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托里斯

24753浏览    742参与
double满满

一篇立波的小短文!

  “如你所见,我的国家一片废墟…”

  空气很湿润,乌云浓得散不开。坍圮的大厦,变形的车厢,满地的枪械炮弹和还未干涸的鲜血,一切荒唐得不像话。

  废弃的仓库前站着两个人,同样身着深绿军装,只不过稍矮的青年的颜色更深,左臂绑了白绷带,渗了点红,脸上还沾了灰。一副战斗过后的模样。

  “托里斯......好久不见了。”菲利克斯低下头,说出口的话还带着几分哑。

  “菲利克斯,你怎么......”

  不需要问出口的,他们心知肚明。这次的波兰的危机空前严重,以致连菲利...

  “如你所见,我的国家一片废墟…”

  空气很湿润,乌云浓得散不开。坍圮的大厦,变形的车厢,满地的枪械炮弹和还未干涸的鲜血,一切荒唐得不像话。

  废弃的仓库前站着两个人,同样身着深绿军装,只不过稍矮的青年的颜色更深,左臂绑了白绷带,渗了点红,脸上还沾了灰。一副战斗过后的模样。

  “托里斯......好久不见了。”菲利克斯低下头,说出口的话还带着几分哑。

  “菲利克斯,你怎么......”

  不需要问出口的,他们心知肚明。这次的波兰的危机空前严重,以致连菲利克斯都要上战场还受了伤。

  波兰的生机衰落得迅速,让人想不起从前的繁荣盛大。

  只有眼前的青年是干净的,身上没有沾染一滴血,他与这里格格不入。菲利克斯想,如从前眉眼温柔的少年一样。

  从前他们一直在一起,托里斯总会笑着包容他的任性。

  但是,现在不需要......不需要了。

  一片沉默后,菲利克斯先开了口,他抬起了头。

  “是不是很失望啊,再见不是在飘香的麦田里。”他笑不出来,只勉强地牵了唇角。

  眼睛烫烫的,眼眶红了,菲利克斯只觉得眼前一片朦胧。

  有手拭去了他的泪水,托里斯轻柔地吻他的眼。

  “不哭了,我买了粉色油漆,”看着菲利克斯微微睁大的双眼,托里斯轻笑“帮你刷墙壁,你要我刷哪里,都听你的。”

  他牵过菲利克斯的手。

  “带你去看我种的百合花。”

  “它们会常开不败的。”

全 自 动 消 音
《成为富婆然后为所欲为》 oo...

《成为富婆然后为所欲为》

ooc属于我

《成为富婆然后为所欲为》

ooc属于我

温在

2020我仍在为露立(雪桥组)的爱情哭泣

以及为了卢森堡小可爱悸动

冷圈真惨(躺平

可能会自己动手产粮吧

2020我仍在为露立(雪桥组)的爱情哭泣

以及为了卢森堡小可爱悸动

冷圈真惨(躺平

可能会自己动手产粮吧

Amiu

黑塔利亚旅馆(2)

  “什么鬼!” 菲利克斯尖叫一声,躲在托里斯身后。虽然已经毫无气势,但他还是象征性地放下几句狠话:“老头,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如果你要是对我们做什么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小孩子真没礼貌,我可不老!”凯撒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刚才的笑容马上就回来了·“唉,不管怎么说,欢迎来到黑塔利亚旅馆!如你们所见,本旅馆历史悠久,从我爷爷的爷爷那时就已经经营这里了......”

  “谁信你啊,几分钟前这里还是一团混沌!” 菲利克斯把头探出来朝着凯撒吐舌头,可同时双手紧紧抓着托里斯。托里斯觉得那些指甲都要抠进他的肉里去了。 菲利克斯的指甲留的很长,上面盖了厚...

  “什么鬼!” 菲利克斯尖叫一声,躲在托里斯身后。虽然已经毫无气势,但他还是象征性地放下几句狠话:“老头,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如果你要是对我们做什么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小孩子真没礼貌,我可不老!”凯撒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刚才的笑容马上就回来了·“唉,不管怎么说,欢迎来到黑塔利亚旅馆!如你们所见,本旅馆历史悠久,从我爷爷的爷爷那时就已经经营这里了......”

