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托兰西

46949浏览    285参与
嗯嗯我说的都对

虽然不太懂该怎么打tag比较好,总而言之画了老爷🕷️

虽然不太懂该怎么打tag比较好,总而言之画了老爷🕷️

一直想要成为文画双修的大佬

托兰西!托兰西!托兰西!

[图片]


托兰西!托兰西!托兰西!


――芜――

【图片】单人与CP向
注:有同人图也有官图,后3P为三人的官方图,其余大多为同人图(都是年代久远的图了,均已二次调制后发来)

【图片】单人与CP向
注:有同人图也有官图,后3P为三人的官方图,其余大多为同人图(都是年代久远的图了,均已二次调制后发来)

安陵君
日常宣宣 求求了 让托兰西成团...

日常宣宣 求求了 让托兰西成团吧😭

日常宣宣 求求了 让托兰西成团吧😭

今京笑
#黑执事II 【✨Trancy...

#黑执事II

【✨Trancy一家也要过圣诞🎄】

新年快乐!

(忍不住提前发了)

(老爷赛高)

#黑执事II

【✨Trancy一家也要过圣诞🎄】

新年快乐!

(忍不住提前发了)

(老爷赛高)

甜痛

泥塑人的巅峰之重金砸出女装老爷COS号

衣服发型钱砸出来的,脸找b站up要了数据+买了一个数据最后自己又修

厨力溢出

泥塑人的巅峰之重金砸出女装老爷COS号

衣服发型钱砸出来的,脸找b站up要了数据+买了一个数据最后自己又修

厨力溢出

风漓萱自我迷失中 °◅°

啵酱和托兰西一起去cafe

进行一个记录w

私设拉文克劳啵酱w


出镜:

托兰西——贰茕胤

啵酱——风漓萱@风漓萱自我迷失中 °◅° (原po)

啵酱和托兰西一起去cafe

进行一个记录w

私设拉文克劳啵酱w


出镜:

托兰西——贰茕胤

啵酱——风漓萱@风漓萱自我迷失中 °◅° (原po)

甜痛

红桃皇后阿洛伊斯

“我讨厌他,砍掉他的头。”

“Yes,your highness.”

爱夹不夹 ​​

蓝色p站、微博、ins、twi见

红桃皇后阿洛伊斯

“我讨厌他,砍掉他的头。”

“Yes,your highness.”

爱夹不夹 ​​

蓝色p站、微博、ins、twi见

――芜――

【选取】老爷综漫《魔界之主》第6章与224章片段

作者:伊时今

注:为什么只选取此文的第6章与224章一小段发来呢?这个在文的结尾处会说明。

注:摘自《[综]魔界之主》伊时今 ^第6章↓

 

亚洛伊斯做了一个梦。

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

这应该是幸运,因为自从卢卡死后,他就算做梦,也都是噩梦。

并不是说,他每一个梦境都是关于死亡,漫天的大火,还有躺在他臂弯,眼神空洞的卢卡。并不是说他的梦境全部是这个样子。有时候,他偶尔也会梦到一些美好的事情,大都是记忆的折射。

梦里,风信子刚刚开花,山坡上是一片蓝色的海洋。

卢卡摘下一朵风信子,别在耳边,说:“我长大后要嫁给哥哥!”

亚洛伊斯坐在较高的石块上,闻言笑道:“等你长大就...

作者:伊时今

注:为什么只选取此文的第6章与224章一小段发来呢?这个在文的结尾处会说明。

注:摘自《[综]魔界之主》伊时今 ^第6章↓

 

亚洛伊斯做了一个梦。

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

这应该是幸运,因为自从卢卡死后,他就算做梦,也都是噩梦。

并不是说,他每一个梦境都是关于死亡,漫天的大火,还有躺在他臂弯,眼神空洞的卢卡。并不是说他的梦境全部是这个样子。有时候,他偶尔也会梦到一些美好的事情,大都是记忆的折射。

梦里,风信子刚刚开花,山坡上是一片蓝色的海洋。

卢卡摘下一朵风信子,别在耳边,说:“我长大后要嫁给哥哥!”

