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戴次方

69浏览    1参与
李商隐你看得懂你写的诗吗?

戴次方。但我脑子就没清醒过

  #戴卡✘戴拿

#自行避雷谢谢

#私设戴拿脱离了飞鸟信的身体

#我就是想让良和飞鸟在一起怎么了?

#没有逻辑

​#大概就是社恐卡✘社牛拿

#总想写点审核会疯的东西


戴拿脱离了飞鸟信的身体。

曾经的青年如今已经有了些许白发,再跟他在宇宙之中穿梭,倒也有些不大合适了。​他想起,在地球上,有个深爱着飞鸟信的女子,还在等着他回去。为了他没有恋爱没有嫁人。

于是,在某一天,戴拿将飞鸟信送回了那个地球,送回了由美村良的身边。他在暗处看着。​

看着由美村良见到飞鸟信后眼神中的不可置信,飞鸟面对这个自己同样深爱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是良的一句“混蛋!”​打破了久别重逢的沉寂。她快步上前...

  #戴卡✘戴拿

#自行避雷谢谢

#私设戴拿脱离了飞鸟信的身体

#我就是想让良和飞鸟在一起怎么了?

#没有逻辑

​#大概就是社恐卡✘社牛拿

#总想写点审核会疯的东西


戴拿脱离了飞鸟信的身体。

曾经的青年如今已经有了些许白发,再跟他在宇宙之中穿梭,倒也有些不大合适了。​他想起,在地球上,有个深爱着飞鸟信的女子,还在等着他回去。为了他没有恋爱没有嫁人。

于是,在某一天,戴拿将飞鸟信送回了那个地球,送回了由美村良的身边。他在暗处看着。​

看着由美村良见到飞鸟信后眼神中的不可置信,飞鸟面对这个自己同样深爱的女人有些不知所措。是良的一句“混蛋!”​打破了久别重逢的沉寂。她快步上前去,抬手一拳打在了飞鸟信的脸上。然后一把抱住了他。

“你个混蛋!居然还知道回来!”​由美村良的声音带着些许哭腔,她为与飞鸟信的重逢感到喜悦,但她也委屈,等了他好久好久,她也想过飞鸟不会回来。但她……一直在等。

还好,离巢的鸟儿,终于……飞了回来。

飞鸟信抱着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慰道:“我回来了,你放心,我不会走了。”


戴拿在远处看着这一切,然后露出了笑容。他靠在一棵树上,树影给他这张俊美的脸庞添加了些许朦胧感。他看着飞鸟和良,不禁感叹。这或许就是破镜重圆吧,还好,两情相悦的两人。终于是在一起了。​

他离开了地球,在宇宙中飘荡,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但他似乎每次都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前往另一个宇宙。这次也一样,一切凭着感觉来。他到达了另一个时空。

但这次的运气似乎不太好,​一来就遇到了老朋友:斯菲亚生命体。

和被它们追杀的另一个奥特曼,华丽的光线撕裂着那些弱小的球体,戴拿并不想马上参战。但跟飞鸟待久了,真的会变成一个莽子,于是他加入了那场战斗。

那个奥特曼看到戴拿后吃了一惊,他似乎并不习惯合作或者作战时突然出现一个帮手,​这扰乱了他原本的节奏。于是,光线没有及时的放出,斯菲亚生命体齐齐的飞向了路过的贝蒙斯坦。戴拿对于万恶的斯菲亚融合兽再熟悉不过,也再讨厌不过,刚想冲上去给那个贝蒙斯坦一拳,却被另一个奥伸出的手臂拦住“别冲动!”