  “谁信你啊,几分钟前这里还是一团混沌!” 菲利克斯把头探出来朝着凯撒吐舌头,可同时双手紧紧抓着托里斯。托里斯觉得那些指甲都要抠进他的肉里去了。 菲利克斯的指甲留的很长,上面盖了厚厚一层芭比粉指甲油,还镶着一些可爱的小饰品,很引人注目。他的指甲一直都是这样吗?

  “对啊,刚才还什么都没有哩!连我都不存在哩!”凯撒笑着说,不得不说,他笑得傻乎乎的,没什么危险性的样子,甚至令人安心,可两人始终无法完全放松下来。毕竟,这场景实在是太诡异了。

  “可您不是说,您的祖先已经经营了这个旅店很久了吗?” 托里斯抢在菲利克斯开口之前连忙问,他实在看不下去菲利克斯的礼仪了。后者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

  “是呀,的确是经营了很久了。如果你仔细看看的话,前台的漆都掉了不少啦,壁纸还好颜色深,掉色看不太出来。先凑合凑合吧,过一会就会装修翻新一下了。”

“可是既然已经经营了很久了,怎么会刚才才开始...存在呢?”托里斯追问。

“哎,难道一样东西不可以同时存在很久和刚刚开始存在吗?”凯撒一副疑惑的样子。“世界变得真快!唉,不管了。看那边,小家伙们,那两个就是我宇宙无敌可爱的孙子们!两个都是不错的年轻人,和你们一样!啊~年轻就是好啊~”

  两个棕发的年轻人走过,穿着时髦,脚步轻快。他们长得很像,像是分别来自镜子两面,连呆毛都是一左一右。发色稍浅的那个笑眯眯的,很好脾气的样子。另一位撅着嘴,但当他看见依旧躲在托里斯身后的菲利克斯,他立刻摆出一副帅气的样子:“Ciao,bella!”

  “去!老子是男的!"

  “又来一个?” 男孩立刻变脸,一脸嫌弃地继续走。他的兄弟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笑眯眯地跟在他旁边。

“对不起啊,原谅那孩子吧,” 凯撒摇摇头。“他之前受到过另一个人的惊吓,虽然说对方也不是故意的,啊,他在那里。”

  原本破旧但空旷的大厅的一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茶几和几个沙发,看起来也有点磨损。两个金发男子坐在一起,似乎在争论什么。其中一个眉毛很粗,另一个留着披肩的金色波浪卷发,留着一点胡子。

  “就是那位胡子先生了。他刚来之前去了个什么活动,把胡子刮了。可怜的小罗维以为他是个中性风美女,对着他说了半天的情话,结果人家一开口......”

  “爷爷!”很显然,故事的主人公—小罗维听到了。虽然他背对着托里斯和菲利克斯,但他们还是看到他的耳朵一下子变的通红。笑眯眯男孩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他脚步加快,拽着他的兄弟转进一个门不见了。金卷发男子抬起头,对他们眨眨眼。

  菲利克斯兴致盎然的看着这一幕,托里斯觉得他大概是认为这太有趣了才没有继续发脾气。

  “这位刚从电梯下来的是阿尔弗雷德,小伙子今天也很精神!” 凯撒继续说,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电梯口示意。“对了,看到那边那个戴围巾的孩子没有?那个啊是伊万。虽然说他看起来是只乖乖熊,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小心点。就算熊宝宝再怎么可爱,爪子还是很锋利的,何况他那么大只呢?不过他也是真的是很简单一个人,经常问我要不要帮忙。总之你们自己看吧!如果你懂怎么和他接触应该还是会挺愉快的。”

  大厅里人越来越多了。人们兜兜转转, 干着自己的事。凯撒越讲越欢,几乎无视了两人的存在。这样也好,托里斯和菲利克斯一边迎合着这位老先生,一边偷偷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托里斯注意到,虽然人们转来转去,但没有一个走出大门的。玻璃门外的远处阳光正好,一片草绿,但是具体的样子却看不清楚。托里斯试着向菲利克斯使了个眼色,眼珠转向门口。毕竟他们只认识了一会,托里斯不确定他们之间是否有默契。

菲利克斯趁着凯撒看向别处时微微点了一下头。很好,他也觉得不对劲。

“......你们也该累了,听我这个老人家唠叨了那么久。回去休息吧。”

“那个,”菲利克斯开口。“我们还没登记呢。”

“有呀,孩子。不记得了吗?这么健忘可不行!今天早上你们拖着两个大行李箱来的。啊不对不对,你只背了个粉色小包包,你那个倒霉朋友拖着你俩的箱子。”

“可是,”托里斯小心翼翼的问说。“刚才您说,之前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千真万确!和你们是来旅游的大学生一样千真万确!” 凯撒又笑了。“回房好好休息吧。不会连房间在哪都忘了吧?要我带你们去吗?”

