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戸山香澄

210浏览    14参与
A-Z

【BanGDream】BLINDNESS(かすあり?)

我要告诉全世界,我是最菜的,我对ksar一无所知!(无能狂哭)


=========================


BLINDNESS


香澄她其实有些夜盲。


虽然这与“戸山香澄”这个名字联系起来显得有些可笑,但我得承认,这的确是事实。


话虽如此,倒并不是由于什么骇人不骇人的病症,或是单纯的身体状态的缘故。

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罢了。


还是高中生时我们也常常一起过夜,一般都是香澄留宿我家。从课业中逃离,登上十足磨人石阶来到仓库,练习一整个傍晚。等肚子饿了,远远地,就正好从客厅就传来饭菜的香气了。吃完热腾腾的晚餐...

我要告诉全世界,我是最菜的,我对ksar一无所知!(无能狂哭)



=========================



BLINDNESS




香澄她其实有些夜盲。


虽然这与“戸山香澄”这个名字联系起来显得有些可笑,但我得承认,这的确是事实。


话虽如此,倒并不是由于什么骇人不骇人的病症,或是单纯的身体状态的缘故。

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罢了。


还是高中生时我们也常常一起过夜,一般都是香澄留宿我家。从课业中逃离,登上十足磨人石阶来到仓库,练习一整个傍晚。等肚子饿了,远远地,就正好从客厅就传来饭菜的香气了。吃完热腾腾的晚餐,将身体洗得暖烘烘的,之后“哇”地叫着扑进铺盖……这就是香澄还是高中生时的平凡的一天。

也许是从小就长在和式建筑的缘故,我总觉得论采光,和室才是顶好的。

我房间外是缘廊,房间内难免暗些,可即使如此,晴夜睡觉时也不得不拉起窗帘。仍记得还跟父母一起睡在二楼时的情景:夏夜,月光被纸门滤成暗淡的方格,铺满房间,丝丝缕缕地,也抚过我的脸颊与双臂。这样的日子,没有空调,甚至不开电扇,也是极凉快的。

这似乎对于香澄也是一样的。时不时“借住”——到底那个频率还能不能算作借住呢,不必朋友提点,我自己其实也颇为在意——在我家时,她十分享受拉开门便为星斗迎接的夜晚,也会为伏在她身侧的灰白而轻笑。春夏秋冬,尽皆如此。


关了灯,我回到床边,看了眼她:“我把窗帘拉上了?”

尽管并不十分可惜,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抗议。虽然我睡得几乎总是很沉,但入睡却多需要多方相助,因此,这窗帘是不得不拉的。

我不讲任何情面地将窗帘一把拉到床头。窗帘夹划过轨道,刷刷作响,等到正经躺好,脑海里也还都是那声音。


“真是羡慕你啊。”

“嗯?什么?”

“每天开开心心的,倒头就能睡着这点。”

“有咲难道不开心吗?”

这个问题是我曾听过的,也是好久没再听到的。她大概是转向了床这边,不再仰躺,刚才还隐隐约约的鼻音不再,甚而分明带着笑意。

这次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只是一像这样躺下来,就感到不得不想点什么。白天搁置的一些事情这时候就一股脑儿地压到眼前来了。”我说。

“比如呢?”

她这一句没有带太多的感情,让我一时也不确定该如何回答。

顿了一会儿,我才开口:“升学——之类的事情……你看,我们已经快要三年级了吧。”

“嗯嗯。”

“现在在上的几乎已经是最后也是最难的新课了,香澄你真的没问题吗?”

“哎?有咲你好过分!我没问题的!”

是吗,真不知道刚才是哪里的哪路神仙哭着喊着求我辅导她几何呢……

“有咲。”

“哇!!!”

不知什么时候,她凑到了我床边,蹭地出现在我眼前。我身后的月光虽然已几无气力,却仍是轻轻松松地便将她本就白皙的脸照得雪白。

“混蛋!不要突然吓人啊!”当真被她惊了一下,我按着心口用力喘了几口。

“嘿嘿,对不起。只不过突然感觉有点冷,今天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什……”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还是让她进了被窝来。至于“如何”、“为什么”这类问题,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

类似“会不会觉得挤”这样的对话,此前就已经进行过无数次,到这时候,我们俩其实都已经习惯。

“给我快点睡啊。”这么折腾一番,饶是我也累得有些倦了。确保她的把被子好好地盖到了脖子,我便闭上了眼。

不过……

“有咲。”

往日沾枕头就能睡着的她,今天如此似乎也还没到点。

“……”我勉强睁开右眼,“什么?”

“没问题的。”她微笑着。

这主语不明晰的句子到底指的是什么呢?当时我心中其实有好几个答案,如今的我却知道,其实不必想那么多。

眼前深空般紫色的眸子蒙了一层浅淡的银辉,正朦朦胧胧地倒映出越发膨胀的暗影。

我原本是想干什么的呢?如果一直望着那双眸子的话,这点小事的确是很容易忘记的。

只记得她抓住了我快触到她耳垂的手,自然而然地贴上了自己的侧脸。而我呢?却好似触电一般,收回了手,扔下句“晚安”,将自己蒙进了被子里。

抵上她的锁骨纯属巧合,我实在并非故意。

但那借着肌肤与骨骼传递而来的轻笑与加速的心跳,却像是刻意要我听见似的,似这夜深的雷鸣,轰隆在我耳鼓,却又如摇篮曲般眯起了我的眼睛。

渐渐地,我陷进了一团柔软的暗紫色中。

“别担心。”

沉陷时我确信自己切切实实地发出了声音。

于是远雷止息,群星越过层云,安恬地闪耀着。



这究竟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呢?八年?还是九年?与这家伙的交情如今竟然已经到了不倒着计算便无法给出答案的地步了。儿时在回家路上悄声与我谈天的长庚星啊,你可曾料到?



