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执光

86.1万浏览    2878参与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100(刺客现代文)

  “真是的,我怕了你了啦!”执明最终还是答应和陵光一起去放风筝。

  “这就对了嘛!”听到执明答应一起去放风筝之后,陵光开心的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

        执明看着正在吃早餐的陵光,宠溺的说道:“你哟!”

        ————————————————————分割线————————————————————

        吃完早餐之后,...

  “真是的,我怕了你了啦!”执明最终还是答应和陵光一起去放风筝。

  “这就对了嘛!”听到执明答应一起去放风筝之后,陵光开心的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

        执明看着正在吃早餐的陵光,宠溺的说道:“你哟!”

        ————————————————————分割线————————————————————

        吃完早餐之后,陵光就推着执明来到天权农场附近的森林公园里准备放风筝。

        ……

  “执先生,你拿着线,然后你等一下就把风筝放起来。”陵光把风筝线交到执明的手里。

  执明接过风筝线之后询问道:“要怎么放啊?”

        “执先生,准备好,我们要开始跑咯!”说罢,陵光便推着执明往前跑。

        ……

  陵光的举动让执明深受感动,陵光为了让他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可以放风筝,居然亲自推着他跑。

  本来执明的体重就比陵光的重,再加上一个轮椅的重量,可是陵光不但没有喊半句累,反而很高兴的推着他跑。

        ……

  “阿陵,快跑!快跑!加油!加油!”执明被陵光的活力感染了。

        而陵光也在执明的鼓励下越跑越快。

  ……

  执明看着逐渐向上飞的风筝高兴的大喊道:“风筝飞起来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9(刺客现代文)

  “好!”陵光边把风筝放在空座位上边答应执明,接着他又在执明右侧的座位上坐下。

        ……

  执明看了一眼陵光旁边座位上的风筝询问道:“阿陵,你想放风筝啊?”

        ……

  陵光喝了一口咖啡之后回答道:“对啊!难得今天这么好的天气,呆在家里实在太浪费了啦!”

        执明有些失落的附和道:“是啊!你不像我,我没有办...

  “好!”陵光边把风筝放在空座位上边答应执明,接着他又在执明右侧的座位上坐下。

        ……

  执明看了一眼陵光旁边座位上的风筝询问道:“阿陵,你想放风筝啊?”

        ……

  陵光喝了一口咖啡之后回答道:“对啊!难得今天这么好的天气,呆在家里实在太浪费了啦!”

        执明有些失落的附和道:“是啊!你不像我,我没有办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执明话音未落,陵光就向他邀请道:“执先生等一下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放风筝呢?”

        执明低头看了一下坐在轮椅上的自己之后反问道:“我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和你一起去放风筝呢?”

        “你先不要考虑你行不行,总之你先答应我就对了!”今天不管用什么方法,陵光都要带执明出去放风筝。

        执明推辞道:“还是不要了吧?”

        陵光斩钉截铁的拒绝道:“不能不要!”

  “真的一定要去吗?”不是执明不想和陵光一起去放风筝,他只是担心自己会拖累陵光。

  毕竟放风筝需要用跑的,但是像执明这样坐在轮椅上的人怎么可能跑呢?

        陵光坚定的回答道:“一定要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7(刺客现代文)

  另一方面,陵光也把鸡蛋煮好了。

        “执先生,麻烦帮我打开梳妆镜的应用,然后再帮我拿一下手机,我自己不太方便。”陵光边剥蛋壳边把手机递给执明。

        “我看还是我来帮你好了。”执明接过手机放在茶几上,然后又接过被陵光剥好的鸡蛋帮他敷脸。

        ……

  “谢谢!”陵光有点不好意思。...


  另一方面,陵光也把鸡蛋煮好了。

        “执先生,麻烦帮我打开梳妆镜的应用,然后再帮我拿一下手机,我自己不太方便。”陵光边剥蛋壳边把手机递给执明。

        “我看还是我来帮你好了。”执明接过手机放在茶几上,然后又接过被陵光剥好的鸡蛋帮他敷脸。

        ……

  “谢谢!”陵光有点不好意思。

        执明边帮陵光用鸡蛋敷脸边说道:“没想到你也会打架。”

  陵光不好意思的反问道:“执先生,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孩子呢?”

