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戴达

84194浏览    318参与
毒蛇会被毒毒死嘛
虽然但是真的好想玩这个梗哈哈哈...

虽然但是真的好想玩这个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

虽然但是真的好想玩这个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

百子🍥
摸个戴达猫猫 明天就最后一天就...

摸个戴达猫猫

明天就最后一天就考完啦(ᕑᗢᓫ∗)˒

咩蝶哒西~咩蝶哒西~


摸个戴达猫猫

明天就最后一天就考完啦(ᕑᗢᓫ∗)˒

咩蝶哒西~咩蝶哒西~



茸醬

成功入坑

reviewbrah梗 和 戴鴨

成功入坑

reviewbrah梗 和 戴鴨

哎呦喂喂喂喂喂

【戴波】如果戴达黑暗中看到的是波吉

      戴达没想过波吉会做出来拒人门外这种事,不过他更愿意相信兄长不会舍得他孤身一人。


      波吉转过身抵住门,眼睛亮亮的,五指紧绷,附在身后的门上,他迅速跑到了床边,抓起新上衣就往身上套,可是他太急了,袖子卡在了领口里,连带着把他的头也卡住了,王冠要被碰掉了,又不得不腾出来手去扶正皇冠,一套动作是很迅速,但是莫名的娇憨。这都落在了戴达的眼里。


      戴达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发现他可以直接穿过门,根本无需触碰到实物,他眼里染上了一丝戏谑,乖张逗弄的笑意...

      戴达没想过波吉会做出来拒人门外这种事,不过他更愿意相信兄长不会舍得他孤身一人。


      波吉转过身抵住门,眼睛亮亮的,五指紧绷,附在身后的门上,他迅速跑到了床边,抓起新上衣就往身上套,可是他太急了,袖子卡在了领口里,连带着把他的头也卡住了,王冠要被碰掉了,又不得不腾出来手去扶正皇冠,一套动作是很迅速,但是莫名的娇憨。这都落在了戴达的眼里。


      戴达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发现他可以直接穿过门,根本无需触碰到实物,他眼里染上了一丝戏谑,乖张逗弄的笑意爬上眉梢,整个人又风华绝代了起来,他只探进去半个头,试图看清楚兄长在搞什么鬼,没想到兄长仅仅是因为在他面前没穿上衣而别扭。


      真可爱啊。


      “要帮忙吗,兄长。”


      戴达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来到被上衣卡住的波吉身边了,他并没有动手帮助波吉拉下衣服,反而将手轻轻拢在波吉蓬蓬软软的头发上,波吉实在惊讶戴达是怎样进来的,他猛地用力套上了上衣,抬头看向了眼前这个他曾经见过、或者说一直见着的人。


      “唔——啊——”波吉赶紧把下摆拉好,脸上两坨粉红的软肉像夕阳西下时天边的那抹最亮最暖的晚霞,戴达不由自主的抬起手碰他。


      “冒犯了,兄长。”戴达轻声喃喃道,随即就把掌心缓缓贴到了波吉白皙透粉的脸颊,比起他触碰魔镜时感到的冰冷,比起他举起棍棒时手心的磨砺,比起他痛苦绝望时擦眼泪的黏潮,这时候乖乖贴着他的兄长这么软、这么香、这么滑,真怕一不小心就伤到他啊。


      戴达闭上眼,或许他还想得到更多,可是他怕如果他太贪心了,他就会失去一些他原本不愿失去的东西,如果他仅仅为了得到兄长的触碰而丢失了兄长的爱与垂怜,那么他真的想象不到他会疯成什么样子。


      兄长似乎已经变成他生命中不可缺失之人了。


      正当戴达沉浸在不可名状的悲哀与侥幸中时,他的脸颊又被温热占据。


      波吉又一次揽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微微弯着腰的戴达身上,轻轻地用热乎乎的脸颊蹭了蹭戴达的,对于波吉来说,就像他小时候做得那样,真挚且热烈。