我确信这家伙有些夜盲,是在搬来我公司附近以后。

出于种种原因,大学时,ポピパ分成了りみ与おたえ,紗綾、我和香澄两支队伍。除了我和紗綾,其他人都选择了不同的专业。尽管学校与专业不同,但大家离我家都并不太远,在有空的时候,大家便会自己来仓库练习,这点与高中相比几无差别。

从距离上来说,我继续住在家里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实际上一开始我也是那么做的。但情况很快有了变化,我与香澄从那时就开始了合租的生活。

毕业之后我们搬了两次家。香澄的夜盲在大学后半期便逐渐显示了出来,之后越发明显起来。

我们前两次租住的公寓均是完全的现代风格,现在的家有一部分是和室,但卧室并不在此之列。最近我思来想去,才察觉大概或许可能很大一部分是这个缘故。

毕竟在我家“借宿”时,即使是熄了灯的骤雨夜,她也总能无磕无碰从橱里拖出一条薄毯给我盖上。而如今,月明星稀的夜晚,她总也叫唤着看不见,让我给她捞起滑下的盖毯,喂她喝一点茶。

在外面时,倒极少有这样的情况。

她仍是当年背着吉他包,指着夜幕的星点,一惊一喜的模样。

因为追逐着星星而忘记观察脚下虽然令人担心,但毕竟也不算是夜盲的表现。而且,毕竟有我跟着,也算不得十分危险。


这么想来倒是有一个夜晚,她似乎看不真切的。

那是在从我们“复活”演唱会的庆功宴回家的路上。算来大概是大二秋季学期末尾的事。

此前她一直因为课题与演唱会筹备两头跑,总算,课题在演唱会正式演出前两天收到了成绩,甚至被导师推荐去竞选市内的奖项,而演唱会也在当晚圆满落幕。那天因为高兴,我们喝完的果酒后,又追加了啤酒。之前她一直说不习惯啤酒的味道,那天倒也成了催着续杯的酒鬼之一。

我喝完一扎啤酒后便与りみ一起喝起了热饮。观察又哭又笑的香澄、紗綾与千杯不醉,通常运转中的おたえ的相声虽然有趣,但到了回家的时候就不那么轻松了。

那边おたえ虽然神智清醒,但一站起来腿就直发软。紗綾跟香澄则是烂醉如泥,起初叫也叫不醒,扶也不扶动。可让我跟りみ一通着急。所幸没挪几步,我们便碰上了带ひまりちゃん兜风归来的巴さん。

尽管将一个醉鬼和一个比醉鬼还可怕的家伙插进她们来之不易的二人世界实在让人于心不忍,但碍于当下的确没有别的办法,我和りみ只好心一横,在巴さん的帮忙下把花園夫妇塞上了车。りみ也跟着回了S区,以防两人给ひまりちゃん她们添什么麻烦。

更幸运的是,巴さん的车再次发动的声音让回到我肩头的香澄酒醒了一些,好歹也会乖乖地跟着我的步子了。

我与香澄的公寓就在附近,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过了眼前的天桥,转进一条小路,再下一小段的斜坡,到底后直走片刻,很快就能到达。这是最近的走法,通常不消十五分钟就能进到大门。可要是背着一个只能拖着步子走路的人,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过天桥时路上还很亮,她也很配合,我们不过多花了十分钟便转进了坡道。

偏离主干道后,灯光便散去了,变得稀稀疏疏的,星星亮了起来。

在我在内心不断赌咒发誓不会再让她喝这么多的时候,她突然停下了步子,毫无准备的我险些滚了下去,好在她紧紧勾着我的脖子。

“看啊,有咲!”

被她勒了一下,我清了清嗓子才终于能重新出声:“啊?”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眯眼望去,果然有一颗在点点星子中格外亮眼。

“噢?是天狼星吗?”

她慢慢地回头望着我,眼神呆呆的,可很快便润湿了。

“嘿嘿,是噢!那就是天狼星吗,我都不知道。”我刚想开口问她,她就朝我笑了笑,不知是酒精的原因还是什么别的事情,她这一笑显出些的憨态。我下意识收紧了搂着她的右臂,但她却自说自话地向下走去。

“喂!等等!小心!”我的提醒差点一语成谶,着实让我捏了把汗,幸而我将她背得牢牢的!尽管她踩空了一步,可就结果而言我们不过是向护栏边挪了几步而已。

好容易停稳当,我还没来得及发出异议,她便又向我软糯地笑了。

“原来是坡道吗?——有咲,好可靠啊——!”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我示意她注意脚下,搀着她迈开了步子,“要跟戸山香澄这人长久地交往下去,可不得可靠点吗?”话一出口,我才发觉自己选用的词汇有些暧昧,但她这次没有抓住那点调笑,反而搂紧了我的脖子。带着些果香的酒气也伴着她的动作一同飘散过来,我假装吸了吸鼻子,十分努力才压住了嘴角。

“有咲现在二十周岁零几天?”她突然说起这个,径自掰着指头数了起来,可又不舍得放过我,这让那细长的手指几乎遮挡住了我的全部视线。

“等,香澄!完全看不见前面了啊!”

“哦!对不起。”她正好得出了答案,将右手也搂上我的脖颈,说出一个错得离谱的数字。

“不管那个了。这样走真的很吃力啊!”这么说着,我倒也没有将她的右臂拉下的念头。而她好像没听到似的,一字一字地,好像唱着儿歌一般叫着我的名字。

“有——咲——”

“嗯——?”

