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打野

3043浏览    677参与
流云

这种打野给我一打谢谢

我喜欢这种打野,真的,起因是我给他打蓝,结果我集合按了半天蓝打了半条血他就从我旁边走过,就一直按集合,等我走开清兵突然叫我过去,好家伙站着挨打呢

[图片]

[图片]


还有这个猴,河蟹打到残血突然走人,我一脸懵逼去补了个刀,问他没回我,现在打野都这么高冷默默付出么

[图片]


然后我去打对面蓝的时候,他还帮我打然后及时停手走人,要是别的打野一个平A或者野刀就收走了最后站着和我对视(真的遇到过)

我又开始喜欢打野了,打野也是有好伙伴的,遇到的这两个打野都是单推人,这年头给上单打蓝的打野真的好好,法师都要馋哭了੭ ᐕ)੭*⁾⁾


[图片]


每次打完如果都是这样亮...

我喜欢这种打野,真的,起因是我给他打蓝,结果我集合按了半天蓝打了半条血他就从我旁边走过,就一直按集合,等我走开清兵突然叫我过去,好家伙站着挨打呢


还有这个猴,河蟹打到残血突然走人,我一脸懵逼去补了个刀,问他没回我,现在打野都这么高冷默默付出么


然后我去打对面蓝的时候,他还帮我打然后及时停手走人,要是别的打野一个平A或者野刀就收走了最后站着和我对视(真的遇到过)

我又开始喜欢打野了,打野也是有好伙伴的,遇到的这两个打野都是单推人,这年头给上单打蓝的打野真的好好,法师都要馋哭了੭ ᐕ)੭*⁾⁾



每次打完如果都是这样亮晶晶就好了,颜色看着就舒服


扁鹊,我得放一放了,一拿他打排位就这个样子,见鬼




蓝少解说LOL
简单粗暴的三位打野上分英雄,选到就相当赢了一半
简单粗暴的三位打野上分英雄,选到就相当赢了一半
遥白吖
2150的巅峰赛,双边阵容对面有马可怎么打
2150的巅峰赛,双边阵容对面有马可怎么打
遥白吖
赛季上分,玄策打野,教学,记得收藏
赛季上分,玄策打野,教学,记得收藏
万事君

王者动漫:打野诸葛亮?司马懿:一会儿别哭着求我!

王者动漫:打野诸葛亮?司马懿:一会儿别哭着求我!

烁

想练打野和对抗路

我玩辅助连跪,玩射手和法师一般打不出高伤害,还老被迫补位。

就是说咱觉得夏洛特、露娜、马超、元歌、曜、玄策、杨戬、裴擒虎和即将上线的暃都好帅,想练习一下子。但我打野0基础,对抗路只能拿孙策夏侯惇应付应付。这情况咋整?是要搞个小号重新来过吗?我小号金币太少都买不起英雄。给我点建议啊家人们。

还有,我玩射手也可菜,觉得阿离像我梦中情人,但拿出来就凉凉,小号黄金局被马克打爆。所以连阿离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我玩辅助连跪,玩射手和法师一般打不出高伤害,还老被迫补位。

就是说咱觉得夏洛特、露娜、马超、元歌、曜、玄策、杨戬、裴擒虎和即将上线的暃都好帅,想练习一下子。但我打野0基础,对抗路只能拿孙策夏侯惇应付应付。这情况咋整?是要搞个小号重新来过吗?我小号金币太少都买不起英雄。给我点建议啊家人们。

还有,我玩射手也可菜,觉得阿离像我梦中情人,但拿出来就凉凉,小号黄金局被马克打爆。所以连阿离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是菟艽吗

我是一个打野(条漫w字大纲1)

排雷:

全是个人扒鸡打野生活改编,ooc不喜绕路

“我”多是山风夜叉雀雀等打野位,能打野的都有出场,tag太多就不打了只打主角的,对手多是野王山风(没错我被炸麻了);其他都是印象派,

上单雪弟弟,中单吧唧火,射手妖狐辅助草爹

自己打的一些漫画素材,沙雕迫害流派

因为三次元事多,隔壁俩合集漫佣魈没处理,扒鸡来不及更,先存着。

说不定以后是漂亮彩漫呢(开始梦游)


【含泪补野要被嫌活不好】


每次准备界面,下路的射手一看到自家锁的是花花草草辅助,总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这个半吊子嘱咐道:“打野兄弟,你要多来下路帮我!”

我总会深情款款地告诉他,“难说,待会进游戏,我要背着大背筐。”...