亚洛伊斯坐在较高的石块上,闻言笑道:“等你长大就忘了。”说完,起身,伸个懒腰,顺着山坡缓缓地走,也弯腰摘下一朵风信子,也别在自己耳边。

其实那花长得跟棒槌似的。

(上面那句划掉)

卢卡追上他,牵着他的衣角,晃着,说:“我才不会忘~~”

亚洛伊斯:“不,你一定会忘掉。”

卢卡:“我才不会忘!”

亚洛伊斯:“就会就会!”

卢卡瘪着嘴,转转眼珠,说:“可我还清楚地记得,哥哥说长大以后要嫁给我!”

亚洛伊斯:“我没说过!”

卢卡:“穿着蓝色的裙子说的!”

亚洛伊斯:“我没穿过!”

卢卡:“蓝色的,有白色花边的裙子!”

亚洛伊斯脸通红,扑上去抱住卢卡,那时候的卢卡小小的,很轻易地揽入怀中,臂弯甚至还能再塞进去一个冬瓜。他抱着卢卡,使劲地揉他的头。等揉累了,坐在山坡上,往下看。

炊烟袅袅。

亚洛伊斯和卢卡的肚子同时叫了叫。

咕噜噜和嘟噜噜噜。

食物已经没有了。

亚洛伊斯抱着卢卡,轻轻地说:“那些人总觉得我们是孩子,是累赘,没什么用,只会吃饭。可是我们也有长大的一天啊!迟早有一天,不,两三年后,我也能去工厂工作,每天带新鲜的白面包和牛奶回来。这样的日子一定很快就结束了,等我长大,等我长大,我会养活你和我。。。温暖的房子,新鲜的食物,或许我还能送卢卡去念书。然后等你也长大了,我们一定会很幸福。”

一定的哦。

卢卡说过,哥哥是最棒的,所以一定能做到。

他俩坐在山坡上,饿着肚子幻想美好的未来。

那时候每天醒来都会站在墙壁上的刻痕旁,踮起脚尖等长大,好像未来是某种散发着瑰丽色泽,美好到不可想象的东西。

其实。。。

每次做完这样的梦,亚洛伊斯会失眠好几天。

满地的死人和破碎的美梦,到底哪一种算是噩梦呢?

这样算起来,梦真是一种让人讨厌的东西。

顺带着,他也很讨厌让他做梦,试图把他困在梦境中据为己有的貘。

不提那个很丑的玩意,他刚刚从噩梦中惊醒。这一次,噩梦有了新的花样。他看见白天被杀死的少年跪在地上,满身是血,黏糊糊的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腿,哭道:“为什么杀死我?”

因为你能背叛第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

因为托兰西家族中,想要干掉亚洛伊斯取而代之的亲戚太多。

因为。。。

可在梦中,他像被卡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只是感觉到悲伤和恐惧,直到尖叫着醒来的时候,眼眶依旧有点湿润。他抱着自己的膝盖,额头抵在腿面上,低低地啜泣,也不知道为什么难过,为什么哭泣。只是想流泪罢了。

门口突然出现一缕亮光。

克劳德端着烛台,缓缓自黑暗中渗出。

他知道克劳德在那,就好像他知道克劳德正在用那双令人生畏的金色蛇瞳打量着他。

烛影幢幢,若鬼影。

寂静在两人间回旋,看谁先失守。

而一个总是哭泣的人,永远战胜不了一个不懂哭是什么的恶魔。

亚洛伊斯在擦擦眼角,鼻尖埋在腿间,瞥着克劳德,带点鼻音地说:“你就站在那里,看我哭吗?”

克劳德推推眼镜,镜片已经换新。

亚洛伊斯:“喂,至少稍微假装安慰我一下吧?”

