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托马斯·桑斯特

2238浏览    59参与
Arcadia Colin

托马斯·桑斯特×你:Adolescence(少年时期)

       时光悄然而至,让你们都来到了18岁。

       对!没错!六年已经过去了!你和托马斯都准备去英国看看。(你去英国是因为你好奇那里,从来没去过;而托马斯去那里是为了看看自己的祖国)           你在之前就注册了位于英格兰中北部的英国第二繁华的城市的大学:曼彻斯特大学;而托马斯早在你之前就报名了位于英国牛津郡的牛津大学,但他...

       时光悄然而至,让你们都来到了18岁。

       对!没错!六年已经过去了!你和托马斯都准备去英国看看。(你去英国是因为你好奇那里,从来没去过;而托马斯去那里是为了看看自己的祖国)           你在之前就注册了位于英格兰中北部的英国第二繁华的城市的大学:曼彻斯特大学;而托马斯早在你之前就报名了位于英国牛津郡的牛津大学,但他知道你报了曼彻斯特大学后并没有及时告诉你,他怕你难过。毕竟你是和他一起相处了十多年的小青梅,突然说要离开你去另一个地方读大学,换谁谁一时接受得了呢?

       但你对此事是非常感兴趣,经常有事没事就缠在他旁边问他:“你到底要读什么大学嘛!告诉我吧!”但他没有一次说出来过。

       终于,在九月中下旬的一天,在一棵尚绿但黄的树下,你气冲冲地推了他:“说!你今天要是不说出来你要去哪个大学,我就不放你走!”

      ”你真的想知道?“”废话!如果我不想知道,我怎么可能会从五月份就开始缠着你一直缠到现在啊!“他似乎很为难,极不自然地用左手挠了挠那在阳光下金得耀眼的软发:”那好吧,我告诉你。是......“”是什么是什么?”你冒着星星眼,凑到他下巴底下,期待地看着他。”是牛津大学。“

     气氛突然一阵难以言说的沉默。虽然你高考的时候地理只考了130.5分,但你总知道,牛津离曼彻斯特真的有段距离......而你们从7岁起就经常黏在一起,就像连体婴儿似的。

    ”你真的要去牛津了?“”对......“你的声音明显就有一股重重的鼻音,泪水在你稍带有婴儿肥的脸上无声无息地滑下,泪水模糊了你的眼,但却没有模糊住这些年来你们俩在一起的美好回忆:记得8岁那年你养了一只仓鼠,这是你死乞白赖地向父母要的,结果不到两个月,这只仓鼠就不小心被他淹死了,你至今记得那时你已经接近崩溃边缘,追着他跑了快三个操场的长度;10岁那年他给你的一个羞涩的吻;12岁那年他隐藏在一段长文字中的显而易见的告白;15岁时和你一起完成的一幅治愈系油画,上面有着这几年来你们俩拥有的所有美好、温馨、搞笑、暖心......还有今年你过18岁生日时他阳光帅气的笑容,还摸摸你的头,用轻松的语气祝福你:“恭喜你,小笨蛋,你成年啦!”虽然当时那令你非常陶醉,但后面他说的一句话让你非常想刀了他:“还这么笨,以后可怎么办哟......”

   你终于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扑到他身上,勾着他的脖子,不顾形象地开始大哭起来,真的,你发誓自从你俩认识,不,自从你有记忆到现在,你都没哭得那么狠过。你不知道后面怎么样了,你只记得的是你一直在他身上,边吮吸着他独有的味道边大哭,而他一直都在安慰你,像往常的任何一个时刻一样,只不过这次,他对挂在他身上的你,多了些宠溺。

   可能,你命中注定,在以后的时间里,不管要多久,你永远都会,也一定都会是他可爱调皮的小青梅,也是他的女孩吧......

   夕阳染红了天际,一朵朵紫云浮上视野,太阳带着最后一丝留恋彻底沉下了地平线。就在这日复一日,看似平凡的日子中,你却愈发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最后几天时光。

  ”喂!你在牛津大学可给我老实点,乖乖等着我,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也一样!“

 当真是日久生情呀......

eccentrïc

托马斯·桑斯特x你

原来桑也会哄人

(关于博物馆是我瞎编的别care)

托马斯·桑斯特x你

原来桑也会哄人

(关于博物馆是我瞎编的别care)

Mr.沉溺

一本落灰的日记.

内含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

《可以看到雪吗?》番外

Slytherin.

BGM:For the lost ones

------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 Miss Jones. ”

-

4620年12月26日

一场大雪,将她送入我的怀里。

屋外的冷空气袭裹住我的全身,我连忙将大衣脱去,慌乱着跑到父亲的身边。我用手指揪着父亲的衣角,躺在床上的母亲虽然看起来虚弱,但却满脸笑意。...

内含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

《可以看到雪吗?》番外

Slytherin.

