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托里斯·罗利纳提斯

11813浏览    293参与
большевик

aph/立白/非国设史向 无上的爱人

极度ooc预警

非国设 非史向 和真实历史无关

似乎记得曾经看过这个梗 撞车就是我的问题 希望大家可以提醒我 我会删掉的!!


会场边的教堂钟声响起,细细数来敲了七下——

已是晚上七点了。


会场内,名为娜塔莉亚的美人儿正在此举行一场比拼。赌注是自己的爱情。

无上的爱人——她站在中央——舞台的中央和众人的视线中央。

“赌徒”们跃跃欲试


盛夏轻狂,华灯初上的纵情还是娜塔莎冷淡的目光都让台下的人痴迷。


第一个追求者跨出了他的脚步——“我亲爱的,我的美人,让我献上我的礼物——”他献宝似...

极度ooc预警

非国设 非史向 和真实历史无关

似乎记得曾经看过这个梗 撞车就是我的问题 希望大家可以提醒我 我会删掉的!!


会场边的教堂钟声响起,细细数来敲了七下——

已是晚上七点了。

 

会场内,名为娜塔莉亚的美人儿正在此举行一场比拼。赌注是自己的爱情。

无上的爱人——她站在中央——舞台的中央和众人的视线中央。

“赌徒”们跃跃欲试

 

盛夏轻狂,华灯初上的纵情还是娜塔莎冷淡的目光都让台下的人痴迷。

 

第一个追求者跨出了他的脚步——“我亲爱的,我的美人,让我献上我的礼物——”他献宝似的掏出一只苹果,“它红艳欲滴,正如您脸颊的绯红;它甘甜无比,如同我对您的爱意。”

“请回,”娜塔莉亚依旧还是那副在外人面前冷漠的样子,“就算这苹果再清甜缠绵,它也是易腐的——这也正如您对我的爱?”

 

第二个挑战者轻蔑地踢开惨淡离场的男人抛下的苹果,转而露出谄媚的微笑:“他的礼物是如此廉价又是如此短暂——正如他对您的爱。我难以置信竟会有如此的下里巴人。但您要相信我不会的,我……”

“请尽快。”娜塔莉亚只是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几乎流出蜜来的无聊的话。

“当然,当然,小姐,您的时间宝贵。请看——”男人势在必得地掏出了一枚钻石,“它闪耀着迷人的光泽,就像您一样魅力无边;他是如此的光洁纯净,正是我心中的您啊;最重要的是,它是永恒的。请相信我,迷人的小姐!我爱您,请相信我真挚的爱意!”

娜塔莉亚躲开了男人炙热的目光,淡淡回答“那我便要说了,先生。钻石所谓的永恒只是相对于人类的寿命而言——它终究是要化作齑粉的。况且钻石所谓的纯净不过是透明而已,那为什么不喜欢碎玻璃片呢,先生?说句不客气的,您还是只是贪图它的价值罢了。而我也是有失去价值的一天的。想必您知道我要说什么了——请离开。”

 

第三位走了上来,他献上了他的猫——

这少了些爱意。

 

第四位步履轻快,他说了一些海誓山盟,甜言蜜语——

这少了一些诚意。

 

……

 

会场边的教堂再次钟鸣,夜已深了,已经入眠的孩子不再如以往一般大声报数,失魂落魄的输了这场角逐的男人们也无心关注这些,只知道过去的几个小时,无数的男人被以各种理由请回——

无上的爱人知道自己拥有怎样非凡的魅力,聪明如她,正要利用自己的优势觅个良姻。

 

于是现在会场里人烟寥寥。

 

羞怯的少年最终还是走上了台。

却只是无言。

 

娜塔莉亚好奇地盯着这个名叫托里斯的少年——浅棕的头发,翠色的双眸,和一股奇怪的、令人感到舒适和心安的气质。

娜塔莎依旧维持自己的形象:“先生,您在这场角逐中的赌注是?”

 

“小姐,我给您一滴泪——”

抬头,却已看见他的脸颊点缀着几滴闪烁。

“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以为我也无法描述我对您的爱——这是我最真挚最诚恳的礼物了。”托里斯略有不安地补充。

 

眼前的少年可爱又干净地出奇——正是他了!娜塔莎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

 

她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容:“亲爱的先生,我亲爱的先生,这的确是最好的礼物!它干净纯粹却又饱含感情;它永恒而不沾铜臭;他光洁而炙热难当——我想我的选择就是你了!”

