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托夏

2403浏览    14参与
酆(feng)都散仙

【托夏】蛛丝(1)

很狗血的来着,写的会比主仆关系快

阿洛伊斯的性格很病娇,会有一点点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的情节

文笔辣鸡,不喜勿入

————————————

阴暗的角落里,一只蜘蛛盘旋着,不断吐丝加固蜘蛛网,静静地等候猎物主动上门。


讨厌蜘蛛,讨厌喜欢蜘蛛的人,更讨厌像蜘蛛的人。


夏尔踢着路上的石子,嘴里念念有词,皱着眉,嘴角下撇,矜贵的少爷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摸摸手,依旧是光滑细腻的,却让夏尔感到战栗,好像真的有蜘蛛缓缓从他的手上爬过,就像是小时候那样。

“夏尔!”后方传来女孩的呼喊。

夏尔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较为柔和的笑容才回过头看向从远处奔来的女孩:

“伊丽莎白,怎么了?”...

很狗血的来着,写的会比主仆关系快

阿洛伊斯的性格很病娇,会有一点点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的情节

文笔辣鸡,不喜勿入

————————————

阴暗的角落里,一只蜘蛛盘旋着,不断吐丝加固蜘蛛网,静静地等候猎物主动上门。


讨厌蜘蛛,讨厌喜欢蜘蛛的人,更讨厌像蜘蛛的人。


夏尔踢着路上的石子,嘴里念念有词,皱着眉,嘴角下撇,矜贵的少爷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摸摸手,依旧是光滑细腻的,却让夏尔感到战栗,好像真的有蜘蛛缓缓从他的手上爬过,就像是小时候那样。

“夏尔!”后方传来女孩的呼喊。

夏尔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较为柔和的笑容才回过头看向从远处奔来的女孩:

“伊丽莎白,怎么了?”

伊丽莎白气喘吁吁地扶住夏尔的肩膀,断断续续地回答:“夏尔,今天阿洛伊斯拿蜘蛛吓你,你……你没事吧?阿洛伊斯这次太过分了,明明……明明卢卡那件事不是你的错,他却……”

“没事的,谢谢你关心我,我已经没事了,你不是说有题目不会吗?我来教你。”夏尔打断了伊丽莎白的话,转而引起另一个话题。

“好啊好啊!”伊丽莎白被后半句话吸引了注意,顿时忘了刚刚要说的话。

“就去夏尔家吧,好久没有看到伯父伯母了呢。”

“嗯。”夏尔主动帮伊丽莎白拿起书包,与伊丽莎白并肩行走在街道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一个金发少年正看着他们缓缓离开的身影,嘴角咧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第二天,学校。

夏尔早早地就来到了教室,他走到自己的位子上首先翻了翻自己的桌洞,没有蜘蛛,很好。

夏尔刚松一口气,就发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封湛蓝色的信。

是阿洛伊斯的恶作剧吗?夏尔皱眉,思考着要不要打开看看。

他反复摩擦着信封,最终决定打开看看。


『你要跟猫学一下,保持冷漠,适度撒娇,几乎不动心。』


什么?夏尔有些茫然,他看了看署名——T。

T是谁?是哪个人这么闲?夏尔的印象里并没有哪个人的昵称是T。

应该不是阿洛伊斯,他不会给自己写信并署名的,大概是其他人无聊时的恶作剧罢了,只是自己刚好倒霉。

夏尔把信装回信封,随手扔进垃圾桶拿出课本开始学习,不再想这件事。


晚上。

夏尔坐在书桌旁,手里拿着鼠标,无所事事地在电脑上登上MSN号——毕竟谁都不知道伊丽莎白会不会发消息,不理大小姐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刚进入MSN就蹦出一条好友申请——“T”请求添加你为好友。

嗯?夏尔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才发现自己没看错。

T?好像是上午往我桌洞里扔信的人,莫名其妙,拒绝好了。

夏尔刚点完拒绝,又蹦出一个申请,依然是T发来的。

这是不同意不罢休了吗?夏尔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操纵着鼠标点击了“同意”。

『夏尔学长,我很抱歉放在你桌洞里的那封信,那是因为我和同学在玩真心话大冒险,他们指定我给夏尔学长写一封信,如果给你带来了困扰,那么我很抱歉。』

“啊?”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话语,夏尔还没有反应过来。

原来是这样。过了几秒,夏尔反应过来,把整件事的经过补全了——

有一个学弟T和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倒霉地被同学起哄着去给著名的“冷面学霸”写信,但不敢写上真实姓名,只好草草写了个字母“T”,回家后心里过意不去,以为会打搅到自己而找别人要了MSN号来道歉。