只是侧了侧脸,她便近在眼前,这让我不由地向后退了一点。可她完全不再像醉汉了,迅捷地追了上来。

鼻息与唇瓣同时传来的酒气让我一时有些发晕,险些脚下一软,幸而此时她已经拥住了我。

或许是将我神经紧绷下压下的醉意也勾了上来。尽管明白身处公共路段上,身后便是邻栋公寓,甚至还有几盏灯在这深夜迟迟不灭,我也不管不顾地箍上了她有些单薄的肩膀。这无异于火上浇油,让这个吻变得漫无边际,甚至让我有些分神,望向了她身后的星空。

一颗、两颗、三颗……是猎户座吗?猎户座……总觉得有些好笑。从好的意味上来说……

我扬起的嘴角倒让她发现了我的走神,她像是孩子闹脾气般,却又不容置疑地紧盯着我。

“有咲——!”她不满地将最后一个字拖得好长,“看着我!看着我一个人。”

“好好。真拿你没办法。”我无奈笑了笑,撩开了盖着她侧颊的栗发,抚上她的耳廓。她一下像是看到主人回来了的幼犬,露出了笑容。我略微地踮起脚来……

说来,你曾说过“没问题的”的吧。

我忽然记起尚不算遥远的过去的事情。


“别担心。”


贴上她的那一瞬,我分明见她为此颤了颤,像是……



这可真是想起了令人有些害羞的回忆啊。

为了不让她看出来,在经历了“漫长”的拉锯的现在,我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那么……”我安心躺下,望向天花板星空灯点亮的星座上,“说吧,从哪里开始?”

“那个!有点模模糊糊的!”

“那个是……”


夜盲啊夜盲,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即使这么想了一圈儿,我也还是不懂啊!




◆莳之姬◆
今天摸的香澄✧٩(ˊωˋ*)و...

今天摸的香澄✧٩(ˊωˋ*)و✧
试着用马克笔上色,结果……GG( ˘•ω•˘ )
等开学用屏重画吧(´;︵;`)

今天摸的香澄✧٩(ˊωˋ*)و✧
试着用马克笔上色,结果……GG( ˘•ω•˘ )
等开学用屏重画吧(´;︵;`)

姆西姆西

【バンドリ】活动剧情「鼓動重なる花火大会」

《心跳重叠的烟花大会》


序幕 令人在意的活动


——市谷家 仓库——


りみ「香澄酱……

   今天的练习状态不太好吗?」

香澄「……诶?哪里搞错了吗?我?」

たえ「香澄,错了好多」

香澄「是、是吗,抱歉……

   话说……啊嘞?我的谱子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沙绫「香澄的谱子是这个吧?

   放在杂志的下面……」

有咲「喂喂,香澄。振作一点啊~。

   你可是这支乐队的leader啊?」

香澄「抱、抱歉……」

沙绫「香澄,怎么了?

   练习中看你也心神不定的……」

有咲「确实,感觉特别心不在焉。

   平时的话总是说着『练习,最棒啦ー...

《心跳重叠的烟花大会》



序幕 令人在意的活动


——市谷家 仓库——

りみ「香澄酱……

   今天的练习状态不太好吗?」

香澄「……诶?哪里搞错了吗?我?」

たえ「香澄,错了好多」

香澄「是、是吗,抱歉……

   话说……啊嘞?我的谱子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沙绫「香澄的谱子是这个吧?

   放在杂志的下面……」

有咲「喂喂,香澄。振作一点啊~。

   你可是这支乐队的leader啊?」

香澄「抱、抱歉……」

沙绫「香澄,怎么了?

   练习中看你也心神不定的……」

有咲「确实,感觉特别心不在焉。

   平时的话总是说着『练习,最棒啦ー!』,练习结束了也在那儿高兴的不行」

香澄「……其实呢」

りみ「发、发生什么了吗,香澄酱?」

香澄「嗯。在来练习之前稍微绕路去了下书店,然后知道了一件特别不得了的事……」

沙绫「特别不得了的事?那是什么?」

香澄「是那份乐谱上的杂志……」

たえ「这个?」

香澄「对!那篇专刊报道,快看快看!」

たえ「那个,专刊报道是……

   『东京都内烟花大会推荐地点专刊』」

香澄「就是它!」

りみ「烟花大会……已经到这个时期了啊。

   就在前几天入学仪式结束时,还在想真是转眼之间呢」

香澄「确实会这样想!然后呢然后呢!

   那本杂志上说,在这附近也要举办烟花大会!你们知道嘛?!」

沙绫「与其说知不知道……

   对于住在这附近住的我们来说是每年都有的啊」

たえ「意外的还挺隆重的对吧?」

有咲「相应的,人群也密密麻麻的」

香澄「是这样啊!?

   话说,为什么不告诉我嘛~!」

有咲「不如说,街道上不是到处都贴着烟花大会的海报么?

   没注意到的人才奇怪吧?」

香澄「才没那回事呢。

   我就完全没注意到嘛!」

有咲「毕竟你可是香澄啊」

香澄「姆姆,什么意思~?」

沙绫「说起来,烟花大会记得是这周末吧?」

香澄「对!就是这个!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可以的话大家一起去吧,烟花大会!」

りみ「原来如此呀。

   香澄酱是想去烟花大会才心神不定的呢?」

香澄「虽然刚才Saya也这么说了,真的那么心神不定吗?