BGM:For the lost ones

------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 Miss Jones. ”

-

4620年12月26日

一场大雪,将她送入我的怀里。

屋外的冷空气袭裹住我的全身,我连忙将大衣脱去,慌乱着跑到父亲的身边。我用手指揪着父亲的衣角,躺在床上的母亲虽然看起来虚弱,但却满脸笑意。汗水将她的头发浸湿,黏糊糊的贴在脸上。我上前一步,从父亲的身后露出脸。小心翼翼的握住母亲的手,冰凉。

我心一惊,迅速抽出手,双手疯狂地摩擦着。是不是因为我的手太冷了?为什么母亲的手如此冰凉。我再次握住母亲的手,还是冰凉。父亲低微的啜泣声钻入我的耳朵,我大抵是明白了。

我捂不暖她的手了。永远。

我不知道还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响亮的啼哭惊醒了我。我慌乱地寻找着,最终在母亲身侧放着的,小小的被子里发现了她。多么漂亮的小女孩啊,本在哭泣的她和我对上视线。蓄满泪水的眼眶,正可怜兮兮的傻傻的望着我。我瞪大了眼睛,母亲的逝去,是因为她吗?

小女孩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和父亲的啜泣形成不和谐的乐章。两只小手不乖巧的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手臂直直的,似乎在央求我抱抱她。

我下意识退后一步。我的手太冷了,全身都太冷了。我不能抱她。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父亲开口说话了。

“凯尔,抱抱艾妮拉。”

艾妮拉。是我那一出生就失去母亲的,可怜妹妹的名字。我一向顺从父亲,点了点头后就谨慎的避开母亲,抱起了她。

外面的雪花正飘飘扬扬的的飞舞着,我清晰的感受着胸腔里心脏强壮有力的跳动着。艾妮拉用那双宛若水葡萄般的眼睛瞧着我,覆盖在心口上那一层薄薄的冰霜似乎开始融化了。

她的小手牵住了我,温热的体温从手指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她捂热了我。

艾妮拉,我的小艾蒂。出生后迎接她的,不是父母拥抱的艾蒂,坚定的抱住了我。大雪,纯净洁白的雪,映入她的眼帘。多么美好,多么圣洁的时刻啊。

我的小艾蒂,欢迎来到人间。

-

4626年6月19日

艾蒂一直是很聪明的女孩。随着一天天的长大,她似乎可以从父亲的言行里发现,父亲并不怎么疼爱她。甚至,有点怨恨她。

可她总是温温柔柔的,用她那可以包容一切的微笑,一声不吭的接纳了所有的恶意。她明白为什么她一出生就没有母亲,明白为什么父亲一直用悲哀的眼神看她,明白这个家只有我可以保护她。

我不想让她再这样下去,成为一个任何人都能欺负的可怜鬼。

她是一个琼斯,艾妮拉·琼斯。

所以,今天我终于对她说出了藏在心底好久的话。

“艾蒂,你要长成刺猬的模样。”

果不其然,我的艾蒂茫然的看着我。我沉默了许久,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抬起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秀发。

变成一个刺猬吧,亮出你的利刺,让所有人都无法靠近你,让所有人都无法嘲笑你。让我来爱护你。

-

4627年1月31日

诅咒。

奥拉家族的诅咒。

我不明白,为什么厄运会降临在春天。

我的艾蒂,我那脆弱孤独的艾蒂。

也会像母亲一样,凄惨的死去。

-

4628年4月30日

父亲去世了。

凯尔特停顿了片刻,随后落下笔缓缓写着。

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他不用那么痛苦了。

这一行字还是被狠狠地划去了,成为一道浓黑的墨痕,成为凯尔特永远的心结。

-

4628年5月3日

我成为了家主。

-

4631年4月27日

我收到了霍格沃茨的来信。

我的艾蒂,该怎么办呢。

-

4632年12月26日

时间过得真快啊,艾蒂也收到了霍格沃茨的来信。她开心的捧着那封信,止不住的笑意从她的眼底流露了出来。

我永远不会让她知道那个诅咒,用性命起誓。

艾妮拉,必须幸福快乐。

-

4634年8月12日

今天凯蒂和另外一个男生走的很近,我认识那个男生,是马尔福家的家主。我从来没有觉得过,金发是这样的刺眼。

他们的胳膊时不时的碰撞着,我甚至都听到了她的笑声,还有那一句柔软的。

“马尔福学长。”

我不否认,马尔福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联姻对象。但我不允许,我的艾蒂不可以成为他的夫人。她只能生活在我的身边。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没有人比我更爱她。同是琼斯,只有我才与她最为相配。

我的艾蒂长成了美艳的玫瑰,所散发的幽香正诱惑着每一个试图采摘她的人。

她只能是琼斯,凯尔特·琼斯的琼斯。

-

4637年3月8日

艾蒂在我身边念叨了一个人,是斯科特。

我不喜欢他。但艾蒂长大了,我拦不住她。

-

4637年3月14日

艾蒂,有些奇怪,她似乎不怎么黏我了。

-

4637年7月22日

又是斯科特。这已经是她第无数次念出那个男人的名字。我清楚艾蒂变了,因为她的眼神在提示我,她爱上了他。

我不同意!!!

