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手机p图

1949浏览    26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8 07:44
-花生酱-
床都有了,不搞个孩子我不甘心?...

床都有了,不搞个孩子我不甘心😌

蓝曦臣:这孩子怎么长得像江澄????


床都有了,不搞个孩子我不甘心😌

蓝曦臣:这孩子怎么长得像江澄????


Rrrruby

the shy 的 私 服 look (一)


 (不一定全、时间乱序)


the shy 的 私 服 look (一)


 (不一定全、时间乱序)


是金百万阿.

震惊!失踪五年的池震竟被我媒体拍到在车里私会女友?经本台记者调查女方竟是刑侦局副局长陆离!眼见二人在车中xxxxx..........

震惊!失踪五年的池震竟被我媒体拍到在车里私会女友?经本台记者调查女方竟是刑侦局副局长陆离!眼见二人在车中xxxxx..........

Rrrruby

the shy 的 私 服 look (二)


 (不一定全、时间乱序)


the shy 的 私 服 look (二)


 (不一定全、时间乱序)


Rrrruby

the shy 的 西 服 look~


(不一定全、时间乱序)

the shy 的 西 服 look~


(不一定全、时间乱序)

鲸鱼鸽子汤
惭愧惭愧 我已经把cc和华儿...


惭愧惭愧



我已经把cc和华儿的图搞成壁纸了



P图使我快乐👌









惭愧惭愧
















我已经把cc和华儿的图搞成壁纸了
















P图使我快乐👌

月十七

抱歉今天十七出去玩了没能统计投票人数

投票时间延迟到明天12::00

感谢理解[鞠躬]

发个福利,十七就是这么P图哒

晚些会有惊喜呦

占tag致歉呐

抱歉今天十七出去玩了没能统计投票人数

投票时间延迟到明天12::00

感谢理解[鞠躬]

发个福利,十七就是这么P图哒

晚些会有惊喜呦

占tag致歉呐

鹤米
很久以前给女王p的图片,超级喜...

很久以前给女王p的图片,超级喜欢的,好像是在2015年12月左右完成的💝昨天女王生日今天把珍藏图图迟到的送上来🍬

很久以前给女王p的图片,超级喜欢的,好像是在2015年12月左右完成的💝昨天女王生日今天把珍藏图图迟到的送上来🍬

Darth Mathilde

继续掉(P)San值(图)~


p2原图


继续掉(P)San值(图)~


p2原图


Darth Mathilde

最近真的已经失去理智了,感觉到了深渊的呼唤……

把之前的一张图p了一下,有点小恐怖呢(是不是有种手被灼烧腐蚀的感觉?)

用了两个软件,p2是第二步处理的,p3原图~

链接是几天前发的《死灵之书》~

http://mathilderomeotrivo.lofter.com/post/1f9466e9_1c5dc22da

最近真的已经失去理智了,感觉到了深渊的呼唤……

把之前的一张图p了一下,有点小恐怖呢(是不是有种手被灼烧腐蚀的感觉?)

用了两个软件,p2是第二步处理的,p3原图~

链接是几天前发的《死灵之书》~

http://mathilderomeotrivo.lofter.com/post/1f9466e9_1c5dc22da

看那天边的一只鸽子

@天要下雨 我本来想写长评来着,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憋出几个像样的句子。


不过实在是太太太,太喜欢各自为政和八国之乱了,写不出长评我都快憋出内伤了

好事成双否之八国之乱四十三章(上)里我爱不释手的一段:

“金姑娘,你报仇的机会来了。”梅长苏把匕首塞入金柔手中,“若真到了绝境,麻烦你用这把匕首,将我碎、尸、万、段。”
最后四个字,说得轻巧而狠绝。
金柔木然捏住匕首,困难地吞咽着唾沫。
梅长苏此刻的眼神太过冷厉,他人软软地瘫坐在地上,却威压千钧,直让金柔喘不过气来,然后她便从梅长苏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个被私人仇怨、小情小爱折磨得畸形而丑恶的人影。
梅长苏没有理会金柔,只是转头看向帐外,仿佛能穿透层...

@天要下雨 我本来想写长评来着,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憋出几个像样的句子。


不过实在是太太太,太喜欢各自为政和八国之乱了,写不出长评我都快憋出内伤了

好事成双否之八国之乱四十三章(上)里我爱不释手的一段:

“金姑娘,你报仇的机会来了。”梅长苏把匕首塞入金柔手中,“若真到了绝境,麻烦你用这把匕首,将我碎、尸、万、段。”
最后四个字,说得轻巧而狠绝。
金柔木然捏住匕首,困难地吞咽着唾沫。
梅长苏此刻的眼神太过冷厉,他人软软地瘫坐在地上,却威压千钧,直让金柔喘不过气来,然后她便从梅长苏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个被私人仇怨、小情小爱折磨得畸形而丑恶的人影。
梅长苏没有理会金柔,只是转头看向帐外,仿佛能穿透层层风雪,望见咫尺之外的梅岭,望见站在梅岭悬崖边的梅长苏。


梅长苏的确正站在梅岭的悬崖边,他手中夹着头盔,发丝被风吹得凌乱飘舞,然而他恍若不觉,只是笔直地望着脚下。
不远处是大渝的军营,他仿佛也看见了身陷牢狱中的梅长苏。


兄长,你不必顾惜我的躯壳。


贤弟,我也不会吝啬自己的灵魂。


单于乾,我林殊,连一块皮都不会留给你。
————

准备画一个梅后在牢房里塞给金柔匕首,还有一个梅长苏站在梅岭的悬崖边。

结果画了老长时间,就画完了第一幅。
匕首被我给画到地上了,因为实在没有能力把金柔也画进去,但匕首不画有些可惜

对古代行军牢房没有研究,画完砖块和木板后才想起来他们是在军营而不是正经的牢狱——但画完这一幅我已经身心俱疲了,就不改了...(喂



K莫宝宝
小郭好软萌啊……楚哥~~~那是...

小郭好软萌啊……楚哥~~~

那是相当可爱🎀

小郭好软萌啊……楚哥~~~

那是相当可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