   非要说的话应该是迫不及待的感觉啦」

有咲「嘛,基本一样啊」

香澄「٩(๑´3`๑)۶呐~,大家~去吧~,烟花大会~」

有咲「罢了罢了。人也太多了,到头来是去看烟花的还是看人的都要搞不清楚了」

香澄「٩(๑`ȏ´๑)۶不要!

   想和大家一起去嘛~」

有咲「别像个小孩儿一样急得跺脚啊……嗯?稍等下。

   下周末不是大家说好解决作业的日子吗?」

香澄「(;゚□゚)惊!?」

有咲「说到底,“作业可是个大难关大家一起做吧ー!”这不是香澄说的么」

香澄「啊、啊哈哈哈……

   ……果然,还记得?」

  「但是,你瞧,那个……

   那是在知道烟花大会的存在之前的我说的话,对于已经知道烟花大会的现在的我来说,基本就是别人啦!」

有咲「意味不明!」

沙绫「原来如此。因为约好了要写作业,所以才很难说出烟花大会的事吗?」

香澄「……嗯、嗯」

  「那、那就这样吧!预定变更!

   在烟花大会之前,绝对会写完作业的!

   那样就可以了吧?」

有咲「……怎么说呢,毫无说服力啊」

香澄「真哒!相信我!」

一同「…………」

香澄「……唔,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ω;`)」

たえ「这果然是因为……

   日常举止所致?」

有咲「O、Otae……

   别一脸清爽地说出可怕的话啊」

香澄「我懂了……

   户山香澄!本日起要脱胎换骨啦!

   在烟花大会当日之前绝对会写完作业的!」

  「所以,……去嘛~,烟花大会~

   Sa~ya,Rimiri~n,Otae~,有咲~,想和大家一起去嘛~(´;ω;`)」

沙绫「我说我说,不要抱住我啊。

   真是的,被这样拜托了,对吧?」

りみ「啊哈哈……嗯,也是呢。

   我知道了。香澄酱一起去吧?

   有咲酱和Otae酱也可以的吧?」

有咲「唉。真是的,真是没有办法啊ー。

   不过,嘛啊,要是说你能写完作业的话……

   Otae也会陪你去的吧」

たえ「……啊。

   我,要穿着浴衣去」

有咲「想去的劲头满满啊!?」

香澄「太好啦ー!

   谢谢大家ー!

   烟花大会就尽情享受吧~!」

第1话 盼望已久的烟花大会!


——车站前——

香澄「久等了!今天就是!

   盼望已久的烟花大会啦~!」

  「烟·花!

   烟·花!」

沙绫「香澄,你稍微冷静一下啦~」

香澄「诶~,怎么可能冷静嘛!

   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沙绫「我是知道啦……呃,好了好了,穿的可是浴衣,那样大步走可不行哦!」

香澄「好~的!

   ……大家还没来吗~?快到了吧~?

   啊~,好期待哇!」

りみ「啊,香澄酱!沙绫酱!」

香澄「这个声音是,Rimiri~n!

   ……呃,诶?」

りみ「抱歉呢,久等了?

   换衣服有点费时间……」

香澄「……Ri、Rimirin。

   那副打扮……」

りみ「你瞧,前几天Otae酱也说过吧?

   说要穿着浴衣去……所以我也穿上了。

   难道说香澄酱也是听了Otae酱的话?」

香澄「……嗯、嗯」

りみ「果然我们的想法是一样的呢~……唔,香澄酱?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怎么了??」

香澄「嗯……Rimirin的浴衣姿态真是太漂亮了,一不小心就看呆了……诶嘿嘿~」

りみ「漂、漂亮,怎么会……

   要、要是这么说的话,香澄酱才比较合适哦!」

香澄「诶……真的嘛!?

   太好啦~!被夸啦!

   Saya帮我穿的~。很不错吧ー?」

沙绫「所以说,香澄,不要穿着浴衣蹦来蹦去的……!」

りみ「沙绫酱也会穿浴衣吗?

   好厉害啊」

沙绫「只会一点。

   完全不厉害啦」

りみ「不,没有那回事哦。我觉得很厉害。

   而且沙绫酱的浴衣姿态,总觉得有种“真不愧是”的感觉。

   看起来非常成熟呢」

沙绫「是、是吗?谢谢。

   啊哈哈……或许理解刚才Rimirin的心情了。

   被笑着夸奖后会很不好意思呢」

たえ「啊,大家都穿着浴衣……」

香澄「哇啊~!

   Otae的浴衣姿态超级漂亮!」

沙绫「真的……

   Otae的头发很柔顺漂亮,真的有种和服美人的感觉呢」

香澄「果然是值得宣言说“我要穿着浴衣去”呢~」

りみ「有咲酱会穿什么呢?

   要是大家能都穿浴衣就好了……」

たえ「……啊,有咲来了」

有咲「抱歉,有点迟了。

   ……呃,你们……全员,都是浴衣啊……」

香澄「虽然这么说,你自己不还是穿了浴衣嘛!」

有咲「……果然大家的想法都一样啊」

  「……话说,和香澄是同个级别的还真是饶了我吧」

りみ「有咲酱的浴衣姿态好漂亮……

   特别妩媚(色气),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有咲「哈啊!?

   说、说什么呢你突然!」

たえ「有咲,害羞了」

有咲「才、才没害羞呢ー!」

沙绫「嗯嗯。

   没害羞没害羞。

   虽然脸都红了……但完全,没害羞」(笑)

有咲「吵、吵死了ー!」(脸红)

香澄「啊哈哈哈!

   好~了,那么大家穿的也都一样,向着烟花大会出发吧ー!」


——烟花大会 会场周边——

香澄「哇哇,人好多啊!

   难道这些人都是来看烟花大会的?」

有咲「所以我都说过了吧?