麻烦。

分析出前因后果的夏尔得出了这个结论,他轻轻敲击键盘,打出一个又一个字。

『没事,没必要道歉。』

对面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半晌都没说一个字。

这个家伙不会再说什么了吧……

夏尔满意地退出账号,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离开书桌去洗漱。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个少年正对着电脑痴痴的笑,反复咀嚼夏尔所发来的每一个字。

就是这个样子啊……淡然又冷漠,让人忍不住把他藏起来呢……

————————————

本来想直接写QQ的来着,但是考虑到“夏尔”与“阿洛伊斯”这两个名字,还是用了MSN来代替(其实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听说和QQ差不多就写上了_(:з」∠)_)

酆(feng)都散仙

【托夏】我是猫

夏尔是猫,稍微有些肉沫

ooc的严重程度已经不需要我讲了吧,结尾依旧很糟请注意

字数大约是2700,写得最多的一次。

————————————

夏尔不太确定现在他在哪。

本来他在街上慢悠悠地散步,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醉汉,像疯了一样追赶他,慌乱之下他翻进了一栋别墅的花园里,糟糕的是他崴了脚,比这更加糟糕的是他翻不出去了。

夏尔有些困了,他抬头看看天——唔,还是乌漆麻黑的一片。既来之则安之,还是睡觉要紧,其它的睡醒再讲。夏尔如此想着,在花园里选了个隐秘的草丛钻了进去,在抑制不住的困意下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吵醒了夏尔。

夏尔打了个哈欠,静静地聆听。

应该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吧,嗯……有...

夏尔是猫,稍微有些肉沫

ooc的严重程度已经不需要我讲了吧,结尾依旧很糟请注意

字数大约是2700,写得最多的一次。

————————————

夏尔不太确定现在他在哪。

本来他在街上慢悠悠地散步,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醉汉,像疯了一样追赶他,慌乱之下他翻进了一栋别墅的花园里,糟糕的是他崴了脚,比这更加糟糕的是他翻不出去了。

夏尔有些困了,他抬头看看天——唔,还是乌漆麻黑的一片。既来之则安之,还是睡觉要紧,其它的睡醒再讲。夏尔如此想着,在花园里选了个隐秘的草丛钻了进去,在抑制不住的困意下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吵醒了夏尔。

夏尔打了个哈欠,静静地聆听。

应该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吧,嗯……有两个人,听起来一个是孩子一个是女人,对我造不成什么威胁,静观其变好了。

“妈妈,你上次说给我种的蓝铃花在哪儿?”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声音里满是期待。

蓝玲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就是躲在蓝玲花丛里的。夏尔危机感顿生,刚想偷偷溜走,一阵柔和的女声响起:

“很近的,就在前面哦!”

紧接着是欢快的脚步声,夏尔瞬间不敢动了。

希望不要被发现,被发现也不要被抓住啊!

脚步声突然消失,接着是长时间的静默。

走了吗?我没有被发现吧……夏尔刚生出这样的想法就被一双小手抱了起来。

“妈妈这里有只黑猫哎,好可爱啊!我可不可以养它啊?”手的主人,也就是一个大约八岁的金发少年轻轻顺着夏尔的毛,满心欢喜地望着身旁的女人。

“阿洛伊斯,它可能是有主人的,我们不能养别人家的猫。”开口的女人大约是阿洛伊斯的母亲,她轻拍阿洛伊斯的头,面露难色。

“可是妈妈你很快又要走了,我想要猫咪陪陪我不行吗?”阿洛伊斯露出欲哭不哭的样子,拽着女人的衣摆摇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阿洛伊斯的头发:

“好吧好吧,这附近只有我们一户人家,猫应该是流浪猫,就收养着吧。”

“太好了!”阿洛伊斯把夏尔举过头顶,脸上是藏不住的欢喜。


十年后。

初夏的夜晚空气还有些微凉,静谧的花园里只有蝉鸣叫发出的细碎声音。

夏尔不满地盯着眼前的时钟,好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般。

已经十一点五十五分了,他还没回来……

夏尔不耐地磨着爪子,闹钟发出的“嘀嗒”声使他愈加烦躁。

果然变成大人性子就野了,以往生日都是在家和我过的,哪会出去乱跑,算了,不等了,先睡觉吧。

夏尔甩甩尾巴,发出“哼”的一声,走着优雅地猫步回到卧室,打算先睡觉。

“咔哒 ——”是用钥匙打开门的声音,虽然声音很细微,但是夏尔听见了。

等了他几个小时的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他一个箭步窜进了卧室,把身体团成小小的一团,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

