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戴沐白奥斯卡

333浏览    8参与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26)

  “头,上面怎么说?”

  “回去吧,上面说不用管了。”

  “是。”

  黑暗中,几个黑衣人窃窃私语,话毕,就此消失。

  而史莱克学院里的戴沐白,仍躺在床上睁眼等候命运的宣判。

  可能是因为太安静了吧,安静到寂静的夜中,戴沐白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和奥斯卡的心跳,逐渐同化。

  就在这玄而又玄的状态中,戴沐白突破了。

  戴沐白脸色一变,糟了!

  他试着压制,但是这次的突破水到渠成,并不是他想压就压的。

  戴沐白坐起来,脸色难看的看了一眼奥斯卡,他攥起拳头,手背上是可怖的青筋,该死的,怎么偏偏就是现在!

  戴沐白体内横冲直撞的魂力不容他纠结,戴沐白心中哀叹,可能这就......

  “头,上面怎么说?”

  “回去吧,上面说不用管了。”

  “是。”

  黑暗中,几个黑衣人窃窃私语,话毕,就此消失。

  而史莱克学院里的戴沐白,仍躺在床上睁眼等候命运的宣判。

  可能是因为太安静了吧,安静到寂静的夜中,戴沐白甚至都能感觉到他和奥斯卡的心跳,逐渐同化。

  就在这玄而又玄的状态中,戴沐白突破了。

  戴沐白脸色一变,糟了!

  他试着压制,但是这次的突破水到渠成,并不是他想压就压的。

  戴沐白坐起来,脸色难看的看了一眼奥斯卡,他攥起拳头,手背上是可怖的青筋,该死的,怎么偏偏就是现在!

  戴沐白体内横冲直撞的魂力不容他纠结,戴沐白心中哀叹,可能这就是他的命吧。

  “醒醒,醒醒。”戴沐白推了推奥斯卡,奥斯卡揉了揉眼睛,翻个身想要继续睡。

  “奥斯卡,我要突破了。”戴沐白锲而不舍的推他,浑身大汗淋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要赶紧把奥斯卡叫起来,让他走,不能连累了他。

  戴沐白心想,他可真是个矛盾的人,其实哪怕他清醒的时候,追杀他的那些人来了他也是打不过他们的,当时也没想着放奥斯卡走,现在倒是良心发现,知道让奥斯卡先走了。

  “啊?”奥斯卡猛的坐起来,“你你你、你要突破了!”

  戴沐白点点头,看他已经醒了,盘腿五心朝天,“你今天先去跟马红俊挤一挤吧。”

  戴沐白说完就陷入黑暗,身体周边是他溢出的魂力。

  奥斯卡愣了愣,抱着枕头往后坐了坐,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哦,我守着你。”

  戴沐白没听见,他最后想的是,这次可真真是凭运气了,看看他的“好哥哥”会不会对他赶尽杀绝。

  等戴沐白再次有了意识,是感觉到耳后有一道呼吸声,他浑身乏力,不过当看到眼前仍是熟悉的东西时,瞳孔骤缩,指尖微颤。

  “……”戴沐白张了张嘴,喉间干涩,他使劲眨了眨眼,生怕眼前一切都是错觉。

  他,这算不算……

  逃过去了?

  “呼—呼—”

  很快,戴沐白就没有时间伤春悲秋了,因为他背上还趴着一个小孩睡的正香呢。

  戴沐白:“奥斯卡?”

  戴沐白:“……”

  戴沐白小心翼翼的反手扶住奥斯卡,慢慢的扭过去,然后把奥斯卡放在一边躺好。

  奥斯卡在床上咕涌一下,然后继续睡的更香。

  戴沐白眸中神色莫测,他知道,奥斯卡守了他一夜,虽然最后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你这个兄弟,我认了。”戴沐白“深情”的看着奥斯卡半天,蹦出来这么一句。

  不过这些奥斯卡都不清楚,他现在睡的可香了,毕竟这床铺这么舒服。

  .

  .

  .

  这个基本上算是坑了,因为后面的剧情我有一些想法,但是又没有热情,就导致我写出来的拖拖拉拉,一直进入不了正题。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25)

  正准备收手的戴沐白一愣,于是又挤一点药膏,抹匀在手心,反手去够。

  只是手心的药膏都要蹭掉完了,戴沐白也没碰到那块地方。

  奥斯卡叹口气,明明都说着在往左下方一点就好了,这怎么还往反反向拐啊!