排雷:

全是个人扒鸡打野生活改编,ooc不喜绕路

“我”多是山风夜叉雀雀等打野位,能打野的都有出场,tag太多就不打了只打主角的,对手多是野王山风(没错我被炸麻了);其他都是印象派,

上单雪弟弟,中单吧唧火,射手妖狐辅助草爹

自己打的一些漫画素材,沙雕迫害流派

因为三次元事多,隔壁俩合集漫佣魈没处理,扒鸡来不及更,先存着。

说不定以后是漂亮彩漫呢(开始梦游)


【含泪补野要被嫌活不好】


每次准备界面,下路的射手一看到自家锁的是花花草草辅助,总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这个半吊子嘱咐道:“打野兄弟,你要多来下路帮我!”

我总会深情款款地告诉他,“难说,待会进游戏,我要背着大背筐。”

“?”每个射手都喜欢敲问号。

但我自觉已经打完信号,便安详准备。

——因为新的采灵芝打野生活又开始了,好耶。

 

  

采着采着,噩耗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寻思要是去帮帮忙,又老挨骂。也许是我缺少了一波战术分析?

纯萌新又不太聪明的我开始琢磨起来:

上单战士养了一个大爹我一刀伤害零点九,去不得;

中路法师飞来飞去全是仙男仙女抓不到,懒得去;

下路射辅野三个猛男男上加男虎视眈眈,不敢去。

我恍然大悟,换了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继续埋在草里刷野。

于是整个萌新打野时期就这么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美渡过。

 

 

当我开始对扒鸡有了一定的理解后,有了一些金光闪闪的想法:

我想成为野王。

那么在野区称王称霸首先要准备什么呢?

——啊,反正不是采灵芝。


   

我说不清楚别的打野最恨的是人是谁,反正我最恨哈哈喂——

一个拖着尾巴的胖鱼摆摆。

没错,就是开局搞心态,开团罚我站的那个化鲸。 



年轻的时候后,我不明白反野这个概念。

直到遇见对面黑心肠的化鲸给我上了一课。


那天风和日丽,我下定决心做出改变,刷到三级就去下路大展拳脚!

正埋头刷野的之际,一级学三的他,带着丑陋的步伐冲向我的野。

然后一个勾,精准拉脱,屁颠屁颠跑了。

“……”我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

瞅了眼麒麟,又瞅了眼进草消失的对面辅助,不开心地继续刷。

谁知道过了会儿他又来了,一个鱼尾巴勾得我想仰天长啸——

你马的,为甚么!

  


于是我学会了开局就把野拖到草里打。

回家补状态的3级中单看了下1级的我,友好又礼貌地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他俊美的面容带着愁苦的不解,斟酌开口道,

“打野的,是我卡了还是你卡了,你怎么还在刷这个麒麟?”

“……”

我知道这和开局我们一起出发的剧本不能说是毫不相干,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但我就是很气。

“你卡了。我听不见你说话。”

  


好不容易刷完野,我警惕精神,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从野区溜溜哒哒摸过去——

大家正热情似火地搓麻将,全员大残血,我方二打三,是个绝妙的出场机会!

于是我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富裕的开始,赶紧一头栽进去,准备收割——

本以为他俩会撤退让我出风头,却不想,下路的射手辅助虎躯一震,看到有我顶着伤害在打,回光返照那样活过来。手速快到只剩下残影。

转瞬之间,双克之理在我眼前飘过,我不可置信,但看到还剩个头k,连忙到拿起打野刀,极速奔跑甚至想交闪进塔——

我本要见到光明,只见草爹一个叮,倒一片,连口汤都没给我留下。

被三个集火揍得扁下去的我:“……”

工具人,还是个0-1的沙包工具人。

我只是觉得苦,但又形容不出。

  


从晴明井出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下路真晦气,爷的头掉得是那么猝不及防。

此时中单的好兄弟又在摇我了,我重整旗鼓,赶紧抄家伙过去。

这次是来真的打架了——

毕竟我专门向大佬学习过,如何才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打野。

只见我一个位移起手,一个……嗯,没中。还挨了对面中单一顿毒打。

然后我灰溜溜跑了。

“……”

不过有个好消息,我把我家中单保护下来了,他一定想谢谢我。我们家中单却咦了一声,“打野的,你是步步高点读机吗?”

我想了想,刚刚他被对面中单欺负,是我挺身而出救他于危难之际,以为他想夸我是个天才爷们,支着耳朵听。

他闷笑道,“哪里亮了摁哪里?…嗯?你抓人?”

“……”这把我再也不去中路了!

  

  

我把目光放到了上路——

众所周知,上路是个养爹的地方。

我觉得我能在上路,见到我们家这把的超人——看,上单他膘肥体壮,活蹦乱跳的,多让人欣慰啊。

我打了信号,蹲在草里,暗中观察,伺机而动。

大佬们说一个优秀的打野,要有耐心蹲人。于是我蹲在这里看两个肉爹互相扯头花。

……脚有点麻。

  


等啊等啊,我像个望夫石,等得海枯石烂。

最后终于忍不住,在草里挪了挪窝,继续蹲。

但是一个没注意,对面上单忽然不见了。

我还在发呆,愣愣的。

我家超人颇为好笑地揶揄道,“打野的,你蹲……咳,你从草里掉出来了。”

“……”

我好像恍惚听见我那颗渴望变强的心,碎成了渣。

  

  

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萌新打野,能被反野能被野怪打死了。

我有梦想,有操作,有信心。

我已今非昔比!