“嗒,嗒,嗒……”皮鞋不紧不慢走在地板上,声音越来越大,可以听出来已经走到床边了。

伴随着轻笑声,夏尔被轻柔地抱了起来。

他顺势做出被人吵醒的样子,睡眼惺忪地挠了眼前人一抓子。

“阿洛伊斯,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这个是秘密,被我抱起来才醒,是在装睡吧,因为等了我很长时间吗?”阿洛伊斯被挠了一爪子也不恼,笑咪咪地问道。

夏尔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戳破,他面色一僵,语气生硬地回答:“没有!”

“看来是真的呢,夏尔真好~”阿洛伊斯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亲了一口抱在怀中的黑猫。

夏尔瞪大了双眼,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地挠了阿洛伊斯一爪子。

“都已经这么大了别随便亲我!”

“知道了知道了。喏,给你个东西。”阿洛伊斯把夏尔放回床上,接着又把一个盒子扔给夏尔。

夏尔接住,发现是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后不情不愿地变成蓝发蓝眸的少年。肌肤裸露,偏偏夏尔还毫不在意,稍微有些长的头发紧紧的贴在颈后的皮肤上,蓝色的眼眸十分清澈,像是闪闪发光的蓝宝石一样。

阿洛伊斯好整以暇地看着夏尔打开盒子后逐渐凝固的表情,满是期待地问了一句:“怎么样?喜欢吗?”

夏尔复杂地看着手中的蓝宝石戒指,又看看阿洛伊斯期待的眼神,咬牙说了一句“喜欢……可是……”

“喜欢就带上吧!”阿洛伊斯打断了夏尔没说完的话,抓过戒指就套在了夏尔的左手中指上。

夏尔开始默默地思考:听说人类的婚戒是戴在手上的,是哪个手指来着?不对,我为什么要想婚戒,不应该是订婚戒吗?等一下,这个好像也不对……

“好了好了,我都送给你礼物了,你应该也送给我,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阿洛伊斯开口打断了夏尔的思路。

糟了!

夏尔想起被自己一怒之下差点扔掉的礼物,急忙跑进客厅寻找。

“还好没扔掉……”夏尔刚松一口气就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是我的礼物吗?”随后手中的东西被人拿走,夏尔紧张地揪着头发,等待着评价。

半晌没有声音,夏尔认定会遭到阿洛伊斯的嘲笑了,生硬地开口:

“爱要不要,不要还给我。”

结果还是没有回应,夏尔怒气冲冲地抬头看向阿洛伊斯。

只见阿洛伊斯的眼睛由深蓝色转为藏青色,眼里的感情浓郁粘稠的要滴出来,脸上是夏尔从没见过的表情。

夏尔本能地感到危险,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你要干……”什么?夏尔还未说完就被推到了墙上,阿洛伊斯覆了上来。

夏尔一下子睁大了眼睛,鼻尖满是以前从没注意到的男性气味,带着淡淡的蓝玲花香,分不清是沐浴露还是体香。

“唔!”阿洛伊斯察觉到了他的分心,重重地咬了夏尔一口。

夏尔回神,开始挣扎想要脱离阿洛伊斯的钳制。

阿洛伊斯偏不让他如意,手一松,夏尔因挣扎的惯性重重地撞进阿洛伊斯的怀中。

阿洛伊斯被撞出一声闷哼,但他紧紧的抱住夏尔,不紧不慢地揉捏着夏尔身上各处。

夏尔被刺激出了猫耳和尾巴,阿洛伊斯看准时机,开始对尾巴根部轻抚揉捏。

夏尔脸颊潮红,银丝自他的嘴角流下,眼神变得迷茫,只是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

阿洛伊斯看时机差不多了,松开手,嘴唇贴在夏尔敏感的猫耳边,轻笑着诱导着:

“说‘想要阿洛伊斯,爱阿洛伊斯’,我就继续,要不然我就走了。”

“想……想要……”夏尔还有一丝清明,迟迟不肯说出口。

“想要吗?嗯?”阿洛伊斯抬手抚摸了一下猫耳。

夏尔连彻底坚持不住了:

“想要……想要阿洛伊斯……爱……阿洛伊斯……”