      戴达愣了良久,直到他的脸也发热,不知道是被波吉兄长传染了还是怎么,他觉得他的脸也一定像怀里乖乖的兄长一样红。他努力享受着兄长的亲近,近乎病态的睁大双眼,死死地垂头盯着兄长白嫩的脖颈,像荒野狼群中的狼王Alpha狂妄地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无论是出于雄性的本能还是如杂草般生长的贪欲,他只知道,眼前人,他要据为己有。


      波吉放开了戴达,他脸上万年不变地笑着,戴达只觉得时间太快、兄长的爱怜太短,可是波吉刚刚把手从戴达的脖颈上拿下来,就又牵住了戴达的手,他们面对面、手拉手地对视着,波吉不会言语,但是每当他用纯洁清澈的眼睛看向他想要接触的人时,往往就不动声色地就将对方引诱到了他心中的静谧之地。


      “唔啊,唔啊,”


      波吉开始给戴达比划着他要说的事情,两只小手时而因为说手语做动作而短暂地离开戴达的手,但是往往在比划完几个动作后稍作中场休息时又落在戴达的指节,波吉不断的描述着,又不断地瞧着戴达的脸色,他怕戴达不耐烦,可是他试探的目光频频掠过戴达满载笑意的眉眼,看到他金色的直发懒懒地贴着鬓角、眉梢,偶尔有几缕擦过眉心,刮蹭着睫毛,波吉的心就止不住的跳动。


      “兄长在为上次见面没来得及告别而感到抱歉吗?你我之间永远没有告别,我会永远陪在兄长身边。”戴达面露坚定,他给出了承诺,就一定会践行。


      “唔啊,啊”


      波吉因为有了好朋友开心,他又疑惑戴达口型中的“兄长”,他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而且,波吉觉得,一路走回宫殿,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戴达。


      戴达抿嘴一笑,用了点力反手捏住了波吉放在他掌背上的手,他认真又耐心地讲述着他是谁,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他将对于波吉来说的过去、现在、未来都讲了个遍,说到兄弟不和,说到魔神的交易,说到魔镜的赶尽杀绝。


        波吉由刚开始的好奇到最后的担心焦虑,他抬头望向窗外,天已经黑了,他急忙给眼前的“大戴达”倒了水,让他歇一歇,戴达挑了挑眉,他已经想到兄长听完自己说的话后的样子了,也许不相信,也许生气父亲的自私交易,也许伤心弟弟与自己争夺王位,又或者担忧王国的颠覆,反正种种,但是绝不会是现在波吉所表现的,好像只是心疼自己说话太长时间了的表情。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兄长。”


      戴达有些不相信此刻波吉表现出的镇定,他断定波吉并不相信自己所说的。


      波吉摇摇头,但是很快又狠狠地摆了摆手,他摆出懊恼又愧疚的神色,眼睛里透出心疼,他抬手比划着,静静地看着戴达。


      ——一个人在黑暗里怕不怕?


        波吉手上的动作一僵,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而情绪更悲伤地比划着下一句要说的话。


        ——从小到大,兄长都没有保护好你。




太心疼戴达了,所以让他多享用一会儿兄长的爱抚吧。卡克下一次见喽~

Luminous.✨

【戴米】Innocence •02

*戴达x米兰乔,注意避雷

*01篇 

*剧透注意,有捏造和私设

*复读,没有洗白角色的意思,同情不等于原谅

*角色三观不代表我的三观

*祝愉快↓


——

温暖的、无拘无束的花园。孩童的笑声被柔风轻轻托起,在温柔的花瓣间飘向暖阳。


他跟在兄长的身后,奔跑、欢笑、成长。他喜欢看兄长咧开一嘴未长齐的乳牙,他迫不及待地握住兄长朝他伸出的手,小小的孩子在没有危险与死亡的童年珍视着彼此。


是从何时开始呢。他不再珍视这一切。


“您是天之骄子。”

“您有着无与伦比的才能。”

“您必将成为伟大的国王,旁人绝无插手的机会。”

“任何阻碍,都将被您踩...