  “不用啦,托里斯和我想再看看嘛。” 托里斯和凯撒还没反应过来,菲利克斯就抢先一步说到。

  托里斯其实是在发愣。当凯撒说出他们是大学生时,他脑海中突然觉得这是事实:他是大学生,他和菲利克斯是朋友,他们出来旅游,菲利克斯耍赖要他拖箱子,他累成狗地走到定的旅馆,和凯撒登记入住,去房间放东西,菲利克斯缠着要“旅馆探险”两人又跑了出来。

可是这些记忆都像是从课本里背下来的一样,没有感情。和之前和菲利克斯一起跑上跑下的感觉完全不同。

  菲利克斯一定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他从托里斯身后很快地握了一下托里斯的手,然后迅速换成摇晃手臂的动作:“走嘛走嘛~” 托里斯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敏捷。

“你的朋友不会太累吗?” 凯撒问道。

“没事,” 托里斯听到自己说。“他就这个样子。(“托里斯好过分!”)而且我其实也想再多看看,您的旅馆太神奇了。”

“那当然,黑塔利亚旅馆可是独一无二的!” 凯撒挺起胸脯,很自豪的样子。“继续看看也不错!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啊。想当年我也四处旅游呢,去荒野,搭个帐篷就过一夜!好,好,那我就去看看午餐准备的怎么样了,一会见!”

凯撒从“小罗维”刚才走过的门后消失了,看来那一扇是员工专用的。托里斯愣愣地看着他离开,但菲利克斯扫了一眼那扇门,确认凯撒真的走了后便拉着托里斯的手臂走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桌边。他跳上小桌,两腿随意地踢着,头转向一幅油画,是一个穿着粉衣荡秋千的女孩。托里斯注意到他膝盖的形状很精致,小腿的肌肉也是,弧度也很好看。

  “试着出去吧,也许到了外面就正常了。” 菲利克斯头也不回地说。“不过得等人少点,谁知道那些都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目的。先等等吧。”

  “好的。”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凯撒认为一件事情可以同时存在很久并且刚开始存在,而我无法理解。还有我的记忆也是。 其他人是不是和他一样样想的?我所认为的“‘这个世界该有的样子’是真的吗?是对的吗?会不会是我搞错了什么?”

  “鬼知道,”菲利克斯耸耸肩。“反正我觉得这里怪怪的,不适合我,所以我想走。我感觉这里适合凯撒这样的,或者说他在这里是主导者,主导这个旅店和他的想法,我不知道哪个是对的不过差不多就是这样。 哦对了,说不定你也是个奇怪东西,和凯撒一样。不过他要知道我们怎么想,大概也会觉得我们是俩奇怪玩意,不不,是我,你怎么想我不知道。”

  “不过啊,” 他又放轻了一点声音说。“我相信你,虽然我们还不怎么认识。我相信你不会害我,不管你是怎么思考的。但我想走,而你拦不了我。如果你想的话就一起来吧。”

  “好的。” 虽然毫无逻辑,但托里斯觉得他稍微放心一点了。

  “还有,你刚才绝对不是只在想这些,我看到你盯着我了。” 菲利克斯回过头露出调侃的笑。他对那幅画挺了一下下巴:“《秋千》,还挺应景的啊。”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你的样子好像细化了一点!”