克劳德:“如果你真的想哭,安慰没有用处。如果你哭只是为了被安慰,那安慰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撒娇罢了。”

亚洛伊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克劳德。

好像在笑,又好像有点像哭。

克劳德皱起眉头。

亚洛伊斯突然问了一个不该问,也不该知道答案的问题:“你是否爱我?”

克劳德眉头蹙地更紧,说:“恶魔并没有爱。恶魔只有欲望,正如同天使只有信仰。”

亚洛伊斯:“所以说,你并不爱我。”

克劳德:“如果这是命令的话我。。。”

亚洛伊斯深吸一口气,说:“我的灵魂,和我的爱选一个,你会选择。”

两者同时答道:“灵魂。”

亚洛伊斯望着天花板上的一个点,问自己,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呢?一副蠢透了的样子。。。

所以他并不愚蠢地下了一个命令:“克劳德,站在那里,看着我,不许说话,不许触碰我,直到我睡着。”

于是克劳德端着烛台,站在门边。

他始终站在那。

看亚洛伊斯哭到睡着。

……

(未完全发来)

 

 

 

注:摘自《[综]魔界之主》伊时今 ^第224章↓

突然有些累了。

亚洛伊斯靠在冰冷残破的断壁上,腰间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但无论用什么样的药,绷带扎得多紧,血依旧汩汩往外冒。

像泉水一样。

他感觉到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被抽离,西迪照着能拍死人的魔法书,念出的治疗咒语依旧无法治疗他。

末了,西迪说,圣乔治的惩戒可以破除一切魔法阵,很有可能,那刀上的咒语太霸道,连“伤口愈合”这种本能都当成魔咒切除了。

西迪说:“你今天必须死在这。”

亚洛伊斯接道:“死于出血过多。我知道。这是命运不是吗?”

或许命运就是这样一种无法选择,不愿接受,但又无可奈何的东西?

月光斜斜挥洒。

塞巴斯蒂安始终有些怀疑西迪,他挟持西迪去找貘,追回夏尔的灵魂。晚风凄凄,亚洛伊斯坐在坍圮的古堡中,孤独地等待死神降临。

哦,死神已经被他骗走了。

当他去世的那一瞬间,连死神也不会降临。

他侧脸,明知徒劳,却依旧捂着伤口,阻止血液的流逝,好像想活得更久一些。

为什么发生这种事?

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闭上眼,恍惚间看见几年前,他刚刚参加完老头子的葬礼,和克劳德一起顺着山丘往下走。路旁满是冰冷的坟墓,坟头开满罂粟花,是张牙舞爪的血红色。他摘下一朵罂粟,放在掌中,一点点碾碎,命令克劳德放走那些老头子的“玩偶”。

大概十几个少年吧。他不记得那些少年的名字,当然,也没有什么独特的交情。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老头子那么恶劣的癖好,没必要把那些少年留在托兰西宅邸里折磨。

几周以后,托兰西家族的一个旁系找到其中的一个少年,联系到亚洛伊斯,狠狠敲了他一笔。

那个旁系血缘太远,并没有继承权,只是姓托兰西。他找到被释放的少年,说服他们指证亚洛伊斯的身份,只要他们肯做,就能从中分到几块金币。后来就像亚洛伊斯看到的,他并没有加害那些少年,但那些少年却为了几枚金币,试图治他于死地。

他命令克劳德处理掉那个旁系,还有相关的一系列证人,后来他在报纸上看到,伦敦发生了一系列谋杀少年的事件。

那天他坐在阳光明媚的书房,手边是黄金描边的骨瓷茶具,脚下踩着波斯手工地毯,衣服上是巴黎特定的时新香水,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从红茶迷人的气息里,闻到一股血腥味。

玫瑰散发着腐臭味,宅邸好像一块巨大的坟墓,而想尽一切办法从他手里抠前的家族,是群飞的秃鹫。

可能那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厌倦了。

可是。。。即使如此。。。即使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根本无法改变。即使知道,自己的双手已经染满鲜血,依旧,依旧期待着,爱什么人,被什么所爱。用这双脏兮兮的手保护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愿望的话,就是不想死。现在不想死。要竭尽全力活下去,戴上满是蒺藜的罪恶王冠。如果罪恶每多一分,王冠就多重一克,那么就让他背负着这份尖锐的疼痛,继续前进,直到王冠扎穿头骨。就算死去,那一瞬间,手也依旧在往前伸,好像要抓住什么。