*戴达x米兰乔,注意避雷

*01篇 

*剧透注意,有捏造和私设

*复读,没有洗白角色的意思,同情不等于原谅

*角色三观不代表我的三观

*祝愉快↓






——

温暖的、无拘无束的花园。孩童的笑声被柔风轻轻托起,在温柔的花瓣间飘向暖阳。


他跟在兄长的身后,奔跑、欢笑、成长。他喜欢看兄长咧开一嘴未长齐的乳牙,他迫不及待地握住兄长朝他伸出的手,小小的孩子在没有危险与死亡的童年珍视着彼此。


是从何时开始呢。他不再珍视这一切。


“您是天之骄子。”

“您有着无与伦比的才能。”

“您必将成为伟大的国王,旁人绝无插手的机会。”

“任何阻碍,都将被您踩在脚下。”


魔镜、魔镜。她对他歌功颂德,她对他献上至高的赞美,她让他深信不疑自己将成为命中注定的也是唯一的国王。当他再一次看向被他称为“兄长”的家伙,他的眼里不再容得下对方的笑容。那个家伙听不见,也说不出话。竟然是国王候选人?笑话!他是多么的愚蠢又弱小。


可是。




——

“……可是,当一只巨大的怪物想要袭击二王子,挡在怪物前面的,是他的兄长。

“兄长对我——对二王子微笑着,仿佛什么困难都打不倒他。他挥舞着手中的剑,替弟弟赶走了怪物。”


戴达停顿半晌。身边同样蹲坐的女孩没有任何打断和催促之意。她的脑袋微微倾斜,聚精会神。


“也许二王子打心底,还是依赖着兄长。”他试图用旁观者的语气说完他的故事。“但那时的二王子,一心只想着王位,忘记了身边最应该珍视的存在。最终,他伤害了兄长,也落入魔镜设下的圈套。”


王兄现在在哪里?不…他平安吗?他还活着吗?多玛斯真的下手了吗?太多负面情绪在这黑暗中潜伏着,只因他的意志力才找不到机会进攻。此刻,在完完整整地将这些记忆说出口,一直以来被刻意压抑的东西立刻缠绕而上,让他几乎想要放弃抵抗。


“戴达……” 衣角被轻轻拉动。女孩仰头看着他的眼睛,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


够了。身边的女孩还需要他来保护,一味的自责能有什么用。戴达深吸一口气。“——不过啊,黑暗始终战胜不了光明。大王子和二王子联手,打碎了破镜子,拯救了国家,最后所有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结束。”故作轻松的语气,故作轻松地冲女孩扬眉,“如何?还想听别的吗?”


小米兰乔没有立刻回答。

“……戴达的哥哥,是个很强的人吧。”


他愕然。女孩默默地凑近,拉着他衣角的小手慢慢碰向他。


“不…呃,我……” 他脸红地挠头。自己的心思已经明显到一个小孩也看得出来了吗?真是笨蛋。“嗯…为什么这么说?”


他感觉到女孩的小手轻柔地、带着某种决心握住他的手指。他的肢体条件反射地僵硬了一下。好奇怪的感觉,但一点也不排斥。他看着她。


“因为……戴达保护了我,戴达很勇敢、很强。那么……” 


即使本该是“脸”的位置被面具替代,戴达似乎也能看到女孩认真的、鼓励的笑容。


“那么…戴达依赖的哥哥,一定也很强。所以,戴达的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戴达一定能够再见到他,和他一起玩。”


——啊啊。明明是想要保护好对方的自己反而被安慰了。眼下的绝境望不到尽头,泉水叮咚的声音显得如此不合时宜。但不知为何,他觉得在心底妄图撕咬他的那些悔恨和恐惧,没那么可怕了。


“那是当然。何况我说过,一定会救你出去。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到做到!”

“嗯嗯!”