做我的金丝雀,我要艾蒂永远在我身边。

-

4637年7月28日

艾蒂进医疗翼了。

原来她一直知道诅咒。

-

4637年8月10日

艾蒂进了圣芒戈。

她问我她还能看到雪吗。我没有回答。

-

4637年9月22日

艾蒂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我们也彻底搬进了圣芒戈。

她脆弱的就像一个一碰就碎的洋娃娃。

没有生机。

-

4637年10月8日

艾蒂总是那么坚强。她只会一个人在深夜悄悄啜泣。她不知道,我并没有睡着。自从7月28日以来,我就开始失眠了。

我没法起身拥抱她,没法像以前一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的艾蒂,在慢慢离我而去。

-

4637年11月13日

艾蒂哭了,她求我带她回家。

我永远不会拒绝她。

-

4637年11月25日

艾蒂的病好像在慢慢变好!她最近很有活力,甚至开始坐在院子里沐浴阳光。

-

4637年11月29日

艾蒂缠着我为她读书。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Miss Lester.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think love is sex and marriage and six o’clock-kisses and children,and perhaps it is,Miss Lester. But do you know what I think?I think love is a touch and yet not a touch.”

她偷偷笑着,故意询问我。

“小凯尔,你知不知道这一段的意思?”

我没有回答,只是在心底一遍一遍说着。

“Loving you is the important thing,Miss Jones.”

-

4637年12月6日

一切都太过突然。我们又进圣芒戈了。

他们...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

4637年12月11日

天气变得很冷。

-

4637年12月28日

我们回了家,一起坐在院子里聊天。

我们说了好多话,或许说是,我说了很多话。

艾蒂仍然柔柔的笑着。

我握着艾蒂的手,一遍一遍呼唤着她的名字。她也低声应着。

“艾蒂。”

没有人回应我。

我释怀的勾起嘴角,抬头望向天空。

下雪了。

雪花不知什么时候落在我的眼里,不然我怎么会泪流满面。纯净,洁白。和艾蒂出生那天并无差别。

艾蒂还是没有看到雪。

一场大雪,把她从我怀里抢走了。

艾蒂的手,我捂不热。

-

4637年12月29日

死亡。

一个平常却又敏感的词汇。

没有人不惧怕死亡,可除了她以外。

我的妹妹,艾妮拉。

-

4658年

艾蒂。

墓碑前的小雏菊,仍旧开得很美。


猫miao干蝶

嘤嘤嘤好帅 涂一波 

(顺便球球稿😢😢🙉🙉

嘤嘤嘤好帅 涂一波 

(顺便球球稿😢😢🙉🙉

Mr.沉溺

可以看到雪吗?4

内含内含希伯莱·斯科特(Hebrew·Scott)【原创男主】皮相:大卫·马佐兹

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原创男主】皮相:托马斯·桑斯特

ooc有!私设有!!长篇!!!

你是艾妮拉·琼斯(Aneela·Jones),非常亲近的人称你为艾蒂。

Slytherin.

主题曲:Gameboy-Jayden Bartels

看雪.1 

看雪.2 

看雪.3 

------

站在楼梯上的你,一眼就看到了凯尔特。本想飞...

内含内含希伯莱·斯科特(Hebrew·Scott)【原创男主】皮相:大卫·马佐兹

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原创男主】皮相:托马斯·桑斯特

ooc有!私设有!!长篇!!!

你是艾妮拉·琼斯(Aneela·Jones),非常亲近的人称你为艾蒂。

Slytherin.

主题曲:Gameboy-Jayden Bartels

看雪.1 

看雪.2 

看雪.3 

------

站在楼梯上的你,一眼就看到了凯尔特。本想飞快的跑过去,可凯尔特明晃晃的眼刀射了过来,你立刻泯灭了脑海里刚刚成型的想法。端起纯血小姐的架子,一步一步稳当的向他走去,露出从小就练习的标准微笑。什么!你敢保证你看到了凯尔特眼神里浓浓的无语和嫌弃!他怎么敢!

你索性将包装袋扔了过去,自己也低着头卯足了劲冲进他的怀里。好吧,你感受到了凯尔特被撞的后退了两步,才将你扶稳。可你管不了这些,因为他身上的甘菊香太好闻了!你在他的胸膛上蹭着脑袋,疯狂嗅着他的气味,想要让甘菊香沾满全身。看起来就像一只小奶猫,正在主人身前寻求抚摸。

凯尔特一只手拍着你的脑袋,敷衍的安抚你。另一只手迫不及待的拨开纸袋,从嘴里传出惊呼。

“梅林!哦我的小艾蒂!你可真是我的宝贝!”

你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不用看都能知道,他发现了你给他带的菠萝包。他抓着纸袋,低下头在你的金发上附上一吻。你将手搭在他的腰上,用的力度更大了些。好吧好吧,凯尔特也是真的很懂你。没有人不喜欢拥抱和亲吻。

但是!但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你一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宝贝-拂星者21,另一只手落在额前,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梅林...真的不怪你!都怪阳光太过温柔,照在身上的感觉就像冬天窝在沙发里,烤火炉般暖烘烘的。你眯了眯眼睛,无可避免的打了个哈欠。随后将注意力重新放在面前的魁地奇球队队长身上,这个,可恶的,夺走你美好周末的坏女人!