        执明回答道:“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武断的认为你是一个坏孩子吧,而且你也是正当防卫嘛!”

        陵光微笑着说道:“执先生,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今天晚上的事情的确是莫公子有错在先。”虽然执明不喜欢莫澜,但是他说的也是事实。

  ————————————————————分割线————————————————————

        第二天下午,莫澜就来到天璇酒店找公孙钤,既然他自己没有办法让陵光远离执明,那么就利用公孙钤来完成。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6(刺客现代文)

  执明微笑着反问道:“茶叶蛋有消肿的功效吗,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执先生是这个意思啊!”陵光瞬间有种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感觉,他怎么会在执明面前这么丢脸啊!

        执明反问道:“翁叔已经烧好晚饭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麻烦你再去帮我煮鸡蛋吃呢?”

        “那我先去煮鸡蛋了。”说罢,陵光赶紧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

  执明微笑着反问道:“茶叶蛋有消肿的功效吗,我怎么不知道?”

        “原来执先生是这个意思啊!”陵光瞬间有种想要挖个洞钻进去的感觉,他怎么会在执明面前这么丢脸啊!

        执明反问道:“翁叔已经烧好晚饭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的麻烦你再去帮我煮鸡蛋吃呢?”

        “那我先去煮鸡蛋了。”说罢,陵光赶紧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

  “这个阿陵,真的很可爱!”执明看着陵光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微笑着摇了摇头。

        ————————————————————分割线————————————————————

        与此同时,裘振刚刚追上正准备上车的莫澜。

        “莫公子,请等一下!”裘振叫住莫澜。

  ……

  莫澜转过身来不耐烦的询问道:“你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给!这种药膏消肿效果不错,你擦一点吧,要不然你明天工作的时候,被媒体拍到你现在的样子可就不好了。”裘振特地去拿了消肿的药膏给莫澜送过来。

  “不需要!”说罢,莫澜坐进驾驶座然后开车离开天权农场。

  ……

  裘振看着莫澜远去的方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你的眼里只有执先生,然而执先生的眼里却从来没有你的存在。”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5(刺客现代文)

        执明打断莫澜的话头说道:“莫公子,如果今晚你想住下来的话,我会让翁叔帮你准备客房、要是你想回宣城的话,我也会让裘振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会回去。”莫澜既不是笨蛋也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出来执明这是在侧面对他下逐客令,接着他就转身向外走去。

        ……

  “执先生,那我也先告辞了。”裘振在向执明告别之后就赶紧去追莫澜。...


        执明打断莫澜的话头说道:“莫公子,如果今晚你想住下来的话,我会让翁叔帮你准备客房、要是你想回宣城的话,我也会让裘振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会回去。”莫澜既不是笨蛋也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出来执明这是在侧面对他下逐客令,接着他就转身向外走去。

        ……

  “执先生,那我也先告辞了。”裘振在向执明告别之后就赶紧去追莫澜。

        ……

  陵光好奇的询问道:“执先生,那个疯批是你的对象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除了阿离之外,我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人了?”执明微笑着反问陵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理直气壮了,甚至还有一点自欺欺人的感觉。

        “也是噢,执先生这么专情怎么可能变心嘛!”虽然知道执明爱的人是慕容离,但陵光却有一种想要吃醋的感觉。

  执明言归正传道:“翁叔这会应该已经回工人房那边去了,所以就麻烦阿陵你去厨房里面煮一颗鸡蛋了。”

        陵光疑惑的询问道:“执先生,你饿了吗,但是只有一颗鸡蛋好像吃不饱吧?”

  执明微笑着回答道:“我是饿了,不过鸡蛋是给你的。”

  陵光询问道:“那我可以把白煮蛋改成茶叶蛋吗,执先生?”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3(刺客现代文)

  “呃~”第一次跟他人有这么近距离的亲密接触,执明真的很不习惯,而且还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同样的,陵光也觉得心口有小鹿乱撞的感觉。

        ……

  此时,莫澜从外面走了进来。

        “啪——!”莫澜二话没说直接就上前拉过陵光,然后重重的甩了他一个巴掌。...