   会来超级多人的……」

沙绫「相当隆重呢。

   那边还有小摊之类的」

りみ「放烟花的地方在哪里呢?」

有咲「那个……

   记得是这个方向……」

りみ「从这边看的话可能看不到呢……」

香澄「诶~,看不到烟花吗!?

   不要啦,想看烟花嘛~!(´;ω;`)」

沙绫「好的观赏点似乎得提前好几天来踩点……」

香澄「不要!想看嘛~」

有咲「……真是的,没办法啊ー。

   本来是打算当做秘密地点的……

   就去那里吧」

香澄「……诶!?有咲知道好的地点吗!?」

有咲「大概那边的话人也很少,我觉得不错」

香澄「去!绝对要去那里!」

有咲「从这里去得走一阵子,没事吗?」

香澄「嗯!

   大家也没事吧!?」

りみ「当然没事啦……

   但这里人很多,要注意别走散哦」

香澄「嗯嗯,确实!」

沙绫「既然如此,大家牵起手吧?

   我和弟弟们去人多的地方时都会这么做」

  「那,要牵手的人,举手!」

たえ「这里」

有咲「O、Otae……一点都不害臊地举手了……

   不害羞吗?牵手什么的就像小孩子一样……」

たえ「因为,不想走散嘛」

沙绫「呵呵!Otae真是个好孩子。

   那么,牵手吧?」

たえ「嗯,这下就放心了」

香澄「真好啊真好啊!我也要我也要!

   我也要和Saya牵手,然后去有咲推荐的地点ー!」

第2话 秘密地点是?


——烟花大会 会场周边——

香澄「呐,有咲?

   有咲的秘密地点在哪呀?」

有咲「那是到达了之后的乐趣哦」

香澄「诶~,为什么不告诉我嘛~?」

有咲「先说出来的话就没有意思了吧」

沙绫「啊哈哈,我大概懂那种心情。

   ……话说回来,感觉只有我们在逆着人流前进呢?」

有咲「所以才说是一般人不知道的好地方嘛。嘛啊,没想到从那里能够那么清楚地看到烟花,任谁也不会想到的吧ー」

たえ「平时总是自信满满的有咲,变得更加自信满满了……可以期待一下了」

有咲「感觉都不知道是不是在被夸了……」

沙绫「呵呵,说明Otae也如此期待着哦。

   比起这个,大家都在吗?没有谁走丢吧??」

りみ「嗯、嗯……

   虽然人很多,不过没关系……

   因为以香澄酱的浴衣为目标呢」

たえ「我也没事。

   因为和沙绫牵着手」

香澄「我也,因为和Saya牵着手啦……呃,啊啊~!

   快看快看!那边在办庙会哦!」

  「有那么多小摊啊!

   好~厉害!」

  「呐呐,有咲!」

有咲「反正你是想说要绕道去庙会吧?」

香澄「……诶?为、为啥会知道?」

有咲「嘛啊,因为香澄的思考模式太好懂了」

香澄「诶嘿嘿,不愧是有咲!很了解我呢!

   那么,大家就稍微绕道去庙会……」

有咲「别了吧。你看,那边的人群……

   去那种地方的话绝对会筋疲力尽的哦?」

香澄「诶~,不要嘛ー。

   大家一边吃章鱼烧一边看烟花嘛~」

有咲「驳回」

香澄「诶~~,我想去庙会嘛~。

   Rimirin也是一脸很想去的表情呢ー」

りみ「我、我!?

   我,那个,这个……」

沙绫「嘛啊,香澄的心情我很理解哦。

   庙会嘛,总觉得令人兴奋不已呢?」

香澄「……啊~,果然不行!

   无论如何都很在意!

   我稍微去一下……!」

有咲「喂、喂,香澄!

   等等……!」

  「啊啊……香澄那家伙,真的去了啊」

沙绫「是啊。

   香澄大概也就看看……不可能吧?」

有咲「即使如此……

   也不用特意在这种混乱的场合去吧。

   一个人明明很危险……」

りみ「是、是呢?香澄酱一个人很危险吧?

   ……我、我稍微去找找看!

   找到香澄酱的话就打电话哦!」

有咲「啊,Rimi!

   真的假的,连Rimi都走了……」

たえ「我也,去找找看吧?」

有咲「你给我住手!Otae绝对会迷路的!

   那个画面都浮现眼前了!」

沙绫「确实,不要再继续分散比较好呢」

  「这样的话……

   我们就先去有咲的秘密地点吧」

  「Rimirin来电话的时候也比较容易集合」

有咲「……也是啊。

   就这样做吧」

沙绫「那么,地点前进部队,出发!」

たえ「有咲。……来」(笑)

有咲「嗯?怎么了,突然伸出手……?」

たえ「有咲也牵起手会比较好吧?

   而且人群比刚才还拥挤了」

有咲「白、白痴吗!?

   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会牵ー!」

たえ「虽然你刚才也这么说了,但不是小孩子也可以牵手哦?」

有咲「不行不行不行!

   我、我,对这个,不行啦!」

  「好、好了,快点走了喔!

   秘密地点在这边……!」


——庙会——

沙绫「……呐,Otae。

   想稍微看一下Otae的手机……」

たえ「手机?怎么了?」

沙绫「Otae的手机,能打通吗?」

たえ「手机……啊,没信号」

沙绫「果然是这样啊……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信号,是因为人太多了吗……?」

たえ「虽然不知道……但没法打电话的话……」

沙绫「是啊……

   该怎么和Rimirin她们联络呢?」

  「呐,有咲。怎么办……」

  「……诶?