直到你坐在拂星者21上,晚风轻轻吹来拂乱你的秀发,你才反应过来。原来被人从寝室拉走,莫名其妙拿上自己的拂星者21,现在正努力打飞游走球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你握住手里的球棒,将不停飞来的游走球当作队长的头,恶狠狠的打了出去。好不容易抓住金色飞贼的找球手-希伯莱,看着你凶神恶煞的表情,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后飞到你的身边,把刚拿上的水递给你,声音显得有些犹豫。

“或许...或许我想你会需要休息一会儿?”

你偏过头,看到是希伯莱后立刻换了表情。接过水大大咧咧的冲他笑着,又晃了晃手中的水。

“谢啦。”

希伯莱讶于你表情转换的快速,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女生的情绪转换真快,表面上仍旧微微笑着。一滴汗水悄悄从他的黑色发丝中,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你从口袋中拿出手帕,下意识为他擦去了汗水。随后笑的腼腆,将手帕还给了他。

“这是你的手帕,我已经洗干净了。”

希伯莱接过手帕,闻到了若有若无的栀子花香。他敢发誓,没有人比你更适合栀子花香了。还未等他开口回应,被你打到远处的游走球朝希伯莱飞速飞来。敏锐的你发现了游走球,连忙挡在了希伯莱面前。

“希伯莱!小心!”

“艾妮拉...!”

在昏迷的前一刻,你只看到了不停旋转的天空和耳边来自希伯莱的吼叫声。

(“我的拂星者21没坏吧?”)

后背沉沉的撞击在地面,你听到了骨头清脆的折断声。闭上眼没有知觉的你,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圣芒戈...魔力减退...不可逆...死亡...”

你迷迷糊糊听到了对话和凯尔特啜泣的声音,但怎么努力却还是听不清,你只好放弃,让自己沉浸在黑暗中。

“凯尔...”

你的手被紧紧包裹住,凯尔特听到你的声音立刻回应。

“我在!艾蒂,我在这里!”

你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凯尔特迅速理解了你的意思,将枕头垫在你的身后,把你扶了起来。你看到了凯尔特红肿的眼睛,想要出声询问,但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还不等你开口,你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杯水。

是希伯莱。

你暗自感谢他的体贴,扯开笑容朝他无声道谢。而这一次希伯莱却没有开口,他静静注视着你,流露出不易察觉的悲哀。

你疑惑的来回看着二人,可看不出个所以然,最后选择低下头轻抿一口水。

暖暖的,顺着喉咙流进你的胃里。水面荡漾,周围无声,你同样没有说话。

静默了片刻,你轻声说着。

“我都知道。”

听到你的话,他们瞬间变了脸色,一同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奥拉家族的诅咒。”

是的,你的母亲在成为琼斯前,姓氏是奥拉。奥拉家族有一个诅咒,就是家族里诞生的女婴,在成长过程中会不断魔力减退,直至魔力彻底消失,将她们带去死亡。

你的母亲,爱莉娅·琼斯,就是这样逝世的。

你的声线平静,听不出一丝不安与起伏。你早就知道了这个诅咒,在父亲逝世之前。

你没再说话,偏过头看向窗外,树枝上含苞待放的花苞,张开了它的花瓣。

春天,来了。

Mr.沉溺

可以看到雪吗?3

内含内含希伯莱·斯科特(Hebrew·Scott)【原创男主】皮相:大卫·马佐兹

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原创男主】皮相:托马斯·桑斯特

ooc有!私设有!!长篇!!!

你是艾妮拉·琼斯(Aneela·Jones),非常亲近的人称你为艾蒂。

Slytherin.

主题曲:Gameboy-Jayden Bartels

看雪.1 

看雪.2 

------

“呀!!”

你感受到来自身后揪住校袍衣领的力度,连忙止住了脚步。...

内含内含希伯莱·斯科特(Hebrew·Scott)【原创男主】皮相:大卫·马佐兹

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原创男主】皮相:托马斯·桑斯特

ooc有!私设有!!长篇!!!

你是艾妮拉·琼斯(Aneela·Jones),非常亲近的人称你为艾蒂。

Slytherin.

主题曲:Gameboy-Jayden Bartels

看雪.1 

看雪.2 

------

“呀!!”

你感受到来自身后揪住校袍衣领的力度,连忙止住了脚步。努力扯松衣领后,你转换成可怜兮兮的表情,嘴唇委屈的撅起,转过身皱着眉毛瞪圆眼睛,软糯开口。

“凯尔...”

凯尔特当然知道你是故意装成这样的,但是谁让你是他最最疼爱的宝贝呢?他抬起手抚上你的脸庞,又突然间改成捏,你无奈的承受着脸部的变形,只等他松手后假装很痛的样子,捂住脸颊。凯尔特轻声笑着,清朗的声线中不乏带着丝丝慵懒。

“我的小艾蒂啊。”

他的视线落在你嘟起来嘴唇上,并且将修长的手指点在你的眉心,微微用力按压着。随后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把你额前的碎发拨开后,揉了揉你的脑袋以表安慰。然后毫不客气的牵起你的手,莫名再次走动起来的你有些恍惚,只能下意识轻拍着他的胳膊。

在他看来,你毫无威力的挣扎倒不如称作调情,就像一只刚刚睁开眼的小猫,耀武扬威的摆弄着软软的肉垫。想到这,凯尔特舔了舔干涩的唇,喉结随之上下滚动。在发现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已与他从牵手变成十指相扣时,他的笑容徐徐绽放,就连嘴角的弧度都可以称作完美。