  戴沐白心中一窘,直言道:“算了,那一点不用管了。”

  “不行。”奥斯卡摆手反驳道,他可是经历过的,别看这些小红点子不疼也不痒,没什么存在感。

  但是如果不管它,它就会持续恶化,变硬,在严重一点,里面还会有小脓包。

  奥斯卡干脆接过戴沐白手中的药膏,说道:“我给你抹吧。”

  “…好。”戴沐白愣了一下,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拿块方巾擦了擦手,不管了,让他来。

  奥斯卡挤...

  正准备收手的戴沐白一愣,于是又挤一点药膏,抹匀在手心,反手去够。

  只是手心的药膏都要蹭掉完了,戴沐白也没碰到那块地方。

  奥斯卡叹口气,明明都说着在往左下方一点就好了,这怎么还往反反向拐啊!

  戴沐白心中一窘,直言道:“算了,那一点不用管了。”

  “不行。”奥斯卡摆手反驳道,他可是经历过的,别看这些小红点子不疼也不痒,没什么存在感。

  但是如果不管它,它就会持续恶化,变硬,在严重一点,里面还会有小脓包。

  奥斯卡干脆接过戴沐白手中的药膏,说道:“我给你抹吧。”

  “…好。”戴沐白愣了一下,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拿块方巾擦了擦手,不管了,让他来。

  奥斯卡挤一坨药膏在指尖,然后也不在手心抹匀,直接就糊在戴沐白左侧肩胛骨下面的地方。

  刚才药膏都在手心里暖热了,倒也没感觉这么凉,现在不经意间就被猛的冰了一下,弄的戴沐白浑身一颤。

  背对着的戴沐白并没有看到在身后偷笑的奥斯卡,奥斯卡能说他是故意的嘛!肯定不会。

  不过这个药膏凉凉的也正常,因为里面加的有冰晶薄荷,冰晶薄荷既能降温,还能解毒透疹,算得上是这管药膏的主材了。

  戴沐白轻咬腔内嫩肉,感觉奥斯卡收回手,终于松口气,结果心才放进肚子里,又猛的悬在半空中。

  原来是奥斯卡又挤了一坨药抹在了右侧的肩胛骨下面。

  戴沐白不自在的动了动,他就纳了闷了,在这之前,也不是没有医生或者宫仆给他抹过药,但是哪一个都没有像现在一样痒痒的。

  奥斯卡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他指腹在戴沐白背上一点一点打圈转的涂抹,好让药膏吸收。

  奥斯卡手上的药膏,不光抹到有红点子的地方,还往外侧稍微抹一点。

  省得旁边的没发出来,又没抹药,回头恶化了就不好了。

  “好了!”奥斯卡拍了他一下,然后把盖子拧上,搓搓手上的药膏。

  戴沐白回头,悠悠的瞅了这小孩一眼,心里在想什么,他人无从得知。

  戴沐白换上睡衣,下去解了床尾处床帐子上的绳结,然后坐在床边,随手拽了一下床头边的绳结,低声道:“睡吧。”

  奥斯卡平躺在床上,双手放在一起一伏的小肚子上,乖巧应好。

  随着遮光的布帘落下,这一处地方竟无端的显得有些狭小,伸手不见五指。

  戴沐白吐出一口气,黑暗中,虎眸精神奕奕,没有一点困顿的意思。

  奥斯卡翻个身,自认为小动作的用脸蹭了蹭丝滑的床单,眯起的眼睛和那动作,说是一只慵懒的大猫一点都不为过。

  戴沐白侧头,看着那小小一团,心里蓦地一软,薄唇微抿,心中那不为人知的谋划,让他莫名的歉疚。

  果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从一开始提出出去那一刻心中就有预谋,他大张旗鼓的带着奥斯卡和马红俊在索托城逛游,就是为了试探那些人。

  他明目张胆的出现,就是先看一下他那个好大哥是什么想法。

  是趁机斩草除根,还是让他在这自生自灭?

  这些他一定是要搞清楚的,而今晚,就是揭晓答案的时候。

  领队的人他知道,是个多疑谨慎的,如果他们要对他下狠手,那这屋里两个呼吸声就会让他怀疑,而他,就有了防备的时间。

  如果,大哥对他的轻视,让他放逐自流,那身边这天赋异禀的小孩,以后就是他复起的班底。

  时间一长,戴沐白也逐渐适应了黑暗,他侧过身,似打发时间一样,无声观察身旁的小孩。

  .

  .

  .

  周更进度:7/7。

  完美结束!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24)

  戴沐白转一圈,发现奥斯卡把那个大水袋放到书桌旁,只是他一拎,里面已经没有水了,他们两个今天并没有添水。

  “小奥,这个,怎么弄?”