戴拿愣住​了,表示只是一只融合的贝蒙斯坦而已啦~于是扒开那个奥的手臂冲了上去,那个奥感叹于戴拿的莽撞(然后他就找了个想开局速通的人间体),但也不得不佩服他实力的强大。融合兽贝蒙斯坦很快就被戴拿消灭掉了。但也发生了他害怕的事情。那只贝蒙斯坦,是个母亲。果然,母亲死后,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了偏向幼体的贝蒙斯坦。

“他们该不会……都是那只的孩子,现在来报仇的吧?”​戴拿问,转头看向那个刚刚拦住自己的奥

“你跟我……我去!”​戴拿刚想说你跟我好像,但可惜只说出了一半,就没那个奥抓住手腕飞向了最近的那颗小行星。

刚刚才跟成群的斯菲亚交战过,现在再面对成群的贝蒙斯坦,那怎么想胜算都会小的离谱,所以先撤退是目前来看,最为明智的选择。

那颗行星并不适宜生命体久留,放眼望去一片荒凉,戴拿被那个奥给拉到了一块巨石后面。

“你现在的能量还能够缩小体型吗?”​

“不出意外的话,可以。”​

于是,那个奥跟戴拿缩小了体型​,戴拿刚想开口问你谁啊?为什么跟我这么像的时候,却被拽进了山洞,按在岩壁上捂住了嘴。『今天真是莫名其妙』戴拿这样想着,山洞外的动静慢慢减小。那个奥松了一口气,还不忘记吐槽一句

“幸好这种鸟智商不算高……”​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戴拿,对上目光的一瞬间,他愣住了,他本以为他跟戴拿似乎有些像是因为战斗的疲劳导致的幻视。但现在危机解除后,他有时间仔细打量戴拿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两个……真的好像。

“你是谁,为什么跟我……这么像?”​他有些疑惑,慢慢的将手缩回,刚放松下一些的身体突然又警惕了起来。复制品……还是?他这样想着。不禁握紧了拳头。

“你先把拳头松开,我没有恶意,你问我的问题,我也想问问你。”​戴拿看着面前和自己极度相似的奥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对他的过度警惕感到有些好笑,不过联想到他刚被斯菲亚追杀,就被贝蒙斯坦。倒也能够理解。

“我是戴卡,你呢?”​戴卡说了,松开了自己的拳头,的确,他在面前这个与自己相似的奥感受不到恶意。顶多是个莽夫。戴拿笑了笑,伸手像个前辈一样拍了拍戴卡的肩膀。

“戴卡是吗?就连名字都很像啊……我是戴拿。”​

“戴……拿?”​戴卡有些疑惑的复读了一遍对方的名字,双手下意识的伸向戴拿搭在他肩膀的那只手。于是『砰』戴拿被戴卡过肩摔了,要放以前,戴拿这个宇宙大莽夫估计已经开始暴躁了。但联想到这孩子刚刚紧张成那样,也就丢失了些许脾气,至少略显慵懒的坐好靠在岩壁上。示意戴卡在他旁边坐下。

“你说你这么警惕干什么啊?”​

戴卡在他旁边坐下,明显的有些尴尬。还是过度警惕了啊,​他不自觉又靠近了一些戴拿。低下了头,有些艰难的开口道:

“抱……抱歉……”​

那声音小到让戴拿以为自己幻听了,又在脑内复盘了几遍,才确认了他这是在跟自己道歉。​

戴拿点了点头,表示没事,然后叹了口气问道:

“你说你为什么和我那么像?相似的相貌,相同的名字,相同的对手……”​

“不知道,但,戴拿,你是来自另一个时空对吧?”​

戴拿略显惊讶的​对他露出了标志性的大拇指。

“对啊,另一个时空,我在我那个时空跟斯菲亚母体决战后,就一直在不同的时空穿梭,不过……想不到这里也有斯菲亚这种生物啊。”​

“信息量似乎……有点大。”​

“没事,慢慢消化吧。”​

山洞外的动静止息,戴卡觉得,应该已经安全了​吧,于是走到洞口探出了头,嗯。都走了。

于是他跟戴拿走了出去,恢复了原先的体型,然后天空中就是黑压压的一片。

用戴拿的话说就说:我永远忘不了那天,天上都是贝蒙斯坦,我寻思着……应该是七大姑八大姨家的鸟都来了​吧。

总是,是被贝蒙斯坦包围了

“说实话我只被斯菲亚包围过……”​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别冲动……”​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那你说怎么办?”​

