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托马斯穆勒

17243浏览    1260参与
阿柴

一醒来就有新的#ThoMats# 互动,我哭了👍🏻

老胡:我们还没有拍摄任何新照片,这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机翻)

娃:下一场托马茨比赛于4月4日在现场进行⚽ (比赛日)

感谢老胡的快问快答以及提问的朋友😆

而且老胡竟然也选了这个问题还cue了娃👍🏻我爱这张选图,老胡你真会👍🏻

这么一说的话,现在因为有比赛大家都挺忙的,那到夏天就很可能有新的托马茨可以看呗(我阅读理解💯 )

今天也是为我cp哭泣的一天,好👌🏻

一醒来就有新的#ThoMats# 互动,我哭了👍🏻

老胡:我们还没有拍摄任何新照片,这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机翻)

娃:下一场托马茨比赛于4月4日在现场进行⚽ (比赛日)

感谢老胡的快问快答以及提问的朋友😆

而且老胡竟然也选了这个问题还cue了娃👍🏻我爱这张选图,老胡你真会👍🏻

这么一说的话,现在因为有比赛大家都挺忙的,那到夏天就很可能有新的托马茨可以看呗(我阅读理解💯 )

今天也是为我cp哭泣的一天,好👌🏻

ΔWallesiaΔ
“我对欧洲杯不感兴趣。我只对这...

“我对欧洲杯不感兴趣。我只对这个徽章(拜仁的)感兴趣。我想在这个赛季赢得冠军,最好是三冠王。”


席勒有一首诗叫《一只手套》,里面的结尾很有意思:在库尼贡小姐轻蔑的要求下,骑士从群兽环伺的斗兽场里取回了手套。

“库尼贡小姐热情相迎,/她的眼睛里脉脉含情,/预示他已交上桃花运。/他却把手套掷在她面前,/“女士,我无需你谢恩!”/顿时离开了那位美人。”

Sir,他无需你的谢恩。

“我对欧洲杯不感兴趣。我只对这个徽章(拜仁的)感兴趣。我想在这个赛季赢得冠军,最好是三冠王。”


席勒有一首诗叫《一只手套》,里面的结尾很有意思:在库尼贡小姐轻蔑的要求下,骑士从群兽环伺的斗兽场里取回了手套。

“库尼贡小姐热情相迎,/她的眼睛里脉脉含情,/预示他已交上桃花运。/他却把手套掷在她面前,/“女士,我无需你谢恩!”/顿时离开了那位美人。”

Sir,他无需你的谢恩。

Camelot Harris

【冷战AU】Deutschland 89



涉及cp:歪宽/tmtk 说是cp不如说是暧昧友情(?)


以前写的东西,有一些修改。灵感源于德剧Deutschland 83(译名:德国八三年),因为第二部叫Deutschland 86,所以就草率借用了。(?)


其实冷战AU太香了顺带想安利剧……)


——


 

     

"您好,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透过厚重的玻璃门朝里看,Kempinski的大堂被白炽

灯点亮,暖黄色的灯光在西柏林并不常见,但却一直是东德人的最爱。酒店经理在今夜暂时承担了门前服务生的职责,他的袖口被熨烫得十分平整,就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恰到好处。好像只要稍有不慎,冰冷的伤口就会抵在...



涉及cp:歪宽/tmtk 说是cp不如说是暧昧友情(?)


以前写的东西,有一些修改。灵感源于德剧Deutschland 83(译名:德国八三年),因为第二部叫Deutschland 86,所以就草率借用了。(?)


其实冷战AU太香了顺带想安利剧……)


——




 

     

"您好,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透过厚重的玻璃门朝里看,Kempinski的大堂被白炽

灯点亮,暖黄色的灯光在西柏林并不常见,但却一直是东德人的最爱。酒店经理在今夜暂时承担了门前服务生的职责,他的袖口被熨烫得十分平整,就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恰到好处。好像只要稍有不慎,冰冷的伤口就会抵在他的额角处。


克罗斯慢条斯理地将数天前收到的信函交到他手中,开封处的火漆印上清晰刻着联邦德国国防部的印章。随着信件的展开,对方的视线也习惯性地移到署名签字的右下角。片刻后信件被沿着折痕折叠完毕重新装入信封中交还到他手中,年轻的特工不着痕迹地转动着冰蓝色的眸子,将目光从纸张移到谄媚的侍者脸上,明显察觉到对方即将溢出脸颊的笑意。