  “啊?哦哦。”奥斯卡闻声看去,像是终于找着事干了一样,“我去接水吧。”

  戴沐白躲过奥斯卡伸来的手,“我们一起去吧。”

  “……好。”奥斯卡应了,然后拎着小桶,跟在他身后。

  奥斯卡这一会也不知道在尴尬什么,跟在戴沐白身后,头一直低着。

  可能是因为奥斯卡觉得自己沾了他便宜的缘故吧,虽然他平时没少说,身边有大腿了一定会抱,有便宜不占是傻蛋。

  但是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发现心情根本就不一样,而且明明在这之前,他在戴沐白跟前还是大大方...

  戴沐白转一圈,发现奥斯卡把那个大水袋放到书桌旁,只是他一拎,里面已经没有水了,他们两个今天并没有添水。

  “小奥,这个,怎么弄?”

  “啊?哦哦。”奥斯卡闻声看去,像是终于找着事干了一样,“我去接水吧。”

  戴沐白躲过奥斯卡伸来的手,“我们一起去吧。”

  “……好。”奥斯卡应了,然后拎着小桶,跟在他身后。

  奥斯卡这一会也不知道在尴尬什么,跟在戴沐白身后,头一直低着。

  可能是因为奥斯卡觉得自己沾了他便宜的缘故吧,虽然他平时没少说,身边有大腿了一定会抱,有便宜不占是傻蛋。

  但是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发现心情根本就不一样,而且明明在这之前,他在戴沐白跟前还是大大方方的,甚至戴沐白还要感谢他。

  因为他有恩于他,他把晕倒的戴沐白弄回来,他给吃,给喝,还给药,尽心尽力的帮忙。

  而现在,奥斯卡往戴沐白身边一站,只觉得自己矮他一头。

  奥斯卡叹口气,算了,既然这样,戴沐白以后就是他老大,他就是戴沐白的狗腿子小弟。

  奥斯卡在戴沐白身后握拳暗暗想到,不然还能怎么着?

  再多的他也没有,而且,说点不要脸皮的,这些又不是自己主动要的,而是他自愿给的。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偏偏现实中奥斯卡丧着脸,但是好处他享了啊!

  “小奥?小奥?”前面的戴沐白站定,他走到一半想起来,他不知道去哪打水啊!

  “啊?咳,咋了?”奥斯卡会过神,摸摸鼻子问道。

  “去哪打水?”戴沐白提了提手里的水袋,示意道。

  “厨房。”奥斯卡说着,揪揪耳边的发丝,自言自语道:“不知道老师走之前也没有给我留水。”

  戴沐白侧脸,看了这奥斯卡几眼,心道,还真是个小孩,他老师宠他的那个架势,亲儿子估计也就这样了。

  奥斯卡心里想的多,偏偏年龄还小,脸上眼神都藏不住,戴沐白在那种环境下长大,自然不是真的不知人性的傻小子,这两天的相处,他把这小孩的性子摸的透透的。

  对于奥斯卡这有点纠结的情绪,戴沐白也不理会,他不会去上赶着安慰他,奥斯卡有这种情绪最好,这样以后才能为他做事。

  如果这件事换了那个小胖子,戴沐白可就不会这样想了。

  毕竟,给奥斯卡是施恩,给马红俊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风声虫鸣中,两人俱是沉默,各想各的事情。

  进了厨房一块,邵鑫老师果然给他留了水,打完水,两人安静的回去,安静的洗漱。

  睡觉前,戴沐白摸摸自己脖子,不知道上面的红点子有没有消下去,就人奥斯卡给他看一下。

  奥斯卡在烛火跳动的光芒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临了,还上手摸了摸,看有没有结硬块。

  戴沐白被奥斯卡凉凉的指尖,不打招呼的在肩背上指指点点,登时僵住了,反应过来就要躲。

  恰好奥斯卡收回手说道:“还有,不过看情况好一点了。”

  戴沐白木着脸点点头,心里松口气,从床头柜抽屉了拿出昨晚奥斯卡给的那只药,挤一点,涂到手心抹匀,反手糊到背上。

  “下面,对,在往下一点。”盘腿坐在里面的奥斯卡一直看着,戴沐白肩胛骨下面还有一点红点子,但是看他抹了好几遍,都没抹上,终是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

  .

  周更进度:6/7。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23)

  “这!”戴沐白看见粉色的一瞬间先是皱眉,然后仔细一看,大吃一惊。

  “卧槽!”马红俊一个趔趄,惊呆了,眼角余光瞥见奥斯卡踮起脚尖要溜,赶紧扑过去,反悔了。

  马红俊:“兄弟,你真行!”