阿洛伊斯笑了一声,是与平常模仿小孩子的纯真笑容不一样,是满足的真心的笑。他把夏尔抱起,径直走向卧室。

窗外草木茂盛,遮住了这一晚的纠缠不休。


第二天,夏尔从睡梦中醒来,刚想下床走动,就被腰上的酸软刺激着倒在床上。

“嘶——阿洛伊斯怎么会弄得我这么疼。”夏尔揉着腰,愤恨地看着身旁的人。

兴许是因为被念到了名字,阿洛伊斯缓缓睁开眼,看见了眼神不善的夏尔。

“阿洛伊斯,你解释一下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阿洛伊斯一点也不慌乱,他拉住夏尔的手,指了指被戴在手上的戒指,眼角下垂,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夏尔,你不是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吗?那我们做这些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可……”我又没说答应。夏尔看着阿洛伊斯黯然的模样,没忍心说出口。

“那就行了啊!”阿洛伊斯环住夏尔,亲了他一口。

夏尔无法反驳,他摩擦着手上的戒指,突然十分满足。

算了,和阿洛伊斯在一起挺好的。

他捧住阿洛伊斯的脸轻轻亲了一下嘴唇,后者眼神再一次变得深沉,他抱住夏尔,投入下一轮情事中。

————————————

写了点肉就嗨到不行(即便写得很差),话说前辈们果然是对的,看得多了总能写出来一点的。

依旧是烂尾了,依旧是ooc了(敢问哪篇不ooc),看来要改进很困难啊呜呜呜呜呜T^T

最后祝大家元旦快乐!


西子木

病态的爱

“阿洛伊斯.托兰西!!!”夏尔的怒吼声从走廊的深处传了出来,“阿洛伊斯,你给我过来!!”只见一个满面笑容的如同瓷娃娃般可爱的金发少年缓缓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我亲爱的夏尔,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动怒?”“呵,你现在居然还敢如此风轻云淡问我为何而生气!!!”

“哦?那是我惹我们夏尔少爷生气了?”​托兰西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塞巴斯蒂安呢?他作为我的执事,为何昨夜没在我的身边?!”“呵呵呵,我亲爱的夏尔少爷,他已经被克洛德关进了地下室,你现在只属于我一个人了。”“你昨夜对我做了那种龌蹉下流之事,还想让我像汉娜与克洛德般服从于你,可能吗?”夏尔冷笑着盯着托兰西。“那又怎么样?!只要你吃下这个,就能永远都属于我了...

“阿洛伊斯.托兰西!!!”夏尔的怒吼声从走廊的深处传了出来,“阿洛伊斯,你给我过来!!”只见一个满面笑容的如同瓷娃娃般可爱的金发少年缓缓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我亲爱的夏尔,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动怒?”“呵,你现在居然还敢如此风轻云淡问我为何而生气!!!”

“哦?那是我惹我们夏尔少爷生气了?”​托兰西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塞巴斯蒂安呢?他作为我的执事,为何昨夜没在我的身边?!”“呵呵呵,我亲爱的夏尔少爷,他已经被克洛德关进了地下室,你现在只属于我一个人了。”“你昨夜对我做了那种龌蹉下流之事,还想让我像汉娜与克洛德般服从于你,可能吗?”夏尔冷笑着盯着托兰西。“那又怎么样?!只要你吃下这个,就能永远都属于我了。”从汉娜手中结果同黑色蜘蛛般的东西,“夏尔,你只能是我的”“呵,那你可以试试。”

汉娜顺势拿着手中的黑蜘蛛,喂向往半坐在床上的夏尔嘴中。床上的被褥却被她扯下去了露出了夏尔那面目可憎的身体。汉娜见夏尔身上的那些痕迹忍不住呆住了。托兰西见汉娜呆住,吼道:“还不快动手!!!”“是,是老爷。”

“夏尔少爷,我劝你不要反抗,这样你就不会有任何痛苦了”​“不反抗,你认为可能么?!”夏尔一脸冷漠的望向阿洛伊斯.托兰西“还有,托兰西,我告诉你,如果你想凭借这个东西控制我,不可能!!”托西兰看着躺坐在床上的夏尔,阴冷的笑了笑“亲爱的,你要知道你这么说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啊~”“滚!!!”夏尔一把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汉娜,迅速讲床上的被单为自己裹上“本少爷才不会为你做困,做你的阶下囚!”“哈哈哈哈,夏尔,你这么说话也太伤我心……”