两个人相视一笑。




——

“米兰乔。”


魔镜有些恍惚。“我在。伯斯陛下。”


伯斯王的眼神依旧如深潭。有时,即使心思缜密如她,也无法猜出王的想法。二王子的脸庞因被饱经世事的灵魂占据而显出不合年龄的捉摸不透。“米兰乔,是什么在驱使你行动?”


是为了您啊。


心底的声音毫不犹豫,但真正的心意却始终说不出口。

“那是……”


王没有追问,他走近她身边,“抱歉,我想实现你的愿望。”语气含有笑意,很轻、很轻。


伯斯在王座上坐下。魔镜小心翼翼地观察者着王的表情,试图从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捕捉到微妙的变化。


“我就是一个扭曲的人啊。”他像是在低语,更像自言自语。


魔镜感到痛苦。王啊,她唯一的王,她的——


“我也一样……十分丑陋,十分歪曲……”

“不,米兰乔。你很纯粹,很美丽。”


眼泪无法控制,魔镜呜咽起来。她作为少女的青春容颜早已被剥夺,她的身体都是假的,她的双手也沾满了鲜血。她是如此的、如此的残缺又不堪。而她的王,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强大。


她要将她的幸福建立在她唯一的王,他的幸福之上。


她甘愿为了她的王变成任何扭曲的存在。




——

“米兰乔,你要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人的幸福之上哦。”


女孩从睡梦中惊醒。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柔声呼唤她。戴达注意到了细微的动静,赶紧看向枕在膝边的人。怎么了?又一个噩梦?但女孩没有尖叫,也没有被噩梦侵扰的痛苦。她四处张望,似是在寻找什么。


“……米兰乔?”

“戴达,”女孩的语气满是迷茫,“我听到一个声音呢。”


他的神经立刻紧绷。难道是那些家伙?


“很温柔、很平静的声音…”戴达旋即稍微松了一口气,可是…他皱眉。

“怎么会?这里只有我们俩。”


“我不知道…只觉得这个声音非常温柔…”女孩歪歪脑袋,“像化在嘴里的草莓糖,让人很开心、很幸福。”


戴达觉得有些好笑,同时更疑惑了。“那么,这个声音说了什么?”


沉默、沉默。戴达看得出来女孩在非常努力地回想。最后她摇头。


“我想不起来了……”


泉水叮咚的声音染上了失落和悲伤。




——

冥府的罪/犯比魔镜想象得更好用。最强的王妃之盾眼看就要变成肉酱。基刚的巨锤砸下,德鲁西彻底失去了意识。另一边,那个全副盔甲的东西朝王妃逼近,从容不迫,不慌不忙。王妃身边仅存的护卫抽出武器,眼疾手快只有一瞬间。


那个东西在这一瞬间划破了护卫的喉咙。阿匹斯听到了王妃的尖叫,王之枪不动声色地观望着这一切。


魔镜却觉察到他的动摇。“你在犹豫什么呢。”她冷冷地说。


阿匹斯暗自吞咽下堵在喉咙的胆怯。“米兰乔大人,您…您为何要取希琳殿下的命?”


魔镜凝视着他。


阿匹斯立刻感到一阵恐慌攥住自己,他朝魔镜跪下。“非、非常抱歉!我不该僭越——”


“我想助伯斯陛下一臂之力。”


阿匹斯语塞。魔镜的声音没有起伏,又好似饱含深情。“这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他的身边不能有家人,那只会妨碍他。”


很久、很久…已经过去太久了。她的记忆深处模糊到已经不像是记忆,更像是臆想。有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告诉她,她要把幸福建立在他人的幸福之上。


“…为此,我要帮他铲除身边的一切障碍。

“我要实现他的梦想。”


手起刀落,血液横飞。




——

啊。小小的惊叫。小米兰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双手”。


它们正在消失。


“米兰乔?!”有人在摇她,力气很大,对方也几乎是在大叫。“喂?喂!听得到吗!米兰乔!米兰乔!!”