  奥斯卡:“起开,我收拾东西去。”

  两人拌嘴两句,然后奥斯卡和马红俊在走廊里又打起来了,额,说打架也不太具体,应该说实在乱着玩。

  屋里面的戴沐白黑着脸,看着一半的女款生活用品皱眉,语气沉沉,“这什么情况?”

  只是跑个腿的工人摸不着头脑,什么这什么情况?

  戴沐白仔细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付钱的时候他也没仔细看,他这边收完单据,那边老板就把东西给他装在一个箱子里,也没检查...

  “这!”戴沐白看见粉色的一瞬间先是皱眉,然后仔细一看,大吃一惊。

  “卧槽!”马红俊一个趔趄,惊呆了,眼角余光瞥见奥斯卡踮起脚尖要溜,赶紧扑过去,反悔了。

  马红俊:“兄弟,你真行!”

  奥斯卡:“起开,我收拾东西去。”

  两人拌嘴两句,然后奥斯卡和马红俊在走廊里又打起来了,额,说打架也不太具体,应该说实在乱着玩。

  屋里面的戴沐白黑着脸,看着一半的女款生活用品皱眉,语气沉沉,“这什么情况?”

  只是跑个腿的工人摸不着头脑,什么这什么情况?

  戴沐白仔细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付钱的时候他也没仔细看,他这边收完单据,那边老板就把东西给他装在一个箱子里,也没检查,然后就抱回了这么一堆,玩意儿……

  戴沐白:“……”

  后面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只知道戴沐白的钞能力肯定派上用场了。

  晚饭是邵鑫老师掌厨,毕竟也就邵鑫老师的手艺好一点,吃完饭后,三个小孩该去哪玩就哪玩,锅碗还轮不到他们刷。

  老师们倒是对戴沐白表示好奇和看好,不过他们仨小孩做一桌吃饭,大人做一桌,话也说不到一块,因此,中间也没说几句话。

  出了餐厅,马红俊伸个懒腰,邀请奥斯卡和戴沐白一起去河里洗澡。

  奥斯卡丑拒,那个河里的水脏的要死,去玩他也嫌弃。

  戴沐白本来还有点好奇呢,不过看奥斯卡这么嫌弃,于是未作声,先观望一下。

  “不是吧!你还纠结着呢!”马红俊张大嘴,对于奥斯卡的爱干净又刷新一下。

  奥斯卡木着脸,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那是胖子也看见了,怎么还能这么毫无芥蒂的过去。

  “哎呀行了,不就是发现了一窝水蛇和垃圾嘛!”

  奥斯卡脸色一变,马红俊一提,他脑海中就不自觉的浮现起那时的画面,而后便是反胃想吐。

  “你闭嘴,信不信我吐你一脸!”

  “行行行,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回去睡觉吧!”马红俊摆摆手,算了,自家兄弟,介意就介意吧!

  回去的路上奥斯卡不想讲话,马红俊也没了叭叭叭的劲,戴沐白也不是多话的人,因此,一路安静的回了宿舍。

  很快奥斯卡的心情就被一种名为别扭的感觉占据上风,他跟着戴沐白走进他那个没窗户的宿舍,看了一眼里面大变样的东西,站在门口,有点畏手畏脚。

  戴沐白回头,“怎么了?”

  奥斯卡不答,戴沐白拉他,“进来啊!”

  戴沐白说着,把他摁到沙发上坐下,然后一个小桌子拉过来,然后把昨天晚上和今天放进储物魂导器中的东西弄出来。

  “这……”奥斯卡看看东西,又看看戴沐白。

  “你先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该挂的挂,该放的放。”戴沐白边说,边检查一下魂导器,确定里面没有了,又道:“收拾好在熟悉一下东西,然后过来帮忙。”

  “…哦。”奥斯卡把他的衣服叠好,拉开柜门,放在戴沐白给他留的地方,然后把他平时自己捣鼓的一些小东小西,该放桌子上的放桌子,该放床头柜的放床头柜。

  奥斯卡的东西没多少,再加上干活麻利,等戴沐白才把床帐子的四个角收到,他就已经弄好了。

  戴沐白把床垫子摆放好,看着奥斯卡弄完,就招手喊他过来。

  两人开始铺被子,一层被子,一层床单,然后开始套被罩,抻平,然后各套各的枕套。

  全部弄完后,基本上就没啥事了,戴沐白左右转转,边看边点头,奥斯卡坐在床边,浑身刺挠。

  奥斯卡: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戴沐白一个新来的更应该坐立不安,但现在坐立不安的怎么变成了他?