 

托里斯抬起头,瞳仁中还是那样的干净明朗——哦不,还多了一丝惊喜。

 

已到清晨。

当教堂沐浴着阳光敲响一天中最清脆的晨钟之时,人们听说了——

无上的爱人娜塔莉亚选择了托里斯。

他们在今早离开了这座小城。

带着他们炙热、纯洁、浪漫、永恒、真挚的爱情。

枫旻

真的不止一点ooc

p1是脑嗨(?)说不定以后会写完。

p2是非常草的草稿流立立。

有带一点自己的恶趣味。(?

打了那么多tag算我蹭热度()主要是真的好少人知道他们组名()

冷圈落泪。


真的不止一点ooc

p1是脑嗨(?)说不定以后会写完。

p2是非常草的草稿流立立。

有带一点自己的恶趣味。(?

打了那么多tag算我蹭热度()主要是真的好少人知道他们组名()

冷圈落泪。


西内

屯。可以来bcy找我,lofter不怎么用。tag打到一定数目打不了了。

bcy@西内今天也在和本家比命长

屯。可以来bcy找我,lofter不怎么用。tag打到一定数目打不了了。

bcy@西内今天也在和本家比命长

Untitled-bonus-track

或者我一下子干掉吵得我们无法安睡的邻居

或者我一下子干掉吵得我们无法安睡的邻居

洛筠💐

虽然但是 摸了两张!!


东欧百合什么的太可爱了啦!!

虽然但是 摸了两张!!


东欧百合什么的太可爱了啦!!

芋身攻击

ddlc AU的抖三和露组!(不知道叫什么这四人组合啊!!)
总觉得很适合(没有)想搞很久了
(双厨爽一下!!(?)

ddlc AU的抖三和露组!(不知道叫什么这四人组合啊!!)
总觉得很适合(没有)想搞很久了
(双厨爽一下!!(?)

floatingICE

怎么说呢……之前准备做的那个百合组手书算是暂时咕了。

一个原因是马上就要开学了,基本上没有时间用PAD画画,就算在各种软件上发画,也都是提前囤的图(而且也没有多少)还有就是画着画着感觉完全偏离原来的想法了……画面跟BGM也很不搭调,感觉我现在的水平还是很难做好。

所以我想先把这个计划搁置一段时间,以后有能力会再画的。


图之前分开发过一次,不太重要,不要在意。

怎么说呢……之前准备做的那个百合组手书算是暂时咕了。

一个原因是马上就要开学了,基本上没有时间用PAD画画,就算在各种软件上发画,也都是提前囤的图(而且也没有多少)还有就是画着画着感觉完全偏离原来的想法了……画面跟BGM也很不搭调,感觉我现在的水平还是很难做好。

所以我想先把这个计划搁置一段时间,以后有能力会再画的。


图之前分开发过一次,不太重要,不要在意。

阿口去下面见苏哥辣

两个小时。。就这👀⁉️

艹不行俺屑逼屑逼屑逼

俺爪巴俺爪巴对不起脏了米娜桑的眼睛了w👀💦💦——

(某只阿口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画风从某年某月某日突然变了👀💦💦龙女仆看多了蛤蛤蛤蛤蛤蛤(阿口失智)

慢慢搞吧。。

两个小时。。就这👀⁉️

艹不行俺屑逼屑逼屑逼

俺爪巴俺爪巴对不起脏了米娜桑的眼睛了w👀💦💦——

(某只阿口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画风从某年某月某日突然变了👀💦💦龙女仆看多了蛤蛤蛤蛤蛤蛤(阿口失智)

慢慢搞吧。。

201730890309
【立白】「初见」 “人们都说,...

【立白】「初见」

“人们都说,往西北方一直走,穿过森林、河流和沙丘,就能见到大海。我不记得自己究竟走出了多远,又是如何被波洛茨克的贵族找到并带回去的……但是,我却记住了一个人。那个人的棕发乱糟糟地没有打理,衣服也落满了灰尘。他的脸上有几处伤口,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戒备。可他身上的气息,却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干净。”


设定是波洛茨克还未并入基辅罗斯的时候,白第一次在森林里遇见波罗的海部落时期的立。这时两个人都没诞生多久,因此这是白第一次见到其他的国家意识体。(大约是连哥哥姐姐都没见过的时候)


本来想把立和白两个人画得更显小一点的但我太菜失败了。

小狗:不会画动物就不要画我呀🐶

【立白】「初见」

“人们都说,往西北方一直走,穿过森林、河流和沙丘,就能见到大海。我不记得自己究竟走出了多远,又是如何被波洛茨克的贵族找到并带回去的……但是,我却记住了一个人。那个人的棕发乱糟糟地没有打理,衣服也落满了灰尘。他的脸上有几处伤口,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戒备。可他身上的气息,却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干净。”