女孩觉得就好像有什么把她从又黑又深的洞里好不容易拉了出来。当她的意识回到当下,她看清眼前的人。戴达把手死死地按在她的肩上,他的眼底是无法掩饰的惊恐。


然后是巨大的喜悦。他一把抱住她,除了放松下来的喘气,少年的心跳是她在虚无中唯一能听到的声音。


不到几秒,他又迅速拉开距离。男孩的脸很红,眉头紧蹙。


“米兰乔,”戴达定定地看着她,他的呼吸还没有平息下来,“你…你没事了吗?”


“…诶?…”戴达在说什么?


少年的瞳孔骤缩,像是为了再次确定什么似的,他靠近,轻轻地将手搭在她的身上。


“……摸得着。”她听到他在喃喃自语,又听到他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你没有消失!…你没有消失…”


啊啊。想起来了呢。就在刚才,从脑袋开始她一点一点地要消失了,但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个过程突然停止,她也恢复了原状。这时,她意识到少年搭在自己双肩的手。尽管已经很努力地克制,他还是在微微发抖。戴达…在害怕吗?她想。不、不。戴达很强、很勇敢,他一定只是在担心自己。这么想着,她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少年又一次僵住。


女孩用她的“脸”轻轻蹭了蹭少年,她内心的温度隔着冰凉的面具努力想要传递到他的身上。“戴达,我没事了,我不会消失的,你瞧。” 她放开手,稍微后退两步,少年仍旧愣愣地看着。小米兰乔提起裙角,原地转了一个小小的圈,像被风轻轻捧起的小绿叶。


“我还在这里…所以,戴达不用担心哦。”


噗呲。

“哈哈哈哈哈…”


女孩看到少年把头侧向一边,说不清是在咧嘴还是在咬牙,但是——戴达抬起一只手掩面发笑,逐渐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双手捧腹,浑身剧烈抖动,眼泪好像都快出来了。诶…诶?!戴达怎么啦?小米兰乔忍不住担心又困惑。


“哈哈哈哈哈哈…我啊…” 他终于停下来,可能是笑累了。用手背随意擦了擦脸,随后转身面对她。


“我啊,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好你、要救你出去,”他半蹲下来,和她保持同一高度。她看他的嘴角在上扬,眼睛却有些发红,“没想到接二连三得到了安慰的反倒是我。”


哇…原来戴达真的在害怕呢…那么…小米兰乔凑近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戴达的脑袋。“戴达很勇敢的!…戴达什么都不用怕。”她再一次抱住他,“我也不会走掉的。”


戴达什么都没说,他任由女孩抱住自己,片刻后,抬起手,双臂迟疑地停在半空,又放下。接着又抬起来,这一次,他让自己回应了对方的拥抱。


女孩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听得到他的声音,很轻,却真实存在。


“谢谢你……”

——

毒蛇会被毒毒死嘛

戴达发烧了(前篇)

  戴波向注意避雷!

  戴达发烧趴

  可以的话Go↓

  戴达发烧了。

  我们可怜的波吉一时不知怎么办,希琳母后今天出城去看望母亲了,卡克也不知道去哪了,这时波吉突然想起卡克说的话:“发烧要先用沾水的毛巾降温,之后喝药,过两三天就好。”波吉在心里谢了一下卡克就去找女仆要盆和毛巾去了。

  戴达烧得不轻,脸赤红赤红,额头很烫。这可把波吉心疼坏了,从小到大戴达很少发这么高的烧。

  托身高的福,波吉只能站在凳子上照顾弟弟。安顿好弟弟,波吉去找...

  戴波向注意避雷!