  菲利克斯没说话,只是保持着调侃的微笑,比了一下画中丘比特的手势在唇前。托里斯觉得又好气又有点好笑。

  现在人少了一些,在大厅里的人也专心地干着自己的事,比如说那边专心吵架的两个金发男子。 菲利克斯轻轻拉了一下托里斯的衣服示意。他无声地滑下桌子,两人飞快地靠着旁边柱子的掩护溜到玻璃门口。

  快了,菲利克斯的手碰到了玻璃门,逆着有点刺眼的阳光骨节分明。

  他推开门跑了出去,托里斯跟在后。

  没有人注意到。

  菲利克斯突然停下了,托里斯撞上了他,两人挨着,仰望着,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外面是一片黑,他们站在虚无上。

  旅馆就架在虚无上。
 
  外面什么也没有。

 
 

D.F.L.
心疼露子,心疼死 还有托里斯...

心疼露子,心疼死


还有托里斯


真没想到,东欧自杀率这么高


老王,菲利克斯快去开导他俩啊


前面还有一篇


心疼露子,心疼死


还有托里斯



真没想到,东欧自杀率这么高


老王,菲利克斯快去开导他俩啊


前面还有一篇


D.F.L.
有点心疼…… 解体后,他们都过...

有点心疼……

解体后,他们都过得什么生活啊。


〔王耀:……〕

〔伊利亚:不怪我,真的……〕

〔王耀:你起了一个什么带头作用。〕

*具体见前一篇第32条。

私心露中。

想看老王安慰露子……

菲利克斯安慰托里斯……

露西亚死撑着安慰雪肌姐妹……

有点心疼……

解体后,他们都过得什么生活啊。


〔王耀:……〕

〔伊利亚:不怪我,真的……〕

〔王耀:你起了一个什么带头作用。〕

*具体见前一篇第32条。

私心露中。

想看老王安慰露子……

菲利克斯安慰托里斯……

露西亚死撑着安慰雪肌姐妹……

菜菜酱

东欧百合天下第一!!!

p1两个人一起去逛街,有小彩蛋哦

p2加了滤镜

p3是垃圾透视加尬pose

东欧百合天下第一!!!

p1两个人一起去逛街,有小彩蛋哦

p2加了滤镜

p3是垃圾透视加尬pose

201730890309

是三次元超符合立立形象的人们!!

p1,2:一时兴起翻出《少年汉尼拔》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幼年时期的汉尼拔好像子立啊!!尤其是像跟洪姐聊天的那集的装扮。顺便汉尼拔的设定是立陶宛贵族诶,好巧!?

p3~7:b站上有一个点击量挺高的aph真人版里立立的选角托比•瑞格波。去看了一下他15岁出演的《无姓之人》cut,简直了,真的好合适若立啊~

p8,9:托比稍微长大一点之后的样子,脑补一下发型其实也挺像19岁的立立??

顺便一提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演员是看了他演的《风中的女王》里面的法国王子弗朗西斯(2333),跟法叔的造型也有点相似hhh


是三次元超符合立立形象的人们!!

p1,2:一时兴起翻出《少年汉尼拔》看了一下,结果发现幼年时期的汉尼拔好像子立啊!!尤其是像跟洪姐聊天的那集的装扮。顺便汉尼拔的设定是立陶宛贵族诶,好巧!?

p3~7:b站上有一个点击量挺高的aph真人版里立立的选角托比•瑞格波。去看了一下他15岁出演的《无姓之人》cut,简直了,真的好合适若立啊~

p8,9:托比稍微长大一点之后的样子,脑补一下发型其实也挺像19岁的立立??

顺便一提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演员是看了他演的《风中的女王》里面的法国王子弗朗西斯(2333),跟法叔的造型也有点相似hhh




爱莉诺☕

都是最近糊的摸鱼!喔噢噢我的小NZ!😭!最后一p试着给他戴了一下眼镜(?)

(p2假装东百(不你)

p3是罗维诺


都是最近糊的摸鱼!喔噢噢我的小NZ!😭!最后一p试着给他戴了一下眼镜(?)

(p2假装东百(不你)

p3是罗维诺


201730890309

【立白,白露,东欧组全员】雪沙皇

*是童话冰雪女王paro

*百度百科版本冰雪女王直接改文注意!!

