地来到门口处,往里面看,很快,两个身影堵住了他即将开口的话语。



      是空和魈在互相拥抱,如同恋人一般,拼命汲取属于对方的味道。




     钟离只是看了几眼,离开了画室门口。





      虽然钟离已经够小心翼翼,不过空还是发现了他的存在,等他离开后,空已经暗下决心,只是魈……抱歉了……




     等一切都结束后,如果你还爱着我这个凶手的话……我愿意将一切都奉献给你。




       戴因的房间被钟离安排在左边的第一个房间,正好也与钟离是对面。




     很难说,钟离这样的安排,在戴因或者空看来应该别有用心,但钟离没有那么单纯的目的。




    钟离来到戴因房间的门前,他甚至不用钥匙,只是轻轻摸一下门旁边的一个小方块,门就被打开了,甚至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钟离放轻脚步,即使地上铺着毛毯。




        戴因的睡颜在钟离的面前出现,钟离坐在床边,手指轻抚戴因的头发,柔软的发丝通过的皮肤传达至大脑,疲惫的内心甚至有一丝满足感。




       钟离拉开有暖意和戴因味道的被子,露出戴因因为熟睡毫无防备的身体。




      “我的至宝,你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了。”钟离亲吻戴因的身体,带有温度与湿气的唇。



      可惜戴因睡得像猪一样,根本察觉不了钟离的动作。




      钟离甚至在他的大腿处留下一个明显的痕迹,亲吻,舔弄,吸吮,绽放了红色的花。




       钟离满足了,在重新盖上被子后,他也慢慢退出去,回到了他的房间,也许是刚才的满足,让钟离很快就产生困意了。





         来日方长,我还有时间……享用你。





          晚安,我的宝贝。










关于一些话:


我还是没忍住更新了啊!


因为我突然有灵感了,不写它好浪费啊!


然后那个大改文,我先道歉一声


我本来打算星期四更我就发的,结果那一天有一个考试,很难,开卷都很难写的那种,然后我就没心情更了。


然后考试的时间确定下来了


我可能在考完一科之后就开始摸鱼行为了


考试临近的时候就很烦躁,今晚就是这样


阴间发文,对不起哈


实在是失眠了……


真的一直在想写文的事情,好想更新,好想空和魈贴贴


然后老师直接给我一锤子吃


(大更文可能会比较迟一些才能发出来,最近复习嘛……)


三洲蓝色
灰之海 kaimochi083...

灰之海

kaimochi0839,已授权请勿二转

灰之海

kaimochi0839,已授权请勿二转

人类一级保护废物

【原神乙女向】 不好!少主大人要被放逐到下界了!

oc预警,架空世界观(非提瓦特)

不走原神剧情。

男主戴因,温迪,钟离,魈,迪卢克,凯亚,神里绫人,达达利亚,荒泷一斗……还有谁提名一下?


  【在世界之树上,有着身为管理者的种族。


  外貌不但同人类并无二致,思维方式也与人类十分相近。


  相传,每一位管理者都有特殊之处......】


  “据说,每位管理者都能在其18岁那年觉醒特殊能力......那些能力非常强大,莫测。据说,那是他们依仗的本事,绝不会轻易告诉任何一个人,否则......”男子怀中抱着一个约莫十余岁的少女...


oc预警,架空世界观(非提瓦特)

不走原神剧情。

男主戴因,温迪,钟离,魈,迪卢克,凯亚,神里绫人,达达利亚,荒泷一斗……还有谁提名一下?




  【在世界之树上,有着身为管理者的种族。


  外貌不但同人类并无二致,思维方式也与人类十分相近。


  相传,每一位管理者都有特殊之处......】


  “据说,每位管理者都能在其18岁那年觉醒特殊能力......那些能力非常强大,莫测。据说,那是他们依仗的本事,绝不会轻易告诉任何一个人,否则......”男子怀中抱着一个约莫十余岁的少女,非常严肃的对着她讲故事。


  “哦?老爸,难道你要说我们一族其实就是那神秘强大的管理者?老爸你呢,就是管理者一族最厉害的族长,而身为你继承人的我天赋异禀,资质超凡。”你颇有兴致打断了父亲说的话,插嘴道“所以现在我终于要觉醒能力,维护世界和平了?”