“先想办法杀出去再说吧。”​

​包围圈最内部的贝蒙斯坦都是幼体,处理起来还算是轻松,但戴卡却在战斗中突然分神,戴拿他……好像有意配合着他的节奏?毕竟还是个年轻的战士,容易分神很正常。而这一分神就会失去原本的节奏。这场战斗也开始变得吃力起来。

“戴拿!你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戴卡突然回头问道

戴拿这才意识到,在这个星球,行动起来能量消耗的异常快,比在地球还快,他看向德凯,在此之前已经有过严重体力消耗的他​,此刻能量指示灯已经开始闪烁。

“再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可就麻烦大了!”​


于是,戴拿抓着戴卡的胳膊,就这样莽出了包围圈​。飞离了这个星球。戴拿真的很佩服贝蒙斯坦的执念,一直穷追不舍,无奈之下只好又降落在一颗小行星,不幸的是,进入大气层的时候戴卡被领头的那只击中了。


戴拿是真的没有一天被迫两次缩小体型两次躲进山洞,第二次还因为戴卡太过着急将他甩到了岩壁上。戴卡用光线导致了洞口的坍塌,不过对于奥特曼来讲,想出去并不难。但愿那群鸟不会发现这里​。


“你甩我的时候就不能轻点?我看,那群鸟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你的伤口还好吗?,”​戴拿摆烂似的靠在岩壁上,看向一旁手臂出还在溢出金色粒子,能量指示灯断断续续闪红光的戴卡。戴卡安静的坐在那里,将目光转向了戴拿。他有些不理解,不理解为什么面对这个长相与自己相似的奥会不自觉的面部发烫,会对他特别在意,战斗中也想去跟着他的节奏(虽然一直是戴拿在配合戴卡就是了)真的好奇怪,明明不喜欢跟其他生物有过多的接触……

“戴卡?”​

“我……我在!”​

当戴卡回过神来的时候,戴拿的手已经放上了他的手臂,他能够感觉到,能量正在一点点的回复,伤口也开始愈合。治疗光线吗?光线闪烁的光芒格外温和,​他望着戴拿的脸,心跳不自觉的加快。这个洞穴本就阴暗,他又不知道回应戴拿的呼唤后该如何继续说下去,只能听着他因为释放治愈光线而逐渐变得急促的喘息声,看着那被暖黄色的光芒所映衬的脸。

这个气氛过于暧昧了

戴卡的手不自觉的抚摸起了戴拿的脸,戴拿有些疑惑,手上的治愈光线也停了下来。

“戴卡?怎么了吗?”​

然而戴卡并没有回应他,而是突然捏住他的下巴吻了上去,戴拿还没有反应过来,戴卡却得寸进尺的开始探入口腔,占据戴拿口腔内的每一寸领地。而戴拿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只能乖巧的让戴卡亲吻。

直至戴拿开始换不过气。​才费力的将戴卡推开。银白色的丝线在洞穴中变得不可看见全貌,但因能量指示灯所显示出来的些许部分,却显得格外耀眼。

隐约中,戴卡看见了戴拿涨红的脸,他讲右臂的小臂挡在嘴前,胸口因过快的喘气起伏极大。戴拿似乎想要骂他一句,但却至少眼神有些凶狠的看着他

这种气氛……真是诡异

【接下来的片段由于少儿不宜,由于审核可能不给过。所以不放】​

不知道过了多久,恢复理智的戴卡将戴拿抱在怀里,等待他睡醒。

醒来之后的戴拿也没说什么,拉着戴卡的手离开了这颗小行星。并感叹一句“那群鸟终于走了。”​




两个生草的小脑洞:

1:

迪迦见到戴拿后很疑惑他为什么扶着腰,所以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我……被一个叫戴卡的奥,给上了……”​

迪迦差点整个人都黑了。


2:​

戴拿过了一段时间后再见到戴卡,戴卡却给他递了一包宇宙煎饼。​

“我想死你了,比想念煎饼还要想你”​

“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