设定是波洛茨克还未并入基辅罗斯的时候,白第一次在森林里遇见波罗的海部落时期的立。这时两个人都没诞生多久,因此这是白第一次见到其他的国家意识体。(大约是连哥哥姐姐都没见过的时候)


本来想把立和白两个人画得更显小一点的但我太菜失败了。

小狗:不会画动物就不要画我呀🐶

关关雎鸠

【露立】向死而生(三)

        就像暴风雨般,一个老人倒了下去。

        伊万惊讶的是,人们没有想象中的恐慌与担心,而是同抢糖果的孩子般蜂拥而上,把尸体围了个水泄不通。

        新鲜的劲头过去,人群逐渐瓦解,伊万才缓缓走下楼梯。他提着油灯将微弱的光投向跪在地上的托里斯,他双手合十闭着眼睛为那个不幸的老人祈祷着。...


        就像暴风雨般,一个老人倒了下去。

        伊万惊讶的是,人们没有想象中的恐慌与担心,而是同抢糖果的孩子般蜂拥而上,把尸体围了个水泄不通。

        新鲜的劲头过去,人群逐渐瓦解,伊万才缓缓走下楼梯。他提着油灯将微弱的光投向跪在地上的托里斯,他双手合十闭着眼睛为那个不幸的老人祈祷着。

        "她死了。"他站到托里斯背后俯下身,手搭在人肩头轻声说着。

        "是的,大概是因为或许年迈失足而从楼梯上摔下来死亡。"

        "噢,真可怜。"伊万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惋惜点,"愿上帝好好对她。"话说完后他就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傻到透顶,声音同点评一场悲剧的观众般,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

        他悄悄斜眼看了下托里斯,希望对方不要因为自己刚才的话而表现太多。但托里斯却和没听见似的,在地上静静坐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

        "先生?"

         "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同我一起处理一下她的后事吗?"

           托里斯和伊万对了个正着,他绿色的眼睛里映出油灯里悦动的火苗,脸上仍挂着平时温和的笑意。伊万说不清自己什么感受,那不是自己这种局外人的眼光,也不是所谓"乐于助人"的"自豪",而是一种对"生"的喜悦与解脱的道贺。

         阳光透过厚重的云层落在波罗的海的冰面上,给三月的寒冬带来暖意,给旅店送来了黎明。

         



        车载着老人的尸体驶向远方,消失在正被阳光驱散的黑暗的尽头。

         托里斯带着伊万来到自己的房间坐下,拿出两个酒杯放上些许冰块,酌了点伏特加。

         烛火跃动,伴随的只有秒针行走于冰块碰撞发出的叮铃声。

        

         "我刚才,会不会有些奇怪?"托里斯身子微微前倾,小声凑过去询问。

         "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

         托里斯将头发拢往脑后,扎成短马尾:"对死者微笑或许不太尊敬?"

        "没有人想看到自己死时是一堆人哭丧着脸,搞得是自己欠他们。"虽然你们葬礼上就和竞赛没区别,一个哭声比一个还大。伊万喝了口酒在心里想着。

         "这倒是。"托里斯轻轻笑了笑,接着说,"您真是个特别的客人。"说完后他又瞬间将笑容收起,慌忙假装咳嗽改口:"如果给您造成困扰我很抱歉。"

        "没事。正好我挺好奇的。"

        "不好意思,我说不清楚。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和您有什么联系一般。比如说同一类人之内的?"

         伊万微微挑了挑眉,直起身子仔仔细细把托里斯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

        "我会因为天生疾病的原因只在夜晚出门,您会吗?"他的音调突然高起来,连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做。

         "啊不是,"托里斯连忙摆摆手,"您误会了,我不是指的这个。"他低头注视着盛满伏特加的酒杯:"恕我冒昧,对于死亡,先生是怎么看的呢?"