然后三路的队友们点点头,

亲切地称呼我为——

混子打野。

“……”可恶,我是钮祜禄打野!钮祜禄打野!

  

  

我打野真的很混吗?

我开始了反思,并且翻了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打野日记,认真分析。

左看右看,我越看越觉得:

啊,我真是一个完美的野王。

比如这一天——

  

  

中单是个漂亮强大的吧唧火。

我十分放心地在下路买房,偶尔看看全局,中单大哥一嗓子差点把我送走:“野!野快点来!”

“哦哦,就来就来。”

他可能不知道,我是个重庆的打野。

重庆人的立刻马上,形容一下,大概速度是他风干了以后吧,我才摸过去。

心虚地踩在他的扁不拉几的脑壳上,陷入沉思。

“……”好像来的,的确有点迟。

于是我痛定思痛,只好含泪把他的兵线吃了个干净。

  

  

我打野总是穷困潦倒,像个乞丐一样。

灰头土脸,走哪路哪路嫌。端着小破碗,比辅助还清贫,“行行好,给两口兵线吃吧!”

上路大爹吆喝道,“去去去!哪里来的叫花子。”

中单大哥凶巴巴,“那个谁,你别动我兵线!”

下路二人组喷人最凶,“爬!”

“……”那我走。

本想偷偷蹭掉兵线,因为背着太大一坨死沉死沉的,老是被队友发现挨骂,于是再也不玩山风了。

夜叉,我一代野王的青春,开始了。

  

  

夜叉打野也塔娘的太好混了。

位移起手,位移离开。

我从野区中来,蹭两口兵线离去,挥一挥衣袖,换条路继续蹭。

啊,那个比牙签还细的大招,我愿称之为唬对面专用。

我只要刷完野跑到下路去,找个草摆个姿势就地一蹲。

没错,什么也不用做,无形之中给对面压力。

——还能让我家射手打工,我躺着分钱。

然后没线吃了换下家。

我家射手扣问号:“野呢?蹲半天走了?”

对面射手也一脸懵,“我紧张了半天以为他要越我,跑了?”

……

他们聊得还挺愉快。

  

  

后来我逐渐明白一件事:

其实没有一个野是不能混的。

至少我可以。

因为队友锁上中下是真的快啊。

眼睛一闭一睁,就剩个打野给我了!

既然如此,那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的,狂蹭兵线了——我冷酷地想。

关于一个萌新打野想转行发现就业岗位只剩打野又继续混这件事。

  

  

我家中单的红叶,可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是什么给她的错觉,区区的我,能够帮她揍对面拳头比我脸还大的中单?

整不明白。

抓人可真辛苦,我顶着满头包望着对面的塔之子只有叹气的份,“我不行了,我搞不到,我努力了。”

摸索索地多赖一会儿是一会儿,一步三回头地挪走了。

中单眉头紧缩,“光吃饭不干活。”企图给我幼小的心灵带去创伤,来平复她失去的兵线。

其实我一开始就猜到自己不得行。

于是我的思想开始拔高,不断升华成

——就假吧意思抓哈而已。

  

  

那天我打了个雀雀,升到六级火速冲到下路,摩拳擦掌,准备重拳出击。

我抬头望去,显然战况十分焦灼:

我方已经和对面在河道口打起来了,他们没有意识到我这种最后登场的混子打野,才是真正具有野王觉悟的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说的就是我——

一个出手的绝佳时机。

只见我一个减速戳中对面,在他们惊恐的目光中一跃而起,帅气地降临在了……

旁边路过的达摩上。

……

一瞬间,仿佛空气都安静了。

随着我的空大,震撼了我方射手辅助,对面也闪现一溜烟缩回塔里回家了。

我家两位也在回家。

射手很苦恼,很困惑,他一个劲儿地喃喃自语:

“真是太痛苦了,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混的打野……”

  

  

“呵,男人,还满意你见到的吗?”

“打野是我,你不满意?”

……

其实我有很多理不直气也壮的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我家辅助这把是个可爱的小太阳。

她没有骂我,只是声音软软的,可怜兮兮地问我,“拜托打野小哥哥了,我们可以终止连败吗?”