"欢迎光临,海因里希上尉。"


前些日子,东柏林方面的人将印有数字乱码的纸条夹入克罗斯每日订阅的慕尼黑日报中,趁他外出时塞进他住处的门缝底下。克罗斯将破译出的信息烧毁冲进下水道,还未风干的墨水随着这份机密一同消失在联邦德国境内,尽管最后一个句子并不算什么惊天秘密。


「格赖夫斯瓦尔德一切都好,勿念,Toni」


  


避开簇拥成团的人群,克罗斯摘下皮质手套坐在角落的皮质沙发里,尽管沙发足够柔软舒适,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放过紧绷的神经。


"您好,需要来点什么吗?"


体格健壮的侍者从他身后经过,微微俯下身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克罗斯顺势抬起那双冰冷幽深的眼眸,却在对上有着同样瞳色的视线时带上了难以察觉的笑意。  


"一杯鲁尔区产的红酒,谢谢。"克罗斯说着,还要故意瞟一眼对方的胸牌,却念出了截然不同的姓氏:"诺伊尔先生?"  


  


此时诺伊尔的嘴角也有了上扬的弧度,但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从托盘上给他拿了一杯酒。微凉的指尖触碰到了手套包裹着的温暖指节,克罗斯条件反射地收回了手,连带着那杯"鲁尔区产"的红酒。


  


"您可别喝醉了。"诺伊尔留下了这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与此同时,克罗斯用余光瞟见朝着这个方向而来的身影。他只是气定神闲地靠在桌边微仰头象征性地抿一口红酒,指尖在底座轻轻一蹭,将纸条顺势勾入手心藏进袖口之中。


      

"嗨,你叫什么来着……噢!托利?记得我吗,我们在情报局打过照面。"


来者同样身着军装,尽管他的胸前佩戴了好几枚崭新的银质勋章,但他和所有想要为国献身的人一样。明明昨天还是个趴在餐桌上敲着桌子喊饿的孩子,下一秒就坐上了开往前线的装甲车。不过格赖夫斯瓦尔德只是个平平无奇的穷苦小镇,和他一样大的孩子现在应该在面包店里跟面粉和奶油较劲……如果没有战争的话。克罗斯这样想着,很快回过神来接上他的话。


    

"当然,我还记得上次你急匆匆地赶往斯图加特抓捕苏联间谍的时候,夺门而出差点弄掉了桌上的文件夹。"


    


"快别提那事儿了,幸亏我反应的够快……你知道那份文件夹里装了什么吗?"

  


他突然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还装模作样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群——但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只注重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其余的事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什么?"


"什么?听好了托利,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那份文件夹里……听将军说,有一份西柏林派往东德的间谍名单。他总是习惯把这些机密随身携带,保守的老顽固们还是最信任自己。"

  


对方刻意压低的声线在克罗斯耳边响起,像是一把遁于无形的达摩克利斯剑突然现形抵在他的侧颈,不轻不重地压迫着跳动的颈动脉,只等他大口喘气时将自己送上审判台。


"……什么?"克罗斯机械性地重复着同一个单词,借此间隙给自己缓冲的机会。他轻微皱起眉头,装作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这算是本色出演了,但足够合乎常理。


   


对方只是耸了耸肩,向经过身前的侍者要了一杯龙舌兰。


克罗斯的心思早就不在听他抱怨工作繁忙上了,此刻那张被烧毁的字条又重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其实它从不曾被遗忘。泛黄的纸张上隐约可见的字母被排序成能够被读懂的句子,但含糊其辞的信息仅仅给只需要执行任务的特工指明了此行的目的,而将纸张彻底展开之后,不为人所知的机密才终于暴露在他眼前。


"抱歉托马斯,我有些喝高了,你介意我……?"克罗斯侧过身偏了偏脑袋,尽可能地皱紧眉头装出不适的样子,在得到对方默许的眼神后起身离席转入后厨。


  


克罗斯穿过拥挤忙乱的料理台,被堆放的杂物掩盖住的小窗玻璃被一束光从外部射穿。他手撑着窗框轻巧地翻出窗外,逆着光线闪身隐入暗处角落。


  


"你得想办法进入三楼的房间,找到文件拍下照片,再把胶卷交给我。"前来接应的男人操着北威州的口音说道,还从胸前口袋中取出一枚微型相机。


  


"只有这个?"克罗斯摩挲着手中的金属质感,打量了金发男人除此之外空空的双手。


"不然呢?"  