他疯狂压住内心深处肮脏阴暗的想法,眯起眼咬住下唇,腥甜的血味与刺痛感可以为他带来清醒。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体里藏着一个怪物,一个对自己妹妹有着疯狂占有欲和爱意的怪物。

他偏过头,视线下移,认真注视着你,就像艺术家在绘出一副,无比珍贵的爱人的画像。

他在心里悄悄的想着。

(“再等等吧,我的艾蒂。”)

你将自己整个挂在了凯尔特的胳膊上,任由他拖着你走向礼堂。凯尔特无奈中夹杂着浓浓的嫌弃,一路上嘴巴不停在碎碎叨叨的指责你的行为。

“艾蒂,你是个纯血小姐。”

你索性胡乱点着头,接着两眼一闭,反正从小到大他也没敢把你怎么样。你敢保证你听到了凯尔特格外清晰的叹气声,和他吐槽你体重的话语。你迅速震惊的睁开眼睛,泄愤般将手捏成拳,捶在了他的腰间。仍在教育你应该怎么做的凯尔特,感受到重击后,猛的噤了声。耳根清净使你满意的眯起眼睛,结果下一秒就感受到身体腾空。异样的感觉填满你的内心,你疯狂挣扎着,乞求凯尔特能把你放下。拜托!谁的哥哥会把妹妹像拎小猫一样揪起来啊喂!!

凯尔特再一次清楚的明白,你和其他纯血小姐的不同之处。

“凯尔!亲亲凯尔!求你了!放我下来啊!!”

聒噪的声音让他万分后悔成为你的哥哥,为了让你安静下来,他将你放在了地上。你刚松口气,结果一阵天旋地转后,又被凯尔特背了起来。你闹腾的更厉害了,直到你感知到屁股被人轻拍了一下。随后你就止住了动作,傻傻的看着地面,红晕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攀爬上了你的脸颊,就像你把傍晚的彩霞披在了身上。

你磕磕绊绊的嚷嚷着。

“凯尔...!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路过的同学都停住了脚步,开始小声讨论起来。你将脸埋在了他的脖颈,湿热的气息急促的吞吐着。凯尔特只觉得被你触碰的部位痒痒的,耳尖也泛起了淡淡的绯红色。可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生人勿近,逼退了看向你们的饱含恶意的视线。

你们共享了这片彩霞。

“可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那个追着我喊哥哥的宝贝艾蒂。”

你被他的话弄得怔愣了一瞬,用胳膊环住他的脖子,乖巧的蹭着他。毛茸茸的碎发擦过他的耳尖,再次掀起一片粉红。声音闷闷的。

“知道啦,我好爱你哦-”

你的声音停顿了片刻,像是斟酌了下称呼后,才开口。

“哥哥...”

他转过头,轻轻笑着,哪成想直接撞进了你的眼睛,声音伴随着脉搏传入你的心脏。

“嗯。”

就在你以为他不会再回应时,低沉的声线钻入你的耳朵。

“我也是。”

咚咚-咚咚-,不知道是谁的心脏在疯狂跳动,你害羞且觉得怪异的缩了缩脖子。有什么东西,在你没有发现的时候,已经暗自发了芽。

梅林!!你偷偷抽回一只手抚上心脏,在心底疯狂想着。冷静一点!心跳声也太大啦!

就在你们相顾无言时,礼堂的大门也近在眼前。突然,凯尔特停了下来。你疑惑的抬起头,原来是院长叫他去帮忙。他只好让你自己去礼堂用餐,煞有介事的嘱咐你要多吃蘑菇,营养均衡。你匆忙点了点头,催着他离开。你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清,才开心的扬起笑容,大摇大摆的推开大门。迈着轻快的步伐坐到斯莱特林的长桌上,只选了你喜欢的(并没有什么营养)食物,完全将凯尔特的叮嘱扔在了脑后。

你甚至高兴到哼起了小曲,狠狠地咬了一口鸡腿,满足地眯着眼睛摇头晃脑。谁都别想让你吃蘑菇!!!

只是你没想到,从你进入礼堂起,就有一个人一直默默看着你。看到你因为食物而笑弯了眉眼,他也会心一笑。随后在恰当的时间端起一杯果汁,走到你的身边坐下,将果汁递给了吃的太快而噎住的你。你咕咚咕咚几口喝完了果汁,重新活过来的感觉真是太好了!你咧开嘴角,偏过头向身边的人道谢。

“谢谢你哦!”

你的声音逐渐变弱,惊呼一声,且惊讶的看着他。

“斯科特先生?!”

你倒吸一口凉气,却被咽下的口水呛到了,你拼命咳嗽着,用手捶着胸脯。希伯莱见状连忙抚摸你的后背,为你顺气,恢复过来的你再次道谢。希伯莱笑着,摇了摇头。

“你可以叫我希伯莱。”

你歪了歪头,接上了话。

“好的,希伯莱。”

希伯莱将视线落在你的唇上,由于刚刚喝过果汁,嘴角还沾染上了浅黄色。水润的,漂亮的红唇,刚刚念出了他的名字。希伯莱努力让自己转移视线,却还是不争气的羞红了耳朵。他火速端起另外一杯果汁,连咽了好几口,杯子落下时发出了极大的沉闷声,这才让他冷静了下来。

你疑惑的看着他,他不好意思的咬了咬下唇。

“那我能叫你艾妮拉吗?”