  .

  .

  感觉这一天天的更新,保量不保质啊[捂脸]

  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玩意!

  .

  .

  周更进度:5/7。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22)

  “奥斯卡~咱俩就换换呗~”马红俊双手抱拳放在胸口,屁股扭啊扭,眨巴着“卡姿兰”的大眼睛,忽扇忽扇的放电,试图让奥斯卡同意。

  奥斯卡捂着胸口,想yue。

  “滚!”奥斯卡摁着马红俊的头,拒绝贴贴。

  “不嘛不嘛~”马红俊要是那么容易放弃,就不叫马红俊了。

  引起此事发生的罪魁祸首就是戴沐白,而戴沐白现在正在忙。

  忙什么?

  忙着搞装修。

  “这边这边,偏了,在往右边来一点。”戴沐白皱着眉头,语气稍微有点不耐烦,“诶对,这样就可以。”

  工人们擦擦汗,这龟毛少爷也太难伺候了,要不是他给的金币顶他们跑送十趟的费用,早就撂担子不干了。

  “慢一点,衣柜靠着床...

  “奥斯卡~咱俩就换换呗~”马红俊双手抱拳放在胸口,屁股扭啊扭,眨巴着“卡姿兰”的大眼睛,忽扇忽扇的放电,试图让奥斯卡同意。

  奥斯卡捂着胸口,想yue。

  “滚!”奥斯卡摁着马红俊的头,拒绝贴贴。

  “不嘛不嘛~”马红俊要是那么容易放弃,就不叫马红俊了。

  引起此事发生的罪魁祸首就是戴沐白,而戴沐白现在正在忙。

  忙什么?

  忙着搞装修。

  “这边这边,偏了,在往右边来一点。”戴沐白皱着眉头,语气稍微有点不耐烦,“诶对,这样就可以。”

  工人们擦擦汗,这龟毛少爷也太难伺候了,要不是他给的金币顶他们跑送十趟的费用,早就撂担子不干了。

  “慢一点,衣柜靠着床脚,贴近一点。”工人依着戴沐白的要求放好后,戴沐白就像刚才一样,仔细的检查一遍,才进行下一步。

  “好,对,就是这个地方。”随着戴沐白的话音落下,就听见似电钻一样的嗡嗡声。

  四个孔全部钻好后,就开始挂床帐子,很厚,一看就知道特别遮光。

  床,衣柜,还有大书桌,这些大件弄好之后剩下的一些床头柜,单人沙发就很好摆放了。

  工人们搓着手提心吊胆的看着戴沐白检查一遍又一遍,直到戴沐白点头,心才算是放进了肚子。

  “好了,你们回去吧。”戴沐白摆摆手,脸色总算好一点了。

  虽然这些工人不如他那些宫仆,但架不住今时不同往日,做成这样就不错了。

  工人们松一口气,跟又一批来送东西的人走个碰头,不过他们东西也没多少,包装还林林散散的,估计都是一些小物件。

  “卧槽!”马红俊趴在窗户上看着,眼冒桃心,恨不得直接跟戴沐白说你可以出去了,现在这里是我的宿舍了。

  不过他不敢,于是他只能继续去磨奥斯卡,他俩换一换。

  “……”奥斯卡现在心里乱的很,根本就不想和马红俊缠磨,他一直在想,戴沐白这小子什么意思?

  把他宿舍里的所有东西都挪出来,让人打扫之后就开始搬东西,把地方占的满满的。

  奥斯卡纳闷,这是鸠占鹊巢?

  也不对啊!旁边那么多空宿舍,虽然脏了点,但是打扫打扫不比他这个强,他这个的窗户到现在还是没玻璃,不挡风不遮雨的。

  直到送货的人开始拆包装,东西都是一对一对的。

  奥斯卡先是松了一口气,其他的想法还未浮现,定睛一看,看清楚那些一对对的东西后,就是一阵窒息的感觉。

  要死了!这都是什么鬼!

  小女孩用的都没这么粉嫩。

  “好!”

  “蛤?”马红俊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就是一蹦三尺高,然后一个猛子扑过去,给了奥斯卡一个大大的拥抱。

  “奥斯卡,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马红俊热泪盈眶,好兄弟啊!