*对照原文阅读效果更佳


从前有一个世界上最淘气的小恶魔,名字叫彼得,他做出了一面颠倒黑白的镜子,明明是美丽的东西,在这镜子前一照,结果就变成最丑陋的东西。他提着镜子到处宣传,结果强盗变成英雄,妖女变美人,丑蛤蟆当上国王,善良变罪犯……世界就让这个小恶魔给歪曲了。

彼得非常得意,想要带着镜子去把上帝变小丑,天使变怪物,当他快要飞到天国的时候,镜子竟怪笑起来,彼得控制不了,那面镜子就从他手上掉下来,摔成无数个碎片,满世界乱飞,黏在每一个它们碰到的东西上。就这样,镜子的碎片飞到人的眼睛里,这个人就看什么都不顺眼,有的碎片还...

*是童话冰雪女王paro

*百度百科版本冰雪女王直接改文注意!!

*对照原文阅读效果更佳


从前有一个世界上最淘气的小恶魔,名字叫彼得,他做出了一面颠倒黑白的镜子,明明是美丽的东西,在这镜子前一照,结果就变成最丑陋的东西。他提着镜子到处宣传,结果强盗变成英雄,妖女变美人,丑蛤蟆当上国王,善良变罪犯……世界就让这个小恶魔给歪曲了。

彼得非常得意,想要带着镜子去把上帝变小丑,天使变怪物,当他快要飞到天国的时候,镜子竟怪笑起来,彼得控制不了,那面镜子就从他手上掉下来,摔成无数个碎片,满世界乱飞,黏在每一个它们碰到的东西上。就这样,镜子的碎片飞到人的眼睛里,这个人就看什么都不顺眼,有的碎片还钻进人的心里,他的心立刻就便成冰块,变得毫无感情,冷冰冰的,有些碎片甚至被做成眼镜,人们戴上后明亮的东西就便变得黑暗。

在一个大城市里,有一个女孩叫娜塔莎,一个男孩叫托里斯。娜塔莎是托里斯家里收养的女孩,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在冬天雪花飞舞时的一个晚上,娜塔莎忽然看见窗外有一片很大的雪花飘落在桥上,越变越大,最后竟变成了一个年轻男子,他披着长长的白雪披风,铂金色的头发和苍白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光晕,紫水晶般的眼瞳也闪闪发亮。他向娜塔莎招手,娜塔莎赶紧低下头,心里很害怕,可这时,他就飞走了。待冬天过去后,某天娜塔莎和托里斯一起看画册时,外面的钟声响起来,娜塔莎把头伸出窗口,随风飞扬的镜子碎片就掉进她的眼里,钻到她的心里,娜塔莎立刻变成了无情的人,她的心变成冰块了,从此她再也不肯正视托里斯了,而且还常常欺负讥笑他。虽说娜塔莎向来都是一个沉默寡淡,个性孤僻的孩子,但她何曾用这样轻蔑的态度对待过他?

又一个下着雪的冬天到来了,可怜的托里斯因为娜塔莎不理他而在家里伤心地哭泣,而娜塔莎则是背着雪橇去广场上滑雪。这时,一架大雪橇滑过娜塔莎的身边,大雪橇上的人对她笑,原来他就是那晚全身闪着白光,非常有名的雪沙皇。他的皮帽皮靴和围巾全是用白雪做的,雪沙皇对娜塔莎说:“来吧!戴上我的围巾暖和暖和。”娜塔莎钻进了雪沙皇的围巾里,他在娜塔莎的头上吻了一下说:“现在你不冷了吧?”她感到他的吻像一块冰放在她的心里,于是她就把所有事情都忘记了。雪沙皇让她坐在大雪橇上,带着她一起飞向天空。

春天到了,娜塔莎跟着雪沙皇走了,大家认为她可能已经死了,托里斯也这样想,所以哭得更伤心了,可是从东方来的燕子姐和王先生不知用了什么法术占卜之后,认为娜塔莎只是到远方了,可能没有死。于是,一天早晨,托里斯带上他最心爱的,家传的佩剑,决定出发去找娜塔莎。他来到城边,坐在小船上,把胸前的琥珀坠饰摘下来,扔到河中心送给小河,要小河带他去找娜塔莎,不久,小船把他带到一个很大的向日葵花田,有一间茅草屋顶的房子,里面住着一位丰满美丽的女巫,名字叫作冬妮娅。托里斯把寻找娜塔莎的事告诉女巫,她叫托里斯不要太伤心,并收留他住几天。但托里斯不知道的是,女巫其实是雪沙皇的姐姐,她知道自己的弟弟隐藏着可怕的力量,担心他会伤害托里斯这样的普通人类。第二天,女巫告诫他寻找娜塔莎的路途非常危险,并请求托里斯不要再去了,但托里斯却一再坚持,女巫只好施了魔法让他把所有事都忘记了。