你惊讶于他的热情,连连点头表示可以。脑袋里却想着,天啊,我这是抱上了高岭之花的大腿吗?希伯莱发现了你可爱的小表情,低声笑着。随后将手帕递给了你,方便擦拭嘴唇。你羞涩的接过,随便擦了擦。手帕上男孩专属的麝香扑面而来,你垂下头掩饰害羞,把手帕叠了起来,放在了胸前的口袋中。

“谢谢你哦,希伯莱。手帕等我洗干净了给你。”

希伯莱回了句不客气,向你示意后,就起身离开了。你望着他身材高挑的背影,装上了一些食物后,走出了礼堂,去寻找你的哥哥。你没看到的是,强装沉稳的希伯莱,每一步走的都像踩在软绵绵的云朵上。他觉得自己就好似躲在了蜜罐里,被下凡的仙子亲吻了脸颊般甜蜜。

高岭之花怎么了?斯莱特林新晋骄傲又怎么了?还不是会因为和喜欢的女孩子说上了话,而高兴的撞上墙?

希伯莱懊悔地揉着额头,淡淡的瞥了一眼偷看他的人,默默发誓再也不要做出这种蠢事了!

站在院长办公室门口的凯尔特,嫌弃的看着远处的希伯莱。凯尔特怀疑着,这个喜欢艾蒂的家伙,真的是位斯莱特林吗?


Mr.沉溺

可以看到雪吗?2

内含内含希伯莱·斯科特(Hebrew·Scott)【原创男主】皮相:大卫·马佐兹

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原创男主】皮相:托马斯·桑斯特

ooc有!私设有!!长篇!!!

你是艾妮拉·琼斯(Aneela·Jones),非常亲近的人称你为艾蒂。

Slytherin.

主题曲:Gameboy-Jayden Bartels

看雪.1 

看雪.3 

------

或许是你过于投入,所以课堂的时间过得极快。下课时间到了,趴在桌子上...

内含内含希伯莱·斯科特(Hebrew·Scott)【原创男主】皮相:大卫·马佐兹

凯尔特·琼斯(Celtic·Jones)【原创男主】皮相:托马斯·桑斯特

ooc有!私设有!!长篇!!!

你是艾妮拉·琼斯(Aneela·Jones),非常亲近的人称你为艾蒂。

Slytherin.

主题曲:Gameboy-Jayden Bartels

看雪.1 

看雪.3 

------

或许是你过于投入,所以课堂的时间过得极快。下课时间到了,趴在桌子上补觉的同学们,一个二个都爬了起来。睡眼朦胧的收拾好书本,便跟着自己朋友走向教室门。身边嘈杂的声音钻入你的耳朵,你也从学习的状态抽离了出来。同学们已经离开的差不多了,就连宾斯教授也飘走了。你一抬眼,就看到了单手捧着书本,倚靠在门框边的少年。

【解锁新人物-凯尔特·琼斯】

少年垂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手指无意识的摸索着校袍的衣角,领带也有点歪歪斜斜。终于,少年像是才注意到你的视线,缓缓抬起头,看向你在的方向。他的嘴角荡漾起一个极小的弧度,抬起手,朝你挥了挥,示意你过去。你同样回以他一个微笑,抱着书本站起身,下意识将另一只手插进口袋,却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塑料状的物品,你顺势把它拿了出来。

是一颗糖果。

和你熟悉的人都知道,自幼你就格外嗜好甜品,尤其是麻瓜的草莓糖。你把书本放在桌上,握着羽毛笔在糖果的包装袋上画了一个笑脸。你将它紧紧握着,回过头看着还在学习的希伯莱·斯科特。想到他在课上对你的帮助,你也不好冷漠待人。随即轻轻笑着,将手摆在他身前。一直默默注意你动作的希伯莱,发觉你看向他后立刻低下了头,装作无事发生。不一会儿,他的视线里就出现了你白皙修长的手,粉色的包装袋在你淡淡泛红的手心格外突出。他不解的抬起头,谁知却恰好与你对视,不经意间就撞进了你的眼睛。你的笑意明晃晃的摆在脸上,他甚至都能看到你眼底愉悦的情绪。

看到他的表情,你索性拉过他的手,将糖果放在他的手心。看到他握住糖果后,你才轻声开口。

【声音柔和】“斯科特先生,谢谢你的帮助。”

他傻傻的看着手中的糖果,不知做出什么反应。好在你也没有等他再多说什么,抱起书本和他短暂打过招呼后,就选择离开。他抬起头默默注视着你的背影,看着你两步并做一步,有点跑起来的意味奔向凯尔特。你下意识扑进凯尔特的怀里,脑袋靠在他的胸前,乖巧的蹭了蹭他。少年细碎的笑声溜进你的耳朵,你都能听到他胸腔发生的震动。他也将你搂住,手指张开,抚摸着你的长发。

“怎么了艾蒂,一个上午没见,就这么想我?”