   有咲……?

   ……不见……了?」

  「怎、怎么办……!

   和有咲也走散了!?」

第3话 像仓库一样的地方……


——庙会——

沙绫「呐,有咲~!

   你在哪里~?有咲~!」

たえ「……有咲,哪里都找不到呢」

沙绫「这下难办了啊。

   电话也打不通……Otae也是吗?」

【按手机】

たえ「我的也不行」

沙绫「虽然刚刚也跟擦肩而过的人搭话了,但果然人太多,手机似乎都打不通……」

たえ「取不到联络……好困扰呢」

沙绫「不过,和Otae牵着手真是太好了……

   不然的话连我们都要走散了」

たえ「所以才跟有咲说要牵手的嘛……」

沙绫「怎么办?

   回到跟香澄和Rimirin走散的地方比较好吗?」

たえ「……离那之后也有一段时间了,大概不会在那里吧」

沙绫「也是啊。

   唔~嗯,怎么办……」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好好问清楚有咲所说的地点就好了啊。

   去那里的话,感觉有咲会在呢」

  「……啊,说起来!

   这之前,香澄读过的杂志!

   那上面会刊登吗?」

たえ「我觉得不会登的。

   有咲大概不会推荐杂志上刊载的地点」

沙绫「……确实。

   自己还说是『秘密地点』呢」

たえ「那个『秘密地点』,从有咲的性格来考虑一下?

   ……感觉像当侦探一样好有趣」

沙绫「从有咲的性格来考虑,吗。

   那个,那样的话,她会去的地方是……

   果然还是人少的地方吧?」

たえ「嗯,我也这么觉得」

  「而且能被有咲称为『秘密地点』,所以应该不是谁都能想到的地方」

  「因为有咲她有点固执呢」

沙绫「嘛、嘛啊,她确实稍微有些复杂的地方啊」

  「这样的话,果然不是连我都能想到的『能清楚看到烟花的高地』……」

たえ「嗯。平时去那里散步的人也很多」

  「还有,说到有咲,因为她是室内……是 家里蹲……」

沙绫(为什么要改口呢……)

たえ「以及,喜欢昏暗的地方。

   有咲家的『像仓库一样昏暗宁静的地方』」

  「…………」

  「……有咲难道是……妖怪?」

沙绫「噗……哈哈哈……!

   妖怪……我说,有点说过头啦~」

   不过话说回来,『像仓库一样昏暗、宁静的地方』,吗。

   那种地方,这附近……」

  「……啊!

   说起来,这附近有神社来着?」

たえ「因为是,妖怪?」

沙绫「不是那样啦!

   记得,是有的吧?

   因为在树林中,平时谁也不会去的神社」

たえ「嗯,有的。

   在去『能清楚看到烟花的高地』的途中,右转进入树林中」

沙绫「没错!

   说不定是那里呢,有咲的『秘密地点』!」

  「那里被树木包围着,正是所谓的『像仓库一样昏暗、宁静的地方』」

たえ「嗯,似乎也会冒出来妖怪,没错了。

   不愧是,名侦探·沙绫」

沙绫「啊哈哈,谢谢。

   那就赶快去那座神社吧」

たえ「知道了。

   那么……嗯,手」

  「牵手去吧?

   为了不走散」

沙绫「嗯!

   就这么去吧!」

第4话 一个人的烟花大会


——有咲的秘密地点——

有咲「啊~啊……

   烟花大会,开始了啊」

  「话说,大家……

   到底都去哪了啊……」

  「…………这不是,只剩我了吗」

  「嘛啊,我也没有很在意,这样也可以啦!」

  「……真是的,香澄净做些胡来的事」

  「像那样混入人群里当然是会走散的嘛!」

  「而且沙绫和Otae也不知何时没跟过来……」

  「难得我想告诉她们这个秘密地点的啊ー」

  「……快看,这座神社。

   能看到这么漂亮的烟花哦……」

  「………………」

  「好想和大家……一起看啊……」

  「……如果我没说有这么个地方的话,现在大家应该在一起的吧……」

  (还有……如果我没装模作样的,而是正常地告诉她们这个地方的话,大家应该都会聚集过来的吧……)

  (虽然是想让大家高兴的……

   到底在干什么啊,我……)

  (不过话说回来……

   这里,真的好安静啊……)

  「除了烟花的声音就听不到别的了……」

  「虽然每年都会来……

   今年却感觉格外安静啊……」

  「啊~啊……

   大家现在都在干嘛呢……?」

☆ ☆ ☆


沙绫「哈啊,哈啊……坡道……还挺难爬的啊……

   Otae,神社还没到吗……?」

たえ「就在这条坡道上面,还有一点。

   你瞧,看到牌坊了。

   马上就到了哟」

沙绫「真的!

   ……好的,到啦」

  「那个,有咲在……」

たえ「……不在呢」

沙绫「哎呀……预算出错了啊~」

たえ「名侦探·沙绫,可惜。

   我也很悲伤……」

沙绫「唔~嗯,那有咲到底在……」

【烟花的声音】

たえ「嗯?烟花大会好像开始了」

  「啊……」

【跑走】

沙绫「Otae?等、你去哪里??」


☆ ☆ ☆


たえ「……沙绫,看对面。

   烟花……好漂亮」

沙绫「啊,真的!

   哇啊,好美……」

たえ「比平时看到的烟花都要大……是错觉?」

沙绫「大概是因为周围很暗吧?