他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

已经很久没有做梦,闭上眼就是一片漆黑。

在这良久的梦中,他梦见自己在一片碎裂的棋盘上奔跑,伸手想抓住什么残破的光点。竭尽全力,狼狈地奔跑着,盯着眼前的残片,却没有看见,脚下的棋盘已到尽头。

他摔入无尽的黑暗中。

棋盘下的深渊。

醒来的时候,有人在拍他的脸,他努力往前看,但却什么都看不清。他费力地摸摸自己的脸,才想到,因为失血过多,自己可能已经失明了。

眼前的人说:“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伤成这样?”

他倒是很熟悉这个声音,是貘,自称爱德华。

亚洛伊斯问:“你不是被带走了吗?”

爱德华说:“我感觉到夏尔脱离了梦境,怕出事,就从宠物店跑了出来。唔。。。偷偷跑的,估计伯爵到现在也没发现。我从动物园偷了一只普通的马来西亚貘敲晕了,放在被子里假装是我。。。”他还特意补充一句,“不过那家伙没我帅气。”

亚洛伊斯笑了出来,虚弱无力。

他的瞳孔已经开始放大。

貘看得出来,他已经活不久了。

貘突然感到一阵心痛。

亚洛伊斯听到那猛然粗沉的呼吸,轻轻地说:“你是爱我的,对吗?”

为什么询问地如此小心翼翼?

为什么态度低贱到土里?

貘说:“当然,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我喜欢你。”

亚洛伊斯终于释然,说:“原来如此,就算我做了那么多不可饶恕的事,这世界上,依旧有人爱我啊。。。”

他不说自己想到了什么。

大概是愧疚吧。

那男子的一番话让他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他手上沾染的,脏兮兮的血液,到底是什么样的罪过。

却不想说出难过,不能承认后悔。

要不然,那份后悔会击倒他所有的决心,无法再义无反顾地追求远去的碎片。

不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错的,不是不清楚会被人仇恨,也不是不想干净清白受人尊敬地活着。但那些属于被天眷顾的幸运儿。像他这样的人,生来就在地狱,和粪便蝇虫为伍,在淤泥中打滚。他生来就不干净,又该强求什么呢?

恨他,就恨吧。

他仿佛又看见那远去的碎片。追碎片的自己发狂地奔跑,跳出棋盘,坠入深渊。

从始至终,他只是想爱人,想被人爱。

但追不上爱的碎片。

失血让他的皮肤透明,晶莹剔透,脆如琉璃。

亚洛伊斯低头,哀求道:“不,你留在这。留在我身边。不要留我一个人。至少我死的时候,不要留我一个人。”

他慌乱地快哭了。

拉住貘的衣角。

好像很害怕自己一个人。

貘跪在他面前,摸着他的脸,感觉触碰到的地方随时会碎裂。

他能为亚洛伊斯做些什么呢?

如果他真的是神兽,是不是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些什么?

貘眼睁睁看着生命从亚洛伊斯身体里流逝,突然道:“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你希望过什么样的人生?”

亚洛伊斯说:“那种事情,别开玩笑了。。。”他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暗淡的眼睛亮起来,他微笑着,脸上有些许血色,说:“我希望,父母没有死,卢卡也没有。”

“我想看着卢卡长大。”

“我想陪伴父母到生命的尽头。”

“我不奢望一辈子无灾无难,那太奢侈。我只祈求,无论发生什么,最后,大家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希望,有人爱我。我也爱他。我们一起生活过人的一辈子,你看,人的一生,也不过几十年,沧海一粟,根本不算什么。。。”

“我想每个人都幸福。”

“最后。。。”