  奥斯卡点点头,嗯,你也是我最好的兄弟。

  不怪奥斯卡对于这些粉粉嫩嫩的东西这么应激,而是小时候被那些碎嘴子的大妈调侃惯了,甚至过分一点的还上手给他扎个小揪揪。

  因此,在马红俊还没进史莱克的时候,奥斯卡哪怕在小树林里窝着,也不愿意出去,不愿意面对那些闲的什么事都拿出来叨叨的大妈。

  也不愿意听他们讲的东家长李家短,也不愿意听她们讲自己是孤儿,是被捡过来的,是没少爷命一身少爷病的穷小子,是生错性别的男孩……

  .

  .

  周更进度:4/7。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21)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戴沐白的虎眸一扫,也不细看,单手指指点点,“我要了。”

  “!!!”导购员都要昏过去了,一副西子捧心状,磕磕巴巴道:“先先生,您、确定?”

  而戴沐白给出的回应,就是甩出一张卡,直接付钱。

  导购员卑躬屈膝的接过,然后屁颠儿屁颠儿的去刷卡,导购员心里的土拨鼠在尖叫,我的天哪!今天走大运了!

  他这个月的提成,稳了!

  戴沐白倚在柜台旁,看着他计算结账,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这配送上门吗?”

  导购员计算的满头大汗,他是上个月才来的,有好多价钱都不太清楚,计算的时候还要查一下。

  所以戴沐白问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回道,“不包的哦~先生。”...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戴沐白的虎眸一扫,也不细看,单手指指点点,“我要了。”

  “!!!”导购员都要昏过去了,一副西子捧心状,磕磕巴巴道:“先先生,您、确定?”

  而戴沐白给出的回应,就是甩出一张卡,直接付钱。

  导购员卑躬屈膝的接过,然后屁颠儿屁颠儿的去刷卡,导购员心里的土拨鼠在尖叫,我的天哪!今天走大运了!

  他这个月的提成,稳了!

  戴沐白倚在柜台旁,看着他计算结账,忽然想起一件事,“你们这配送上门吗?”

  导购员计算的满头大汗,他是上个月才来的,有好多价钱都不太清楚,计算的时候还要查一下。

  所以戴沐白问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回道,“不包的哦~先生。”

  不过导购员说完这句话就立马抬头,然后在戴沐白脸色变之前,又补了一句,“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可以破例一次哟~”

  戴沐白闻言,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导购员看戴沐白脸色变好,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么多的提成,他哪怕就是自掏腰包,也要给他,送货上门!

  而旁边几个导购员嫉妒的眼都红了,本来戴沐白进店的时候,他们几个觉得这小孩穿的,一看就是有钱的主。

  不过她们这是卖家具的,小屁孩估计也做不了主,就是能做主,又能买多少呢?

  所以他们聊天的聊天,嗑瓜子的嗑瓜子。

  只有这个新来的迎上去,结果竟然成了这么大一个单!

  看到他们心里呕的要吐血,所以他们故意不帮忙,就看着那个新来的手忙脚乱。

  等这个小孩不耐烦之后,他们再去帮忙,到时候,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分些提成。

  奈何戴沐白有的是时间,他坐在沙发上,一点也不急。

  戴沐白杵着下巴,思维焕发的想着,他们那个宿舍屁大点的地方,买这么多东西,回头要怎么摆?

  要不然,把旁边的墙打通算了?

  反正也没几个学生。

  可能戴沐白都没有意识到,他陷入了一个思维怪圈。

  既然嫌宿舍小,为什么还要跟奥斯卡住在一起,而不是搬出去住?

  还有就是,戴沐白想着奥斯卡那个床太破烂了,晚上一动就嘎吱嘎吱响,所以说要换个新的“双人床”。

  就、虽然,但是。

  宿舍是两人制的,就是说一个宿舍住俩人,但是并没有说俩人必须睡一张床上!

  现在那张床能正好睡下你们两个,是因为现在你们两个都是小孩。

  那张床就是一张单人床,一张成年男子的单人床!

  不过看样子,目前的戴沐白是意识不到这件事情了,因为他在家具店留完地址之后,又开始去逛生活用品区了。

  不过生活用品区没有导购,基本上是自己想买什么自己拿,而戴沐白不知道需要什么,于是他给了小费,让别人帮他选。

  选出两人份的日常生活用品。

  被戴沐白选中的人是一个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大妈,因为需要的种类太多,区域逛的越多。

  因此戴沐白只要求了两点,第一个就是要最好的,第二个就是宁愿买多,不可漏买。

  然后戴沐白就说,你先挑,我去旁边逛逛,等过一个小时之后我再来。

  大妈欣然同意,毕竟小费可观。

  只是,在挑选的时候,也不知道戴沐白长得成熟,还是大妈最近家里娶儿媳妇的缘故,挑的生活用品就是一男一女用的。

  比如刷牙的杯子,一个活泼的天蓝色,一个卡哇伊的嫩粉色。

  .