“……”

闻言,我把手踹在了兜兜里。

有一说一,人机应该比我强。

——我大概只会增加队友的游戏难度。

  


在我心里,不同实力阶段的三路,是不一样的。

萌新的时候,三路都是带我躺赢的大佬,我对他们一点冒犯之心都没有。

会一点打野后,我就开始用简单的身份划分他们:

上路是我大爹,中路是我大哥,射手是我老板,叫我往东绝不往西,辅助就是老板秘书传达指令的,平平无奇和我一样的打工人,还偶尔会和老板祖安对喷。

开始混起来后:

上路是我的后背隐藏能源,中路是我的提款机,下路是我的躺着数钱的点钞机,还是两台。

混得明白后:

上路是我的外遇,偶尔去瞅一眼活着就行;中路是我的小老婆得经常温存,多去逛逛;射手是我的大老婆要嘘寒问暖,重拳出击;辅助是我老婆的好闺蜜;四舍入五我去下路有两个老婆。

野王之魂,已经觉醒——属实给我玩明白了。

这波我在大气层。

“打野别送了,求你。”

“……”

好吧,显然老婆们对我意见有点大。

  

  

在被对面的面条人打得嘴巴起泡后,我就很无语,这种式神打野有什么操作可言吗?勾到人一套就没了,正经人谁玩这种混子打野?

……

所以本混子选择加入。

于是我发挥蹲人如蹲大的精神,在中路全神贯注,试图给对面迎头痛击。

一阵扭打后,我家中单跟我唠嗑上了,“野你为什么来中路蹲?”

我不假思索道,“因为下路两个人打不过。”

“可是你一个棉条都没中。”

“瞎说什么大实话,我是来给你跳舞的。”

“爬。”

“……”又凶我!

野王伤心地四十五度角望天,默默流泪:

罢了,罢了!

情之一字,实在伤人。

这个小老婆爷不要了!

  

  

我这种质量的打野,显然只有巨佬队友才能带我赢一把。

莫名其妙的,我就成了队伍里的助攻吉祥物,进团蒸发。

1-5-7。总觉得怪怪的:

“不对头,我怎么全是助攻和躺地,我明明是野王!”

“好好好,我们这路三个小野怪的王。”10-1射手的还有心思调侃我。

3-0-12的辅助也乐不可支,“我们推到高地了,野你快来称王。”

上路很高冷,“野区都留给你了。”

中单温柔可靠,“我看着,你放心去吧。”

复活的我擦了擦眼泪,一扒拉,战术后仰,好一个野王——

全队最穷,经济垫底。

咱们破烂神都比我富裕。

我给打野家族丢脸了。

但是……

被队友包养的感觉还不错?

白白胖胖充满希望。

我堕落了吗?不,我又成功混过去一把。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有的时候,我的队友仿佛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让我万分悔恨当初自己出院的时候没劝他们也再多观察一段时间。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被推到大本营还在吵架:

辅助怼射手:“射手你打得什么鬼,栓条狗都比你打得好。”

射手反唇相讥,“你自己辅助得像脸滚键盘,还好意思哔哔别人?”

……

去下路抓了两波,两波都抠脚的我:“……”

对对对,你们互相骂,别骂我头上来!

  

  

当我腰板硬气的时候,我就会气沉丹田,站出来阻止这场内讧:

“不要吵了,你们要骂就看看我好吧!”

所谓腰板硬气,翻译一下就是没人比我的数据都拉,直接摆烂。

“我被揍这样,其实心里比你们还难受。你们看,我还是在努力面对,没有挂机逃跑……”

他们面面相觑,大惊失色,以为这就是野王的精神。“你……”

我掉下了鳄鱼的眼泪,

“显然,我在等你们投降。”

我的队友们:???

不是你这个打野混得这么人间清醒的吗!

  

  

作为一个混子打野,最气的是什么?

无非是来自同行的挑衅。

尤其是在对面是个真正野王的光环下。

当时我还在勤勤恳恳刷野,对面山风跑到我的野区来蹦迪,这我能忍?

我拎着叉子冲上去,还伴随着剧烈心痛的咆哮——因为我们劣势,野区是我方最后的经济净土。

“区区山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狠话放得非常有用,我乱拳打死老师傅,成功把山风揍回了家。

虽然没拿到头,但是从气势上我稳稳压过他一头,“你别走撒,你常来!”

又菜又混,得过且过。

我当时还不知道我得罪了何方大爹,就图一时爽快了。

他在晴明井补状态,微微一笑,“好的,我就来。”

这话像个宣战信号。

  

  

我和山风从草里打到草外,从塔下打到塔外,上路打到下路,业原火打到石距。

就叫我偷偷吃个兵线他也要管!

队友劝我,“野哥憋打了,你打不过他!”

我泪流满面,“我也想,他逮着我打。”

疯了疯了,山风他疯了!

他不去抓中抓下,逮着我一个劲儿地捶,我打什么他跟着来,阴魂不散。

屏幕又黑了下去,我双手离开,放空大脑。

传来这个比的笑声,“你说的,我听你的话,常来玩。”

更痛苦的是,这流氓以后都住在我野区了。

  

  

我被揍得,魂魄都要飞出去了。

山风还在怂恿队友卖我,“妖狐,你把叉子送我,我这一把都不抓你。”

我们射手非常有骨气,“不干。”

真是太过分了!我在复活点看得鬼火冒,他怎么可以这么侮辱我们射手的人品!