         "一种解脱。"对漫长无尽生命的告别,直面死亡的新生。对于吸血鬼来说确实如此。

       

          "先生,她是个普通人。"

          "你也是。"


           伊万的声音平静得可怕,像阿努比斯宣判心脏重于羽毛时一般,压抑得托里斯有点喘不过气来。

          "您不也一样吗?"他竭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反问回去。

        伊万没有作答。

        杯中冰块融化碰在玻璃壁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

        木门发出长而缓的低吟,吱呀嘟囔着给人让开了路。


         "请等一下,先生。"托里斯站起身叫住准备离开的伊万。

         "您,"他皱紧眉头,仿佛在下什么天大决定似的,"您是正确的。"伊万看见他的手紧紧捏成拳状,半张脸隐匿在烛光无法眷顾的范围,使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死亡正是一种解脱。"


         门哐啷一声被甩上。重重的楼梯踩踏声闯进房间里。


         或许,它还是一种新生呢?

-Stanciya Taganskaya-

养鸡场的六十分roll点写文

题目是一起洗澡,言言点了百合组。写的很渣,差点被打死。


托里斯先褪下衣衫钻进锡池中。直至此时他们才发觉彼此已经有许久没有这般坦诚相待的放松过了。

菲利克斯在蒸腾的热雾里解开最后一件长衫的腰带,随着衣料的褪下,身上被掩藏好的、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伤痕系数露了出来。他钻进水池里去,那些伤在水下显得艳红如血,尤以右胸的贯穿伤最为刺眼。

菲利克斯总是冲在最前方,从利沃尼亚到摩尔达维亚,从乌克兰到维也纳,往往是刚刚击退了突厥人,大施拉赤塔们便野心膨胀地去夺取罗斯领土,刚刚与东方的熊交手,又将面对北方的狮。

“还疼吗?”结果反倒是菲利克斯先问起托里斯的伤,“当...

养鸡场的六十分roll点写文

题目是一起洗澡,言言点了百合组。写的很渣,差点被打死。



托里斯先褪下衣衫钻进锡池中。直至此时他们才发觉彼此已经有许久没有这般坦诚相待的放松过了。

菲利克斯在蒸腾的热雾里解开最后一件长衫的腰带,随着衣料的褪下,身上被掩藏好的、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伤痕系数露了出来。他钻进水池里去,那些伤在水下显得艳红如血,尤以右胸的贯穿伤最为刺眼。

菲利克斯总是冲在最前方,从利沃尼亚到摩尔达维亚,从乌克兰到维也纳,往往是刚刚击退了突厥人,大施拉赤塔们便野心膨胀地去夺取罗斯领土,刚刚与东方的熊交手,又将面对北方的狮。

“还疼吗?”结果反倒是菲利克斯先问起托里斯的伤,“当时他们说,‘只要有大公国在,就有足够的力量抵挡进攻’。”菲利克斯的神色复杂。他伸出手想要去摸摸托里斯胸前烧伤的疤痕,又数次缩回。

“但可惜我没能挡住,”托里斯将吸饱了热水的毛巾搭在肩头,“要么是维尔纽斯被焚毁,要么是除了维尔纽斯外几乎全境沦陷,还真是够狼狈。”

托里斯扭过头,几乎是强制性地将自己的视线从菲利克斯身上移开,他很难不被那些伤疤吸引,那是共和国的巍巍城墙上自赫梅尔尼茨基叛乱以来便开裂的接缝,华沙朝堂之上衮衮诸公却仍在蝇营狗苟各谋私利。

菲利克斯有气无力地扬着热水,水流顺着他新的旧的伤痕,像是雨溪切割嶙峋的山谷。

“啊呀。”

不知是触动了哪里,针尖般的刺痛顺着躯干延伸至大脑,使他倒吸一口凉气。

托里斯又转过头来,将自己身上的热毛巾披在菲利克斯身上。华沙王宫的锡池比瓦维尔宫的大的多,在他朝菲利克斯走过去时,竟然觉得有一丝空旷的萧索。国王经常带着王后、亲族在此沐浴——当然,现在的国王除外,他更加沉湎德累斯顿的繁华,即使在不得不呆在华沙时也对波兰人的休憩兴致缺缺。

菲利克斯觉得有什么硌得慌,他摸索了半天,原来是一枚旧钱币,或许是脱衣服时候甩下去的。他拿起来,手指从凹凸不平的表面按下——在共和国各地都有这样的传言,铸在硬币上的字母J.C.R.不仅意味着Joannes Casimirus Rex(扬·卡西米尔国王),也意味着Initium Calamitatis Regni(王国进入灾难时期)。

“你真应该长期静养一阵了,如果是人类的话这样的伤在身早就残废了吧。”托里斯继续不抱希望的劝说着,他劝过他许多次,但菲利克斯仍然坚持着参加共和国的每一场战争。真是天真啊,国王与施拉赤塔的欲望是填不满的,他的血早晚有流干的一天。

