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扣矿

2浏览    1参与
我自闭我快乐

【AO3同人翻译】King of the World

作者:shyverrr (akira_marq)

AO3原文地址:🔗 


前因后果: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 @luo 老师画的doubleJ(链接戳 🔗 )被我死缠烂打po上了Reddit,大师兄本人看到了,问过之后发了推特(链接戳 🔗)。然后有洋妞太太看到了,写了这篇同人。


授权:


Relationship:Corejj/Crown

角色:Doublelift;Corejj,Crown(提及)


作者本人写在前面的话:

写在2019年TL vs C9的夏决之前。

加油TL!

灵感来源于Doublelift...

作者:shyverrr (akira_marq)

AO3原文地址:🔗 


前因后果:

是这样的,前段时间 @luo 老师画的doubleJ(链接戳 🔗 )被我死缠烂打po上了Reddit,大师兄本人看到了,问过之后发了推特(链接戳 🔗)。然后有洋妞太太看到了,写了这篇同人。


授权:



Relationship:Corejj/Crown

角色:Doublelift;Corejj,Crown(提及)


作者本人写在前面的话:

写在2019年TL vs C9的夏决之前。

加油TL!

灵感来源于Doublelift Reddit上的粉丝作品:

地址:https://www.reddit.com/r/doublelift/comments/cteqnn/doublelift_and_corejj/ (需要科学上网)


Summary:

底特律只是王国的领土上的又一个城市,但倘若国王失去了他的冠冕呢?


——————


“该死的,看看这地方。”Peter喃喃自语道,微风拂过他脚下的沙滩和海峡。好吧,这至少是一个Peter式的自言自语,曺容仁想。但仅仅是他音调里那点有气无力就向曺容仁透露出了一切——此时此刻,他是多么地心潮澎湃。


以及,紧张。


曺容仁无比希望他知道这世上所有的,一切能够用来安缓Peter此刻紧张的词汇,并且向他保证第四名的诅咒不会永远都是一个诅咒——这在MSI的时候保佑了他们,对吗?但他不知道说些什么能让Peter感觉好些。他失去了言语。


至少他还可以行动。


那道海峡陡峭而又尖锐,面前的更像是剧院顶端的楼座而非自然形成的观景台,由刷着白色涂层的金属条和混凝土制成。这里充满了太多人工的痕迹,过于花哨的建筑让人觉得有些不适,但无论如何这让他们离下方的海水更近了一点,伴随着头顶呼啸的海风,而这是唯一一个能让他们尽快到达海滩的地方。


“这太疯狂了,伙计!”Peter说,以一种兴奋过了头的语调。曺容仁不以为意,但也许,去海滩这件事本身能带来的额外平静比他开始想象的更为必要。


“风很大。”曺容仁回答,把脸上胡乱飞舞的头发抹到一边,防止发丝落进眼睛里。“沙滩上风可能会更大,我们还去吗?”




当他们到达沙滩上的时候,那儿已经空无人烟,撞击着的海浪在风中碎成白色的泡沫,原本所有会来游泳的人都被这景象吓跑了,灰蒙蒙的天空伴随着凶猛的狂风,这意味着海滩此时此刻一点都不温暖,所以这地方完全属于他们自己了,或者说至少他们拥有了五十米长的私人空间。Peter在那一刻毫无征兆地冲向海水,脱去他的鞋袜,边走边卷起裤脚。他一路开心地跑去,然而曺容仁却跟得缓慢谨慎得多。他在脚趾碰到海水的那一刻回头看着曺容仁——后者的袜子一丝不苟地塞在鞋子里,两只都被整齐摆在自然倾斜着的沙坡上,但Peter的鞋袜正东倒西歪地落在他在沙滩上沿路印下的脚印旁。


噢,Peter。


但曺容仁不管不顾地加入了他,在细碎的波浪中玩闹,愉悦地用水洗净脚踝。他用手舀起一小捧水,递到了Peter面前。


“我们。”


“什么?”


“Liquid.”


Peter愣楞地呆立了两秒,但很快就因为它的无厘头而笑了起来,曺容仁也是如此,让水流在他的指尖滑动泼洒。太好了,Peter现在感觉好些了。


当笑声平息时,曺容仁仍在继续。




“这里。”他说,举起一只手朝着广阔的水面挥舞,“是你的。”


“什么,因为水属于Liquid吗?”


“不,你的王国。”曺容仁坚定地说,“底特律,你的王国。”


在那之后,Peter沉默了片刻;他只是看着海水涌上来,曺容仁任凭沉默诉说着那些他不会说出口的词语。


“纽约。”最后他说,“多伦多、波士顿、迈阿密海滩、奥克兰、圣路易斯。”


“底特律。”


他们异口同声。




一群海鸥在他们头顶盘旋着。他们无意义的喋喋不休着的鸣声填补了沉默,曺容仁对此十分感激——时间在继续流动,而不再需要无用的废话来继续他那小心翼翼的纸牌屋式的交谈。


“你知道。”Peter悄悄地说,在海鸥的鸣声逐渐消逝之后,“那也是你的国,底特律。”他澄清,“圣路易斯,也是。”


曺容仁没有言语。这儿有足够多的声音来填满他们对话中的空白间隙,从海风到波涛到远处盘旋着的海鸥啼声,也可以说在任何情况下,他不会介意让那道间隙维持现状。他早在很久以前就明白,人们可以在单词之外寻找到的价值和甜蜜。




“不。”他小声喃喃道——对比包裹着他们的白噪音而言可以称得上是小声喃喃,“不。”他重复了一遍,“我的王国不在这儿,不是圣路易斯或者底特律。”


这一次,Peter停下了。曺容仁可以分辨出他在一段距离外凝视自己的方式,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漫长而艰难地思考着。“那么是哪里?”他问,脑海中回荡着这个问题。


曺容仁微笑了,他的眼睛仿佛在寻找着一颗星星,但不是挂在天上的星星——在某种程度上,是一颗挂在男人耳朵上的星星,而那人在离他非常,非常遥远的某个地方。


“洛杉矶。”


“为什么?”Peter问,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没有Crown,我成不了国王。”




当一名老师的简单课程传达到学生脑袋里的时候,他会为之而欣慰。Peter并没有尝试着再给他的话语中加上一些不重要的字眼,他只是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内都保持沉默。


但一如既往地,Peter依然令人意想不到。“让他飞来这里。”他说,突然发现了兴奋的东西一般,双腿因此和寒冷在水中战栗着,“带他来!现在就有飞机,给他一张票,让他来看!”


曺容仁微微睁大了眼睛。啊哈,他的学生是个勇敢的人,对某些事一无所知,但聪明。


“就让他看着你赢!”


“我会问他的。”聪明的主意,曺容仁几乎要把这句说出口了,但Peter已经很快变换到了一种新的思路上,他曾经去过的那些城市看起来就像是这个他旨在不久之后即将征服的城市。


“他是你的好运护身符,兄弟。你已经拥有你的Crown——我们将会创造我们的王国!”


“我们会拿下的,我们会赢下这个!这他妈的是我们的王国,core!”他喊着,抓起曺容仁的手高高地举向空中,以凯旋的姿态。“我们的王国!”




曺容仁温柔地叹息着,仿佛梦见一颗星星。


他看着他的ADC欢呼着,好像他的担忧一扫而空,他微笑了。



END.


PS:评论我也会翻成英文搬回AO3(如果有的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