  戴达发烧趴

  可以的话Go↓

  戴达发烧了。

  我们可怜的波吉一时不知怎么办,希琳母后今天出城去看望母亲了,卡克也不知道去哪了,这时波吉突然想起卡克说的话:“发烧要先用沾水的毛巾降温,之后喝药,过两三天就好。”波吉在心里谢了一下卡克就去找女仆要盆和毛巾去了。

  戴达烧得不轻,脸赤红赤红,额头很烫。这可把波吉心疼坏了,从小到大戴达很少发这么高的烧。

  托身高的福,波吉只能站在凳子上照顾弟弟。安顿好弟弟,波吉去找女仆帮忙买退烧药。吃了退烧药戴达的烧退了几度,波吉一会儿给弟弟换毛巾,一会儿去熬药,中午饭都不吃,非得喂戴达吃完继续换毛巾,但饿了一中午的波吉看着和没一点事一样,害,谁让他心疼弟弟呢?

  到了晚上,戴达基本已经退烧了,忙活了一整天的波吉看到弟弟退烧了,终于露出他那招牌Ⅴ形笑,随后就趴在弟弟床边睡着了。

半夜,退烧的戴达醒了,他扭头看见照顾自己一天的兄长,他把波吉抱在环里,盖好被子,下巴蹭蹭波吉软软的头发,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谢谢哦亲爱的,好好睡一觉吧~”



  后篇已经更了,都是在扣扣的口嗨

糖分摄入过量
狠狠地摸了戴达 可恶 漫画的剧...

狠狠地摸了戴达

可恶

漫画的剧情让我难过住了

希望动画能阳间一点

真的还蛮喜欢戴达w

狠狠地摸了戴达

可恶

漫画的剧情让我难过住了

希望动画能阳间一点

真的还蛮喜欢戴达w

阿蔡
可恶的身高差 肚子疼,画不动

可恶的身高差


肚子疼,画不动

可恶的身高差




肚子疼,画不动

尘屿不可以接龙

炼炼看

这里看看能不能过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里看看能不能过


蓝色太阳里的有无
一点迫害二王子行为x (是谁第...

一点迫害二王子行为x


(是谁第六话看完了这么久才出图,是我

一点迫害二王子行为x


(是谁第六话看完了这么久才出图,是我

哎呦喂喂喂喂喂

【戴波】如果戴达在黑暗中看到的是波吉

  戴达继续往前走,其实他知道前边没有什么他期待的目的地,因为印入眼帘的除了黑暗就是沉默的孤寂,他不停的搓着手指,回味着兄长的触碰,只有兄长那短暂的抚摸爱怜是真切的,他愿意向前,因为兄长在支撑他。

  “哈哈哈大王子真狼狈啊哈哈哈哈”

  “这就是大王子吗?怎么没有衣服穿?”

  “真是丢人啊,下一任国王如果是大王子我们还能生活的好吗?”

  似有若无的嘲讽声从黑暗里传出来,戴达迅速往前,大王子什么的,会是兄长吗?戴达眼里止不住的期待。

  前面是一条大街,在一片黑暗里很突兀,街旁围了很多人,不过这些人都是黑白的,看着诡异又可怖,他们的声音尖锐冰冷,语气里的轻蔑与嘲讽不加掩饰。戴达急...

  戴达继续往前走,其实他知道前边没有什么他期待的目的地,因为印入眼帘的除了黑暗就是沉默的孤寂,他不停的搓着手指,回味着兄长的触碰,只有兄长那短暂的抚摸爱怜是真切的,他愿意向前,因为兄长在支撑他。

  “哈哈哈大王子真狼狈啊哈哈哈哈”

  “这就是大王子吗?怎么没有衣服穿?”

  “真是丢人啊,下一任国王如果是大王子我们还能生活的好吗?”

  似有若无的嘲讽声从黑暗里传出来,戴达迅速往前,大王子什么的,会是兄长吗?戴达眼里止不住的期待。

  前面是一条大街,在一片黑暗里很突兀,街旁围了很多人,不过这些人都是黑白的,看着诡异又可怖,他们的声音尖锐冰冷,语气里的轻蔑与嘲讽不加掩饰。戴达急切地想往前挤,却发现自己可以穿过街道上的路人,径直地走过去,戴达还来不及思考,就看到大家都在嘲笑指认的那个大王子了,那是兄长。

  那是是长高了的兄长,现在的兄长应该比自己的腰还高了,不过还是白嫩嫩的,一点儿都看不到骨头,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好像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不过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红红的,一直从脸上的肉膘到软软的肚……兄长怎么没穿衣服?!