“怎么可能有时间,”菲利克斯紧了紧毛巾放松了身体靠在浴池边缘,通常说舒服是四肢百骸浸在温水之中,但当真的浸在温水中时,又不知有怎样的词汇来形容这般感受了,“下周本大人该去利沃尼亚打仗了——别再拒绝了,莱维斯可是你的亲弟弟,你就一点不想念他吗。”

“……现在并不是好时机。”

“我知道。”菲利克斯伸直了手臂,摩挲着左臂臂根处的旧伤,当时塞迪克·安南刁钻的上升斩击差点把他手臂整个儿砍下来,土耳其军刀锋锐轻薄的刃口像是毒蛇一般,那一战真是凶险啊。

“你知道还跟萨克森胡闹。”

“收复失地怎么能叫胡闹呢。”

他们差一点儿吵起来,菲利克斯的动作大了一些,毛巾滑落下来,在看到遍布的疤痕时候,托里斯的态度又软化了下来。

“你倒是好好听我的照顾自己。”

在战斗后,菲利克斯较为怕生的性子不喜旁人给他上药,于是绝大多数都是托里斯一点点擦拭他的伤口。或许说不清每条伤口的来源,但说个大概还是没问题,譬如最为起眼的穿胸而过的贯穿伤是哥萨克战争时冬妮娅砍的,旁边的两个枪眼来自伊万,后背上与脖子上的剑伤出自贝瓦尔德之手,腰上细微的的擦伤来自里普卡鞑靼人,手臂与前胸上大多是土耳其弯刀留下,还有那些腿部的刺伤,都是冲阵的代价。

四万余日夜,共和国如同不知疲倦的战争机器,整日东征西讨,而那些伤痛与代价,留在共和国每一寸饱经燹燃的土地,留在菲利克斯的身上。

“这不是有你在呢么,”菲利克斯再次对这样的劝说不置可否,盯着托里斯的伤疤,“托里斯,照顾好你自己。”

“……你可真是精力充沛。”

“不,我很累。”

托里斯这才反应过来他上一句话可不是嘲弄,倒是更像叮嘱,像那些即将出征的战士叮嘱他们的妻子,照顾好自己。菲利克斯伸手去够一旁的酒,伏特加初入喉的口感温和,不消片刻浓烈的酒味便从胃里到口腔整个的炸开。

“那你还……”

“共和国的军队中总得有真心为共和国而战的人,”菲利克斯将小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一丝酒液沿着他的嘴角流下,“哪怕只有一个,哪怕那就是我自己。”

理论上来说在蒸汽缭绕之下,人总是更爱醉一些,但菲利克斯像喝水一样饮下许多烈酒,也没有一点醉的样子。终于托里斯看不下去了,他将放酒的托盘推开,按住菲利克斯的手臂。

“别喝了。”

菲利克斯点点头,这时候他便讨厌起自己的酒量来,明明那些人类在大战过后借着酒劲呼呼大睡,而他却始终清醒,清醒地看他们大腹便便的丑态,清醒地看燃烧过后的炭火盆。他拿起柔软的帕子,浸了热水,一点点擦拭自己身上的伤疤。偶尔还因刺痛而呲牙咧嘴一下,令他口中断断续续哼唱着的《索别斯基凯旋进行曲》时不时走调。

“有点冷了。”

托里斯的声音突兀地响起。确切地说,是有些冷清了。曾经他们许多人挤在瓦维尔宫的锡池沐浴,或者边洗边打闹,如今却只剩他们两个还有这份闲心,而菲利克斯也越来越没多余的力气打闹,他得把精力全都留给战场,然后为身上添上新的伤疤。

闻言菲利克斯便朝他边上凑了凑贴近在一起,倒是一瞬间暖和了许多。托里斯能闻到菲利克斯嘴边呼出的酒味,他经常在波兰施拉赤塔与骠骑兵们身上闻到这样的味道,传闻斯拉夫人的血管里流淌着的非血液而是烈酒,看来的确如此。

泡了一会儿,菲利克斯便起了身,他招呼仆人过来,为他擦干身子,换上新的衣服

“不奉陪啦,我该去议事。”在穿好衣服后,他又将黑色的貂皮帽扣在头上,帽子前方钻石压着的羽毛油光水滑,宛若活物。

“战争的事?你明天就准备出发吗。”托里斯问。

菲利克斯点点头。

“祝我旗开得胜啊,我的大公国。”

“上帝保佑你,我的王国。”




一个可能没有卵用的细节:

波立联邦全名叫波兰立陶宛联邦共和国,波兰人一贯以“共和国”来称呼波立联邦,在联邦内又以“王国”“大公国”分别称呼原属两国管辖的区域。

心怀菇勇(?)
摸鱼🐟 因为是摸鱼所以就随意...