“那这样,你让他给我认个怂,我就不抓你。”

山风把我拼命保护的射手看成什么人了?一点节操都没有的……“好。”

???

我直接呆住。

  

  

于是我们家射手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我,“野哥,你给他道个歉吧,好不好?”

“不要。”我非常有气节,这是混子打野迈向野王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品格。“我这么关照你,你还这样对我。”

妖狐“嗷”一嗓子哭出来,“你关照我多少次,山风他跟着你来就削了我多少次,我都2-7了,我比你还可怜呜呜。”

“……”好像确实比我惨。

但是我还是不乐意,“怎么可以这么就……等下等下。”

因为这个比在我家射手头上亮拳头,再跳下去我家射手就又蒸发了。

“嗯?”山风停下了攻击,妖狐趁机交位移跑了。“跪下认怂会吗?”

我在最后一刻努力地捡起来我所剩不多的节操,“男子汉大丈夫…”

“跪就跪!”

……

“噗。”

 

 

我的面板,3-5,山风的面板,13-0。

巴子的,他整整比我多了一个1。

我再翻了下经济,人家快出神装了,我穷得现在还是双小布鞋。

“……”遇到困难,我好想睡大觉。

“怎么不说话,生气了?”山风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清线,也不带,就嗯拖时间。

我幽幽道,“等哪天你变成混子打野,被野王欺负的时候,我看谁来帮你说话!”

一时之间,全员被歪门道理震住。

“……我竟无言以对。”


【那贯彻星辰的降伏一击】

想要变强成为野王,打野必须具备什么条件呢?

  经过一番学习,我开始了与大蛇的爱恨情仇。

  

  顺风的时候,排了又排,但总有躲猫猫无敌,藏得特别好的某对面天才,狗狗祟祟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草里,跟个流氓似的抢完就跑;逆风的时候,对面气势汹汹社会站位,活生生的黑虎帮在世。我家愣是打也打不过,挤也挤不进去,跟小媳妇似的造孽巴兮。

  

  顺风的时候降伏时机不对,或者排到了对面草里的人没第一时间封印,“打野的,你怎么不看着蛇啊?”

  逆风的时候没抢到大蛇,“打野的,你怎么都不知道去看下蛇啊?这么怂还补野,找个厂上班去吧。”诸如此类的话,其实没喜欢补野也正常。

  只要我是个打野,那就是我的。  

  其实有时候很羡慕辅助的,就算不抗蛇不占草,也没人骂。不过要是个在努力的可爱萌新,我也不会骂。

  

  反正野还有气,拉出来喷两句调理一下心情再说。

  等等,我是那个野。

  

  “……”躺平挨骂。

   

  

  “这把我家又劣势了是吗?”  

  我看着崩得还剩个上路,清完兵线陷入沉思。

  

  “……你要去吗?”

  “我试试。”

  

  这一刻,沉重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除了射手在支持我,剩下的队友都叫我别白费力气,投了算了。

  

  我搓了有段时间的野,算个半萌新,大概估摸到局势风向了:

  如果我抢不到这条大蛇,我们本就劣势的局面会崩盘,贫穷的家境更是雪上加霜。蛇没抢到人抬走不说,关键是家里打团四打五必然被一波。最重要的是我更是会遭受队友的质疑和谩骂。

  但是,我既然一往无前地去了,就是想赢。

  我想带我的队友们赢一次,拼命地证明给他们看:我也是个在努力的打野!

  

  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位移过去,闪现进团,用上这精准又犀利的降伏一击——

  燃起来了!我的打野生涯!!!


……

  

  “所以,你那把翻盘了吗?”

  “怎么可能?”

  我把叉子往地上一扔,惆怅地复刻场景再现:“爷刚冲进去就脸着地,被几下围殴致死,瞬间蒸发,千里送头,格老子里马都掉完了。”

  

  “……”

  

  “……你那不出所料的眼神是几个意思啊!”



【我就是来看看你】

  

  对面上单雪童子。

  

  老来我野区逛,探头探脑。

  

  当时我刷野刷一半,他过来打望,随即又哒哒哒掉头,进草,隐匿进去。

  

  见他走了我松了口气,赶紧回头继续刷野。却发现他从草里探个头出来,不慌不忙靠近我。我对比了一下等级和经济,只能忍痛放弃打了些的野,立刻掉头。

  

  他却只是亮了个表情牌,便又走了。

  

  我紧张地回来,刚摸两下野,他唰一下跳将出来——

  跟个鬼一样嘿人。

  

  “……”吓唬我很好玩吗? 