"我以为至少做点安全措施,比如给我根绳子之类的。"


"这才三楼,摔不死人的……别这么看着我,断了腿也不会给你报销。”


  


"……Fick dich. Marco. "


  


一分钟之后克罗斯就和窗框们来了个亲密接触。皮靴踩在胡桃木上发出的闷声在催促他速战速决,也不会有人喜欢在窗外做高空抛物的危险动作。克罗斯向下看了一眼,正好撞上罗伊斯观望的目光,然后他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无视掉从下方传来的一声轻笑,克罗斯继续费劲地回扣住窗框内沿,借助惯性将上身撑起翻进室内。


托马斯说得没错,老家伙们都信不过现代先进机器,所以……所以他们一般都会把文件都放在带锁的小盒子里。克罗斯在衣柜底层角落里顺利找到了心里所想的那个铁盒子,没有划痕的锁面暗示着这份机密文件并没有提前很久被破获。


  


"首先得找一根足够细的铁丝……"经验丰富的特工立刻抬眼扫视了一圈被塞的满满当当的衣柜寻找工具,最后他将视线停留在风衣的胸针上。金属弹簧撞击到锁芯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显得非常突兀,而当克罗斯把文件平摊在桌上时,白纸黑字列举出的部分名单才彻底唤醒了潜伏在他太阳穴附近的动脉。

  


"这纸看着还挺新的,西柏林真是奢侈。"


  


"我们得到的情报是他们三天前才破译出这份名单,估计都还没来得及过目就密封好马不停蹄地送到国防部去了。"罗伊斯的声音夹着电流的嘈杂声通过无线电传到他耳后的微型对讲机中。

  


"意思就是,只要在纸上列出名单就行了吧?"  


  


"……你又要做什么?"


克罗斯没回答他的话,只是自顾自地对准纸张快速按了几下微型相机的快门,相机内部零件运作的声音成了缓解他高压情绪的唯一道具。在等待图像印到胶卷上的短暂间隙中,克罗斯从上衣内的口袋里取出了先前邀请函里附带的宾客名单,将它和西柏林奢侈而珍贵的纸张调换了位置。


  


把准备就绪的胶卷和微型相机分别放入两个牛皮纸袋里,克罗斯最终还是践踏了原则选择让它们落入草丛中,亲眼确认罗伊斯顺利取走回收垃圾后消失在夜色之中。此时负责清理的侍者踏着高跟鞋从门外走过,他听见她敲响了隔壁房间的房门,接着海因里希的姓氏就被另一种西德口音重新解读了发音。

  

    


适时地回想起进门前邀请函中被塞入一把钥匙,克罗斯借助微弱的月光勉强看清有些磨损的刻字,又顺势低头打量了一眼三楼的高度。他不自觉地在心中暗骂几句过于吝啬的战友,认命地再次从窗户翻到了隔壁房间的阳台上。


"下次再让我爬三楼以上的窗户,你就等着当众被我踹屁股吧。"

      


"收到,上尉先生。"罗伊斯的调笑声再次让他隔空收到了克罗斯的白眼。


上辈子是个话筒

【磁娃】你这人怎么老这么飘忽

*不内讧,非拜仁

*鸡血产物,狗血文学

*看看当消遣就好,给大家拜年嘞

*一句话博xi莱


新晋奶爸基米希因为脾气冲而被网友们骂了好多回,但是队里的开心果,心情总是倍儿爽的穆勒总觉得基米希不算难办的,毕竟他无时无刻不情绪激昂,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还算好对付。

他觉得他小男朋友格雷茨卡那种阴晴不定,你猜不准他什么时候会较真的人才叫难办。

这不,场上训练死球了,小霸王基米希正在屁颠屁颠地跑去捡球,而穆勒的小男朋友就被人高马大的博阿滕往脸上招呼了一拳。


穆勒还没反应过来呢,他的好搭档莱万已经把他男朋友扒拉开了。他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冲上前,狠狠地——