  “想的倒美!”身为帮主的你父亲居然就这样敲你这位少帮主大人的头,“你老爸可没有那个资格和实力……还有,要叫我父亲大人,什么老爸老爸,没有教养。”


  你鄙视的看着面前这个不靠谱的男人。


  “有没有教养……还不是你教的!”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回想起那段往事。


  不过现在的你家老爸,已经全然脱去了那股市井气。


  大厅最高处正中央坐着的,是十足威严的帮派帮主。他的样貌俊朗,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了,却没有被岁月磨损出多少痕迹。明明久居高位,却没有被操劳折弯了腰,他就高高坐在那里,轻轻靠在那里,在场的人没有人敢窃窃私语。


  “「守」帮少主,诺守,跪下。”


  你并没有任何在意,轻飘飘的就这样跪在了人群的最前端,跪在了你“尊敬”的“父亲大人”的身前。


  这家伙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你也就陪他装装样子。


  “诺守,你可知罪?”


  “孩儿并不知自己何罪之有,请帮主大人指教。”


  “你目无帮法已久!”他重重的拍了椅子把手一下,将地都震了一阵,除了跪在地上的你以外,其他人都如同鹌鹑似的将头埋的更低。


  敲得好重,听起来好疼,你家老爸还真是豁出去了。


  这时候根本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你,还在这样想。


  “欺压帮众!”


  也许有?如果算的话。


  “不学无术!”


   早就会了学它干嘛。


  “不尊师长!”


  那个老师天天就知道叫你抄书,你惹不起难不成还躲不起吗?


  “现在更是酿下了大错!”


  ????


  你不解的抬起了头,却被他一记眼刀逼的又低了下来。 


  “我念在血脉亲情之上,本以为你会有所改变,一次次的给你机会,没想到你竟这般敢盗走「守」帮守之一脉的禁术!”


  他将一本你从未见过的书甩在了地上。


  书页在半空之中散开,你透过书页看到的是你家老爸那决绝的眼神。仅仅那一刹那,你捕捉到了他传递给你的信息。


  就在那纷起的书页之中。


  “作为惩罚,即日起,我将剥夺你少主之位!逐出帮派,不得呆在上界!”


  “我天守,即日起,没有你这个女儿。”


  众帮众都沉默不语,即使是最疼爱你的几位长老也不敢在暴怒威严的帮主面前开口,何况这时开口,本就是拂了帮主的面子,与他作对。


  只好私下再向帮主大人求情了,恐怕他是在一时气头上,毕竟少帮主是他最疼爱的,唯一的女儿。


  众长老这样想着,谁都没有开口。


  本以为气氛会这样沉默下去的你,正好配合着认罪,没想到一道声音打破了沉默。


  “少帮主尚且年幼,这样的惩罚未免有些过重。”


  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一处,你也不例外。


  戴因?


  你没想到站出来的会是他。


  “哦?目无章法,触碰到到了帮派的根本。”


  你老爸站起了身。


  “仅仅是驱逐出帮派,赶至下界的处罚,你也觉得重了么?”


  “我帮派的天才,仅仅就这点眼力见?”


  他走向前来,靠近帮众人群,靠近站在最前端的所有人,“才做了那么一段时间的少帮主护卫,就打算拼死拥护了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不是认真的?”


  “所有人都听好了,帮派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可以侵犯。我天守,今天的判决绝不会撤回。”他放出了威压,在场众人大气也不敢出。


  “戴因斯雷布,既然你这么拥护那位,「前少帮主」,就请你陪她一起到下界去吧!”


  说完,他看向你,似乎是在等你的回答。


  “孩儿知罪,孩儿愿接受判决。”












  个屁嘞!


  你在上界当少帮主当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就这样甘心嘛!