“砰——”​随着一声巨响,本来禁闭的大门被赛巴斯踹开了来。“对不起,少爷我来晚了。”“哼,下不为例。”夏尔冷冷的看了赛巴斯一眼“托西兰,我与你也没有多大的仇,昨夜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我劝你不要再对我动什么歪心思了。塞巴斯酱,我们走!”“是少爷……”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少爷,让我为您清洗身体吧。”塞巴斯酱恭谨的说,“您现在看上去过于狼狈。”“不必了,你下去吧。我自己可以。”夏尔裹紧了半披在自己身上的被单,冷漠道。塞巴斯酱望着夏尔那因裹紧被单而显得玲珑的身体咽了咽口水,然后默默退了出去,心道:“阿洛伊斯.托兰西,我是不会让你得到少爷的,绝对不可能。”

     另一边,阿洛伊斯.托兰西的府邸中“老爷,我不明白您为何如此轻易的就放他们走了?”“你不觉得你问题太多了吗,汉娜?!”!托兰西冰冷的回道。汉娜见势立刻跪下“对不起,老爷。”“滚!!!看见你真是玷污了我的眼睛!”“是。”扣扣扣---克劳德打开了半遮半掩的大门道“老爷,事情办妥了。”托兰西放声大笑,心道:我的夏尔少爷,这次你可逃不了我的手掌心了。-----未完待续


酆(feng)都散仙

【托夏】陪你下地狱

严重ooc警告,脑子混乱时的产物

恶魔老爷&天使少爷

小学生文笔

——————⊙_⊙——————

蓝发的清秀少年坐在花园里的喷泉边低头不语,周围开满了各种美丽的鲜花,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与安详,当然,前提是要忽略少年长在背后的洁白翅膀,如果非要对这个少年有所称呼,那必定是天使无疑。

“嗒——嗒”

从远处传来富有节奏的脚步声,原本低头发呆的天使咽了咽口水,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慌张。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天使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脚步声传来的地方——

只见一个笑容满面的金发少年踏着舞步向他走来,头上的犄角和背后的蝙蝠翼暴露了他是恶魔的事实。

“夏尔~”恶...

严重ooc警告,脑子混乱时的产物

恶魔老爷&天使少爷

小学生文笔

——————⊙_⊙——————

蓝发的清秀少年坐在花园里的喷泉边低头不语,周围开满了各种美丽的鲜花,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与安详,当然,前提是要忽略少年长在背后的洁白翅膀,如果非要对这个少年有所称呼,那必定是天使无疑。

“嗒——嗒”

从远处传来富有节奏的脚步声,原本低头发呆的天使咽了咽口水,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慌张。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天使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脚步声传来的地方——

只见一个笑容满面的金发少年踏着舞步向他走来,头上的犄角和背后的蝙蝠翼暴露了他是恶魔的事实。

“夏尔~”恶魔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夏尔身边,摸了摸夏尔身后的翅膀。

夏尔打了个激灵,往旁边一躲,羞恼地叫道:

“阿洛伊斯!说了多少遍不要再摸我的翅膀了!”

“哎呀,一不小心忘了。我们都认识怎么多年了,难道连翅膀都不可以摸吗?”阿洛伊斯放下手,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到夏尔身边。

“当然,不可以……”那是只有情侣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夏尔没有说出后面半句话。

所幸阿洛伊斯并没有在意,他只是饶有心趣的看着满脸通红的夏尔,悠悠抛出另一个话题:

“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哎!夏尔是不是该送我一些礼物呢?”

没错,夏尔和阿洛伊斯很早就认识了,虽然种族不同,但他们的关系一直很不错,自然也记得对方的生日。 “当然!”夏尔想到了自己准备多时的“礼物”,紧张地挠了挠手心。

“那礼物呢?”阿洛伊斯猛地靠近夏尔,脸上挂上笑容。

“你,你先离我远点,我拿一下礼物。”夏尔强作镇定,对阿洛伊斯挤出一个笑容。

夏尔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把它交到阿洛伊斯手中。

“这是什么啊?”阿洛伊斯摆弄着信封,好奇地问道。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夏尔低头不去看阿洛伊斯,不想让阿洛伊斯看见他的表情。

夏尔听到信封被打开的声音,他已经想象到自己被拒绝的样子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尔始终低着头,不去看阿洛伊斯。

“夏尔。”

像是等待审判的犯人,夏尔开始害怕了,他甚至不想听到答案。

“唔,现在才告白是不是有些迟了,我还以为我们早已是情侣,不是吗?”