开始问格雷茨卡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内讧,非拜仁

*鸡血产物,狗血文学

*看看当消遣就好,给大家拜年嘞

*一句话博xi莱


新晋奶爸基米希因为脾气冲而被网友们骂了好多回,但是队里的开心果,心情总是倍儿爽的穆勒总觉得基米希不算难办的,毕竟他无时无刻不情绪激昂,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还算好对付。

他觉得他小男朋友格雷茨卡那种阴晴不定,你猜不准他什么时候会较真的人才叫难办。

这不,场上训练死球了,小霸王基米希正在屁颠屁颠地跑去捡球,而穆勒的小男朋友就被人高马大的博阿滕往脸上招呼了一拳。


穆勒还没反应过来呢,他的好搭档莱万已经把他男朋友扒拉开了。他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冲上前,狠狠地——

开始问格雷茨卡发生了什么事情。

“莱昂,你们俩怎么吵起来了?你脸怎么样?有受伤吗?要不要去医务室拿冰袋?哎哟喂你前两天还跟杰罗姆称兄道弟叫爸爸呢,你呀该改改……”


格雷茨卡个小年轻气一上头就很难放下来,被人揍了之后的愤懑不平还没退下去呢,哪能听人唠叨,但是他又说不过穆勒,于是他一气之下对着他的褶子宝贝做了个鸭嘴手势。


不做还好,一做穆勒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他平时话是很多,也不代表他是只会喵喵叫的野猫啊,于是气头上的穆勒叉着腰吼了句: 

“我他妈受够你了莱昂,你老是这个鬼样子……”说到最后穆勒哭腔都要出来了,他一三十岁大老爷们居然跟小姑娘一样一看要哭立马跑路。


一旁的诺伊尔喝着喝着水呛到了,完了完了图片报又要开始写花边新闻了,本来媒体就老拿穆勒跟国家队的事出来吵,现在他们更多东西可以写了。

小猫咪倒是不生气了,但是也没有想要道歉的意思,耷拉着头跟蔫了似的。诺伊尔发誓他都能看见他炸毛的猫尾巴耷拉下去。

虽然自个感情路也坎坷,但是诺伊尔还是看不下去自己好朋友受气。

于是他过去就给他那同样来自鲁尔区的弟弟弹了一个脑嘣,一点不留情面的那种。

“莱昂同学,你都快二十五岁了,恋爱都谈了几年了,还觉得所有人尤其是托马斯应该忍受你的起起伏伏呢?”

格雷茨卡看了看场地外兴奋得表情扭曲的记者们,想了想托马斯即将要面对的新一轮的恶意揣测,心里突然有点酸酸的。



训练结束之后回到家,穆勒消气了。

看到一个洗得白白净净还做好了饭小男友睁着一双狗狗眼在等自己怎么还能生气。

托马斯摸摸格雷茨卡有一点点青肿的鼻梁,“还疼不疼。”

格雷茨卡笑得整个慕尼黑的少女都春心萌动,“没你心疼得那么厉害,”他握着穆勒的手,“对不起托马斯,又要拉上你一起上报纸了。”

穆勒猛地把手抽出来,开始吃东西,“你还懂心疼我呢?”

食物是典型的格雷茨卡风,没什么味道,年轻人不懂怎么周全地照顾爱人,怎么与世界和平共处,世人还会因为这些而怪他。

穆勒往毫无味道的鸡蛋上狂撒盐和胡椒,“莱昂,我不烦着你说啥大道理了。”

他心想,世人想要你一日变完美,世界又何尝完美过,慢慢来吧我的小男孩,他们不满足你做事不周到,我只庆幸你在乎我。


Burkller83

【托马茨】厨余垃圾(完)

*本意 写一些无聊无营养的东西来消遣时间

*灵感来源🈚️即兴创作,讲个大概就是马茨不被陪伴有小脾气,托马斯知道后来哄吧。厨余垃圾就是今日不好的情绪。食用愉快。


(一)

  软绵绵的午后阳光隐隐约约透过落地窗,投射到刚被湿漉漉的抹布一划而过的木质桌面上,落下一颗颗水珠好像忘记逃走,调皮极了。

  马茨端着一碗水果从厨房出来,拿起遥控器把音响声音挑大,随着爵士乐舞动起来,日耳曼人的安逸懒散在此刻显露无疑。


  休息日总要做些惬意的事来放松啊,托马斯那个混小子放假居然还要去打高尔夫球,难懂。马茨躺到沙发上,...