一天,托里斯看见冬妮娅帽子上绣的向日葵,想起了他曾跟娜塔莎说过要亲手编织亚麻花礼帽送给她的事,于是他去问花园里的向日葵,知不知到娜塔莎在哪?向日葵说不知道,可是它确定她没有死,因为她并没有被埋在土地下。托里斯决定逃离向日葵花田,当他逃出来时,发现已经是秋天了,他把马靴落在了女巫家里,感到脚很痛,但是他还是要快去找娜塔莎!

冬天的大雪已有半尺厚,托里斯又冷又累,此时遇见一只叫波尼的迷路的小马,于是他问波尼知不知到娜塔莎的下落?波尼告诉他说:“娜塔莎因为答对了王储弗朗西斯的征婚问题,所以举办了盛大的婚礼,现在已经是王妃了。”于是托里斯领着波尼,一路摸索着找到了王宫,结果却发现王妃不是娜塔莎。王储的弟弟,小王子菲利克斯看见托里斯带回了自己走失的小马,二人恰好又年纪相仿,非常高兴地想要同他做朋友,将他留在王宫里与自己作伴。可在听说了托里斯的遭遇后,菲利克斯十分同情托里斯,所以送给他用金子做的马车,新的靴子,一双厚手套,还有车夫及一队随从。托里斯坐着马车,穿过浓密的树林时,躲藏在岩石后面的强盗发现了金马车,他们打败了所有人。强盗的头头白发红眼,处事蛮横,正当他想杀了托里斯时,他循规蹈矩、认真谨慎的弟弟的求情饶了托里斯一命。

所以他们就一起坐上马车,朝强盗的山洞驶去,山洞里有一百只毛茸茸的浅黄色小鸟栖息在木板上,还养着三条大型犬,靠洞角的地面上放着一个人形玩偶。托里斯跟强盗头子的弟弟路德维希说了寻找娜塔莎的事,第二天,路德维希心想要怎样说服他的哥哥,让托里斯去找娜塔莎,这时,有一条狗忽然说:“汪汪,我知道娜塔莎在什么地方,我看见她坐在雪沙皇的雪橇上,往北边飞去,大概在北冰洋的岛上了。”路德维希和托里斯又去问那个人偶——其实那是个名叫莱维斯的魔法精灵,莱维斯说:“要到雪沙皇的宫殿去,必须先到拉普兰德。”于是路德维希让强盗们喝醉了,又拿了两个土豆和一大块火腿给托里斯,要他跟着魔法精灵莱维斯快逃走,莱维斯化身为一只巨大的白鹡鸰,载着托里斯在冰天雪地里飞驰着,远处的北极光发出闪电一样的蓝色火焰,粮食吃完了就刚好到了拉普兰德。

托里斯和莱维斯来到了一间小屋子前停下来,小屋子有一个戴着眼镜的金发少年,莱维斯把托里斯的事说给他听,他要他们俩吃点东西,因为要到雪沙皇的宫殿,还要走一千五百多里路,那里有一个叫芬马克的地方,雪沙皇正在那休假,他每天都要放射出极光的蓝色火焰。托里斯好奇地询问这位名叫爱德华的少年为何如此清楚雪沙皇的事情。爱德华便坦言他曾经在雪沙皇的手下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忍受不了雪沙皇乖戾的性格而离开。爱德华在雪沙皇那里工作时,还听到了许多关于他的传闻。据说,那位雪沙皇生下来的时候也是个普通人,却因为幼年时期突然觉醒的冰雪魔法毁掉了整个村子,包括他自己的家。他的父母亲死在了那场灾难里,妹妹也失踪了,只有他懂巫术的姐姐侥幸逃了出去。后来,他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等他再度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自己的魔法。他在极北地区建立了国家,并成为了这世上冰雪的主宰。