  “请音决”,这类法术适合探听情报,属于“守”之一脉的秘术,与“攻”之一脉的“纳音术”其实是一个东西,只是叫法不同。 


  但是说难听点,这招不过是用来偷听罢了。


  而将请音决用的出神入化的,守之一脉也就你一人而已。


  就连昆虫的脚步声也能听得清,只是需要耗费大量灵力。


  将请音决发动到最大,仅仅只在一个方位的声音,过滤掉你不想要的声音。


  你的父亲在写暗语。


  估计着笔画数,大致的方位,你猜测着暗语的内容。


  「奸细」


  「四,一,五,守?」


  这是啥奇怪的暗语,他不会真的以为你能搞懂吧?


  爬,那就当作是晚上四点十五分好了。


  你这样想着,还是默默的把暗语记了下来。











  虽然是罪人,但是还是给了你收拾东西的机会,你正打算将各种金银细软收拾进去,就被在一旁看守阻止了。


  “少……这位小姐,帮主大人吩咐过了,您犯了错,只能拿一些基础的生活用品而已……”他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我也只是遵守命令而已……”


  “我明白了!谢谢忘守大哥!”你抓住他的手,上下摇晃,看着另一边另外一位守卫,也抓住对方的手感谢着。


  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惊讶恍神的那一刹那,你就完成了掉包之术。


  贴身的空间秘法项链他们是搜不出来的,何况也不会有人会去搜你这位“前少帮主”大人的身子。


  不允许你接受任何人的帮助,也不允许你在守之界停留,就这样把你和戴因赶走了。












  “戴因,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其实你早就猜到了很多事情,毕竟你家老爸连续几个月都不太对劲。


  虽然当时你是调侃是不是想你从未见过面的老妈了。


  “……你的父亲,告诉了我很多事情。”


  你知道暗号吗?


  本来想这么问的,你却突然开不了口。


  “守之一脉的使命,不会就此断绝。”


  “???”戴因你突然说什么呢?


  “他从未将你驱逐,只是希望你能做你该做的事情罢了。”


  “???”


  “这是他的委托,所以我会守卫在你的身旁。”


  “哦~”不是很懂。


  “守之一脉,并非以传承为自豪,也曾断绝过许多次。但其确实是传承许久的帮派,在……”


  “停,我不想听你讲家族历史。”你眨眨眼,“父亲大人有东西要交给我吧?”


  虽然现在还没解开那个暗号,只知道可能帮派内又内奸,但是他不至于真的认为你仅靠那几个字就能做到与他心意相通吧?


  戴因斯雷布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封密函给你。





  


  这就对了。


  手中握着密函的你,并不打算就这样拆开来看,用灵力稍微感知了一下其中的内容后,你将其放入了空间秘法项链之中。


  而在戴因的视角,便是收入了怀中。


  你等着他问你原因,但是他却没有开口。


  看来,他也知道自己并不受待见,也许有人会为了守帮曾经的少主求情说话,但是绝不会有人为了以异姓生活在守帮的旁系族人说话。


  况且,连他是否是守之一脉的血统都存疑。


  你老爸居然把重要的秘密告诉了这个遭受帮内怀疑的“外族人”,而且还让他陪同你一起完成所谓的“使命”。


  必定有诈,这个人肯定有什么特别的,让父亲特别在意或者特别信任的。


  先前他只是你侍卫之中起眼又不起眼的一个。


  而现在,他是作为“同伴”还是暗语之中的,“奸细”呢?







  【彩蛋是密函内容,你家老父亲在你离开时候的内心戏】


  【隐藏结局是戴因和你老爸私下的……py交易?】



明天免费解锁隐藏结局

浮游水葷獸奶茶

作者かいもち @ kaimochi0839

「灰の海」

P2授權證明

作者かいもち @ kaimochi0839

「灰の海」

P2授權證明

浮游水葷獸奶茶

作者ยู มิ @AI_U_hellgate

「造孩子」

P4作者簡介

-

戴熒那張的原文案叫做「噩夢」

是夢喔

作者ยู มิ @AI_U_hellgate

「造孩子」

P4作者簡介

-

戴熒那張的原文案叫做「噩夢」

是夢喔

羽毛

一个灵感   还有一个二臂

一个灵感   还有一个二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