他突然笑得很温柔。

绕过一千座山,兜兜转转,走过几十万公里,只要还在一个世界里,我和你,一定会相遇的。

      ——fin——

注:晋江上老爷的综漫《魔界之主》(魔界王子+恐怖宠物店+黑执事融合在一起);文章空间范围比较宠大,初次看估计会看不懂(我也是好几遍才基本梳清下关系。)作者写过老爷的其它同人文《吃了那个蜘蛛》;《黑执事+D伯爵》镜花水月,看过这2个文的,这么说对作者有点熟悉感了吧!《黑执事+D伯爵》镜花水月是此文前篇,可先看这个再看此文。

①   回到开头为什么只选取此文的第6章与224章一小段发来呢?
      因为我很喜欢这2段对人物的描写,感觉写的非常好。而且我看了此文字数,不计尾数,还有66万字数。好家伙!根本没法发来。

②   为什么不以链接形式发来?
       因为当时我整理推荐老爷文章时,此文被晋江锁文了,这几天才放出来的。现在人在外地没有电脑沒法弄,而且整理也很麻烦,以后再说吧!

     此文非克亚,但第6章克劳德与老爷的对话写得很好,故而打了个克亚tag(若有不便会删),全文也有克劳德与老爷的日常描写,虽然非克亚cp向,但也可以看看(这方面比较轻松,因为文不与黑二背景相连)。
      划重点:文由篇章构成,就像连载的漫画,一个篇章结束开启另一个篇章的那种,但互相联系(现在有235章,还没更完。20至64章因作者当时修文,里面可没有上传文字,其它的篇章可看)

狂徒

蛛网7(月光)

毒蛇能将人的心脏紧紧缠绕,在将要窒息之际,吞噬殆尽,她的唇涂上了鲜艳的颜色,一双明亮的双眼直钩人的心魄,她看向了远处,等待那人的到来


女王举办的宫廷舞会,熙熙攘攘,到处都是烂到骨子的贵族,充满了利益熏心的味道

油腻的男人们,毫不掩饰的盯着那个孩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们最喜欢的,是那些年少年幼的孩子们


阿洛伊斯和夏尔都厌恶这种感觉,这真的快要让他窒息了


时间一息一停的过去了,开始了交际舞


她的装扮依旧未变,依旧是那举止得体的执事,也是那充满神秘感浑身散发着魅力的小姐


“有见面了呢”

“小姐/先生”


自从上次的舞会后,赛巴斯蒂安一直心存芥蒂,他...

毒蛇能将人的心脏紧紧缠绕,在将要窒息之际,吞噬殆尽,她的唇涂上了鲜艳的颜色,一双明亮的双眼直钩人的心魄,她看向了远处,等待那人的到来




女王举办的宫廷舞会,熙熙攘攘,到处都是烂到骨子的贵族,充满了利益熏心的味道

油腻的男人们,毫不掩饰的盯着那个孩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他们最喜欢的,是那些年少年幼的孩子们



阿洛伊斯和夏尔都厌恶这种感觉,这真的快要让他窒息了


时间一息一停的过去了,开始了交际舞


她的装扮依旧未变,依旧是那举止得体的执事,也是那充满神秘感浑身散发着魅力的小姐


“有见面了呢”

“小姐/先生”


自从上次的舞会后,赛巴斯蒂安一直心存芥蒂,他有预感,这次的舞会必然能再见到那个女人,至于她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如他所想,进来后的第一眼就见到那个人了,她靠在窗边,摇晃手中的酒,看着窗外的风景

或许是注意到了视线,她唤来侍从放下酒杯,整理了自己的头发手套,向他们走去



嘀嗒,嘀嗒


钟声的响起后,是优雅的乐曲,大家纷纷找着自己心仪的舞伴,邀请共舞

带着面具的小姐笑了笑“再舞一曲吧,恶魔执事”


两人在舞池里旋转,跳得十分投入

“很幸运能再次相见呢”


“你是谁?”