阿洛伊斯含笑的声音传入夏尔的耳中,他猛地抬头,眼睛发亮: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哦,需要证明吗?”阿洛伊斯舔了舔嘴唇。

“不需要!”

“可是你看起来很需要哦!”

“才……唔……”

—————— →_→——————

好吧我又烂尾了,难受,看来得练练了

这篇文删了又写,写了又删,花了很长时间结果又写成这个样子,我怕是不能活(っ╥╯﹏╰╥c)

恹.

为什么我磕的cp都那么冷QAQ

为什么我磕的cp都那么冷QAQ


雾岛浮川✨
我饿死了,这对好冷。所以cp名...

我饿死了,这对好冷。
所以cp名到底该叫啥。

我饿死了,这对好冷。
所以cp名到底该叫啥。

莫欺少年穷.

红白玫瑰(一)吸血皇族设定

啊,先谢谢一个人,我都快忘记这个坑了,n多个月前的稿,请见谅,可能会有一些雷同❤️❤️❤️

阿洛伊斯就是亚洛斯啦


     阿洛伊斯揽过夏尔,蜻蜓点水般地在他额前留下一吻。

     此时的夏尔身体被咬得不成样儿,可阿洛伊斯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阿洛伊斯舔了舔自己水润细腻的上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上去。

     尖牙刺入夏尔白嫩一看就没受过苦的贵族皮肉,一点一点吸取着血兽血液中的灵气。

     “...

啊,先谢谢一个人,我都快忘记这个坑了,n多个月前的稿,请见谅,可能会有一些雷同❤️❤️❤️

阿洛伊斯就是亚洛斯啦







     阿洛伊斯揽过夏尔,蜻蜓点水般地在他额前留下一吻。

     此时的夏尔身体被咬得不成样儿,可阿洛伊斯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阿洛伊斯舔了舔自己水润细腻的上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上去。

     尖牙刺入夏尔白嫩一看就没受过苦的贵族皮肉,一点一点吸取着血兽血液中的灵气。

     “夏夏,你只能是我的。”

     天真无邪的湛蓝色双眼无辜地看着夏尔,却殊不知这眼底的狡猾,贪婪,恶毒,以及无尽的渴求,做作,黑暗,这才是真正的阿洛伊斯·罗兰蒂斯。

     “是的,老爷。”夏尔闭着眼睛轻声回应。

     阿洛伊斯进餐完毕,他放开了恶魔血兽夏尔,目送他飞回自己的牢笼之中。

     “父皇!”阿洛伊斯回过神冲王座上的男人甜甜一笑,欢快地跑上副座,一副规规矩矩的模样。

     “罗兰,你大可不必这样做作。”魔兽之王希尼亚尔无奈地揉了把宝贝儿子的小脑袋,叹了口气。

     “所以说,父皇您是答应我和夏尔·凡多姆海恩的婚事了吗?!”

     希尼亚尔嘴角抽搐了一下。

     “果然,我应该找母后玩。”阿洛伊斯嘟起他那红得快出血的嘴唇,小脸上的不满占据了三分之一。

     “父皇,我带夏夏来血族,可不只是希望他当我的猎物而已,我想占有他!拥有他!”

     见希尼亚尔仍沉默不语,阿洛伊斯跺了下脚,闷闷不乐地招来高脚杯,倒了杯红酒,自顾自地喝起来。

     阿洛伊斯与生俱来的媚态就完全不符合男孩子的特性,从人间回到血族,更是妖冶的一发不可收拾,连希尼亚尔都察觉出自己的手下对儿子图谋不轨,可他有什么办法,难道去责怪阿洛伊斯吗?他可舍不得。

     而在阿洛伊斯看来,对于他这个亲生父皇,他一点概念也没有,他唯一保留的,就只有人间的记忆。命运捉弄他很开心是吧,先是马肯,再到托兰西,最后又是罗兰蒂斯;从怨恨,到羞辱,最后是背叛。从头到尾,他不过是想当一个被人宠被人爱无忧无虑的孩子,平平凡凡快快乐乐地度过一生,这有什么错吗?