  

  

  偏偏我方劣势,我又打不过他,只好忍气吞声。

  

  他笑得超甜,当面跳了个雪团子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来看看你。”

  

  “看完了吧,我过得还行。”我赶紧趁其不备,降伏吃了就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他笑眯眯在后面追,也不打我,就接着位移缀我后边,“小打野的,你别跑呀。就是来看你过得不好发育不良,我才放心。”

  

  “……”夺笋呐!

  

  还好这把我没打竹子,不然脸色得跟媳妇一个色儿。




【基地日常被剃了个寸头这件事】

  

  中单出去看了下情况,“蛇坑没动静,可我们三路高地被推了两个。”

  射手眉头紧锁,“我们只剩个中塔了。”

  辅助叹了口气,“他们要过来欺负我们了…肯定还会跳舞嘲讽。咱们投了吧,打不过的。”

 

  带了波兵跟对面清瘦的同行打了一架,收了个头后鼻青脸肿狼狈回家的我:“呀,你们搁这干啥呢?”

  默默清线的上单给我亮了个表情牌。

  

  状况外的我回过神来,有些不解:

  “剃了个寸头就要上吊,我们不是还没秃噜吗?”

  我扒拉了一下,指着我带的那条线自豪道,“看,我刚刚出门觅食,新捡的垃……凭实力拿到的人头!”

  

  “秃了,也变强了。” 

  

  

  根据我的混子打野阅历分析:

  就算是全三路全没,对面飘了我们伺机而动,也还有指甲盖的游戏体验感。

  毕竟低端局,不外乎是互相扯头花。

  我打moba从来都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招呼着队友,“他们既然浪了,我们也准备干架。大不了下一把又是一条好汉。”  

  看到辅助小姐姐还在纠结,我连忙一锤定音,“没事,我会保护好你的。嗯,要是我抬走了你跑快点。一起吧一起吧?”

  “兄弟们,跟我肘。”

  



  

  快进到被对面射辅双爹二切三打爆。随后两个也被跟团的法刺几拳揍扁。

  

  “……”场面一度十分痛心。

  被团灭,只能对着眼前五个膀大腰圆的点塔还当面跳舞的混蛋干瞪眼。

  等待大本营爆掉的日子里总是那么难挨。

  

  射手直接破防,“是我没用,修指甲的都比我伤害多!”

  上单猛男落泪,“我的问题,没办法突破过去切c……”

  中单梨花带雨,“难受,他们辅助出的法抗装……”

  辅助眼泪汪汪,“对面超神了我根本扛不动……怎会如此……”

  “我明白了!”

  

  挤在泉水里来不及继续悲伤的队友们纷纷侧目,“……嗯,你又明白什么了?”

  

  “下次这种局,我们要五个去单挑对面一个!”

  

  ……

  

  “打野的,心态上你是这个。”

  

  

  【打不过就加入发现还是打不过】

  

  不管是哪个岗位,内卷都相当严重。尤其是打野。

    

  但内卷归内卷,对面野要不要这么混?

  

  比我还混,可算是开了眼了——

  对面打野两面佛,他转啊转啊,

  转啊转。   

  他搁这搁这呢,晕不晕啊?

  

  看得我一个混子打野鬼火冒。

  

  居然这种式神拿来打野,有什么技术性和操作性可言吗?比那个像溜溜球的猪还过分,拳头硬了。

  

  于是我下一把也跟着转了起来。

  

  ……别说,还真的挺好玩的。

  

  

  

  

  “我有大了,我有大了!” 

  那种开着大风车,往对面脸上糊,纷纷惊恐退散的快乐,是努力的人所想象不到的。

  

  丑是丑了点,但是感觉自己无敌了,无敌啦!

  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欢快又洒脱。

  

  ……

  

  战局已经打到中后期了,此时看到对面的山风在带线。

  我眉毛皱成一团——

  啊,又是他。这个跳来跳去极其嚣张的男人。

  

  我偷偷带线他要管,现在他偷偷带线,得还了吧!

  

  

  

  

  

  

  

  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野王山风,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找场子,这不是天赐良机吗!

  于是我气势汹汹地跑了过去,开打。

  

  他反应很快丢飞镖,熟悉地进草接三跳刷技能。

  我转他跳,本以为是两个野狭路相逢的互刮,但我愣是摸不到他的衣角。

  

  “……”这…好像还是打不过,溜了溜了。 

   

  但是野王不是我这种混子打野能够挑衅的。他轻轻松松追上来,给我2-2的光辉战绩又增一笔。

  

  他笑着摇摇头,又幽幽叹息道:

  “对面的,你这样转着过来找我,真的特别、特别傻。”

  

  ……

  

  “……”我最讨厌对面的野王山风了!


【你们野王都是这么调戏同行的吗】


  越混越发现,打野位置容易出心理扭曲的变态。

  不管性格表现如何,本质上都是喜欢调戏同行的魔鬼。

  “哟,小山风,又是你呀?”他尾音微微上扬,这一副兴质来了的丑陋模样,让我想到了自己在野区活得像矿区,活成了挖矿人下人的痛苦过往。

  “……”救命,怎么又排到这个比了!