摸鱼🐟

因为是摸鱼所以就随意了些(喂)

哎呀我真的好喜欢他(/ω\)

我怎么总画ooc【仰望天空思考人生】

要开学啦!!

摸鱼🐟

因为是摸鱼所以就随意了些(喂)

哎呀我真的好喜欢他(/ω\)

我怎么总画ooc【仰望天空思考人生】

要开学啦!!

映.言旨行玉

日记(五)

四月十一日 星期四

现在是历史课。

刚上完一节数学课。事实上从小学开始这就是我最不喜欢的科目,然而它一直到现在都是最重要的科目之一,这一度令我十分崩溃。因为数学老师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老师,个子小小的,说话声音也细细的,数学课是班上一些捣蛋鬼的天堂。我虽不是破坏纪律者的一员,但也因此不怎么听数学课,今天倒是硬着头皮的认真听了课,还破天荒的记了笔记。

历史反而是我最喜欢的科目,也是我学的最好的科目,即使我上课偶尔走走神也完全跟得上进度,所以我选择在这一节课写一点日记。

天哪,刚刚我我正玩着钢笔笔盖,结果它弹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落在了不远处的卡佳的桌子上,...

四月十一日 星期四

现在是历史课。

刚上完一节数学课。事实上从小学开始这就是我最不喜欢的科目,然而它一直到现在都是最重要的科目之一,这一度令我十分崩溃。因为数学老师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老师,个子小小的,说话声音也细细的,数学课是班上一些捣蛋鬼的天堂。我虽不是破坏纪律者的一员,但也因此不怎么听数学课,今天倒是硬着头皮的认真听了课,还破天荒的记了笔记。

历史反而是我最喜欢的科目,也是我学的最好的科目,即使我上课偶尔走走神也完全跟得上进度,所以我选择在这一节课写一点日记。

天哪,刚刚我我正玩着钢笔笔盖,结果它弹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落在了不远处的卡佳的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她吓得睁大眼睛,往后一仰,随后回头看向这个物体的来源处,也就是我,我示意她把笔盖传给我,就在它重新回到我手上时,历史老师把我叫了起来。“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按理说我知道的,但是因为没反应过来,一时竟说不出话。“罗利纳提斯,上课认真听讲,别光顾着和女孩子传些小东西。”他半挖苦的说到,全班爆发出一阵哄笑,我有些尴尬的坐下了,卡佳低着头趴在桌子上,她一定很生气,因为我成为了被起哄的对象......一会去道歉吧。

今天的午饭很不错,有番茄丸子,我很罕见的光了盘,不用像以往一样承受浪费粮食的负罪感了。

现在是地理课,我最不喜欢的科目之一,可能比数学还要不喜欢,于是我选择在这节课写日记。

中午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现在我想起来还是感到后悔极了,我当时一定脑子进水了。午休的时候,班长拿着一张表格来找我,他说:“罗利纳提斯,运动会报名已经快结束了,你什么项目都不参加吗?”哦,运动会,上周班主任就在班里隆重宣布了这件事情,我从小到大都不怎么参加这种集体活动。于是我说到:“没事的,我不用参加。”班长扶了扶眼镜,随后把报名表倒过来,一边指给我看一边说到:“你看,我们班男子1500米一个人都没有报名,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得分项......”或许班长的言说实在太富感染力了,于是我就稀里糊涂的在表格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在集体跑步的时候,我甚至会被一些跑得快的女生超过,就这样还要去跑1500米......今后不得不抽点时间去锻炼了。

我又从头读来一遍我的日记,我似乎写了一篇流水账。我从未如此认真的过完这么一天,虽然其实也有转移对前几天那件事的注意力的原因,不过这样似乎也很好。



刚才我走到楼道里,布拉金斯基突然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没错,就是传说中的布拉金斯基,如假包换的布拉金斯基。

其实我今天刚踏上公交车便觉得暗处似乎有人在盯着我,下了车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我不敢往后看,只是加快脚步走回家。走到小区里,人相对不如街上多,我这才发现我脚边有一个影子,一直在跟着我......