*本意 写一些无聊无营养的东西来消遣时间

*灵感来源🈚️即兴创作,讲个大概就是马茨不被陪伴有小脾气,托马斯知道后来哄吧。厨余垃圾就是今日不好的情绪。食用愉快。



(一)

  软绵绵的午后阳光隐隐约约透过落地窗,投射到刚被湿漉漉的抹布一划而过的木质桌面上,落下一颗颗水珠好像忘记逃走,调皮极了。

  马茨端着一碗水果从厨房出来,拿起遥控器把音响声音挑大,随着爵士乐舞动起来,日耳曼人的安逸懒散在此刻显露无疑。


  休息日总要做些惬意的事来放松啊,托马斯那个混小子放假居然还要去打高尔夫球,难懂。马茨躺到沙发上,抱臂交叉枕在脑后,心里百无聊赖地抱怨着。阳光正好打到眼睛上,虽然有薄纱帘遮挡,却还是难掩刺眼的干燥感,闭上眼睛还往嘴里送着新鲜水果,那叫一个舒服。


  “叮咚。”

  是ins特别关心的提示音。

  @esmuellert(托马斯):Enjoy a day of golf with 

friends. Thumbs up/Thumbs up/


  马茨本来都快要睡着了,听到提示音还是摸出手机滑开看了一眼,动作有气无力得出奇笨拙,这块砖还差点掉脸上!马茨勉强看到略微刺眼的屏幕上出现穆勒上传的这青青草原的配图,也不知道哪来一股子闷气,手机就跟赞助商白给了一箱似的直接甩到地毯上闷头大睡起来。



  (二)

  好像是开门锁的声音。

  穆勒把白色鸭舌帽摘下来同时放下一小袋子土豆,换上拖鞋。看到屋里黑漆漆一片又遮着帘子,想也是马茨在熟睡吧。

  他还是那么不乖,沙发太硬了睡着怎么会舒服呢。穆勒想着还是找来了薄毯子给他慢慢盖上。许是熟睡时间已经足够长了,毯子刚落到马茨身上,他就动了动身子,好在还不至于醒过来。

  盖好之后,穆勒本想去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准备晚饭的,却被眼前这个标致男人引目驻足了。他坐下来,细细打量着这俊俏的五官,充满男人味的胡渣此时更是令人不禁胡思乱想,他一下子脸红了,又是一股荷尔蒙波动。


  还好是马茨睡梦时。

“啵。” 弥留在空气中的不仅是这声闷响,还有粉红泡泡。


  马茨偷笑,想着,这个男人还是可爱至极。


  “回来了。”马茨的低音炮打破了甜美的气氛,甚至还有些尴尬。


   穆勒显然被吓了一跳,嘴上酥酥麻麻的触感没散尽呢,还一边心虚着自己偷亲的事他到底知不知道,“啊,是……买了土豆回来。”

  

  马茨听到这马上起身了,到卧室里给他拿出家居服,扔到他面前的软沙发上,顺手提起那兜土豆进了厨房。



  (三)

  厨房里的声音杂乱极了。

  水的唰唰声。

  菜刀磕到案板的声音。

  两人来来回回的脚步声。

  穆勒滔滔不绝声。
  唯独没有马茨的呼应。


  “你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啊,一直不讲话……是在担心德比吗?”

  “还是又想拜仁啦?”

  “嗯……也是,我不在还好,我总在你身边,你肯定会时常想起咱们在队内同上同下的情景啊,不过上次托马茨的Bayern.TV也是还愿啦!”

   ……
  穆勒咽了咽口水,说得都有些口干舌燥了。

  马茨停下忙活半天的手,从冰箱里拿出之前被蜂蜜腌浸好的鲜柠檬片放入玻璃杯里,倒入纯净水递到了穆勒面前。穆勒也毫不客气地喝到杯底,又接了水放到一边。


  穆勒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一看,原来是诺伊尔传来了简讯说下周放假去打网球的事。他随口告知马茨,没成想马茨的脸又一下子黑了下来,手上动作发出的声响越来越大,好像在宣泄着什么不满情绪。穆勒又说笑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马茨不对劲,赶紧把手机放下来到马茨身边。