  

  抬头不见低头见,平安京看看鱼塘吧,炸翻天了都!

  


  

  果不其然,他示意他家中路跟着来反我野,气势汹汹,悍如流氓。而我,只能看着我家呆头鹅中路嘎嘎叫:“敌方式神消失!敌方式神消失!”

  用着普通攻击A兵。

  甚至屁股都不带挪窝的那种。

  “……”

  我想到了自己,生平很混,得过且过。

  

  不是,但我塔马是真的过不下去了。

   

  于是我把袖子一撸,叫嚣道,“要不是我菜,你早就死了。”

 

  

  

  对面的野王觉得我邪门歪理特多,表示还想听。

  继续光顾我。

  

  于是我苟且偷生,终于6了以后,学会了从森林中来,又到森林中去。

  开大路过三方,目标明确,目不斜视,只为脏线。

  我家上中下三路:

  “打野开过?”

  “打野你大歪了,对面在那边!”

  “……这啥呀,啷个豆楞个梭过去了?!”

  

  啊,还有老乡。

  对不起了,老乡射手。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贫穷的我劫富济下自己,野区真的太危险了。

  

  我的老乡射手张口就是亲切的家乡话:“背时打野你个哈崩儿,把老子的兵线吐出来,日拐得很……”

  


  

  

  ”啧,傻瓜跟你打!”

  

  我确实没说错,虽然大家都是山风,但才出院的患者和攀岩专业户不能一概而论。我一和他打,完全暴露了我是个品如山风的事实。

   

  他在草里揍我有多丝滑,我在草里跑路就有多笨比。

  我还不能阻止他伸向我队友的魔爪……

  

  又一次扁掉,我在晴明井复活后,发起了呆。

  我是真的适合打野吗?我配打野吗?

  

  他的剧本跟我的剧本好像不一样——

  起点爽文流和晋江沙雕流。

  明明是一样的位置,对面山风5-0嘎嘎乱杀,我0-3像个小丑。

  

  “……”手中的这把刀,顿时不香了。

 

  

  

  “打野的,你怎么不动了?”

  上单大爹随后复活,刚抬脚出门看到我有些伤心地伫立,侧目道。

  

  我看了下他的面板,3-3,显然是和对面猛男一换一,换得很开心。

  下意识愣愣回复:“我打不过对面,我头疼……”说着说着,眼睛一亮,对啊,要不趁机蹭他两口兵线试试?

  “我能和你一起去线上吗?我现在头疼得厉害,你看我都0-3了……”

  “你打了个0-3,你应该脸疼不是头疼,笨蛋别装了。”

  

  ……

  

  好一个上单大爹洪世贤,竟把我这个品如打野看得如此明白!


【鬼知道他在草里信号不好】

  

  昨夜我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日适宜上分。

  果然,今天天气很好,开局很顺,非常顺——

  

  于是和下路二人组交流:

  你们的,明白?

  

  他俩:

  明白,很明白。

  

  迷茫的中路:

  明白啥?啥子明白?你们又明白起来了什么?

  

  上路阿修罗蹲草里有段时间了,显然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明白战术。毕竟我们这把顺风,抠掉中路提款金鱼姬,大家都很明白。

  

  来吧,这波团,就是我们胜利的里程碑——

  诶,哥,不是,你搁这蹲怎么不上啊?

  

  “上单腿麻了?看信号上啊!冲呀!开团呀!”

  

  “……”

  

  可恶。

  上单他其实不明白。

  

  于是我决定亲自去蹲草。

  我觉得还不错,草里挺舒服的,信号一级棒,好草!

  巧的是对面打野也来蹲这草。

  于是我俩面面相觑,抄家伙开打。

  

  明白战术早就被抛到脑后,撸起袖子扯头花莽就完事儿了。

  鬼知道他在草里信号还不好!



【越是可爱的东西越不能相信】

  

  作为一个混子打野,就靠落单的射手吃饭了。

  

  尤其是喜欢单带的毛绒绒——

  白狼啊妖狐啊什么的,一抓一个两百块,美滋滋。

  

  这天也是如此。

  我正在中下的野区奋力刷野长膘,突然看到小地图有个妖狐的头一闪而过——

  我眼睛一亮,已经自动代换成地上的两百块钱了。

  

  还有这等好事?

  

  

  

  见钱眼看的我腿脚麻利地交个位移,提着大刀冲过去,“嘿嘿,小射手一个人啊,好可爱的尾巴……嗯?”

  

  “嗯?!!”

  草草草草草草里有三个猛男!