   烟花的光反而明亮了,所以才看起来很大什么的」

たえ「还有声音也比平时大」

沙绫「嗯。因为没有遮挡物,有种直接向着肚子“咚”的感觉呢」

たえ「不可思议……

   仿佛烟花就在这里似的。

   感觉,好想触碰」

沙绫「啊哈哈,我懂那种感觉……诶!?」

たえ「怎么了?」

沙绫「刚刚,在烟花的光芒下,一瞬间好像看到一个人影……」

たえ「啊。那是……」

有咲「……嗯?

   刚刚,有声音……」

たえ「喂~,有咲~」

沙绫「有咲!有咲在这诶!」

有咲「O、Otae!?沙绫!?

   为什么在这……?

   完全搞不懂」

【沙绫和tae跑过来】

たえ「名侦探·沙绫的复活呢。

   这座神社是大正解」

  「……啊,不过,这只有咲可能是妖怪变的有咲」

有咲「哈、哈啊!?

   你说什么呢你!」

  「正在想实现了奇迹的再会呢,就突然喊我妖怪啊!?」

  「真的意味不明!」

沙绫「哈哈……哈哈哈!

   太好了。那个吐槽,是有咲没错了!

   不是妖怪!」

有咲「哈、哈啊?所以说,是怎么回事……?」

第5话 Popipa,集结!


——有咲的秘密地点——

有咲「不过话说回来,真亏你们知道这里啊?

   我明明从来没说过是神社的……」

たえ「有咲的事情,我什么都知道」

有咲「哈啊?」

沙绫「刚才香澄说想去庙会的时候,有咲说过吧?

   香澄的思考模式很好懂……」

有咲「啊、啊啊,说是说了……」

沙绫「和那相同。

   考虑下有咲的性格和喜好就差不多明白了」

有咲「只有这些就进展的这么顺利吗?

   真不敢相信……」

たえ「但是,我们现在来到这里了对吧?」

  「因为有咲和香澄一样好懂」

有咲「那怎么可能ー!

   我可不像香澄那么单纯ー!」

たえ「有咲和香澄相反」

  「因为很固执,所以应该不会选谁都能想到的高地,因为是家里蹲,所以应该喜欢昏暗的地方」

沙绫「等、等下Otae!

   你那种说法有语病……」

有咲「你、们、两个ー!

   在别人不在的时候就随便乱说ー!」

沙绫「抱、抱歉呢!

   我们并没有这个打算的!」

たえ「但是,猜对了哦。所以才见到了有咲」(笑)

有咲「那、那倒是啦!

   ~~!」(脸红)

  「……真是的!有种“开什么玩笑”的感觉!」

沙绫「抱、抱歉啊有咲。

   我给你道歉,所以别气的满脸通红啦?呐?」

たえ「不对哦,沙绫。

   有咲大概是在害羞。

   因为自己的想法完全被猜中」

有咲「才、才才才、才不是嘞!((٩(//̀Д/́/)۶))

   突然说什么呢……!

   为、为什么我非得害羞不可啊!?」(脸红)

  「……话、话说!

   打算在这种地方站多久啊!?

   好了,到这里来!看烟花了喔,烟花!」


☆ ☆ ☆


沙绫「烟花……好美啊……」

有咲「对吧?再怎么说这里可是我的『秘密地点』呢」

沙绫「有咲,真亏你能找到这种地方啊?

   最开始是因为什么才打算在这里看烟花的?」

有咲「嗯~?记得是……

   在找能清楚看到烟花的地方时,偶尔找到这里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沙绫「嘿诶,是这样啊。

   那得感谢那时候的有咲呢!

   多亏了这样才能如此清晰地看到烟花嘛」

たえ「香澄和Rimi,现在在做什么呢?」

沙绫「手机还是打不通啊。

   啊~啊,好想和大家一起看烟花啊~」

たえ「嗯。

   如果在这里看的话,香澄大概会特别开心吧」

有咲「哼……

   会很吵吧,没让别人知道这里的存在真是太好了。

   好险好险」

  (……从这里看烟花的话,香澄那家伙会说什么呢?)

  (因为是香澄嘛,反正会——)

???「好、好厉ーーー害!

    烟花超级闪耀ーーー!」

有咲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呃,诶?」

香澄「快看快看,Rimirin!

   从这里看,烟花超级闪亮亮的哦ー!」

りみ「真……真的呢。

   感觉像是在近处看烟花一样……」

有咲「香、香澄……!?」

香澄「……有……有咲?」

沙绫「Rimirin也在!?」

たえ「……为啥?」

香澄「啊啊啊啊啊啊!有咲、Sa~ya,Otae!?

   呐,Rimirin!大家在这种地方耶ー!」

りみ「真、真的……」

香澄「太、太好了~!

   大家,我好想你们喔~~!(´;ω;`)」

有咲「等下我还没搞懂……

   为什么香澄和Rimi会……?

   真亏你们俩混在那人群中还能遇到啊」

香澄「那个呢,诶嘿嘿~♪

   在庙会偶然间和Rimirin遇到了!」

りみ「嗯、嗯……虽然人很多……

   真的是很碰巧呢……」

香澄「然后烟花大会开始了,两个人都慌得不行!」

沙绫「那么,这个地方呢?

   你们两个没听说『秘密地点』就是这里吧?」

香澄「诶ー!?这里是有咲的秘密地点!?

   是这样啊ー!」

  「我们是在找两个人能清楚看到烟花的地方,偶然之间来到这里的 !对吧,Rimirin?」

りみ「嗯……嗯。我只是在跟着香澄酱而已……」

たえ「香澄,和刚才的有咲说出了完全一样的话呢」

沙绫「这样啊……香澄和有咲虽然性格完全不同,但是感觉却非常相似呢。

   原来如此,所以才很合得来吗」

有咲「哈、哈啊啊啊!?