  “呃~”第一次跟他人有这么近距离的亲密接触,执明真的很不习惯,而且还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同样的,陵光也觉得心口有小鹿乱撞的感觉。

        ……

  此时,莫澜从外面走了进来。

        “啪——!”莫澜二话没说直接就上前拉过陵光,然后重重的甩了他一个巴掌。

        “你凭什么打我!”说罢,陵光也重重的甩了莫澜一个巴掌。

  “都给我住手!”由于行动不便,执明只能口头上阻止陵光和莫澜,但好像根本没有作用。

        ……

  “打的就是你这只不要脸的狐狸精!”莫澜又重重的甩了陵光一个巴掌。

        陵光拿起茶几上的水壶,打开壶盖把壶中的凉白开全部倒在莫澜的头上,然后说道:“这就是你骂我是狐狸精的代价!”

  ……

  在一旁被迫看好戏的执明不禁感叹道:“真可怕,这完全就是街头小混混打架嘛!”

  “贱人,”莫澜边说边把陵光按倒在地上,然后又重重的一连甩了他两个巴掌,“居然敢用水泼我!”

        ……

  “不要以为我是好欺负的!”陵光用力的挣脱莫澜的束缚,然后反过来把莫澜按倒在地上并也重重的甩还给他两个巴掌,“你今天甩我多少个巴掌,我会一个不少的如数还给你的!”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2(刺客现代文)

       “执先生不希望任何人去打扰他!”裘振再次拦住莫澜。

        “但那不包括我在内!”说罢,莫澜径自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

  “莫公子,你这么做,执先生会生气的!”裘振怕出事,所以赶紧跟在莫澜身后追了上去。

        ————————————————————分割线————————————————————...


       “执先生不希望任何人去打扰他!”裘振再次拦住莫澜。

        “但那不包括我在内!”说罢,莫澜径自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

  “莫公子,你这么做,执先生会生气的!”裘振怕出事,所以赶紧跟在莫澜身后追了上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陵光刚刚睡醒,如果说一开始他是装睡的话,那么到后来他就是真的睡着了。

        执明微笑着对正在揉眼睛的陵光询问道:“阿陵,你睡醒了吗?”

  陵光没有回答执明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询问道:“我怎么睡着了?”

        执明微笑着附和道:“你可是睡了一个下午呢!”

        “执先生,你怎么都不叫醒我啊?”陵光有点过意不去,执明本来就行动不便,现在他又趴在执明的大腿上睡了一个下午。

        执明微笑着回答道:“我看你睡的很香就没忍心叫醒你。”

  陵光满脸愧疚的说道:“其实你叫醒我也没关系的。”

        执明微笑着说道:“扰人清梦很不道德哎!”

        ……

  “啊——!”陵光在站起来的时候由于没有站稳而导致整个人扑倒在执明的身上。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9(刺客现代文)

  “就这么睡觉,也不怕感冒。”说罢,执明拿起茶几上面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因为担心电视机的声音会吵到陵光,所以他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执先生,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追求快乐的。”陵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分割线————————————————————...


  “就这么睡觉,也不怕感冒。”说罢,执明拿起茶几上面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因为担心电视机的声音会吵到陵光,所以他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执先生,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追求快乐的。”陵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分割线————————————————————

        另一方面,毓骁和子煜也回到了宣城。

        ……

  子煜感谢道:“阿骁,谢谢你送我回家。”

  毓骁微笑着说道:“谢什么,是我占用了你的时间,应该是我跟你说谢谢才对啊!”

        子煜微笑着说道:“我身为你的助理,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啊,所以你就不要跟我客气啦!”

        毓骁微笑着反问道:“子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你先跟我客气,然后我才跟你客气的?”

        “阿骁,怎么说的好像是我错了一样。”子煜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毓骁开玩笑似的反问道:“那难道是我的错吗?”