你感受到他手心传来的温热后,心情颇好的没有反驳他,只是一个劲的顺从他的意思。

“对对对,我可想你了。”

凯尔特明显被你的态度取悦到了,安抚好你,顺便把你的书接了过来。接着搂着你的肩膀,眼睛却看向了教室角落的希伯莱·斯科特。男孩们的战争总是在无形中悄悄打响,凯尔特自然是看到了你递给希伯莱糖果的举措,以及希伯莱的态度,但他并未放在心上。

不过是小孩子的一时兴起罢了。

凯尔特搂住你的力度增大了些,勾起一个疏离的笑容,朝希伯莱点了点头。希伯莱怎么会不清楚凯尔特的意思,他也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再看了一眼你的身形,就逼迫自己移开视线。凯尔特对希伯莱的态度很是满意,不知道情况的你,此刻正为他重新打着领带。凯尔特微微弯下腰,配合着你的动作。这个年龄段的男孩们,个子总是长得很快。他眼神温柔的看着你,甜蜜从他的骨头里咕噜咕噜的冒了出来。整理好领结后,你将手插入他略显凌乱的棕色短发,调皮的乱揉了一把。凯尔特没有料到你会这样做,笑着摇了摇头。你俏皮的眨了眨眼,跑向不远处,把手放在嘴边,冲他挑衅的叫喊着。

“来追我啊,小凯尔。”

凯尔特能怎么做?当然是配合你这个可爱的妹妹了。他朝你跑去,你立刻溜远。希伯莱早已收拾好书本,他站在门边看着你们逐渐远去的身影,眼神暗了暗。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凯尔特看向你的眼神,包含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感。但他并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低头扫过笔记本上的你的名字。心里的一枚种子,摇摇晃晃却迅速冲破了界限,伸展开它的枝叶,肆意的掠夺着阳光。

他重新看向你们离去的方向,将本子贴近心脏,神色晦暗不明。他喃喃自语道。

“太阳,只属于我。”


少年包青影视
一个有起床气的牛仔人人放映厅无神
一个有起床气的牛仔人人放映厅无神
有你音悦
最近热门神曲《Larg》节奏欢快动听,真的很喜欢这种旋律!
最近热门神曲《Larg》节奏欢快动听,真的很喜欢这种旋律!
知识点科普
明明是大人读书多,为什么小孩会比大人更聪明?
明明是大人读书多,为什么小孩会比大人更聪明?
莫格利霍格丽哈格里红

【伦敦f4乙女】Our love story

第一次写伦敦f4的乙女可能会ooc严重到离谱

有什么错误会及时改正

是简简单单的恋爱故事呀

从相识到表白

 @天下第一花痴 铁铁的点梗!祝你生活愉快哦

大家食用愉快

荷兰


“wait!”

你十分奇怪的回头,外套角被一股力量拉住了

“这是你的东西吗”

对面的男孩正冲你微笑着,你慌忙把背包从背上取下,检查了一下掉落的书本是不是你的

但是很显然,在书包拉链没拉上还在校园里乱跑的马大哈可不多

你连忙回以一个微笑并道谢,在从男孩手中接过书本后急忙收拾好书包继续狂奔起来

但是你没听到的是,男孩对着你的背影说了句

“My God 她笑起来太好看了”...


第一次写伦敦f4的乙女可能会ooc严重到离谱

有什么错误会及时改正

是简简单单的恋爱故事呀

从相识到表白

 @天下第一花痴 铁铁的点梗!祝你生活愉快哦

大家食用愉快

荷兰


“wait!”

你十分奇怪的回头,外套角被一股力量拉住了

“这是你的东西吗”

对面的男孩正冲你微笑着,你慌忙把背包从背上取下,检查了一下掉落的书本是不是你的

但是很显然,在书包拉链没拉上还在校园里乱跑的马大哈可不多

你连忙回以一个微笑并道谢,在从男孩手中接过书本后急忙收拾好书包继续狂奔起来

但是你没听到的是,男孩对着你的背影说了句

“My God 她笑起来太好看了”


你再次遇见这个男孩是在第二天放学回家的路上

“嘿,是你!”

男孩小跑着走到你身边,一点也不见外的搭着你的肩膀

“上次还没问你名字呢,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你再次回以微笑,任由男孩搭着你的肩

“当然!我是一个做朋友的好选择!”