我尽量打消自己的疑虑,同时微微的回头企图看到走在我后面的人是谁,但最终只能用余光瞟到是个高大的浅色头发的男人。“或许他只是个我不认识的邻居”,我这么安慰着自己。后来他也确实和我进了同一幢楼。

结果却是布拉金斯基......该说我幸运吗,得以近距离观察校园名人......

接着身高优势,他一步步把我逼到角落里。一张娃娃脸上挂着他平时一贯的温和笑容,在我看来却好像魔鬼的狞笑......

“你叫什么名字啊?”他笑呵呵的问道,我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是这个。

“托,托里斯......”平日里从远处看着就足够有压迫感了,跟别说我和他的脸现在只有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而且我为什么会被他盯上?难道说他真的是黑社会来勒索我的吗.......

就在我冒出一堆不切实际的想法之时,他又开口了:“托里斯啊......被跟踪的感觉很好玩吗?或者说跟踪别人很有趣?”

我倒吸了一口气。

“你在说什么......”说到那个词语我就想到前几天的事情......

“我前天看到了哦,你一路跟着娜塔莎,令她很困扰呢。”他笑的更灿烂了,一遍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吓得发抖了起来。

“娜塔莎是谁......我不知道......”我强装镇定,脑海里却浮现出晨会上那个身上缠满绷带的男生。布拉金斯基来找我麻烦是因为那个女孩吗?

“娜塔莎是我的妹妹。”他的另一只手臂也勾上我的肩膀,“说谎可不好托里斯,我明明亲眼看到了。不过我其实很想和你做朋友,所以这一次可以暂时原谅你。”虽然说着“原谅我”,但语气完全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后来他确实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走了,走出楼道前还回过头来跟我挥了挥手说再见。而我早已瘫倒在了地上。这件事难道就要这样死死就缠着我不放吗?布拉金斯基以后会不会在学校里处处针对我,那我平静的生活岂不是彻底毁了.......我躺下来,闭上眼睛,任由灰尘涌入鼻腔,绝望的设想了我以后再学校被欺凌一百种可能性,流了几滴眼泪,不一会听到了脚步声,我才慌忙站起来心情郁闷的走上了楼。

应该说菲利克斯的直觉很准吗......她确实是布拉金斯基的妹妹,而且我还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娜塔莎,不过要是布拉金斯基再看到我和她出现在一起,我说不定也会和他一起出现在晨会上了。



ps:本以为五一能爆肝多写几章的,结果全用来玩了。我现在作业还没写但是真的太感动了一回来打开lofter看到一堆评论和红心还涨粉了真的太感动了,于是如山的作业都还没动先写文了......

くりあ
摸鱼发这了,以后都不好意思在B...

摸鱼发这了,以后都不好意思在B站发了_(:з」∠)_

摸鱼发这了,以后都不好意思在B站发了_(:з」∠)_

清灵氏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一点也不冷...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一点也不冷,在向日葵花丛中,他转过身来,对着我笑了。

  随后,梦醒了。


露立是真的!!好吧,有点刀,但如果做不到平等,怕是这一幕永远都不会真正发生。

  这一天的天气很好,一点也不冷,在向日葵花丛中,他转过身来,对着我笑了。

  随后,梦醒了。


露立是真的!!好吧,有点刀,但如果做不到平等,怕是这一幕永远都不会真正发生。

枬清-

【立白】白蔷薇

*非国设


娜塔莉娅的指尖已经发麻了,她不耐烦地敲击着琴键,机械地重复着琴谱。她每一次弹错音就干脆从头再来一遍,但第一小节被她弹烂了也没能继续下去。


管家在二楼的走廊上来回的晃荡,像个警惕的巡警一样。一旦钢琴声渐弱,他便敲门来提醒娜塔莉娅练琴时不要分神。可是年轻的姑娘已经在钢琴椅上坐了两三个小时,她双脚不耐的蹬在踏板上,惹得音节一阵绵长一阵低沉。


她的右手还在重复着乐谱,身子却已经微微站了起来,左手玩弄着琴架上花瓶里的红蔷薇,娜塔莉娅的姿势奇怪极了,毫无小姐的架子可言。她的右肩朝向下方,以方便在琴键上敲击,左脚搭在左踏板上,把琴音拉的老长,仿佛在告诉管家:扎伊采夫斯基先生,...