        “不不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没大没小的跟毓总你顶嘴的。”子煜误以为毓骁生气了,于是赶紧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

  然而其实毓骁和子煜谁都没有错。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8(刺客现代文)

         “叫我小鬼,好像你很老似的!”陵光对执明嘟了嘟嘴。

  执明反问道:“你那么的青春少艾,而我已经是年近不惑,在你面前我不就像一个老头一样吗?”

        “老头?在哪里啊?报告,我没有看到哎!”陵光假装在四周找人。

        “你哟!总是想方设法的逗我开心。”执明被陵光的举动逗得心情大好。...


         “叫我小鬼,好像你很老似的!”陵光对执明嘟了嘟嘴。

  执明反问道:“你那么的青春少艾,而我已经是年近不惑,在你面前我不就像一个老头一样吗?”

        “老头?在哪里啊?报告,我没有看到哎!”陵光假装在四周找人。

        “你哟!总是想方设法的逗我开心。”执明被陵光的举动逗得心情大好。

        陵光说道:“人生在世就应该高高兴兴的过好每一天。”

  “在以后的日子里,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执明又突然变得伤感起来,“我还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老天爷对我的眷顾了,我不可以再有任何其他的要求了。”

        “可是每一个人都有追求快乐的权利啊!”陵光蹲下身来微笑着鼓励执明,“执先生你也一样可以的啊!”

        “我真的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去追求快乐吗?”执明既期望又不敢奢望。

        “为什么不可以呢?”陵光边反问执明边在他的脚边坐下来,然后假装不经意的把头靠在他的大腿上面睡觉。

  “阿陵!阿陵!阿陵……”执明叫了几声陵光,但是都没有人理会他。

        其实,陵光是装睡的,他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分散执明的注意力。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7(刺客现代文)

  “知道了,”说罢,陵光打开左上方的柜子,然后拿出放在里面的一盒蒙顶甘露,接着他又说道,“翁叔,你先去忙吧,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好的!”翁彤放下洗好的玻璃杯之后离开厨房。

        翁彤离开厨房之后,陵光就开始帮执明泡蒙顶甘露。

        ————————————————————分割线————————————————...

  “知道了,”说罢,陵光打开左上方的柜子,然后拿出放在里面的一盒蒙顶甘露,接着他又说道,“翁叔,你先去忙吧,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好的!”翁彤放下洗好的玻璃杯之后离开厨房。

        翁彤离开厨房之后,陵光就开始帮执明泡蒙顶甘露。

        ————————————————————分割线————————————————————

  “执先生,茶来了!”当陵光端着泡好的蒙顶甘露走进客厅的时候,执明正坐在电视机前看财经新闻。

        “谢谢你,阿陵!”执明边微笑着向陵光道谢边从他的手上接过茶杯。

        陵光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我第一次泡茶,不知道合不合执先生你的口味,如果不好喝的话就跟我说,我去让翁叔帮你重新泡一杯。”

        执明品了一口蒙顶甘露之后说道:“你泡的茶很好喝。”

  “真的吗,执先生,你不是在骗我吧?”陵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泡茶技术。

        “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泡一杯喝喝看。”执明继续给陵光信心。

        陵光开心的说道:“就等执先生这句话了!”

        “小鬼,原来你早就盯上我家的蒙顶甘露了!”执明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宠溺。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6(刺客现代文)

  “翁叔,麻烦你去帮阿陵准备一间房间。”一走进客厅,执明就这么命令正在拖地的翁彤。

        翁彤停下手上的活答应道:“好的执先生,我等一下就去准备。”

        “麻烦你了,翁叔。”陵光微笑着向翁彤道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翁彤也对陵光微笑了一下。...


  “翁叔,麻烦你去帮阿陵准备一间房间。”一走进客厅,执明就这么命令正在拖地的翁彤。

        翁彤停下手上的活答应道:“好的执先生,我等一下就去准备。”

        “麻烦你了,翁叔。”陵光微笑着向翁彤道谢。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翁彤也对陵光微笑了一下。

        陵光又询问道:“执先生,你口渴吗,要不要喝水?”

  执明回答道:“有一点!”