男孩开始神采奕奕地给你说着各种有趣的事,棕色的小卷毛随着他的身体动起来,甚是可爱

你们的笑声回荡在小巷子里,格外清晰


你们每次放学都会去皇后街最好吃的三明治,在炎热的伦敦夏天还会去小卖铺买上根冰棍解暑,当然冰汽水也是个好的选择

在入秋时你们会奔跑在金黄的道路上,不顾清洁工的谩骂一跳跳进树叶堆里再哈哈大笑

在秋风之下你们回去看看喜剧什么的,再在大街小巷里寻些好吃的东西

你常会盯着Tom绽开的笑容,然后再同他一块笑着,摸摸他毛茸茸的小卷发


在伦敦一个正常不过的秋夜,属于晚霞的浅粉色爬上了男孩的脸颊

“哦我的天哪,我准备好了,所以我们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嗯,嗯,但是你知道吗,我看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所以,所以

你冲男孩露出了史前从未有的最大的微笑,踮起脚尖,在男孩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男孩的脸瞬间像熟透的草莓

“当然了,我从看见你第一眼就愿意”


傻傻好大儿


车子慢慢停下来了,你审视着你的新家,典型的伦敦房子

父母见了房子倒是很欣喜,忙拉着你下车看看

当然这是个好住处,但是你已经思念着躺在沙发上打游戏度日的时光了

你抱着心心念念的游戏机下了车,父母正在给邻居打招呼

邻居夫妇很热情好客,拉着你们去吃现烤出来的苹果馅饼

你走进了屋子,发现有个男孩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抱枕,死死盯着电视屏幕,手指在游戏机上飞快的移动着

你第一眼就看到了男孩湛蓝湛蓝的眼睛,像是清澈的湖水,像是没有一片云朵的天空

乌黑的头发乱蓬蓬的搭在头上,下巴也有些许冒出的胡渣

“哦Asa快别玩了,这是我们新搬来的邻居,这位是  小姐,和你差不多大。“

你没有认真听巴特菲尔德夫人对你们家的介绍,而是一昧的盯着和你有共同喜好的男孩

男孩放下游戏机,抬眼来看你

被如此美丽的眼睛盯着,你的心跳竟漏了一拍

有些东西在眼睛里面荡起了涟漪


你找了个借口去巴特菲尔德家看看,其实是为了和男孩聊聊游戏

你在小卖铺买了一大袋薯片,当做给Asa的见面礼

“呐,你会喜欢吃的”

男孩礼貌的冲你笑笑

“谢谢,”

你撑着头坐在沙发上看着男孩操作

你时而直呼干的好,时而皱着眉头紧盯着屏幕

一把游戏打下来,肉眼可见,男孩对你的态度改变了许多

“很高兴认识你,我相信你跟我有许多的相似之处”


此后你们经常呆在一起,或在他家或在你家,抱着台游戏机专注完游戏

等玩累了翻出落灰的桌游,两个人边玩边笑闹

等饿了就电一份外卖,

一天最大的活动量是从他家走到你家,你家走到他家,再挥手作别


在窥视了Asa的头发许久后,你终于找到了机会上手摸一把

跟想象的手感一样,软软的,你顿时感觉Asa像只撒娇的小狗狗,可爱极了

蓝色的眼睛垂下,不敢去看你的眼睛,影藏在发丝之中发红的耳朵此时也滚烫滚烫的

你笑出声来,盯着Asa微红的耳尖

“对了”

Asa抬起头来

“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陪你宅一辈子的那种”


小天使


你正在百无聊赖的玩弄着笔,此时教授领来了一位男孩

“我这个月有些事情需要离岗,这位是我的助教海默先生,他会代你们一段时间的课”

台上的男孩鞠了鞠躬,冲你们礼貌的笑笑

你抬眼,正午的阳光洒在那人的身上,棕色的头发被照的闪闪发光

蓝绿色的眼睛与你的眼睛交汇

这人长得挺好看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之靠一张脸的那种人

“大家好,我是Freddie Highmore,也就读毕业于本校,很荣幸能给你们传授知识”

普通的客套话可没什么可听的,你只又埋身于书本中了,至于之后海默教授要求你们起身自我介绍,你也只匆匆应付过去了


第一堂课意外的很不错,海默教授教学很有趣,也很耐心

你却也毫不在意,只默默看着书本上的文字

在下课后,你正要起身,却被海默教授叫住了

“小姐,请等一下”

“是,教授”

你捋了捋头发,给海默教授露出一个微笑

“请问是您不想听我的课吗,还是我所讲的有什么问题?”

海默教授一直微笑着

“哦不教授,不是您的问题,只是我早已提前学完这门课程了”

海默教授似乎了然,点点头

“那么你对啥啥啥这个问题是怎么看待的”(我没文化大家就当是某个学术研究好了

你微微笑,说出了你的观点

“就是这样,海默教授”

海默教授似乎很惊讶于你的回答,半晌没有说话

“Freddie ,你可以这么叫我的


此后Freddie常在课后与你讨论问题,也常常在图书馆里给你指导问题

他个子比你高很多,俯下身子来时,你鼻尖全是他毛衣上温暖的味道

修长的手指握住你的手,写下一个个字母数字

你的脑袋嗡嗡乱响,Freddie说的什么话你都听不到了

你的头在Freddie下巴之下,你当然看不到海默教授发红的耳尖了

见叫了你几声都听不见,Freddie叹了口气

“海默夫人,我该这么叫你吗?”


桑总


你正走在伦敦的街道上,肩膀忽然被人一拍

你回过头去,看见一个长得很年轻的男孩模样的人冲你微笑

“小姐,你可把我迷住了,能否屈尊成为我的女朋友呢?”

你盯着那人的眼睛和上扬的嘴角,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好”


ps:评论给给吧给给吧孩子哭了

(现实生活中大家还是少宅一点多运动哦,也不要轻易相信朝你搭讪的骗子,毕竟不是人人都是桑总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