  戴达第一时间是感到愤怒,这群该死的民众,居然敢这样盯着他的兄长!还口出恶言!真该把他们呢眼睛挖出来、嘴巴缝起来,他们怎么敢!

  “闭嘴!你们真该死!”

  戴达咬牙切齿的怒骂着,用贝宾师父教他的、保护子民的剑术挥拳,可是他触碰不到他们,而且看样子,这群路人根本不知道戴达的存在。

  兄长呢?兄长不可以忽视我!

  戴达心里只有写一个念头,兄长以外的无关之人,他们的言语行为都不足以撼动戴达的信念,只要兄长波吉的眼中有他,其他的一切都是无所谓的。

  “兄长!”

  戴达走向波吉,满怀期待的弯腰平视波吉,如果波吉也离他而去,那他一定会成为节节败退之人。这样仔细地看着兄长,戴达才发现,兄长不是黑白的,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要再一次拥有兄长的垂怜了!

  果然,波吉眨着眼睛看着戴达,刚刚还硬着头皮慢慢回去的步伐不在那么富有规律了,波吉抿住嘴巴,鼻子里通出两口气来,铆足了劲儿往宫殿里跑,戴达也终于确定,兄长可以看到自己!

  “兄长跑什么,脸也气鼓鼓的,跑那么快。”

  戴达嘟囔着,他跟上了努力奔跑的波吉,看着白白的兄长渐渐成为粉的、气喘吁吁的兄长,果然像母后说的那样,单纯又可爱啊。

  回到宫殿里,戴达发现除了波吉以外的东西,都是黑白的,所以只有兄长和自己可以看到彼此。说起来,这样的话,自己就是完全属于兄长的人了。

  波吉累的满头大汗,回到自己的寝殿要关门时,还不忘左右看看,生怕落下了戴达,又生怕戴达出现在宫殿。

  “兄长?在找我?”

  戴达真是受不了这样惹人怜爱的兄长!明明他才是年长者啊!

  波吉被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发现戴达的鼻尖已经快要戳到自己的脸颊了!

  “啊唔——”

  波吉猛地关上了门。







下一章卡克会瓜分兄长的怜爱么?哈哈哈

小绿蓝蓝蓝

最近在磕波戴捏…摸了些小破画

p1是和好后的兄弟俩看星星

p2是戴达奶孩子,全图就不放了怕雷到大家(。

最近在磕波戴捏…摸了些小破画

p1是和好后的兄弟俩看星星

p2是戴达奶孩子,全图就不放了怕雷到大家(。

Charka围巾

他的腿真的太好看了

他的腿真的太好看了

哎呦喂喂喂喂喂
图为 波吉想要握住小戴达的手,...

图为 波吉想要握住小戴达的手,可是小戴达不愿意触碰兄长所以躲开了,波吉虽然很难过但是仍旧面带微笑与羞涩,只不过攥紧了无处安放的小拳头。把大戴达心疼坏了但是他不太承认。

我画的真他娘好、嘻嘻、、

图为 波吉想要握住小戴达的手,可是小戴达不愿意触碰兄长所以躲开了,波吉虽然很难过但是仍旧面带微笑与羞涩,只不过攥紧了无处安放的小拳头。把大戴达心疼坏了但是他不太承认。

我画的真他娘好、嘻嘻、、

白晰要当爱抖露
试着画了一下戴达嘎嘎嘎

试着画了一下戴达嘎嘎嘎

试着画了一下戴达嘎嘎嘎

星辰千灵
为爱发电💖 虽然只是同框呜呜...

为爱发电💖

虽然只是同框呜呜呜呜呜

为爱发电💖

虽然只是同框呜呜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