     一只美丽的蓝色蝴蝶被禁锢在蜘蛛的网里,到后来才发现,其实就是自己。

     而夏尔就是他阿洛伊斯活在这里唯一的理由,从刚开始看到柔弱的他躺在箱子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他。

     腹黑却不邪恶,傲娇却不做作,善良却不温柔,幼稚却不胡闹,严肃却又可爱。这就是阿洛伊斯对夏尔的评价。

     跟他这种虚伪阴暗的人就是不一样。

     虽然有些霸道,玩世不恭,却带给人一种阳光可爱的气质。可他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坚强。他真怕有一天,那层面具会被人摘下,露出那个脆弱的他。

啼夜✘莫得感情冷圈割肉机

【托夏/夏托】818那个一见面就脱衣服的男人(1)

内含论坛体,ooc预定
cp有毒,不喜勿入
成年设定,不成年不好开车●v●
(就算成年了也不会开的)
卡文卡到哭失去了对克亚的热爱(´;ω;`)
————————————————————————
老板让我和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脱衣服的男人搭档…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今天也想长高

emmmm,前排吃瓜
1L

第二第二,这种不检点的男人我才不会和他搭档!
2L

容我问一句楼主,脱衣服是…脱到哪种程度?
3L

回复3L:上半身露出胸口和腹部,下半身只穿内裤的程度。

woc这是耍流氓了吧?
4L

【我觉得不行jpg.】
5L

但是,老板命不可违……
6L今天也想长高

要不干脆辞职好了。
7L

喂喂,...

内含论坛体,ooc预定
cp有毒,不喜勿入
成年设定,不成年不好开车●v●
(就算成年了也不会开的)
卡文卡到哭失去了对克亚的热爱(´;ω;`)
————————————————————————
老板让我和一个第一次见面就脱衣服的男人搭档…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今天也想长高

emmmm,前排吃瓜
1L

第二第二,这种不检点的男人我才不会和他搭档!
2L

容我问一句楼主,脱衣服是…脱到哪种程度?
3L

回复3L:上半身露出胸口和腹部,下半身只穿内裤的程度。

woc这是耍流氓了吧?
4L

【我觉得不行jpg.】
5L

但是,老板命不可违……
6L今天也想长高

要不干脆辞职好了。
7L

喂喂,楼上,不能让楼主为了个暴露狂把工作给丢了吧?
8L

楼主还是先观察一下再说吧。
9L

我支持楼上 ⊙ω⊙
10L

大家,我要去工作了,先拜拜。
11L

————————————————————————
  夏尔关上手机,叹了口气,抬头被眼前的大脸吓了一跳。

  “你你你,离这么近干啥!”

  “我不过是……欣赏美人儿而已哦。”托兰西微微一笑,双手交叉伸在脑后,吊儿郎当的说。

  夏尔翻了个白眼,“托兰西先生,听说你是名门之后。真巧,我也算是。”所以,给我放尊重点!

  “不不不,我只是个养子而已。”托兰西摆手。

  这话叫人怎么接!夏尔默默磨牙,很想咬他一口,想想自己还要和这个家伙做真人秀搭档,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还有事,先走啦。”托兰西突然站起身,“小美人儿,再见。”

  夏尔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但还是碍于礼仪,道“再!见!”再也不见!

云水打算好好做(咸)鱼了

【托夏】诅咒

不这个cp我是非常拒绝的,是我家那口子吧她生日强行点的梗。前排艾特一下

 @苏无 跟他说生日快乐么么哒

就要塞狗粮你们打我呀?

背景大概是漫画背景衍生,托兰西这头就基本私设遍地走了。

别问我为什么托兰西会喜欢夏尔,也别问我现在夏尔可能另有其人是不是有歧义,不听不看不想知道。

废话差不多就到这里吧,下面正文,ooc预警是必须有的


不知何时萌芽的感情在疯长,像沙漠里干痒的喉咙对水的渴望。

那群觉得我不如他的人,大概不知道我甚至对他有非分之想吧,阿洛伊斯想着忍不住大笑出声,带着报复的快感想象着不可言说的场景。

呐,夏尔·凡多姆海威,如果我说我有办...

不这个cp我是非常拒绝的,是我家那口子吧她生日强行点的梗。前排艾特一下

 @苏无 跟他说生日快乐么么哒

就要塞狗粮你们打我呀?

背景大概是漫画背景衍生,托兰西这头就基本私设遍地走了。

别问我为什么托兰西会喜欢夏尔,也别问我现在夏尔可能另有其人是不是有歧义,不听不看不想知道。

废话差不多就到这里吧,下面正文,ooc预警是必须有的


不知何时萌芽的感情在疯长,像沙漠里干痒的喉咙对水的渴望。

那群觉得我不如他的人,大概不知道我甚至对他有非分之想吧,阿洛伊斯想着忍不住大笑出声,带着报复的快感想象着不可言说的场景。

呐,夏尔·凡多姆海威,如果我说我有办法得到你,你大概会冷笑一声把我当个跳梁小丑吧。不过这可是真的。

呵,我也是天狼星,讽刺吗?听说是你破了那个案子断了他们的血源?拜你所赐我的血现在有人可是用什么换都乐意。

阿洛伊斯软倒在床上两手举着用半身血液换来的诅咒戒指嘴角快要翘到眉梢,虽然以后大概免不了继续给令人生厌的家伙供血,不过还算合算。虽然双方要承受一样的痛苦,但是你会甘心在复仇成功之前就陪我去死吗,伯爵?