        “那我帮你泡杯茶好不好?”陵光征求执明的意见。

        “嗯!”执明点头答应。

        陵光询问道:“翁叔,可以麻烦你带我去厨房吗?”

        “好的,请跟我来!”翁彤把拖把收好,然后带着陵光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发现————————————————————

  “翁叔,执先生他平日里都喜欢喝什么茶?”陵光边把电水壶的插头拔掉边询问正在洗杯子的翁彤。

        翁彤回答道:“执先生最爱喝蒙顶甘露了。”

        陵光又询问道:“那这里有蒙顶甘露吗?”

        翁彤回答道:“有啊,就在你右上方的柜子里。”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5(刺客现代文)

  没过一会,四人便抵达了执明在天权农场的家。

        而裘振也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等候。

        ……

  “执先生,在听到您受伤的时候我真的很替你感到惋惜。”在和陵光一起把执明扶到轮椅上之后,裘振这么对执明说。

        “裘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天权农场都还好吧?”执明故意避开裘振的话题。...


  没过一会,四人便抵达了执明在天权农场的家。

        而裘振也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等候。

        ……

  “执先生,在听到您受伤的时候我真的很替你感到惋惜。”在和陵光一起把执明扶到轮椅上之后,裘振这么对执明说。

        “裘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天权农场都还好吧?”执明故意避开裘振的话题。

        “执先生您请放心,天权农场一切都安好。”见执明不愿意提及受伤的话题,所以裘振也不再把那个话题继续下去。

  “那我就放心啦!”执明欣慰的点了点头。

        ……

  在准备离开天权农场之前毓骁叮嘱道:“裘振,接下来天权农场也麻烦你多留意一点了,我和子煜还有事情就先回宣城去了。”

        裘振保证道:“放心吧毓先生,我会的!”

        “表哥、陵公子,那我和子煜就先回去了。”毓骁向执明和陵光道别。

        “再见了执先生、阿陵!”子煜也向执明和陵光道别。

        执明说道: “一路顺风!”

        陵光说道:“后会有期!”

  接着,毓骁便开车载着子煜返回宣城。

  ……

  而陵光也在毓骁和子煜离开天权农场之后,推着执明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4(刺客现代文)

  执明微笑着说道:“等下了车之后,我让阿骁或者裘振带你好好参观天权农场。”

        执明话音未落,陵光就不高兴的反驳道:“我不要别人陪我!”

        “可是天权农场很大的,你第一次来,要是没有熟人带路的话,你会迷路的。”执明还不知道陵光心里的真实想法,他误以为陵光是不喜欢被人陪着。

        “那你陪我参观不就好了!”陵光自然而...

  执明微笑着说道:“等下了车之后,我让阿骁或者裘振带你好好参观天权农场。”

        执明话音未落,陵光就不高兴的反驳道:“我不要别人陪我!”

        “可是天权农场很大的,你第一次来,要是没有熟人带路的话,你会迷路的。”执明还不知道陵光心里的真实想法,他误以为陵光是不喜欢被人陪着。

        “那你陪我参观不就好了!”陵光自然而然的将这句话脱口而出,完全没有发现这句话里蕴藏着什么含义。

  执明感叹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陵光反问道:“难道执先生忘了之前在医院里我跟你说的话了吗?我跟你说过,只要你想,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办到的!”

        执明回答道:“我当然记得,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可是……”

        执明话未说完,陵光就打断他的话头说道:“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执先生,而且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执先生,您人这么好,老天爷也一定不会忍心让您一辈子都坐在轮椅上啊!”子煜插了一句话,不过他也是在帮陵光鼓励执明。

        “谢谢你,子煜公子!”虽然执明的心情很低落,但是他依然很有礼貌的向子煜道谢。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1(刺客现代文)

  毓骁接口道:“那到时候你把车钥匙给我。”

        “好!”执明平静的答应毓骁,接着他又把视线转向车窗外,以前他自己开车的时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的看过车窗外的景色。

        而坐在执明身旁的陵光猜到他的心情可能不太好,所以也就没有跟他多聊些什么。

        接着,陵光就开始玩手机,因为怕吵到执明,所以他既没有看影视剧或是综艺...