  刚出锅的蒸土豆热气腾腾,被凉水一冲泡,热气便立刻无影无踪,对于三岁小孩来说,说是魔术可不为过,可这到底还是对于一个充满童心善于发现生活的人而言的。唉,大人想一件事往往都还是要复杂到这件事情结束,甚至结束也不为最后。穆勒很少想这么多,但马茨就是这样一个外冷内热,多愁善感却又不爱表达的人啊……又让穆勒不得不想深些。

  当然,情商足够高的他要是真用上绝对可以得到正确答案啊。


  穆勒把土豆慢慢夹到马茨刚刚拿起的碗里,“Mats,我好想你。”说着又把碗接过来放下。


  “啊?”穆勒抬头,看到了那双温柔的眼睛里,好像,有光。


  “要一起去乌泽多姆海吗。”



  “什么时候?”

  “就下周吧。”

  “好啊。”





  你以为他想要的假期是惬意无聊的酣然入梦啊

  唉。深埋于心的其实就只是需要那份被紧紧在意着的安全感,说与不说,都无可厚非的爱而已啦。



  ……

  还有,今夜做土豆泥。

  



  

  


  

  

Burkller83

他好贴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ps.好想买同款毛衣🤦🏻‍♀️🌞

他好贴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ps.好想买同款毛衣🤦🏻‍♀️🌞

Burkller83
仅仅 是给Lisa姐姐➕了个唇...

仅仅 是给Lisa姐姐➕了个唇色💄

她怎么那么美啊😭

仅仅 是给Lisa姐姐➕了个唇色💄

她怎么那么美啊😭

阿柴
16个半小时的成果_(:ᗤ」ㄥ...

16个半小时的成果_(:ᗤ」ㄥ)_

减压利器👍🏻

我爱二客😊

16个半小时的成果_(:ᗤ」ㄥ)_

减压利器👍🏻

我爱二客😊

Burkller83
墨镜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吗

墨镜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吗

墨镜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吗

Burkller83
着手吧下一个被他晒图的就是我了...

着手吧下一个被他晒图的就是我了🖖🏿

着手吧下一个被他晒图的就是我了🖖🏿

Burkller83
穆勒在谈到弗里克教练的长处/优...

穆勒在谈到弗里克教练的长处/优势时表示🎤“我总是把他比作妻子/女朋友(的角色)。如果她让你去购物,你会有一张购物清单,你将确切地知道你应该在超市做什么。弗里克也是一样,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场上该做什么。”


这么说的话不要弗叔了 我也可以😎

穆勒在谈到弗里克教练的长处/优势时表示🎤“我总是把他比作妻子/女朋友(的角色)。如果她让你去购物,你会有一张购物清单,你将确切地知道你应该在超市做什么。弗里克也是一样,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场上该做什么。”


这么说的话不要弗叔了 我也可以😎

Burkller83
他们祝我新年快乐 我祝他们百年...

他们祝我新年快乐

我祝他们百年好合

❤️🤝❤️

他们祝我新年快乐

我祝他们百年好合

❤️🤝❤️

阿柴

我服了,娃哥点赞了我在托马茨预告视频下面的评论👍🏻👍🏻👍🏻

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发乒乓球挑战的时候,因为有春节祝福,所以是国内先发的。之后外网才发,我去留言说我已经提前看过并知道最后谁赢了,他也赞我了👍🏻p2

托马茨szd

我服了,娃哥点赞了我在托马茨预告视频下面的评论👍🏻👍🏻👍🏻

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发乒乓球挑战的时候,因为有春节祝福,所以是国内先发的。之后外网才发,我去留言说我已经提前看过并知道最后谁赢了,他也赞我了👍🏻p2

托马茨szd

阿柴

托马茨挑战回来了😭😭😭预告我死了!拍的和MV一样,绝了。老胡太帅了吧。


娃在紧张的时候话痨会翻倍,所以在镜头前balabala是紧张吗(是为了镜头,不!就是紧张!)


绝了绝了绝了😭

截屏时间15:25是他俩的号码,绝了!

(虽然是拜仁tv搞得宣传手段,我不管我信了是真的)

托马茨挑战回来了😭😭😭预告我死了!拍的和MV一样,绝了。老胡太帅了吧。


娃在紧张的时候话痨会翻倍,所以在镜头前balabala是紧张吗(是为了镜头,不!就是紧张!)


绝了绝了绝了😭

截屏时间15:25是他俩的号码,绝了!

(虽然是拜仁tv搞得宣传手段,我不管我信了是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