在托里斯跟着莱维斯再度出发前,爱德华拿出一捆干鳕鱼卷,在上面写了一些字,把它系在莱维斯的翅膀上,他们就挥别了爱德华,不久就到了芬马克,来到了一位名叫提诺的芬兰人家里,他的屋子里非常热。提诺打开鳕鱼卷读完后,就把鳕鱼干煮来吃了,托里斯问他知不知道娜塔莎的下落?提诺说:“娜塔莎在雪沙皇的宫殿里,因为她心里有一块镜子的碎片,眼里也有碎片渣的缘故,所以看什么都不顺眼,只有取出碎片,她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不然她就只能永远待在雪沙皇的宫殿里。你有一颗赤子一般天真善良的心,这就是你的力量,从这到宫殿只有六里路,快让莱维斯带你去吧!”莱维斯把托里斯带到雪地里的一丛灌木旁,就让托里斯自己往前走了。托里斯站在寒风呼啸的旷野里,雪花不停地向他扑来,奇形怪状地向他进攻,因为它们是雪沙皇的战士,正在守卫宫殿!托里斯拔出剑与雪兵们战斗,像一个骑士一般英勇又不屈地对付着它们没完没了的进攻。他的精神感动了一直在暗中观望的雪沙皇的宿敌阿尔弗雷德,他派出魔法师亚瑟帮托里斯打败了那些雪花战士。

雪沙皇的宫殿非常宽大,所有东西都是冰雪做成的,像透明的玻璃一样闪闪发亮,大厅里有一个结冰的湖,这就是世界上的理智之湖,雪沙皇坐在中间,观察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娜塔莎在离沙皇不远的地方玩匕首,她的脸颊已经生出了粉红色的冻疮。雪沙皇看着娜塔莎,心下有些犹豫。当初,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失踪多年的妹妹,却又在不久后发现她被魔镜的碎片冻住了心。他并不懂得如何解除这种古老的魔法,便只好带走了已经不再适合生活在人群中的娜塔莎。他本打算让妹妹永远留在这里,可娜塔莎却总让他想起当年那个孤独又无助的自己。终于,他对一脸冷漠地把玩着手中危险的玩具的妹妹说:“如果可以拼出‘永恒’两个字,你就是自己真正的主人,你就自由了。”说完话,雪沙皇就飞走了,要赶着去替火山降温。

托里斯走进宫里认出娜塔莎,非常高兴地扑过去,可是娜塔莎却冷冰冰没有任何反应。托里斯伤心地哭了起来,他的眼泪像流不尽的温泉,流进娜塔莎的心里,直到把心里的镜子碎片都融化掉,这时娜塔莎的眼睛活动起来,开始望着托里斯,托里斯于是唱起从前娜塔莎最爱听的歌:“当亚麻花开时,我们见到了上帝。”娜塔莎听到歌声,忽然大哭起来,热泪也融出了在她眼里的碎片渣,她终于认出托里斯,他们紧紧拥抱着,连四周的冰块也为他们跳起欢的舞,当他们疲倦躺下时,两人刚好形成了“永恒”的图案。娜塔莎现在自由了!托里斯挽起娜塔莎的手,带着她一起走出雪沙皇的宫殿,发现莱维斯正等着他们。莱维斯带他们到提诺的家中,然后又到拉普兰德的爱德华那里,他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新衣服和新雪橇,他们带着感谢告别了爱德华,开始回家了。

春天来了,托里斯和娜塔莎回到家,他们手拉手,一起坐在小桥上,感到非常幸福。

“这件事的后续怎么样了呢?”冬妮娅一脸向往地问道,“他们两个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吧?”

“呃,这个啊,”爱德华显得有些苦恼,“你听我给你慢慢解释吧……”

后来,托里斯发现娜塔莎常常呆呆地望着北方,在被问起有什么不适的时候却总是欲言又止。终于有一天,一向敏感的托里斯鼓起勇气问出口,问娜塔莎是不是在想念着那位雪沙皇大人。

娜塔莎没有否认这一点。她问托里斯自己是不是在雪国把脑子冻坏了,或者是自己身上的魔法还没有完全解开。

“我竟然想回去,托里斯,我想回到他的身边去。”