  毓骁接口道:“那到时候你把车钥匙给我。”

        “好!”执明平静的答应毓骁,接着他又把视线转向车窗外,以前他自己开车的时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的看过车窗外的景色。

        而坐在执明身旁的陵光猜到他的心情可能不太好,所以也就没有跟他多聊些什么。

        接着,陵光就开始玩手机,因为怕吵到执明,所以他既没有看影视剧或是综艺节目、也没有听音乐或打游戏,而是逛朋友圈。

        ……

  执明转过头来说道:“阿陵,其实你没有必要陪我……”

  陵光关掉微信的页面,然后抬起头来打断执明的话头说道:“执先生,如果你还把我当成是好朋友的话,就不要再说下去了,人家说客气过头就显得虚伪咯!”

        听到执明和陵光之间的对话,毓骁和子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他们都知道陵光是为了替公孙钤和慕容离赎罪才愿意无条件的照顾执明的。

        “我当然愿意把你当成是好朋友啊!”执明微笑着对陵光说着,其实在潜意识里他似乎并不满足只把陵光当好朋友而已。

  陵光微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跟我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6(刺客现代文)

  子煜又接着询问道:“那他就是执先生您刚刚所说的阿陵咯?”

        “是的!”执明点头承认。

        “表哥,你跟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现任老公的表弟走得这么近,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毓骁狐疑的看着执明,“你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公孙钤吧?”

        “我承认我是曾经恨过公孙钤,也想要找他报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知道...

  子煜又接着询问道:“那他就是执先生您刚刚所说的阿陵咯?”

        “是的!”执明点头承认。

        “表哥,你跟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现任老公的表弟走得这么近,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毓骁狐疑的看着执明,“你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公孙钤吧?”

        “我承认我是曾经恨过公孙钤,也想要找他报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知道阿陵是无辜的,他不应该被卷入我和公孙钤的战争里。”

  ————————————————————分割线————————————————————

  在门外的陵光听到执明说已经放下心中的仇恨之后很是欣慰,于是他便推开门走进病房。

        ————————————————————分割线————————————————————

        “执先生,我已经替你办好出院手续了,我们要怎么去天权农场?”刚刚在门外听到的话,陵光只字未提。

        “包在我身上!”毓骁自告奋勇的对执明和陵光说。

  子煜附和道:“是啊!毓总会开车送你们回天权农场的,执先生的农场真的很漂亮!”

  “以前都没有听表嫂提起过,”陵光顿了顿又询问道,“请问,你们两位是?”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5(刺客现代文)

  “你和阿离一样,都会给人带来正能量,”执明顿了顿又说道,“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定会让我开心的。”

        “什么事情啊?”陵光迫不及待的询问执明,只要执明说出来,陵光一定帮他办到。

        执明回答道:“回天权农场。”

        “可是你的伤?”陵光担心的看着执明。...


  “你和阿离一样,都会给人带来正能量,”执明顿了顿又说道,“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定会让我开心的。”

        “什么事情啊?”陵光迫不及待的询问执明,只要执明说出来,陵光一定帮他办到。

        执明回答道:“回天权农场。”

        “可是你的伤?”陵光担心的看着执明。

        “没关系的!”执明微笑着示意陵光不必担心。

        陵光说道:“那我明天就帮你办出院手续。”

  执明说道:“我想快点回到天权农场。”

        “这样啊……那好吧,我这就去帮你办出院手续!”说罢,陵光转身向外走去。

  ……

  毓骁和子煜一起看了一眼陵光的背影又一起看了一眼执明,然后很有默契的说道:“敢情他俩刚才完全把咱俩当空气了,我们居然还坐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电灯泡!”

  “阿骁、子煜公子,你们还在这里哦?”执明以为他和陵光说话的时候,毓骁和子煜就离开了,但却没想到他俩还坐在沙发上。

        毓骁反问道:“表哥,谁跟你说我们走了?”

        子煜好奇的询问道:“执先生,刚刚那个男孩子是谁啊?”

  执明回答道:“他的公孙钤的表弟!”