  “刷”“刷”“刷”的跳将出来,霎时之间,我的脸和那草绿得不分伯仲。

  “……”

  我这一去,便是蓬山此去无多路;

  我这一跃,便是笨比的自投罗网;

  我这白给,便是队友的三连问号。

  

  我家的射手鄙视道,“打野,你好笨。一看就是陷阱专门骗你这种小笨打野。”

  我默默垂泪,伤心惨了。

  果然,越可爱的东西越不能信。



【兄弟不会背叛你】

  

  每次我看到下路摆烂,打野也想跟着摆烂。遂掏出笨比茨木。

  

  这把我家的上单是个酒吞。

  理所当然下路日常爆炸,0-1的我已经躺平不想挣扎了。

  但酒吞却毫不嫌弃地冲下来,参团游走带线,一点点地把我家的劣势扳回来,甚至隐隐压过对面。

  

  “打野来开团,射手中单跟上。”他在麦里指挥,大佬的气息让灰头土脸的我们有了主心骨。

  

  终于赢了这波团,对面中单红叶选择卖掉队友逃之夭夭——走之前不忘跳她最喜欢的枫之舞,只为带走一丝血皮的酒吞。

  

  酒吞吧唧栽倒。

  我们面面相觑。

 

  

  

  他在晴明井修复创伤,一边嘀咕着对面红叶怎么伤害这么高,一边翻着队友的面板,“辅助出的怎么全是输出装……”

  

  萤草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

  

  酒吞抹了把脸,“背叛我,一个卖我一个杀我……呵,女人,果然只会带来陷入冰冷泉水的痛苦。”

  

  “……”好家伙,官方剧本给你个戏精玩明白了。

  


  

  我本来也是个工具人打野。

  但考虑到酒吞的心态,于是我无比痛心地卖了三日月,买了一件繁盛绯衣。

  并且把辅助挤开,理不直气也壮地k掉属于酒吞的头,越k越上头。

  

  在上单大爹投来黑人问号的时候——

  

  混子打野的我深情款款道:

  “放心,兄弟不会背叛你,还给你带来红色小棉袄。”

  

  就是有点费人头。

  

小杜
有没有人分享一下,鱼打野怎么玩...

有没有人分享一下,鱼打野怎么玩( '▿ ' )

有没有人分享一下,鱼打野怎么玩( '▿ ' )

老中医(爆法流扁鹊)
王者滴滴滴,我打野扁鹊贼六!
王者滴滴滴,我打野扁鹊贼六!
一个卑微的素描老师
你的支持就是我走下去的动力~

你的支持就是我走下去的动力~

你的支持就是我走下去的动力~

王者荣耀北慕
《 国 服 任 选 》
《 国 服 任 选 》
本宫雨君脾气不好

一个只会玩中单软辅和射手的混子测出来打野???

抖音天天刷到主播们让人去测本命英雄,我测出来的都挺意想不到的

这些英雄我都玩过,但是,我都玩不好,就会玩一点镜和诸葛,其他的技能都用不会

我想不出抖音是怎么看出我有打野天赋的,因为我打野真的不行

和我弟分享这件怪事,我越发觉得我不配打野了😢有没有人教教我打野该怎么玩,我的刺客都好刮痧

一个只会玩中单软辅和射手的混子测出来打野???

抖音天天刷到主播们让人去测本命英雄,我测出来的都挺意想不到的

这些英雄我都玩过,但是,我都玩不好,就会玩一点镜和诸葛,其他的技能都用不会

我想不出抖音是怎么看出我有打野天赋的,因为我打野真的不行

和我弟分享这件怪事,我越发觉得我不配打野了😢有没有人教教我打野该怎么玩,我的刺客都好刮痧

冰璃殇

从开始聊的勇敢牛牛不怕困难,到后来的一起快乐磕cp。别看我战绩,没错,我就是峡谷最菜打野了!唉,从此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知道我的菜的人。(๑Ő௰Ő๑)

勇敢白白,不怕困难!

从开始聊的勇敢牛牛不怕困难,到后来的一起快乐磕cp。别看我战绩,没错,我就是峡谷最菜打野了!唉,从此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知道我的菜的人。(๑Ő௰Ő๑)

勇敢白白,不怕困难!

冰璃殇

10把打野9把输,赢了1把是人机。

[图片]
[图片]
[图片]没想到我这么菜,居然匹配到个巅峰1500以上的大佬,神奇的是还能带的动我,我2-10的战绩都能被带飞。

果然只要我送人头的速度小于大佬拿人头的速度就能赢!



没想到我这么菜,居然匹配到个巅峰1500以上的大佬,神奇的是还能带的动我,我2-10的战绩都能被带飞。

果然只要我送人头的速度小于大佬拿人头的速度就能赢!

草右曰云闲

南京hero久竞

打野无畏

了解一下🤩

南京hero久竞

打野无畏

了解一下🤩

江箫瑞

其实起子哥打野也是比较吃香的。

其实起子哥打野也是比较吃香的。

知了健康
这么快乐的雪人打野女陪你们不心动吗
这么快乐的雪人打野女陪你们不心动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