   我和香澄感觉相似?

   开什么国际玩笑!那怎么可能ー!」

终章 星形的烟花


——有咲的秘密地点——

香澄「虽然发生了很多,但这下就全员集齐了呢!

   这就是,Popipa的凝聚力!」

有咲「话说,讲道理这真的是个奇迹啊!

   一般来说不可能的吧,这种事!」

香澄「但是真的太好了~!

   因为我想和大家一起看烟花嘛!」

沙绫「不管怎么说,全员都聚齐了呢……

   那就悠闲地赏烟花吧」

りみ「是呢」

たえ「快点,到这边来。

   大家坐下」

有咲「Otae!都已经准备好了!?

   而且连最佳观赏位置都!」

香澄「啊~好狡猾!我也想在最佳观赏位上看~!」


☆ ☆ ☆


香澄「哇啊……好~棒。

   和大家一起看会更加漂亮呢!」

りみ「…………呀!」

香澄「嗯?怎么了,Rimirin?」

りみ「那、那个……其实……

   我,对烟花的声音……有点……不擅长……」

  「……呀!」

香澄「是对“咚!”的声音不擅长吗?

   对我来说就像Rimirin的贝斯一样感觉很舒服呢……」

りみ「你、你瞧……该说是……在肚子里回响的感觉呢……

   还是说……身体都在震颤呢……」

沙绫「啊,所以刚才来神社的时候才战战兢兢的啊」

りみ「嗯、嗯……」

  「呀!」

香澄「明明Live的时候就完全没事,真是不可思议呢」

たえ「……Rimi。给,手」

りみ「诶?什、什么?」

たえ「手……牵起来吧。

   这样就能安心了哦」

りみ「O、Otae酱……」

たえ「跟大家走散的时候,因为和沙绫牵着手所以才安下心来」

  「所以,手……牵起来吧」

りみ「……嗯、嗯!」

【牵手成功】

たえ「……如何?安心了吗?」

りみ「……嗯。

   稍、稍微……变好了……大概……」

  「……呀!」

沙绫「啊啦啊啦,安心似乎还不够呢。

   那么,另一只手就和我牵吧♪」

りみ「……嗯、嗯!」

【牵手成功】

香澄「哇!有咲,刚才看见了吗!?

   刚才的烟花以蝴蝶的形状扩散开了噢!」

有咲「现在这种烟花也不罕见了吧。

   其他还有心形和星形之类的,各种都有」

香澄「是、是吗!?

   我想看星形的烟花!」

  「说到Popipa的话,就绝~~对是星星嘛!」

沙绫「呐……看那个!」

香澄「……啊。

   星形的……烟花……」

  「……5个并在一起!」

  「好厉害!好厉害啊,有咲!

   星形的烟花有5个噢!5个!

   和我们一样是5个!」

有咲「我说!?

   香澄,别抱住我~!」

香澄「不嘛!我就要抱!还要抱大家!

   下一个是Otae,抱紧~~~~~~!」

たえ「好、好难受……」

沙绫「哈哈哈。真的太好了呢,香澄。

   能和大家一起看烟花」

香澄「嗯!我,绝——对不会忘记今天的!

   明年也绝对要来哦!」

沙绫「香澄,太性急了……」

たえ「那么,明年也穿浴衣哦」

有咲「Otae也劲头满满啊!」

りみ「明年想更习惯一些这个声音呢……」

  「……呀!」

有咲「话说啊,你们几个……就不能再安静点看吗?

   把我的秘密地点全浪费了。

   被别人注意到可怎么办啊」

香澄「虽然这么说,有咲~!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偷笑!」

  「明明因为能和大家一起看烟花而感到很高兴的说~♪」(坏笑)

有咲「哈啊?

   你、说、说什么呢!」

香澄「我也很了解有咲的思考模式嘛!」

有咲「……什!?」

香澄「呐~?

   所以,和大家一起来烟花大会很好吧?

   因为这么开心呢~?」

有咲「唔……才没有很开心……啊」

  「说起来,香澄。你……那个如何了?

   有好好按照约定让它结束了吧,作业!」

香澄「(;゚□゚)惊!?」

沙绫「诶?刚才的反应,难道说……

   骗人的吧,香澄?」

香澄「……哈哈,啊哈哈哈哈」

有咲「诶,真的假的?

   香澄。你,真的没做作业……?」

香澄「……有、有咲……?

   ……作业……帮帮我……!」

一同「没做吗!?」

香澄「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帮帮我,有~~咲~~~!!!」

 

-END-
姆西姆西

邦邦 - 香澄&有咲 小对话

香澄:呐呐,有咲!弹keyboard吧!

   一起演奏小星星吧!

有咲:哈~?麻烦死了~。

   要弹的话就弹点更华丽的曲子啊。

香澄:有咲,小星星是乐队的基本噢!

   乐队既是从小星星开始,也是以小星星终结!

有咲:我可没听说过!

香澄:弹嘛~。多好呀~,呐~?

   人家想和有咲一起演奏嘛~【撒娇】

有咲:…………

   ………………

   ……真是,没办法啊【脸红】

香澄:呐呐,有咲!弹keyboard吧!

   一起演奏小星星吧!

有咲:哈~?麻烦死了~。

   要弹的话就弹点更华丽的曲子啊。

香澄:有咲,小星星是乐队的基本噢!

   乐队既是从小星星开始,也是以小星星终结!

有咲:我可没听说过!

香澄:弹嘛~。多好呀~,呐~?

   人家想和有咲一起演奏嘛~【撒娇】

有咲:…………

   ………………

   ……真是,没办法啊【脸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