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戴维·洛奇

11浏览    4参与
贰页书

工作的本质

霍斯金斯先生支付了我的薪酬,给了我三张一镑的钞票以及一张十先令的钞票。“你干得不错,小伙子。”他说道,“自从你来了之后,小推车的杂志销量就有了起色。你向这两个懒散的小伙子展示了什么是努力工作。记住我的话。”他转向雷和米奇继续说道:“我希望他走后你们还能保持现在的好成绩。如果你们今后的每个周五卖不到这么多钱,那么我想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明白了吗?”
翌日,我偷听到父母在厨房闲聊。“他好像有点郁郁寡欢。”母亲说,“你认为他是谈恋爱了吗?”父亲嘲笑地哼了一声:“恋爱?也许他只是便秘了。”“他昨天下班之后似乎就不爱说话了。”母亲说,“你几乎会以为他是舍不得离开这份工作。”“他也许在想去念大学到底值不值...

霍斯金斯先生支付了我的薪酬,给了我三张一镑的钞票以及一张十先令的钞票。“你干得不错,小伙子。”他说道,“自从你来了之后,小推车的杂志销量就有了起色。你向这两个懒散的小伙子展示了什么是努力工作。记住我的话。”他转向雷和米奇继续说道:“我希望他走后你们还能保持现在的好成绩。如果你们今后的每个周五卖不到这么多钱,那么我想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明白了吗?”
翌日,我偷听到父母在厨房闲聊。“他好像有点郁郁寡欢。”母亲说,“你认为他是谈恋爱了吗?”父亲嘲笑地哼了一声:“恋爱?也许他只是便秘了。”“他昨天下班之后似乎就不爱说话了。”母亲说,“你几乎会以为他是舍不得离开这份工作。”“他也许在想去念大学到底值不值得。”父亲说,“如果他愿意,他现在就可以直接去接我的班了。”
我冲进厨房,大声说:“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感到郁郁寡欢。”
“你不应该偷听别人的私人谈话。”母亲说道。
“因为我亲眼见到资本主义是如何剥削工人的。它如何使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势不两立,让他们相互竞争,然后榨取所有的利益。我再也不会和它产生任何关系了。”
父亲呻吟着,一屁股坐进了厨房的椅子里,双手捂着脸:“我知道,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唯一的儿子,我这些年为他日夜操劳,如今思想突发奇变。我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以上就是我如何成为一名社会学家的始末缘由。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我不能把现在的工作——读读书,再和着迷的听众聊聊这些书——称之为工作。如果他们不支付我报酬,我也情愿付费去做这些事。)如你所见,我没有去做生意,而是从事了学术研究,在这个领域里,新教伦理给一个人的同类带来较小的伤害。但是雷与米奇的形象仍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就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时的样子。我逐渐明白了,他们必须致力于在工作中保持着折磨人的速度和出奇的销量,永无休止,而且个人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否则就是没完没了的抱怨和谩骂。而这一切,全都因我而起。
讲完了韦伯,我常常又会回过头来讲讲马克思与恩格斯。

——戴维·洛奇《我的第一份工作》(《赖床的男人:戴维·洛奇短篇小说集》)

昼巢

    对德国的轰炸是过度的——面对这个可能性已经很难了:而轰炸可能是白费工夫,没起到什么效果——这简直难以接受,根本不堪设想。回海德堡的火车上,随着风景上方的德国天空越来越暗,蒂莫西的苍白脸庞映在窗户上的影子渐渐变得锐利起来。他看着窗外,想起杰克叔叔和所有像他一样捐躯长空的飞行员。他尝试着在想象中重建那种体验:飞机燃烧解体,坠人黑暗;巨大的机翼在空中翻滚,令人头晕目眩;生命随着转向零点的高度计走向终结。但他能使用的材料只有老旧的新闻影片和战争电影,而它们从来不能表达面对这种死亡时的恐惧和痛苦。而在死后,你获得全知的能力,发现你的恐惧和痛苦完全是徒劳,又会有什么感...

    对德国的轰炸是过度的——面对这个可能性已经很难了:而轰炸可能是白费工夫,没起到什么效果——这简直难以接受,根本不堪设想。回海德堡的火车上,随着风景上方的德国天空越来越暗,蒂莫西的苍白脸庞映在窗户上的影子渐渐变得锐利起来。他看着窗外,想起杰克叔叔和所有像他一样捐躯长空的飞行员。他尝试着在想象中重建那种体验:飞机燃烧解体,坠人黑暗;巨大的机翼在空中翻滚,令人头晕目眩;生命随着转向零点的高度计走向终结。但他能使用的材料只有老旧的新闻影片和战争电影,而它们从来不能表达面对这种死亡时的恐惧和痛苦。而在死后,你获得全知的能力,发现你的恐惧和痛苦完全是徒劳,又会有什么感受?他想象,一拨又一拨来自冥间的谴责蜂拥而至,撞击着此间的冷漠世界。历史是幸运者对不幸运者的裁决……这是真的。但是,除了在恐惧和颤抖中继续生活,祈盼你的运气能持续,你还能做些什么呢?赎罪,唐带着自嘲的微笑说,我们可以赎罪,蒂莫西。你对这个应该很熟。他知道在忏悔后念三遍《圣母经》和一遍《天主经》,在四旬斋期间不吃糖果,但他认为这不是唐所想的。

《走出防空洞》
戴维·洛奇 著|刘斌 译

贰页书

       失聪具有喜剧性,正如失明具有悲剧性一样。就拿俄狄浦斯来说吧:假设他不是弄瞎了自己的双眼,而是戳穿了自己的耳膜。其实这样更合乎逻辑,因为他是通过耳朵才了解到有关自己过去的可怕真相,但果真如此的话,其宣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了。也许能引起同情,但不会引发恐惧。又比如弥尔顿的《力士参孙》:“⋯⋯啊,黑暗,黑暗,黑暗,青天白日下的黑暗/不可救药的黑暗,毫无白昼的希望!”真是令人心碎的绝望呐喊!“啊,静寂,静寂,静寂⋯⋯”似乎不会产生同样的共鸣。接着怎么写呢?“啊,静寂,静寂,静寂⋯⋯白日喧嚣中的寂静/不可救药的静寂,毫无声...

       失聪具有喜剧性,正如失明具有悲剧性一样。就拿俄狄浦斯来说吧:假设他不是弄瞎了自己的双眼,而是戳穿了自己的耳膜。其实这样更合乎逻辑,因为他是通过耳朵才了解到有关自己过去的可怕真相,但果真如此的话,其宣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了。也许能引起同情,但不会引发恐惧。又比如弥尔顿的《力士参孙》:“⋯⋯啊,黑暗,黑暗,黑暗,青天白日下的黑暗/不可救药的黑暗,毫无白昼的希望!”真是令人心碎的绝望呐喊!“啊,静寂,静寂,静寂⋯⋯”似乎不会产生同样的共鸣。接着怎么写呢?“啊,静寂,静寂,静寂⋯⋯白日喧嚣中的寂静/不可救药的静寂,毫无声音的希望!”不行。

                                                                     ——戴维·洛奇《失聪宣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