  .

  周更进度:3/7。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19)

      “……”戴沐白张张嘴,不过瞄了一眼狠狠咬一口鸡蛋饼的奥斯卡后,又住嘴了,专心吃饭。

  戴沐白那半个月里养成了快速吃饭的习惯,奥斯卡平时跟马红俊抢饭吃,习惯了,所以速度也不慢。

  因此,没过一会,戴沐白和奥斯卡同时停筷。

  奥斯卡站起身,利落的收拾碗筷,戴沐白站在一边,手足无措,想帮忙,但是奥斯卡动作太快,而他又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就这么愣那了。

  “额、他这个?”戴沐白指了指刚才马红俊刚才吃饭的地方,现在桌子上只有那一碗玉米糊了。

  “不用,他一会还回来。”那种抹布的奥斯卡摆摆手,漫不经心道。

  胖...

      “……”戴沐白张张嘴,不过瞄了一眼狠狠咬一口鸡蛋饼的奥斯卡后,又住嘴了,专心吃饭。

  戴沐白那半个月里养成了快速吃饭的习惯,奥斯卡平时跟马红俊抢饭吃,习惯了,所以速度也不慢。

  因此,没过一会,戴沐白和奥斯卡同时停筷。

  奥斯卡站起身,利落的收拾碗筷,戴沐白站在一边,手足无措,想帮忙,但是奥斯卡动作太快,而他又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就这么愣那了。

  “额、他这个?”戴沐白指了指刚才马红俊刚才吃饭的地方,现在桌子上只有那一碗玉米糊了。

  “不用,他一会还回来。”那种抹布的奥斯卡摆摆手,漫不经心道。

  胖子这家伙,忘了什么都不会忘了吃,所以,不用管,他一会就回来了。

  戴沐白:“……哦。”

  戴沐白站到一边,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碍手碍脚。

  他也就纳了闷了,这是中级学院吗?

  初级学院也没有说要学员自给自足啊!

  “咳!”弗兰德清清嗓子,结果奥斯卡专心收拾残局,戴沐白专心看着,没有一个人回头,这倒是有点尴尬了。

  不过,只有他弗兰德不尴尬就好,弗兰德喝口水,清清嗓子,“那个,戴沐白是吗?”

  戴沐白回头,与此同时,身体肌肉下意识的戒备。

  “沐白,院长叫你呢。”奥斯卡说着,手指指了指,让他过去。

  戴沐白听了奥斯卡的话,缓了缓呼吸,一步一步过去。

  “手伸过来。”弗兰德看出他的戒备,同时也更清晰的看到那双独特的重眸,也不废话,直接摸骨,“放松。”

  弗兰德的手拍了拍,而后满意的点点头,是个好苗子。

  “好了。”弗兰德收回手,又抿了一口劣质的茶水,眼底精光一闪,“一会去交费,110金币。”

  “好。”戴沐白点点头,至此,才算是把心放在了肚子了。

  弗兰德站起身,拍拍袖口,喝了一肚子茶水,闲的没事去店里转转吧。

  “对了,还有几天才开学,这段时间先让奥斯卡带着你熟悉熟悉环境吧。”弗兰德临走前,又扭头说道。

  戴沐白点点头,目送院长和小胖子错身,一个出去,一个进来。

  “哎哎哎——”马红俊被弗兰德突然揪着领子,一个没刹住车,双手似翻了壳的乌龟开始扑腾。

  “忘了,一会你们两个也去交这学期的学费。”弗兰德心情美滋滋的说完后,背着手悠哉悠哉的走了。

  徒留一听交学费就哭丧着脸的马红俊,马红俊摸摸自己腰包,比自己脸都干净,上哪弄学费去?

  奥斯卡:……

  奥斯卡:草率了,居然忘了,唉!

  小金库又要大放血的时候了。

  一时之间,这小小的食堂,气氛竟如此的低迷,啊不,除了无事一身轻的戴沐白。

  马红俊搅搅,玉米糊有点凉了,刚才加的白糖根本化不开,喝一口下去,嘎嘣嘎嘣的响。

  虽然这样吃起来比平常甜的多,但是一点都没治愈颓废的马红俊。

  .

  .

  .

  小剧场:

  奥斯卡惊讶,“学费不是100金币吗?怎么涨价了?”

         弗兰德瞄了他一眼,摸摸下巴,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有摸骨的费用。”

  奥斯卡:“……”

  奥斯卡: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十个金币应该是入学前的报名费吧……

  就,还好,糖公鸡这个雅称名副其实。

  .