“蜘,我说过我的名字,真是失礼呢”


“大可放心,毕竟我来到这里并不是来妨碍你们,只不过凑巧看看罢了”

她的瞳孔闪烁着,忽然凑近,在他的耳边一字一句说着


“看看谁不见了”


赛巴斯蒂安环顾周围,没有他的身影,虽然知道是去做什么了,但她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交际舞结束,“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说完,蜘摆摆手,随后消失


—————场外—————


“有见面了呢夏尔”

阿洛伊斯把玩着手中的眼罩,夏尔捂着眼睛,也是跑得气喘吁吁,他真不明白这个穿着裙子的伪娘是怎么做到边笑一边还能跑得这么快


当前情况对于夏尔来说,并不友好,这脱离计划之外,他现在是孤身一人,而对面,是阿洛伊斯以及他的执事


“抱歉来晚了”


好吧,说到就到了,在四人的一番争斗后,阿洛伊斯还是没能把夏尔绑走


阿洛伊斯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一脸挫败

“我一个人待一会”


“是”


阿洛伊斯漫无目的的走着,时不时看看路边的草丛,或者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忽然,问到了一股清香

阿洛伊斯鬼使神差的去扒拉草丛,发现是盛开着的蓝色妖姬,似乎现在正是它盛开的季节,阿洛伊斯靠近它,又如同小时候那般,把花一支一株的摘下来,然后编织成一个花环

这会适合她吗?阿洛伊斯拿着编了稍微有点久的花环,空想着走出了花园

本来狭隘的地方变得宽阔,恍惚间,好像又看见了那人,站在不远处


本以为还是幻觉,但阿洛伊斯还是擦了擦眼睛,还是想确认下,是否是那个人,看清楚后,眼里充满了震惊,来不及多想,赶紧的跑过去


在那人将要离开之际,阿洛伊斯终于抓住了她的手,但因为冲击力,没刹住,摔倒在了地上


蜘当然感觉到了那个孩子就在不远处看见了他,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她,她把用脸刹车的阿洛伊斯扶起,蹲下身子观察他脸上刚刚蹭出来的伤


只见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孩子,把惊喜写在脸上的孩子抱住了她

“终于......我终于见到了你啊.....”

蜘拍了拍温柔的拍他的背

好久不见,今晚的月色很美呐

泉谷生草机一号

🔹————Happy Birthday————🔹

20211105

生日快乐,阿洛伊斯。

Wish you can bloom a smile in the blue bell field


p2无水版,p3脸部特写

画完了,我爱我老婆🤤💕

🔹————Happy Birthday————🔹

20211105

生日快乐,阿洛伊斯。

Wish you can bloom a smile in the blue bell field


p2无水版,p3脸部特写

画完了,我爱我老婆🤤💕

――芜――


生贺:Alois Trancy <> 2021 ·11 ·5

素材:黑二与OVA《蜘蛛的意图》截图,同人图二张。
         此视频中有二张同人图:40秒左右的同人图,LOFTER作者_ @青枫 ;50秒左右的同人图,LOFTER作者_@泉谷生草机一号 。非常感谢这两位同人图大大,图片画得很好,让我的视频能够顺利完成,谢谢你们~( ̄▽ ̄~)~ (注:两张图片均已得到授权,对其中一张图片色调做出调整已获许可)

PS:最后,视频合集2021之前的视频别点了,我以前初入剪辑...


生贺:Alois Trancy <> 2021 ·11 ·5

素材:黑二与OVA《蜘蛛的意图》截图,同人图二张。
         此视频中有二张同人图:40秒左右的同人图,LOFTER作者_ @青枫 ;50秒左右的同人图,LOFTER作者_@泉谷生草机一号 。非常感谢这两位同人图大大,图片画得很好,让我的视频能够顺利完成,谢谢你们~( ̄▽ ̄~)~ (注:两张图片均已得到授权,对其中一张图片色调做出调整已获许可)

PS:最后,视频合集2021之前的视频别点了,我以前初入剪辑时做的,很垃圾(发了之后现在我自己都不看),但我懒得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