*非国设


娜塔莉娅的指尖已经发麻了,她不耐烦地敲击着琴键,机械地重复着琴谱。她每一次弹错音就干脆从头再来一遍,但第一小节被她弹烂了也没能继续下去。


管家在二楼的走廊上来回的晃荡,像个警惕的巡警一样。一旦钢琴声渐弱,他便敲门来提醒娜塔莉娅练琴时不要分神。可是年轻的姑娘已经在钢琴椅上坐了两三个小时,她双脚不耐的蹬在踏板上,惹得音节一阵绵长一阵低沉。


她的右手还在重复着乐谱,身子却已经微微站了起来,左手玩弄着琴架上花瓶里的红蔷薇,娜塔莉娅的姿势奇怪极了,毫无小姐的架子可言。她的右肩朝向下方,以方便在琴键上敲击,左脚搭在左踏板上,把琴音拉的老长,仿佛在告诉管家:扎伊采夫斯基先生,您听好了,我可在弹呐!


就在这短暂的放空时间,窗边响起一声“娜塔莉娅小姐!”娜塔莉娅一惊,直接坐回了钢琴椅上,她偏头看向窗外,是托里斯正撑着她窗边的栏杆——


“罗利纳提斯先生!您攀上我家的窗户真是失礼,况且这可是二楼啊。”


“娜塔莉娅小姐...原谅我,你您先听我说...管家说您在弹琴,也不愿替我转交...真是抱歉,我只能攀着墙壁来把白蔷薇花交给您了…这是伊万诺夫娜婆婆那温室花园里种的——她刚裁下来,我就给您送来了!”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向日葵会更好,万尼亚哥哥更喜欢温暖的花朵。”


娜塔莉娅正欲起身接过对方的花,虽然她不明白对方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但她仍是遵循了小姐的礼节——可那管家又踱回了她的房前,敲门声颇为响亮。


“娜塔莉娅小姐,是哪里的野猫钻进了您的房间,我听不到您美妙的琴声了——需要我进来查看吗?”


“不必了,扎伊采夫斯基先生...我的老天!”


托里斯的脚本是搭在宅邸那不算光滑的凹面花纹上,用手握着栏杆来保持平衡,扎伊采夫斯基先生的提醒让他心下一惊,下意识松开栏杆....当然他掉下去之前也没忘把白蔷薇扔进娜塔莉娅的房间。


她起身向窗下望去,万幸的是托里斯只是栽在楼下那片花圃里,枝叶和泥土减缓了不少冲击。她望着女仆长玛丽亚出门把他拎起来,提着他的衬衫,就要把他扔出大门,管家也在一旁恼火地站着,小胡子快要翘上天了。托里斯似乎还没从跌落的状态缓过神,却下意识的往她的方向回望...


娜塔莉娅拾起窗边的白蔷薇,把它插进钢琴架上的花瓶里,和娇艳的红蔷薇互相映衬着。瞧瞧——那花瓣上还沾着露水。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年轻的姑娘想着:怎么会有他这么傻的人呢?看在这蔷薇花的份上,我也不和他计较毁了我花圃的事了。





三天了,娜塔莉娅终于练过了前面最枯燥的部分,继而弹起了高潮,她觉得自己的手腕已经要被起伏的手势折磨地不成样子了...


管家仍然是在不停的踱步,不过他比原先更谨慎了,娜塔莉娅一刻也不敢分心,再酸再痛也忍了下去,这次她乖乖的坐在钢琴椅上,眼底只有琴谱上律动的音符...


窗边却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娜塔莉娅小姐!”


托里斯这次胳膊间夹着一朵盛开的向日葵,花盘几乎要遮住他的脸了。“您看看呐,这是克鲁多耶夫叔叔花园里种的——七月的阳光可好了…”

雾霭MDS
菜鸡探头 等等,托里斯的瞳色我...

菜鸡探头

等等,托里斯的瞳色我好像画错了,啊这

菜鸡探头

等等,托里斯的瞳色我好像画错了,啊这

prescription-木凡青

Hecate/剧透

我在此赋予你复仇的心与善良的灵魂。

愿你的神保佑你度过一切难关,让祂的手替你在困难时扶住你的身心,让祂的眼替你明路,让祂的语帮你做出选择。

——

好吧肯定没有人知道这是立波


2020/5/1

我在此赋予你复仇的心与善良的灵魂。

愿你的神保佑你度过一切难关,让祂的手替你在困难时扶住你的身心,让祂的眼替你明路,让祂的语帮你做出选择。

——

好吧肯定没有人知道这是立波


2020/5/1

Celestia.希霖XLIN

第一张也是波波啦,不过私心加了个泪痣感觉还不错(?

果然还是描了线看起来舒服

第一张也是波波啦,不过私心加了个泪痣感觉还不错(?

果然还是描了线看起来舒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