  .

  周更进度:1/7。

杳杳钟声晚(催更看置顶)

斗罗之我竟然成了小三!(18)

  等到奥斯卡端着早饭出来的时候,往外面一瞅,就瞅见被戴沐白压着打的马红俊。

  奥斯卡内心又是感觉马红俊活该,又忍不住迁怒于戴沐白,不过是学员之前的切磋而已,至于下这么狠手吗?

  说到底,奥斯卡这就是护短,不过是因为跟马红俊相处的时间长,所以向着马红俊这边的。

  如果真要是他跟戴沐白混熟了,现在戴沐白压着马红俊打,他指不定笑的有多大声呢。

  那边戴沐白看着奥斯卡端着托盘出来,站起来甩甩手,不在跟这吃饱了撑的的胖子较劲。

  马红俊输了也不恼,而是拍拍身上的灰,屁颠屁颠的跟过去,“我叫马红俊,武魂是凤凰,你呢兄弟?”

  戴沐白瞟了他一眼,薄唇轻启,“戴沐白,武魂白虎。”...

  等到奥斯卡端着早饭出来的时候,往外面一瞅,就瞅见被戴沐白压着打的马红俊。

  奥斯卡内心又是感觉马红俊活该,又忍不住迁怒于戴沐白,不过是学员之前的切磋而已,至于下这么狠手吗?

  说到底,奥斯卡这就是护短,不过是因为跟马红俊相处的时间长,所以向着马红俊这边的。

  如果真要是他跟戴沐白混熟了,现在戴沐白压着马红俊打,他指不定笑的有多大声呢。

  那边戴沐白看着奥斯卡端着托盘出来,站起来甩甩手,不在跟这吃饱了撑的的胖子较劲。

  马红俊输了也不恼,而是拍拍身上的灰,屁颠屁颠的跟过去,“我叫马红俊,武魂是凤凰,你呢兄弟?”

  戴沐白瞟了他一眼,薄唇轻启,“戴沐白,武魂白虎。”

  戴沐白高冷的一匹,说个话也是惜字如金,看着就拽的不行,偏偏马红俊这一会自动给戴沐白加了一层滤镜,颇为自来熟的喊道,“戴老大好啊!”

  马红俊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他做不成这个金大腿的老大,那就做金大腿的小弟,怎么说,也要抱上这跟金大腿。

  戴沐白听着这一声老大,倒是惊奇的看来这小胖子一眼,觉着这家伙真是能屈能伸,不过,老大这个称呼,他很满意。

  两人走过去,在奥斯卡两边坐下,奥斯卡动作迅速的把饭一分,三人平均。

  马红俊低头一看,虽然已经饱了,虽然还能在吃一点,但是他毅然决然的把饭推到戴沐白跟前,这饭就是他当小弟的投名状。

  戴沐白愣了一下,而后推了回去,虽然眼前的饭不够吃,但是他身为皇子的骄傲,不食搓来之食。

  “我这里够,你自己吃吧。”戴沐白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自然是不同步的,他说完,就开始低头扒饭。

  “就是,吃你的吧!”奥斯卡阴阳怪气道,这个不识好歹的死胖子!

  本来他做的这份饭只有他和戴沐白两个人吃,只不过看着不过才几面之缘的戴沐白把马红俊压着打,所以才把他的饭克扣下来,给了马红俊。

  没想到,他倒好,借花献佛这一手使得六啊!

  奥斯卡忘了,马红俊的脸皮要是薄一点,那就不是马红俊了。

  “啧,你也真是,我刚才才吃完饭,你就不用做我的了。”马红俊咬了一口鸡蛋饼,吧唧着嘴,反复在奥斯卡雷区横跳。

  “你看看,戴老大就这么一点饭,能够吃吗?”马红俊仿佛看不到眼中已经喷火的奥斯卡,还摇头晃脑的表忠心。

  “啪!”奥斯卡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震得戴沐白和马红俊都抬眼看他,奥斯卡捏捏指骨,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

  戴沐白眨眨眼,心里很是迷糊,而马红俊把最后一张饼拿起,嘴里的囫囵咽下,而后拔腿就跑。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马红俊知道自己嘴贱,其实,严格算起来吧,也说不上贱。

  顶多就是说话的时候不过脑子,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偏偏嘴一快,就秃噜出来了,脑子在后面谁都追不上,为此,已经挨了不少打了。

  但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下次还是犯这种错误。

  大家也都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是,这不影响他挨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