“你爱他吗?”托里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这是不是爱。但是,托里斯啊,他是那么孤独。你有了许多新朋友,菲利克斯、莱维斯、爱德华和提诺,甚至是那个阿尔弗雷德……可是他,他只有我,如果我不在他身边了,他又会像从前那样一个人,那该是多么、多么地寂寞啊……”

 娜塔莎不甘心地咬住了嘴角:“对不起,我……我都在说些什么疯话。果然还是那个镜子的魔法……我,我……”

“不,娜塔莎。”托里斯轻轻地抱住她,“魔法已经解开了。”

“这是忠于你自己内心的选择。”

他吻了吻娜塔莎的额头:“我爱你,娜塔莎。我希望你永远是自由的。”

“这之后,娜塔莎就又一次去到了雪沙皇的身边。托里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爱德华总结道。

“这样啊……”冬妮娅不知道该为自己多年未见的弟弟感到庆幸还是为托里斯那个温柔的孩子感到惋惜,“你说,娜塔莎还会回到托里斯的身旁吗?”

“谁知道呢?”爱德华推了推眼镜,望向窗外的向日葵花田,“也许永远不会,也许就是明天。”

------------------------------------------------

最后那一句化用了一下《边城》的结局

露立白的关系走向有点儿影射历史的意思

俚优

我裂了,今年快递怎么停得这么早,可能货得延迟到年后发了。。。。无差别画了签绘,17号前下的单无论买多少我都会给签绘的,客官们请看在我这么手残还画了的份上放我一马,别狙爆我延迟发货。。。【才从逃宝小黑屋出来我不想再做题惹。。。

有人单独买了立白的海报,我好感动啊,但我果然不会画双人图,哈哈。。。。。【画到一半还忘记自己想画啥了好丢人哦o t z

通饭在这里


我裂了,今年快递怎么停得这么早,可能货得延迟到年后发了。。。。无差别画了签绘,17号前下的单无论买多少我都会给签绘的,客官们请看在我这么手残还画了的份上放我一马,别狙爆我延迟发货。。。【才从逃宝小黑屋出来我不想再做题惹。。。

有人单独买了立白的海报,我好感动啊,但我果然不会画双人图,哈哈。。。。。【画到一半还忘记自己想画啥了好丢人哦o t z

通饭在这里


俚优
有一瞬间我多么希望我们是两只候...

有一瞬间
我多么希望我们是两只候鸟
我们的一生都在迁徙、旅游
从一个春天过另一个春天

—弗鲁格•法洛赫扎德


【2020年第一张摸鱼又是意识流立白~【你消停一下

嗯……顺手扔通贩!【只开到18号

有一瞬间
我多么希望我们是两只候鸟
我们的一生都在迁徙、旅游
从一个春天过另一个春天

—弗鲁格•法洛赫扎德


【2020年第一张摸鱼又是意识流立白~【你消停一下

嗯……顺手扔通贩!【只开到18号

俚优

【辶甬·贝反】

托里斯(立/陶/宛)主题贴纸+明信片+海报

↑戳上面就可以去酒厂买喏!透卡送完即止

我终于想起来开了【流泪猫猫头.jpg  总之就是,把过去几个月画的各种立相关立白啊百合组啊啥啥的图印了一堆明信片和海报,然后画了贴纸……

这个防水防油a4大小可以随便乱组cp的贴纸是要自己手切的,因为没钱!真的没钱!付完明信片和海报去印贴纸,印厂拿到时沉默了。

印厂:你这个这么多这么小,模切,起码也要……

我:对不起我不配我已身无分文倾家荡产.jpg

p4是前两天自己贴了个立白的!小立小白真可爱嘿嘿

【辶甬·贝反】

托里斯(立/陶/宛)主题贴纸+明信片+海报

↑戳上面就可以去酒厂买喏!透卡送完即止

我终于想起来开了【流泪猫猫头.jpg  总之就是,把过去几个月画的各种立相关立白啊百合组啊啥啥的图印了一堆明信片和海报,然后画了贴纸……

这个防水防油a4大小可以随便乱组cp的贴纸是要自己手切的,因为没钱!真的没钱!付完明信片和海报去印贴纸,印厂拿到时沉默了。

印厂:你这个这么多这么小,模切,起码也要……

我:对不起我不配我已身无分文倾家荡产.jpg

p4是前两天自己贴了个立白的!小立小白真可爱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