        “那他不就是……”毓骁很快就反应过来,但他没有把话说下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4(刺客现代文)

  “怎么会这样呢?我从书店带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虽然是最近刚应刷出来的,但是也不至于会花掉吧?我看到这张图片的时候真的很漂亮,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那个调皮的小男孩撞我,害我把这图片掉到喷池里去了,我看他是小孩子,图片又用塑料袋装着,我以为会没事的,谁知道才短短几秒钟就害你看不到图片了,都怪我走路没看着点前面,都怪我、都怪我。”陵光的语气里充满着愧疚与自责。

  执明看到陵光一脸自责的看着手上已经被弄花的图片,于是便安慰道:“不是啊,我看见你手上的图片很漂亮,它一直以冰雪与山峰、阳光与浮云吸引着八方游客,传说天使来到凡间,在一座美丽的山谷里居住下来,并且还为它铺上了无尽的鲜花和森林,镶嵌了银...

  “怎么会这样呢?我从书店带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虽然是最近刚应刷出来的,但是也不至于会花掉吧?我看到这张图片的时候真的很漂亮,我想起来了,一定是那个调皮的小男孩撞我,害我把这图片掉到喷池里去了,我看他是小孩子,图片又用塑料袋装着,我以为会没事的,谁知道才短短几秒钟就害你看不到图片了,都怪我走路没看着点前面,都怪我、都怪我。”陵光的语气里充满着愧疚与自责。

  执明看到陵光一脸自责的看着手上已经被弄花的图片,于是便安慰道:“不是啊,我看见你手上的图片很漂亮,它一直以冰雪与山峰、阳光与浮云吸引着八方游客,传说天使来到凡间,在一座美丽的山谷里居住下来,并且还为它铺上了无尽的鲜花和森林,镶嵌了银光闪烁珠链。”

        “执先生,你不是为了哄我高兴才这么说的吧?”陵光抬起头来看着执明。

        执明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在我心里面,看到这幅越支山的风景图很漂亮,它比任何一座山峰都漂亮。”

  “我真的很担心你,为什么一声不响的跑出去这么久,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或许是关心则乱,所以执明的语气才会有些冲。

  陵光说道:“是你说的嘛!越支山在你眼里和这医院里的假山没有任何区别,你的世界只剩下无尽的黑暗,那我就要证明给你看,只要有希望就会有光明,只要拥有希望就可以过得很开心,你就会继续寻找另一个希望、继续开心!”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3(刺客现代文)

        此时,门再度被打开,执明、毓骁和子煜都向门口的方向望去。

  ……

  只见陵光正抱着一个塑料袋跑进来。

        ……

  “执先生,你猜猜看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陵光无视毓骁和子煜的存在,直接走到执明的身旁。

  “是什么呀?”执明微笑着询问着陵光。

        陵光滔滔不绝的回答道:“我跟你说哦,这几天我在宣城以及...

        此时,门再度被打开,执明、毓骁和子煜都向门口的方向望去。

  ……

  只见陵光正抱着一个塑料袋跑进来。

        ……

  “执先生,你猜猜看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陵光无视毓骁和子煜的存在,直接走到执明的身旁。

  “是什么呀?”执明微笑着询问着陵光。

        陵光滔滔不绝的回答道:“我跟你说哦,这几天我在宣城以及附近地区的各家书店,去寻找关于越支山风景图的画册,虽然没有真正的越支山漂亮,但是那些图片也栩栩如生。”

  执明眼睛都不眨的听着陵光在他面前滔滔不绝的说着。

        “那你先闭上眼睛,我数一二三你再睁开,你就能看到美丽的越支山景象了!”陵光卖起了关子。

  而执明也非常配合的把眼睛闭起来。

  “一!二!三!”说罢,陵光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张图纸,然后将它展现在执明的眼前。

  ……

  “嗯?“当执明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不是陵光所谓的越支山的风景图,而是一张被水弄得褶皱且褪色的图片。

  虽然常年被冰雪覆盖的越支山是白色的,但是它的底图是黑色的,所以在碰到水之后就会变得不堪入目。

  ……

  看到执明一脸疑惑,陵光就将图片转向自己,他这才发现图片已经花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