 

当晚洗澡的时候夏尔就感觉到了尾椎的刺痛,回头还看到了刺眼的蔓状纹理:“这是什么?”

“哎呀,这可真是,看来少爷有个疯狂的的爱慕者啊”赛巴斯抬手摸起下巴,语调带了幸灾乐祸的愉悦。

“什么?”

“这是个只有下咒者的亲吻才可以解的诅咒,对你们人类来说大概是很古老的东西了,想不到现在还没失传。简单来说的话,如果置之不理双方都会死”

“去把那个家伙给我找出来”

“但是少爷,就算放着不管的话对方也肯定会找上门来的吧,毕竟虽然对方身上不会出现这种异状但是这个诅咒可是双方要付出同样代价的”

“那如果她死了呢?”

“那您也会有生命危险,我不推荐您这么做,毕竟对我来说您的生命是最优先的”

夏尔耷拉着眼皮揉了揉太阳穴,开始思考到底是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事。按理说他平日行事并不高调,社交场合也是能躲则躲。身边不正常的是不少但是论起性别年龄都不应该对他产生类似于恋爱的感情。至于利兹,她完全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诅咒成立的条件是什么?”

“一般来说需要您的头发或血液”

那这有机会拿到的人也太多了“你觉得是谁?”

“对于您的情感问题我是没有立场插嘴的,毕竟我只是一个执事而已”

“……”夏尔直接从浴缸站起溅了赛巴斯一身水。

 

第二天一大早托兰西就迫不及待要汉娜备马车,到了凡多姆海威的宅邸夏尔甚至还没有吃完早餐。稀客突然造访还没有预约怎么想都和那个见鬼的诅咒脱不了干系。夏尔一步一步走下台阶,只觉得刺痛感越来越强烈,大概就是这个人没错了。确认了这一点他只觉得头也痛了起来。这种行事随心所欲不讲道理的人一向是最难对付的类型,为什么偏偏是这种家伙。

而托兰西站在大厅仰着头,在他眼里仍然面无表情的夏尔看他仍然就像是在是看蝼蚁的眼神。

不想他继续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其实我们是一样的吧,谁也不比谁干净一些。

你没有这样看我的资格。

托兰西没有再老老实实站在下面,带着夸张的笑跑跳着就扑向了夏尔就给了他一个熊抱。

现在是你有求于我吧

说起来,我不介意现在就去死哦,自杀也是可以考虑的

但是你不行的吧

感受到怀里瞬间僵硬的身体托兰西笑得更肆意了,他凑近夏尔的耳朵“呐,你还不想死吧,你的卧室在哪里,或者说就在这里我其实不太介意的哦”

“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夏尔很快镇定了下来,一把拽住了托兰西的领子皱着眉碰了一下他的嘴唇,托兰西瞳孔倏然放大,之后被一把推开才反应过来了什么。

“你是不是对这个诅咒有什么误解啊”托兰西又后退了两步,“这个纹身,是只有被吻到的地方才会消失哦”

 

简书挂了的lo并不想开车,今天意外出门一趟时间也比较紧,看哪天心情好了再在这里补档你们看怎么样。哦,不对,是亲爱的你看怎么样?

 

诅咒明明都没了这个家伙仍然阴魂不散,有汉娜跟着又不太容易杀掉简直让人心烦。于是凡多姆海威家日常经常变成汉娜和赛巴斯打成一团,然后托兰西凑在夏尔身边蹭他的午饭晚饭下午茶。而凡多姆家的所有维修费用都由托兰西家承担,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莫名其妙的开始适应有一个聒噪的家伙在旁边夏尔觉得自己也许是疯了。不过莫名感觉有什么东西化开了,比以前更容易表达出情绪。也许就像是刺猬本小心翼翼地和周围保持着距离,却突然被什么暖和的东西抱了个满怀吧

不过再想爬上夏尔的床可没那么容易,托兰西伯爵。

说着托兰西又一次在傍晚被好好请出了凡多姆海威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